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十字架与所谓的“基督教中国化”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在自今年开始的浙江强拆教堂及十字架运动愈演愈烈之际,2014年8月5日,中国政府基督教两会纪念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六十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在上海开幕。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高峰指出:三自会“将承担起新的时代使命,坚持走中国化道路,从更深层次上推进基督教中国化进程”。三自会主席傅先伟提出:“中国教会将继续探索基督教中国化,使基督教扎根于中国文化、民族和社会的土壤之中。。。。。。推进基督教中国化,中国教会需要党政宗教事务部门的指导与支持”。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会上也对推进基督教中国化进程提出了建议(注1)。

无疑,这次大会也是为目前中共基督教政策定调的会议,是确定今后中共对待基督教大政方针的会议。这个大政方针简单来说,就是基督教中国化。何谓基督教中国化?目前强调基督教中国化标志着中共对基督教政策的是放松还是收紧呢?而发生在浙江的强拆十字架运动与“基督教中国化”有什么关系呢?

基督教中国化就是中国基督教三自运动兴起时提出的“本色化”“当地化”“处境化”等原则,最初的本色化是因为不少信徒和教会在民族主义影响下决心摆脱外国宣教机构的控制、自立教会,实现中国教会由中国基督教徒自治、自养、自传。但很快这一运动被中国共产党所操纵,成为中共全面控制、改造基督教会、贯彻中共宗教政策的一大工具。所谓的“本色化”“中国化”就成为切断中国教会与普世基督教会联系、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所谓的中国文化来全面改造基督教的过程。

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学者在《中国基督教的本色化》一文中所写的:“所谓中国基督教的本色化,就是使基督教完全摆脱西方色彩,彻底中国化。一方面建立自治、自养、自传教会,一方面建立起“藉着出于本土环境的文化范畴将基督教的道理表达出来”(李景雄:《本色神学──旧耕抑新垦》)的本色神学。基督教的本色化不仅要与中国文化相结合,还要与中国社会相结合”。而所谓中国社会,就是指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

正如耶稣基督是出生于特定的民族、地区和文化,而使犹太文化中诞生的耶稣基督成为中国文化、尤其是社会主义文化里的耶稣基督是非常荒唐的一样,基督教的特色决定了它不能被某个民族民族化、某个国家国家化。也正是这个特色,又使基督教成为普世的而非单一民族国家的宗教信仰。而基督教中国化实质是使基督教切断与普世信仰的联系、失去基督教之为基督教的特色、成为党国的独立宗教王国,所谓基督教中国化完全是在改造、驯化、阉割基督教,其最终目的是要促使基督教消亡。

从中共建政以来,它就一直在推动“基督教中国化”的进程,今次大会再次强调中国化主题,说明中共当局要下大力气、全面地改造、阉割基督教。不仅从神学教义、敬拜礼仪、组织结构,而且也要从基督教标志、建筑等外在形式上着手,摒除当局不喜悦的特色、强加众多利于其意识形态和统治的特色。这一切,赵天恩牧师在很早就在《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1949-1997》一书中揭示出来了:

“虽然中共一直宣称,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其目的仍是要促进宗教之消逝。例如在基督教方面,籍着‘三自会’的成立,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对中国教会进行彻底的改造。即使在实施‘修正主义路线’时期,对宗教采取温和的策略,也只是考虑到宗教之‘统战’价值,及能为‘社会主义建设’带来好处。但宗教信徒仍需要接受改造,以致他们的宗教信仰,能逐渐为共产主义所取代”(注2)。

联系到今年的强拆十字架运动,其实这也是从中央到地方的中共宗教当局实施“基督教中国化”政策的一部分。自强拆事件发生后,很多消息说这只是浙江一地、夏宝龙一人的政策,中央实际上不知情或者不愿意。近日又传出统战部高官到浙江调研、明令禁止强拆十架。其实夏宝龙如果没有高层的默许,他是轻易不会在基督教这个非常敏感的事情上下手的。而这次基督教两会高调强调“基督教中国化”的主题,也明白无误地说明了:不仅从教义、而且从建筑设计上,全面地改造、驯化乃至阉割基督教是中共宗教当局自上而下的昨天、今天、明天的既定国策。

正是在这个“基督教中国化”的方针指导下,才出现了浙江官方文件中“警惕十字架背后的政治问题”“掌握意识形态主导权”等命令,而关于基督教建筑方面,在2014年3月28日上午,浙江市、县领导的推进“三改一拆”涉及宗教违法建筑处置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记录第二部分主要工作内容中指出:建立长效工作机制。尽快研究制定宗教活动场所选址、建筑规模、外观形态、建筑风格等的规范和技术标准,要符合宗教传统也要体现民族特色,还要与周边环境相协调。

而在2014年5月2日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网一则新闻中,温州一信徒对记者说浙江民宗部门一文件三内容:一.整改十字架;二.必拆基督教私设教会点等违法建筑;三.建立长效机制、下一步的基督教场所的建筑技术标准,要符合中国民族的文化特色。

在强拆十字架的同时,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强调:“以红色殿堂占领农村文化阵地”。“‘文化礼堂不只是一个建筑,应该是一个建筑群,一个组合’。陈一新强调,农村现在缺的是思想、文化,温州各级党委政府要以红色文化去引领老百姓去构建真正的农村精神家园,让老百姓在这个家园里得到熏陶、得到教育、得到启迪、得到成长”(注3)

这些文件及新闻显示官方有意要使基督教建筑(教堂及十字架)具有中国特色,也即实现基督教建筑的中国化。把教堂的十字架拆除,教堂就可能与一般的楼堂馆所区别不大,与中国社会和环境的特色就不会构成冲突;把教堂名字改为“文化礼堂”,就直接实现了基督教的文化化、红色化。可见,拆十字架已经成为基督教中国化的重要步骤。

总之,跟梁燕城等政协委员基督徒的一厢情愿或者涂脂抹粉的说法——中央已经勒令浙江停止强拆十架相反,最近召开的宗教当局和全国基督教两会纪念三自会60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大会明白无误的告诉世人,中国宗教部门对待基督教的政策已经高调地突出为——基督教中国化——简单来说,就是在不能阻挡基督教于国门之外的情况下,将基督教改造、阉割、驯化,不仅从教义、而且从建筑设计等等方面使基督教中国特色化、社会主义化、共产党化。而近来愈演愈烈的强拆教堂及十字架运动,也无非是基督教中国化、尤其是基督教宗教建筑中国化的重要内容。

对于这样的形势,作为基督徒首先要识破撒旦的诡计、认清仇敌的阴谋,然后在上帝大能的帮助下,刚强壮胆,正如以弗所书6:11-13:“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注1:见中国基督教网站 http://www.ccctspm.org 《纪念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六十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在沪召开》一文



注2:见赵天恩、庄婉芳著《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1949-1997》一书94页



注3: 见2014年6月5日中新网新闻:《温州市委书记:以红色殿堂占领农村文化阵地》 http://www.chinanews.com/df/2014/06-05/6249594.shtml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