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六四公祭”七人遭批捕 家属、律师斥办案机关违法

自由亚洲电台          2014年7月3日

家属及律师在管城区检察院前举标语

因参与“六四公祭”及联署签名而被抓的常伯阳、姬来松等7人周四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批捕,另两人获准取保候审。常伯阳的女儿强调父亲无罪,她会继续声 援。有律师谴责当局编织罪名且先抓人后取证,严重违法。此外,也因参与六四公祭而被抓的记者殷玉生,其家人在近两星期后才收到殷的拘留通知书。

因 在今年2月2日参与“六四公祭”及联署签名,陈卫、于世文、常伯阳、姬来松等9人5月遭到当局抓捕。在被关押37天后,7月3日本周四,陈卫、于世文、常 伯阳、姬来松、董广平、侯帅及方言等七人已被当局正式批捕,罪名为“寻衅滋事”。石玉及邵晟东则未被批捕,获准取保候审。

今年2月,一些人士在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老家河南滑县举行了“六四公祭”,纪念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

常伯阳的女儿常若羽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她上午和母亲前往看守所准备迎接亲人时得知父亲等人已遭批捕。常若羽认为他们是无罪的,违法的是公检法机关。她还提到,上月被抓的记者殷玉生的父亲当天也来到看守所外声援儿子。

记者:“你们是今天去了(看守所)之后才知道您父亲被批捕的,还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常若羽:“今天去了之后,有个律师和我们一起去的,这个律师打电话到管城区,警察说这7个人被批捕了。”

记者:“今天去的有哪些人?”

常若羽:“有我和我妈,董广平的夫人,姬来松的夫人,还有殷玉生,就是前两天被抓的那个记者的父亲。”

记者:“有没有说批捕的罪名是什么?”

常 若羽:“周一的时候去检察院,检察院说罪名改为寻衅滋事,已经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了。今天律师打电话一问说是已经批捕了,7个人都批捕了。但是我和我 妈还没打电话去确认,其他家属都确认了。本身(被拘)37天他们就应该通知家属的,为什么家属还要主动打电话去问他们?48小时之内就应该(安排律师)会 见的,他们现在这样做,本身一开始就犯法了,到现在还不及时通知家属,我觉得做得很过分。而且这些人他们都没有罪。”

常若羽表示,等收到批捕通知后会与律师协商采取下一步措施,同时会继续对父亲以及其余被批捕的人士进行声援。

从上传到网上的照片可见,家属们在看守所外拉起了“于世文、陈卫、常伯阳、姬来松、殷玉生、董广平、侯帅、方言,言者无罪 自由万岁”的横幅抗议。

周四被取保候审的石玉的代理律师马连顺当天傍晚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目前仍无法联系上当事人。

记者:“石玉他有没有跟你说一些他在被关押期间发生过什么事?”

马 连顺:“没有,我没有见到他。因为我今天去,从检察院得到他没有批准逮捕的消息以后,我到第三看守所,到了以后就听说他已经被拉走了。给他妻子打电话,说 是的,在回去的路上。可能在派出所办了手续以后就把他送到家了。到目前为止,石玉没有打电话,我给他的妻子打电话也没有接,发信息也没有回,所以具体什么 情况还不清楚。”

马连顺又表示,7人的罪名不应是“寻衅滋事”,而是“得罪政府罪”,又指办案机关先抓人后取证,违法严重。

“不 是有人建议把这个罪名改成‘让政府不爽罪’或者‘得罪政府罪’?都是乱扣帽子,想怎么搞就怎么搞。被告人是先抓,然后到处找,到处找人,到处找电话,收集 证据,分明就是先抓人后取证。把被告人全方位地隔离,不让外界(得知)任何信息。到底这几个人是按什么事涉嫌犯罪处罚的,现在都不知道,因为我们没有消息 来源,见不到我们的当事人。这个办案方法确实有严重违法的。”

常伯阳等人被抓后,先后有40多名律师接受家属委托,持律师证、会见函、委托书前往看守所申请会见当事人,但均遭到拒绝。

此外,本台曾于6月23日报道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因参与“六四公祭”而被当局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抓捕,但直至一个多星期后的7月2日,其家属才收到了拘留通知书。殷玉生曾因报道“我爸是李刚”的河北大学校园飙车事件而被报社辞退。









(特约记者:扬帆 / 责编:林迪;吴晶)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