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注: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 律师被打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 2014年8月30日




近80名维权律师赶赴贵阳,参加小河案两周年研讨会。但预先所定的5个场所都被当地警察干涉而被迫取消。无奈只能移到贵阳市黔灵公园举行研讨,但大量警察、便衣警察和“群众”强行干涉会议进行,发展到围殴与会律师,并抓捕律师。为抗议贵州警方的野蛮行径,部分律师开始绝食抗议。这是又一起公权力肆意侵犯公民基本人权的严重事件。以下是部分律师发的微博:



2014年8月30日11:10:03,贵阳警察已经开始抓捕律师,此时此刻已经有5名以上律师被抓捕,其余70余名律师被分割围困,不排除全部被抓的可能。@葛永喜律师 被警察殴打。请关注转发。

王兴律师v:我亲眼看到十几个便衣青年暴打葛永喜律师、刘凯律师,并把刘挟持着向公园外走了三四百米,刘律师挣脱跳水,那几个青年怕出大事就跑,律师就追,一群穿变造警服的人冲过去帮他们挣脱,他们就回过来再追打律师。

@律师庞琨

刘凯律师被便衣人员残暴殴打,近十名便衣强行拉刘律师谋离开公园,刘律师挣扎间被迫跳入公园湖中。


李方平律师:
【贵阳公安对律师大打出手】 2014-8-30 11:15:00 在贵阳开会的葛永喜律师、张锦宏律师被残暴殴打,葛永喜衣服被撕烂。贵阳,真要抓捕这70余位律师吗?
【贵阳小河案申诉研讨会花絮】律师们热情很高,没有会场到公园,没有座位坐山坡。但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的人民公安又来了。
【露天研讨会】全国各地七十多位律师在五个会场被取消后,被迫决定在贵阳黔陵公园内开”小河案申诉研讨会"。
【五会场取消?】周泽律师:预定明天在贵阳柏顿酒店召开“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晚上酒店通报:因消防检查试水管,压力过大爆管,会场被水淹了。之前贵阳官方朋友提醒,有司决心很大,一定不会让会议开成。今天与会律师均有免费保镖随护。张磊:贵阳这次几近穷凶极恶,连续破坏了五个会场。

@王甫律师
我看见他们把一名律师打倒在地持续拳打脚踢,我过去拍照,照片里这位说我无权拍照,我说我是律师,要留证据。他们说,他们没打。我说,我作证,你们打了。他们说,你说了不算。我说,怎么可以把律师打成这样?他们说,他们不是律师,是作传销的。然后,他们把律师押走了。流氓!

现在会不但开不成了,大家也认了,但这个黑衣警官还不让大家走了!说大家是犯罪嫌疑人,非要交出作案工具---横幅,还说接到群众的举报,要大家拿出身份证。

一些律师朋友在贵阳相遇,警察过来参加。
在律师们互相介绍自己的时候,没有带警察证件的警察来了,大家互相要看证件中。

今天的小河律师相会中,参加的警察无论穿警服的和没有穿警服的都在进行着热烈的讨论,法律正在深入人心。

终于有一位警察火速拿来了警官证,但是有人认为按照规定他属于违法着装。
非常遗憾的是快一个小时过去了,穿警服的警察一个也没有警官证,律师们很理解他们,没有证件一样可以讨论法律问题。



@王才亮律师


一群青年律师聚集贵阳,却没有一家酒店能提供会场。今天这样的召开法律研讨会议可以进入史册。然而,作为法律人,我感到酸疼!让人讲法律,天不会塌下来。贵阳国保,何故如此?维稳的核心必须是维权。权利无保障,社会无稳定。












附:




“小河案”是司法流氓化集大成者


周泽: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今天坐在下面的老前辈,有很多是我过去大学的老师,还有很多很资深的律师。这么些年,我是一直看他们的书,向他们学习而成长起来的。让我到这儿发言,感到诚惶诚恐。

前面的嘉宾在发言的时候讲到了“小河案”,讲到了“北海案”。讲到这些案子的时候,我觉得我到这儿来发这个言其实也有必要。在这个地方发言,至少我会对在场的张思之大律师、江平老师以及其他的律师朋友、专家学者表达一下我的谢意。因为在这两个案件里面,都有大家的关注、支持,特别是贵阳的“小河案”。这个案子按照我们现在黑社会犯罪里面的要素来讲,我就是这个案子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因为“小河案”的死磕辩护,完全是我发动起来的。这么多外地律师参与辩护,是我邀请来的。

这两个案件,目前“北海案”经过几年的拉锯已经有一个初步的结果:对四个律师的追诉被撤销,对三个证人的追诉也被撤销了,开庭审判的之前被指控犯罪的五个被告人,其中一个,当初认罪的,认为他参加杀人的,现在被判了无罪了。四个被告人不承认有罪的,被判了有罪了,但是找其他罪名判的,关了多长时间,就判多长时间,给放掉了。

贵阳“小河案”,57个被告人的案件,以我的专业判断,至少有40多个被告人是完全无罪的。包括两位所谓的“黑老大”都是无罪的,现在其中一个“黑老大”是判了无罪,另外一个判了14年。贵阳这个案子以及北海这个案子在辩护过程中,斗争之艰苦卓绝,通过之前媒体的报道,想必大家也有所了解。“北海案”开庭二十几天,前后持续近半年,我们十几个律师和检察机关,甚至与法院在斗智斗勇,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拉锯战,最终有这种结果,我们还稍感欣慰。

而小河的这个案子,有上百个律师参与辩护。我邀请到贵阳参与辩护的有几十位律师。全国很多律师朋友给我们提供了支持和资助。这个案件当时作为“黑社会”案件,所谓“黑社会”的财产全部被查抄了,被告人家属是没有钱的。为了救助这些被告人,我在邀请众多律师参与本案辩护时,就承诺由我一个人出资,资助大家参与这个案子的辩护。期间总共花了五十多万,我们的律师朋友给我资助了二十几万,被告人家属出了十几万,我现在仍然还贴了十几万。现在这个案子判下来,让我感到非常痛心。这么多被告人完全无罪的案件,只判了五个人无罪。在这个案件审判期间,被关注度之高是这么多年来很罕见的,甚至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这么多全国一流的专家、学者在关注,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么多全国有名的律师,可以说目前活跃在一线的律师全都到场了,斯伟江、陈有西、杨金柱等著名律师都到场了。大家的辩护不可谓不有力,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这样的状况。

当然在我们辩护过程中,可能很多被告人以及他们的家属觉得我们的辩护还是有用的。因为,虽然四十多个根本无罪的被告人被判有罪,但是大多数的被告人都是关多长时间、判多长时间,或者判缓刑,给放出来了。但是在我看来这样的一种结果,完全是司法流氓化的一种结果。

我这里说司法流氓化在“北海案”、“小河案”里面可以说体现得非常充分。特别是“小河案”,可以说是这些年中国刑事司法各种乱象之集大成者。其中包括制

第2/4页


造伪证、刑讯逼供、抓证人、试图抓律师、变相不公开审判、在审判过程中动员被告人解聘律师、在法庭审判过程中不断地驱逐敢于辩护的律师,等等。

实际上,“北海案”和“小河案”只是这么多年来我参与死磕的若干案件之中的两个。这些年来,我参与了很多刑事案件的辩护,也做了很多行政案件。在这些案件里面,我每一个案件几乎都是使尽浑身解数,与公权力斗。结果斗去斗来发现自己浑身乏力,无论你怎么斗,似乎都跳不出这个公权力泛滥的魔窟。

以刑事案件而论,这些年来可能是因为我运气不好,遇到的当事人都是苦大仇深,都是很冤枉。很多当事人连律师费都付不起,我也没收人家一分钱。而且很多的案件,如此冤枉,但却没有一个案件是由法院直接判决被告人无罪的。当然,就是“小河案”,一个所谓的“黑老大”,排在第二位的黎崇刚被判了无罪,但这个可能不是我们律师怎么辩护的功劳,也许是公权力机关认为这样子做太过分了,这样子做可能是要遭天谴的。也许是有些人还有这样的良心,判了这样几个人无罪。除此之外,我参与辩护的很多案件,特别是很多涉黑案件的被告人,实际上都是无罪的,却几乎没有一个涉黑案件的被告人被判无罪。这就是目前我们国家刑事司法的现实。

所以,我说做律师是一种修行。我们每一个律师在自己执业的过程中,特别是我们的刑辩律师,就像是一个苦行僧,总是在不断地跋涉着,不断地去忍受着内心的煎熬。特别是当我们面对司法中的种种不公平,非正义,总感到无能为力,总感到甚至就要毁灭,有时候觉得这个国家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现在这种司法的流氓化,让我感到困惑:在这样一个司法环境之下做一个律师,它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我参与很多案件辩护的过程中,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形:被告人说,法院或者是检察院跟他们做工作了,希望他们把律师给解聘掉,跟他说可以给他判缓刑,或者关多长时间,就判多长时间。我说交给他们决定。有的被告人说,他们相信我周律师,不解聘我。但最后的结果,相信我的,法院给他判了,判了实刑。也有案件被告人说,法院、检察院做了工作了,希望我不要出庭,我说交给被告人决定。被告人说还是希望我出庭。我说,那到时候你在法庭上可以说我们的辩护观点不一致,当庭拒绝我给你辩护,我可以退到旁听席上,旁听你的案件,如果他们不兑现承诺,我再出手助你。结果,我被拒绝辩护后,在法庭上眼看着法庭把被告人判了缓刑,或关多久就判了多久,实报实销了。 这样的一种刑事司法,叫什么样的刑事司法?我们律师在里面起的作用是什么?仅仅供人解聘之用。所以,我感到很痛心。去年底我就放话,我说不再做律师了,不再做刑辩律师了。2013年开年以来,我没有受理过一个案件。到现在,我至少拒绝了有二十几个求助电话。希望委托我做律师的,我都以没有时间,事情比较忙,全拒绝了。我在想,把现在手边的事务完成了,我想歇下来做一段时间的疗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还会继续加入到我们这个律师队伍里面来?加入这个律师队伍里面来,是不是还需要加入到刑辩的律师队伍里面来?

我又进一步在想,我们这些律师,被大家视为死磕的律师,我们取得了像“北海案”这样的一种成果,如果我们都放弃了,那会怎么样?如果我们都去妥协,都要配合着去做戏,又把这些被告人放到什么样的一种位置?如何去保障他们基本的权利?我一直纠结于此。

我不知道下一步会何去何从。今天听到很多老师的发言,对我们律师似乎还给予了很多的期望。之前在与很多老师的交流过程中,也受到了很多的鼓励。下面我还希望进一步得到大家的开导或者说教育。好了,我的发言完毕。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