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妥协的信仰

作者:张伟淳

当政权要整顿宗教自由时,信徒可以如何持守信仰呢?你认为中共政权会包容信仰吗?于去年十月,有报道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深感中国正在失去道德规范,要求共产党更加包容传统信仰,文中同时指出习近平是一个无神论的中共总书记。1这样看来,中共好像对基督信仰开放,希望信仰能改善社会,但事实是否如此呢?




来自政权的打压


于今年四月十四日,温州基督徒作出了一联合声明,批评政府勒令拆除教会、整改十字架;2于同年五月六日,北京发佈了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其中指出「宗教渗透威胁社会主义信仰认同的构成」,3这裡指的宗教是指那些会对其政权构成威胁的宗教,特别是西方国家民主输出、西方国家文化霸权、网路资讯多元传播及宗教渗透等,对中国意识形态安全构成严重威胁;4于同年五月八日有报道指,温州市有家庭教会聚会点收到政府通知,要求他们停止聚会,以违反国家《宗教事务条例》及《浙江省宗教事务条例》之名作打压;5于六月廿八日香港电台播出的时事节目《星期六主场》当中,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坦言中国政府对内地教会的打压没有停止,于习近平上任后,国家对宗教的政策一如以往,没有改善,一直有奴化教会的现象,并要操控教会至完全顺服。6若说习近平想借用宗教的道德力量以改善社会,不无道理,但更贴切的是他想宗教成为其手下的一套工具,不单可用于改善社会,更可有维稳的作用。可是,这些事情对于拥有宗教自由的香港信徒来说,只是一些遥远的事实,不会感到切身。


教会必须爱国?


被中国政府所认可的教会,是以三自爱国教会为名,除了三自(自治、自养、自传)外,这些教会还要冠以爱国的之名,即隐含了教会必须服从政府和党的领导。7天主教在内地同样有天主教爱国会,当中的工作条例指出其宗旨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团结全国神长教友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坚定不移地贯彻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与教务组织共同管理教会事务,实行民主办教,努力促进天主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8可见,教会必须「爱国」,即顺服政府及党中央,这是在内地教会的必要条件。今天的香港有很多对于爱国之定义的争论,笔者无意讨论甚么是爱国,但以笔者的理解,爱国并不等于爱党和盲目地服从政府,因此笔者对「爱国」的意义,是与中共政权的理解有出入,而笔者是以这理解作思考。然而,香港教会在不多的年日后,比方说二○四七年后,会否需要在各教会的名字前加上「爱国」二字,就不得而知。


把三一上帝删掉


香港教会在国内的宣教事工多不胜数,笔者感恩众弟兄姊妹对内地宣教有一颗热切的心,而各堂会也不遗馀力地到内地作服事和短宣,当中所建立的教会和信徒领袖不计其数,我们必须感谢上帝。然而笔者所担心的是,香港信徒到内地宣教,是否必须依从国内的宗教条例,以便于在国内传教呢?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笔者对于要遵守国家的宗教法例是表示认同,这是出于尊重法律的角度而作出的论述。可是,作为信徒的我们必须要从信仰的角度去思考,究竟这些宗教法律与基督信仰又有没有牴触呢?令笔者感到苦恼的是,最近知道有弟兄姊妹到内地作服事,他们要负责各种的活动,而其中的一个环节是唱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其第三条列明外国人可以在中国宗教活动场所讲道,而第四条也指出只能在认可的场所内举行宗教活动。9这表示了任何未经批准并于宗教场所外的宗教活动也是禁止的,所以在宗教场所之外的地方唱诗歌是不容许的。为此,信徒若要在其他场所中唱诗的话,当局就要求诗歌中不可含有「神」、「上帝」、「天父」、「耶稣基督」和「圣灵」等字眼。信徒为了分享好信息之缘故,不得不改歌词以迎合政府之宗教政策。笔者明白信徒传福音之心切,但我们必须思考的是,把歌颂神救恩的诗歌去神化,或以其他名字去取代基督,这种「诗歌」还是诗歌吗?这种「福音」还是福音吗?非信徒在「诗歌」中能得到甚么信息呢?这「诗歌」或许能为福音打开话题的匣子,但其意义已经失去了。


共产党明白唱歌的意义,唱歌是一种教育,因此红歌在内地流行,其中歌颂主席的英明领导和党如何服务人民,为的是传扬主席和党的理念。同理,我们以诗歌歌颂上帝,也正教育信徒如何认识上帝,并信徒该怎样生活。若我们的诗歌中带着正确的神学信息,必能建立信徒和听到诗歌的人,若诗歌内容出现偏差或被约化,其信息也必受到影响。内地部门要信徒把诗歌中歌颂的对象删掉,那么诗歌还能歌颂谁呢?当中提及的创造是来自谁呢?当中的救恩又来自谁呢?当我们唱「我们爱」的时候,就不能说是「因为神先爱我们」了。一首不能提及上帝的诗歌,就不成诗歌(笔者认为今天很多的所谓诗歌,其实也不是诗歌)。另外,笔者认为唱诗也是一种认信,是以音乐和歌词去阐述信仰。若诗歌失去了三一上帝这主体,除了失去歌颂的对象外,其救赎的叙事也不完整,诗歌只能成为一首激励人心的民歌而已,并失去了认信的功能。


唱诗是一种认信


那么信徒怎样才能在内地领诗歌呢?在尊重当地的法律的立场下,信徒可于在合法的宗教场所下进行活动,包括领诗。但若其法律或要求有违我们的信仰,如要把经文、诗歌、神学书籍等去神化,简单而言是把信仰去神化,我们对此就绝不能妥协。以上述改诗歌歌词的例子来说,笔者绝不建议更改诗歌歌词,因为这会把其信息模煳甚至造成偏差。反而笔者会问,参与内地服事的信徒为甚么一定要唱诗歌?是因为习惯?是因为想製造气氛?还是想藉诗歌传扬基督信仰?难道我们的服事就只有向别人唱诗歌吗?若因为习惯或製造气氛这些次要的因由而唱诗歌,笔者认为这是出于信徒的因循,并没有对唱诗作出深思,以这些理由来更改诗歌歌词实在不合理。若其目的是要传扬基督信徒,那诗歌歌词更加不能改,因这会导致信仰的扭曲。与其扭曲自己所相信的,倒不如不唱,并考虑以其他更可行的另类方法达成传福音之目的。如果信徒屈服,改掉了耶稣的名字,或是于唱诗的过程中不能或不敢说基督是我们的主,笔者认为这是对上帝的不忠。


于使徒的时代,门徒称耶稣为主,是有其颠覆性的。罗马政权拥有极大的军事和政治能力,国家宗教也以崇拜神化的君王和敬拜罗马帝国的神明为特色,人们也透过宗教敬拜以表对国家之忠诚。10人民会称君王为主,除了肯定其统治的身份,也表明自己是其忠心的僕人。保罗于罗十9说信徒要口裡宣认耶稣为主,他也于林后四5指出「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僕人」,这正表示了信徒宣认耶稣为主的同时,自己就成了基督的僕人作服事。一个奴僕不能有两个主人,当信徒宣认自己是属于某一个主人(基督)的时候,也同时否定自己有其他主人的可能性,所以称耶稣为主就是否定了罗马君王是主这个身份,而单单效忠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于今年六月廿四日有报道指,中共中宣部要求把习近平的讲话纳入高校教材,当中包括众多习近平的论述和文献,目的是要深化人民对习近平讲话精神的领会和把握,而报道作出提问指这是否一「造神运动」,11这种对领导的顺服和崇拜与罗马帝国的君王敬拜不遑多让。因此,若一个信徒不能或不敢于诗歌中宣认耶稣基督为主,就是否定了耶稣基督在他的身上掌权,并顺服于其他的权力之下。今天政权要信徒更改诗歌歌词,他朝可能要更改更多,甚至被完全禁止。可是,信徒于服事当中,不一定要运用诗歌,更加不能因为宗教法例的不容许而删掉上帝。


不可妥协的信仰


信徒遵守内地的宗教法例是可理解的,但若该法例要求更改信仰内容,包括圣经、诗歌、有关基督信仰的书籍和神学着作,我们不能向此文字狱作出妥协。然而,我们必须知道这一切宗教法例的设立为的是限制信徒的思想,不让任何宗教蓬勃地发展并扩展到一个不能操控的地步。参与过中国短宣的信徒应该了解国内对宗教的限制,而我们作为外来者也只能在有限度的范围去作出最大的服事,尽我们所能。然而,我更欣赏有好些信徒冒着生命的威胁去协助内地的地下教会,他们因着基督的缘故把其生命和自由也置之度外,并服事受逼迫的群体。


当我们看到内地的宗教自由被限制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感到切身,因为香港人也不知道甚么时候宗教自由也会消失,并且参与内地事工的弟兄姊妹是必然感到其宗教政策对教会的压迫。面对今天中国政权对宗教的操控,我们不能为着要完成某些策划已久的事工而妥协,然而我们也并不是要事事推翻并与她敌对。香港教会于内地发展事工,是否必须让弟兄姊妹清楚底线要去到哪裡呢?哪些是可以接受?哪些是可以避免?哪些是绝不能妥协呢?教会应有智慧地处理,并不可无知地接受无理的宗教法例,按其心意去行。教会所宣认的是一位比任何政权更大的主,她只能按主的心意而践行。如保罗于罗十三所展示的一样,教会不是要进行血腥革命,也不是赞成消极的顺服;只要是福音能够传开,保罗可以与所有的政府形式共存。12当我们说于信仰不能妥协时,我们也必须了解基督信仰的底线,作出恰当的辨认和有智慧的行动。


「习近平开始焦虑 罕见打出宗教牌」〔网上资料〕;取自博讯新闻网网页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3/10/201310020208.
shtml#.U7DwPvmSyT9s );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温州基督徒联合声明 吁省政府停拆十字架」〔网上资料〕;取自时代论坛网页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
Nid=82957&Pid=5&Version=0&Cid=220&Charset=big5_hkscs );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国安蓝皮书:政府机构和军警成暴恐主要袭击目标」〔网上资料〕;取自腾讯网网页(http://news.qq.com/a/20140507/007111.htm );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陆首部国安蓝皮书 批西方霸权」〔网上资料〕;取中时电子报网页(http://
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507000896-260301 );
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向温州家庭教会发信 当局吁停止聚会」〔网上资料〕;取自时代论坛网页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
Nid=83295&Pid=5&Version=0&Cid=220&Charset=big5_hkscs);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星期六主场: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网上资料〕;取自香港电台网页(http://programme.rthk.hk/rthk/tv/programme.php?name=
tv/facetoface2014&d=2014-06-28&p=6305&e=267508&m=episode
);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三自爱国教会」〔网上资料〕;取自维基百科网页(http://zh.wikipedia.
org/wiki/%E4%B8%89%E8%87%AA%E7%88%B1%E5%9B%BD%E6%95%99%E4%BC%9A);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天主教爱国会工作条例」〔网上资料〕;取自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网页
www.hkjp.org/files/files/focus/china/religion_appendix_503.doc);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网上资料〕;取自维基文库网页(http://zh.wikisource.org/wiki/%E4%B8%AD%E5%8D%8E%E4%BA%BA%E6%B0%91%E5%85%B 1%E5%92%8C%E5%9B%BD%E5%A2%83%E5%86%85%E5%A4%96%E5%9B%BD%E4%BA%BA %E5%AE%97%E6%95%99%E6%B4%BB%E5%8A%A8%E7%AE%A1%E7%90%86%E8%A7%84%E5%AE%9A );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包衡:《启示录神学》,邓绍光译(香港:基道出版社,2000),页47。
「中宣部要求把习近平讲话纳入高校教材」〔网上资料〕;取自BBC中文网网页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4/06/140624_
china_xijinping_uni.shtml);浏览于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曾思瀚:《传到地极:罗马书初探》,吴莹宜译(香港:基道出版社2008),页131。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4.07.25)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