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以“邪教”名义大规模迫害基督教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作为现代社会中的普世价值,国家政府不能界定宗教的正邪、国家不能出台邪教罪,已经成为大多数现代国家的共识。早在1688年,英国《权利法案》第3条就规定:“为教会事务近来建立审判法庭的权力,以及其他一切类似的权力和法庭,都是非法和致命的”;1789年,美国《权利法案》(即宪法修正案)第1条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但中共政权基于其政教合一的本性、谋求宗教领域和属灵界的霸权,所以一直与国家不得设立邪教罪的此一普世价值背道而驰,并在中国刑法300条中设立邪教罪,还多次公布邪教名单。最近的一系列事件表明,当局有意通过打压所谓的邪教“全能神”,来进一步加强对地下教会乃至整个基督教的迫害。

众所周知,自今年以来,当局以温州、浙江为试点,以拆除教堂、拆移十架、关闭聚会点为特征,正在开展全国性地对基督教(无论三自会还是家庭教会)的迫害。全国教会大有风声鹤唳、大逼迫即将来临的趋势。恰在此时,5月28日晚,在山东于招远市一麦当劳餐厅两男四女对周围食客挨个索要电话号码,当问到一位受害女子时,她拒绝提供,结果遭嫌犯围殴,最终不治身亡。事隔两天后的5月31日,远离山东的北京公安部突然宣布招远惨案6名嫌犯是邪教组织“全能神”成员。紧接着,一场全国性的打击“全能神”、打击邪教的运动开始展开。

6月3日,中国各大媒体发布一篇《中国已明确认定呼喊派等14个邪教组织》的文章,将以前公安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所公布的邪教名单再次公布出来,这一举动一下地将民众关注“全能神”的眼光扩大为其他14种所谓邪教。而且,有心人也发现,这14种所谓邪教中,与基督教有联系的就有一半以上,如呼喊派、全范围教会、新约教会、被立王、同一教、三班仆人派等等。将“邪教”与基督教联系起来,看来是当局继招远惨案后更进一步的谋划。

同日,中国反邪教协会在其网站上公布20种邪教名单,比党政机关公布的14种所谓邪教又多了全能神、法轮功、门徒会、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血水圣灵、华南教会等多种。中国反邪教网站再次补充公布邪教名单,一是补充上次公布时没有“法轮功”“全能神”的缺陷,另外也是为了堵住西方关注宗教自由人士的口,以民间协会、专家、学者名义,而非政府名义来定邪教罪名,似乎更易于让世人认可。当然,有心人发现,在补充名单中,有与基督教有联系的门徒会、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血水圣灵、华南教会等教派,并且非常详细地从教义上介绍了所谓的诸“邪教”。

在介绍所谓邪教“全范围教会”时指出其提出“实现中国文化基督化、全国福音化、教会基督化的国度,与主一同掌权”。在此将华人教会声望很高的赵天恩牧师提出、被大多数正统基督教会认可的“三化”异像,也与邪教联系起来,甚至移花接木地指斥“三化”异像是邪教产物。如此不仅让持守和传播“三化”异像的弟兄姐妹心有余悸,而且也为打压大多数认同“三化”异像的主流教会埋下了伏笔。

而且我们看到,最近这两次公布的名单中,一直在中国家庭教会占有很大影响的、与倪柝声、李常受有关系的教派也成为在劫难逃的邪教。当局反邪教网站指出:“呼喊派”自称“地方召会”、“主的恢复”,是美籍华人李常受于1962年在美国创立。逐渐发展成以美国“水流职事站”为中心,以台湾“福音书房”、香港“圣经研习中心”为据点,以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的教会为辅助基地,向世界各地发展蔓延,重点向中国大陆渗透的邪教组织。基督教界人士知道,当局所指的这一教派,在北美和东南亚、港台都被基督教界所认可,而且数量和影响巨大,如果将此一教派继续定为邪教,那么中国家庭教会中受影响的教派就会继续扩大。其他所谓的邪教如全范围教会、华南教会,都是中共打压基督教家庭教会、地下教会的产物。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当局两次公布的邪教名单,显然有意将所谓邪教与基督教家庭教会联系起来。如此的操作,使公众面对正教时,也以为是邪教;而基督徒传福音时的福音对象,也因害怕邪教而不肯与基督徒产生联系。至于各级公安机关、专政机关,由于缺乏起码的宗教知识、基督教知识,肯定会正邪不分、乱抓一起(这些专政机器,一看到你拿着《圣经》聚会,就以为你是全能神、全范围或者三班仆人)各级专政机器缺乏分辨力的状况会进一步强化当局打压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谋划和险恶目的。据对华援助协会6月5日的一则新闻报道:广东省阳江市阳西县县城一家庭教会的聚会场所,6月3日突然接房东通知要他们搬迁。房东受到公安部门的压力,指他们非法聚会,须在本月底之前搬走。据信徒称,阳西县有不少被官方定性为邪教组织的“全能神”及“东方闪电”成员,属于所谓邪教活跃地区之一。该教会一陈姓基督徒告诉记者,警方指他们是非法宗教:“说我们是非法宗教,公安要求他叫我们退房,是因为‘东方闪电’的问题,最近不是网上转载山东招远那件事,连累到我们这里,国家在调查这件事情。反正是公安局叫房东不要租房给我们,叫我们搬走”。

在最近官方核心网站环球网上有位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吕德文在其文《打击邪教刻不容缓》指出:“笔者所在团队在近些年的田野调研中,发现地下教会和邪教传播极为迅速,尤其是在华北和中部地区,形势极为严峻。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既与邪教传播的特征有关,也与清理邪教的偏差有关”。该文从头到尾将地下教会与邪教并列起来论述,几乎将二者混同。作者认为家庭教会为邪教准备了土壤:“未备案的非‘三自’教会在乡村广泛存在,地方宗教部门一般不会采取强力措施给予清除,使得事实上的地下教会在地上公开活动。这无疑给那些极端宗教思想和邪教的传播提供了生存土壤”。作者认为不应忌讳西方国家对宗教自由的批评,应该在打击邪教的同时打击非三自的家庭教会。

基督教是世界公认的正教,当局如果发动一场类似打压法轮功一样的打压邪教基督教的运动,显然是力不从心的。但是,自一来中国就发动“非基督教运动”的共产主义者,为了维护其世俗政权和属灵宗教界的霸权、为了抵御基督教背后的西方文明及其普世价值,不惜瞒天过海、移花接木,借助打压所谓的邪教“全能神”和最近两次公布的名单中的邪教,来展开对方兴未艾、增长迅速的基督教的整体逼迫,并且官方理论家还得出了非三自的家庭教会为邪教准备了土壤的结论。显然,这次以招远惨案为导火索的所谓打压邪教运动,也是自今年以来,在浙江进行的拆毁教堂、拆移十架为特征的迫害基督教运动的延续。

面对这场迫害运动,作为基督徒首要的要认清当局的险恶目的,第一要做的不是和当局一起来打击当局认定的邪教,而是要指出国家政府来界定、打压邪教罪,是非常荒唐的。邪教的辨别,是宗教和教派之间的事情,政府不得介入,政府的介入,只能导致对宗教自由的践踏和信仰自由的迫害。基督徒在讲明自己教派的纯正性的同时,一定要维护宗教自由的神圣权利。最后,在面对越来越有可能扩大的逼迫,让我们谨记雅各书1:2-4:"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