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被“伪释放”, 国际呼吁还真自由, 狱中待遇及身体情况引发关注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周四出狱后仍未获得真正自由,他的妻子表示,在短暂的通话中得知丈夫的一半的牙齿松动,怀疑在狱中遭到虐待。与高智晟同案的维权人士向本台表示,对高智晟在狱中受的苦感到痛心,虽遭当局警告不许与高联络,但已准备好为他接风。美国政府敦促当局允许他与正在美国接受政治庇护的家人团聚。有人权团体表示,当局对高智晟是“伪释放”,呼吁还他自由。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周四刑满,离开了关押了他三年的新疆沙雅县监狱,由他哥哥高智义及妻姐接回乌鲁木齐的岳父耿云杰家暂住,他们一路上均有多名国安人员跟随,禁止与外界接触。

正以政治庇护身分居住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稍早向本台证实,高智晟多个牙齿松动无法正常进食,认为丈夫在监狱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而她与高智晟通话仅一丶两句即被监控阻断。

记者周五致电高智义询问现在能否安排高智晟尽快看牙医,他表示:“都关心,我更关心,可是没办法。”随后,他匆忙挂断了电话。

北京维权艺术家严正学曾在2006年最早回应参与高智晟律师发起的接力绝食维权行动,后与高智晟同样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他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为高智晟在狱中受的苦感到痛心,出狱前一天当局曾警告他不许说话,但他已经向当局表示,他是高案“同犯”,无论如何都要为高智晟接风:“当局警告我说高智晟出来了,不能给他接风,我说我是高智晟的同案,我2006年和他一起维权,我被判了3年,他是被判3年,缓刑5年,他确实比我受的苦要多,从监狱里面出来了,什么都是透明的,电话是被窃听的,电邮都被掌握了,实际上我们都是玻璃人。我对当局说除非你们不让他来,否则我一定要为他接风,他们说高智晟来不了,我说他在北京亚运村那边还有套房子呢。”

高智晟出狱后的情况引发国际关注。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哈夫周四在例行记者会上对高智晟获释的消息表示欢迎,敦促中国允许高智晟赴美与家人团聚,同时呼吁中国遵守尊重和保护所有中国民众人权的承诺,释放所有良心犯。

对此,严正学表示:“我不知道政府是怎么操作的,我估计他们也想高智晟离开中国,像陈光诚那样离开中国影响就小得多。如果他不能离开的话,耿和和儿女能不能到香港来见面。”

而官媒《环球时报》周五发表署名单仁平的评论文章称,高智晟与国家的政治和司法建设是对立关系,有激进丶极端的倾向。西方就其事件向中国政府施压,把对中国人权的关注集中到异见人士身上,“中国的某些人被它们瞧上,对这些人来说未必就是好事”。又称高智晟在被释放后 “显然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为”丶不能像过去那样“在中国蛮干”。

文章刊出后,大批网民留言评论。

微博用户“wch1226”问道:“违规?激进?能陈述一下具体情况吗?我估计你不敢。在一个连官方媒体都需要用星号代替某些字眼的文章里,我们能期望看到事实吗?”

另一微博用户“买肉吃”评论称:“西方不是一两个国家,而是一群发达的民主国家,有丰富的文化底蕴和科学基础,西方的思想是国际社会普遍的共识,你们螳臂挡车,终会被刻上历史的耻辱柱。 ”

高智晟曾三次上书中国当局,陈述了法轮功人士合法权利没有得到保障、相关处罚没有依据程序、被剥夺司法求助的现况。

新浪网民“lgxlg”说:“环球时报一贯颠倒黑白混淆事实。一个基本的事实没有说明对FLG(法轮功)人士的处理,到底有没有侵犯人权?”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周五发布声明,称中国当局对高智晟只是形式上的释放,要求还给世界一个真正自由的高智晟。

该团体发言人朱婉琪律师周五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没有人被放出监狱还在警察的控制之下,这在法律上不叫自由,我们呼吁中国当局还给世界一个真正自由的高智晟,让他自由地选择对外或不对外发言。如果在未来的一个星期当中,他不自由的情况没有改善,我们会发出更大分贝的声音,我们将要推动联合国大会取消中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资格,要求中共表态到底高智晟不自由的状态要到什么时候结束。”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