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站在更高的属灵视角! ──回应某些「没有守护就能保堂」的论调

作者:道德


温州教会在经历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复兴之后,温州人特有的实用主义文化就开始一直伴随着温州教会。于是,我们学会了一次次的「灵巧如蛇」,一次次的妥协,甚至一次次的放弃原则。结果换来了高大豪华教堂,以及其他较多的信仰空间,但也带来了日益严重的教会世俗化问题。不说别的,就盖教堂而言,攀比、送礼、走关係,是建堂过程中常见的现象。


但是,这次三江教堂事件,最后是在没办法用灰色方式争取的情况之下,信徒走投无路之后,用公开透明的方式,勇敢地表达了自己信仰权利的诉求,这本来就是一件值得称讚的事情。不仅仅不用送礼找关係得罪神,还惊喜看到各地教会信徒不分背景和宗派齐聚三江的美丽景象,实在难免让人产生温州教会合一的遐想。


最后的结果显然是悲剧的,今年四月廿八日晚上八时卅五分,三江教堂完全坍塌。于是,出现了「如果没有这麽多外面信徒支援守护的话,就不会激怒有关部门,就能够保住教堂」的论调。出现这种说法在实用功利文化当道的温州应该不觉奇怪的,但却实在不应该有,分享以下几点:


第一,当前受伤的温州教会最紧急和最关键的需要是教牧性的辅导和治疗。对于三江教会而言,他们的同工和弟兄姐妹不仅仅伤痛最多,也因不同意见而处于不同心的状态,这样的论调无疑加剧三江教会的撕裂。而其他温州教会成千上万的弟兄姐妹,他们曾经关注过,禁食祷告过,甚至通宵守护过。今天的他们正在哭泣,此说法只会是在伤口上撒盐巴。


第二,这种论调基本属于「马后炮」,是无法验证的。相反,此说假定了有关部门意气用事的行政作业显然是错误的,多种消息显示当局的动作可能会继续扩大和强硬。就三江而言,最开始在对方出尔反尔的基础上,温州教会形成不让步的共识是可以理解的。到了最后,守护现场的基督徒理性而平和的撤离行动,却没有得到应该有的谈判和协商。但是撤离决定使最后强拆时没有发生冲突导致流血事件实在是感恩之事。所以,我们不能用根本无法验证的说法来攻击为守护而付代价的弟兄姐妹,他们中间还有很多还处于拘留当中。


第三,基督徒心善单纯,无论是主张退让的所谓「妥协派」或主张固守的「强硬派」,好像都没想到结局会是全部拆毁而不是之前协定的拆副堂和整改十字架。即使当天拆了大门推土机进入教堂时,还有很多人认为不会拆主堂。因此基督徒不需要彼此埋怨,只因对手不仅强大、聪明、经验丰富,而且残酷。在如此强权面前,没有妥协派和强硬派的区别。所以在反对「妥协就可以保堂」论调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支持安慰三江的同工,无论他们之间的意见有多麽不同,但他们始终是最大的受伤者;他们,包括被认为妥协的同工,所摆上所付出的远超过我们的想像。现在他们又要含泪带领信徒走出伤害,重建心灵,我们应该是他们最大的支持者和代祷者。


第四,如此难过的结局确实我们需要深刻反省,但是我们不应该站在实用功利主义角度去看结果的得与失,而是站在更高的神学角度和属灵视眼去思考去反省。我们最该反省的不是哪种策略(退让或守护)能够保住教堂,而是应该反省我们是否行在神的旨意中?应该反省是否持守了我们的信仰立场?应该反省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地方得罪神,哪些地方荣耀神了?应该思考未来的温州教会何去何从?


第五,此论调停留关切物质教堂的层面,失去教堂固然是损失,基督徒心中的殿要是失守,那损失将无法想像。当年以斯拉和尼希米带领以色列人重建的不仅仅是物质的圣殿,更是心灵的圣殿,他们回归,他们悔改,他们重建圣殿,最后他们得到复兴。今天,温州基督徒应该同心抓住属灵的复兴机会,就像我们父辈在经历「无宗教区」和文革逼迫后带来复兴一样,让我们一起归回到十字架面前,一起悔改反省,一起靠主迎接可能的更大风暴,最后一起经历神所赐的属灵复兴。


最后我想说,温州的教牧们,你是受伤的治疗者,你是哭泣的安慰者。让我们一起含着眼泪,不带苦毒,不带仇恨,只怀悲怜情怀,去安慰受伤的温州基督徒吧!让我们放下成见,不再彼此埋怨,不再互相攻击,心怀赦免,同心去重建属灵的殿宇吧!更让我们继续关注只有废墟的三江教会,就像过去关注有豪华教堂的三江教会一样,尽我们最大的可能,保护三江的合一,支援三江的重建,不仅是物质的三江,更是属灵的三江!


(作者为温州传道人,现身处海外)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