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家喜同囚

刘卫国律师



2014年7月18日,北京一中院将无耻的维持丁家喜律师的有罪判决。一颗律师界的良心至此被逼迫成为整个中国的良心!

我与家喜最初相识于2012年北京。河南封丘的常卫云,其丈夫和儿子因为抵抗率众、持械、翻墙入户的支书儿子的暴欧被判死刑与死缓。走投无路的常历经磨难几经辗转找到了许志永。在许志永、彭剑律师的共同努力下,最高院未核准死刑。我也因为曾经在法律研讨会上散发该案的材料,以及在网络上的呼吁引起了“全国打黑办”对此案的关注,而介入了案件的后续代理。案件发回重审后,大家决定由我和丁家喜远赴河南调查案情、搜集证据。我与家喜的相识即起于此行。

12年的3月风云激变,不断有某某团伙偷袭某某团伙、或者某某团伙已经把某某团伙搞定的消息从北面传来,这种无耻权斗与纷争为家喜所鄙夷。谈到民主后大家不必再冒风险、不必再事奔波。他满怀期待的告诉我:假如有一天中国真的实现了民主,他会选择一家比较偏远的法院,去做一名专门从事调解的“小”法官。家喜的朴实与谦卑可见一斑。

作为北航毕业又有旅美经历的高材生,家喜的律师生涯可谓顺风顺水。他是律师所的主任,爱好打高尔夫,平时受理的都是高收入的商事案件,介入维权案件完全基于他的热诚和公益之心。

2013年4月17日,家喜因为要求205名高官公开财产状况而被捕入狱。当时我接受瑞士司法部的邀请正要赴瑞士访问,所以没有时间做他的律师,而只能发起“家喜后援律师团”的召集活动。短短几天,多达140余名律师的加入,足见家喜兄在业界的影响。以及对他的抓捕引起了怎样的公愤。主人想知道仆人从自己兜里掏走了多少钱,便被仆人投入了监牢!

今天对家喜的二审宣判,必然会是一个维持有罪的结果 。因为那些偷了钱的窃贼还在高居庙堂。7月18日,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2013年的这一天,我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要求会见同样“因为想知道仆人拿走自己多少钱”而被抓捕的许志永,而被大兴分局强制带到派出所非法扣押6个多小时。同时被非法抓捕的还有到看守所为许送衣物的16位公民。

如今,另外一位曾经代理过常卫云家冤案的律师:郑州常伯阳律师,被警方以莫须有的方式罗织罪名而抓捕。我作为常伯阳的辩护人已经长达52天遭遇看守所非法阻挠,不能会见到他。

在一个权力肆意践踏法律、民命被视如蝼蚁的社会,狱里狱外又有何本质区别?

翻看我的手机通讯录,已经有二三十人身在狱中,另外的很多朋友也处在随时会被抓捕的状态。

不在狱中就在去监狱的路上......

他们正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铺就中国的救赎之路!

他们正在用自己倒下的身躯为我们后来者指明方向!

身为6岁孩童的父亲,我不想坐牢;但身为这些先驱者的朋友,我也不畏惧坐牢!

2014年7月18日,我与家喜同囚。

自今日始,我将戒酒、食素、少娱乐。在中国这座大监狱里陪丁家喜、陪许志永、陪常伯阳、陪众多我知道或者不知道的“为义坐牢”的人,一起坐牢!


------刘卫国2014.7.18凌晨5时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