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佔中失败时……?

胡志伟




  「和平佔中」运动开始时,已有不少评论不看好整个运动的发展;两名书生与一名牧师这么傻,事先张扬地高估本身动员力量,以为可透过理性商讨与平等谈判能迫使中央给予港人真普选。


  正如佔中发起人戴耀廷教授曾言 :「我们必须明白,行动的最终目标是要在香港实现真普选,因此无论行动是否已付诸实行,一旦对手表明愿意回到谈判桌讨论落实真普选的具体措施,那就要结束行动。」「佔中」运动作为与中央谈判的策略确是失败了,人大常委会于八月卅一日就政改定下重重关卡,背弃了予港人真普选的承诺,即或民间有罢课、佔中与其它抗争行动,也改变不了中央领导人对香港前途的决定。


  大多港人是理性与务实,既然形势比人强,我们只能「认命」做顺民,不要「抗命」作「反对之民」,「袋住先」一人一票有得选,总好过原地踏步,推倒重来。倘若你我认同这个论述,再加上有教会领袖认为「民主普选」不是绝对真理,与信仰无干,何必参与?


  社会与教会多的是冷嘲热讽、自命清高的旁观者,敢于进场的,毕竟是少数。明知不会成功,放胆去做,即或失败又如何?「跟大队」从来总是安全过「离群」而走「少有人走的路」(借用派克书名The Road Less Traveled)。


  发明家爱迪生历经无数次试验失败,他坦言:「我没有失败,我只是发现了10,000 个行不通的方法。」马丁路德金领导黑人民权运动,自一九五五年起至一九六五年通过《选举权法》(Voting Rights Act),才取得阶段性胜利。南非曼德拉自一九五二年领导「抗命运动」(Defiance Campaign),直至一九九四年当选总统,结束「种族隔离」,历时四十二年。(参彭顺强着《公民抗命三巨人》附录三)


  「和平佔中」运动现时谈判失败,而相关抗命行动将要涌现,重要意义不在于成效,乃反映港人肯为民主、公义与一国两制付出有多少。港人明知不可而为之,基督信仰更是如此。倘若我们的信仰沦为计算、务实、逢迎有权有势的、不敢指正虚假与错谬,这是否我们要确信的真理 ?


  「荣耀不属于批评的人,也不属于那些指摘落难勇士,或挑剔别人哪裡该做得更好的人。荣耀是属于站在竞技场上的勇者,属于脸上沾满尘土与血汗而英勇奋战的人。他有时会犯错,甚至一错再错,毕竟错误与缺失在所难免。但他知道要奋战不懈,满腔热血,全力以赴,投身崇高志业。他知道最好的结果是功成名就,即使不幸落败,至少他放胆去做了……。」(《脆弱的力量》,23页) 以上一段话来自美国第卅二任总统罗斯福,他于一九一○年四月廿三日法国巴黎索邦大学的部份演讲内容。历史不会遗忘这些争取民主的失败者,不是因为我们人多势众、实力强盛、万无一失,只因我们敢于放胆去做,勇于迎向失败。


  「一如罗斯福所说的,当我们放胆展现脆弱的力量时,有时会犯错,甚至一错再错,错误与批评在所难免。」(93页) 荣耀是属于这些奋斗到底的失败者!


(转载自香港教会网站。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