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教会牧师等多人被刑拘 被拆教堂及十字架约230处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2014年8月4日



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救恩堂流血事件发生已经十多日,当地公安继续在抓捕当地基督徒,教会同工王波日前带走后,据称已被拘留。本周日(8月3日)平阳教会牧师黄益梓等多人被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刑事拘留。据最新统计,截止8月1日,浙江被拆教堂或十字架达229处。据信徒称,温州一百多个教会联名上书北京政府,反映当地强拆的情况。此外,天主教温州教区主教致牧函,表达对当局强拆十字架的关注。

今年4月起,浙江省多地的教堂或十字架遭到大规模的暴力强拆,其中尤以7月21日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基督教救恩堂的暴力强拆最为突出,守护教堂的信徒遭到特警和保安殴打,其中一位伤重者张志敏同工,上周已转往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治疗。据当地信徒称,强拆十字架事件还在发生,截止8月1日,已记录在案的被拆十字架达229处,信徒相信这一数字还会进一步增加。早前有人估计,实际数字可能高达三倍。

浙江当局强拆十字架事件引起各国基督徒及政府对中国基督徒的担忧。当地信徒告诉记者,平阳教会牧师黄益梓被公安传唤多次后,上周六被便衣人员从家中带走,第二天被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刑事拘留,另一位叫王波的信徒据称也被拘留,一位被警方拘留的信徒家人星期六(8月2日)告诉记者,一位信徒于前一天(1日)晚上被县公安局的国保带走,而另一位牧师也被绑架:“被公安局带走了,现在已经超过25小时,我回去再你发信息吧。今天早上,我们平阳这边一位保护十字架的德高望重的牧师(黄益梓)早上也被五六个穿便衣的人,从他家的楼下,直接架上车,就这样绑架走了”。

一位同工说,警察抓人时,没有出示任何证据,也不说明理由,审问时却指其与外国记者联系,并追问是如何取得联系,向外界泄露了哪些内容等。目前许多信徒不敢接受电话采访,因为当地的对外通讯几乎都被监控。温州教会的一位朱牧师周日对记者说:“有几个朋友好像被叫走了,现在还没有情况”。

记者:还没有回来?

回答:对,对,对。我不方便接听电话。

另一位同工告诉记者,温州鹿城区有一百多个教会联名上书中央政府,表达对强拆十字架的不满:“鹿城这边有一百多个教会联名上书到中央政府,现在中央已经有人下来在调查,有关拆教堂和拆十字架的情况。另外中纪委巡视组正在杭州,这两个月在浙江巡视,现在抓的人愈来愈多,如拘留,传唤等”。

记者:是平阳的吗?

回答:那边(被抓)的人比较多。



7月21日,六百多人试图强拆平阳救恩堂,遇到两百多位信徒誓死抵抗,最终没有成功。此后,这些抵抗的信徒中,部分遭到秋后算账。当地一位年轻的信徒说:“我感觉,温州的教会一直是在风雨中走过,因为曾经每一段时期都有巨大的风浪来影响温州的教会。温州的教会现在的危机是太注重外表形式,许多的资金投入到豪华的教堂,所以说温州弟兄姊妹的危机,也有只注重外表,不是很注重内心感情,受到一点创伤,我想也是上帝的一种许可,温州的弟兄姊妹能从目前的环境中,能看到神对子民的一种照。。。”。

今年初以来,当局除了强拆基督教堂十字架,也强拆多座天主教堂。天主教温州教区主教朱维方7月30日发表告温州教区全体神父、教友书。这份牧函称,身为教区的主教,面对如今到处被强拆圣堂十字架的风波,面对许多神父、教友欲哭无泪的悲痛,面对许多主内可爱的兄弟姐妹们在心灵上,在宗教感情上所受到的打击与伤害;特别是面对一些教友因此而引起的信仰上的困惑、徘徊。作为你们的牧人,我为自己没能及时地鼓励你们,安慰你们,坚定你们的信德,而感到深深的愧疚。请你们原谅我这个年迈而不称职的主教吧!

牧函称,因为我认为到了国家改革开放已过了三十多个年头的今天,到了早已与国际社会接轨的今天,像这样类似文革之举的运动,本来是不应该发生,也是不可能会发生的。可是这场无比伤害我们基督徒宗教感情的运动却还是发生了,而且愈演愈烈!我沉默着,也一直忍耐着,因为我相信正如某些人所说的,这场运动之风很快会吹过去的。我也坚信这场以“三改一拆”的名义开展的专项治理已沦为错误的、非正义的运动。

在香港,近10名守护温州教会祈祷小组成员8月2日到中联办示威,抗议淅江省强拆教堂或十字架。祈祷小组召集人刘志雄对媒体称,到中联办请愿是希望他们向中央政府转达香港基督徒对内地信徒的关注,因为各地都应该有宗教自由,请愿者手举十字架,在中联办门口唱歌及祷告。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