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致杭州公安局长柯良栋之子女公开信


柯良栋先生的儿子或女儿:

问候你爸爸妈妈好!虽不知该如何称呼你的全名,也无你的通信地址,但依然愿意认识你,致函问好,并通过你向你爸爸柯良栋先生问好!

我们本素不相识,为什么要给你写信呢?因为你是柯良栋先生的孩子,我也是我家孩子的父亲,这两天你爸爸的部下或部下的部下派人多次电话找我,我电话关机了,他们就上门敲门,敲不开门,就到我孩子的学校找老师,以前也曾到家属单位找家属,他们是身穿警察制服的杭州市公安分局的警察和协警。他们给我施压吗?还是想干什么?抓人还是让我闭嘴不再写文章、不再说话?这就是我给你写公开信的原因。

你爸爸是1963年出生的,今年51岁了,据此推算你也应当是成年人了吧,或许你正在国外留学——就像习近平和彭丽媛的女儿习明泽正在美国哈佛大学留学一样,希望你和你爸爸都通过网络能看到这封信。虽然你爸爸的部下及部下的部下知道我的家住在哪里,知道我的行踪,知道我家属的工作单位,知道我孩子的学校,知道我父母的情况,但我对你爸爸柯良栋先生的家庭情况和孩子情况一无所知,所以,我只能通过公开信的方式告诉柯良栋先生的孩子——以及柯良栋先生的同事、同学、朋友、亲戚、邻居,如果他们和网友们通过网络看到这封信,请他们转告你,以及你的爸爸,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说,既然你爸爸的部下及部下的部下这样做,我也可以把这样的事情公之于众,一方面让网友知道,另一方面也想让你知道,你爸爸的部下及部下的部下在做着这样的工作,但做这样的工作一点也不令人自豪。

首先,截至目前,本人行动相对自由,写作相对自由,我以自己的方式写作,表达对政治事件及社会突发事件的思考和观点,虽然有些观点不成熟,但也是一种公民的表达,思想无罪,自由表达并无不当,那么,杭州市公安局及下城区公安分局、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为什么要找我呢?我已经不止一次为我所写的文章被传唤及做笔录了,如果要传唤,为什么不带手续呢?到孩子学校找老师又算什么事情呢?难道孩子也受株连?当然,警察有警察这样做的权力,强权面前,我只能通过微弱的键盘和鼠标把这些记录下来发到网上,表达我的不认同和不同看法。

其次,截至目前,本人既不是犯罪嫌疑人,也不是违法嫌疑人,更没有剥夺所谓的政治权利,那么,在我还没有看到类似的法律文书之前,我只能说,思想无罪,表达自由,这一点小小的自由也是要争取的。

柯良栋先生的孩子,请问:看了本人前面的记述,以你个人的经历和感受,你爸爸当杭州警察局长,是不是令你很自豪的事情呢?警察局长,应当是执法者,法律是惟一当信仰和敬畏的,你爸爸是武汉大学法律本科毕业,又是法学博士,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这点当是你所自豪的,但是你爸爸的部下及部下的部下却那样做,你还自豪吗?

末尾,再次向你爸爸柯良栋先生问好,你爸爸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我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出生,都是六零后,本是社会公民,但却因中共特殊的国情彼此有了各自不同的角色:一个是维稳者,一个是被维稳者。我是后者,但这一角色并非一成不变,因为法治政府才能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在真正的法治社会,没有维稳和被维稳之分,只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治社会才是真正稳定的社会。 只是,法治社会,真的会生根在中国大地上吗?希望你和你爸爸柯良栋先生也能就此话题展开一场讨论。拿事实说话,真理会越辩越明。



杭州公民:昝爱宗 2014年5月14日

杭州市公安局长柯良栋


2009年4月10日,浙江在线披露消息,公安部原法制局长柯良栋已低调抵达杭州,将接替吴鹏飞出任杭州市公安局局长。这一“低调履职”备受各界广泛关注。

  据浙江在线报道,柯良栋1985年武汉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后,任教于福建司法学校,1986年考入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法学系刑法学专业攻读硕士学位,1989年分配到公安部,直到官任法制局局长。

  “学者型的官员”。主编过《白领犯罪与预防》、《公安机关新管辖刑事犯罪通论》,《治安管理处罚法释义与实务指南》等学术作品,还译著过《新加坡共和国刑法典》。

  有地方锻炼经历,2003年-2004年,曾挂任担任成都市公安局副局长。
http://www.hinews.cn/news/system/2009/04/22/010464026.shtml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