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违还是违拆?!

温州教会长老郑大同

强拆十字架强拆教堂的风还没有停下来,似乎还阴险凶猛地刮着,三天前在三-江教堂的附近与大门的对面,竖起了很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拆出公平 拆出正义 违必拆,六先拆 。”“坚决推进“三改一拆”工作,坚决处置暴力抗法行为。”
下面的压脚都是永嘉县“三改一拆”办公室。

什么“三改一拆”? 从网络上搜索一下:
是指浙江省政府决定,从2013年到2015年在全省深入开展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简称“三改一拆”)三年行动。

以‘拆除违法建筑’为‘理由’,似乎可以蒙骗一些人,吓唬一些人。

好啊,你们也说‘公平’、‘正义’,那就让大家看看,什么是最大的违法建筑吧!

2013年07月29日《人民日报》“停建楼堂馆所就是要‘一刀切’”的文章中写到:‘高大的楼宇、奢华的装修、高档的家具……对于党政机关滥建楼堂馆所的奢侈之风,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党政机关超规格修建楼堂馆所的现象,严重脱离群众。从1988年国务院颁布实施《楼堂馆所建设管理暂行条例》以来,中央三令五申,一再严控。但一些地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有的地方违反审批程序,擅自提高建设标准、扩大建设规模,个别地方人均建筑面积竟超标近10倍,在群众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说违法违章吗?事实上,最大的违章建筑就是就是党政机关滥建的楼堂馆所!
你不能否认吧!这是中国政府的喉舌《人民日报》上的文章中写到的!

你永嘉县“三改一拆”办公室与《人民日报》上的文章来比,你的可信度,权威性还差得很远很远吧!

就从实际情况来看吧!去过以色列、去过美国的人都知道,就是我国贫困县的政府大楼比以色列的国会大厦还要高大华丽,美国的州政府建筑物与你们违章滥建的楼堂馆所来比,真是太矮小太寒酸了!

我们再一次重申:就是这样大家也不主张你们违章滥建的楼堂馆所一定要马上拆掉,‘苍蝇、老虎们’不能呆的时候,腾空的一些地方,清理一下,还可以派其它更好的用场呢!

为什么急于要拆呢?如果说建是错的,那拆是加倍的错!!

不但浪费国家资源,还会拆出许多建筑垃圾严重污染环境,这样岂不是得不偿失吗?!不说他们主观疯狂就好了,还有脸说‘保持客观理性’!这些都是明白易懂的常识呀!!

永嘉县“三改一拆”办公室(可能也有不少是临时工)还有一些地方官员,只要你们不学苍南城管,就不怪你们,但要知道自称‘公仆’贪官恶吏怎么还敢妄论什么‘公平’、‘正义’呢?!

‘公仆’有那么多的房子,那么豪华宽敞的别墅,公民也就是你们的主人一大批民营企业家的厂房和民工买不起高得异常离谱超乎常人意料之外的房子而搭建的棚屋,也没有丝毫‘暴力抗法行为‘,就被‘公仆’雇佣的临时工‘坚决处置’掉了!

你们说说看,这样能‘拆出公平 拆出正义’吗?!!

明摆着的只能拆出不平,拆出邪恶,拆出愚蠢,拆出疯狂!!!!

金陵神学院陈逸鲁院长‘从现代管理的看浙江政府强拆三江十字架的思考’(以下简称‘思考’)的文章中写到:

“浙江的违建问题十分普遍和严重,那是”摸着石头过河”发展模式留下的问题,需要逐步来解决。但这次浙江政府采用急于求成、强硬解决的手段,不符合现代管理的原则和智慧,势必造成内伤,有损党政形象,有损党群感情,有损社会稳定,得不偿失,是个失败的施政例子。”

这次强拆十字架强拆教堂更是荒谬,显出无比的幼稚和傲慢!!!

在‘思考’一文中又写到:
‘浙江政府(说是个别官员更为确切)显然用粗暴强硬的方法来处理群众性事件,他们事前不先与当地统战部门、宗教事务部门、宗教团体沟通协商,一意孤行地推行其自以为正确的做法,显出决策者的幼稚和自以为是。’

‘据说,浙江政府,这违反现代法律的精神,这种做法有”株连九族”的味道,是对人权的粗暴践踏。如果说,他们是想解决违建的问题,他们却已经违规和违法了。他们的做法除了给人感到粗暴和强硬之外,毫无现代管理智慧可言,希望中央政府尽快介入,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

上面提到‘据说’,其实是证据确实的,‘浙江政府’应该说是浙江个别官员,说的更明确一点就是夏宝龙书记,给温州官员施加压力,温州个别官员和一些办事人员‘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威胁宗教团体负责人、‘逼迫他们就范,逼得他们左右为难,里外不易做人!还‘威胁守候在教堂里信徒的家人’手段比较偏激。那些运用官长意志逼下属违法,那些派‘闲杂人员‘混入教堂,企图制造事端并嫁祸于教会的人那就可称之为卑鄙无耻可恶可悲了!

还好,温州大部分的官员是有正义感的,也有比较成熟的政治智慧,没有随从官长错误的意志,贸然而动。

这样就使夏书记大为恼火了,于是召集你们大谈‘担当论‘,是啊,人都应该有担当的,尤其是像你这样大谈‘担当论‘的人,你要给官员们做个表率呀!以色列的军事指挥官都不说:’给我上!‘只说:’跟我冲!‘的,要来强拆十字架强拆教堂,你要冲在前面,要有担当呀!你自己不敢担当的事,怎么要别人担当呢?!中国传统文化,哦,是孔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是应当知道的。

金陵神学院陈逸鲁院长也认为,你是违反现代法律的精神,这种做法有”株连九族”的味道,是对人权的粗暴践踏。如果说,你们是想解决违建的问题,你们却已经违规和违法了。你们的做法除了给人感到粗暴和强硬之外,毫无现代管理智慧可言!

你们是‘拆违‘吗?!告诉你,你是抵赖不了违拆!!!

你强拆的十字架强拆的教堂,是要你赔的,我们不要政府拿纳税人的钱来赔,要你卖掉你自己的房子和手表来赔,听说你也有许多名贵的手表,许多人要‘人肉’你,你可能很快要‘霸王别姬’了呢!!

与薄熙来在重庆‘打黑’实质是黑打是一样,你所说的‘拆违’,本质上就是货真价实的违拆!!!

以前许多‘高官’都去过重庆挺薄,现在有什么重量级人物表态支持夏了吗?

如今夏宝龙你是输定了!拆不了十字架拆不了教堂,你输了。

你如果一意孤行一定要强拆,你过来吧!你亲自来指挥,最好是你自己爬上去拆,你要有担当呀!(你拆累了,我请你喝茶,我们基督徒都是很和善很友好的,)大家都清楚你若执迷不悟会输得更悲惨!!!我们也为你祷告,你现在能悔改还来得及,真希望能给“三改一拆“注入更新更健康的内容:

“改掉官僚作风、改掉主观主义、改掉说谎习惯,拆除你们与人民群众之间的墙,“这才是双赢互利的“三改一拆“呢!如果你还不懂,我们温州的官员都有深刻的感悟,因着神的怜悯、弟兄姐妹的认同,请允许我代表温州广大的基督徒,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因着你们的沉着理智,才没有酿成大祸!那才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呀!虽然你们和我们弟兄姐妹中间都有少数人做得稍微过火了一些,彼此饶恕吧!先别拆了,等大家都冷静下来,再协商好吗!

谁都知道,浙江是五千六百多万浙江人民的浙江,不是夏宝龙的浙江;重庆也从来不是薄熙来的重庆,是二千九百四十多万人民的重庆。薄熙来主政重庆的时候,有六幢高楼一字排开,每幢楼顶矗立一个霓虹灯巨字,一顺溜“薄书记辛苦了”的红色霓虹灯在夜空中很耀眼很张扬地闪亮着,是谁审批的?不是违章的吗?你为什么不提议把它拆下来。薄熙来被抓起来,那几个字,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也可以保留下来,改一个字 “薄书记 该 苦了” 就可以了,他判了死缓,再改一个字“薄书记该 死 了”也不错嘛!

夏书记你说的‘章’,许多时候这‘章’都在你的兜兜里,你说违章就违章吗?!

如果你死要面子,蛮横地要继续强拆十字架强拆教堂,那你不仅仅是输的问题了!正如‘思考’一文中写到的:“浙江的主政者要明白:‘三江‘水干,‘龙‘何以生存?”

我们已恳切祈求全知、全能、全在的神感动在上有位的,让‘中央政府尽快介入,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

“公义使邦国高举, 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 14:34)。

不信常识唤不回,必见恶人要成灰!!

而我们有神的应许,正如先知以赛亚写到:

“这样,你的光就必发现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医治要速速发明。你的公义必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那时,你求告,耶和华必应允;你呼求,他必说:我在这里。”(赛58:8-9)


神的仆人温州教会长老郑大同写于2014.4.26-27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