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哈巴谷书看温州教会十架被拆事件

约书亚


耶稣基督曾特别叮嘱他的门徒要分辨这个世代并要警醒(太24:9-13,16:2-4;启7:14)。 “履霜,坚冰至”。当温州的教堂和十字架被拆除,教会遭遇患难的时候,当怎样分辨这个世代并上帝的心意?政权想干什么?教会应当怎样回应?笔者在研读哈巴谷书的时候有一些不成熟的看见,期望与众弟兄姊妹分享。

炼净他的教会

哈巴谷先知求问上帝为何神的百姓中间充满着奸恶、强暴、争端和相斗,公理不彰、黑白颠倒(哈1:2-4)。上帝回答先知说,他要用外邦巴比伦人审判以色列百姓(哈1:5-11)。上帝统治世上万民的普遍法则是惩恶扬善。上帝爱他的百姓,但并不姑息自己的教会。正如使徒彼得所言,“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4:17)。在教会面临患难的时候,我们并不一定知道患难的原因。因人无法看自己看到所有的图景(申29:29),唯有在信靠中顺服神、仰望神。但这并不意味着教会可以忽略自己的责任。在患难面前,神百姓谦卑自查的态度是神所喜悦的。目前情况下,教会需要自省看神要让教会学习什么功课。

众所周知,温州是中国基督教最复兴的地方之一,也有人称之为“中国的耶路撒冷,虽然笔者不赞同这种说法,但此用法的确表达出温州基督教会的兴盛和在全国的领先地位。政府针对温州基督教的行为不是地方性行动,而是有策略的全国性的反对基督教的运动。根据郑乐国传道统计,截止到6月27日,浙江教堂附属建筑、十字架被拆或被覆盖,初步统计有131处。上帝为何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苦难的背后正在发生着什么?神要做什么?这是教会要问的问题。

自省与悔改

从圣经神学的角度来看,苦难发生的原因有可能是罪的惩罚,神的管教,属灵的奥秘,神圣的献祭,恩典的祝福,撒旦的攻击等。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苦难的发生都是由于罪导致的(约9:2-3)。但是苦难临到的时候,正是教会和信徒省察和经历属灵更新的时候。旧约中神的选民遭遇失败和患难都不是因为敌人的强大,乃是因为选民内部的腐败和犯罪。以笔者有限的知识和了解来看,在温州教会界至少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省察和悔改:

倚靠势力才能。部分温州教会过于倚靠有钱有势的老板,教会受召的传道人要看交奉献多的“大股东”的脸色。某些教会在重大事务上,不是根据神的圣言、圣灵的带领和正直的良心做出决定,而是要听从于部分有权势人的看法。在教会建堂等重大问题上,不倚靠耶和华,而是倚靠有钱人。撒加利亚先知曾明确地告诉所罗巴伯,建圣殿的奥秘“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4:6)。耶和华是忌邪的神,任何人若挡在上帝与他教会之间,就是神的敌人。

亏欠神的工人。“工人给你们收割庄稼,你们亏欠他们的工钱,这工钱有声音呼叫,并且那收割之人的冤声已经入了万军之主的耳了”(雅5:4)。由于受早期教会特殊条件下教牧不受薪传统的影响,象全国其它许多教会一样,温州教会以“过信心生活”为借口,给传道人非常底的供应。这中间当然有温州“商人型传道人”的特殊情况,但是无法否认对“全职受召传道人”的某种程度的忽略。颜新恩弟兄讲到“温州传道人的工资少得可怜,几乎都是入不敷出,而温州教会以此为荣”。根据《教会》杂志一文叙述,“温州市区某教会的全职同工月薪为1500元,这些钱大概够一家四五口作伙食费,甚至还不如一个外来民工的水平”。

求自己的荣耀。教会处在社会的边缘的现实促使许多信徒有某种“君士坦丁情节”。试图从边缘走向主流的声音获得了许多教会领袖的推崇和支持。在合法化、主流化的大潮之下,似乎盖大教堂是最简单和最明显“服事神”的机会。在盖教堂热的背后很难说没有“攀比”和“炫耀”的成分。 正如颜新恩,“温州人素来爱盖房子,教会也热衷此道”。某些教会用盖大教堂证明教会的实力,宣扬自己的名。

在宣教上亏欠神。教会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宣教。温州教会虽然遍及全世界各地,但很难讲温州教会担起了宣教的使命。温州教会是“温州人自己的教会”,具有很强的排他性。在国外的温州教会具有“温州同乡会”的功能,却较少担起祝福“别国人”的使命。温州教会号称有许多资金,却鲜有供养国外全职宣教士。钱若不用在建造灵魂、供养培训工人、差派宣教士上,就只能用在盖教堂和形形色色的节目上了,如同草木禾秸,转瞬即失。

教会的世俗化浪潮。先知多次警告以色列民,不可与世界掺杂。主也教导他的门徒“你们不属于是世界”(约15:19)。这世界是先祖被赶出伊甸园之后的世界,凡与世俗为友的,即是与神为敌。当教会用世界的方法给政府行贿换取地上的权益的时候,当教会用世界的文化看外表不看人心的时候,当教会用世界的方法求自己的荣耀和利益的时候,教会即是在信仰上与世界掺杂,乃至行淫。这不仅仅是温州教会的需要面对的罪,也是整个中国教会需要面对的。求主怜悯,愿我们都能回转得神的喜悦。

2.安慰与盼望

在三江教堂轰然倒塌的时候,许多基督徒问“上帝到底能不能管”,“为什么上帝不管”。我们晓得,神的百姓虽然信心软弱、生命破碎,但基督为这样一群人竟然选择将自己的生命倾倒在十字架上。他来到到这个世界上正是要施恩拯救伤心的人、有病的人、软弱的人、贫穷的人。

上帝是宇宙的主宰,也是天下万国万民的主宰。若非神的许可人一根头发也不能掉下。上帝废国立国,他能使人死也能使人活。宇宙星辰,十方万里都在上帝的手中。他允许大海翻腾,但却为海定下界限,使海的狂狼止到这里(箴8:29;耶5:22)。在温州众多教会十字架被拆的事情上,笔者屡次反复祷告。知道这位爱教会的上帝必会使用这次在人看来不好的事情成就他奇妙的计划。并且上帝定下界限,不使试炼超过信徒所能承担的程度。

上帝应许教会,他将与他们同在。因为他名称为以马内利,他的百姓被称为约中之民。上帝亲自地“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10)。他为自己的百姓动手术,割除病疾,炼净教会,使教会称为荣耀华美的新妇,预备末后迎娶的日子。他用沉重的夯砸在松软的土地上,自己做房角石,预备建立坚固的房屋,容纳被赎之民敬拜真神上帝。他使百姓不是外边做犹太人,而是心里受割礼,做一个真正的门徒(罗2:28)。他要为教会除酵,把那使人自夸、高傲、膨胀、假冒伪善的罪除去(路12:1),使自己的百姓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把自己当做无酵饼献在上帝的祭坛上。

纵观以色列的历史,当神的百姓自卑悔改的时候,上帝就赦免罪恶并恩待他们(约一1:9)。他的怒气不过是转瞬之间,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诗30:5)。如同前文所言,在教会面临大规模逼迫的时候,正是教会重新归回上帝的机会,是弟兄姊妹彼此相爱的机会,是教会经历复兴的机会。中国教会若要担当起宣教的使命,非常需要上帝的高强度训练。教会从年幼到成熟每一次的成长都伴随着冰与火的淬炼,愿上帝将中国教会打造成一把利剑,为他的国度征战,得着万国万民。

审判这个政权

神兴王废王,设定各个政权的年限。有时候上帝兴起仇敌,为要审判仇敌,拯救他的百姓,并实现他的计划。上帝兴起中共是在其永恒的计划和掌权当中。然而中共本质上是与神为敌的。无神论的意识形态直接宣告着它的悖逆与狂傲。当哈巴谷求问上帝,为何使用比以色列更坏的巴比伦人审判他的百姓的时候(哈1:13),上帝回答先知,因为巴比伦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诡诈狂傲、欲壑难填、杀人流血、取利忘义,神的审判必要临到巴比伦人,他们必要遭遇祸患、蒙羞受辱、自害己命、惊慌恐惧、悲悲切切、归于虚空(2:4-20)!但万军之耶和华上帝却应许他的百姓,“唯义人因信得生”(2:4),并且“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全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到那时候,“唯耶和华在他的圣殿中,全地人都将在他面前肃敬静默”(2:20)。

观习氏政权当政以来,一方面通过成立国安委,深改组,网信组、军委深改组等党内机构,独揽大权,乾纲独断,另一方面,通过反腐和党内清洗,除旧立新,立威行令。这种顶层设计、至上而下的改革,看起来是当下政改最稳健的方案。但是,由于中共的体制本身即是专制集权,在此基础上又再次将权力集于一身,这将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纵观历史,上在共产主义这棵树上没有也不可能结出什么好果子。当习大权在握的时候,很有可能即是其大规模迫害基督教的时候。然而,历史走到了如今,中国政权的合法性已经丧失殆尽,整个体制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若想要他灭亡,先让他疯狂”,可以毫不客气地讲,“放疗化疗”和胡乱折腾之后就是它闭眼蹬腿之日了。

等候它积蓄神的愤怒。天下不是一党一国的天下,乃是万王之王的天下。地上的一个被造物和臭皮囊有何资格在万军之上帝面前夸口说“这是谁的天下”。政权不过如同烧火棍,有权势的必如麻瓤,他的工作好像火星,都要一同焚毁,无人扑灭(赛1:31)。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后,特别指出,到了亚伯拉罕的第四代子孙的时候,他们要从埃及为奴之地回到迦南,并占据这地。因为在此之前,当地居民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创15:16)。在恶贯满盈之时,这政权并沾附于政权之上的权贵集团都将遭遇上帝的审判。他们的权力将如蜡消化,他们财富将归于无有,他们的尊荣必降为羞辱,他们的肉体必遭遇毁坏。他们中的个人若不在上帝面前自卑并信靠神的福音,灵魂将进入永劫不复的黑暗。

他们中间有许多神的百姓。共产党只是一个名字,其内部乃是八千万鲜活的灵魂。截止到目前,无论我们愿否承认,其实中国大陆的精英绝大部分还是在党内。在位置上有权力腐败的从数量上讲毕竟是少数,许多人当初为了生存和过好日子而入党,与世人一样过着与自我为中心的没有神的平凡生活。耶稣基督曾经在奋锐党人中间找到西门,在现有的政党中也有许多上帝要得着的百姓。上帝不希望一人沉沦,乃是希望万人悔改归向他。共产党内部有许多被罪恶压伤寻找出路的人,也有许多正直而心存良知的人。神正在寻找他们,也为他们开门,让他们听到那救人的福音。也求主感动他的百姓为这些罪人代求。

在当下的处境下,许多基督徒渴望民主,甚至将之抬举到上帝的位置。但是,民主不是上帝,即使共产党倒台,这个世界仍然是一个淫乱罪恶的世界,而这世界的本质仍然是与神为敌。教会的真正敌人不是政权而是空中掌权者的领袖。后共产时代,当挡箭牌和“有形敌人”退去的时候,千千万万教会的敌人将会出现。那个时候正是中国福音之门逐步关上的时候。基督徒若是没有这个远见,就会对未来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在现实的苦难中也无法心平气和地担当基督的托付和使命。

举目束腰而行

在哈巴谷书第三章,哈巴谷承认上帝的名为圣(哈3:2),上帝的权柄为大。先知宣告,“(上帝)的荣光遮蔽诸天,颂赞充满大地,他的辉煌如同日光…”(哈3:3-8)。上帝没有回答先知他使用巴比伦人审判以色列人的原因,但是却告诉先知他是公义的神,也必要惩治巴比伦。尽管先知并不太清楚地理解上帝审判的法则,但是却信靠上帝的主权并他的公义、良善和超越的计划。因此在3:10-15节中,先知哈巴谷再次看见全能上帝击败敌人的景象,并想到在历史中上帝救赎以色列民出埃及时轰轰烈烈的往事。在第9节,先知特别强调,“你向众支派所起的誓都是可信的”。哈巴谷书的结尾,先知以“信心之歌”将本卷书推到了高潮。“…我只可安静等候灾难之日临到、犯境之民上来。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3:15-19)。

从哈巴谷书看当下教会的处境,笔者认为在教会面临新一轮的患难时候,内要处理与神关系,外要等候预备更大规模的患难。

箴言特别提醒我们“愚蒙人是话都信,通达人步步谨慎”。在目前中国教会界颇为普遍的声音,笔者认为需要慎思明辨。(1)“未来中国基督徒人数第一说”。这是一种相当浮夸的说法,看起来是关心中国教会,实际上是为了制造话题高举自己的名。(2)“更加开放说”。一些带着美好的盼望的教会界名人,宣扬中国将会开放,基督教将会迎来春天,教会将会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基督教将会进入中国主流等等论调都是假先知的痴心妄想。好消息谁都愿意听,但是“平安了,平安了”却不总是真相。(3)“山上之城说”。“山上之城”和“台上之灯”是否可以认为是中国教会的普遍化和整体性异象?早期清教徒“山上之城”的观念中有建立人类模范社会或者理想社会的驱动,即“神圣的共和国”。他们试图建立以圣经为根基的一统天下涵盖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的国家共同体。对末世论的处理上清教徒神学是否一定是适合中国处境的绝对正确的观念 “山上之城”是否具有有绝对的神学根据?从释经学的角度,马太福音5:14节的解释是否是指中国教会的合法化?

冬天虽没有生机勃勃、枝繁叶茂,但凋零萧条、荒芜凄凉的背后隐藏的乃是更加扎实而新鲜的生命,在寒风烈烈的背后孕育着另一个春天,新的年轮在枯皮的下面悄然形成。又到了一个中国教会沉淀、思考、反省的时候了,愿上帝抽走教会虚胖的脂肪,压出膨胀的气泡,熬炼污秽的渣滓,建造金银宝石的工程。笔者认为,当下教会同工应当在以下几个方面沉淀并躬身而行。

(1)在牧养上下大功夫。注重门徒建造,一个一个地牧养基督的群羊,付代价地为他们祷告,带领他们认识神的话,效法基督的榜样,使基督成形在各人心里。没有好的牧养,就很难有成熟的信徒。如今许多教会有人数而缺牧养,有牧师而缺牧人,有信徒却少精兵。未来的中国需要有培养精兵的教会。扎扎实实牧会是王道、正道,在此基础上才会有担当使命的可能。

(2)在传福音上付代价。看重人的灵魂,一个一个地将人带到基督的台前。很难讲中国教会已经过了大规模、低难度、批量化传福音的时候。但是比较明确的时过去这些年传福音的土壤和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教会的弟兄当改变传福音的方式,在爱的关系中传福音,在长久的祷告和计划策略中传福音。

(3)在植堂上屈身而行。不求名分,不看人数,不重建筑,不立山头。默默地带领一些人,悄悄地开始新的教会,认真地宣讲神的话,用心地牧养他们的灵魂。在传福音的基础上植堂开拓新的教会是真正意义上神国度扩张的根本之策。

(4)在神学上往深处挖。把教会的钱用在神学教育上是最有战略眼光的投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没有武装到牙齿的神的工人,就很难跟敌人打仗。没有深刻的神学反省和辨别,所做的许多东西都是事倍功半。个人认为,中国家庭教会应当建立联合性的神学认证机构,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中国神学教育的未来。

(5)在治理上敢于尝试。建立牧师合理的按理制度和薪金制度,使工人有委身有托付并可以专心祈祷、研经和牧养;在治理结构上探索处境化的治理模式;在教会尚处在攻坚探索时期的时候,应该鼓励探索多元性的教会治理模式。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