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会走过六四的日子

作者:胡志伟


回顾历史,香港教会对六四的判断是一致的,然而时移势易,有部份教会领袖刻意澹忘,甚至有人认为「平反六四」是政治性。六四责任,不是全部在政府身上,但政权屠杀本身人民是违反人权与伦理;让我们重温历史见证,我们良知会作出判断是非。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七日(週三) 
十一个教会团体(香港基督徒学会、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香港基督徒学生运动、基督徒关怀香港学会、香港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FES)、《时代论坛》、教会更新运动等)发表〈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表示支持北京学运,要求政府对参与者不予追究。


五月十八日(週四) 
学会、《时代论坛》与教新,联同三百八十一位教牧与信徒于《明报》发表声明,支持北京学运,要求「承认是次学运乃爱国之运动,对参与及支持的学生及民众,不予追究;并立刻开放报禁,以及积极落实政治体制改革,促进法治、人权,为中国建设美好的明天。」李鹏会见学生,态度强硬。


五月十九日(週五) 
卢龙光牧师等一群教会人士,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五月二十日(週六) 
学会联同十四个教会团体,共卅四人,宣佈成立「香港基督徒声援中国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爱民会」),并开记者招待会。维园有「民促会」发起声援中国爱国民主运动,大会在八号风球下进行,有四万人参与,内中也有教牧与信徒。


五月廿一日(週日) 
「爱民会」(十六个教会团体组成)发出十七万份《致全港基督徒书》予七百多间堂会,申明 :「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自由、人权,是上帝所赐予的,而民主是体现自由、人权的必要条件,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我们与中国大陆的人民是一体的,因此,必须具体承担民族责任,参予促进中国的政制改革,打击贪污舞弊,使中国步向更光明的前景。」


「爱民会」呼吁信徒以祈祷、游行行动作支持,并准备响应全港行动如罢工与罢课等。另圣公会港澳教区于圣约翰座堂举行祈祷会。


下午二时假安素堂与真理堂,举行「为中国求平安」祈祷会,有三万名信徒参与,有不少信徒不能入内,挤满马路;会后加入环市百万人大游行及跑马地集会。


五月廿二日(週一)
「爱民会」下午三时至七时于循道卫理香港堂举行教牧祈祷会,近三百名教牧参与;同日发出《紧急呼吁》,请全球各地教会为局势发展代祷。中国教会研究中心与中国宣道神学院于《明报》发表声明,要求政府「不可武力镇压,并真诚与各阶层人民共同协商,推动政治、法制和经济改革。」圣公会邝广杰主教辞去基本法草委及谘委职位,呼吁政府以和平方式解决。


五月廿三日(週二)
圣公会于《明报》发表声明,要求政府不可动武、以和平方式解决及开放报禁。浸信会神学院一群教职员与学生于《明报》发表声明,申明 :「我们相信北京学运是追求民主、人权的爱国运动,是合乎基督教信仰精神的。」


五月廿四日(週三)
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于《明报》呼吁全港基督徒为国祈祷。廿一间堂会响应「爱民会」,举行「为中国求平安」祈祷会。中国神学研究院校友会也于《明报》刊登声明。


五月廿五日(四) 
晚上三百多位教牧于循道卫理香港堂祈祷后,再游行至新华社递交声明。「爱民会」于《明报》发表六项声明,其一申明 :「肯定基督徒应对国家民族有所承担,确认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的价值,并全力支持争取上述目标的非暴力行动。」 晚上十时起,于循道卫理香港堂,开展「基督徒马拉松祈祷保中华」。


五月廿六日(週五) 
突破与FES于下午六时维园合办「中港青年一条心」全港青年大集会。晚上十时于安素堂开展「基督徒马拉松祈祷保中华」。循道卫理联合教会牧师部于《信报》刊登〈致全体教友书〉声明,提出四项祈求事项。中华基督教会一群教牧同工于《明报》发表〈关于当前中国情势的回应〉。


五月廿七日(六)
「爱民会」于《明报》发表〈悲愤填胸──支持国内同胞长期争取民主〉,呼吁信徒「不要因着政治形势恶化而放弃信念,必须继续坚持基督徒对国家民族的承担和参与,支持及投入我们今后的工作。」


五月廿八日(日)
「爱民会」下午于九龙仔公园举行「基督徒爱国民主运动联祷大会」,约一万名教牧与信徒参与,会后游行至新华社九龙塘分社递交〈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另有部份基督徒参与「香港市民响应全球各地华人大游行」。


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出版部全体委员于《基督教週报》提出四项呼吁 : 肯定学运为爱国行动、不要採取武力镇压、取销戒严令和新闻封锁、寻求和平解决。


五月廿九日(一)至六月一日(四)
不同堂会继续关注事态进展,并举行祈祷会。


六月二日(五)
滕近辉牧师于宣道会北角堂,举行一连三晚特别培灵会。


六月三日(六)
凌晨军队入京,军民对峙。晚上形势恶化,坦克车及军队镇压,死伤无数。


六月四日(日)
「爱民会」于《明报》发表〈谴责声明〉,谴责当权者屠杀暴行。基督徒响应「支联会」发起「黑色大静坐」及游行。


六月五日(一)
「爱民会」联同天主教,下午约一万人于遮打花园集会出发,途经新华社宣读悼词,抵维园开哀悼会。会中有邝广杰主教分享,并由余达心牧师宣读悼词。


信义会信望堂于《明报》刊登〈民运为救国、主爱振中华〉,提出反对镇压、要求停止镇压、呼吁和平解决。十六间浸信会于《明报》发表〈残暴不仁〉,强烈谴责政府以暴力镇压群众。


六月六日(二)
「爱民会」于《明报》发表〈祈祷併发力量、悲愤化为行动〉,呼吁信徒响应「支联会」发起之哀悼集会、和平民主游行、罢工、罢课及罢市。另「爱民会」下午六时半至八时半于五间堂会(宣道会北角堂、九龙城浸信会、中华宣道会大围堂、中华基督教会屯门堂、宣道会荃湾堂)举行禁食祈祷会。


六月七日(三)
「支联会」取消今日所有集会与游行。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于《明报》刊登 〈敬悼北京死难同胞〉:「本会对于北京近日暴力镇压事件,导致严重伤亡,深切哀痛,并表关怀。基于上帝慈爱及同胞骨肉之情,谨此呼吁全港基督教会为北京死难同胞及家属举行祈祷聚会。期望早日平息灾难,恢复秩序,建立自由、公义、和平的中国」。


香港浸信会联会于《快报》刊登〈神爱生命、天赋人权、支持民主、拥护自由〉, 呼吁会众参与十二间浸信会举行的「主佑中华」祈祷会。


北区教牧团契、神召神学院校友会、元朗全备福音团契、粉岭神召会、神召会元朗福音中心、新界神召会、信义会颂主堂及信义会彩园堂于《文汇报》刊登〈悲愤填胸祷中华〉。


六月八日(四)
港澳信义会董事及教牧同工于《明报》刊登〈严正声明〉,表达坚决争取公义、民主、自由、和平;谴责当权者屠杀无辜及反对新闻封锁。宣道会长洲堂一群信徒于《文汇报》刊登〈沉痛声明〉,长洲浸信会、中国神学研究院校友会、葵涌浸信教会与山景邨浸信会福音堂等,分别于《明报》刊登不同声明。


六月九日(五)
「爱民会」于《明报》刊登声明,一方面「为北京屠杀痛心疾首」,另一方面「化悲愤为力量」,取消六月十一日政府大球场集会,并呼吁信徒「继续以祷告支援」。


六月十一日(日)
圣公会港澳教区举行悼念爱国死难同胞追思礼拜。


六月廿四日(六)
「爱民会」假红磡体育馆举行「爱国、民主、行动」全港基督徒大会,两场聚会有17,000人参与。「爱民会」改名为「爱民运动」。


(以上重要纪事以堂会、宗派、联合组织与神学院等为主,个别人士或不以团体名义的,则不包括在内。)


评论事件


陈佐才牧师于〈香港教会与北京──回应及影响〉,评论整个运动 :「这次北京学运唤起了整个香港的回应和支援,基督教会的回应也是史无前例的热烈,连一向对政治和中国都保持低调的《基督教週报》,也通过出版部发表呼吁……不能否认,香港基督教今次对北京学运的回应的确有很大的突破,尤其是当六四血腥镇压发生后,教会内连一些一直保持相当低调的组织,也都登报表态。」(刊于1989年8月《明报月刊》,并收编于《国难、民运、信仰反思》一书,61页)


杨牧谷牧师则表示:「无论怎样,基督教在这次浪潮也是投入的。在几次大游行中,基督徒同样呼叫『打倒李鹏』、『自由万岁』等口号,在自成一庞大队伍中,如此不分宗派地走在一起,同为一目标,同感于一个精神的召唤,又如此全心全意地投入几小时的激情活动,信徒是没有经历过的;我们都体会到一种同阵线的,合一的,可见的,及参与的喜乐与振奋;也许还是第一次感到与香港市民和中国广大人民原来是这样亲密的;在价值取向,行动,及将来命运上,我们原来是这样相连的。」(《学运、国运与华人教会》1989年7月,47-48页)


六四事件是香港本土教会破天荒全面与持续投入在内,其后转为「港人救港」运动,争取居英权失败,引发移民潮,而教牧与信徒比例较高。逐渐六四议题成为教会的禁忌,由原先的「道德正当性」沦为「政治不正确」。随着中港教会交往增多,大多领袖不想冒犯权势,以冷漠来看待,于是「爱民运动」每年只做一次的研讨会与祈祷会,参与人次大幅减少,登报人次也类似。香港教会仍需坚持六四平反,参与其中,促成复和使命,就是政府能认错,公义得伸张!


(转载自香港教会网站。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