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浙江强拆教堂十字架看中共宗教政策的败亡

作者: 郑小群




进入2014年1月以来,浙江杭州、温州、台州、舟山、丽水等多个地区发生密集强拆基督教堂十字架专项行动,温州、台州等一些地方的整座教堂也被政府当作“违章建筑”,遭强力拆除,筹资三千多万、建造时间长达九年的永嘉三江教堂不但主楼及十字架不能幸免,主楼之外用于老年公寓的附属建筑也不能幸免,上万信徒守护四十天直到被强拆。这些教堂几乎都是浙江地方当局合法保护的由当地“基督教协会”和“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批准登记的宗教场所,他们都是公开拥护中共宗教政策的合法宗教组织,结果中共连起码的统战脸面也不顾了,索性把自己的敌意完全暴露,以至于温州瑞安等地的基督教协会和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的会长、主席全体领导班子和牧师公开辞职,更有温州平阳基督教会的传道人写好遗书,一旦强拆平阳水头教堂的十字架,他们不惜以死抗争。


中共“强拆”教堂及十字架背后的执政背景


自2002年以来,胡锦涛、习近平前后经营近十二年的中共政权,在“稳定压倒一切”这一政治大前提之下,主要经济政策基本靠“拆”和“建”,这就好比一辆负重的独轮车,推行在下坡路上,下坡路坑坑洼洼,一松手车就“溜坡”下去,车毁人亡,所以不能松手,推车人一边推车,一边把从路后边拆下来的一些砖头挡住车轮不下滑,又把从后面路上拆下来的更多砖头修补前边的道路,等修好五百米,就走五百米;五年到了,或十年到了,修好两千五百米或五千米,开车人的年龄也到了,退出位子,由另外一个接班人去修下一个五千米。边拆,边修,边推着走,然后拆拆建建又混过十年。不是“大拆大建”,便是“小拆小建”,边“拆”边“建”,边“建”边“拆”。


对于中共执政而言,修路就是执政,执政就是修路,可执政偏偏不走西方坚实、宽广的道路,而是一定要走自己脚下的“破路”。近十年来,城市化大肆推进,土地紧缺,导致“拆”字成为各地政府的金字招牌,强拆、强征比比皆是,被拆迁人被逼无奈喝农药、自焚、跳金水桥等极端案例频频发生,但极端恶性事件的发生并没有导致政府改弦更张,而是换一个用词,“强拆”变成“依法强拆”,“行政强拆”过渡到“司法强拆”,实质上换汤不换药。因为“行政强拆”拆不下去,“司法强拆”也未必见效,折腾了一阵子后,结果还是“一把手”旨意之下的“强拆”更为好用。“行政”、“司法”的名头,不如党委第一把手的“命令”。“一把手”发号施令后,政府、司法等部门全部鼎力合作,迅速传达执行,政府主导的强拆工作很快见效,雷厉风行,“大拆大建”无法阻挡。


2012年底,由浙江省长升为省委书记的夏宝龙上任伊始,迅速推行明显带有政绩工程特征的“五水共治”、“建设美丽浙江”和为期三年的“三改一拆”,此三项行动都与“拆”有关,不先“拆”如何后建设、后治理?夏宝龙的军令状下达后,以旧住宅区、旧厂房、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章建筑为主的“三改一拆”行动成为各地党政一把手的“第一政治任务”,各地市县必须无条件执行,省会城市杭州每天都是三改一拆的进度表公布,以数字报表来记录三改一拆的进度,结果夏宝龙把其前任张德江、习近平、赵洪祝这三任省委书记至少有十五年时间内所建起的旧村落、旧厂房和违章建筑都拆掉了,变成夏宝龙的政绩工程。问题是,“三改一拆”既然是前任的错误,是否也要追究此前各任省委书记任职期间的失职渎职责任呢?


浙江为期三年的“三改一拆”运动,轰轰烈烈,浩浩荡荡,但并没有引起舆论关注和网民热议,只是温州、舟山、台州等沿海地区政府将教堂和十字架当作违章建筑陆续拆除之后,引起了全世界舆论的关注,甚至亿万网民也都在热议:到底是拆十字架,还是打击基督教信仰?到底是浙江当局的态度,还是中央政府的默许?


至今,浙江各地陆续有一百多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多座教堂被强拆。此举明显带有地方当局领导人政绩因素,同时也确实验证了是由北京到地方完全一致的升级了的压制宗教信仰运动,明显是对日益增多的基督教信仰的压制和逼迫,有可能全国也会推广此类运动,不过先由浙江作试点,一旦迅速推进,可能全国推广;一旦浙江遇到挫折,可能就此收手,告一段落,全国也就用不着推广所谓浙江经验了,那时夏宝龙的政治前途可能就到头了。


中共为什么严禁宗教信仰自由而又无能为力


有个说法是,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根本谈不上准许有任何宗教自由,以及准许有任何结社自由。这样的判断会让很多人感到吃惊,以为是错误的,或丑化中共的,或者说是不符合实际的。如此,是否符合实际?实事求是地说,这句判断不但没有丑化中共的执政,甚至还是对中共执政有些称赞,因为中共尽管不允许宗教自由,禁止自由结社,但实际上其执政以来还是一直存在着持续有效的宗教自由,以及有限的结社自由。所以前面那句话只说对了一半,还应该加一句:中共严禁宗教自由,但实际上能否禁止得住又是另外一回事。无论是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还是佛教、道教,在中国本土生根发芽之后,是谁也禁止不了的,除非地老天荒,除非共产党的所谓“宇宙真理”可以让地球毁灭,否则它根本无法禁止宗教活动和宗教自由。


共产党禁止不了的宗教自由,并非因为共产党不强大,而是宗教自由太强大,共产党确实无能为力。有了一定的宗教自由,也就有了一定的结社自由,宗教组织的活动与结社自由有着天然的联结。中共执政尽管很愚蠢,但并非有些事情一直坚持愚蠢,它明显干不下去的事情,迟早会收手的,比如“大跃进”、“大炼钢铁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干不下去就收手了。毛泽东也想在活着时“统一朝鲜”、“解放台湾”和“把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美国人民解放出来”,但发现干不成,就搁置不管,或者是时候就退出了。当然,其中还有其他一些必然原因,比如中共所处的现实环境也会倒逼它,以前农村村村办有“集体食堂”,农民不敢公开抵制,但可以偷偷抵制,结果坚持不下去就倒闭了。拆庙也一样,以前“破四旧”时所破坏的庙宇,后来基本上都恢复了,关门的庙宇也重新打开大门了;对于封建家庭的传统文化,也是一样,以前禁止修续的家谱后来也陆陆续续重修了,祖祠宗庙也都一一建立了。当然,宗教自由也是这样,如果不让敬拜各自宗教的敬拜对象,不让举行宗教活动,就只能由公开转入地下,待时机到了再恢复公开。基督教在“文革”遭遇逼迫的时候,信徒并没有停止聚会,偷偷举行并非不可。


共产党执政时代,试图消灭宗教,开办试验区,结果试验失败,就不再试图消灭宗教了。这说明共产党不会执政,也不知道如何执政,只能是一错再错,一败再败。宗教自由禁止不了,只能继续逼迫和破坏,不管能否坚持到最后,都要折腾一把,破坏一把,拆十字架便是其中之一。所以说,尽管共产党执政很愚蠢,但并非它的官员都很愚蠢,他们知道两只手不能同时按住一百只跳蚤,就只能按两只算两只,至少这两只算是有功的,另外九十八只肯定不在其掌控范围之内,就放手不顾了。同样道理,共产党不能也不敢把全国所有的人都当成敌人,八千万党员为未必都能团结一致,很多中共的敌人就是来自八千万党员这个群体。这样看来,无论是对于共产党的政治异己,还是对付宗教组织,共产党都不能打“持久战”,只能拉拢一方对付另外一方,最后自己两面都不是“人”,所以共产党执政结果只能是合作者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多,当“敌人们”一再壮大时,共产党就走投无路,自取灭亡了。


浙江压制基督教信仰,可以说严重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地方政府肆意使用任何违法非法的手段,半夜派来安保、特警和武警,公安也一字排开,甚至武警增援,暴力殴打信徒,对于打伤人员不予赔偿。政府还联合国土、规划、建设、城管、街道、司法、宗教局、统战部、宣传部等联合办公,不惜代价,动用了大型拆除建筑物的设备,恐怕一天的开支不亚于数十万,政府不计代价,为什么,为了压制信仰,虽然拆除不了人心中的十字架,拆除不了坚定的信仰,就让信徒们没有地方聚会,破坏其“组织场所”,让其无立足之地。可是,“文革”那么艰难的环境,那么大的逼迫,基督教会都经历过去了,难道还胜不过眼下这点逼迫和苦难吗?


浙江拆十字架运动已长达半年之久,如今还在继续,但前面拆掉的十字架已经有一部分重新树上去,强拆效果为零,前功尽弃。甚至不少地方的信徒把状子告到北京,甚至还有告洋状的,尽管北京没有答复,但至少这样涉及宗教及政治领域的敏感事情,浙江政府办事办得很愚蠢,中央不能不头痛。不久,一旦所有被拆的十字架全部再度树立上去,恐怕夏宝龙会被当做“替罪羊”被中央政府收拾了,那时真是里外不是人,吃力不讨好了。专制政权之下,下对上负责,上对下不负责,有可能“三改一拆”不但没有任何政绩可言,还会捅了蚂蜂窝,害人害己,吃不了兜着走。


在民众眼里,拆十字架也非常荒唐,恐怕全世界近一个世纪所拆的十字架也没有浙江省这半年拆的多,拆十字架有法律依据吗?明显没有,如果有,为什么偷偷摸摸赶在半夜凌晨偷拆不敢留下证据?圣经有句话正好是浙江各地强拆教堂十字架的写照:“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新约圣经《约翰福音》10章10节)政府强拆十字架,不公示法律文书,没有强拆手续,没有法院判决,就是小偷,就是强盗,就是来偷盗、杀害、毁坏。这样的强拆,无合法的程序,也无明确的法律依据,如同强盗来盗窃一样,也不可能维持下去。


再说,这些基督教堂都是公开的,每周至少有一次以上的礼拜和敬拜活动,全世界的法律都承认,公民都有宪法确立的宗教信仰自由,而浙江单单要拆教堂,拆十字架,明显是压制基督教的信仰,中共以往粉饰的中国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国际形象也惨遭大大损害。


普世基督教会都是合一的而且是在逼迫中复兴的


基督教会是全世界的宗教组织,是普世教会,虽然国与国不同,语言不同,但信仰都是相同的,信徒们也是合一的。若论是组织,一点也用不着回避,基督教的教会就是有组织、有活动、有人员、有资金、有背景,是垮国界、垮文化的国际大组织,只不过这不是世人建立的宗教组织,而是耶稣基督从天上设在人世间的普世教会,其发起人和组织者已经在天上,罗马政权都不能消灭,中共政权岂能比罗马政权更加霸权?


基督教会在全世界上有众多教会,但都属于以基督为名的同一个教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怎么取缔?如何消灭?如果说要切断中国基督教会与外国基督教会的联系,那么请问如何切断?耶稣是教主,曾经住在世俗社会,如今并不住在人间,世俗的法律如何将耶稣基督从天上请下来,再次判处死刑,再次钉上十字架?难道中共政权真的能够到天上掌权并实现其“宇宙真理”吗?有句老话说,上帝让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无论是政治,还是社会治理,似乎都有一条红线,就是政治敏感的不能碰,宗教便是其一,宗教组织很容易碰上政治高压线。中共下令,中国的宗教组织绝对不能与境外组织联系,未经批准不能有往来,可基督教并不是美国的基督教,也不是罗马的基督教,更不是犹太人的基督教,基督教是普世的教会,相互不隶属,但相互都属于统一的普世教会,毫无区别的教会,中国的基督教教会只是这一普世教会的一部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就是说,联于普世的基督教会,成为一个整体,不可分开。中共的愚蠢就在于此,以为禁止就可以切割了,就可以控制中国的基督教会了,那么耶稣基督你可以控制吗?上帝你可以控制吗?既然耶稣基督不能控制,上帝你不认识,也看不见,就更不能控制,那么你只有承认,让中国的基督教会联于普世的基督教会这一整体,同一个信仰,同一位教主,同一位上帝,同一本圣经,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就可以了。


既然中共根本不能做到让中国的基督教会与中国地盘以外的基督教会分割,不能让其彼此分开,那么就应当勇敢承认,基督教会是普世的,是自由的,也是无法分割的,无法压制和消灭的。如果中共不服气,或者中共果真有一套独具一格的“宇宙真理”,那么请它创建一个宗教组织,也给这一组织“启示”一部“宇宙真理圣经”,然后,向全世界推广,建立组织,如果有人真正相信,而不为利益、权力和暴力所诱惑、所恐惧,甚至为之献身,而且结果真的能够建立一个真实“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而不再是靠暴力和欺骗维持,那么它才算是成功的;那么,它才能和基督教竞争,并一比高下。可惜的是,共产党理论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已经试验一百年了,试验证明共产主义是必然失败的,结果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共产党的信徒越来越少,其信徒们都发现上当受骗了,甚至连“共产主义”这一思想都臭大街了,“中共”或“共产党国家”这一词在全世界也都带有负面意思,甚至共产党组织连自己每年的退党人数都不敢公布,那么谁还承认你真有八千万党员信徒呢?如果不是利益诱惑,恐怕中共会在一夜之间垮台;如果中共真的在一夜之间垮台,恐怕共产党员会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当即退党。


总之,中共与普世教会敌对、对抗,逼迫普世教会,结果只能是自己全然败亡,这是必然的。对于基督教会而言,总能在逼迫中复兴,罗马政权时代如此,今天的共产政权更是如此。将来,那些被拆的十字架还会一一树立起来,那些被拆的教堂也将一一被建立起来,而且地方当局还要面临着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行政诉讼和违宪诉讼,面临强拆教堂和十字架之后的巨额赔偿。另外一方面还将见证,在逼迫中复兴的基督教信仰,信徒人数天天加增,众教会信心越发坚固,宗教自由永不可抵挡。


转自民主中国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