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中国化与拆十架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广东汕头的得石堂

自年初以来席卷浙江大地的强拆十字架风暴毫无停止的迹象,海内外人士也一直苦苦探究中国政府强拆十架的真正目的。随着宗教当局于8月5日“纪念三自爱国会成立六十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的召开,中共当局进行强拆十架运动的真实目的,似乎才浮出水面。而所谓的“基督教教堂建筑中国化”,就是浮出水面的目的之一。

这次两会大会高调推出了“基督教中国化”的主题,此主题显然成为习近平时代对待基督教政策的大政方针,也是基督教界配合“中国梦”的宗教战略。此政策也比江泽民时代“宗教要与社会主义相适应”更加地强势。强力改造基督教为党所用主要从三方面进行:1.当局明确地提出了要建立中国特色神学思想,也即丁光训等提出的“因爱称义”为核心的所谓的神学思想建设(另文阐述);2.文化上要基督教要彻底摒除西方文化的痕迹,用中国文化来改造基督教;3.政治上使基督教成为服务于社会主义社会的伦理道德性团体,共建和谐社会、共圆中国梦。

而第二部分有关中国文化改造基督教,就牵涉到基督教建筑的中国化问题。在最近几期的三自会机关刊物《天风》上,连续推出了《关于中国基督教教堂建筑中国化问题的探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教堂》、《关于我国基督教教堂建筑设计的若干浅见》等系列文章,这些文章也被浙江两会网站在第一时间发布。这些文章的主题就是基督教中国化政策,如何实施在中国的教堂文化中。从这些文章中就可以看出,强拆十字架运动,不过是当局既定宗教政策自今年年初的实施而已。

其中《关于中国基督教教堂建筑中国化问题的探讨》一文作者就是中国基督教协会总干事阚保平,此职位一般都有统战部、宗教局的人直接担当,他的发言代表了中共宗教当局的立场和政策。根据吴耀宗儿子吴宗素的回忆录《落花有意 流水无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历届三自会总干事和基督教协会总干事基本上都是共产党员,如李储文等。阚保平在文中写到:“从表面上看,教堂的建筑风格反映的仅仅是表现形式,但是在深层次上,反映的是神学思想。因为我们相信基督教是洋教,所以我们才执着于建洋教堂。如果中国基督教真的是中国的,就必须与中国文化结合,而教堂建筑风格是文化的外在表现。”

阚保平在文中认为目前哥特式(被拆毁的温州三江堂式样)教堂“是殖民主义时期的教会记忆”“俯瞰全城的教堂高度反映了教会凌驾于社会和教会,要在社会中掌王权、坐首位的思想”。他认为:“广东汕头的得石堂、北京的缸瓦市堂、陕西三原的基督教堂、安徽宿州的福音堂、上海的鸿德堂等教堂建筑都是采用了中国传统建筑风格,或者是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谁能说它们像佛教寺庙或者不像基督教教堂?”这些教堂虽然大部分是外国宣教士所建,但都采用寺庙风格,中国基督徒并不喜欢这些教堂风格。但是照阚保平的意思,当大多数教堂风格象以上教堂,才符合基督教中国化,他说:

“基督教只有中国化才能够成为中国基督教,才能够在中国大地生根。基督教在中国只有扎根于中国文化传统,才能获得适合中国人的对福音的表达方式和信仰方式。当中国建筑风格成为中国基督教教堂建筑主流风格的时候,我们才能说‘这是中国基督教’,因为外在形式表达了内在思想观念的改变”。

从基督教协会总干事的这番言论来看,铲除高耸入云的十字架、矮化教堂的雄奇突兀、使大部分教堂风格成为寺庙、道观或其他中国传统建筑风格,似乎已经成为了中国宗教当局基督教中国化战略的一部分。

在《天风》发表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教堂》一文认为:“似乎在中国,只能允许存在一种教堂模式:即十九世纪外国传教士所带来的哥特复兴式样式。我不知道,在我们中国,为什么在今天还要不惜工本、大兴土木建造哥特复兴式教堂?”作者认为尖塔、突兀十字架的哥特样式是西方殖民主义文化体现,中国人应该建中国特色的教堂。

《天风》第三篇文章《关于我国基督教教堂建筑设计的若干浅见》中指出:“我们的教会在观念上要避免‘只有照搬某种形式才是教堂建筑’的想法。教堂建筑的设计应该从实际出发。。。。。。建造更多与时代环境相协调相平衡的中国式教堂。今天如果孤立讨论十字架的大小、位置是不全面的,应将其放置在教堂建筑的整体性之中来探讨”。

从《天风》系列文章可以看出这是在为基督教堂中国化作宣传,也无非是在为强拆教堂和十字架作辩护。从今年的各种现象来看,基督教中国化和基督教堂中国化政策,其实是自习近平上位、自提出“中国梦”以来,就是被宗教当局拟定好的既定方针。根据这个方针,当局以基督教最为兴盛的浙江省为试点,借“三改一拆”来实施基督教堂中国化,并可能在今后整改出众多中国特色教堂。这个判断也可以从浙江省众多行政指令得到印证。

2013年12月,浙江玉环县政府下发《沙门镇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里面提到:“着力解决部分宗教建筑外观不符合有关规定的问题,对未经审批或违反审批限定擅自搭建的宗教建筑外立面或宗教景观进行整改”。建筑的整改是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的,这个规定估计是事先拟定好的有关基督教建筑中国化及拆除教堂塔顶十字架的规定。

2014年3月28日上午,浙江市、县领导的推进“三改一拆”涉及宗教违法建筑处置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记录第二部分主要工作内容中指出:“建立长效工作机制。尽快研究制定宗教活动场所选址、建筑规模、外观形态、建筑风格等的规范和技术标准,要符合宗教传统也要体现民族特色,还要与周边环境相协调”。当局始终认为,突兀的十字架与周边环境不协调,根不能体现民族特色,所以要拆除。而要代之以体现民族特色的某种外观形态。

在2014年6月13月浙江省基督教两会《关于成立协助各地基督教活动场所办证及建筑设计规范化工作小组的通知》中又重申:“成立‘场所建筑设计规范化指导小组’是为了协助政府部门制定有关建筑设计规范,帮助各地教会在新建教堂建筑设计过程中,让教堂的建筑物更好融入浙江的人文环境,倡导教堂建筑中国化,以其赢得更多人的理解和支持”。

从该浙江省两会通知中可以看出三点意思:一,浙江各教堂建筑要按照规范进行建设,各教堂建筑要中国化;二,设立两会内部的指导小组来负责该事;三,基督教活动场所不仅要登记、办证而且要被整改,符合规范化管理。

在最新一篇浙江省三自会副主席孙彰道的文章《基督徒也要遵纪守法》中写到:

“对于涉及十字架超高超规的问题,我们要认识到十字架是信仰的标志,但是并没有规定十字架越高越好,越大越好,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只要美观、庄重就可以的”。“主动参与整改,启用教会中从事建筑设计领域工作的基督徒参与整改方案的设计”。“整改方案更加符合信仰要求,信教群众理解得了,也符合政府有关部门的整改要求”。

从以上的政府宗教部门指令和官办教会领导层发言中,我们看到基督教堂的中国化和建设中国特色的教堂,及其相应的十字架及教堂外观的整改,完全是共产党中央、政府宗教部门、基督教官办教会高层等已达成一致的既定政策和实施方案。由于如此的政策和方案,便出现了目前为止浙江230多处十字架被拆除的罕有的践踏宗教自由的现象。这些被拆的十字架,大多是在哥特式教堂的顶端、在塔顶、在突兀的高层、在天空中张扬着雄奇的姿态。中共铲除它们之后,要进一步进行教堂建筑中国化的行动。也许今后官办教会教堂,外观上与庙宇、道观类似,也不奇怪。

从基督教中国化到基督教堂中国化,中共当局改造、阉割基督教的丑恶行径真是罄竹难书,而改造、驯化的目的,无非是要逐渐地朝灭亡基督教的终极目的迈进。这个与神作对的敌基督政权,昼日思念的无非就是彻底地消灭基督教。但耶稣基督已经在十字架上得胜,魔鬼撒旦现在的一切作为都不过垂死挣扎、回光返照。主耶稣基督再来的日子近了,到那时一切魔鬼撒旦、敌基督政权都要受到公义的最后审判,正如启示录20:10:“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




附图:中国官办教会认为的具有中国建筑特色的中国化教堂

上海的鸿德堂


安徽宿州的福音堂


宿州的福音堂内景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