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压基督教再升级,该怎么办?

对华援助特约评论员


自2014年4月28日全球关注的温州三江堂被当局蛮横粗暴地强拆后,对整个中国基督教的打压,明显地升级。一方面,由于最大目标三江堂被消灭,所以浙江各地的小教堂、教会接连遭殃、无一幸免。另一方面,打压开始迅速地从三自名下教会转向家庭教会,而且有向北京等更加敏感的大城市扩展的趋势。

根据媒体报道,2014年5月6日下午四点半,温州乐清雁荡白溪基督教堂十字架被拆,据称该教会并没有违章且手续齐全。到5月7日,温州苍南县一天主教堂和一安息日会教堂的十字架被拆,浙江海宁一教堂的十字架被拆,浙江杭州市乔司礼拜堂的十字架被拆,浙江平阳桃源天主堂的十字架被“蒙头”。5月8日下午温州市瑶溪街道河滨礼拜堂被拆毁,夷为平地。此外,温州鹿城区藤桥镇的下安山、呈岸、林山、仁地等教堂的附属建筑及十字架,近期也会被强拆。由于抗争最持久的三自名下温州三江堂被夷为平地,那么厄运和噩耗似乎必然要与浙江众多三自名下教堂及其十字架联系在一起了。

三江堂被毁后,当局当即将魔爪伸向了温州家庭教会。温州伯大尼教会是温州非三自的城市教会中有较高知名度的教会。但在5月5日,该教会接到一份名为《温州市鹿城区民族宗教事务局责令停止活动通知书》,其中写到:南汇街道献华一栋六楼的住户擅自设立宗教活动场所,违反了《国家宗教事务条例》和《浙江省宗教事务条例》,因此责令立即停止宗教活动,清除建筑物内的宗教设施并解散参与活动人员。通知书还要求“活动负责人”持身份证件到宗教局“接受谈话处理”。不仅温州伯大尼教会,其他多家温州基督教家庭教会也收到类似通知。

除针对教堂与聚会点外,据媒体可靠消息,温州正展开排查公务员信教情况,以为下一步打压宗教自由做提前统计预备。这一切情况都说明政府打压基督教整体的行动已经开始了新阶段,那就是打压了三自名下教会的象征三江堂后,对家庭教会及其敬拜场所开始打压,对教会聚会的信徒打压后,对体制内的信徒也开始打压。对三自是拆教堂和十字架,对家庭教会是取缔聚会点,就是不让聚会。形式虽不同,但实质都是通过剥夺教产和教会物理空间来危害信仰权利、干预信徒正常信仰生活、遏制甚至要泯灭基督教的发展。

在温州家庭受到迫害的同时,当局对北京乃至全国有象征意义的北京守望教会的打压,也开始升级。根据中国数字时代 (China Digital Times) 4月16日报道,中国国信办最近发出通知:各网清理删除《户外敬拜三周年之际 北京守望教会 告会众书》一文及相关评论。这是近年来少有的针对基督教会的举措。

5月4日是主日聚会日子,也是北京守望教会2014年户外敬拜的第16个主日,有30位弟兄姊妹因参加户外敬拜被带走。其中三位弟兄姊妹陈佑伟、兰小方弟兄和代丽樱姊妹,被带到海淀分局的看守所, 三个人都是行政拘留5天,警方巳通知家属。这是守望教会户外敬拜以来第一次对参加户外敬拜者施以行政拘留,明显显示当局对守望教会的打压升级;也显示自4月28日强拆温州三江教堂后,政府全国性对基督教的逼迫已经从三自会波及到温州及北京的家庭教会。在这种打压升级的背景下,当局对守望教会领导层的软禁、喝茶等非刑事措施,是否会演变为刑事拘留甚至起诉判刑呢?最新消息说守望教会参加户外敬拜的信徒正被所在单位、学校进行新一轮调查,守望弟兄姐妹已经做好进拘留所、看守所甚至监狱的准备。守望的前景让人担忧。而如果守望事件刑事化,那么中国其他家庭教会,也是否要面临各种刑事处分呢?

面对三江堂被毁后当局对三自、家庭教会的进一步打压;对浙江、北京乃至全国基督教会的全国范围内迫害,我们作为与受迫害者同感一灵的肢体,该如何应对呢?

首先作为基督徒,必须行动起来为受迫害者呐喊。祷告是我们的本分,我们要求上帝来保守中国基督徒们免除魔鬼撒旦的侵害,但是仅仅祷告是不够的,神也愿意让我们这些地上的管家,在地上为他“打美好的胜仗”。“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对耶稣基督的爱、对信仰的忠贞不渝,必须要用行为表现出来。基督徒们应该通过微博、微信或其他媒体发出抵抗逼迫、谴责迫害的声音,牧者要通过讲道、组织代祷会、联名信甚至地面抗议等等方式,发出抵抗当局新一轮大逼迫的最强音,只有表达我们宁死不屈的彻底、无畏决心,中共当局的新一轮大逼迫才不会得逞。

其次我们必须懂得联手教内、教外人士,以团结产生的力量,来共同维护宗教自由权利。宗教自由是个法律权利,是个法律概念,它不是宗教概念。宗教自由其实一点也不涉及宗教具体的内容。虽然各宗教、各教派在教义上有诸多不同,但在宗教自由这个法律权利的享有和捍卫上却是一致的,即任何宗教和教派,都应该享有宗教自由的权利。同时,对某个宗教或教派宗教自由权利的呼吁,并不表示认同其教义。“我”虽不认同“你”的教义,但我应该来捍卫“你”的信仰权利。因为信仰权利不仅是普世人权,人人该享有,而且它并不关涉教义,不涉及对自己信仰是否认信、执着和背叛的问题。

在目前形势下,中国基督教内的三自、家庭等其他派别,已经到了联手维护宗教权利的时候了,这不仅因为今天你不维护他人的权利,明天你自己的权利就会受到侵害(那些在三江堂受迫害是观望的家庭教会成员,很快自己也成为了受迫害者),更重要的是,只有在捍卫宗教自由权利上联手互助,才能产生联合起来的巨大力量,才能制止仇敌的攻击。当局的狡诈就在于他充分利用基督教内各派别互不支援、互相隔离的现状,各个击破、全面瓦解。

在目前整个基督教界受到逼迫、教会受到也许是“文革”之后最严重的一场逼迫危险时刻,教内各教派不仅应该在捍卫宗教自由权利时联起手来,甚至我们也可以联合教外人士或其他宗教,来共同维护宗教自由这个法律权利。只有当中国的各类信徒充分意识到宗教自由权利无涉教义、并且需要联手来捍卫时,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才能有彻底改善的可能性。

在强调行动、强调联手的情况下,各类具体的应对措施倒是很多。具体而言,在国内,我们可以主动联系律师、进行法律维权,或者组建维权律师团,主动就教堂被拆、聚会点被取消进行法律维权,我们也可以组织基督教界各派、诸教会间的联合行动、发表声明、组织代祷会等等。我们也可以联络统战系统和三自体系里面的开明人士,就新一轮对基督教的大逼迫发声。我们也可以组织国内学术界、宗教界,召开研讨会,为中国宗教自由发声。

至于在安全的海外,我们应该制造更大的效应,来引起全世界媒体、政界要人、宗教团体对目前发生在中国的新一轮大逼迫进行关注和发声。如联系联合国人权、宗教自由机构、联系各国国会、联系普世基督教机构为此次迫害作证、发声,也可联络世界各地温州等地华人基督徒,组织代祷会,或到领事馆抗议。也可联络台湾、香港诸教会、机构,为目前中国形势以各种方式来做出回应、发出呼吁。

圣殿被毁,曾是以色列人的浩劫,是整个犹太民族的历史耻辱。但如今也成为中国基督徒的重大羞辱。我们必须行动起来,才能洗刷掉这个羞辱,遏制迫害的进一步蔓延。让我们谨记圣殿被毁后以色列先知耶利米在诗篇137篇中所写的:

诗篇137:1-7: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耶路撒冷遭难的日子、以东人说拆毁、拆毁、直拆到根基。耶和华啊、求你记念这仇。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