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神学”是什么货色?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2014年8月5日,纪念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六十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在上海举行,这次大会高调推出了“基督教中国化”的对基督教政策主题。在宗教局长王作安和官方教会头头傅先伟、高峰的发言中,推进神学思想建设、打造中国特色神学成为“基督教中国化”的首要内容。透视所谓的“中国特色神学”的本质,抵制宗教当局炮制的伪劣神学,的确成为海内外华人基督徒和关注中国基督教发展人士的当下要务。



“中国特色神学”并不是新话题,早在清末民初,很多外国宣教士就提出过基督教神学在中国的本土化、本色化议题。如美国传教士丁韪良提出:“孔子加耶稣”应该成为中国基督教神学方向。不久,外国差会和中国教会自发提出了“自治、自养、自传”的运动,其中吴耀宗、赵紫宸等人提出的神学上的本色化调整也引起很大争议。不幸的是,在中共建政前后,中共抢夺了“三自”运动的领导权,使“三自”运动成为中国基督教会隔断与西方普世教会联系、完全降服在中共强权和意识形态的专制工具。中共操纵下的“三自”运动,也提出了爱国爱党、本色化、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基督教神学,其中由三自头目丁光训主教在1990年代提出的“神学思想建设”,成为中国政府建造“中国特色神学”的主旋律。



丁光训及中共宗教当局提出的“神学思想建设”,实际上是一套以当前中共意识形态、马列主义和某些传统文化为标准,修改、改造、阉割基督教正统教义,鱼目混珠的假冒基督教理论体系。如果说神学思想建设及中国特色神学是“挂羊头卖狗肉”“山寨版基督教”“假冒基督教的异端邪说”,也不为过。就教义而言,以理性取代神性、将“因信称义”改为“因爱称义”;无视耶稣基督的神性,只强调其作为伦理道德楷模的人性;消除神的审判、公义和人的罪性,高唱所谓神的无原则的爱、和谐;消解基督徒改造世界的文化使命,使基督教成为逆来顺受的服务性社团;调和基督教与传统文化和异教关系;将基督教会变成一个没有宗教性的伦理道德团体等等,都构成了所谓“神学思想建设”的特征。



1996年12月,中国基督教第六届全国会议提出了“为了办好教会,要加强神学教育和神学思想建设”的任务要求,这是“神学思想建设”的提法首次出现在中国教会正式文件中。1998年9月,《丁光训文集》出版,其被称为“指导神学思想建设的力著”。1998年11月,中国基督教两会在济南召开会议,会议做出了《关于加强神学思想建设的决议》。这标志着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的正式发起。之后,全国各级基督教“两会”相继举行了一系列神学思想建设研讨会,各种形式和不同规模的学术会议也先后召开,神学思想建设自上而下地在全国各地深入开展起来,直到最近召开的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



在这次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上,国家宗教局副司长刘金光以“倡导构建一种中国特色的和谐神学”为题发言。他提出倡导构建一种有中国特色的和谐神学是基督教中国化的关键所在。这样的和谐神学,需要符合时代的鲜明特征,需要符合圣经的基本要义和中国的传统特征。金陵协和神学院文革牧师以“在社会主义处境中建造中国教会——对丁光训主教社会神学的当代反思”为题发言。他提出,丁主教努力协调基督教和社会主义之间的关系,同时发展中国基督教的民族性身份和教会性自我。丁主教提出以“服务社会”为核心的神学理念,认为基督教神学可以为中国教会服务社会提供理论指导。



从以上神学思想建设及建设中国特色神学的历史沿革中,我们可以看到丁光训及《丁光训文集》具有显要的位置,正如金陵协和神学院前副院长、陈泽民教授所吹捧的:“《丁光训文集》的出版,使我们不能再说没有中国神学这样的话了。我们应该看到,《丁光训文集》标志着中国神学的出现。”可见,要想透视所谓“中国特色神学”,必须要了解丁光训其人其说。



在中国宗教学术网的一篇《中国基督教的未来──丁光训主教谈神学思想建设》一文中,丁谈到:“神学思想的导向具体体现在什么地方,这是很多人都关心的问题。。。。。。我们的神学思想要有一个导向,引导信徒对世界和现实抱肯定的态度,用神学的语言,优雅地表达我们热爱社会主义新中国,批评教内有人说世界卧在恶者手下之类的语言。这就是导向”。



“我希望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以后,一个新型的中国基督教,一个讲理智的,一个分清是非并有敏锐的是非感的中国基督教,一个高举基督也高举道德的中国基督教,介绍一位很美、很同情人类的爱的上帝而不是一个残暴的上帝的中国基督教,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国基督教,将在东方地平线上升起。”。“我们的前瞻和远景是这样的一个中国教会,它的神学思想是丰富的,不反理性的,比较适应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它能帮助信徒树立比较和谐和言之成理的信仰和见证。”



从以上言论可以看到,丁光训的神学思想建设就是挪移掉基督教的“罪”“世界和人的全然败坏”“上帝的公义审判”“上帝的超然神性”“文化使命”等基督教核心教义,使之成为爱国爱党、歌颂世界和社会主义、服务于政权的伦理说教。显然,丁的神学思想建设实质是在否定基督教基本教义。



在《丁光训文集》286 页,丁写到:“像一位牧师一封来信告诉我说:‘我的良心不允许我再宣讲不信的人死後下地狱的话。’原因很简单,他看到不少没有接受基督福音的人,像张思德、雷峰、焦裕录等等,表现出舍己为人的品格,为他人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他们是高尚的,我们怎麽忍心说他们今天是在地狱里呢?” 显然他否定“因信称义”。



在《丁光训文集》中他否定上帝的公义和主权:“上帝不分善恶,残酷粗暴是令人害怕的阎王”,(286-287页)。“是冷酷的道德家”,(87、109、111、112页)。“行事像推土机,上帝是虚假的神明,是暴君……”,(112、231)。“上帝在政治上的如此反动”,(140、144)。



李克牧师在《剖析丁光训的本质》一文中写到:“丁光训在2003年9月在《天风》上说:‘教会里有些人强调信与不信的矛盾对立,说信的人可以得救,死后上天堂,不信的不得救,死后下地狱。据此,他们极力传教,这就使基督教变成信教与不信教群众对立的宗教。这和社会主义不相适应。是破坏中国人民大团结的宗教’。”



李信源先生在《一个“不信派”的标本——丁光训近作评析》一文中写到:“丁先生在《呼唤》一文中又‘试举’了另外一个例子—基督教中有人热衷于渲染天地末日将临,……这种宗教观念似乎不涉及爱国主义,但事实是,如果天地末日就要来到,那么爱国主义,社会主义,三自爱国,建设祖国,……等等从何谈起?接受这种宗教观点的神学家对祖国祸福怎么还有一点感情?”



从被称为“中国特色神学思想里程碑”的《丁光训文集》内容及丁光训其人其说,我们就可以看出所谓的“中国特色神学”,无非是背叛圣经原理、颠覆基督教基本要义,投共产极权之所好,改造、阉割基督教之后的产物。这样一种产物,只能是维护共产政权和谐与稳定的共产党意识形态的附庸,是马列毛邓国教的附属宗教,是习近平“中国梦”的大梦中小梦,而绝不是基督教本身。



总之,在红二代习近平上台后,当局对基督教的宗教政策更加强势,悍然提出了“基督教中国化”,企图开始强硬、彻底地改造基督教为其所用。而基督教中国化的必然构成——所谓的中国特色神学、神学思想建设,就是“中国化”后的基督教教义。这个教义明显违背圣经和基督教基本教义,无疑是中共意识形态的附庸,是马列毛邓主义的“二奶”而已,希望海内外基督徒们都能提高警惕,认清敌基督狡猾伎俩的真面目。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