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绑架关黑监狱的经过

张慧馨 ( 南乐张少杰牧师的女儿)

我和1岁女儿被美国大使馆扔出来以后,成为“危险人物”,没有朋友敢收留,只好住宾馆。我妹妹从家乡赶过来同住。

24号晚,我们住在海淀区牡丹园如家宾馆,我们住下后先后六次房间断电,到我们退房前,房间完全没有电,无奈,我们只好换了一家住处。

25号,我们住到了崇文区的新世界那里的一家小旅馆,到凌晨两点钟,门外有很大的动静,感觉门口有好多人,他们小声谈论后就使劲开我们的房门,声音很暴力,我和妹妹很害怕,就喊:谁啊,谁啊。我的宝宝也在哭,持续一分钟后门外没有了声音,我们继续睡觉。

26号早,我们起床后,认为这个宾馆不能再住了,商量决定住到美国大使馆西门处的如家宾馆,那里离美国大使馆比较近,应该比较安全些,并且美国使馆之前见过我帮助过我的朴仲仁先生应该也住在附近,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也好求救。

我们是下午两点半钟住下,休息到晚六点钟出去吃晚饭。我妹妹有事回家,让一位主内姊妹陪我。我们到门口时,有两个人站在宾馆门口大声聊天,我们听到他们用的是南乐方言,我和朋友很惊讶,以为南乐老乡无处不在,还感觉很亲切。没有觉得他们是跟踪我们的。等我们吃饭回来,他们俩还站在那里,并且宾馆门口还有一辆警车,里面坐了四位警察,我们没在意,就到了住宿的房间。

我把刚才看见的发信告诉了我的律师夏钧,他建议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使馆工作人员朴先生。我觉得他们不是针对我,不会抓我,我不愿意晚上打扰朴先生,并且是在双休日。我们还是按时休息。

到27号凌晨两点四十分左右,有人拿房卡开了我的房门,我就起来,到门口,发现她在试图摘掉门里的防盗链,我问她在做什么,她说,我要拖鞋了,来给我送拖鞋。

我意识到要抓我,就赶紧关上房门,争取求救的机会。我迅速返回房间,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朴先生,由于是凌晨,朴先生没有接听,这时服务员再次开了我的房门,他们在用力砸门,我已经没有机会打电话,就把手机赶紧塞进了内衣里,他们这时已经走到了我的床边,要我们穿衣服。

我看到我之前熟悉的警察,知道他们是南乐警察,他们有男女十几人,很快的收拾了我的行李,把我们带到楼下,上了一辆依维柯警车,我想手机还在衣服里,里面有我的私人聊天,不能让警察拿到,还要想办法求救,我就要求上厕所,他们在服务区停下后,我到厕所给夏律师发了一条求救短信,救我,南乐。就把手机扔掉了,我想我扔掉,被一个不相关的人捡去,也比被警察拿去要好。

后来我们就到了南乐,他们把我带到了南乐县招待所的地方,那里看似招待所,其实里面隐藏的是黑监狱,我进去以后,马上感觉到刺鼻的霉味和潮湿,他们把我关进一个满是海绵板的房间,那里厕所散发恶臭。收走了我的证件袋,里面装有我的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户口本,宝宝出生证,还有我和宝宝的护照。

他们把我关起来后,有九个人看守,五个女的在房间内,四个男的在房间外,我很害怕,我的宝宝虽然不会说话,也能感觉到我们失去了自由,她还不敢哭出声,眼泪汪汪的指着墙上一个很小的窗户,试图告诉我,那里有光,我们可以从那里出去。我握着宝宝的手,点头示意我们不出去,就哄她睡觉。我发现我的圣经没有被收走,我祷告,求神开恩,一定不要他们收我的圣经,我需要神的话。等我打开圣经要读时,看守我的女人们就开始用嘲笑的语气问我,你们这都是每天有规定读多少吗?每天都要念经吗?不念会怎样?我装作没有听见,拒绝回答她的问题。这时我翻开圣圣经,读到,伯;11章:“你也必坚固,无所惧怕。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

神的话安慰了我,不再害怕,躺下睡觉竟然一觉到天亮,睡的非常好。我和宝宝同时醒来,我们吃了早餐,我想让他们带宝宝到有阳光的地方透透气,就带她出去两,我又珍惜宝贵时间读圣经。这四天里,我每天都洗衣服,让她们把我洗的衣服晒到院子里,希望有人看到后救我。但是都无济于事。

房间很冷,并且我家里有遗传肺病史,我开始鼻塞,流鼻涕,咳嗽,咽痛,呼吸急促,看守我的人问我,是不是病了,我说我有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哮喘。他们没有让医生治疗。我一直坚持到29号。

等爸爸开庭结束后,信访局局长带下属来找我谈话,问我在北京美国大使馆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拒绝回答,我反过来说,他们不能一错再错了,还说我被抓进来没有理由,也不能就这样被放出,我要求治病。

信访局局长说我执迷不悟。要我赶紧离开,看守我的人就提着我的行李把我送到门口,由我们村长骑电动三轮把我送回了家里。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