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与毁灭 ——中国教会与强制计划生育

作者:小光

每逢讲论的时候,就发出哀声,我喊叫说:“有强暴和毁灭!”……

《圣经·耶利米书》20:8

在遥远的伯利恒,一个小客栈的马厩里,玛利亚就要生产了。夜深了,天空飘着洁白的雪花。天使向约瑟显现,说:“孩子生下来,要起名叫耶稣,他要拯救全人类。”

三位从东方来的博士,带着珍贵的礼物,前来拜见这位即将诞生的上帝之子。

国王希律听说了,非常不安,下令将犹太地区所有怀孕的妇女强制堕胎。一小队罗马的兵丁来到客栈,带着医生和护士。寂静的夜里传来刀枪和医疗器械的撞击声。

三位博士赶到,看到一个圣洁的男婴躺在马槽里,浑身青紫,已经死了。

旷野里看守羊群的牧人们,正围着篝火取暖。突然,大队的天使在天空出现,照亮黑暗的旷野,他们报信说:“今夜,救主即将诞生……却被强制堕胎了。”天空开始飘起血红的雪花。

三位博士静静地站着,看着鲜血滴在白雪上,地便开了口,让血流进去。血开始发声,在犹太的夜空中回响:“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婴儿耶稣的灵,在犹太的沙漠里游荡,有天使前来侍候他。

30年后,犹太的旷野中,先知约翰身穿骆驼毛的衣服,在约旦河为人们施洗。他喊着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河边站着许多人。有人问:“告诉我们,你就是众先知预言的那位,还是我们要等别的什么人?”

两位罗马士兵在议论:“他的母亲不就是伊丽莎白,玛利亚的亲戚吗?他竟然逃脱了当年希律王的强制堕胎。”

“我不是基督,”约翰回答众人,“我只是前来为他清扫道路的仆人。”

“那么,告诉我们,以赛亚预言的那位救主基督,什么时候才能到来?”一位犹太人的祭司问。

约翰沉默不语,抬头望着天空,看见圣灵仿佛洁白的鸽子,在宇宙的尽头飞翔。

2000年后,在遥远的东方中国,政府发动了一场持续30多年的强制计划生育运动。大约二亿胎儿被杀死,他们的血流入了长江,江水变成红色。那些母亲们的眼泪流淌着,汇成了奔流的黄河。

婴儿耶稣的灵,在水面上运行。

天安门广场上,人山人海。青少年们洁白的手中挥舞的红色国旗,发出血腥的气味,吸引了大批的狼群,同歌共舞,等候着吃新鲜出生的婴儿。地上一张沾满血污脚印的白纸上,写着《狂人日记》的作者注解:“中国人尚是食人民族。1918年。”

三位国际知名的博士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发言,一手扶汉白玉栏杆,一手拿着话筒。

那位白脸的扶扶眼镜说:“自由堕胎是妇女的权利。妇女们从此站起来了!”

黄脸的摘下红五星黄军帽,挥舞着说:“根据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强制堕胎是人工选择方案,能够加速全人类进化成雅利安人种。”

黑脸的一边跳一边说唱着:“美国赞助中国的强制堕胎基金,已经由联合国批下来了。”

广场上一片欢呼,夹杂着人声和狼嚎: “自由万岁!” “人民万岁!” “祖国万岁!”

圣诞节到了。中国各地的教堂里圣歌飘扬。耶稣的灵在众天使的护卫下,到众教会巡察。

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中,唱诗班都在尽情地唱着:“救主本应在今天降生,救主本应在今天降生。主啊,你让我们等待,要到何时呢?”

一位牧师身穿雪白的细麻衣,手捧着《圣经》和声朗读:

“在拉玛听见号咷大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

“阿门!让我们放在祷告中吧。”会众齐声回应。

一位刚刚被强迫堕胎的妇女,和另一位经丈夫同意刚刚自愿堕完胎的姊妹,缓缓走进来,在最前面的一排椅子上坐下。她们穿着绿色和平的衣服,上面溅着许多鲜血,仿佛是那盆圣诞红的颜色。

牧师开始讲解真道,深沉而坚定:“弟兄姊妹们,论到堕胎的事情,我们当如何呢?顺服掌权者吧,这是《圣经》的教导。热爱祖国吧……不要参与政治。”

圣诞红的颜色从绿衣服上滴下来,在地板上无声运行着,一直浸透了牧师拖着的白色长袍。红色慢慢地上升,染了洁白的细麻衣。那血发出了婴儿的哭声。

礼拜的人们惊慌起来,四处张望,听到那声音好像是从地里发出来的。果然,教会的地板上,红色的血流淌着,如同小溪,打湿了人们的鞋子。

天上起了争战。有一条大红龙,头上戴着镰刀锤子的冠冕,脖子上挂着五颗黄色的星,身上遍布刺青,写着“达尔文进化论、高级动物、共产主义、后现代主义、毒奶粉、无痛人流、吃胎盘、喝婴儿汤、拯救熊猫、海豚和北极熊、安乐死”,等等,还有一些难以辨清的不知是甲骨文还是英文的符号。大红龙在怀孕妇女的面前盘旋,等待吞吃即将出世的婴儿。龙的身后,聚集着各样的魔鬼和邪灵,还有一些主席、党书记、总统、教授、医生、护士、夫妇。

婴儿耶稣的灵带领着众天使,手拿圣灵的宝剑,与大红龙争战,要将龙首斩下。天使吹号,日月星辰震动。

2012年4月,齐鲁大地上的一位盲人,蓬乱的头发赤着脚,从牢笼里冲出来,他在地球上拼命奔跑,大声喊叫:“血流兮而泪不止,屠婴者何时休!”

6月,北京的一位基督徒律师,提着灯笼,跑到炎黄文明的发源地陕西,控告强制堕胎的官员。他看到7个月的胎儿浑身青紫,躺在母亲的身边,已经死了。那位父亲,哆嗦着从口袋里掏出许多愤怒,掉在地上,变成一堆叮当弹跳的硬币。

伫立2千多年的兵马俑,听到母亲微弱的心跳,秦国将士们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在邪恶与暴力的狂风中,中国人开始听到微弱的喊声。在骄傲与残忍的黑夜中,一点星火在闪烁。

无数婴儿的灵魂,来自中国、印度、美国、欧洲和世界各地……站在上帝的宝座前,控告着那些杀死他们的大人们、那些信仰堕胎的政治家和学者们、那些没有良知的医生和护士们、那些拒绝开门接纳他们母亲的教会和牧师们。婴儿的灵魂们大声哭喊着:“主啊,你要忍耐到几时呢?为我们申流血的冤吧!”

大能的天使第七次吹响号角。在冰雹与烈火中,世界末日到了。

上帝审判全人类,照各人所行的。婴儿耶稣基督在他复活的荣耀里,同着众天使一同出现,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聚集在他面前,他就把他们分别开来,仿佛牧人将绵羊和山羊分开。他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

耶稣对站在右边的,包括三位在伯利恒拜见他的博士、那位盲人和律师、兵马俑,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以进入我的天堂。因为我在母腹中被杀害的时候,你们流泪、抗议。”那位盲人和律师问:“主啊,我们从未见过你的母亲,怎么会为你流泪抗议呢?”耶稣回答说:“当你们为任何一个胎儿的堕胎而流泪或抗议,就是做在我的身上了。”

耶稣又对左边的那些人说:“你们这被诅咒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吧!因为当我在母腹中被杀害的时候,你们心中没有怜恤,更没有发声抗议。”三位天安门的博士,一些党书记和总统,医生护士,无言以对,在黑暗里咬牙切齿。还有几位牧师和神学家,他们说:“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命赶鬼,禁食祷告灵修吗?”耶稣回答说:“走开,你们这些恶人,我从来不认识你们。”

末日的前一天,一位中国的女婴与一位美国的男婴,在飞越太平洋的波音客机上相遇。他们用大人听不懂的方言,轻声交谈着。

美国男婴问:“你是女婴,竟然没有被堕胎。我的意思是,没有被你父母自愿堕胎。这是一个奇迹。”

中国女婴回答:“是的,因为做B超的医生看错了,说我是个男孩,父母就决定把我生出来,甘愿冒很大的风险。”

“我的出生也很惊险。美国人都是自愿堕胎,因为大法官认定胎儿不是人。我的母亲未婚先孕,决定堕胎。可是做B超的医生也看错了,说她怀的是一只可爱的小狗。于是,她就坚持把我生下来了。”

“结果,我们让大人们失望了。”两位婴儿叹息。

女婴自言自语:“那么,我们的存在有意义吗?”

男婴沉思:“大约200年前,美国和英国的黑人奴隶们也是这样问,因为那些统治者们认定他们不算是人。当时,许多教会和基督徒大声抗议,做了当作的事情。”

“我在想,谁来决定谁是人,谁不是人呢?”女婴问。

“不论民主还是独裁社会,都是由掌权的大人们来决定。对于相信上帝的人们,应该根据上帝的定义,因为他是创造者。”

“上帝怎么说?”女婴轻声问。

“上帝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在母腹中,我已覆庇你;你未成形的体质,我的眼早已看见了。(耶利米书1:5;诗篇139:13,16)”

“这样看来,在我们知道自己存在之前,就已经在上帝面前存在了。”

“是的,我们与爱一同存在。”男婴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

“细拉。”



2012年12月29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