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二”我们必须投票

叶汉浩


奴隶制度对我们似远还是近?Erwiana 的例子告诉我们当我们拥有较优越的权利时,我们有机会不经不觉地把人看成奴隶看待。同时,看见中央政府对香港政制的一连串及不同层面的打压,我不得不为香港的未来忧心。我的博士研究是有关罗马的奴隶制度,愈是知道更多他们如何利用社会不同层面的制度来管理奴隶,愈是感觉香港人的自由正受极大的威胁。我们有权选择表达方式,但没有不向这压迫制度说不的理由。


有些人误以为奴隶制度必然是靠暴力来管理与控制,事实却不然,在第一世纪时罗马城有超过一百万人是奴隶,奴隶的工作渗透到不同经济活动层面。他们不单会经常使用武力,要他们全心全意地服侍他们的主人,罗马政府尝试在不同层面把奴隶制度合法化、合理化及用利诱方法来维持整个制度。首先他们利用法律把拥有、使用、转让奴隶合法化,他们把奴隶定义为其他自由人的财产,文献把他们形容为Walking tools。他们更在思想方面利用不同的哲学及学说把奴隶制度合理化,如亚理士多德的自然奴隶理论提出有些人本质是需要被管理,所以奴隶制度可以帮助那些不能自我管理的人更好地生活。当时有很多奴隶在经济生产中担当十分重要的角色,为了要使奴隶在他们的岗位尽忠及贡献他们的知识,奴隶主人亦用不同经济利益利诱他们。这些制度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把某些人的权利与自由压制下来,成为别人的工具,好让某些有特权的人士能合法及合情地奴役其他人。


说到这裡是否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的香港及中央政府不断使用不同的渠道尝试说服香港人,一个最后只有某些特权人士才能参与的选举是合法的。他们一方面高举守法的重要,另一方面,他们肆意地根据他们的意愿来解释《基本法》。甚么爱国爱港,只是一堆可供任意解释及没有内容的名称好让他们排除一些与他们政见不同的借口。任何有一点理性思维的人,看看中国大陆的现况便应明白,他们的所谓爱国人士,最后是如何爱国呢?裸官、鬼城、污染、毒奶粉等等是谁干的呢?很多便是一班又一班的爱国干部与爱国商人干的好事呢!所谓爱国,只是一群为自己利益而联群结党的利益集团吧!


政治是争夺何谓合法的一种角力,中央极力争取把有利他们加强控制的方桉成为合法的方桉。一旦成为事实,一个像梁特首的人有很大机会成为民选的特首,香港会如何?看近两年在港发生的事我们可以有点心理预备,香港的内部矛盾的深度与阔度会进一步加强。我们不愿意看见的冲突镜头只会有增无减,原因不是香港人变了,而是政府变了。有人说他们不喜爱暴力,我也是。但我必须问今天香港出现的「暴力」是由谁激发的。另外,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忽略在镜头外那些「合法暴力」。今天为甚么有拉布,因为在功能组别下的立法会根本不是一个合乎常理的议事厅。说理与文明在立法会中根本不会有任何果效,最后才导致有拉布的出现。某些建制派议员的操守与思辨质素之低,相信不用我多讲了。他们只懂跟随政府的意愿按动投票。香港电视事件是否暴力?东北发展强行上马是否暴力?多年前的高铁事件是否暴力?还有警察在近年对示威者在镜头前与镜头后用的「手法」是否暴力?是,这些都是「合法暴力」。


与奴隶制度一样,在香港亦有一群人,不断为这些「合法暴力」护航。有些为建制护航的立法者,有为官的,有商界的,亦有负责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论述来愚弄市民的团体。他们的共通点,说穿了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们的责任是把黑说成白,明明是强词夺理却说成是有商有量;明明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却说成是定义不同;明明是利用政商界的势力来压制言论自由却说成是自由市场的行为;明明是指鹿为马却说成是为你出声。这些利益集团在这个关键时候都尽他们的努力,希望为未来的潜在利益无所不用其极地为他们的主人效力,为的是要让香港人接受那不合理的政制与他们所诠释的《基本法》。他们极力的游说港人《基本法》以及《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没有收窄港人治港权利与自由,但试想像如果把白皮书的概念一早写入《基本法》,九七年香港是否可以顺利回归呢?


奴隶主人对奴隶的一切行为基本上都是合法的,这种合法是十分恐怖的。近日正为家中菲佣在某中东国家工作的妹妹四出寻找帮助,原因是她一方面被她僱主侵犯,但同时得不到当地法律保护,更可悲是她对自己国家的领事也没有信心。当压迫弱势成为一个合法的制度是十分恐怖的,一旦压迫弱势成为制度、一旦利益集团管理成为制度,「合法暴力」将成为常态。有良知及愿意为社会争取公义的,恐怕要受更大的压迫。阻止这成为制度化是困难的,但要推翻它比现在要付出的可能多百倍的代价。如果你不喜欢暴力,你必须站出来投票。如果你不想佔中发生,我想你更加要行出来投票,因为没有足够的公民授权,政府所建议的政制将是极保守的,那么佔中,或将来更激烈的抗争将更大机会出现。笔者写这文章时,「六二二」网站已受黑客攻击,试想想攻击者是谁呢?为什么他们要用强大的力度来攻击「六二二」网站?是因为他们最大的恐惧正正是公民表态,如果有更多人愿意用和平的方式来表达,或许真的可以令未来政制多一点民主成份,或许佔中不需要出现。爱和平的你,六月廿二日你没有不投票的理由。


该文副标题:我们没有「不」向奴隶制度说「不」的权利 转自香港(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4.06.16)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