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高智晟律师刑满能否真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 张敏采访报道2014,07,12

*高智晟缓刑实刑共八年将满,家人要求届时去接,监狱称要与北京沟通*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2006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至今五年缓刑、三年实刑,共八年将满。

7月3日,现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告诉我,高智晟在陕北的家乡亲人打通了新疆沙雅监狱的电话,得到一些消息。

耿和说:“我昨天晚上给大哥打通了电话。大哥说,他前两天给沙雅监狱终于打通了电话,意思说‘我们要看高智晟,你们什么时候让我们看?’监狱方说‘你们不要来看了,高智晟是8月7号就刑满释放了’。

大哥说‘那我们也要去接他哪’。监狱方说我们需要跟北京沟通,看看怎么办,你们先在家等通知’。就是这样情况。”



*耿和:高智晟出狱后去向他本人有权决定,如果警方跟北京再左右他,绝对不可以*

主持人:“你听到这个情况,心里怎么想?”

耿和:“我当然也非常高兴,起码我们得到的准确时间是8月7日,在这之前我们连哪一天是高智晟要回家的日子都不知道。

但是我非常纳闷,高智晟缓刑五年、实刑三年,共八年都坐完了,8月7日是高智晟真正的要自由要回家了,高智晟第一步想到哪里呢?我想高智晟和家里人有这个发言权来决定,不是由警察或监狱再来跟北京沟通,再去左右高智晟,我觉得这绝对不可以。”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50岁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参与蔡卓华案、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的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他曾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后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以后家人一直无法与监狱直接联系,直到去年1月12日,家人获准第二次探视。至今又有一年半,家人没有获准探视。



*耿和:近日家人已受到压力,大哥说“家里压力大得不行,我们也要活呀”*

美东时间7月8日下午,耿和再次接受我的采访谈她的心情和高智晟家乡亲人受到来自中共当局的压力.

耿和:“当然我就希望……家人也是愿意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家人也为高智晟准备好里里外外的衣服,安排好一切。我想高智晟这个时候也愿意第一时间见到家里亲人。但是最近这两天家人已经感觉到压力,像昨天,7月7日,我想跟他弟弟再核实一下有没有新的进展,他弟就不接我的电话。

我给大哥也打通了,他就说‘哎呀,家里压力大得不行,我们也要活呀。像润慧(高智晟乳名)那么坚强,还是进去,还是迫害。那我们这农民,一点儿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我们更没办法’。让我能理解他们的这个处境。”



*高智义:当局就说“等通知”。你们什么也不要问,我实在没办法说*

我打电话给高智晟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请问他前几天给沙雅监狱打通电话的情况。

高智义:“我打电话问了一下。”

主持人:“您打电话的时候离现在有一个礼拜了吗?”

高智义:“一个礼拜多一点。”

主持人:“他们怎么说的呢?”

高智义:“就是说,等通知,他们通知我们,就这么个话。你们什么也不要问。到时候我再问他们。”

主持人:“到什么时候您准备问他们?”

高智义:“再过半个月以后再说吧。我知道你们多少年一直在为这个事情担心操心,哎呀!我实在没办法说。”

以上是北京时间7月8日晚上与高智义先生的一段谈话。



*耿和:家人本应高高兴兴安排去接高智晟,但家人现在反应都极不正常*


耿和说:“我估计是最近几天我把这个消息搁到推特上,他肯定是受到当局的压力。要不然他弟弟从来不会不接我电话的。

今年2月份左右我给他姐姐打电话,当地公安局就找他姐姐,说‘你要再接耿和的电话,你两个女儿就面临要丢失工作’。他姐姐就换了新的电话号码,我不知道。因为我再也没给他大姐打电话。后来我给他弟弟打电话时他弟弟说‘姐姐换了电话号码’,把这个经过跟我讲了,说‘你别生姐姐的气’。

肯定他们受到了压力。要不然家里人怎么反馈出来这种截然不同的状态?我觉得家里人现在态度应该是高高兴兴的安排高智晟想吃点啥、想喝点啥,第一时间去见到他,给他带点什么,给他安排……起码是这种心情啊。

搞得家人现在反应都极不正常。”



*耿和:如果因当局压力大哥去不了,我想让我父亲替我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想?”

耿和:“我还是希望家里人第一时间看到高智晟,不管当局通知不通知。你们跟我们讲了8月7日高智晟要自由,这一天我们家里人有权去接高智晟,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家人如果有压力,大哥去不了,我也要想办法让我爸爸去,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因为我没办法回去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我愿意让我家里人替我去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估计我父亲愿意,就害怕当局公安局不让他去。”



*耿和:孩子们与“魔术球”对话及其它——盼望父亲回家的心情*

主持人:“现在孩子们对父亲要出狱这个消息反应是怎么样的?”

耿和:“女儿非常高兴。上星期五‘美国独立日’的时候,女儿就说‘妈妈,咱们给爸爸买点什么衣服吧。然后我们就给高智晟买了几件衣服,给他买了些维生素、营养药之类的,准备过段时间有朋友回去给捎回去。

我家儿子特别兴奋。他上了个(课余的)学校,上课有积分,我家儿子好不容易攒了三百多个积分,他买了个‘魔术球8’。他说‘这个魔术球,你想知道什么只要跟它一说,它就能给你回答,它有百分之八的正确率,所以它叫魔术球8’。

我说‘那你有什么想要问的?’

他就拿起球来摇,说‘魔术球,魔术球,我有一个问题,我爸爸是不是8月7日就要回家?’然后那个魔术球用英语给他回答‘那有什么不可以呢?’是那种反问的回答,意思就是,那是肯定的。所以他非常高兴。

我们儿子当天晚上又跟他姐姐讲这个‘魔术球’,说‘姐姐你有啥问题要问‘魔术球’?咱们再试试‘魔术球’说得对不对’。

我正在做饭,我听到他姐姐的问题也是这样的,也是问‘爸爸是不是8月7日回家?’。魔术球说‘那肯定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我儿子放学我接他,儿子说‘妈妈,你知道姐姐的iPad下载了一个软件,软件每天都提醒我们,还有几天爸爸就该回家了。咱们iPad上是不是也需要下载?’我说‘行,那你下载吧,妈妈不会捣鼓’。

我就觉得,这两天从孩子的言谈举止中一直在侍弄着这件事。”



*耿和:儿子经常说“妈妈,我真想不起我爸爸说话的那种声音、那种感觉了”*

耿和:“我没有敢跟我家儿子说‘你爸爸8月7日百分之百就要回家’,因为我担心万一有了什么我们不可抗拒的力量时,中共又想去作什么手脚时,孩子太受伤。

我只是暗示‘起码你们能跟爸爸通上话,生日的时候也许会收到你爸爸的礼物’,我就这么暗示。起码高智晟出来了能跟孩子通通话,或者能在视频上跟孩子讲讲话,应该让孩子能想起他父亲的声音,他的形象。不然孩子已经彻底忘了。

儿子就说过‘妈妈,我真想不起我爸爸说话的那种声音、那种感觉了,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天昱经常说这句话。”

主持人:“天昱和爸爸离开时实足是几岁?”

耿和:“5岁。



*耿和:如果当局彻底不让家人去接,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耿和:“我还想说,如果再往后发展,家人受到压力越来越大、彻底不让家人去接高智晟,我也希望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家人万一到那时压力大得不行了……如果我要在(国内),我冲破所有阻拦,都要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哽咽)。我真是觉得他自由的这一天,我真是要用那种非常喜悦的心情去迎接他回家,那种心情就是……甚至给他开个派对那种感觉。但是,我回不去,孩子哪能离得开?跟孩子到了这儿,怎么能把孩子放下?”



*耿和:格格当年因当局不让上学割腕自伤,孩子跟高智晟之间我无法权衡*

耿和:“我们家庭是非常幸福美满的,我们不愿意离开高智晟,任何时候不愿意离开他。

就是那时候(当局)没让格格去上学,格格在家里情绪低落。

有一次我就劝她‘格格你没事就到外面转一转’,格格说‘我转啥?转啥?现在就是上学的时间,我出去一转,人家问我,我怎么回答?’

有天晚上他父亲穿过她的房间取东西,格格拿了个像修眉毛的那种小刀,划她的胳膊,血都流出来了。格格眼睛直直地看着血,面无表情。

高智晟就给我讲了这件事。我们心里非常痛,什么样的痛都比不了不让孩子上学的痛。

就因为这样子……我就想,为了孩子能上学,我一定要想办法。每个作父母的都会这么做的。

你说高智晟受了这么大的苦和难,我觉得我唯一的支持就是永远跟他在一起,每天伴随他在一起。我就是没办法权衡孩子跟高智晟的问题,所以带着孩子过来了。我就没办法再去近距离的和高智晟在一起。

在2011年底的时候,中共对外媒体说‘高智晟的缓刑已经结束,未来三年要把高智晟收监三年’。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马就想。如果我没有孩子,我愿意在他监狱的那个小城镇里租个房子,每天去(要求)看他,一直等到他出狱,亲自把他接回家。”



*耿和:希望关注高智晟回家,感谢八年来朋友们对苦难中高智晟的关注*

耿和:“8月7日马上就要到了,为了孩子我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去接到高智晟。但是这两天大哥、弟弟、家人也受到很多压力不被允许去接高智晟、见高智晟,我心里非常难受。

我希望有可能……愿见高智晟或离新疆近些的朋友……愿意去接高智晟呢,希望他们8月7日那天到监狱欢迎高智晟回家。如果不可能,也希望那天能在网上或者推特上表达对高智晟的关注关切,欢迎他回家,我觉得能让高智晟心里感觉最起码还有点温暖吧。

我希望高智晟回家这种喜悦的消息我们也和大家分享,让我们拥抱着高智晟回家。

非常感谢在高智晟过去八年的苦难中,有这么多朋友关注着高智晟!感谢这些朋友对高智晟八年来的关注!”



*傅希秋:高律师蒙冤被判刑,期满如当局继续限制他的自由,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一直关注着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处境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正在出差途中。

7月11日他就近日高智晟家人从沙雅监狱得到的消息,以及家人的处境和要求,接受采访,发表谈话。

傅希秋:“耿和女士给我打电话,把她大哥听到的这个消息和她的担忧跟我有交流意见。我觉得高律师经过五年缓刑、三年实刑,现在应该是完全期满了,按照中国自己法律,他也应该获得自由。

但是根据当局对高律师家人所透露的这种种迹象,看起来北京当局还可能会有一些别的动作,试图限制甚至还会有可能性使高律师失去更多时间的自由。这点是完全不能够接受的。

无论从法理上,还是高律师本身从前所给予他的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判决,本身就是个冤案。强迫他失踪、坐监,这么长时间在新疆沙雅监狱里他所受的待遇,里边的情况外界也无从可知。跟他的家人、跟他的太太、跟他多年未见的孩子们能够有一个家庭的团聚,我想这是个起码的请求。作为丈夫、作为爸爸的高律师本人也肯定期待有这一天的到来。”



*傅希秋:准备各种可能性,为高律师的自由和家庭团聚权利的实现而努力 *

傅希秋:“所以,我觉得如果当局再采取一些阴暗的做法,限制高律师的自由,限制他家庭的团聚,肯定会有比从前更大的反响。

我们对华援助协会已经在准备各种的可能性,为高律师的自由和他家庭团聚的权利与机会,我们也在努力。现在从外交层面、从媒体层面,从与其它非政府组织的联系层面,已经都开始展开。”



*傅希秋:高智晟狱中三年当局多处违反法律和人道,家人有权接他出狱自定去向*

傅希秋:“基于高律师在过去三年监狱期间,只被当局允许跟家人短短会见两次,并且每次都有监视者在场。甚至高律师申诉的律师黎雄兵、李苏滨律师去了之后,都被禁止会见。当局这些做法本身已经违反法律,违反基本的人道,也违反中国监狱相关管理规定。

如果到他五年缓刑、三年实刑已完全期满,获释后连自己的家人都被禁止去迎接一下,这种最基本的人伦要求和请求都不能得到满足,我想这是不可以接受的。

耿和女士这种讲法,作为一个妻子、一个妈妈能够在自己的丈夫过去经历这么多磨难,无论是酷刑,任意拘禁、任意失踪,到家人受到这么多年的折磨……现在这个最基本的人伦亲情、这小小的请求,完全应该得到满足。

家人去迎接一下,同时高律师在监狱身体有什么状况,家人能够想办法照顾,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人伦请求。

这也是中国公民基本的权利。即使是所谓的‘刑满释放’,我觉得他自己选择去住哪里,在家乡,还是回北京,还是住在新疆,起码高律师本人和他家人商讨决定。只要是出于他自己自由的状况下所作的决定,我们大家都应该尊重。

如果像过去一样被强迫性让他在某个地方,只能更令人怀疑当局现在的这种所谓释放是不是又是新的变相囚禁措施,只不过是换个地方而已。

所以,我觉得耿和这个请求非常合情合理。

国际社会确实应该关注,并且肯定会关注高律师出来之后他做什么样的决定,必须是在他完全自由的状况下所做的决定,无论是监狱还是中国其它部门,都没有权力为他做出这个决定。”



*傅希秋:中国法制状况阴暗性大倒退,如继续限制高智晟自由必激起全世界公愤*

傅希秋:“基于过去这几个月以来,中国整个法制状况的阴暗性的大倒退,我们也对高律师的处境感到非常非常担忧。我相信全球千千万万的人都在期盼他的自由,同时也会继续关注他。

到8月份如果当局还是准备继续采取强迫他失踪或限制他自由的做法,必然会激起全世界的公愤。

最近包括一些英国很大的非政府组织,以及一些国际媒体,主动开始跟我联络这个事情,他们也都非常关心高律师八月份即将被释放的消息。我也把高律师的家人所收到的沙雅监狱提出来的‘要听北京的’并且禁止家人前去迎接高律师回家这些事实,也都做了些通报。

世界各地关心高律师的人士非常非常多。我在美国今年到现在已经去了十几个地区的大大小小的会议,每一次我讲的时候,美国很多听众都会问‘Brother Gao高弟兄怎么样了?’‘高律师怎么样了?’都在期盼着高律师获得自由。”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