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拆十字架的血泪中挺起脊梁

作者:章以诺

一座历时近9年,占地万余平方,高近60米高的华美教堂还没有来得及献堂就在钩机与挖掘机长臂挥舞撕扯之下坍塌,那轰鸣巨响震耳欲聋,这是2014年4月28日晚上三江教堂被拆的一幕。那一刻,温州属主的基督徒虽然做了抗争,还是眼睁睁看着去年的市政样板的工程瞬间变成非法的工程强拆掉。文化安全的名义下“三自会”随时也能成为非法。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利用爱国爱教之名,高举“三自”的名义来分化基督教,引起基督教的内讧。以吴耀宗为代表的不信派屈服在淫威之下,到丁光训时代就发展出来“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与“中国基督教协会”一套人马两套班子的中国特色基督教现象,登记在册的基督徒有3000余万。而以王明道、林献羔等为代表的基督徒用家庭教会来迎接苦难的历史,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耶稣,铁骨铮铮带领中国教会行径在旷野之中,等待神复兴的时候,到现在大约有5000-6000万。
总之,60年过去了,基督徒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不足百万到文革迫害几近消失之后能发展出近亿规模(也有超亿说),已经是神迹。中国基督徒群体就基督徒的人数论,居世界前茅,看上去庞然大物,然而中国基督教的人数和这个国家一样其实是虚胖,在新一轮的逼迫来临时,在风雨飘摇中能够经得起雨打风吹,挺起脊梁持守信仰的不多。
这次选中特别温州这个三面环山而自成一统的滨海城市试点拆十字架是有原因的。因为温州素有中国的耶路撒冷之称,基督徒多、教堂多,官教和谐。要说他们应对拆教堂、拆十字架颇有经验,上世纪末建建拆拆中,越来越多,甚至很多家庭教会都挂靠式的披着三自的外衣而建起了教堂。地方经济繁荣,礼尚往来之下一团和气,可是2014年春节前就被打破了。尽管地方上的人不愿意动基督教这块奶酪,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中央集权下何来地方自治,大气候下岂容温州自成小气候?
他们以为不顾国内民声、国际舆论拿下了三江教堂就等于打断了基督教的脊梁。从《温州市同工关于温州市停止拆除十字架尊重基督徒宗教信仰的要求》(6月16日前)的公开信中反映出至少有23间三自教堂的十字架被拆,这不包括被搅扰的家庭教会和自己迫于压力拿下的,甚至有一间教堂吓得用黑网将十字架包裹住避避风头,“十字架戴黑头套”一时网上广传。另外有一位温州牧师详细统计,截止到7月11日,共计有163处十字架被拆除。如果不是出现“平阳三勇士”为保护十字架而绝食写遗书以及7·21平阳水头五位手无寸铁的信徒在护教中被围殴重伤,真看不到温州教会的希望。泪汪汪的遗书堪比林觉民的与妻书,血淋淋的平民受伤暴露出来残忍本相。
洪予健牧师早在三江教堂被拆之前接受访问中一阵见血的指出:
从历史事实来看,三自会组织下的教会既无自治,更无自传,因屈服于政党,反而是不折不扣的党治。“两会”(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基督教协会)名义上作为政府与教会的沟通者,但是并不能起到保护教会的作用。比如,此次政府强拆十字架,公然践踏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政府越过“两会”,完全不用与“两会”商量,甚至胁迫、恐吓和强令基层教会负责人自行拆除十字架。
上述事实说明,三自会自从组建之日起,就带有巨大的欺骗性,身在三自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很多时候也不愿意认清这个事实,总是抱着幻想。现在看来,到了幻想破灭的时候了。(《“文化安全”下的逼迫——就“温州拆十字架”访洪予健牧师》)
的确,我们不能寄希望天生跛脚的三自两会能给拆十字架和教堂提供保护,中国的希望在“中国福音化”,中国的奠基在“教会国度化”,中国的未来在“文化基督化”。中国基督教践行“三化异象”,深入影响各个领域,公民社会的实现才不会再发生义和团、文革这样大规模的反人类的事件,那时信仰权利充分保障,也不会出现强拆十字架和教堂这样荒唐的事情。


十字架是基督教的标志,不准教堂上方竖立十字架就好像奥运会上不准挂五环旗,这是对整个基督教的公开侮辱,公开对基督信仰的亵渎。不准基督教堂竖立十字架,再说通俗一点这是只许修庙,不准摆菩萨的逻辑,粗暴干预“宗教信仰自由”这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6条赋予公民的信仰权利,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希特勒都不敢下的命令,这些官员敢,真是狂狷,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怎么搞的,每当想起信仰逼迫,我就想起中国历史上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预言。它先验而无比正确地预言了亡秦的真谛:即亡秦这一事业乃起于楚,又终成于楚。而仅就亡秦这一事实,这句名言还有着双重应验。大泽乡振臂一呼,天下响应的陈胜是楚人;率江东子弟渡江,成为抗秦主力的项羽也是楚人;总领群雄,收拾河山,建立一个空前统一的大汉王朝的刘邦也是楚人。基督教本来就是预言性、启示性的宗教信仰,准确的预言了亚述、罗马、埃及等帝国的兴衰,以色列的复国之路也记载在圣经中,预言与应验是基督教的主旋律,终极的预言就是耶稣再来与新天新地的实现。特别要提到《圣经》的两节经文:“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出埃及记》20章5-6节)刻意与基督教为敌来换经费的要警醒了,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后代考虑一下吧。
基督信仰不是只会祷告而与世无争画地为牢的离世苦修,使徒保罗和那个时代的信徒已经给我们留下了榜样。初代教会使徒保罗遭遇逼迫的时候,教会有祷告和之后用一个篮子将他从守卫森严的城墙上吊下去助他逃跑;保罗也懂得用自己罗马公民的身份以及法律制度,保护自己的权益,因上告凯撒而把福音带到了当时世界的中心罗马。基督徒要活在全备的基督信仰中,就要效法保罗那样的全备精神,不仅要追求属灵生命的成长,也要有文化使命承担时代的担当。
平阳三勇士与7·21勇敢护教的肢体就是这样敢于担当的基督徒,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非暴力不合作精神虽然只是整个拆十字架风波中的吉光片羽,虽是基督徒被动参与的践行光辉,是用最小的成本唤醒社会觉醒的公民公益,萤火虫微光反抗黑暗也是一种反抗。7·21黎明前的血更没有白流,鲜血擦亮了眼睛,真相随自媒体突破铁桶而传播,这手无寸铁的无辜者的鲜血必有声音发出哀告,上达天庭,下传万邦。
路加福音12:48说:“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 因此,在逆境中要忍耐,在顺境中药感恩。温州既然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神一直以来给了太多的恩典在这个城市,也要经历今天这被强拆十字架与教堂这火的试炼。在拆十字架的血泪中挺起脊梁是践行基督信仰,走的是背起十字架跟随主耶稣必须走的天路。坚韧不拔、持久奋斗是籽粒饱满必经的风雨洗刷,是培养健全人格与全备担当的精兵麦种,是结出许多籽粒来神州大丰收的希望。
王后以斯帖请求波斯的犹太人禁食祷告三天,凭借信心使命宣告:“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斯4:16)用行动觐见王上而扭转时局,平阳三勇士以及患难中的温州基督徒们能够学习以斯帖祷告与行动平衡,更像挪亚方舟那样经历大洪水,也必像挪亚一家那样得见彩虹印记,那时就是名符其实的中国的耶路撒冷——温州!神与温州众肢体同在!“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路2:14)诚心所愿!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