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抗命:我们是公民,不是蚁民、臣民、顺民、愚民

作者:罗秉祥  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教授


国家公民与执政党

「佔领中环」运动,是以公民抗命的方式,呼吁公民觉醒。「公民」,有别于封建时代对政府惟命是从的「蚁民」,也有别于为了保住自己乌纱帽而贯彻中央意旨的「臣民」,更有别于因个人既得利益而成为执政党忠实支持者的「顺民」。公民是国家的主人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公民;政府只是受委託为公民服务的公僕,忠心服从的僕人(your obedient servant),施政以民意为依归,受公民监督及制约。反过来,政府刚愎自用,惟我独尊,要人民乖乖听话,是颠倒了大是大非,颠覆了正当的政治主僕关係。


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执政党把自己的各种利益,凌驾中国平稳全面发展的利益。中国平稳全面发展,面向很多,只举两个例子说明:一、发挥国人各方面的潜力,需要有民间自己的助力,例如让公民自发成立各种独立兴趣学会,全国遍地开花,使每一个人有机会透过互相切磋而进步;中国最大的资源是人才,让无权无势的人的潜能都有机会发挥,民间需要有结社的自由。二、解决社会全面贪污腐败问题、道德崩溃问题,必须要民间及独立媒体监察。(一个在党中央机构近年退休的干部朋友最近说道:「正如国歌中所唱到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要看到道德领域中的危机四伏可能对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深层危害。」)然而,共产党不容许这些有利中国社会进步的措施,因为它短视地只顾自己政治利益。为了要保证自己继续操控神州大地,保证自己夺权打下来的天下继续成为一党囊中物,所以政府行政必须独裁专制,既不容许民间有结社自由,也不容许独立媒体监察,不惜损国利党。


最近提到所谓「保障国家安全」,只不过是保障共产党垄断一切权力的安全感。共产党的执政目标很明确,只要哪裡有权力间隙,共产党的权力就必定要在那裡延伸,不断扩张自己的权力;「中央集权」,就是要垄断所有权力。近年共产党执政的安全感不断降低,因为全国人民不满,多处示威;政权在很多人眼中没有合法性。执政党安全感降低,就愈要抓权力,以备镇压。但它愈抓更多权力,迫人民驯服,就令国家公民更不满,于是它的安全感又再降低,恶性循环。这个悲剧,与愈维稳,社会愈不稳,于是再加大力度暴力维稳等类似行动。因此,共产党执政缺乏安全感,是它自己一手造成的,咎由自取。


强权崛起


中国已很自豪说自己是世界大国,何来杞人忧天,担心国家安全?从国际关係看,所谓中国「大国崛起」,很可能只是另一个霸权的兴起。最近常提及的「中国梦」,核心就是国家「富强」,即是富国强兵。这个强兵,既是对外,也是对内。有了这个强兵,政府就会有恃无恐,凡事都摆出强硬姿态,以力屈人,而不是以理服人。这种强权霸道再不受约束,对国内人民及对国外邻邦,都是一个威胁。对内,人民凡事都要向党屈服,不可在任何媒体上独立思考,与党唱反调;想做异见人士,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给你长年监禁,并要株连九族。国安局的人遍佈神州大地每一个角落,窃听电话,窃看电邮,删除网上留言,派人上门警告,散播白色恐怖。对付自己人民都习惯了以强权镇压公理,对香港也要弱肉强食,养成了坏习惯,对外外交上必定恃强凌弱,欺负周边弱国,祸国殃民。


所谓「权力使人腐败,绝对权力倾向使人绝对腐败。」中国政权已被自己财力及军力冲昏头脑。中国太空事业的惊人成就,全由解放军负责,主要是扩张军力;而中国人都期盼再过二十年中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经济实体。有些中国人也因此自大冲昏头脑,不断喃喃自语「廿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并因此纵容共产党的滥权。这些迂腐民族主义者只希望中国能成为全球第一强权,因此支持共产党独裁。共产党依赖这些盲目狂热爱国份子支持,其他国家能不担心吗?


香港人需要有忧患意识


共产党违反承诺,不让香港有真正民主选举,因为香港民主会削弱党的权力垄断。只要牵涉到权力垄断,共产党就不惜损人利己。香港人要争取真正的民主选举,正是要约束共产党沉迷追逐权力不能自拔,不让它蚕食破坏一国两制,腐蚀破坏香港高度自治,争取我们的年轻人与下一代,将来不用活在专制政权之下。正如上述,当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强权,而政府庞大权力与军力没有任何约束及制衡,对于国内及国外都可以构成威胁。香港人争取真正民主选举的意义,不止为了香港,救救香港孩子,也是为了中国的长远发展,希望中国境内境外和平。


面对中央政府对香港滥权,以势凌人,我们不该做对政府惟命是从的沉默蚁民。我们必须以公民抗命的方式,呼吁香港市民不做愚民,要觉醒自己不应是任人摆佈的顺民,而是顶天立地的公民,抗议我们的公民权利被剥夺。我们要举起我们的烛光,以示人心不死;不要认命,要抗命!


圣经多次谴责崛起强国


旧约圣经四卷大先知书,其中三卷用了颇多篇幅批判当时以色列周边地区的强国:巴比伦、埃及、摩押、非利士、古实、以东、亚扪、推罗。(赛十三至廿三,耶四十六至五十一,结廿五至卅二)。上帝虽然用其中一些国家责打以色列,但这些强国也同样受责备。譬如说,针对亚述帝国,先知宣告:「主在锡安山和耶路撒冷成就他一切工作的时候,主说:『我必罚亚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荣耀。』因为他说:我所成就的事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我本有聪明。我挪移列国的地界,抢夺他们所积蓄的财宝;并且我像勇士,使坐宝座的降为卑。我的手搆到列国的财宝,好像人搆到鸟窝;我也得了全地,好像人拾起所弃的雀蛋。……因此,主──万军之耶和华必使亚述王的肥壮人变为瘦弱,在他的荣华之下必有火着起,如同焚烧一样。」(赛十12-14,16)。针对巴比伦帝国,先知的宣告是:「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 你心裡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赛十四12-15 )。针对推罗国的责备是:「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我已将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们目睹眼见。」(结廿八17 )。


一个国家崛起成为强国,傲视同群,往往都有一个通病:傲慢。当它夺取了最大权力,脱颖而出成为区域强权,就会以为自己无敌于天下,继续强悍採用「只有强权,没有公理」政策,迷信自己的权力,不断以力屈人。上帝在上述三大段论列国篇章中,多次谴责这些相继崛起的傲慢政权。


大国崛起,是一个自古已有的现象。恃强傲物,是人罪性的表现,更是强国的集体罪恶。圣经对这些以强凌弱的大国,这些行霸权的政府,早已言辞凌厉加以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崛起成为全球强权,是否会重蹈覆辙?基督徒需要恆常在祷告中纪念此事,并且有责任,尽力阻止中国政府走上这条霸权不归路。


弟兄姐妹,中环见!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4.09.01)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