教会是否与时代脱节,与群众远离?──从圣经看社会公义

作者:许应行


有人说,这廿多天的佔中运动,就如一面照妖镜,照出众生相,亦照出所谓的「牛鬼蛇神」。不论政府、传媒、教会、家庭,都简化地将人归类,二分为支持佔中与反佔中两大阵营,然而无所不用其极美化一方,妖化另一方,非我族类,一概绝交(unfriend)。就以近日一些演艺界名人为例,一旦表示对暴力的谴责,即传出遭国内封杀。事实上,他们并无表达支持佔中,只是对暴力的指摘,放诸四海皆准的道理,却被传媒划成支持佔中,被政府扣上帽子。因此,一些教会诸多顾忌,甘愿作沉默的大多数。不置可否,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导致教会撕裂的近因,但更深层次的矛盾却基于现实的政治考虑。

教会根本的撕裂源于现实的政治考虑


不少人诘问:「对于廿五年前那一夜,香港各行各业,各个阶层,皆异口同声、口诛笔伐武力镇压学生,教会亦同心协力,声援学生,声讨暴政,从未出现社会撕裂。为何廿五年后的今日,教会竟出现这道裂缝?」教会须认清撕裂的原因,从历史角度,在百多年的香港教会史中,向来安享太平,从未出现如此纷乱的时局,故此,教会的撕裂不在于信徒属灵生命突然出现问题,而是重大的政治议题冲击本土及教会的价值理念。廿五年前在英治时期的香港,教会不受困于笼裡,可翱翔于笼子外,隔岸观火,理直气壮,直斥其非。时移势易,教会基于当前政治现实的考虑,不再属局外人,需左顾右盼,为免于得失不同政见的会众,且怕被定性,甚至忧于他日被秋后算账(如以上艺人的例子)。虽则某部份教会仍然择善固执,指斥恶行,却遭主张政教分离的信徒批评;但不少教会宁可在夹缝中求存,恐怕一旦与政府激烈的冲突,连那仅有的一扇门也被关上,贯彻始终地保持缄默,只求做好传福音和建立门徒的本份。记得九二八的清晨,教会在催泪弹的烟雾飘散中,开始主日崇拜,那时人心惶惶,期待上主话语的安慰。可是,若教会避而不谈,只顾推动教会事工,大部份信徒会有何感受?接着下一个主日,正值佔领旺角人士被黑势力横行肆虐后,教会依然沉默,参与崇拜的年轻人已不知往哪裡去,牧者仍坚持那早已预备的讲道,为免将政治、社会议题带进教会,对于暴力恶行只在公祷中略略带过,信徒会否感到失望而悄悄离开?


在大是大非的时代,黑暗势力昭彰,教会是否基于政治顾虑,弄得隐恶扬善,对不公不义之事视而不见,见而不语,与时代脱节,与群众远离?究竟从旧约到新约,如何理解社会公义?由于篇幅所限,笔者只集中探讨旧约的先知书敬拜的本质及新约福音书记载耶稣的言行及论及敬拜。


敬拜的群体当活出公义


首先,旧约对社会公义的课题从不忌讳,立场鲜明,尤以先知书为甚。相信以下几段耳熟能详的经文,信徒应不陌生:一、上帝藉先知阿摩司向北国以色列明言:「耶和华的日子不是黑暗没有光明吗?不是幽暗毫无光辉吗?我厌恶你们的节期,也不喜悦你们的严肃会。你们虽然向我献燔祭和素祭,我却不悦纳,也不顾你们用肥畜献的平安祭;要使你们歌唱的声音远离我,因为我不听你们弹琴的响声。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摩五20-24);二、同样,上帝透过先知弥迦向南国犹大指出:「我朝见耶和华,在至高神面前跪拜,当献上甚么呢?岂可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六6-8);三、比以上两段更详尽和清晰表明社会公义之重要性的经文记于以赛亚书一章11至17节:「耶和华说:你们所献的许多祭物与我何益呢?公绵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我已经够了;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悦。你们来朝见我,谁向你们讨这些,使你们践踏我的院宇呢?你们不要再献虚浮的供物。香品是我所憎恶的;月朔和安息日,并宣召的大会,也是我所憎恶的;作罪孽,又守严肃会,我也不能容忍。你们的月朔和节期,我心裡恨恶,我都以为麻烦;我担当,便不耐烦。你们举手祷告,我必遮眼不看;就是你们多多地祈祷,我也不听。你们的手都满了杀人的血。 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无疑,这三段经文清楚表明上帝对祂子民要求,务要追求社会上的公平、公义,竭力行善、保护弱小。更值得注意的是,三段经文都以列举旧约敬拜中礼仪和献祭为背景,包括向上帝守节期、安息日、月朔、严肃会、宣召大会,并献上公羊、公牛及其血和脂油等供物为燔祭、素祭及平安祭,甚至在祂殿宇中以歌声、琴声与祷告敬拜,可惜,在恶贯满盈的社会中,一切献呈与敬拜都不被上帝悦纳,甚至是上帝所憎恶的,原因在于一个事实,上帝讨厌信徒虚有其表地履行崇拜的义务,而忽略活出敬拜的生命,就是在社会上除掉恶行、行善、追求公平公义。可见,旧约的敬拜与行公义并行,缺一不可,否则敬拜便是枉然,奉献是徒劳无功。教会若不行公义,不论多虔诚的敬拜,上帝不悦纳;不论多恳切的祷告,上帝亦不听。


直至新约时代,耶稣同样直斥没有生命的敬拜:「你们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芸香并各样菜蔬献上十分之一,那公义和爱神的事反倒不行了。这原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路十一42)原因法利赛人徒有敬拜的表现,实质没有施捨给人,更行勒索和邪恶之事。(路十一39-41)另一方面,耶稣的言行正颠覆腐败的制度与政权,严厉指斥欺诈不义,即或在罗马铁蹄下,仍敢于指出社会的不公不义,就以洁淨圣殿为例,祂直斥圣殿的神职人员与罗马政权紧扣的统治系统,互相勾结,对广大民众经济剥削。祂重申圣殿是为万国祷告的殿,不是与统治者同流合污,搾取百姓金钱的贼窝(可十一17)。助纣为虐,扭曲真理的圣殿,还算是敬拜上帝的地方吗?


从旧约至新约一脉相承地强调真正敬拜群体当活出公义,今日教会的撕裂背后包含许多複杂性,然而处于大时代的教会,理应责无旁贷担当先知的角色,对于明显不公不义的事,应当迅速回应,谴责暴力恶行。绝对的真理必须坚守,至于以哪种途径去追求公义,尚有酙酌的馀地。倘若教会仍于安稳中昏睡,对社会不公之事充耳不闻,或后知后觉地回应时代的需要。不独失信于民的政府将失去一代的新力军,而畏首畏尾的教会同样丧失下一代,甚至往后几代的接棒者。扪心自问,与时代脱节,与群众远离的我,是否成为教会的负资产?福音的绊脚石?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4.10.20)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