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践行者郭飞雄的“中国梦”

王德邦     转自维权网



十多年前就知道郭飞雄其人,得见面已是2012年11月中旬。记得当晚我与广州几位维权人士聚餐,飞雄原本也准备前往,但因楼下被当局派人值班,无法外出,而如果强行闯出,肯定也被跟踪尾随,到时影响吃饭情绪,于是飞雄只好作罢。我与几位朋友吃完饭后就前去飞雄家中聊天,到楼下时,发现一辆车停在楼前出口,几名便衣在进楼的门厅内,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出入的人。我们上得楼后,电梯口还有人一直盯着我们进入了飞雄的家中。

飞雄住在一个富人小区。我们进门后,飞雄自我调侃地说:“我曾经是个成功书商,现在可能是这个富人区中最贫穷的了。”我说:“你比他们更富有了。因为他们大多只剩下钱了,而你却怀抱着这个民族,富有着这个世界。”飞雄笑笑,请大家在他书房坐下。书房中书桌、书架、地上到处是书,一张简易床上也堆得仅容一人躺下。飞雄与我们就挤在书中聊天。
由于聚聊当日是中共十八大结束后几日,大家话头自然少不了谈对会议的一些看法。从话语中,可以感受到飞雄对时局的信心。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习近平、李克强、王歧山抱有期待。当晚,飞雄详细阐述了自己对时局的看法与对未来中国的展望,并且也谈了自己今后相当长时期的努力方向,描绘了自己的一个真正的“中国梦”。

飞雄认为中国到了大变之际,历史已经走到了一个非变不可的关口。新的中共领导人从自身素养与人生经历上,都显示出他们能认清时势,也必担负起使命。再则,中国公民社会成长迅猛,沿海以乌坎为代表的村民自治展示着中国农村的发展方向。这种时代大势、新当权者条件、公民社会成长等几方因素,正风云际会,使中国到了应该变、可以变与必须变的时候了。

飞雄对中国接下去几年时局的发展,给出了非常明确的路线图。他认为新领导集团在接下去的三年内要做三件事:其一、废劳教,清理黑监狱,进行司法改革。法制将被进一步加强,社会以公权力为代表的违法乱纪情况将得到一定的制约,社会普遍法制水平得到一定提升;

其二、2013年推行官员财产公示,使反腐进入一个制度性阶段。为什么会推行官员财产公示?因为现在新上任的省部级以上干部,已经在几年前就将财产处理妥当,也就是为迎接公示这一天,他们已经做了几年的准备工作了,所以推行财产公示不会有什么阻碍;其三、在2015年后,中国将推行县级直选,即县级官员由民众直接选举。因为县级与民众紧密相连,而与中央权力核心相对较远,这级选举既不会影响到中共的执政,又可以大大改善官民关系,使民众真切感到自己当家作主,所以意义很大,而风险很少,中共新掌权者会走这一步。

本着上面对中国时局发展的研判,飞雄对自己未来几年的规划就是:投身民间,立足社会,积极参与各种公民活动,发展壮大公民力量,为培植公民社会出份力。具体而言,他打算在未来十年中致力于推进村、乡、县的选举工作。他表示自己要用脚走遍中国的农村山乡,深入到农民中,给他们普法,普及选举知识,组织他们参与选举。从言语中,可以看出飞雄仍陶醉在乌坎村民的选举成功中,觉得中国已经展开了一个新的村民自治与公民选举的图景。

当晚我们详谈到凌晨3点左右时,大家饥肠辘辘,就想找点东西吃。结果飞雄在家中转了一圈,后来在厨房中找到半扎剩下的面,还有半棵白菜。当时我很惊讶,问飞雄:“你平日就吃这个?”飞雄讪笑着说,自己孤身一人,外出买东西又不方便,平日有点面凑合着就行了,自己对生活本来无所求,只是现在这么晚了,给大家到外面买就不方便了。于是大家就将那半扎面和着半棵白菜煮了分吃。可能是看到面太少了,飞雄坚称自己不饿,也就没有吃。

飞雄对自己生活的节俭已经达到苦行僧式的程度,但他对朋友的慷慨却又是有名的。我曾亲耳听到一个朋友说,飞雄2011年出狱后,有朋友给他提供点人道帮助,但当他碰到一个青年生活拮据时,竟然毫不犹豫地将那点钱全数给了那个朋友。飞雄对朋友的热情与无私与对自己的苛刻形成了鲜明对照,让人看到中国当代人权活动家的人格光辉。
吃完夜宵,大家又有了精神,于是海阔天空地接着聊。我问飞雄:楼下这帮值班的人估计什么时候会撤?飞雄说可能还有相当长的时间。我又问:不是十八大已经结束了,老兄何以还遭致如此待遇?更难得的是,老兄身在如此困境,居然对中国未来深怀希望与信心,真可谓大仁大义啊!这种现实的待遇与中国梦的畅想是否显得太离谱了?飞雄说:其实这些值班者也不是奔着十八大来的。自从我出狱回家,他们就在我楼下值班,所以也不要指望十八大后会马上撤离。当此中国大变之际,当局为防社会失控,可能在相当长时期会对一批人采取控制,我不幸或者说有幸被他们列入了严控名单,不能指望很快改变。

针对飞雄对时局的研判与对未来中国的畅想,我谈了自己一些看法。总体而言,在大势上我认同飞雄的乐观,坚信中国大变已至,只是剧目上演有个过程,高潮还没有到来。我对中国未来几年走势的分析是:就政局而言,新掌权者为清除未来改革路障可能要走三步棋,其一抓判薄,其二抓判康,其三抓判老老虎,如此方能扭转中国溃败之势。在这个过程中,为收拾民心,恢复正义,重树社会善恶是非价值准则,激发民众担当社会责任,应该会采取平反冤假错案措施。诚如所言,2014年将展开平反以八九民主运动为代表的历史冤案,从而真正开启中国政治改革的航程。飞雄对此难以认同,认为平反之事可能要推后到2017年或2018年。

飞雄的中国梦当然是美好的,他也是奔着这个中国梦而去努力奋斗的。正是立足要壮大公民社会,争取公民权利,2013年元月,在《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中国梦,宪政梦”被删改而引发民众起来声援与抗议时,飞雄在便衣尾随下,冒着随时被抓捕的危险,亲往南周大门口,对前往声援抗议的人反复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及时劝阻一些情绪激动的民众,对于避免场面失控起了很大作用。可能正因为飞雄的和平理性,使体制内顽固反动的暴力恐怖分子找不到镇压的口实,因而忌恨飞雄。

飞雄由于长期坐牢,多次绝食,多次遭到酷刑,身体备受摧残,出狱后查出身患多种疾病,但他从来没有停止过为推进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努力。2013年南周事件后,他前往内地农村养病兼调研农民状况,实践他推进中国农民自治与选举的梦想。结果,在当年8月8日,飞雄仍未幸免被广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再次抓捕。

飞雄再次被关押现已1年多了,估计近日他的案子将开庭审理。当此时刻,我不禁回忆起与飞雄交往的点滴往事,心想飞雄对这个国家心怀善意与期待,为这个民族勾画着美好的未来,为促进这个社会的进步而竭尽心力,结果却屡屡遭致入狱命运,这使人不禁要问:这种摧残民族精英、扼杀社会良心的体制,什么时候才能根本改变?

2014年8月20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