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修党与奋锐党

作者:林强
自由是当代公共神学的一大课题。《圣经》说: “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得自由”,实际上,这是一种基督徒“内在的自由”,它区别于以赛亚.柏林的“消极自由”。康德说:”自由不是为所欲为,那是野蛮;自由是不想做而可以不做“,道出了”内在自由“的一面,即基督徒”不犯罪的自由“,而在另一方面,基督徒也有”施怜悯、行公义“的”行善的自由“,类 同于柏林所言的”积极自由“。 从严格意义上说,堕落人类中真正获得“内在自由”的人群,只有被圣灵重生、心思意念被圣灵掌管的基督徒。这样的新人性,就不再是“罪的奴仆”,而是“义的奴仆”,才能自发地避免恶性、内驱地行善;这样的新人性,才能具备真正“勇敢的心”(来10:35),才有可能基于“内在自由”,奋起反抗外部的奴役与强制。这就是我在《极权、革命与人性之恶》一文中所说的:“我更希望中国社会能够涌现更多圣徒与英雄同构的新人性,以对抗自甘奴与暴徒同构的国民性。”

然而,目前中国现有的基督教徒中,受基督教历史上奥秘派、门诺会(浸信会前身)等“不问政治、退避隐修”传统影响,以及传统文化尤其儒学“愚忠”、佛道避世思想影响,片面追求个人灵命长进、罔顾社会公义,或出于对极权专制政治的恐惧,“躲进教堂成一统”的思潮和现象极为普遍,成为教会中为数众多的“隐修党”。


另一方面,大量追求民主宪政的民主派人士和自由主义者,出于对极权专制的不满,以及寻求宪政民主思想资源、救国救民的需要,加入基督教会,而其中许多人只是观念的认同,并未真实认罪悔改、得救重生,却满口都是“主赐下反极权专制的异象”。这部分基督教徒在灵性生命上,正是《圣经》所言“未曾翻过的饼”,而只是一些在跟从基督之前的“奋锐党”。其中一些人,加入教会的目的,甚至只是想利用基督的教会,增加他们在“宪政民主运动”中的政治筹码。
我以为,当前中国教会必须归回《圣经》,切实按照《圣经》教导,以福传、牧养、归正、治理、教会建造等信仰事务为主体工作,完全避免介入世俗政治;同时,在公共神学上对信徒的教导,必须力避以上两种倾向,加强基督徒个人信仰归正与生命更新,强调基督徒的公民本分与社会责任。


如此,才能避免任何将有形教会引入世俗政治的风险,才不会继续大量生产“隐修党”、“得救自甘奴”和“没重生的奋锐党”,才能真正产生“圣徒与英雄重构的新人性”,以对抗”自甘奴与暴徒同构的国民性”,在中国社会中切实遵行主道、见证主名、荣耀上帝。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