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发布2013年度报告,列举世界宗教自由最差的国家

对华援助协会翻译

2013年4月30日   立即发布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    http://www.uscirf.gov/

http://www.uscirf.gov/templates/uscirf/images/logo.png 

华盛顿 ——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基于“国际宗教自由法案”(IRFA)而组建,作为联邦政府的独立咨询单位,负责观察海外宗教自由受到侵犯的情况,于今天发布了2013年度报告这份报告是专门针对全球的宗教自由状况,并列举了那些侵犯宗教自由最为严重过份的政府。

该宗教自由委员会的主席卡特里娜·兰托斯·斯维特(Katrina Lantos Swett)博士说:“由于一些破坏性势力的存在及其所激发的不安定,国际范围内宗教自由的状况正在趋于恶化。这些势力包括暴力性的宗教极端主义,也伴随着政府的推波助澜和不作为。这些极端主义者针对那些弱小宗教群体或者针对强势宗教群体中的持反对意见者,实施暴力,包括对身体的攻击甚至谋杀。同时,极权主义政府们也在压制宗教自由,主要是通过歧视性法规、武断的要求和严厉的行政命令所形成的错综复杂的网罗。”

2013年度报告建议国务卿,要再次将下列八个特别令人的“特别关注国”,实施榜上提名:缅甸、中国、厄立特里亚、伊朗、北朝鲜、沙特阿拉伯、苏丹、乌兹别克。此外,委员会还发现另外七个国家也符合上榜的条件,因此也应当一同提名为“特别关注国”:埃及、伊拉克、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越南。

兰托斯·斯维特还说:“这份年度报告说到底,是关于人民的处境以及政府是如何对待他们的。世界各地的不同宗教团体的成员们都受到侵权行为的影响,包括缅甸的罗兴亚族的穆斯林、埃及的科普特基督徒、中国的(基督徒、天主教徒)、佛教徒、维族穆斯林和法轮功、伊朗的巴哈伊教徒、巴基斯坦的阿赫迈底亚派和基督徒、或者是那些在伊斯兰教国家里的穆斯林,例如沙特阿拉伯和乌兹别克斯坦,以及在非穆斯林国家的穆斯林,例如,俄罗斯。我们建议白宫采纳一整套的政府策略,来指导美国对宗教自由的提倡,并建议国务卿克里,在现有提名榜上的国家名单在今年失效之前,赶快将这些国家再次提名。”

在缅甸,政治改革正在进行,但是尚未有效地改善宗教信仰自由的状况。宗教暴力和针对少数民基督徒和穆斯林的宗教自由和人类尊严的严重侵犯,继续发生且并没有受到处罚。

在埃及,尽管在动荡的政治过渡中出现了一些进步,但是政府并没有为那些宗教暴力的受害少数民族,特别是科普特基督徒,提供保护,或者是提供得慢了。埃及政府继续起诉、判决和监禁那些所谓“轻蔑”或者“侮辱”宗教的个人。而且,埃及的新宪法中包含了一些与宗教自由相关的“问题”条款。

在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宗教极端主义及其不受惩罚的状况,已经促使暴力级别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以至于威胁到这两个国家的长期繁荣。在巴基斯坦,针对什叶派穆斯林的暴力正在蔓延。与此同时,在尼日利亚发生的对博科圣地的袭击,已经加剧了宗派间的紧张。

兰托斯·斯维特还说:“许多的这些国家,都排在美国外交政策日程的前列,并且宗教是他们外在形象的一个核心部分。美国外交政策要想成功,就要意识到宗教自由在每个国家里所扮演的关键性角色,并要优先处理。宗教自由既是国际法保护下的关键性人权,又是帮助(我们)衡量一个国家是处于稳定还是混乱局面的一个关键因素。”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还宣布了2013年度被列入“二级名单”的八个国家。“二级名单”的衡量方案,代替了委员会从前使用的“重点观察名单”。这些国家分别是:阿富汗、阿塞拜疆、古巴、印度、印度尼西亚、哈萨克斯坦、老挝和俄罗斯。本委员会发现,这些国家对宗教自由的侵犯或者是对侵犯的容忍,已经相当严重,至少符合我们的“榜上有名”的三个条件中的一个,尽管还未符合所有的三个条件,即“系统性、持续性、严重性”。

在俄罗斯日益严峻的人权遭受侵犯的大环境中,宗教自由的状况出现了严重的倒退。在印度尼西亚,宗教容忍和多元化的深厚的宽容传统,正在由于政府逮捕了一些他们所认为的偏离宗教的个人,以及极端组织所实施的暴力,而面对严重的威胁。联邦政府、省级政府、警察局和法院的领导们,经常容忍甚至唆使那些宗教自由的侵犯者。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这份报告,还列举关注了不符合“上榜级别”(一级名单)和“重点观察名单”(二级名单)的一些国家/地区的宗教自由状况。这些国家/地区分别是:巴林、孟加拉国、白俄罗斯、埃塞俄比亚、土耳其、委内瑞拉和西部欧洲。这份年度报告还深刻涉及了一些专题事项:修改宪法、非国家主体实施侵犯宗教自由、反亵渎诽谤宗教法、遭囚禁的良心犯、后共产主义国家在宗教自由方面的倒退、日本的绑架和强迫脱离宗教、国际组织的宗教自由议题。

关于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持中间立场的美国联邦政府的咨询单位,委员会的成员是由美国总统和国会两党的领袖来委任。根据1998年的“国际宗教自由法案”(IRFA),美国在每年要列举出那些政府行为系统性、持续性和严重性地侵犯作为普世人权的宗教信仰自由、或者容忍侵犯宗教自由的国家名单。该法案还负责评估这些国家和其它国家的宗教自由状况,并向总统、国务卿和国会提出建议。

根据“国际宗教自由法案”,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是采用联合国公约和宣言中的国际标准,来评估宗教自由状况。



原文链接:http://www.uscirf.gov/news-room/whats-new-at-uscirf/3987-press-release-uscirfs-2013-annual-report-on-the-state-of-international-religious-freedom-identifies-worlds-worst-violators-april-30-2013-.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现在就自由”向联合国递交紧急申请,呼吁关注陈克贵的生命危险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30日

 

clip_image002昨天(2013-04-29),美国的人权机构“现在就自由”(Freedom Now)向联合国“最高人权委员会办公室”递交紧急申请,呼吁向中国政府转达有关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在狱中身患阑尾炎却得不到足够医疗救助的危险处境。

这个机构的负责人在呼吁信中指出:“(狱方)拒绝提供医疗救助的事件并不是孤立的,而是中国当局对陈克贵的家庭成员全面施压的一部分。在陈克贵被逮捕将近一年之际,警察还抓捕和审讯了他的母亲和另外一个叔叔。”

 

这封呼吁信还附带了相关的文件,以及《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最近对陈光诚家族遭到报复的报道等。

下面是该呼吁信的中文版(对华援助协会翻译):


2013年04月29日

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Juan E. Méndez (尤安·曼德斯)

抄送最高人权委员会办公室

日内瓦联合国办公室

瑞士日内瓦

CH-1211 Geneva 10

 

紧急呼吁请求:有关陈克贵的处境/中华人民共和国

亲爱的曼德斯先生,


我在此代表陈光诚,同时代表免费为陈光诚侄子陈克贵代理的国际律师咨询委员会,提交这份紧急呼吁请求。陈克贵目前关押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临沂的监狱里,身患疾病却得不到足够的医学治疗。

陈克贵目前患有阑尾炎,狱方管理者给他提供了静脉抗生素。但是,他仍然感到非常疼痛,狱方继续拒绝他与医生见面,也没有将他送到医院。据悉,他的阑尾炎已经开始化脓。

陈克贵,33岁,在他的叔叔——著名的维权人士成光诚从被当局非法监禁的家里逃脱并进入北京的美国大使馆之后,就被中国当局关押。2012年4月27日,警察、党政官员、和政府雇佣的地痞流氓,闯入陈光诚家族成员的家,抓走了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殴打并审问他关于陈光诚的去处。之后,那些官员们回到陈光福的家中,野蛮殴打陈克贵和他的母亲任宗举。当陈克贵针对夜入民宅的(暴徒)行使正当防卫权利时,伤到了一位党政官员。在陈克贵消失了数天之后,政府在五月初正式逮捕了他,并最终在2012年11月30日判处了他三年零三个月的有期徒刑。整个审判过程不符合正当的(国际)法律程序。

除了陈克贵先生受到酷刑之外,政府当局继续对他实施残酷的、非人道的、变本加厉的类似于酷刑的待遇——拒绝对正在患有阑尾炎的陈克贵提供紧急医疗救治。由于阑尾炎能够对陈克贵的生命造成危险,当局拒绝提供足够的医疗救助,实际上是对他的安危造成了直接的威胁。

拒绝提供医疗救助的事件并不是孤立的,而是中国当局对陈克贵的家庭成员全面施压的一部分。在陈克贵被逮捕将近一年之际,警察还抓捕和审讯了他的母亲和另外一个叔叔。

有人用死鸡死鸭和石头袭击了这个家庭的住宅。陈克贵的父亲,前往监狱请求给陈克贵足够的医疗救治,却遭到拒绝。请看下面所附的纽约时报刊登的新闻,详细介绍了陈光诚家族所受到的急剧增加的压力。

鉴于陈克贵曾受到的严重拷打和政府当局继续拒绝对他提供必需的医疗救治,这个家族极其焦虑,为陈克贵所面对的非常真实的生命危险而担心。在此,我尊敬地请求你能够将我的紧急呼吁,尽快转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

 

clip_image001

 

此致,敬礼

“现在就自由”机构创办人:Jared Genser 杰瑞德·耿斯 (签名)


附件:

1、被代理人指控酷刑的问卷表

2、《纽约时报》:“中国官员下令审讯流亡异议人士的亲属” 记者:克里斯·巴克雷(Chris Buckley)

3、《华盛顿邮报》:“中国的法治:不会放过律师    作者:耿和;陈光诚

 

点击这里查看或下载原版英文的PDF文件: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_YUgSyiG6aIUE0xY0p5Qk5Pcjg/edit?usp=sharing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VOA: 法律窗口:法律维权人士批中国违反法治行为

美国之音  亚微, 常晓  04.29.2013


华盛顿 —流亡美国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最近在美国律师协会的年会上谴责中国政府践踏人权和法治的行为,呼吁国际社会予以关注并积极参与促进社会公义的进程。


流亡美国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和德克萨斯州基督教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4月25日应邀来到美国首都华盛顿,出席了美国律师协会的年度会议,并就中国律师面对的伦理道德挑战以及涉及中国民主和法治的一系列问题发表了讲话。

现年41岁的陈光诚因为调查和揭露山东省临沂地区13万起强制堕胎和结扎的案例,受到当地政府的迫害,并于2006年被判刑4年零3个月。出狱后,他和家人一直处于软禁之中,饱受毒打和精神折磨。2012年4月,他在友人“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
的帮助下奇迹般逃离所在的村庄,进入美国大使馆寻求庇护,之后被大使馆官员护送到医院接受治疗。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下,中国政府最后终于做出妥协,同意他离境。在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陈光诚一家于同年5月抵达美国纽约。目前,他在纽约大学学习和研究法律。

陈光诚在发言中提请长期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们关注专制政权下的恐怖行径以及对人的尊严的践踏和生命的迫害。他指出,中国大陆公检法司表面上很健全,且互相监督,实质情况并非如此。

“在中国,凌驾于国家和政府之上,还有这么一个党,从党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部门,都有一个相应的党委来控制政府的相应部门,比如说,省里有个省党委流亡美国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控制省政府,省长只是二把手,省委书记才是真正的一把手。即使到每个村子,都是这样的。所以,整个国家权力和政府权力被垄断,被挟持。”

陈光诚进一步指出,在这个过程中,党委又通过一个叫作政法委的部门来控制公安、检察、法院和司法部门,把持着国家权力。

流亡美国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

“表面上看,他们互相存在监督的关系,但事实上,政法委控制一切,法律怎么审查、怎么起诉、怎么审判,都由它来决定。它领导掌握所有公权力,却不承担任何社会责任。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中,从党中央到地方的村党委,任何一级都有这样一个机构,堂而皇之地可以不被中国法律追究,也就是说,从法律上,他们不能被作为被告起诉。”

陈光诚表示,近年来,中国民众的权利和法制意识迅速觉醒,在2005年到2006年期间,百“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人以上的抗暴群体性事件大约5万7千起,如今每年超过20万起。在这个过程中,当权者一方面罗织各种罪名构陷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并试图把他们关入监狱,另一方面透过律师资格审查和律师执业资格审查制度,恐吓要挟为他们提供辩护的律师。

“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

陈光诚说:“律师每年要把自己的律师资格证和律师执照交给由共产党控制的司法局审查。每年如此。真正的目的是控制你,要你听它的话,如果不听它的话,就不给你审查,让你无法执业。很多律师就是因为坚决主持公道,坚决为受到当权者报复并蒙冤受害的人辩护,丢掉了律师资格或律师执照,甚至有些律师事务所被关停,让他们的生活都很艰难。”

陈光诚提出,有一种论调说,经济发展了,社会必然会发生转变。但是,中国大陆多年的经验表明,真正使社会发生变化的是人们的正义之心。他强调,信息时代已经到来,在全球距离已经不是最大的障碍的情况下,人们只要愿意,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可以对另外一个不公正的地方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发出声音并起到重要的作用。   
陈光诚接受VOA卫视记者亚微采访陈光诚接受VOA卫视记者亚微采访

陈光诚会后在接受VOA卫视记者的采访时表示,来美后继续学习和研究法律对他在帮助促进中国民主和法制方面有很大的帮助。

陈光诚说:“美国宪法和中国非常不同的一点是,美国宪法明确规定最高的国家权力机关,也就是立法机关-美国国会不得立法限制公民权利。这一点在中国宪法中是找不到的。不仅仅是中国宪法里没有,而且民众当中也没有这个概念。这非常重要。我昨天刚从德国回来,德国宪法中直接写人的尊严不得触碰,这些概念跟中国宪法中好不容易才写进去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不在一个层面上的。它不尊重、不保障,我们怎么办?”

“对华援助协会”作为基督教人权组织长期以来一直从事促进中国民主和法制的工作。该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指出,中国执业律师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律师自身的生命、财产和人身安全权利得不到法律的保障。

“如果说守法的、本身是维护法律尊严的法律工作者和律师工作者自己的生命权、财产权和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并且在他们按照法律规定执业时,仅仅因为触及了当局所谓的敏感案例,例如涉及宗教自由、结社和人身权利、法轮功、上访以及计划生育的案例。这些都是不能辩护的案例。当律师按照他们的良心和正义去执业,并且为这些弱势群体辩护时,他们却要顾虑自己的人身安全,顾虑自己家人要受到多大的迫害,例如高智晟律师以及最近发生的一些律师的案子。当他们受到这样的胁迫时,中国的法制怎么进行呢?”
被中国政府判处无期徒刑的政治异议人士彭明被中国政府判处无期徒刑的政治异议人士彭明

傅希秋牧师指出,除了律师之外,被政府判刑的政治异议人员同样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他特别提到,前“中国发展联合会”的创办人彭明就是因为作为公民谈论对社会问题的看法被政府陷害和抓捕,全家被迫逃亡。后来他被中国当局绑架回中国,并且被判无期徒刑。彭明在监狱中被剥夺了作为犯人享有的接受治疗和聘请律师的基本权利。

彭明16岁的女儿彭佳音会后在接受VOA卫视的采访时指出,联合国难民事务署给予他父亲合法的美国难民身份,联合国任意拘禁工作组也声明他是被强制拘禁的。

她说:“首先,他的被捕以及被判无期徒刑直接违反了《难民地位公约》难民不遣返原则。其次他被强制剥夺了个人自由和会见律师和审讯的权利。最重要的一点,在中国,愿意为人权案子辩护的律师寥寥无几,陈光诚先生在会上也提到这一点。最后,我父亲被剥夺了接受治疗的权利。我请求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对这样公然践踏国际人权法的行为采取行动。”

在另外一方面,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今年年初在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政法机关在保障人民安居乐业、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他誓言要坚决反对执法不公和司法腐败,进一步提高政法工作亲和力和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legal-activists-criticize-chinas-rule-of-law-violence-20130429/1651283.html

紧急关注(2):陈光福的家正在遭受暴徒袭击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9日

 

(对华援助协会山东临沂消息)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的家现在又遇到袭击:从北京时间4月30日凌晨2点11分开始,有一批政府雇佣流氓开着车,车的高灯直射陈光福家大门,不断向院内外扔还有啤酒的瓶子,发出似炸弹似的响声。

陈光福试图拨打110报警,结果从前用的手机110号被锁无法拨打通,再换手机号拨通后几次,对方开始推脱,后来干脆不接了。

对华援助协会号召所有良心人士为了保护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号召大家立即帮助拨打沂南110。山东公安厅号码:+011-86-531-8512-5110(海外); +0539-110。 请告诉警察公仆们发生在双堠镇东师古村陈光福公民家发生的事情,代他报警。赶紧行动,不能迟缓了!暴徒袭击仍在继续......

邪恶无止境。山东临沂向全世界显明了,文明在这里已经完全丧失殆尽。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紧急关注(1):陈克贵的阑尾炎已经化脓,狱方拒绝住院申请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9日

 

因陈光诚出走美国遭到政治报复而无辜入狱的其侄子陈克贵,他的阑尾炎已经化脓。家人赶紧赶到临沂监狱递交为陈克贵保外就医申请,接受真正的医学治疗,但监狱拒绝接收。

对华援助协会紧急呼吁国际社会给予及时关注,并认为国家主席习近平应当对此事作出必要的反应和干预。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RFA 张敏:陈光诚、傅希秋出席美国律协年会讲话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4,27)

照片 (1)*陈光诚、傅希秋应邀出席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美国律师协会年会*

4月25日下午4点半,在美国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和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应邀出席美国律师协会年度大会,并在人权委员会组讲话。

当天的会议由美国律师协会人权与法治委员会主席、执业多年的资深律师鲍伯先生主持。

<现场录音,鲍伯先生开场词>

鲍伯先生向与会者特别介绍了陈光诚先生、傅希秋牧师和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的事工。

*傅希秋:中国律师在执业过程中自身安全生存都受到激烈挑战*

傅希秋牧师发表讲话。

<现场录音,傅希秋牧师讲话片段>


傅希秋牧师在向会议的主持者和领导者表示感谢之后说:“在中国,律师不仅仅负担起维护法律尊严和正义的使命,律师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律师本人在执业过程中自己职业伦理的挑战,而且他们自身的安全、生存都受到激烈的挑战。”

傅希秋牧师简要介绍了他自己的经历,说“自己虽有法学学位,并没有律师资格。自己是基督徒,所在机构对华援助协会的使命就是推动中国的宗教自由和法治。这次美国律师协会80多个国家的1,500名代表来到这里,看到大家现在开始重视,也想敦促大家重视,希望为推动中国人权进步和法治作出努力。”

他说:“你们应该讲话,应该无所畏惧,支持中国这些为着捍卫人权尊严和宗教自由人权,尤其是推动中国法治而付上代价的人”。

傅希秋牧师向与会者介绍了下一位发言者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介绍了陈光诚自学成为法律工作者,为当地农民提供法律援助的情况,以及陈光诚为捍卫人类尊严,关心受迫害人群所付出的代价。

*陈光诚先生讲话全文*

<录音,陈光诚讲话>   陈光诚讲话录音——

“大家好!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在这儿一起交流。

和大家有点儿不一样的是在中国国内人都叫我‘赤脚律师’,大家都是穿鞋的,有点儿不同啊。(众笑)

说到这儿,我要提一点,就是我们不难发现,在很多国家,社会走向宪政法治民主自由,也就是说整个社会走向公正的过程中,律师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零几年,在中国就有一种说法,说一个律师可以起到一个营兵力的作用……对社会的改变。从近期走向民主的几个地方,我们也很清楚地看到,像台湾、韩国,都是这样。

在很多已经走向民主的国家里,宪政法治制度都比较健全。大家可能有时候就对于这些需要不断地去抑强扶弱让社会走向更公正,可能有一点忽视。但是没有走向宪政法治民主自由的国家,各界人士,包括律师们也都走在前面不断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

今天在这儿,我们这个律师协会的这个部叫作国际部,我觉得这个意义非常大。以前律师不管来自哪个国家,我们起的重要作用往往都是在国内。我的感受是,现在我们这个律协是非常大的群体,并且已经有了国际部。但是我的感觉,对国际全面走向宪政法治民主自由的推动,还没有把潜在的能力发挥出来。所以我觉得对于国际全面的部将来可能要担负起这样一个非常重大的历史性责任,也就是让人类消除独裁专制的责任。

我们也不难看到,有一种论调就是说‘经济发展了,社会必然发生改变’,我们觉得这么多年来,中国大陆的经验告诉我们,事情未必是这样。真正使得社会发生变化的是我们的一颗正义之心。现在信息时代已经到来,地球已被称为‘地球村’,也就是说在全球,距离已经不是最大障碍的状况下,我们在任何地方,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对另一个不公正的地方发生的任何事情起到重要作用,只要我们愿意做。

说到这儿,我需要解释一下。因为大家生活在自由社会可能太久了,对于专制状态下的那种恐怖,那种对人的尊严的践踏和生命的迫害是无法……可能似乎是距离远了一点。

大家知道国家的政府是代表公权力,代表民众行使公权力维护国家的利益,但是在专制国家完全不一样。特别是在中国大陆,表面上看整个政府机构、公检法司比较健全互相监督,好像和外国的机构也没什么区别,可是完全不一样。

在中国,凌驾于国家和政府之上还有这么一个党。从党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部门,都有一个相应的党委来控制着政府相应的部门。比如说,省里有个省党委,控制着省政府,省长只是‘二把手’,省委书记才是真正的‘一把手’。即使到每一个村子都是这样的。所以,是整个国家权力和政府权力被垄断、被挟持。

表面上看,他们自称为国家领导,事实上他们是在挟持着国家的整个权力和所有的权力。在这个过程中,党委通过其中一个叫‘政法委’的来控制公安、检察、法院和司法局、司法部。表面看他们之间存在着互相监督的关系,但事实上政法委控制一切——法律怎么审查,怎么起诉,怎么审判,都由他来决定。他领导掌握着所有公权力,却不承担任何社会责任。这个在中国的法律体系当中,从党中央到地方的村党委,任何一级这样一个机构,堂而皇之的可以不被中国的法律追究。也就是说,从法律上,他们不能被作为被告起诉。当然其它的,像他们通过中组部来控制任何一级政府官员的任免,通过中宣部控制所有的媒体,我就不展开说了,因为今天我们主要谈法律。

在中国,近几年来,民众的权利意识、法律意识迅速觉醒,并不是他们不再争取自己的自由,争取自己的权利,而是对自己的民主自由权利在极力争取,越来越多。从2005年、2006年百人以上的社会抗暴群体性事件……那时是五万七千起,现在每年已经超过二十万起。在这个过程中,除了一些维权人士以外,律师也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当然,当权者对于他们的打压,也是愈演愈烈、不择手段。当当权者准备迫害这些维权人士或者维权律师,给他们罗织罪名构陷他,想把他关进监狱的时候,他们有时候需要律师来给他提供帮助,可是就在律师准备为他提供帮助,还没有去的时候,就会接到政府用来控制律师的机构——司法局给他打电话,叫他不要参与。

在中国有个律师制度大家可能不清楚,就是所谓的‘律师资格审查’和‘律师执业资格审查’制度。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律师每年要把律师资格证和律师执照交给共产党控制的司法局来审查。其实真正的意义就是控制你,叫你听他的话,如果不听他的话他就不给你审查(通过),叫你无法执业。很多律师就是因为坚决主持公道,坚决要为受到当权者报复,蒙冤受害的人辩护,就丢掉了律师资格或执照,甚至有些律师事务所都被关停。让他们生活都很艰难。他们用各种手段阻止受迫害的维权人士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律师的辩护。

在我这个案子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的律师当时开着车去,就被党委雇佣的黑社会把车掀翻。而且第二次律师去的时候,他们竟然派人把车牌摘掉开着黑车,在路上把刚刚从公共汽车下来的我的律师用铁棍把头打伤。

尽管打压这样剧烈,人们的正义之举仍然越来越壮大。后来,律师在准备去代理一些所谓的敏感案件的时候,共产党就直接……要么派人,派所谓的国保把他们软禁在家里不让出门,这个经历我是很清楚的。在威胁利诱软硬兼施无效以后,干脆就大批人把你围困在家里。

所以我们看到,这种经济发展了,并没有带来社会自然的法治化、民主化、自由化。反过来,中共当权者还在威胁迫害维权人士的时候说‘现在共产党有的是钱,有的是人’。所以在中国目前,维权律师、维权人士,以及各界在为自己权利斗争的人士也在逐步成熟。从一开始的为利益维权,为价格维权,走向现在从理念去维权,从价值去维权。而且从以前维护个人权利,走向现在的联合维护群体权利。

所以,在这种打压之下我们也看到中共当权者为了维护自己的专权,在国家和政府之上又组织了一个党卫军,这个党卫军每年消耗掉的国家财富资财超过七千多亿,比军费投资还要高。

昨天我还在‘柏林墙’旁边,今天就在这儿跟大家交流了。我想,‘柏林墙’已经倒了,可是‘中国网络柏林墙’却依然存在,它就是为了控制中国民众了解国际的事实真相。信息时代世界已经很小了,发生在任何地方的不公都回波及到其它的地方。

今天我们面对一些不公如果保持沉默的话,不能保证明天这个事情就蔓延不到我们身上。

我们看到,黑客的攻击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现在中国民众每天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当权者的打压也仍然在继续。可是,历史的潮流没有办法逆转,不管当权者想不想,社会总是要发生变化的。中国民众的权利意识、法治意识、公民意识已经觉醒,将来走向社会变革已是必然的。

所以,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有着巨大潜力能帮助这些专制国家走向民主。所以我想,我们这个律师协会国际部应该建立起一个国际的律师团体,来为所有的从国际法的角度为所有受迫害、还在专制之下的人民提供一些帮助,让这些社会尽快走向民主。

具体的方法有很多,可以各尽所能从不同角度去着手。但是总的来讲,根据我的感受就是,只要大家做,就会有效果。这个效果可能不会马上立竿见影,但是最终会体现出来。让我们一起努力!

谢谢大家!”

(掌声)

*与会者长时间鼓掌,起立*

陈光诚一再致谢,掌声还是没有停下来。全场与会者陆续起立。陈光诚起立,高举双臂,向全场致谢。

陈光诚:“谢谢大家!”

(掌声)

会议主持人鲍伯先生:“非常感谢!”

*会后采访傅希秋:介绍会议背景等*

会后傅希秋牧师接受我采访时,介绍了这次会议的一些背景。

傅希秋:“这是美国律师协会国际委员会,全球有五十万会员,这次是今年年会,在华盛顿召开。我跟光诚被邀请参加,特别讲这个主题,就是关于在法治受挑战国家,律师伦理的问题。会期是这个周二(23日)到周五(26日),一共来参加的有1,500人。我们这是在‘律师人权委员会’之下的小组,是最大的。组织者告诉我,这次会议期间,我们这个组是出席人数最多的。你看后边有一些都站在旁边了,门必须敞开,人在外边。”

*会后采访陈光诚:访德有感*

我采访了会议前一天还在德国访问24日夜里才赶回美国的陈光诚先生。

主持人:“能不能请问您这次去德国访问是受哪方面的邀请?”

陈光诚:“这次是德国外交部的直接邀请,很早以前就发出这个邀请。总的讲这次非常好。时间并不是很长。我19日从这儿动身,24日就得马上回来参加这边律协的活动。本来应该在那边多待一些时间,因为这个非常重要的活动,不得不马上赶回。

德国之行让我感触颇深。由于东德当年受强暴的经历,他们始终在反思当中。整个德国的国民对于坚持原则的重要性认识很透彻。所以也就出现了目前欧洲只有德国经济最好,德国在人权方面最强硬,最坚持原则。我觉得这是一个正面的结论。”

*陈光诚:律协年会有感*

主持人:“您这次是怎么应邀参加这次美国律师协会的会?有什么突出的感受?”

陈光诚:“这个也是比较早了。1月份给我发出邀请,希望我来参加这个活动。会议规模应该说是非常大的。80多个国家1,500多律师参加。对于我们谈到的(中国)法制状况、律师从业受到的迫害,以及律师应该遵循的道德和职业原则,我觉得大家反应是非常非常激烈的。尤其是对于现在还处于专制之下的这些国家的维权民众争取权利,他们都非常感兴趣。”

*陈光诚:成为国际律协成员,对律师资格执照、责任与使命的看法*

主持人:“在和他们的接触中,除了会议上正式发言以外,你还什么印象比较深的吗?”

陈光诚:“我觉得很有意思的就是,这个协会的主席直接给我一个律师协会的徽章,说‘你现在是我们国际律师协会的一个成员了。将来我们可以多交流,在人权法治方面做更深入的工作’。我觉得这都是对未来的一个展望或可能,我觉得从事这些工作的人应该都是非常非常认真的。”

主持人:“可实际上,在中国你并没有律师执照,你怎么看律师、法律人的责任、资格和使命……”

陈光诚:“这个你说的很有意思。其实一个人的社会使命未必就是那一张纸,那个不代表人民的官方认可的一个执照可以代表的。就像我在德国跟一些律师交流以后,他们给我一个结论说‘中国没有真正的律师团体’。我跟他讲了维权律师所作的一切以后,他说‘那中国现在有律师了,就是那些真正独立办案、坚持原则而被剥夺了律师资格或正在受到威胁的律师,那才是真正的律师’。所以我觉得美国律师协会、德国律师工会这样的机构,对于中国律师的这种理解。对在他们理解之下能够承认我是这个协会的一个成员,我觉得这也就不奇怪了,他们是从更高的一个层面在看问题。”

*陈光诚:目前中国法律与国际社会文明国家法治的区别*

主持人:“您参加这种活动,有机会能和国际上的律师群体和个人打交道,目前中国的法律与世界通行的普世的法律您看主要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陈光诚:“不同的是,在中国法律是统治阶级的工具。而在真正的文明社会,法律是社会公器,任何人都可以去使用它,它是公共的公器,大家都必须遵守的一个尺度。这是最大区别。

中国始终是有法不依,以权代法。法律只是沦为统治者的一个工具,这样的现实如果不改变的话,中国很难真正找到社会公正,很难找到真正的法治。没有社会公正,没有法治,人民也就谈不上什么自由了。”

*“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后,发生在陈光福家的种种状况*

4月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了“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陈光诚先生和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在会上作证。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有详细报道。

近日在陈光诚的家乡,他的大哥陈光福家中发生了一些异常情况。

4月24日,我得知陈光福的太太任宗举被警方带走,(北京时间)夜里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陈光福先生。请听一段当时的录音。

主持人:“我想请问任宗举是不是已经回到家了?”

陈光福:“对。回到家了。她被带到派出所询问了一个半小时。”

主持人:“什么时间被带走的?”

陈光福:“3点20带走,4:50多回到家的。老三陈光军因为在临沂打工,(24日下午)检察院打电话让 他到县检察院去,他去的过晚了,到县城时6点多,他们已经下班了。要到明天天亮以后再过去。”

主持人:“叫他去的时候名目是什么呢?”

陈光福:“也是(涉嫌)‘窝藏罪’。”

主持人:“是询问还是叫什么?”

陈光福:“是询问。”

主持人:“任宗举去也是询问吗?”

陈光福:“是的。”

主持人:“让任宗举回家时说法是怎样?”

陈光福:“就是告诉她现在进入了审查起诉阶段,你可以请律师,请不到律师的话可以申请法律援助律师。”

主持人:“您说有人向您院子里扔死鸡是什么时间?”

陈光福:“18日夜里扔的死鸡,19日早晨发现的。具体扔的时间是19日凌晨两点半。因为当时克贵的儿子正发高烧,刘芳当时还没有睡。到了早晨才知道扔的死鸡。19日夜里他们贴了小字报,内容是骂光诚是‘汉奸’、‘搞台 独’、‘是美国佬的走狗’,骂我是‘汉奸、二鬼子’ ,‘勾引日本记者进村’。20日我发现的大概有20多张。
20日凌晨1点,他们往我家扔石头、死鸭,砸坏了房瓦,我当时报警,是从第3次骚扰我报的警。
到22日早晨又发现他们散发到大街上的小 字报。当天发现(我栽种的)树苗被拔,第二次报警。”

主持人:“多少树苗?”
陈光福:“20棵。23日一天比较正常,没发现什么。24日凌晨2:31分,他们又往我家扔了石头,砖头、啤酒瓶,和翻墙进院放的啤酒瓶。他们正在扔石头的时候我打了110报 警,110来了以后,我起来看到碎裂的啤酒瓶,因天很黑,砸坏的房瓦没看到。天亮发现有房瓦被砸坏,发现完整啤酒瓶,我又重新报警,他们又来拍了照。

陈光福说,在院子里锅中发现了完整的啤酒瓶。

主持人:“那锅有锅盖吗?”

陈光福:“锅没有盖。它在一个死角,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扔不过去的,很明显

是翻墙进院以后放在里面 的。”

主持人:“那个锅是在露天还是在屋里?”

陈光福:“不在屋里,但是在靠近屋的地方,就是一个棚子。24日下午3点20分任宗举被带走。整个过程就是这样。”

*陈光福:4月25日探视陈克贵,他患急性阑尾炎,疼得很厉害*

一年前的2012年4月26日,地方当局发现陈光诚从家中逃走。陈光福家里深夜遭人入侵,陈光福的儿子陈克贵手持菜刀自卫,双方受伤。陈克贵被起诉。2012年11月30日陈克贵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3年零3个月。现在被关押在当年陈光诚服刑的临沂监狱。

今年4月25日是家人第4次探视陈克贵的时间。当天夜里,我再次采访了陈光福先生。

主持人:“请问今天探视陈克贵那边情况怎么样?”

陈光福:“克贵患阑尾炎,刚打完针和我们见的面。他说疼得还很厉害。监狱方说采取先打针输液消炎,采用保守疗法先治治看。”

主持人:“你们是几点钟见的面?”

陈光福:“下午2点半左右,探视半个小时。包括这次已经见了4次。只有这次警察没有在身后。另外,前3次都是办临 时会见卡,每人每次交5元,我们3人一次就交15元。今天给办了长期卡,下次来就不用再交费。这次每人10元。”

主持人:“克贵跟您谈到的还有什么其它情况吗?”

陈光福:“没有。”

*陈光福:任宗举和陈光军以涉嫌“窝藏罪”收到同样进入审查起诉“告知书”*

主持人:“您家里那边情况怎样?后半夜发生的那些骚扰的事情现在还有吗?”

陈光福:“今天早晨没有发现。”

主持人:“街上的小字报还在吗?”

陈光福:“还在。当时我看见的有20张。现在可能不知什么人有撕掉的,不到20张了。”

主持人:“小字报纸张是多大的尺寸?”

陈光福:“叫A4纸(那么大)……我不知道……”

主持人:“复印纸那么大?”

陈光福:“对对,是的。另外一个新的情况,就是(克贵的太太)刘芳回娘家时,在她娘家院子里也有这样类似的传单。”

主持人:“距离您的家有多远?”

陈光福:“七、八里路吧。还不是一个县,传单是在她自家院子里见到的。”

主持人:“有几张?”

陈光福:“她只说好几张。”

主持人:“后来陈光军情况怎么样?”

陈光福:“陈光军今天到检察院,我打电话证实的时候他对我讲, 也收到一份‘告知书’,就说自己可以请律师或者申请法律援助。他告诉我,内容和看到给克贵妈妈的一样。”

主持人:“您能把克贵妈妈收到的‘告知书’其中最主要的名目读一下吗?”

陈光福:“可以。‘沂南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委托辩护人或申请法律援助告知书。沂检刑委辩2013 45号。任宗举 我院对你涉嫌窝藏罪一案已经收到移送审查起诉的材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3条、第34条、第267条的规定,现告知你有权委托辩护人,如果因经济困难,可以申请法律援助……

下边是一个沂南县人民检察院的章。章盖在的上面,有个日期2013年4月22日。”

主持人:“陈光军和任宗举是一模一样的吗?除了名字不一样。”

陈光福:“对,对。是的”

*陈光福:事情过去一年后重提,从时间点看很容易使人想到是报复*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事情?”

陈光福:“事情过去马上就要一年了。是去年4月27日把任宗举抓到监狱,5月4日把她从监狱里办了取保候审送回家。马上要一年又重提这个问题,提出审查起诉,这个时间 的巧合点是在光诚(在美国国会作证)提出了对四十多个人的控告以后,这很容易使人想到是对光诚提出控告的一个报复。包括从4月18日开始一直到24日一连串的骚扰,我感觉这都是有联系的,也是有组织有步骤的迫害行为。

有人通过朋友转告我,一下午都在给我打电话,但是打不通。我告诉他,我的电话一直开着机,但是没有一点反应。很明显我的电话已经被控制。”

*陈光诚:以这种下流手段试图控制我,肯定不会得逞的*

在美国的陈光诚先生得知这些情况之后,我问他怎么看。

陈光诚:“我觉得很简单,他们还是想通过这种下流手段试图控制我,但这是肯定不会得逞的。他们如果不傻的话,这些年来也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样的下流手段对我来讲,不会有效的。”

*傅希秋:陈光诚家人受到新的升级迫害,我们采取紧急行动,美高层关注*

本节目截稿前,4月26日下午,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表示:“针对对陈光诚家人最新所受到的升级的迫害,我们也采取了一些非常紧急的行动,包括最高层的努力。今天下午会见了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罗希女士,还有其他至少有6位国会议员。包括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主席,外交事务委员会副主席,还有美中工作小组的委员会主席。现在是各方都在行动,希望推动日益恶化的事态能够停止。

尤其是陈克贵先生现在监狱里患急性阑尾炎,如果不及时治疗(穿孔)就会面临生命危险。国务院的相关高级官员也收到部分议员亲自的电话。现在美国国务院的一些高级官员会对中国方面直接表达关注,沟通。”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就在本次节目声音文件文字稿刚刚打录完成时,收到对华援助协会发出的文告,其中谈到包括陈光福家4月27日发生的最新情况。

附录如下——

紧急关注:狱中陈克贵患阑尾炎急需治疗,陈光福的住宅继续遭受砖石袭击

对华援助协会 20140428

(对华援助协会山东消息)正在狱中服刑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目前已经确诊患有阑尾炎,急需紧急治疗,但是狱方除了给几片抗生素药片外,拒绝提供其它必要的治疗手段。

另外,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陈克贵的父亲)的住宅已经第三次(4月21日、24日 和 27日)在半夜遭到砖块石头的袭击;他在院子里种的树苗继续被拔掉。陈光诚母亲在自己菜园里种的蔬菜全部被拔掉或者毁坏。

对 华援助协会对这种政府行为的流氓逼迫手段表示震惊和谴责,并已经联系美国、欧盟和英国政府领导人,敦促各国政府紧急关注。同时,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的习近平 主席本着基本人道主义精神,将陈克贵转入医院治疗以防危及生命。此外,根据中美在2012年就陈光诚离开中国前达成的庄重协议,立刻制止当地政府暴力骚扰 陈光诚家族的违法行径。

新疆新源县遭查封的教会提起行政复议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8日

上个月(2013-03-10 礼拜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源县的别斯托别乡阿克其村的家庭教会,遭到新源县宗教局和公安局的冲击。政府人员查封了聚会场所,查抄了大量教会财物,还抓捕了三位基督徒(当天释放)。同日,民宗委作出《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停止“非法宗教活动“(点击小图看大图)。遭受逼迫的信徒已经依法提起行政复议。

民宗委责令改正通知书12013年3月10日(礼拜日)早上11点钟左右,王正英、代术菊、李瑞明等为主的十几个基督徒,正在本村定点的一个屋子里进行礼拜。新源县民宗局的蔺怀义带了2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等闯进来。除了蔺怀义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外,其他人均未表明身份。他们没有出示执法文书就私闯民宅,不容分说,又拍照、录音、赶走群众。无论谁说话,他们都声言厉色的嚷道:闭嘴。随即他们关上门,在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查抄大量物品,然后开来一辆车,就往车上装教会的东西。

李瑞明姊妹上去拦阻,被两个警察模样的人抓住,驾着拖拉到他们的车上,王正英和代术菊两位姊妹上前拦阻,不想让他们带走李姊妹,结果也被他们一起带到别斯托别乡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警察对她们进行录口供、照相(前后左右转来转去的照)、提取指纹、抽血化验,还让她们写保证书。保证书的内容是:保证不再聚会,只在自己家和自己家人一起聚会,朋友邻居都不能可参加。她们三人不写,就被关到禁闭室,从下午5点左右关到9点多,4个多小时之久,并命令把教会的房子卖掉,不卖就推掉,还告诫2-3个人集会都是非法聚会。其中还有人威胁说:你们还找不找政府办事?你们的儿女考不考大学?当日他们共抄走2个火炉、20节炉筒、腰鼓10个、手鼓10个、扇子16把、花24束绸带10条、花环20个、长凳子10条、桌子一张、话筒两个及接收器、地毯、坐垫、三本《圣经》、一幅十字绣,等,而没有依法向持有人出具任何收据清单。


别斯托别乡阿克其村教会部分信徒同日民宗委作出《责令改正通知书》,但民宗委的人将李瑞明错写为李瑞敏、将申请人代术菊错写为戴淑君,威胁她们不许进行宗教活动,如果不服,还可以提出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事后,民宗委的人要求该村的村长限期把聚会点的房子拆掉。但村长比政府的人更懂法,知道自己没有权力拆毁别人的房屋,所以直到现在该房屋还没有被拆毁。

(右图:遭到逼迫的几位信徒依法提起行政复议)

该教会的信徒们坚持信仰原则,遵纪守法,对政府的非法处罚不服,已经依法聘请律师提起行政诉讼。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新疆新源县政府重视公民的呼声,依法保护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宗教信仰自由,取信于民。本协会将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并呼吁众教会为遥远边疆的基督肢体代祷。

 

参看本协会早期的相关报道:

快讯:新疆伊犁新源县家庭教会遭到查封

http://www.chinaaid.net/2013/03/blog-post_5672.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紧急关注:狱中陈克贵患阑尾炎急需治疗,陈光福的住宅继续遭受砖石袭击

对华援助协会   2014年04月28日

(对华援助协会山东消息)正在狱中服刑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目前已经确诊患有阑尾炎,急需紧急治疗,但是狱方除了给几片抗生素药片外,拒绝提供其它必要的治疗手段。

另外,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陈克贵的父亲)的住宅已经第三次(4月21日、24日 和 27日)在半夜遭到砖块石头的袭击;他在院子里种的树苗继续被拔掉。陈光诚母亲在自己菜园里种的蔬菜全部被拔掉或者毁坏。

对华援助协会对这种政府行为的流氓逼迫手段表示震惊和谴责,并已经联系美国、欧盟和英国政府领导人,敦促各国政府紧急关注。同时,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的习近平主席本着基本人道主义精神,将陈克贵转入医院治疗以防危及生命。此外,根据中美在2012年就陈光诚离开中国前达成的庄重协议,立刻制止当地政府暴力骚扰陈光诚家族的违法行径。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女儿的公开信:龚圣亮牧师病情恶化不给医治,监狱声称上面不批准

 

clip_image002(2013 年)4月22日,是我爸爸龚圣亮牧师的接见日,得知我爸爸病情仍在继续不断恶化,我们要求监狱立即给予有效治疗,但监狱一再称上面不予批准。

3月11日,我们去接见时,明显的看到我爸爸说话困难,才知道他的病又加重了,已有一个月了。他肩膀、胳膊疼的抬不起来了,给监狱医院院长反映了,院长说是肩周炎。也给指导员王汉文说了,且以书面向监狱领导反映了病情,没人理睬。接见后,我们向王指导员要求看病,他推托叫我们去找狱政科,找到狱政科也没人理。我们感到很严肃,心中沉重、焦急不安。

回家后,我们一直心中不安,放心不下……4月1日我们买了药又到监狱,看到我爸爸说话无力、气短、也无精神,明显瘦了许多……得知他头痛得厉害,浑身无力,也不想说话,也不想走路,每天伸懒腰、打呵欠、次数特别多,光想睡觉,并且他在说话时口水不住的流,他还不知道。……上次接见后,18号给他带去检查,排除了肩周炎,又检查出脑中枢和小脑都有问题,但没给他治疗。我们感到更加严重了,再不及时住院治疗,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我们向指导员王汉文反映我爸爸的病又加重了,并要求及时住院治疗。后又找到狱政科要求见余科长,说他没在。又要求见监狱长,他们又说在开会。后来见到周检察官,我们赶紧向他反映,他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办公室的人又都走完了,我们只好找到监狱长办公室。一个警号为4270265的警官问我们找监狱长作什么?我们说要求给我爸爸看病。因这种病复发率很高,如果再这样拖延耽误下去,我爸爸会死在监狱中的……要求急速到社会医院治疗,因为监狱的医疗条件有限,更需要我们家人的护理。他说:“是的,我知道这种病的后果,你们反映的,我们会重视的,每个人都有健康的权利。”


自从我爸爸去年得病至今我们已5次向监狱方递交保外就医申请书,监狱都以不够条件而拒绝。并曾2次向湖北省委政法委、湖北省人大常委会、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湖北省司法厅、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和汉口监狱监狱长、狱政科科长写信反映我爸爸的病情,要求及时治病,一直没有任何的回音。向监狱要有关我爸爸疾病医院检查的诊断报告,也不予理采。

在4月22日,是我爸爸的接见日,我姐和我姑姑们四人一同前去接见我爸爸,监狱不让见,要求对递交的保外就医给予答复,余科长仍说我爸爸不够条件,拒绝了我们的要求。她们再次要求看我爸爸的诊断报告,看了3月18日的MRI诊断报告,说:两侧大脑后动脉,左侧大脑中动脉管腔粗细不均匀,边缘毛糙,多发管腔变窄,血流信号降低,两侧大脑后动脉,左侧大脑中动脉血管硬化可能性大。看了报告心中更加沉重,她们又哭着强烈要求一个多小时,才允许接见了25分钟。得知我爸爸病情加重,头痛的厉害,胳膊不能抬起,全身发软无力,却一直不给医治。她们又哭着找到狱政科余科长和警号为4270265的警官,再次要求给我爸爸治病,如果再这样拖延耽误,我爸爸就会因得不到应有的治疗而死在监狱里。但他们都说他们已向上级反映了,还没有批下来,该作的他们都作了,说着他们要去吃饭。我爸爸的病还能等吗?我姐和姑姑们就失声痛哭,跟着他们到了院子里,说我爸爸的病不能再等啊!天又下着大雨,她们的衣服都被雨水淋湿透,我七十多岁的大姑哭得几次要倒在地上。自从我爸爸得病以来,我们一直在向监狱要求,但每次都说没有批下来,这样欺骗我们,让我们感到很心寒。几个月过去了,我爸爸的病在不断地恶化,这样下去我爸爸会死在监狱里……

我们再次恳请基督众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为我爸爸祷告,国际社会各界正义爱好和平人士和各界媒体关心关注病危中仍在遭受迫害的我的爸爸龚圣亮牧师,使他得享应有的生命健康权,能早日得到保外就医,我们父女家人能早日团聚。

龚华丽

联系电话:13241248388

2013年4月23日

湖北省武汉市汉口监狱狱政科电话:027-83556018

管龚牧师的指导员王汉文的电话:15327298562

华盛顿邮报:使一位异议人士失望

对华援助协会翻译  

华盛顿邮报编辑部     发表时间:2013年4月25日

一年前的这个星期,中国异议人士盲人陈光诚从山东省他所在村庄成功地逃脱了非法的软禁,来到了北京美国大使馆。美国大使馆收容了他。美国和中国的高级官员,包括那时候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进行了长达几天的激烈谈判后,他们达成了一项协议,即,让陈光诚先生离开大使馆。一位高级美国官员告诉记者说,在中国官员承诺要做的事当中,其中一项是他们会“调查据说山东当地的官员对陈先生以及他的家庭采取的超出法规的行为。”

希拉里还声称“使中国的承诺成为现实是下一步关键的任务,” 她保证“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致力于在将来的几天内,几个星期内以及几年内都将依然关心陈先生和他一家。”

去年搬到纽约市在纽约大学学习的陈光诚星期四告诉我们说,在他看来,双方都没有信守他们的诺言。中国当局不但没有调查侵犯他和他家人权利的事,而且还控告他侄子陈可贵。去年四月的一天当穿着便衣的政府流氓闯到陈可贵家里攻击他的时候,他拿起了一把刀自卫。去年11月,在一次长达三小时的审判后,陈可贵被判39个月的监禁。


陈光诚说,当地的检察院告诉他的大嫂任宗举和他三哥陈光军,他们会遭到刑事诉讼。这星期,一帮流氓为纪念陈光诚出逃一周年,用砖头和啤酒瓶攻击陈家的房屋,故意毁坏他们的汽车,还有就是张贴小字报控告他们叛国。几个想到村里去的陈光诚的支持者也遭到攻击。他们家一扇门外面有死鸭死鸡,这是一个和最近中国爆发的禽流感有关系的姿态。

至于奥巴马当局,陈光诚说他不知道针对他家受到的迫害(与中方)有任何的高层的接触。他通过一位翻译告诉我们说:“美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倾向于沉默并保持一定的距离。”他妻子袁伟静补充地说:“现在没有人要中国在他们所同意做的事情上负责任。”

上星期国务卿克里告诉国会,本月他访问中国时在“最高一层”的领导人那里提起了对待陈光诚及他家人的问题。也有人告诉我们本周另外一位高级官员和北京有了接触。国务院偶尔发表了有关陈光诚先生的公开声明。四月十日,陈光诚针对他的家庭受到的骚扰,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作证后,一位(国务院)发言人在回答一个问题的时候说,奥巴马政府对这一侵犯人权的事宜“深感关切。”

克里先生在北京,也说到他想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建立一种“特殊的关系” ——这种说法通常只用在美国和英国的关系上。当然,克里先生和其他政府官员们,他们与北京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培养一种合作的关系,这也是合适的。但是,如果中国不信守其诺言,或者美国也不信守向陈光诚那样的人所许出的诺言,那么这种“特殊关系”是不可能建立的。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china-has-not-kept-its-word-on-chen-guangcheng/2013/04/25/a33c3c2e-adce-11e2-a986-eec837b1888b_story.html

河南平顶山7位家庭教会领袖的被判决书(全文)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7日

2013年04月01日,河南省叶县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分别将刑事拘留和逮捕近一年的叶县一家庭教会的7位领袖,判处有期徒刑7年半至3年不等。

请看相关报道:http://www.chinaaid.net/2013/04/7.html

 

下面是判据书的全文内容:


 

                                                   河南省叶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2)叶刑初字第203号

 

        公诉机关河南省叶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韩海,化名更新,别名韩士信,男,1953年4月16日出生,身份证号410422195304164813,汉族,农民,小学文化,住河南省叶县叶邑镇孟庄韩庄1号。2012年4月14日因参与邪教组织聚会被抓获,2012年4月18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5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叶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春富,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胡林坡,别名胡真灵,男,1962年11月27日出生,身份证号410422196211275914,汉族,农民,初中文化,住河南省叶县仙台镇前王村一组。2012年4月14日因参与邪教组织聚会被抓获,2012年4月18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5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叶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柏光,北京市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棉,女,1975年5月13日出生,身份证号410422197505132227,汉族,农民,小学文化,住河南省叶县任店镇大营村四组。2012年4月14日因参与邪教组织聚会被抓获,2012年4月20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5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平顶山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刘培福,北京市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曹霞,女,1961年2月15日出生,身份证号410422196102152229,汉族,农民,文盲,住河南省叶县任店镇大营村三组。2012年4月14日因参与邪教组织聚会被抓获,2012年4月20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5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平顶山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蔺其磊,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恩,女,1988年10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410422198810283341,汉族,农民,初中文化,住河南省叶县夏李乡张庄南组。2012年4月14日因参与邪教组织聚会被抓获,2012年4月19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5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叶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敦勇,北京市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丹,女,1988年8月10日出生,身份证号410101198808102021,汉族,无业,初中文化,住河南省郑州市郑煤集团超化街6排41号。2012年4月14日因参与邪教组织聚会被抓获,2012年4月19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5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平顶山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薛君南,北京市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联兵,男,1989年11月19日出生,身份证号410482198911195937,汉族,农民,初中文化,住河南省汝州市汝南办事处马庄10组。2012年4月14日因参与邪教组织聚会被抓获,2012年4月19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5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叶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仁兵,北京市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叶县人民检察院以叶检刑诉【2012】19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胡林坡、韩海、杨联兵、王恩、李丹、张棉、曹霞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于2012年11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2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叶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金荣、陈海涛、李晓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胡林坡、韩海、杨联兵、王恩、李丹、张棉、曹霞及其辩护人李柏光、李春富、李仁兵、李敦勇、薛君南、李培福、蔺其磊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叶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4月14日上午10时许,叶县公安局根据掌握的线索,在叶县任店镇大营村查获一起“呼喊派”邪教组织非法聚会案件,当场抓获聚会人员32人,查获“呼喊派”邪教书籍《晨兴圣言》440本,《新约生命读经》340本,《倪柝生文集》271本,《圣经》90本,《诗歌》50本,《真理课程》20本,《正确的姊妹》10本,《圣经之旅》16本,聚会视频录象带260盘,光碟330张,电脑主机3台,液晶显示器4台,电子琴2个。经平顶山市国内安全保卫和反恐怖支队认定,《晨兴圣言》、《倪柝生文集》、《<圣经>恢复本》属于“呼喊派”邪教组织宣传书籍。

        被告人胡林坡、韩海、张棉、曹霞、王恩、李丹、杨联兵长期参与“呼喊派”邪教组织非法活动,其中胡林坡,韩海组织发展“呼喊派”信徒,并经常进行讲课宣传活动。被告人张棉、曹霞为参与聚会的信徒提供食宿场所,烧水做饭、接送 人员、被告人李丹 、王恩从事制作“呼喊派”邪教组织聚会光碟、谱曲活动,杨联兵长期参加该组织。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胡林坡、韩海、杨联兵、王恩、李丹、张棉、曹霞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之规定,应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胡林坡、韩海、杨联兵、王恩、李丹、张棉、曹霞均辩称信教聚会属实,但认为自己信仰的是基督教,不属于邪教。韩海、胡林坡还辩称自己没有组织邪教组织,王恩、李丹还辩称自己没有制作光碟,张棉、曹霞还辩称没有接送人员。

        七位辩护人辩护意见是,涉案被告人的行为属于信教群众的家庭聚会,不违反法律规定;认定为邪教“呼喊派”的三种书籍的认定意见,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平顶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没有认定资格;涉案人员的行为没有反政府、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特征,不能认定为邪教组织。七名被告人的行为属于信教群众的合法行为,七名被告人无罪。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14日上午10时许,叶县公安局根据掌握的线索,在叶县任店镇大营村查获一起“呼喊派”邪教组织非法聚会案件,当场抓获聚会人员32人。查获《晨兴圣言》440本,《新约生命读经》340本,《倪柝生文集》271本,《<圣经>恢复本》78本、《诗歌》50本,《真理课程》20本,《正确的姊妹》10本,《圣经之旅》16本,聚会视频录像带260盘,光碟330张,电脑、电子琴等物品。经平顶山市国内安全保卫和反恐怖支队认定,《晨兴圣言》、《倪柝生文集》、《<圣经>恢复本》属于“呼喊派”邪教组织宣传书籍。

        被告人韩海、胡林坡、张棉、曹霞、王恩、李丹、杨联兵长期参与“呼喊派”邪教组织非法聚会活动,其中胡林坡、韩海经常给聚会的教徒进行讲课宣传活动。另查明,韩海在1988年、1996年,胡林坡在1989年,因参与“呼喊派”邪教组织均被处理过。被告人张棉家“呼喊派”邪教组织窝点在2004年被取缔过。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韩海、胡林坡、张棉、曹霞、王恩、李丹、杨联兵的供述和辩解,证人齐思雨、何燕、万晓光、张丽丽、耿傲博、王大箱、赵衍、白十云、石金叶、付丹、张连英、赵莹、王水芹、刘家祥、郑海娟、李晶、何连杰、张茹、郑小雷等证言;搜查笔录、扣押清单,相关物证材料的照片;前科处理材料、大营村村委证明、平顶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认定意见、现场图、照片、抓获证明、户籍证明、叶县宗教局情况说明等证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胡林坡、韩海、张棉、曹霞、王恩、李丹、杨联兵长期参与“呼喊派”邪教组织,举行非法集会,进行邪教宣传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告人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无罪的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在本案中查获的邪教的三种书籍的数量789本,根据两高2001年6月11日的“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规定,属于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韩海、胡林坡曾因参与邪教组织受过处理,但不思悔改,因此应从严打击。被告张棉、曹霞、王恩、李丹、杨联兵的行为没有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情节较轻,根据2002年5月20日两高“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二部分的解释,可不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韩海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零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4日起至2019年10月13日止。)

        二、被告人胡林坡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4日起至2019年4月13日止。)

        三、被告人张棉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4日起至2016年4月13日止。)

        四、被告人曹霞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4日起至2015年10月13日止。)

        五、被告人王恩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4日起至2015年4月13日止。)

        六、被告人李丹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4日起至2015年4月13日止。)

         七、被告人杨联兵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4日起至2015年4月13日止。)

        八、扣押在案的邪教宣传品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该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史群力

审判员 王克娜

审判员 典瑞丰

二〇一三年四月一日

书记员 孙向辉

印章:叶县人民法院。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参看判决书影印件(点击小图看大图):

 

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第四页第五页第六页第七页 

参看本协会去年的相关报道《平顶山市叶县庭审7位基督徒,7位北京律师进行无罪辩护》:http://www.chinaaid.net/2012/12/77.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快讯:四川阆中16位家庭教会领袖学习乐器被抓;6位被判行政拘留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6日

当地时间昨天(2013-04-25)中午12:30,四卅省阆中市家庭教会领袖李明牧师和十五位同工在学习乐器时,遭到国保大队和公安的抓捕,教会练习用的西洋铜管乐器全部被抢走。

次日,有10位教会弟兄姊妹获释,但是6位教会领袖却被判行政拘留,包括李明、李成喜、王远、温州一位不知道名字的神学老师、张传利、苟术华。

李明、王远、李成喜各拘留15天,另有三人被拘留分别为10天、5天、3天。

2013-04-26下午5:30 更新:当地时间4月26日早晨,20多人的祷告会遭到公安国保的冲击,李明的妻子宋良玉被抓走。

李明牧师带领的阆中家庭教会拥有信徒约1000人,定期遭受政府的逼迫。在这种逼迫的环境中,牧师和信徒们坚守信仰底线,拒绝停止聚会和敬拜主耶稣基督。

对华援助协会谴责阆中市政府长期侵犯公民信仰基督教自由的违法行径,并敦促立即释放被拘留的教会同工,归还所没收的教会敬拜用的乐器,最终停止逼迫这个遵纪守法的教会和基督徒公民。

《圣经•希伯来书》10: 35-36是这样教导鼓励我们的: 

“ 所以,你们不可丢弃勇敢的心;存这样的心必得大赏赐。 你们必须忍耐,使你们行完了上帝的旨意,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

参看阆中教会在过去遭受逼迫的相关报道:

四川阆中法院违法拒绝立案,遭逼迫的基督徒依法向人大申诉

http://www.chinaaid.net/2012/09/blog-post_10.html


阆中教会圣诞节祷告


有一千多名信徒的四川阆中家庭教会也在圣诞节前被公安警告,该教会牧师李明说,圣诞节期间,公安曾到个别教会巡视,但没有采取驱散行动:“现在还没有发生什么情况,公安他骚扰我们,威胁我们,没有抓我们,他骚扰我们不准聚会,不准搞什么,我们还是进行,他们没有什么行动,有的地方教会他去过,但是他没有抓人。没有怎么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ql1-12282012112251.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山西临汾2009教案的教会领袖多数如期出狱,誓言继续侍奉教会绝不妥协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5日

对华援助协会山西省临汾消息)在2009年9·13教案中遭到重判的山西省临汾金灯台教会的10位领袖,其中8位已经相继服刑期满获释,并誓言继续侍奉教会绝不妥协。

(资料图片:山西临汾金灯台教堂)

被判两年劳教的五位已经于2011年7月相继出狱,他们分别是:高福琴姊妹、赵国爱姊妹、杨才珍姊妹、杨红珍姊妹、李双平弟兄。

 

被判三年的王晓光,2012年10月10日出狱;被判三年半的杨红珍姊妹的丈夫杨璇,本月2013年04月10日出狱;被判四年的张华梅姊妹于2013年02月09日提前获释。

目前,仍在监狱服刑的还有被判七年半的教会主任牧师杨荣丽姊妹,和被判五年半的崔家兴弟兄。

自从2009年山西临汾教案发生后,对华援助协会一直通过各种方式,大力支持和帮助这些遭逼迫的教会领袖及其家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特别是在国内提供大量的法律援助,在国际上积极斡旋,都令这些遭受逼迫的教会领袖和信徒感到了主内肢体的爱。因此,他们对华援助协会的工作表示感谢和赞赏。

《圣经·哥林多后书》4:7-11教导并鼓励我们说: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我们。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 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

-------------------------------------------------------
“9·13 临汾特大教案简要回顾”(根据对华援助协会的报道和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的创办负责人范亚峰博士于2009年11月21日主持的《临汾教案与宗教自由研讨会纪要》整理):


2009 年9 月13 日凌晨3 时许,山西省临汾市浮山县当地政府,出动 400 余名警察及便衣暴徒,在政府官员的指挥下,进入浮山基督教聚会场所和福音鞋厂,野蛮殴打正集体宿舍里的基督徒。伤者一百余人,严重伤员当场昏迷不醒,被送往医院急救。浮山县当局同时出动推土机和挖掘机,捣毁几十间建筑物,抢砸电视、冰箱、汽车、厨房里的锅碗餐具,等教会财物。

血案发生之后。当天下午,数千名基督徒在县政府门口公开祷告,呼吁当局政府悔改的视频很快被传到了网络上。9月17日上午,临汾教会的陕永昌小弟兄因为将临汾教案的信息发布到网上而被当局逮捕。19日下午,临汾市公安局局长与临汾家庭教会的负责人杨荣丽及两位同工协商,并达成了协议,当局同意赔偿140万并允许教会重建家园。但是,由于当局拒不释放陕永昌小弟兄,并且威胁教会的弟兄姊妹如果还坚持参加家庭教会的聚会就取消其低保,还威胁山西师范大学的学生信徒,不准他们再参加临汾的家庭教会聚会。为此,杨荣丽等人拒绝接受这一百四十万,并希望通过上访来解决问题。

9 月23日位于临汾市的金灯堂大教堂被武警包围。9月25日,杨荣丽与其他六位同工在去太原上访的路途中被警方劫持。于此同时,教会主要同工被24小时监控或软禁。事态发展不断恶化。10月8日,王晓光牧师家被查抄。10月11日,有包括杨荣丽在内的九名教会同工被刑事拘留,但只有四人的家属被告知了其被刑事拘留的事实。而杨荣丽等其他五位同工虽被关押但当局并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续。后来的起诉书上是说,杨荣丽、王晓光、杨璇、崔家兴、张华梅等五人均是在 10月21日由尧都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次日被逮捕的。10月29日,维权律师在美国国会就中国的宗教自由作证,也特别提到了山西的临汾教案。然而,11月 2日,检察院迅速将该案移送到法院。

11月25日,临汾市尧都区法院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为名,分别判处教会牧师等负责人杨荣丽女士七年,罚金3万元;王晓光三年,罚金1万元;杨璇三年半,罚金2万元;崔家兴五年半,罚金5万元;张华梅女士四年有期徒刑。11 月30日,又有五位山西临汾教会领袖被判劳动教养两年,分别是李双平,杨红珍女士,杨才珍女士(丈夫杨璇),高琴女士(又叫高福琴),赵国爱女士,罪名是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劳教期限从10月11日开始算起。据目击者提供给对华援助协会的消息,杨才珍女士看起来在审讯期间被殴打过,牙被打掉一颗。

2011年春,杨才珍因为病危而获保外就医。她与另外三位临汾教会姊妹一同在山西太原女子劳教所服刑,每天早晨6点起床劳动,晚上 10-11点才休息。超负荷的劳动和监狱里恶劣的生存条件,最终导致杨才珍于今年2月初重病并诊断为肝囊肿。由于病情持续恶化并导致肝部化脓,急需住院治疗,但狱方不愿承担医疗费,就主动提出保外就医的方案。杨才珍的兄弟拿钱到狱方,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住院两个星期后,杨才珍的病情好转并稳定,回到家中继续治疗。

山西省临汾教会拥有5万信徒。这个地区的美好教会传统,受到19世纪著名的当地教会领袖席胜魔牧师(1835-1896,中国教会赞美诗的开创者)的深刻影响。同时,自义和团时代,山西省就有逼迫基督教会和敌基督的邪恶传统。

-----------------------------------------------------------------

参看对华援助协会2009年12月3日关于临汾教案的报道中的一条:
http://www.chinaaid.net/2009/12/blog-post_5961.html

参看范亚峰博士于2009年11月21日主持召开的《临汾教案与宗教自由研讨会纪要》:
http://sx-linfen.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_08.html

参看本协会于2011年5月26日报道的《山西临汾9·13教案的杨才珍姊妹因重病获保外就医》
http://www.chinaaid.net/2011/05/913.html

山西临汾教会五位负责人劳教近两年后获释——患难中的荣耀
http://www.chinaaid.net/2011/08/blog-post_8431.html

 

山西临汾9·13教案的杨才珍姊妹因重病获保外就医

http://www.chinaaid.net/2011/05/913.html

旅居加拿大的基督徒女商人因探访北京守望教会和山西临汾金灯台教会遭国安绑架虐待殴打

http://www.chinaaid.net/2012/01/blog-post_26.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紧急关注:陈光诚的亲属遭到山东政府的猛烈报复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4日

陈光诚两周前在美国众议院的听证会中作证之后,他的哥哥陈光福和嫂子任宗举、三哥哥陈光军,遭到当地沂南县政府的气急败坏的报复。(资料图片:陈光福为儿子陈克贵呼吁)

(有关听证会的报道:http://www.chinaaid.net/2013/04/blog-post_9.html

根据维权网的报道,4月18日,来自北京的艺术家夏星等4人,在东师古陈光诚家周围拍摄时,遭到村书记陈光山和“治安联防队”队长刘长生的寻衅殴打。

在过去的这个星期天(2013-04-21)凌晨1点,陈光福的住宅遭到石头、砖块、瓦块的猛烈袭击,持续约半个小时,房屋受损。大门外有一只死鸭子和烧纸,根据当地的风俗,这是发出死亡威胁。陈光福报案,至今无果。

根据本协会的最新消息,自04月19日(2013)开始,村庄里开始发放小字报,内容是针对陈光诚和陈光福的侮辱性攻击语言。4月22日,陈光福栽种的树苗被拔掉20棵。当地时间4月24日凌晨2:31分,陈光福的住宅再次遭到石头、啤酒瓶的袭击。下午陈光福的妻子任宗举在下午约3点20分被带到派出所询问,大约4:50分已被允许回到家。检察院告知她的“涉嫌窝藏”已进入调查起诉阶段,自己可以请律师。陈光诚的三哥陈光军在临沂打工,24日下午接检察院电话,让他到沂南县检察院去;他到达时6点检察院已下班。此外,日前家人接陈克贵电话说他患了阑尾炎,希望家人晚些探视。

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对此表示说,这一严重发展的事态,完全是出于中国政府对陈光诚的政治报复,且手段继续赤裸裸地黑社会化。对华援助协会强烈敦促中国政府首脑习近平和李克强总理立刻干预此事,依法保护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并严惩有关责任干部。同时,本协会也强烈敦促美国政府的奥巴马总统和国务卿克里,立即向中国高层提出抗议和要求,释放陈光福和妻子。

正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访问的傅希秋牧师,今天在著名的政策思想库——“美国家庭研究协会”(Family Research Council) 举行的就“中国法制,宗教自由过去现在和未来”直播特别演讲中,就陈光诚家人受到日益升级的严重迫害事态,向国际社会和民主政府以及奥巴马总统发出紧急呼吁。同时呼吁各方紧急干预,以免事态进一步恶化。傅牧师明天将会和陈光诚分别向美国律师协会年度大会专门演讲,并将与相关国会领袖会见。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包德宁牧师有关在河南省南阳遭公安拘押的最新陈述词(中英文版)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3日)

Dennis_Balcombe_thumb本协会今天收到包德宁牧师有关在河南省南阳遭公安拘押的最新陈述词的英文版,并翻译成中文。

这份声明清楚地佐证了对华援助协会日前的报道完全准确属实 。
http://www.chinaaid.net/2013/04/blog-post_9108.html

注意,包德宁牧师的英文版陈述词与其机构所发布的中文版,内容有出入。

下面是包德宁牧师的机构所发布的中文版陈述词:
--------------------------------------------------------
有關近日對華援助協會報導有關包德寧牧師於4月20日在河南南陽市被拘禁消息,其真實情況如下:

當日早上他與當地約70位基督徒一起聚會,聚會場地位於南陽市近郊的酒店會議室。聚會不久,有當地的宗教部及公安部門進入檢查聚會性質及參與聚會者身份。他們表示因包牧師是外地人及聚會人數超過30人之規定,需要向當局申請。亦因近日東方閃電教派在國內活動頻繁,所以當局對任何宗教性活動進行必須性之監管。

宗教局表示由於包牧師是違規傳道,故須扣留24小時,亦被問話幾小時,問話內容亦只屬於法制及宗教事務上之交流,雙方態度友善。第二天早上並發還護照及一切財物給包牧師,並按他要求轉換其它酒店及自由活動。當天一起被審查的當地肢體及兩位香港姊妹也於當天被釋放,其後兩天他亦可自由地與當地基督徒見面交通。當地宗教局亦表示,及後才得知他的身份及在香港牧養教會,歡迎日後再回中國,也可到官方教會教導真理。

感謝各位的關心和代禱,雖然這次不是一個預期和快樂的經歷。但與中國的宗教局有了正面和友善的交流,雖然中國的宗教政策還未完全開放,但總算是向前行了一步。

http://rcmi2.wordpress.com/category/1-%E6%9C%80%E6%96%B0%E6%B6%88%E6%81%AF/

---------------------------------------------------------


下面是对华援助协会根据包德宁牧师的英文版陈述词所做的翻译:


我想在这里谢谢大家为我们的祷告。在我住的旅馆房间里和当局官员谈了一天话后,他们让我离开了,并没有限制我的活动。所有的中国基督徒,包括和我同行的两位香港姊妹,现在都获得了自由和人身安全。

这次事件发生在4月20日。当地的官员很可能是在调查,我们这次聚会是不是一次邪教聚会。这是因为有人打电话给警察说,我们这里在举行一次宗教聚会,来了几个外国人。那次聚会只有70名当地的中国人,但是最近发生“东方闪电”和其他邪教的活动,所以他们想查一下我们这次聚会。

这次聚会是由河南南阳的一家祷告山事工组织的。我从郑州机场到聚会点的路上,组织者告诉我们这次聚会会很安全,因为他们已经获得了当地官员的批准。这位组织者还说其他的西方牧师也给这群人做过事工,没有发生问题。这次聚会是在南阳一家酒店的多功能室里举行的。我们也住在同一家酒店里。

我这次教课的主要目的在于装备基督徒,以便让他们牢牢地把握住圣经里的真理,来抵制邪教,特别是“东方闪电”这个邪教。几个星期前,四位这样的女邪教传道士,假装说她们是沈阳来的一家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到我在香港的办事处,试图来皈依我。我很快就揭露了他们的真实面目。我在给她们拍照时(我最后把照片给了中国公安局),她们上前对我进行肢体攻击。就在上个星期,公安局警官来香港看我们,给了我们一张DVD碟片,上面有如何防止这邪教渗透基督教团契的信息。

我们被邀请在我的酒店房间里和当局官员谈话。从各个部门来的人和我讨论各种问题。他们都说我是个好牧师,好传道人(他们在互联网上听我的讲道),并且还说我们的教会以及我们所联系的教会都是好的“正统的灵恩派教会”。然而,我们举行一次超过30人的基督徒聚会没有事先和宗教局登记,这样违反了宗教规定。

过了一天,我们自己到了这城市里的另外一家酒店。他们把我的护照还给了我,还告诉我欢迎我任何时候回去。我也能在三自教会甚至家庭教会传道,但他们还说,我如果要来河南进行宗教活动的话,应该事先通知他们一声。我计划在不远的将来就这么去做,来试探一下能不能相信他们这话。我这次来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为我正在写的一本新书,想从中国基督徒那里收集一些资料。在这本书中,我想记录一下中国正在发生的大复兴,这大复兴使中国有了一亿名信徒。我将专门注重圣灵在医治疾病和激励人们勇敢地传福音的工作。

1994年,我在南阳所管辖的方城县和其他6位人士遭拘押。但这是几乎20年以前的事,而现在中国其他地方宗教自由度大很多,所以我对这次发生的事感到惊讶。然而,我和公安局官员讨论的时候,他们其中的一个人也承认,河南没有中国的其他地方那么开放和自由。他们也承认,河南南部这一块地区有大量的基督徒。

南阳人口有一千万。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名,特别是在汉朝的时候。中国的每个人都对诸葛亮很熟悉。他是三国时期蜀汉的丞相。他们也都知道刘备、关羽、张飞和曹操。我们在我们的酒店里遭24小时拘押以及释放后,我们和其他的当地基督徒游览了一些历史古迹。我们也和中国的弟兄姊妹一起祷告,在面临当局的压力和邪教的危险,特别是“东方闪电”邪教面前将站稳立场。

写《天上人》一书的保罗·哈特维(Paul Hattaway)也写了一本有关河南的书,里面有很多有用的资料。这本书的名字叫做《河南 – 中国的加利利》。许多在戴德生手下工作的中国“内地会”的传道士都在河南工作过,特别是在南阳地区。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和90年代,我们大部分的事工也是在那里进行的。据估计,河南(总人口为9千5百万)人口的15% 都是耶稣基督的信徒。

虽然这次经历并不那么愉快,但能来到无数的传道士和中国传道人为了拯救中国人民努力工作并献身的地方,对我们也是一种祝福和荣誉。看到了信徒们的反应,我也想起《使徒行传》中第一次大迫害后发生的事。“他们离开公会,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使徒行传5:41)

谢谢你们的祷告和对中国事工的支持。

包德宁牧师

2013年4月23日,星期二

------------------------------------------------------

该陈述词英文原版如下:

Revised Statement from Pastor Dennis Balcombe

I want to thank everyone for their prayers for us.  After a day of speaking with authorities in my hotel room, I was allowed to leave with no restrictions placed on me. All the Chinese Christians including the two sisters from Hong Kong who travelled with me are free and safe.

The incident happened on April 20 and the local authorities were probably investigating if the meeting was a cult gathering, as someone had called to report to the police that there was a religious meeting in which foreigners were present. There were only 70 local Chinese in the meeting, but with the recent activities of Eastern Lightning and other cults they wanted to check out the meeting.

The meeting was organized by a local Prayer Mountain ministry located in Nanyang, Henan Province.  On the way to the meeting from the Zhengzhou airport, the organizer told us the meeting was safe as they had cleared it with the local authorities. He said recently other Western ministers have ministered to this group with no problems.  The meeting was held in a function room of a hotel in Nanyang, and we stayed in the same hotel.

The main purpose of my teaching was to equip the Christians to hold to solid Biblical truths, and to come again evil cults, especially the Eastern Lightning cult.  Several weeks ago four of these women cult preachers masquerading as house church Christians from Shenyang came to my office in Hong Kong to ‘convert’ me.  I soon exposed their true nature, and as I was taking photos of them (which I eventually gave to the Chinese PSB), they physically attacked me.  Just last week the PSB officers visited us in Hong Kong and gave us a DVD and information on how to prevent this cult infiltrating Christian fellowships. 

We were invited to speak to authorities in my hotel room in which people from various departments discussed various issues with me.  They all said I was a good pastor and preacher (they listen to my sermons on the internet) and our church and the churches we associate with in China are good ‘orthodox Pentecostal churches’.  However we had broken the regulations on religion by conducting a Christian meeting of over 30 people not first registering with the RAB.

After one day we went to another hotel in the city on our own. My passport was returned and they told me I was welcomed to come back any time and could preach in Three-Self churches or even house churches, but should notify them before I came for religious activities in Henan.

I plan to take them up on this offer in the near future.  Another reason for my visit was to gather information from Chinese Christians for a new book I am writing. In this book I want to document the great revival that has taken place in China resulting in perhaps over 100 million believers.  I will especially focus on the work of the Holy Spirit in healing the sick, and empowering people to boldly preach the Gospel.

In 1994 I was detained with six others in Fangcheng County, which is administered by Nanyang. Given that this was nearly 20 years ago, and knowing the greater degree of religious freedoms in other parts of China, I was surprised this would happen to us.   However in my discussion with the PSB officials, one of them admitted that Henan still was not as open and free as other parts of China. They also admitted there was a huge Christian population in this part of S. Henan.

Nanyang has over 10 million in population and is very famous in Chinese history, especially in the Han Dynasty. Every Chinese in China is well familiar with the history of Zhuge Liang (181-234), chancellor of the state of Shu Han during the Three Kingdom period, Liu Bei, Guan Yu, Zhang Fei and Cao Cao.  After our release from 24 hour detention in our hotel, with other local Christians we visited some historical sites.  We also prayed with our Chinese brothers and sisters that they would continue to stand strong as they face pressure from authorities and dangers from cult activities, especially the evil ‘Eastern Lightning’ cult.

Paul Hattaway who wrote “Heavenly Man” also wrote a very informative book on Henan, “Henan - The Galilee of China”.  Many of the China Inland Missionaries (now called OMF) under Hudson Taylor worked in Henan, especially in the Nanyang area.  This is also where we did much of our ministry in the 1980’s and 1990’s.  It is estimated that as many as 15% of the people of Henan (population about 95 million) are followers of Jesus Christ.

Though this experience was not at all enjoyable, it was a blessing and honor to in the same place where so many missionaries and Chinese preachers labored and gave their lives for the salvat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  Seeing the reaction of the believers I recalled what happened in the Book of Acts after the first major persecution.  “And they departed from the presence of the council, rejoicing that they were counted worthy to suffer shame for His name.” (Acts 5:41)

Thanks so much for your prayers for and support of the ministry in China.

Pastor Dennis Balcombe


Tuesday, April 23, 2013

http://rcmi.wordpress.com/2013/04/23/regarding-pastor-dennis-balcombes-recent-incident-in-china/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自由亚洲:河南南阳家庭教会遭警方冲击,平顶山市7名家庭教会成员被判刑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3-04-22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河南南阳的一处家庭教会日前遭到警方冲击;河南平顶山市的7名家庭教会成员被判刑。

总部设在美国德州美德兰的基督教教维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星期天发布消息说,4月20号,来自中国各地的家庭教会成员在河南南阳举行三天的祷告大会,地点是南阳市卧龙区,参加人数70人左右。

参加者来自浙江、湖北、河南等地,还包括来自香港的美国传教士包德宁牧师,“包德宁牧师4月20号来到南阳卧龙区参加祷告大会。当天早上10点,大会遭到警方冲击,国保、警察、宗教局人员等数十人冲击会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打开各种器材拍摄。参会的每个人被强制摁手印和掌印,作问询笔录。包牧师和他的同工还被警方带走。 ”

付希秋说,包德宁牧师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他于1960年代在香港建立了“城市复兴教会”,后来创办了“复兴华人国际事工”。他不仅参与中国大陆境内的家庭教会,也与官方三自教会有事工合作,例如在一些三自教会中讲道。

付希秋说,“我刚刚得到证实,包牧师目前已经获得释放,但是包牧师在香港的工作人员林小姐对我说,包牧师不是被警方带走,而是去顺便探访公安人员。这也许是他们希望与官方保持友好关系的遮掩之辞。”


付希秋还对本台记者说,今年4月1号,河南省平顶山市法院以邪教罪对叶县7位家庭教会成员判处3到7年半的徒刑, “其中韩海被判处7年半徒刑,杨联兵四年徒刑。”

在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说,中国政府对家庭教会的迫害是为了维护其统治,“对家庭教会的迫害和当局对政治异议人士及其他组织的迫害出于同一个原因,这就是中共政权不允许任何对其统治构成威胁的思想或机构的存在。”

叶县被判刑的7名家庭教会成员被官方认定是属于呼喊派教会,属于邪教,因此被判刑。但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付希秋说,该教会的信徒和领导人否认他们属于呼喊派,认为警方故意陷害,以邪教组织的名义对他们进行打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hc-04222013153342.html

包德宁牧师获释回香港;对华援助协会有关包牧师在河南遭到软禁的报道声明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2日Dennis_Balcombe


最新消息:包德宁牧师的美国亲属今天知会本协会,包牧师已经顺利返回香港家中。

包牧师失踪后,各方对他的安全非常关注。美国国务院官员今天下午专门致电傅希秋牧师,询问其下落,希望提供协助。



本协会昨天(2013-04-21)报道了河南的南阳一家庭教会培灵会在4月20日遭到警方冲击,包括美国著名牧师包得宁在内的人员遭到软禁和调查,后陆续获释。

http://www.chinaaid.net/2013/04/blog-post_3232.html

美国时间今天早晨(2013-04-22),一位自称为包德宁牧师在香港的复兴华人国际事工机构的林小姐,致信本协会的傅希秋牧师,内容如下:

------------------------------------------------------------
傅先生,你好,

我們是香港復興華人國際事工, 有關在China Aid 網站佈道包德寧牧師被捕及軟禁消息,實屬虛假,與事實不符。他只是日前到河南探訪基督徒朋友及順道探訪公安部門,並非網站所言,請予更正。

林小姐
------------------------------------------------------------

对华援助协会认为,本协会的报道经过多方考证,事实准确清楚,没有虚假。包德宁牧师去河南的意图本协会并不清楚,但是他参与了南阳的这个培灵会,并和参加会议的人一同被警察限制了自由,后被释放,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至于包德宁牧师在获释后是否“探訪公安部門”,本协会并没有可靠消息来源,因此也没有报道。

本协会希望包德宁牧师在适当场合能够亲自公开澄清事件的始末,消除误会,以正视听。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河南平顶山7位家庭教会领袖刑拘逮捕一年后遭到重判,引发国际主流媒体关注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2日

(对华援助协会河南省平顶山消息)2012年4月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事实罪”被刑事拘留的河南平顶山叶县一家庭教会的7位领袖,于本月(2013-04-01)遭到重判。

这是在过去10年里最重的一次涉及家庭教会的判决案例,已经引发国际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对华援助协会对这一判决结果感到震惊,并对叶县当局在这一过程中违背司法程序的做法表示谴责。这个判决也是对宪法和国际人权准则所保障的公民宗教自由权利和实践的严重践踏。

根据河南叶县检察院10月19日(2012)签发的起诉书,被告人胡林坡、韩海、杨联兵、王恩(女)、李丹(女)、张棉(女)、曹霞(女),在 2012年4 月14日上午10时许的聚会中被抓捕。4月20日被叶县公安局刑事拘留,7月24日移送叶县检察院,期间退回补充侦查一次。叶县公安局侦查的结果是,上述七人及其组织的聚会,属于“呼喊派”邪教组织,在聚会中当场缴获的书籍中有《圣经恢复本》等呼喊派书籍。

该教会的信徒和领袖们否认属于呼喊派,认为公安局故意陷害,企图以邪教组织的名义进行打压。但叶县公安局抓人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拒绝给家属任何法律文书,严重违反了法律程序。

2012年12月13日,北京共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柏光律师和另外其他6位著名的北京维权律师(来自不同的律师事务所),一起到庭参加了辩护,7位律师分别为7位被告做了无罪辩护。

 

参看判决书影印件(点击小图看大图):

 

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第四页第五页第六页第七页

2013年4月01日,在刑事拘留和逮捕近一年后,河南省叶县人民法院判决如下,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事实罪”:


韩海(化名更新),男,1953年4月16日出生,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零六个月(2012-04-14 至 2019-10-13);

 

胡林坡,男,1962年11月27日出生,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12-04-14 至 2019-04-13);

 

张棉,女,1975年5月13日出生,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2-04-14 至 2016-04-13);

 

曹霞,女,1961年2月15日出生,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2012-04-14 至 2015-10-13);

 

杨联兵,男,1989年11月19日出生,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2-04-14 至 2015-04-13);

 

王恩,女,1988年10月28日出生,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2-04-14 至 2015-04-13);

 

李丹,女,1988年8月10日出生,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2-04-14 至 2015-04-13)。

参看本协会去年的相关报道《平顶山市叶县庭审7位基督徒,7位北京律师进行无罪辩护》:http://www.chinaaid.net/2012/12/77.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维权网:陈光福遭死亡威胁家中被乱石打砸(组图)

(维权网信息员林森报道)今天(4月21日),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又受到不明身份人员的死亡威胁,家中被突然从墙外飞进的“乱石雨”打砸半个小时左右,部分门窗玻璃被砸坏,房瓦也被砸烂很多,大门外放着一只死鸭和当地村民用来祭奠死人用的冥币类烧纸。
 
本网信息员致电陈光福了解到:今天凌晨1:06分,陈光福家突然从墙外飞进一阵“乱石雨”,砖、石、瓦块一起飞向他家,大约持续半个小时左右。
 
天亮后陈光福发现满院子都是乱石,部分门窗玻璃被砸坏,房瓦也被砸烂很多,推开大门发现有一只死鸭和一打烧纸。
 
烧纸在当地是村民用来祭奠死人的用品,当地有个风俗:在别人家门口放置烧纸是对这家人最恶毒的诅咒及向其一家人发出的死亡威胁。
 
4月18日,来自北京的艺术家夏星等4人在东师古陈光诚家周围拍摄时,遭到村书记陈光山和“治安联防队”队长刘长生的寻衅殴打。期间,东师古村书记陈光山曾经问陈光福:“这些人是你让来的?”,陈光福回答:“是”。
 
当天夜里,陈光福家被扔进2只死鸡和一只死鸭。这是当地村民诅咒和威胁他人常用的办法,寓意“死亡”,就像杀死一只鸡鸭一样简单。
 
4月19日,一夜之间东师古这个只有100多户人家的小山村到处张贴着“小字报”,恶毒攻击诽谤陈光诚,威胁陈光福并扬言要砸断陈光福的腿!
 


另据了解:自去年陈光诚出走美国后,东师古的官方看守虽然撤了,但随后村里成立了一支由书记陈光山和曾经多次受命陷害、迫害陈光诚一家的村民刘长生为代表的“治安联防队”,对外宣称:“为了保护村民财产和安全”,其实就是监控陈光诚家人特别是他大哥陈光福一家及所有外来接触他们一家的人员。
 
这支“治安联防队”虽然一直严密监控陈光福一家和多次阻扰外来看望陈光诚的妈妈和陈光福的朋友,但由于他们的存在东师古治安确实成了远近闻名的“模范村”。
 
至本网信息员发稿时,又得到新的消息,今天早上6:34分陈光福已经向警方报案,警方已经到现场做了笔录,目前还没有结果。
 
沂南县公安局:0539-3777110
 
双堠派出所电话:0539-3775472

 

烧纸

死鸭

院内被砸的石头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4/blog-post_9728.html

南阳一家庭教会受警察冲击;美国著名教会领袖包得宁遭软禁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1日

对华援助协会河南消息:当地时间昨天(2013-4-20),基督教逼迫大省河南的南阳一家庭教会遭到警方冲击,著名美国教会领袖包德宁(Rev. Dennis Balcombe) 被软禁, 目前下落不明。

(资料图片:包德宁牧师)

原定三天的培灵会,参加者有温州的、湖北的、河南省内的,还有其它地方的家庭教会基督徒。地点是南阳市卧龙区,参加人数70人左右。据参加这次培灵会的一个弟兄讲,这个教会专作祷告事工,他们称“祷告山教会“,应该隶属于方城团契。

20号早上,考虑到安全问题,入会者手机由本地教会专人看管。他们乘巴士到达会场。早上开课不久,约十点钟左右,国保、警察、宗教局数十人冲击进来,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打开各种器材拍摄。一位弟兄拍摄他们执法过程的数码相机被强制扣下,至今还没有归还。国保说,这里有些东西他们要审查。参会的每个人被强制摁手印和掌印,作问询笔录,签字画押。

与会者还包括来自省内外以及香港复兴国际事工的包德宁牧师和其两位女同工。透露消息的这位弟兄还表示,在他与当地教会领袖离开时,包牧师和他的同工还仍被软禁。

加拿大温哥华信友堂为守望教会户外敬拜两周年代祷(视频)

对华援助协会转载

加拿大温哥华的浸信会信友堂为“守望教会户外两周年敬拜”的代祷视频如下:

20130406信友堂特別晨禱會--紀念守望教會戶外敬拜二周年 視頻
http://fcnabc.icnsc.com/mediashow.asp?id=310

20121103信友堂戶外晨禱會視頻 (紀念守望教會戶外敬拜)
http://fcnabc.icnsc.com/mediashow.asp?id=309

赵长青的妻子刘晓冬紧急呼吁关注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20日

本周三(2013-04-17),家住北京的基督徒异议人士赵常青,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以“非法集会”的罪名刑事拘留,引起国内和国际的高度关注和抗议。

他的妻子刘晓东日前发出公开信,呼吁关注丈夫的遭遇。

(图片;赵常青的妻子和儿子   来源:参与网站)

 


女士们,先生们:

我是北京一个普通上班族刘晓冬,四月十七号,十几名警察闯进我家,带走了我的丈夫赵常青。他们挤满了我的家并查抄它,从下午持续到深夜,我九个月的儿子在我怀里目睹着这一切,他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在冲着那些警察们笑。

第二天我收到一张拘留通知书,上面说我先生赵常青已经因为涉嫌非法集会被刑事拘留,现正在看守所内。我和孩子一样对此深感迷茫,我的先生平日足不出户,因为我上班繁忙,他每日都在家中带孩子,偶尔出门,也专门挑着那些清净的地方走。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样一位“家庭妇男”,怎么会和非法聚会牵扯到一起。


我九个月的孩子,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在看守内和马桶以及十几个人住在同一间屋里。每见到一位戴眼镜的叔叔,他都情不自禁长开双臂想要索取拥抱,因为每次当他作出这动作,他父亲都会将他抱在怀中疼爱。

现在我和我的孩子每天都在盼望和等待着他平安回到我们身边,可我们面临如此境况,既对真相一无所知又深感无能为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先生没有回到我们身边的日子里,努力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支撑起这个家庭,直到我先生回到我们身边。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被拘捕者赵常青先生的妻子,住在北京的一个普通工薪者。为我被拘捕的丈夫吁请各界人士关注,关注他案件的进程和真相,关注他的安全和健康。真诚地感谢大家并满怀期待。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基督徒书商李文习太原被诱捕追踪报道之二:妻子李彩虹接受采访(音频)

对华援助协会   实习记者 2013年04月20日

基督徒书商李文习“被诱捕”之太原教案,至今已有4个多月。期间,无论是代理该案的朱久虎律师还是李的妻子李彩虹姊妹,都因为太原警方的多次拦阻而无法与李文习见面,也无法得知李文习的半点消息。今年3月初,朱律师在太原会见李文习时遭遇离奇敲诈。与此同时,李文习的妻子李彩虹正面临着经济上和孩子学业的双重压力。

(图片:李文习和妻子李彩虹)

点击收听李彩虹讲述朱律师被敲诈的经过以及她家的现况:


离奇的车祸——

“他们是要拦阻他(朱律师)不让他见李文习” 


今年3月11日朱久虎律师到太原会见李文习,在宾馆住下后就离奇失踪。当地接应的弟兄姊妹无奈之下只得打电话将此事告知北京教会。由于朱律师初次到太原见李文习就被当地警方拒绝,因此此次失踪事件很难不让人怀疑与当地国保有关。8个多小时以后,太原的弟兄姊妹来电说朱律师已经找到了。随后朱律师在QQ上通知教会,自己走路撞到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并把伤者送去了医院,最终赔偿了上万元。而在朱律师失踪的8个小时间,朱的电话拨通后竟然变成了外地的手机号码。

“他们是要拦阻他不让他见李文习”,李彩虹这样说。 

为什么有人会用如此拙劣的手段对正规的法律诉讼程序进行拦阻?李彩虹姊妹称,就在朱久虎律师去太原的前一天晚上,有人半夜急敲自家房门惊醒了正在熟睡中的母子三人;而与李文习同时拘捕的太原大学生团契负责人任拉成弟兄的家人,此前也遭到警方的多次威胁说不许请律师。而对李文习和任拉成拘捕的太原警方始终未能出示任何证明文件和手续,李彩虹提出的取保候审也遭拒绝。事实证明,干扰正常的法律程序对李文文和任拉成弟兄进行“秘密起诉”才是警方真正的用意所在。


  “中国是怎么了?!”

除了面对丈夫生死未卜所带来的苦楚,李彩虹要负责教会一部分的服事,还要独自抚养两个年幼的儿女。她心中的痛苦和困惑不言而喻,她说:中国不是信仰自由的吗?中国律法怎么回事啊?怎么就这样无缘无故这样抓下去?按个罪名就拘留4个月? 

出事之前李彩虹是在教会做全职服侍,而事发后她并没有停止教会的服侍,又和另一位姊妹在做一份小时工,每月1000元,而北京晨光书店也在正常发李文习的工资。她说,丈夫离开后,她们母子三人最困难的时候是交孩子学费和房租,但神的恩典够用,在弟兄姊妹的帮助和安慰下终于挺了过来。但近3万元的律师费至今仍然没有着落。


  “我很想爸爸...” 

信仰的逼迫和生活的重压没有让李彩虹低头,然而提到孩子时,这位坚强的母亲却潸然泪下。李文习的大儿子读小学四年级,自父亲出事后,这个原本品学兼优的孩子学习成绩却一落千丈。为了不让母亲伤心,孩子强压住内心对父亲的思念之情谎称自己是因为不用功所致。但在母亲的百般追问下,孩子哭了:“我是想爸爸了...” 

而对于自己年迈的婆婆,李彩虹无奈只能安慰说李文习去外地读神学,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我们不知道李文习和任拉成弟兄究竟会怎样,我们也不知道上帝为何会允许罪恶临到我们,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我们将密切专注这次信仰逼迫时间,呼吁全世界的基督徒为这样的逼迫付上祷告的代价,也深愿上帝保守和祝福李文习一家和任拉成一家,求主让他们早日回家!

参看相关报道: http://www.chinaaid.net/2013/04/blog-post_7.html

参与:赵常青夫人刘晓冬吁请各界关注其夫(组图)

[日期:2013-04-20]   来源:参与  作者:刘晓冬 

(参与2013年4月20日讯)女士们,先生们:

我是北京一个普通上班族刘晓冬,四月十七号,十几名警察闯进我家,带走了我的丈夫赵常青。他们挤满了我的家并查抄它,从下午持续到深夜,我九个月的儿子在我怀里目睹着这一切,他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在冲着那些警察们笑。

第二天我收到一张拘留通知书,上面说我先生赵常青已经因为涉嫌非法集会被刑事拘留,现正在看守所内。我和孩子一样对此深感迷茫,我的先生平日足不出户,因为我上班繁忙,他每日都在家中带孩子,偶尔出门,也专门挑着那些清净的地方走。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样一位“家庭妇男”,怎么会和非法聚会牵扯到一起。

我九个月的孩子,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在看守内和马桶以及十几个人住在同一间屋里。没见到一位戴眼镜的叔叔,他都情不自禁长开双臂想要索取拥抱,因为每次当他作出这动作,他父亲都会将他抱在怀中疼爱。

现在我和我的孩子每天都在盼望和等待着他平安回到我们身边,可我们面临如此境况,既对真相一无所知又深感无能为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先生没有回到我们身边的日子里,努力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支撑起这个家庭,直到我先生回到我们身边。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被拘捕者赵常青先生的妻子,住在北京的一个普通工薪者。为我被拘捕的丈夫吁请各界人士关注,关注他案件的进程和真相,关注他的安全和健康。真诚地感谢大家并满怀期待。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中国法律与宗教文摘》电子月刊——2013年03月

对华援助协会 2013年04月19日

image本期目录

一、体制教会与自由教会:问题、危机和可能的出路    2
二、论公民基本权利限制的正当性与限制原则    24
三、两会提案:基督教发展中的问题与对策    34
四、公益及宗教团体募捐收款的内部控制    36
五、宗教与法治问题小议——在“宗教事务管理法治化”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39
六、麦迪逊总统论政教关系    41
七、欧洲人权法院对宗教信仰自由保护的立场    45
八、信仰自由宣言    47
九、20世纪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宗教政策的演变    54
十、美国宗教参与政治概览    56
十一、宗教政策法规与时俱进的反思    65
十二、论民主国家中的宗教    70
十三、美国宗教群体的政治参与    72
十四、美国宗教政治参与问题分析    85
十五、清教徒的以契约为圣约的观念和违约的严格责任    93

 


十六、基督教进入英国法律的路径    99
十七、宗教视野中的法观念    104
十八、谈宗教或信仰自由与结社自由的关系    115
十九、宗教自由要求自律和宽容    119
二十、宗教自由的未来    120
二十一、新疆两基督徒传教被拘 河北一信徒北京上访遭追截    121
二十二、内蒙古基督徒传教被行政拘留    123
二十三、美国会山“中国人权挑战”论坛——访耿和、陈光诚、傅希秋    123
二十四、绵竹武都山一基督教聚会点遭冲击    129
二十五、当局下发文件摸查家庭教会详情 深圳信徒富士康派单张被盘问    130
二十六、新疆基督徒被拘留律师将提复议 家庭教会负责人探教友被扣押    131
二十七、江苏信众培训会被驱散 新疆基督徒聚会遭查抄    132
二十八、各地家庭教会聚会点告急 牧师遭调查信徒被威胁    134
二十九、伊犁家庭教会受查封 对华援助协会表谴责    135
三十、广州两家庭教会遭房东逼迁 信徒申请护照及通行证受阻    135



点击下列链接阅读或下载: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_YUgSyiG6aIWVlfSWZpV20zSjQ/edit?usp=sharing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钟道:呼之欲出的“公理” ——记赵常青和丁家喜等被刑拘的日子

文/钟道


看哪,我的仆人,
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
我已将我的灵赐给他,
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
他不喧嚷,不扬声,
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
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
他不灰心,也不丧胆,
直到他在地上设立公理,
海岛都要等候他的训诲。
(以赛亚书42:1-4)


致每个月定期饭醉一次的人们

    我们都吃过他的饭,喝过他的酒,也在遭到逼迫的时候领受过他的关爱。

    赵常青,他是一个基督徒,他立志要将基督的爱和公义彰显,也到处去宣扬公理,是上帝所喜悦的儿女。他不完全,有软弱,他因信耶稣基督而知道:“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罗7:21)”但是靠着那在地上设立公理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胜过“与我同在的恶”了。


    他也会如同保罗一样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罗马书7:24,25)

    想起饭醉喝酒的日子,心中的畅快,人头的攒动,江湖的险恶,人心的不测。在这一切的环境中,他都是甘心乐意的招待各路好汉。如今祂被以涉嫌“非法集会”罪,系狱坐牢了。那些喝过他酒的人,似乎是平安。没有系狱的人,怎么可能还继续心安理得的过“似乎是自由,实际也在捆绑之中”的日子呢?

    公理何在?公理难道说,只在人的心中,而没有彰显在地上吗?

    不是的,那“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公理是在耶稣基督里的,基督已经凭真实将公理传开。耶稣基督已经完成了的,在地上设立公理的事业,需要主耶稣基督的门徒去彰显出来。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要因着公理的不显,而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

小象的笑与哭

    小象是个十月大的婴儿,十个月来他一直都由爸爸赵常青看顾着,四月十七日晚上七点之后,爸爸被带走了。随后又进来一帮人,对家中的每一件物品进行搜查。小象看见一帮以前没有见过的人进到家中,为了表示友好,向其中的女性不住的笑。但是没有得到回应,严肃的搜查进行了四个小时,晚八点到夜里十二点。小象累了,躺在妈妈的怀抱中睡着了。

    第二天(四月十八日),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也没有看见爸爸,平时都是妈妈上班,由爸爸来照顾小象一天生活的。对此小象也没有多想,直到中午,进来两个陌生人给了妈妈一纸刑事拘留通知。小象整个下午都在找爸爸,对于每个来到家中探访的戴着眼镜的男子,都误认为是爸爸,并努力发出声音,以吸引来人的注意。

    小象的笑与哭,都充满了无奈,是一个婴孩面对世界的无奈。笑是为了表示友好,哭是为了表达需要。熟悉的爸爸不见了,赵常青被关进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对此,十个月大的小象无论如何也是难以理解的。

    下午来到家中照看小象的雪儿兔阿姨说:“刘晓冬姊妹是我的闺蜜,她有一个十个月的孩子,今天(四月十八日)下午一直哭着找爸爸……认识晓冬的,请把她的临时号码记下来,因为她的手机也被炒走了。”


赵常青被刑拘后的祈祷

    四月十七日下午四点半,两女六男八个警察,来到赵常青在石景山“八角中里”的家中。当时常青正在家中照看九个月的婴儿:小象。常青的妻子刘晓冬得到消息后,于五点半从单位赶回家中,七点多钟的时候警察就把常青从家中带走。随后,就对其家进行了搜查,电脑、手机、U盘、相机、录像机、部分图书和笔记本被查收,连刘晓冬的手机也被警察收走。整个搜查过程从八点进行到十二点,当时在家中的只有刘晓冬和九个月大的婴孩小象,查抄过程中,不会说话的小象,还不住的向警察笑。

    四月十八日中午,赵常青的妻子刘晓冬收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的“拘留通知书”,以“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的规定,称赵常青涉嫌“非法集会”罪,羁押在北京第三看守所。为此,刘晓冬不得不向单位请假两天,在家看顾婴儿小象,而一年来,看顾小象的任务都是由赵常青来完成的。笔者在得到常青被拘留的消息后,在十八日下午五点多钟赶到常青家中,与其他得到消息,赶来看望的弟兄姊妹一起祷告后,于晚九点多钟离开。为此,请求广大的弟兄姊妹一起为赵常青弟兄和他的妻儿刘晓冬与小象祷告,求神救他们一家三口能够脱离凶恶,敬虔平安度日。


常青妻子刘晓冬的手机

    手机对于今天的人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可以方便的对我联系的工具,其次是可以很方便的被监听和定位,再就是手机里有很多的个人社会信息被储存在里面。手机的意义还有很多,与手机相关的故事更是无数。通过一部被监控的手机,可以窥测到这个人最为隐秘和隐私的内心。在特别的日子里,我们也常常使用旁人的手机对外联络,前些日子,东北伊春孙文先牧师,就因为使用旁人的手机对外通话,那个借给孙牧师手机的人,就被调查和警告过。

    难道借给他人使用自己的手机也犯法吗?也要受到威胁和警告吗?还有没有公理了?

    四月十七日晚上,就因为是赵常青的妻子,刘晓冬的手机就被收走了。尽管晓冬声明这是自己的手机,不是赵常青的手机。可是搜查人员还是以不能确定是否是赵常青的手机为由,没收了晓冬的这部手机。

    在晓冬的请求下,只来得及记录下手机中储存的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号码,以便向单位请假两天,在家照顾父亲失去了人身自由的十月大的婴儿——小象,直到两天后母亲来接替自己。

    晓冬为了便于生活和工作上的联络,不得不在第二天又购买了一部临时手机:

13701178743 。

于是,公理的网络就在这部手机上延伸。

号外:无辜陈克贵持续遭威胁;国务卿克里公开确认向中国最高领导人提出此案

对华援助协会  2014年04月18日

Kerry在昨天(2013-04-17)美国众议院国际事务委员会的专门听证会上,美国新任国务卿克里先生,第一次确认在上周访华期间向中国最高领导人提出陈克贵一案。

(视频截图:国务卿克里在回答问题)

听证会进行了数小时。在第一段录像的第1小时19分的时候,在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克里斯·史密斯议员,针对陈光诚及其侄子还有中国政府计划生育的可怕暴行进行提问后,国务卿克里回答说:

”首先,我要向你难以置信的长期在所有这些人权问题方面的激情,表示致敬。我们曾经在一些方面有过合作,我真地尊敬你的韧劲、你的关注,都给这些(受害者)人们带来了帮助。你提出了这些问题,我也提出了……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上个星期我在中国(访问)的时候,关于陈光诚的问题,我不仅提到了陈光诚的侄子,还提到了他的全家,向中国的最高层。……”

对华援助协会对史密斯议员和克里国务卿的做法表示欣赏和感谢,同事呼吁中国习近平新政府能够回应美国对陈光诚及其侄子及家庭的态度,以实际行动向国际社会和中国公民展示新政府的进步诚意。

下面是美国众议院这次听证会的实况录像,请点击观看(全英文):



此次听证会的全部录像,点击下列链接:
http://foreignaffairs.house.gov/hearing/hearing-securing-us-interests-abroad-fy-2014-foreign-affairs-budget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声明:强烈要求北京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遭非法拘留的北京公民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2013-4-18

     今天刚悉,北京赵常青和丁家喜律师被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电脑、手机、u盘等均被抄走,涉嫌违反《刑法》296条,罪名为非法集会罪,现羁押于北京第三看守所。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义工认为,赵常青和丁律所做的,不过是大家一起吃个饭,聊聊天而已,根本上没有任何触犯国家的任何一款条例,北京当局对他俩施以毒手是不明智的!

  自三月份以来,北京当局已经刑事拘留了积极推动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等人士。这种行径是与依法治国的方针相违背的!是中国法治的倒退!是不得人心的!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义工对北京当局违法拘留赵常青、丁家喜、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的行为表示强烈的愤慨,并强烈谴责北京当局这种公然剥夺公民和律师自由的违法行为!强烈要求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赵常青、丁家喜、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义工对当前国内公民的人权和维权律师的状况深表忧虑,近几个月以来,许多国内依法维权的律师均遭到不同人权被侵犯的处境,有的甚至被绑架和被殴打,当局这种野蛮行为,是给习近平新政府致力构建和谐社会的希望将带来极大的负面作用,而且更加是不得人心。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义工认为,用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无理拘留赵常青、丁家喜、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是与法治社会的宗旨相违背的,与当局希望的结果恰恰相反,拘留赵常青、丁家喜、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只会引起更加多的正义维权律师勇敢地站出来声援和支持他们!

   当局应该要正视的是,社会和谐和稳定不是由政府单方就能决定的,这需要与民间来互动,拘留赵常青、丁家喜、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的行为,只会让今天不稳定的社会火上加油,拘留赵常青、丁家喜、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只会加深社会两极的对立,得不偿失。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义工强烈要求北京当局及相关部门立即制止这种非法侵害,并对实施非法侵害的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追查惩处,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义工希望当局顺从民意,立即无条件释放赵常青、丁家喜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让法治社会真正在中国实行。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义工将视北京当局如何处理公民赵常青、丁家喜、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齐月英、李蔚和孙含会的行动将作出强烈的回应。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2013-4-18

山西基督徒异议人士李茂林在公交车上遭到警察群殴

对华援助协会记者

山西省太原市人民代表大会南宫现场,警察殴打维权人士

2013年4月11日星期四,山西省太原市第十二届第二次人民代表大会南宫现场,因李茂林历次报道政府与民紧张场景,及警察如临大敌之滑稽丑态,被便衣警察7人架着,一人从背后偷袭李茂林腰部重重两拳,强行架到840公交车上,摁在地下拿脚踢踹李茂林全身。 一个手术安过支架的心脏病人,就这么被十几个便衣和警察在840公交车监控器下,踢踹5,6几分钟之久。踢踹的肋骨骨折似的疼痛(我当年左侧肋骨被维稳的打骨折过两根),腰肿胀疼痛,胸部疼痛不敢喘气,咳嗽不止,睡觉都不能翻身,头部被踢踹的疼痛难忍,昏昏沉沉,后强行押送588黑监狱。访民们气愤不过,扣留了840公交车,并记下踢踹李茂林除便衣外另两名警察警号为:014472,014241。 访民多人拨打110报警,出警后警察说:市局干的我们管不了。李茂林打市局督查0351-6570220电话并提出调840公交车监控录像存证,市局督查说:请示领导后再说。至今没有结果,也没有任何部门为此事负责,李茂林至今伤重很难起床。

李茂林弟兄表示:每次被打都觉得会被打死,每次伤的都不轻,感恩上帝,我会留在这个苦难国度继续未完之事。被打后也许我会悄悄的死去,也许我从此再也起不了床,只要我起来,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还会接着抗争,揭露黑暗,让一切在阳光下运作,推翻专制打倒独裁,还大众一个真正民主,自由,博爱有尊严的国度!做为一个基督徒,愿耶稣引领恶警从善,恶政退出舞台。阿门!

基督徒李茂林    手机:18603463881                        

2013年04月13日

见证人名单和被打照片附后:

clip_image003


clip_image004

自由亚洲电台:沈阳北门里教会被强拆 基督教人士齐谴责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3-04-17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沈阳北门里安息日教会上周五被数名不明身份男子驾驶铲车强拆,数分钟内被夷为平地,仅剩一间活动房。据当地人士称是官方教会与开发商联手所为。海内外基督教人士谴责当局的做法,认为是侵犯了中国公民的合法宗教信仰自由。

据在美国德州的基督教维权团体对华援助协会星期二消息,上周五下午1时许,辽宁省沈阳市的北门里教会(沈阳小北门恒隆广场旁 )被七、八名三十多岁身穿蓝色无标牌制服的男人开着铲车强行推倒,仅剩一座活动房。值班室也被强行铲平,当时屋内还有两位女信徒,其中一名七旬女信徒还被强行拽出屋外,并且电话被抢使其无法通知其他人。

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星期三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沈阳的三自教会和基督教协会把该处产业卖给房地产开发商,以权谋私,与官员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才发生了此次强拆事件。  “这是一个很明显以强拆的名义,对信徒的崇拜权和敬拜的自由极大的侵犯。官方三自教会和领导人的腐败与地产商勾结,罔顾信徒宗教自由的权益。这是一个宗教迫害的事件。”

新浪微博网友“沈阳基督教绿岛”上周六连发数条微博称:“针对昨天下午强拆事件众信徒表示十分愤慨,政府不给说法,绝不罢休,用鲜血捍卫宪法赋予的权利!”、“信徒不是暴民,信徒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辽宁两会的霸占地产和政府的强拆行为表示极其愤慨,信徒在等待说法与答复,如无答复,誓不罢休。”


他于上周六下午发的最后一条微博写道:“教会牧长中午被带走所谓谈话几个小时,下午五点教会牧长通知信徒离开,但是针对此事政府一直未给予一个正面说法,信徒并非想聚众闹事也未曾闹事,所以信徒没有离开的意思,继续自发祷告,并以人墙守卫教会地产!”

沈阳大东区北关教堂的***传道早在本月4日就发微博称:“沈阳北门里教会始建于民国5年,明日将面临强拆。我们的地产,白纸黑字。不知不觉间,被偷梁换柱被人出售。”

据悉,去年9月就曾有地产开发商要拆除北门里教会,被沈阳北关教会近百名青年教友制止。随后,皇城派出所抓捕了三名青年,关押12小时后才被放出。据海外“参与”网站去年9月6日引述北关教会传道人称,“前几年去的北门里教堂,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我们的教堂还有3年就100年了,共产党才90年,共和国才60年,谁赋予你权利拆了我们的教堂?”

对此,傅希秋说:“试图强行接管、强拆已经有几次了,政府和开放商勾结,主要是这些假的宗教领袖,实际是披着宗教外衣的贪婪人士,出卖了教会的利益。”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周三对记者说:“在北京及东北的铁岭一带安息日教会有很多。他们和基督教不来往。”

据对华援助协会介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Seventh-day Adventist)自19世纪中期创立以来,在基督教历史中广受争议,受到正统教会的批评甚至并被定为异端;该会在当代出现改革派,被部分正统教会所承认。

张明选牧师说:“今年以来不同的地方有很多对教会的打击,地方政府腐败,把地给了开放商,开发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雇佣黑社会强拆教会,这种行为违背国家法律。中国教会在官方这块他们不喜欢也不是一年半年了,总的来说安息也好,他毕竟是信耶稣的,所以不同程度也有打压。现在中国大陆,开发商和政府勾结了,强拆就是土匪行为。”

 

m0417-xl2p1

图片: 沈阳北门里安息日教会遭强拆。 (对华援助协会)

 

m0417-xl2p2

图片: 教会被夷为平地,仅剩一间活动房。 (对华援助协会)

 

m0417-xl2p3

图片: 信徒拉横幅,讨说法。 (对华援助协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xl2-04172013143900.html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