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院议长博纳将于明日(08-01)中午会见陈光诚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31日

 

美国东部时间明天(2012-08-01)星三中午约12:20,美国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将于国会山议长博纳的瑞本房间 (The Rayburn Room, H-207),会见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陈光诚先生。一同参与会见的还有民主党领袖南茜·佩罗西(Nancy Pelosi)和其他国会议员。之后大约在1:20,将会有短暂的新闻采访时间。

议长办公室联系人:Michael Steel, Brendan Buck, Kevin Smith  
                       电话:202-225-0600

陈光诚将在会面中谈论三个重要主题:1、中国不可阻挡的转型及其国际社会扮演之角色;2、中国强力维稳体制下的残酷性;3、向美国国会和政府的具体建议。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前线人权捍卫者机构借用奥运会,发起关注15位人权捍卫者的行动

前线人权   2012年07月26日

奥林匹克梦”行动的目地是汇集全球的注意力于这几位人权捍卫者的身上

(都柏林,爱尔兰)-今天,前线人权捍卫者机构发起一个由网络和社会传统媒体共同参与的行动, 号召全球公众对这15名人权捍卫者所处于的困境进行关注。由于他们所从事的人权工作,使得他们正处于被威胁,骚扰,恐吓,监禁以及暴力相待的困境。此次“奥林匹克梦”行动(www.sportshrd.org)号召公众以行动来支持这15位捍卫者, 向他们所在的国家的官员写信,也包括给不同国家的奥林匹克委员会的首脑去信件。

这此次行动中提到的十五位人权活动家,在他们各自一定范围的人权事务中,已经向全世界表现出超凡的勇气和正直。从被关押在菲律宾Temogen Tulawie 和被关押在哈萨克斯坦Roza Tuletaeva,直到在巴西面对死亡威胁的Alexandre Anderson de Souza和在乌甘达面对死亡威胁 的Kasha Jacqueline Nabagesera。这十五位被选中的人选在所从事的人权工作中,面对的是超凡的挑战。

“随着全球目光已经汇聚在来自世界各地怀揣着难以置信的运动天赋以及对运动忠诚热爱的运动员身上,他们聚集在一起,在诚实公平的运动精神中进行比赛之时, 前线人权捍卫者也希望将全球的注意力吸引到另外一些英雄的身上,这些人在我们的社会中冒着巨大的个人危险,顶着难以克服的困难去保护他人的基本人权和自由。” 玛丽.劳勒在发起这此行动时说。(玛丽.劳勒是前线捍卫者机构的总执行人)


“正像这些在奥林匹克中的竞技运动员,没有充分的辅助队伍,靠他们自己的单打独斗是无法获得胜利的。这规律对人权捍卫者也同样适用,为了得到保护,他们需要支持和帮助。就像在一个精力充沛的人群中,能够激发出一个新的世界纪录一样。前线人权捍卫机构相信,花费几分钟时间加入这场行动,对于人权捍卫这来说,社会公众会将会为他们制造出一个大不相同生活环境。”亚当.沙佩罗,这此行动的负责人。
前线人权捍卫者机构运行已经有十多年,我们的工作是向正处于危险中人权捍卫者提供可行的以及快速的支持,包括紧急情况下的救助,费用的支持,人身和电子技术安全的培训以及国际的倡导和行动。

联系方式: 亚当. 沙佩罗
电话:+353-85-236-0262
电子邮箱: adam@frontlinedefenders.org

@FrontLineHRD


*The 15 HRDs in the campaign are (这次行动中提到的15个国家的人权卫士有):

1. Alexandre Anderson de Souza (Brazil); Alexandre Anderson de Souza(巴西)
2. Azimjan Askarov (Kyrgyzstan) Azimjan Askarov(吉尔吉斯斯坦)
3. Biram Dah Ould Abeid (Mauritania); Biram Dah Ould Abeid( 毛里塔尼亚)
4. Gao Zhisheng (China); 高智晟(中国)
5. Habiba Al-Hinai (Oman); Habiba Al-Hinai(阿曼)
6. Juan Vásquez (Honduras); Juan Vásquez (洪都拉斯)
7. Kasha Jacqueline Nabagesera (Uganda); Kasha Jacqueline Nabagesera(乌甘达)
8. Kavita Srivastava (India); Kavita Srivastava(印度)
9. Magodonga Mahlangu (Zimbabwe); Magodonga Mahlangu (津巴布韦)
10. Marianela Sánchez Ortiz (Venezuela); Marianela Sánchez Ortiz (委内瑞拉)
11. Osman Işçi (Turkey); Osman Işçi(土尔其)
12. Roza Tuletaeva (Kazakhstan); Roza Tuletaeva (哈萨克斯坦)
13. Samar Badawi (Saudi Arabia); Samar Badawi (沙特阿拉泊)
14. Temogen Tulawie (Philippines); Temogen Tulawie (菲律宾)
15. Yacine Zaid (Algeria) Yacine Zaid(阿尔及利亚)

思与议 2012年6月号

2012年7月14日

一、绪语
思与议至本期已经是第18个月,结构小有调整,主要是在“微言”的部分。相较于此前主要以发言者的立场、身份分组,新的编辑方式试图更加凸显言论本身的性质和内容。

“官话”不仅仅是官员、政客所言,那些在关键时刻选择站在体制立场上的真假公知、作家、大V们,说起官话来并不弱于任何官场老油条。而因其社会身份的掩护,他们的官话言论,还经常更具装饰感和迷惑性。“民听”意在汇集公民社会中的各色人等,就一桩桩令人或怒、或哂、或喜、或悲的社会事件所发表的意见和评论。“人心”部分,则收集一月之中见诸公共空间的,并非针对具体的一人一事,而是带有反思性、抽象性的哲学、文化、社会评论。 新的编排特别属意于突出在同党-国的博弈中,渐见成长和流布的公民社会的政治智慧。是为“政论”。毕竟,在思与议所标榜的“国家-社会”分析框架中,中国公民社会的目的性必须首先是政治结构的合理化。社会之为公民社会的一切感知和思维的中心,也都指向权力的分布和运转。以社会主体性为出发点和正当性基础的国家重构,正在日益迫近,政治思维也正处于其最光荣的时刻。

二、话题

计生与杀人


冯建梅(在接受腾讯访谈时说):我的小孩想要个伴儿。引产关键是没按时间交四万块钱。他们强行蒙头推进车,把我腿打伤。求他们都没有用。我恨,恨到骨子里。我想把他们都杀光光。让以后的老百姓有个老百姓的日子过。

DR.K: 计划生育可能才是中国模式的源动力:每个家庭为独生子不惜各种手段,拼命流血流汗、节衣缩食、利用关系、积累财富、买房置业、小心服从、任劳任怨。

DR.K: 计划生育的整个规范、对生命权的界定、对生育适龄和强制结扎、强制引产、甚至强制罚款等行政行为都没有法律依据,除了宪法上一条基本国策。

DR.K: 通过对人口再生产的配额控制实现了党对一切社会资源的垄断,下一代的育成、高等教育、直至结婚将近30年的周期都被牢牢地约束着、由屁民的激烈竞争来进行分配、再分配,完成固化阶级及社会结构。这是个自洽的模式,除非突然有天第N代人不干了,跑了,丁克了,不婚了。

胡平:在美国人那里,妇女有了孩子想生出来根本不成其为问题,有了孩子不想生出来才成其为问题。不可以强制堕胎根本不成其为问题,可不可以自愿堕胎才成其为问题。中国却相反。…这一点很可怕:我们的问题竟然是处在别人的道德底线之下。

Dadachong:198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 199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2005年,“养老不能靠政府!”;2015年快到了,大家猜一下会喊什么呢?……网友回答:“再老也得养政府”!

王星WX:看一个妇科论坛,全身冰冷。医生们在讨大月份引产的一些技术性问题,比如:怎么避免孩子活着出来。A:头在阴道口时向囟门内注射酒精;B:氯化钾或生理盐水;C:氯胺酮;D:提前准备一桶水,孩子出来后立即放入水中,虽然也残忍,比前囟注射要好些;E:……附图请冷静阅读,不要怪这些医生,要怪计生。

陈远:陕西孕妇一家被指是卖国贼,让我想起了一个历史故事,1925年一个深夜,洪业接到一个学生的电话说自己是卖国贼,求洪业救救他。故事原委不细说了,只记得洪业的回答是如此铿锵有力:你不会是卖国贼,卖国贼是达官贵人才能做的,你是学生没资格卖国,你一定把自己估错了。

王维嘉:一个深山沟里连肚子里孩子的命都保不住的妇女拿什么卖国?

任志强:不拥有,卖什么?

独立学者2010 :几十年的国家计生政策,有比例的屠杀下一代,累积起来的惨烈和灾难,能和南京大屠杀相提并论了吗?!

温云超:转发:我是山东临沂苍山县磨山镇的村民李敬刚。前段时间网上热炒的9个月大的孩子被引产下来,泡在桶里的照片,就是我们拍的。那个孩子,是我的。我妻子当时怀胎9月,是二胎。被镇政府工作人员强行押着,用车拉到了苍山县妇幼保健院,直接引产。

神九与去魅

周难的微博:神九发射再次证明,解决贫困失学儿童问题,全民医保养老等有关民生的大事比登天还难!

深圳老崔:刘洋母亲说,“我姑娘是国家的人!”,这老太太,完全不考虑他女婿的感受。

天马阿计的表白群:你可以上天,你可以入海,但你就是不能向生存在大地上的老百姓提供他们最需要的公平、安全等等。

蒲飞:说有人因求公义入狱,你说与你无关;说官员腐败,你说与你无关。说医疗费高,你说与你无关;说教育费用高,你说与你无关;说房价高,你还说与你无关。说到神九上天,你立刻觉得和自己有关。亲,你这是病,得电。

熊培云:每逢神舟发射,便有不少网友嘲笑在场的领导人“含笑酒泉”。大家的意思其实很清楚,国家需要科技国防等方面的发展,但在关注嫦娥之时,更应该关注窦娥。毕竟,嫦娥在今天只是一种被赋予意义的国家想象,她永无止境,而窦娥涉及具体的生命、尊严与底线伦理,垂青她的命运才是国之根本。

聪明的笨狐狸:一场盛大隆重的烟花表演,充分展示了麦琪土司的雄厚财力。广场上,衣衫褴褛的奴隶们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声,每一个人都为部落取得的伟大成就感到由衷自豪,暂时忘记了皮鞭抽打的剧烈疼痛。

冉云飞:连自己基本权利都没保障,却操心说放大炮仗是为人类的未来,还说中国不放炮仗,就会影响中国人未来的幸福。我说你今天幸福吗?英、法、荷、德等国一样不放炮仗,民众活得比你差吗?他们没有未来吗?面对如此多的生灾难,却用炮仗装潢门面,还是陶杰一语中的:这是满身脓疮穿了条时尚内裤。

张健:所谓航天英雄,无非土共在地上树立的神祇(如雷锋、海迪、繁森之类)被一一扒了皮之后,在天上树立的新神而已。“渎神”乃是政治反抗必不可少的一步。杨利伟、刘洋乃至前传里的两弹元勋,都必须被还原到土共偶像的地位并打碎之,否则就是土共技术拜物民族主义的胜利。调侃真是最轻的了。

张健:网上言论消费女性(特别是演艺界)的多如牛毛,比3P之类更过分者亦不鲜见。但唯独一个记者这样说刘洋,被一众人们拿出来指责了。所以刘洋在这个事件中绝非“女性”,而是“女神”。那个记者是以“渎神罪”被谴责、被主动辞职的。不尊重女性泛滥,是未文明;渎神而获罪,是无自由。

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向所有流氓揭密:骂刘洋就是骂你妈!骂宇航就是骂你全家!

赵晓:有些爱国者,在任何事上都只看到咱的优点以及别人的缺点,目的是让中国人满足现状、感恩戴德,为政者聊以自慰继续昏睡。另外一些看国者,总是看到自身不足以及别人的优点,目的是激励同胞继续进步,为政者主动变革。问题在于,你要哪一种?

沙溪与暴力

岭南左月刀:中山事件性质和新塘事件一样:公权信用破产,私力救济正当。我没能力将其上升到政治和审美的高度来细细评说是非,只能简单表态:支持川人私力救济行动。至于有打砸抢无干平民现象,当然可予谴责、制止,但无碍行动主流的正当性。如无侵犯无干平民现象,行动道义性就是完美。

林野王:承认暴力反抗的正当性,不意味着鼓吹暴力。在我看来,不承认暴力反抗的正当性,反而是鼓吹暴力——鼓吹法律和警察的暴力,鼓吹现状施加的暴力。非暴力反抗值得赞美和提倡,但不需要同时抹黑暴力反抗。那些拿起暴力的反抗者,已经承受无数暴力了,他们还要继续承受下去。

高氏兄弟:49前为获得政权煽动一场血腥的同胞对同胞的人民战争,49后为维持政权再进行一场残酷的政权对人民的战争,这就是我族大半个世纪的历史。官民对峙是当今大陆最具时代特色的风景。一方手无寸铁赤手空拳,一方金匮铁甲全副武装。结局几无例外:人民必败。但如此违反历史逻辑规律的状况终将改变:极权必败。

DR.K:现在城市化改造,从北京白颐路开始到平安联络线,然后到全国,就是贯穿着一个思想,打破既有城市格局,扫清一切障碍物,让街垒战永远不可能发生,便于大规模镇暴武装调动。

春夏之交:对于中山沙溪这样没有明确政治或利益诉求的大规模暴力骚乱,放在哪个国家也是警察强力驱散迅速平息,没什么好说的。

六四与宽恕 

王丹:在当年的杀人者没有任何忏悔、道歉,甚至还在继续杀人之际,被害方的原谅是没有根据的,也是对六四死难者的极大不公。柴玲的宽恕态度只代表柴玲个人,不能代表广大的八九同学。

胡平:宽恕是有条件的。当对方认错,我们才向对方表示宽恕。宽恕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我们拥有惩罚的能力。阿伦特说得好,我们无法宽恕那些我们无法惩罚的人。宽恕意味着放弃惩罚,如果我们本来就不具有惩罚的能力,那就谈不上宽恕。除非我们可以宽恕也可以不宽恕,我们选择了宽恕,那才叫宽恕。

艾未未:试图说服受害者谅解的,就是所谓的魔鬼吧。

廖天琪:被杀戮者要求凶手为自己“正名”,承认自己是爱国的、批评是善意的,这真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逻辑。没见过犹太人请求纳粹平反他们,改称他们是“良民”的。

胡佳: 专制体制稳固时,民众寄希望于“皇恩浩荡”式的“平反”;向民主转化的社会,公民准备着让刽子手接受审判。六四不需要平反,而需要中共认罪和忏悔。

陈年老酒:官方从暴乱变演成风波,民间将从平反演变成清算。时光消逝,民间的觉醒和对抗的筹码会进一步升级。党国手中保留笼络人心的一张牌或将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吾尔开希:和解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期待终有一日,我们可以放下过去、拥抱未来,但那一天的到来首先需要的是对于真相还原不懈的努力,正义伸张不懈的坚持,首先需要的是追究责任,首先需要的是罪人的忏悔,直到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这些天安门学生都背负不可推卸的责任,和所有的受害者一起,在道义上、法律上坚持对邓小平、李鹏及所有的责任者厉声谴责,坚持讨伐。

滕彪:看到最近去世的陈强先生89年骑三轮车给学生送毛巾防催泪弹,泪下。那时候老先生已经71岁了,据说陈佩斯因64堵军车被关押,果然是其父有其子。

苏小和:那些年轻的亡灵围拢过来,他们太需要人间的安慰了。

柴玲:我原谅邓小平和李鹏。我原谅士兵们冲进1989年天安门广场。我原谅目前中国的领导下,继续压制自由和实行残酷的独生子女政策。

柴玲:宽恕是个人的,是来自一颗被耶稣的爱而转化的心;我说的宽恕,不是免除李鹏或任何其他领导人当年的责任,因为他们没有寻求真相与和解,继续压制自由。

三、微言

政论


莫之许:基本上当代知识分子最傻逼的错误就是把需要更长时间段才能巩固的法治、文化、道德、信仰。。。之类,当作了较短时期就可以运行的政治分歧解决机制(也就是民主)的前提,这种智力集体负分表现,可称为坦克后遗症。

王晓渔:在讨论制度转型时,需要告别两种心理:一个是期待民众素质好了再进行制度转型,一个是期待制度转型之后“人皆为尧舜”——这两种心理都通往“思想改造”的逻辑。

莫之许:尽管爱国不是爱政府已经成为老生常谈,但认清专政体制与民众利益的直接对立,仍需要清醒乃至勇气。最常见的说法不外即使是党国也毕竟代表着中国,对此最简捷的回答就是党国非我国,而是我狱。

DR.K: 互联网的进步所带来社会革命的变化,使得政治革命的门槛变得空前之低,从而让所谓传统改良派失去意义,这是当前最重要的时代背景。

汪丁丁:组织起来,是社会变革或改造社会的政治前提。所以,我们要求或多或少地结社自由,哪怕先给我们表达的自由也好。自由是整体之事,所以,自我教育,除非人人如此,否则,难以改变什么。

莫之许:容忍有组织抗争,才能避免一哄而上的暴乱或革命。消灭前者如新公民运动,就是在制造后者。

张铁志:国家的繁荣必须建立在政治与经济体制都是开放性的和多元性的基础之上,如此才能释放并且保障公民去创新、投资和发展的能力。「汲取性」的政治制度会支持维护既得利益者的经济制度,不让新参与者加入市场,而特殊利益集团创造出的财富又会去寻求垄断政治权力,使得威权国家机器更庞大、更具有压迫性。

南朵:知识分子与行动者存在巨大认知鸿沟。行动者论证问题时,多启用践行而得的经验,如政治上的制度沉疴,经济上暗礁风险,社会中的复杂人脉,行业里的隐性规则,以及深刻的心灵体验。知识分子论证问题则来自理论体例、书本理念、常规推理、经验想象等,结论当然大相径庭:一是现实中可为,一是理论上可证。

石讷:革命首先是对垂死现状的颠覆,它的正当性是历史赋予的。革命不从某种特定形式获得定义,暴力和群众运动不是它的本质特征,相反,它可以极端温和与宽缓。革命之来,没有人可以阻遏,这是一个历史深处的能量释放并且具有深刻的理性内容,问题仅在于,由于它在形式上是可以控制的,人们应努力使它温和。

贺卫方:颇有论者提出并论证一种党内民主先行说(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但是,如果能够真诚而真实地在党内推行民主,则情理与逻辑上都必然要在整个政府与社会层面上同时开展民主;如果政党之外无民主,则党内民主便属于无根之木,水面浮萍,忽悠人而已。

于飞云上:不应该把自由派和民间改革派,包括民间宪政派并列。自由派全称应是民主自由派,争取自己的权利是他们自己可把握的路径,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派别,而不是像所谓的改革派、宪政派把希望寄托给掌权者。

茅于轼:一块土地在中国版图内。现在归了外国,但那里的人民生活更自由了,收入也增加了。你是同意不同意?如果以国为本答案是不同意;如果以民为本答案是同意。我赞成以民为本。当国家的利益和百姓的利益不一致时国家的利益要服从百姓的利益。国家应为人民牺牲,不是人民为国家牺牲。过去皇上教育我们则相反。

任志强:高中没上过,中文也没学好。只知古云:不进则退。不明啥是稳増长。读孙立平之"走出转型陷阱"方知求稳而不求进必退。力求停在当下恰是陷阱。激流之中,稳是稳不住的。总想用看得见的手,"熨"平经济的波动,反而引发大起大落。

吾尔开希:中共通过1979年的经济改革赢得了30年的执政地位。在如今中共再次面临各种危机的时候,中共如果再次动用手中掌握的改革法宝走向民主政治,它就有可能再次为自己赢得三十年的政治生命。

彭晓芸:非暴力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信念,也是人类文明进步总结而来的经验教训。在台湾,我见过促进和平文教基金会执行长简锡階,他告诉我,他曾经是一个准备制造炸药包上街的人,后来经过专门学习,他了解到,真正的力量恰恰是非暴力。他是台湾少数拥有国际非暴力抗争训练证照的讲师,社会抗争是需要习得的。

人心

余世存:在传统社会里,当滔天罪恶发生之时,行恶者相对较为明确、具体、集中,容易被识别出来,而在现代社会,罪恶被分散化了,它渗透到每个环节当中,而不是由某个单独的环节、个人或机构来完成。每个人都参与进来,累积成大恶,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无辜。当我们寻找行恶者的时候,他们的面目越来越模糊。

艾未未:我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违法的,当置身于违法现实之中,突然而来的有时候会是一种无力感,一种很深的沉默。极权的罪恶是制造无处不在的无力感,缺失、忽视和放弃。

余世存:像何炳棣、唐德刚、黄仁宇这些海外史家,因为距离或历史眼光,而称道过毛和新中国。其动机并不全错,错在那种拥抱式的迷失自我和貌似客观。假如他们真的愿意给人们提供可靠的思维产品和精神食粮,他们首先得反思自己的病理。我们都犯过这样那样的错误,只有诚实地面对这些问题,才能抵达真正的历史。

余世存:在专制生活中挣命的我们多可耻地滑向特权。我们常听人说,别人送了他一瓶特供酒,他的烟不对外销售,这袋米是部队农场产的,这茶是景区产的……一切都跟特权相联,我们有时也不免沾沾而喜,享用起来与有荣焉。建立在我们之上的官家,自然更是威福,他们集特权之大成。可否说,他们是我们的出类拔萃者?

许志永: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人类普遍的心理状态,一个态度凶狠,另一个态度温和,让你产生错觉,觉得温和的那个人很好,你会愿意跟他多讲。这一招警察常用,专制者治国也常用。

王晓渔:从逻辑上说,排外的必然结果是“排内”。每一个人都有多重身份,因为这种身份而排他,也会因为那种身份而排他。所以,经常可以看到这种现象:面对“敌国”,万众一心、同仇敌忾;面对“同胞”,因为户籍、性别、民族不同而互相谩骂。同胞之间,甚于敌国。

宋家宏:对中华文化打击最大的不是反右,也不是文革,而是土改。土改一下把地主和乡绅消灭了,他们是中华文化一代代的传承阶层,这样掐断了民族文化命脉,让流氓地痞来主导乡村社会。现在说什么国学复兴,没有乡绅这个传承载体了,怎么可能?

胡平:对于缺少宗教的中国人,如果历史不再神圣,那么还有什么神圣?如果中国人的人生失去神圣,那将是怎样的人生?作为中国人,我们必须对历史心怀虔敬。

胡平:有些上岁数的人总是讥讽那些为真理和自由而斗争的年轻人“幼稚”。这就从反面揭示了,他们的所谓“老练”不过是卑怯而已。在某些人心目中,“成熟”就是说学会了对邪恶见惯不惊。

胡平:一个怯懦的人,如果他不肯因自己的怯懦而惭愧的话,那他就一定要对别人的英勇表示不以为然和遗憾。

刘水: 自由从来都是持不同政见者的自由,自由是以禁锢作为参考坐标的。

牛博的羽良: 对所谓中立的迷恋,真是中国独有。全世界做媒体也没有你们理解的那种中立。客观只是在操作时的一种方法和职业态度,并不能想当然的推论出最后文章的所谓客观和中立。公共舆论的平衡是靠言论自由来实现的,不是靠一家报纸什么都登来实现的。

熊培云:那些被认为敏感的东西,恰恰是这个时代里最让人麻木的东西。

民听

王丹:李旺阳的遗体被火化,当局明显是毁尸灭迹,,这样的黑暗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的。 我们至少还可以做一件事:请大家人肉搜索害死李旺阳的相关机构,当地公安局的办案人员的姓名,把他们公布出来,记录下来。我们不能让未来的中国,只有受害者,没有加害者。让我们记住每一个作恶的人,永不忘记。

廖亦武:为中国底层的每一个人的人权和自由发出呼吁和支持是作家和知识分子最根本的责任。那些坐牢的人坐牢和付出的代价都能够忍受,最害怕的是他们为之奋斗的正义的事业被人们所忘记。

yangpigui: 不去质疑政府对李旺阳之死的种种可疑举动,而是热衷于罗列各种死因选项,见识了假装公允者的嘴脸。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被外星人杀死的?

张健:世事说有易,说无难。说李旺阳先生“有可能“自杀,实近于什么都没说。要求对一异议人士的突然死亡展开调查的正当性、必要性,不能因一个轻飘飘的“有可能自杀”而被否定。若进而以”吃人血馒头”视之,实属厚诬他人。回到鲁迅那里,真吃人血馒头的,更“有可能”是对人死无动于衷者吧。

刘军宁:德国人干的事:发明共产主义、纳粹主义,挑起两次世界大战。 美国人干的事:干掉共产主义、纳粹主义,结束两次世界大战。 英国干的事:发明宪政。

李承鹏:环球时报认为一人一票会天下大乱,柳传志认为一人一票会天下大乱,还有一些朋友这么认为……可是另一方面,看电影时一人一票不会院线大乱,春运时一人一票不会铁路大乱,计划生育一人一票不会举国大乱。这个一切都凭票入场的国家,只有选举的时候,一人一票必会大乱。

盛世恐龙:火车票实名制内幕,铁道部按黑名单拒售。18日黑龙江安达市民众陈秀娟准备到北京,但她却被当地政府列为“省重点人物”,安达市火车站奉上级命令,拒绝售票给她。售票员对陈说:现在这票不能卖给你,因为安达信访局、公安局不让卖票给你,如果谁卖给你谁就会下岗。

泰祺刘庆梅:前日在京和一老友吃饭,老友为民营上市企业董事长,他对我说:“民主派迟早要上台,将来你飞黄腾达别忘记我,起码不要整我呀!”我差点笑喷,他把我当成将来的执政者了!我说我还不知将来如何混饭吃呢?同时心里又一阵悲哀,如今上市公司的老板也没任何安全感,担心将来制度变了有人会找他麻烦!

潘石屹:听几位各界大佬演讲,引经据典,最后结论是各种改变少则30年,多则100年。我相信这几位大佬一定不上网、不上微博、没有用智能手机。如果他们看到网速的变化,使用智能手机人数的增长,就会看到腐败和落后正在土崩瓦解,失去人心。知识、人心中善正以指数曲线核裂变的方式在增长。

马小鹏:鉴于中国政府已将风能、太阳能等自然气候资源收归国有,所以以后请不要再说类似“我没吃的了,我只有喝西北风去。”这属于违法行为。

张健:大概当下中国的儿童节,只该挂两个条幅,一曰“何不幸生今日之中国”,一曰“好好学习,准备翻墙”。当然,每天都挂亦无不可。

宋祖德 :中共不应过早在大学发展党员!因为学生尚未走向社会,对党的了解仅限于书本;有的学生在校表现尚可,走上社会腐化堕落,盲目发展党员对双方都不利。如今许多学生入党只是为了毕业后找工作、进官场容易些,太自私太危险!那些削尖脑袋入党的学生,大部分学术不佳、圆滑虚伪,走上社会必是废品!

孙立平:一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对官的照顾却无微不至。世界上有离休一说吗,只有中国有;有二线干拿工资的吗,只有中国有;有就医各种颜色的等级本吗,只有中国有;有常规化的公款吃喝旅游吗,只有中国有;有不成文的子女就业照顾吗,只有中国有;有专门为领导犯罪设立的豪华监狱吗,只有中国有。

纵马高歌2010:朝廷现在玩的不是击鼓传花,是击鼓传雷。一届传一届,没人去拆雷,只做两件事:一个是往炸弹上糊锦绣彩缎、大红福字,一个是拼命延长药捻好多烧一会……

黄章晋ster:记录一下我妈饭桌上的即席评论:如果没有马克思、列宁这些从不劳动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胡思乱想,人会少遭多少罪啊。真正做工的干农活的做小买卖的人,都不会发明这套公有制的凶狠主张。当年看列宁在十月之类电影,就觉得列宁是典型的疯子和小丑,真不知有些读书人为什么这么疯狂无知,这么祸害人。

ljqu:1908年,清政府颁布了中国第一部新闻法《大清报律》。报律规定,凡是年满20岁的正常人,都可以成立媒体,只要在发行前20天向衙门申报即可。

雷颐:1978年刚改革开放时,有一个中国农业代表团访问美国,中方代表向美方代表说:“我们国家消灭了地主。”美方回答说:“是,你们消灭了地主,可我们消灭了贫农。”

傅国涌:张郎郎1970年在北京看守所死刑号与遇罗克相遇,他说那时候如有选举,遇罗克会得到很多人的选票。他发现牢房里有很多杀人不眨眼的人,对遇罗克都是毕恭毕敬,因为他们都知道遇罗克敢跟政府较劲,在他们眼中那就是真正的英雄。遇罗克的《出身论》为当时中国被污辱被损害的底层人代言,他们非常尊敬他。

艾未未: 一个公开的审判,法庭却只有5个座位。

康玉春:对于一个有锤子的人来讲,任何事情都是钉子

张雪忠:手无寸权的人谈改良,就象穷光蛋谈买房。

夏漪兰:全世界都知道,共产主义已经成为历史,只有五毛不知道。

蒲飞: 其实专制无秘密,无非是法盲做决策,流氓搞执行而已。

吴祚来:人民与英雄都死了,所以有了人民英雄纪念碑。懂了吧。

贾葭‏: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被告知:党指挥枪。所以,有人被枪击之后,我可否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党指挥的。

欢姐_menki:活就要活在新闻联播里。

编剧李师江:人固有一死,或死于拆迁,或死于食品……怀念原始社会。

程中柳:党员干部成为贪官污吏,是受了西方资产阶级腐朽思想意识的腐蚀。平民百姓做了善事,是党的精神文明建设的伟大成果。这个逻辑是如何成立的?学问很深!

郑小四微博:某公仆微服私访,来到一家牛肉面馆,要了一碗牛肉面,发现一片牛肉都没有,就问老板: “为什么号称牛肉面,里边却一块牛肉都没有?”老板回答:

“难道你买老婆饼,还送你个老婆不成?你什么时候见人民大会堂坐着人民啊?”

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全国人大代表中70%是各级党政官员:剩下的30%,大半为大型企业或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如此“人民代表大会”,应事实求是地改为“全国官商代表大会”,无必要再加“人民”二字了。

高晓松:飞机上喜获一份人民日报,久未读中文报纸的吾如饥似渴地学习起来。学着学着,几道鼻血幸福地流淌:祖国太强大了!威服四海,震慑群小,领导慈祥,人民安康,资本家忧国忧民,残疾人载歌载舞,境外媒体纷纷亚克西,少数民族激动的抽筋!学着学着,吾站了起来,自豪地在飞机里走起了正步。。。

蒲飞:记者问:“请问总理先生,中国的部长有和骆家辉一样坐公交车的么?”总理思索片刻,镇定的回答:“有!”,记者继续发难:“请问是哪里的部长?”,总理镇定的回答:“学生会的部长”。总理的机智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掌声经久不息。

官话

李剑芒:中国不能再搞翻大饼革命。49年翻了一次,我们被愚蠢行为惩罚了62年还在继续。再翻一次,100年完了。共产党再恶劣,那是中国人,而且是爬到上层的中国人。如果他们改变不了中国,那中国就是劣等民族活该受罪。所以,支持不支持共产党都必须寄希望与他们的改革。如果改革失败,中国人就是猪变的!

吴稼祥:昂山素姬固然伟大,和她一样伟大的还有缅甸军政府,它囚禁了她,但并没有让她躲猫猫死,蹲马步死,甚至释放她,让其重获政治生命。这如同没有英帝国殖民者的克制,就不会有甘地的非暴力反抗的胜利一样。所有和平抵抗的英雄,都是被抵抗者宽容的子宫孕育的。

王志安:微博上基本就是愚民加暴民,再加上骗子的完美组合。

胡锡进:中国很复杂,但被妖魔化了。美国其实也很复杂,但被偶像化了。一对从美国归来的学者夫妇今晚向我痛斥微博“幼稚病”,称他们认为微博是由少数“哗众取宠”学者同大量“瞎起哄”小青年组成的“失真舆论场”。说实话我不很同意他们的微博分析,但鉴于“旁观者清”,斗胆将此“恶语”贴出,仅供博友兼听。

贾平凹:听总书记的报告很震撼、很亲切,感觉到创作环境、创作空间很宽松。关于文学的继承和创新的问题,胡总书记的角度很新颖,意义深刻,也更加尊重艺术规律,可以说这预示着文学的高产和高峰期即将到来。另外,报告很有文采,删一字而不能。

人民日报 :党的十七大以来的民主政治进程,呈现出的是一幅令人回味的美丽风景。美丽风景,美在何处?美在基层民主的广度。美在人民当家作主的硬度。美在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热度。美在法治国家建设的力度。美在服务型政府的温度。美在社会管理的深度。

人民日报:因腐败就批国家一无是处是极端主义!

环球时报:美使馆之所以越来越活跃,原因之一是中国国内有了一批它的追随者,他们通过互联网与美使馆默契互动,也通过一些传统媒体帮助美使馆做传播。这是中国社会多元化的正常表现,我们不能认为这全是“美国使馆的阴谋”,它在很多时候就是中国自己的问题。

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外国领馆发布空气质量干涉内政。

外交部:中方无兴趣公布美方空气质量数据。

陈希同:在宣判我时我要求发言,有权利作最后的陈述。但是,法警把我拉走,法官不允许我讲话。我转过头来对审判官大声喊:“你们是法西斯法庭!”

张德江:坚决反对领导干部以权代法、以言代法,严禁刑讯逼供,不准干预个案。

最高法:各级人民法院要始终保持坚定政治立场。

2012年7月14日

新疆两处家庭教会遭逼迫,三名主日学老师被抓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07月28日

本协会获悉,新疆和田教会7月26日(2012)再度遭受逼迫,种曙光弟兄和一个教会姊妹被抓,罪名是非法聚会,可能会拘留15天。参看相关报道:http://www.chinaaid.net/2012/07/17.html

另外,新疆乌鲁木齐市家庭教会的主日学夏令营近日遭受冲击,老师和学生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并遭暴力对待。

7月24号(2012)上午,新疆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三道坝,家庭教会的主日学老师鲍芸家,正在给28个孩子举行暑期主日学营会。突然,冲进了七八个不肯出示证件的人,强行拍照并堵住大门。三名主日学老师,鲍芸、王欣欣和罗琴琴姊妹,不许这些人对孩子照相并要求他们出去,结果他们又叫来了十几个人,其中有所在地羊毛工派出所警察、分局和市局国保等。他们硬闯进鲍芸老师家将孩子及家里的老人围住,宣布说他们是非法聚会。强行把28名学生(主要是14-17岁的初中生)、三名主日学老师及鲍芸姊妹的丈夫陈弟兄带往羊毛工派出所。在这过程中,有的孩子不愿去派出所,被强行拉扯或拖到车上。有孩子的膝盖被拖伤,也有孩子挨打。鲍芸老师的妈妈在拖拉推搡时晕倒,被送到当地医院,经抢救几个小时后才苏醒。


据附近邻居的见证,当全体主日学师生被带走后不久,一群身穿便服的(说是市局国保)翻窗进入鲍芸老师家里,把她家里的电脑、基督教书籍及一些物品拉走。羊毛工派出所出具了暂扣物品清单。陈弟兄从中午起关押、讯问至夜间11点才放回家。回家后发现电被停了,家中一片漆黑。有部分学生被关押讯问至第二天凌晨2-3点才放回家。25日白天,陈弟兄对照派出所开具的扣押物品清单,发现家里的金戒指和眼镜没了(价值两千多元),但清单上没有这两样东西。鲍芸等三名主日学老师在关押24小时后仍未释放,陈弟兄去派出所查询后,得知她们被关押在六道湾看守所。三名老师直至28号仍然没被释放,但三个老师的家属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法律文件,如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的家属通知书,也没有收到看守所的任何通知。

陈弟兄和其他两名主日学老师的家人不断向派出所问询,但得不到任何确切的消息。陈弟兄的家在24号被停电后到今天仍然没有恢复通电,他向各有关单位、部门交涉也得不到任何回应。有些在派出所里遭到警察恐吓的学生不同程度上出现了心理问题,他们的家长普遍感到畏惧和不安。

对华援助协会密切关注这一严重逼迫基督徒的恶性事件。我们强烈谴责这一非法侵犯公民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权的野蛮行为!呼吁乌鲁木齐市政府和警察立即无条件释放鲍芸、王欣欣和罗琴琴老师,立即归还被查抄扣押的物品并恢复陈弟兄家的供电。我们也紧急呼吁所有的弟兄姊妹为这三位遭到逼迫的姊妹和她们的教会祷告,并请关注本协会对此事件的进一步报道。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庆典研讨会暨颁奖午餐会圆满闭幕,展现团结、信心和盼望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6日

DSC_4914美国东部时间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山,对华援助协会举行了成立10周年庆典活动。这次活动包括上午的中国人权宗教自由法制10年回顾与展望高级研讨会和下午的首届"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和“捍卫中国自由奖”的午餐会颁奖仪式,圆满而成功,整个过程展现团结、信心和盼望。同一天,中美人权高层对话也在华盛顿举行。

 

庆典过程通过对华援助协会的中英文网站,向全世界现场直播。下面是这次庆典盛况的简要概括:

 

一、中国人权宗教自由法制10年回顾与展望高级研讨会

 
DSC_4755美东时间早晨8点钟,对华援助协会的员工和义工们提前来到众议院迦南大楼,布置会场,准备现场直播等事务。9点30分,参加会议的来宾们纷纷签名入场。

10点钟,研讨会开始。对华援助协会的董事会主席约珥·陶拉(陶约珥 Joe Torres)致欢迎词,简要介绍了研讨会的大致内容,并重申了协会的使命:曝光逼迫、鼓舞受害者、装备领袖。最后,他引用《圣经·腓立比书》1:4-6作为开场祷告说:“每逢为你们众人祈求的时候,常是欢欢喜喜的祈求。因为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你们是同心合意的兴旺福音。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


DSC_4765接着,对华援助协会的创办人和会长傅希秋牧师/博士发言,简单介绍了第一位讲员——“中国人权”机构的负责人谭竞嫦女士。谭女士是移民到美国的华人。2007年被《华尔街日报》列为50位有影响力的商业女性。在1980-1990年代,她还曾经在中国的八所法学院教学,包括培训法官,达14年之久。

 

DSC_4767谭女士开场白说,她希望同时用华人和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来探讨。她首先感谢对华援助协会和那些中国的维权律师及家庭成员,然后回顾过去十年中国的人权状况。她说,中美交流已经200年了,通过劳工、宣教和经商等方式。她接着批评说,随着中国与世界交流的深入,中国并没有遵守游戏规则,而是更改规则。尽管中国的GDP保持增长,但人权状况、宗教自由和法治的状况令人不安,包括中国人民身体的生存环境遭受严重污染。需要关注的是,这些为人权自由而奋斗的律师们,并不只是代笔着一小撮精英对中国人权现状的不满,而是代表着广大人民群众的愿望。她列举了最近四川省什邡的抗议活动和残酷镇压,专门谈到了90后的关键性表现。同时她也指出,美国在一些战争中侵犯人权的表现,例如,关塔纳摩监狱的虐待囚徒,也成为中国批评美国的把柄。因此,美国需要重新成为重道义的领袖。最后,她提到了陈光诚的案例,标志着中国人权和维权状况的最新动向。她还引用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李方平在几年前对她说的话:我们维权并不是为了看到结果,而是为了履行使命和呼召,不论国际社会是否参与;当然,我们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

谭女士发言结束后,傅希秋牧师宣布,因故未能前来参加、但原计划要来的纽约大学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先生,发来短信表示祝贺说:“恭贺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如今,参天大树已入云。人权是人类的根,坚守此根,定能拨开乌云见到蓝天。陈光诚 庆祝对华援助协会10周年。”

 

DSC_4792然后,对华援助协会的前董事会主席道格拉斯·罗宾逊(Doug Robison)先生(左图),简要介绍了当年他将傅希秋牧师全家接到德克萨斯州的米德兰。他高度称赞了对华援助协会和傅希秋在过去10年的事工成果。接着,他介绍了前来表示祝贺的德克萨斯州的参议员约翰·考尼恩(John Cornyn)先生。

考尼恩参议员高度评价了傅希秋和对华援助协会的工作。他说,当美国人谈到中国的时候,总会想到北京上海的摩天大楼。中国的经济在过去30年里确实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中国同时仍然是残暴的共产主义独裁国家。共产党控制着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从城市的商业到农村基层。DSC_4818中国是一个人权遭受严重践踏的国家,例如,强制堕胎、摘取囚犯的器官、基督徒等少数人的宗教遭到逼迫,剥夺了上帝赋予人们的自由。这些都是不公义的现象,是邪恶的一种表现。这就是为什么对华援助协会的工作是重要的。10年前当胡锦涛成为共产党中央总书记时,很多人乐观地认为他会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然而,不幸的是,在他执政的10年里,在许多方面政府的压制更加严重,中国离民主的距离更远了。支持中国的人权和法治不仅是道义的敦促,美国出于实用的角度也需要与中国政府打交道并促使中国政府改进,因为需要他们买我们的债券(笑)。此外,中国对内镇压,对外扩张。在残酷镇压自己人民的同时,其军事的崛起也令周边的东南亚国家感到威胁,特别是在其军事缺乏透明度的情况下。最后他强调,在我们享受自由的同时,没有理由不支持中国人民对政府压迫的抗争,这是一项正义的事业。因此,他再次赞赏和鼓励傅希秋和对华援助协会继续从事美好的工作,并表示乐意鼎力相助。

DSC_4868接下来,艾克敏(David Aikman 左图)博士,前《时代》周刊北京和耶路撒冷分社的社长,畅销书《耶稣在北京》的作者,亨利派克学院的教授,发表讲话。他说,首先祝贺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10年前,他在中国花了一个夏天的时间收集资料写作,并在2003年出版了他的著作《耶稣在北京》。相比当时,现在有了许多变化。例如,那时候环境要轻松得多,没有那么多信仰团体的名人被关进监狱,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一些律师们消失,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多的殴打和酷刑。当时他采访了一些家庭教会的成员和三自教会的官员和代表。他们甚至在探讨两者之间是否能够形成一些共识。当时人权的状况似乎趋于缓和。2003年,事情开始变化了,主要是因为胡锦涛开始执政。正如刚才考尼恩参议员所提到的,许多人当时错误地估计这位新的领导人一定会更自由化一些。艾克敏说,当苏联的勃日涅列夫总书记死后,克格勃的头目安德罗波夫执政。当时也有人估计这位新领导人应当好一些,但事实上,他的统治是灾难性的。他死后由契尔年科接任,然后是戈尔巴乔夫,让苏联转变了。同样,胡锦涛执政后,认为江泽民的政策软弱,于是采取高压政策。不可忘记的是,胡锦涛在1980年代是西藏的负责人,并实施了西藏历史中最为严厉的镇压。胡锦涛执政的这些年,并不是像苏联克格勃那样控制人民,而是随机性地选择一些对象,通过黑社会的手段殴打、酷刑、威胁家人的方式,让人民恐惧。阿根廷处于集权政府时期(1960-1970年代),就用让人消失的办法制造恐惧。中国政府现在采用类似的办法,例如高智晟律师的遭遇。他认为,刘晓波事件导致了新一波对人权活动人士的镇压。现在,中国的人权处于低谷状况,而许多勇敢的男女挺身而出捍卫人权。新一代的维权律师,其中许多成为基督徒,他们勇敢、执著地斗争,代表着那些被强大政府压迫的普通民众。不过,他估计中国的政治可能会在未来的多年里更加严紧。未来10年里不太可能成为民主国家。当然,中国政局的变化可能会戏剧性、突然性。正如那些中东的国家在茉莉花革命中的巨变。最后,他提到守望教会的例子,尤其是山上之城的异象,正如1630年美国那位清教徒领袖兼殖民地总督约翰·温斯罗普(John Winthrop)所说的那样,美国要成为山上之城。这些中国基督徒领袖们目前的所作所为,一定会从长远的、重要的角度影响中国的民主、人权与和平。愿上帝赐福他们所做的这一切。

艾克敏博士的发言结束后,傅希秋介绍了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监狱中度过几十年的基督徒刘贤斌的女儿陈桥,以及在加州长期接待陈桥的张前进牧师一家。傅牧师接着介绍了他曾经就读的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美国费城)的院长——彼得·林百克(Peter Lillback),对华援助协会的前董事会员查理·埃里克森(Charlie Erickson),前董事会成员和国会议员波·波尔波特(Beau Boulter),董事会员斯哥特· 麦克格劳(Scott McGraw)和董事会员提摩太·当(Tim Dunn)。

 

DSC_4902接着,来自北京的著名基督徒维权律师李柏光博士(左图)发言,由朱丽叶女士翻译。李博士说,在过去的30年时间里,中国的经济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就,但中国的政治、法治和人权,与经济发展并没有同步进展。作为一位法律工作者,在中国社会现实中,深刻感受到中国法律所赋予的权利和自由,在很多时候,都得不到落实。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作为中国公民和法律工作者,我们当怎样做?对未来中国有怎样的展望?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人权和法治的倒退,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土地的强行征收和对公民房屋的强制拆迁;  2、政府对人权人士的持续打压; 3、公民的宗教自由也遭到了持续的打压和剥夺。 

在15年前,中国普通民众的忍耐性还是很大的,而如今由于互联网的发展,自由世界对中国人民在人权、民主、法治方面的深入影响和交流,激发了公民权利意识的快速觉醒,从而对来自公权力的侵权行为,能迅速激发出公民抗争的巨大心理力量。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看到今天维权抗争运动在中国的兴起和蓬勃发展。在公权力不受制约、没有民主、法治和独立舆论的监督、公民社会力量微弱的社会里,国家机关人员和执法人员者能够通过违法和破坏法律的实施,攫取巨大的个人或组织的利益。中国的公民社会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兴起,但在公权力面前任然是脆弱的。由于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传统。中国公民对政府和公权力的认识观念,还无法与国际标准接轨。一般情况下,当公民个人的权利受到侵犯的时候,当事人才意识到人的尊严和公民的权利。这种公民权利意识的软弱,也是执法人员敢于肆意侵犯公民权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IMG_8747为什么中国政府要对家庭教会进行打压呢?因为集权国家不允许任何政府无法控制的社会力量存在。在10多年前,中国的家庭教会遭受逼迫,通常选择沉默而没有维权意识,或者是妥协。但是,对华援助协会的出现,导致了教会维权运动的兴起。对华援助协会在大量的维权案件背后进行支持,并在国际社会中积极斡旋,展开民间外交,通过一些在美国国会、国际NGO组织和国际媒体曝光了许多案件。在李柏光参与的每例个案的最后,都迫使国家公权力机关退却,使宗教自由在中国大地开始茁壮成长。李律师说,他自己是在7年前受洗成为基督徒的。在过去的6年来,他在20多个省参与了教会维权法律工作。他还说,对华援助协会这些捍卫宗教自由的维权法律工作,能够逐渐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并促进了中国法治的进程。这方面,对华援助协会的作用日益彰显。最后,李博士介绍了一些具体的侵权个案,说明了通过实践运用法律程序来捍卫人权,就能推动法治的进程。

 

IMG_5442最后一位发言的是来自北京的家庭教会牧师石维翰(左图)。他曾经因为印刷圣经和基督徒读物,于2009年6月被判刑3年;2011年出狱后流亡美国。他说,在监狱里遭受野蛮的殴打和折磨,例如,双手反铐在墙上、在冬天遭受电击身体并泼冷水,等等方式。而且,他的家人也因此受到株连,其中他的弟弟也遭受了残酷殴打,导致肾被打坏,于2009年12月作了肾移植手术。他感谢对华援助协会对他的帮助,并称赞傅希秋牧师的有效工作。最后,他盼望有一天中国自由了,这些海外流亡的游子就都可以回家了!

上午的研讨会到此圆满结束,时间是11:45分。


二、对华援助协会举行首届"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和“捍卫中国自由奖”的午餐会颁奖仪式 

中午12:30在众议院瑞本大楼,对华援助协会的颁奖午餐会开始进行,大厅里座无虚席,许多人站立在大厅的后面。

首先,王大卫牧师(下左图)主持开场祷告。然后,傅希秋牧师介绍到场的董事会成员,特别提到并感谢美国宗教自由委员会的斯高特·弗利普斯(Scott Flipse 下中图)博士对中国宗教自由的贡献和对华援助协会的重要帮助。

首先发言的是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院长——彼得·林百克(Peter Lillback 下右图)博士。在发言中,林百克院长将傅希秋牧师/博士比作中国的马丁·路德·金。他向与会者阅读了马丁·路德·金的《来自伯明翰监狱的信》,主要是关于基督徒信仰与维权事业的结合。

DSC_4953

DSC_4939Scott Flipse 2

接着,傅希秋牧师向与会者介绍了来自德克萨斯州的议员、众议院预算司法委员会的委员——约翰·卡特(John Carter)法官和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国会议员、汤姆兰托斯委员会的约珥·裴次(Joe Pitts),邀请他们发言。

约翰·卡特议员(下图)开始发言,表示祝贺。 他开玩笑说,傅希秋选择德克萨斯州是正确的。他高度赞扬了傅希秋的工作、策略和努力。他认为,法治是美国的重要原则。中国要成为伟大的国家,应当建立法治,保障宗教自由。最后,他勉励傅希秋继续从事上帝的工作。 在准备好递交国会的祝贺对华援助协会成立十周年的发言词中,他说:

DSC_4964众议院院长,

我今天在此祝贺傅希秋牧师创办的对华援助协会成立十周年。这家总部设在德克萨斯州的机构,在为中国人争取自由和权利的斗争中,一直站在斗争的最前线。对华援助协会做的工作很重要。我希望在今后的十年里,他们的工作将继续取得更大的成就。

在 2002年,也就是傅牧师移居美国仅仅六年之后,他就创建了对华援助协会,旨在促进中国的宗教自由,并让全世界人都意识到中国一直对宗教信徒进行的迫害。对华援助协会的宗旨,乃在于为那些在人权受到侵犯的受害人提供物质上、法律上和精神上的帮助,并在在美国首府华盛顿以及世界各地的首都,为那写无声的受害者们呐喊。

对华援助协会不仅在为无声的受害者呐喊上成为一个有效的工具,它也在努力让中国的维权人士可以站出来谴责不公正的行为。在最近几年里,对华援助协会扩大了其使命的范围,开始为宗教迫害案例中的辩护提供支持,支持对法治的学术研究以及培训维权人士。

傅牧师亲身经历过被中国政府迫害的滋味。1989年,他是天安门广场上争取自由和民主的学生领袖之一。在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后,傅希秋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并在北京党校教英文的同时带领着一个家庭教会。傅希秋和妻子蔡伯春被认为是中共政府的威胁,所以政府将他们两人以“非法传教”的罪名监禁起来,这导致他们在 1996年逃离中国。他最后在国会议员和当时的克林顿总统的帮助下,移居了美国。

傅牧师被认为是在宗教自由和法治方面的一位主要专家。他定期在美国国会做见证,也在欧盟和联合国提供过专家见证。傅希秋也和小布什及其夫人劳拉建立了非常紧密的工作关系。他还带领第一批新教家庭教会领袖,来白宫会见当时在任的总统。

他所创建的机构的工作非常重要、有效、无党派立场并且很有必要。这里国会的每一个人都会同意这样的观点:一个尊重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以及法治的未来中国,将是美国的一个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

对华援助协会正在为实现这样一个未来的中国而努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应该庆祝它成立十周年的原因。


DSC_5027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国会议员、汤姆兰托斯委员会的约珥·裴次(右图)发言说,他感谢傅希秋牧师和对华援助协会为中国遭受逼迫的基督徒们和所有遭受迫害的人们所做的一切。《圣经·希伯来书》第11章32-40节中,列举了那些信仰的英雄榜样人物,他们承受逼迫甚至被杀害。裴次议员说这些承受逼迫的信徒是他的榜样。几年前,傅牧师曾经引见了一些中国家庭教会的遭受逼迫的领袖,裴次议员认为这些人为了信仰而遭受逼迫,都是他的英雄。在过去的10年里,对华援助协会的重要工作成就令人惊奇,涉及强制计划生育、宗教自由、法治等方面。傅希秋长期而艰巨的工作,尤其表现在最近陈光诚全家能够来到美国,主要由于傅希秋的努力。他说,谢谢傅希秋。他相信,不计其数的人们都这样认为。在过去10年里,中国的变化巨大,但人权遭受践踏的状况却在恶化。他说,因此,对华援助协会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他愿意一同参与这样的工作。最后,他祝贺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和获奖的维权律师们。

DSC_5039接下来,对华援助协会前董事会成员和国会议员波·波尔波特(Beau Boulter 左图)先生,介绍了荣获对华援助协会的“捍卫中国自由奖”的三位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吉姆·麦高文(Jim McGovern)和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 ),并邀请他们发言。
DSC_5046

接着,对华援助协会的董事会员斯哥特· 麦克格劳(右图)宣读了董事会的决议,授予三位议员——兰克·沃尔夫、克里斯·史密斯和吉姆·麦高文“捍卫中国自由奖”,并由会长傅希秋和董事会长约珥·陶拉先生(下图左二)颁发。与会者报以热烈的掌声。傅希秋牧师沃高度赞扬了三位国会议员为推动中国人权和自由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DSC_5081首先,波·波尔波特介绍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美国会新泽西的议员、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副主席、府会中国委员会的主席克里斯·史密斯应邀发言(右下图),与会者给予热烈的掌声。

史密斯议员首先感谢傅希秋牧师和对华援助协会,并表示欢迎对华援助协会搬迁到新泽西州(笑声)。他说,我感谢傅希秋牧师、许多中国人民的朋友,包括一些国会议员例如约珥·裴次,还有许多同事在这么多年来为中国人权和自由的热情奋斗。中国目前的人权状况在继续恶化,令人不安,但希望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中国的人权、民主和自由状况要想有所突破,只有一条道路,就是需要有象傅希秋这样的人及其对华援助协会,与中国国内的人一同并肩工作,尤其是信仰群体,一同通过爱来推动民主和法治进程,正如约翰·卡特议员刚才所指出的。史密斯议员说:傅希秋是一位远见战略家,并且运用耶稣基督的福音,通过实践性的方式,不是为了符合政治,而是采用这样的抗争方式:爱那些受逼迫的人,也爱那些逼迫者。正如我们的主所劝诫我们的那样,不仅要同情那些受压迫的人们,也用爱的方式与那些压迫者们抗争。我们,包括约珥·DSC_5097裴次议员和弗兰克·史密斯医院,每次与傅希秋牧师见面的时候,都一起祷告,为中国人民、中国的家庭教会——正如罗马帝国时期教会受到的逼迫,和所有遭受压迫的中国人祷告。昨天,《纽约时报》头版报道了一起中国怀孕8个月的强制堕胎案例:照片中的母亲望着死去的浑身青紫的孩子,面对这一专制者施加的暴力,无法抑制地哭泣。这样的暴政必须要被民主制度所代替。这一惨案的曝光,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中国境内许多人们,尤其是基督徒们,通过这样的呼吁和抗争,正在挑战美国对此的冷漠,正在挑战奥巴马政府和欧盟的冷漠。计划生育已经导致了中国许多严重的社会问题,特别是男女比例的失衡。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也会影响到全世界。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是大规模的反人类罪行。对华援助协会在傅希秋的带领下,向全世界曝光了这一野蛮的政策。正是傅希秋通过两次国会听证会,与陈光诚直接通电话,让陈告诉了全世界他在医院里经历的事情和希望来到美国的愿望。所以,谢谢你,傅希秋,感谢你的参与,挑战了我们的冷漠甚至是与暴政的同流合污。我同意约翰·卡特议员所说的,通过法治才能够尊重基本的人权。这正是对华援助协会的工作。傅希秋和对华援助协会还相信,耶稣基督的荣耀、救恩的希望、不断更新的宽恕,正是长期承受独裁者残酷统治的中国人民的需要。我们还以前所未有的热情为中国家庭教会的牧师们祷告。信仰将会改变中国。中国自由的那一天,傅希秋和对华援助协会的贡献将被人们纪念。

然后,波·波尔波特介绍马萨诸塞州的议员、汤姆·兰特斯人权委员会副主席吉姆·麦高文( 右下图)发言:

DSC_5129

我非常荣幸能够来到这里。我是一位傅希秋迷,也敬仰所有对华援助协会的工作人员。我感谢在座的各位合作努力,成就了这些事情。我认识你们许多人,也看到一些新面孔。有一点是清楚的,我们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因为我们深刻关心人权。作为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约翰·卡特、约珥·裴次、弗兰克·沃尔夫,我们相信,美国应当捍卫人权,这应当是外交政策的重点。当我们与中国谈论经济问题、军事和贸易的时候,人权问题不应当被忘记。但是,正如史密斯议员所指出的那样,有太多的时候,为了政治上的方便,坦率地讲,国会两党的领袖都为了事情能够获得进展,为了经济和战略的利益,而忽略了人权问题。但是,这种只顾眼前利益的短见,从长远来看,必会套住我们。因此,我们需要在早期就重视人权问题。我们等一会要颁奖的那些人士,是为了表彰他们推动中国人权法治的杰出贡献。我非常敬佩他们的勇气。宗教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权。每个人都有权利和平地实践自己的信仰,公开表达信仰,而不需要惧怕。但是,中国政府却继续压制宗教自由等其它许多方面的基本权利。还有信仰的弱势群体受到逼迫,包括藏人、维族人和基督徒。太多的中国人被剥夺了中国宪法所赋予的权利,包括自由结社和自治的权利。中国政府经常逼迫那些行使法律所赋予的基本权利的公民。为了支持这些人权捍卫者们,为了基本的人权和法治,我们需要不断抗争,继续敦促中国政府实践自己宪法中的承诺。有句老格言说,邪恶盛行的唯一原因,是好人保持沉默,无所事事。这一奋斗并不是容易的。我不相信一夜之间就会改变。但是。所有善良的人们,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保守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当联合起来,发出声音,引发关注,且不可停止斗争,有一天终会实现美好结果。对华援助协会所做的伟大工作,是一种激励。我希望在我们的国家里,其他人也能够学习你们的榜样。非常感谢让我来到这里,欣赏你们所有的工作。

DSC_5153接着,由对华援助协会的董事会员提摩太·当(左图)宣读董事会的决议,授予中国著名基督徒维权律师范亚峰博士、著名维权律师滕彪博士和著名基督徒维权律师江天勇"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由傅希秋颁发奖杯及奖金5千美元。三位律师都因拦阻无法出国前来领奖,因此缺席颁发,由在场的三位牧师代表带领。

这时候,傅希秋联通了滕彪博士的Skype,让他对现场听众发表讲话。滕彪发言说:

2011年2月19日,我被一帮不明身份的人抓上车,眼睛被蒙住,两个小时之后被带到某个地方关了起来。眼前一片黑暗的时候,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我也能听到心灵深处的某个声音在问:“你做的这一切值得吗?你还会继续坚持吗?”

之后是70天的单独关押,24小时有人在房间里严密监视。偶尔有人来审问,无非是我写的文章和代理的人权案件。肉体的殴打尚可忍受,精神上的折磨尤其痛苦。我被告知:不要讲什么法律;不要再把自己当做律师或大学老师,甚至不要把自己再当作“人”。我被剥夺一切与外界的联络,接触不到任何信息,完全不知家人、朋友和外界的任何情况。由于没有任何手续,我的命运无法依靠法律和文明规则,我对未来的一切预期,都被剥夺了。不知是短期徒刑、长期徒刑还是永远失踪。

这时候,我只能依靠祷告了。我常常参加家庭教会,见过很多基督徒的祷告;我多次被感动过,但我从来没有自己祷告过。而当我的生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信靠的时候,我发现祷告是很自然的。面对那个自在永在的上帝,我就祷告起来。神奇的是,我的心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我不再恐惧、不再彷徨、也不再孤单。

点击这里参看发言全文《自救的力量》:http://www.chinaaid.net/2012/07/blog-post_24.html

 

发言结束时,史密斯议员对滕彪说:感谢你的伟大见证和勇气。感谢你乐意对我们讲话,中国政府肯定知道。你不知道我们对你是多么敬佩。当我们在这个自由国家里发声的时候,不会受到惩罚。但是你发声,却可能会受苦。

之后,波·波尔波特先生介绍了最后一位重量级国会议员、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汤姆·兰特斯人权委员会主席、弗吉尼亚州的弗兰克·沃尔夫(右图)发言:

DSC_5248我很高兴来到这里。很高兴与你在一起,傅希秋。祝贺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我和史密斯议员到北京要见那些家庭教会的成员,结果还没有见到,他们就先后被抓起来了。坦率地讲,当时的美国大使雷德(Clark Randt)没有任何作为。我们今天要颁奖的这些中国维权人士,他们是中国版的索尔仁尼琴。前面的几位议员,史密斯和麦高文都已经提到非常好的观点。我想说明一下自己的观点。我认为,中国的专制政府不会坚持到对华援助协会的20周年庆典。(会场笑声)如果你回顾历史,在1986年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想到苏联很快就会垮台。当时中央情报局分析认为,苏联很强大。前波兰大使从使馆里跑出来,投奔进入里根的白宫。1986年,他来到我的家里,告诉我和我的孩子们,说苏联很强大,会持续很久很久的,但美国人不明白,苏联在蒸蒸日上。同样,1985年我和史密斯议员到罗马尼亚,看到专制者齐奥塞斯库很强大。当时没有几个人认为他会垮台的。但是几年后的1989年,大家都看到了在圣诞节期间罗马尼亚的巨变,还有柏林墙的倒塌。当时,大卫·艾克敏博士翻译了许多新闻资料。所以,我们看到罗马尼亚和苏联都垮台了。如果你没有读过怀特克·切姆博斯(Whitaker Chambers)的《见证》(Witness),你应该读一下。这位作者是一位共产党员,他在书中说,当他退出共产党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是离开了会得胜的阵营,加入了会失败的阵营。他相信共产主义在蒸蒸日上,而我们在败落。这位作者错了,他的错误在于,他忽视了美国有里根总统等这样敢于站出来发声的人。里根告诉苏联要拆除柏林墙。他在1983年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全国福音派协会的集会中,将苏联称为邪恶的帝国,事实正是如此。我们都看到了那个时代剧烈的变化,并让我们在今天充满信心。中国人民是非常棒的,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我想如果当时有互联网,苏联专制政府的垮台会更快些一些;戈尔巴乔夫会走得更快。我想,自由正在到来,正如历史反复提醒我们的。中国人面临的民主和自由机会是巨大的。我想对这些维权律师说,我敬佩你们的勇气。如果我生活在专制的国家里,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像他们那样通过互联网说话,像他们那样去美国大使馆会面谈话,像陈光诚那样站起来反对一胎化政策。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经过考验,尽管我愿意相信自己也能够这样。但是,这些绅士们却做到了。在这里,我向你表示祝贺,傅希秋,我欣赏你所做的所有美好工作。我也欣赏你们在场的所有帮助他的人。到20周年庆典的时候,到那时中国可能已经完全民主和自由了。那时的中国,天主教徒能够自由敬拜。我们知道一些天主教的领袖被政府秘密抓走,包括史密斯议员认识的主教。到那时候,维吾尔和藏族也能够获得自由。我们知道,在过去的6-7个月里,有40多位藏僧和藏尼用汽油自焚。到那一天,基督教家庭教会能够公开自由敬拜。中国将成为伟大的自由国家!谢谢你,傅希秋,也感谢你们所有的人帮助傅希秋和对华援助协会 ,感谢你们美好的爱心工作,替那些中国的异议人士说话。非常感谢!

傅希秋牧师代表“中华维权律师协会”宣布了2012年度的十位最佳维权律师,并颁发奖状和奖金。这10位律师分别是:

DSC_17541) 高智晟   2) 郑恩宠   3) 王永航   4) 李苏滨    5) 滕彪    6) 江天勇     7) 刘巍女士
8) 唐吉田     9) 李和平    10) 黎雄兵

此外,范亚峰博士荣获特别奖。范亚峰博士发了简短信件,表示感谢。他说:

诸位弟兄姊妹: 感谢把"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授予我。作为基督里面软弱的肢体,我恳求你们的代祷,使我在基督里面更加有爱的力量,有基督里面的心灵的自由。 谨以几句话表达我的心情: 痛苦出智慧 忍耐生信心 默以养气 谦以厚德 在爱里前行 于光中上升

江天勇律师也致信表示祝贺和感谢,他在信中说:

祝贺美国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在这一特殊的时刻,和范亚峰博士、滕彪博士一起荣获第一届美国对华援助协会 “捍卫中国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我深感荣幸。

中国大陆宗教自由和法治状况近几年显著倒退是有目共睹的。法轮功群体十多年来受到残酷的打压迫害,今天仍未停止,在很多地方大面积的抓捕还在持续进行;独立的家庭教会始终为当局所不容,基督徒和天主教徒多年来经常被以非法聚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经营等罪名抓捕关押,近几年来多用来打压法轮功修炼者的 “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也经常被用来迫害基督徒、天主教徒和其他宗教信众;在藏区,随着四领袖像进寺庙,出现了更多的藏民和僧侣被逮捕,自焚者数量的持续增加让全世界忧虑。中国当局通过的法律,频繁的被当局自己践踏,完全不能作为民众权利的保障。律师等人权捍卫者的处境日益艰难。
DSC_1767    DSC_1764    DSC_1765
尽管如此,作为一个人权捍卫者,我已不再孤单。因为面对打压,有更多的人权捍卫者站起来,并且大家开始相互守望。不仅如此,我的那些当事人和他们的家属也给了我很多的鼓励,他们之所以受到打压和骚扰,就是因为在这个普遍堕落的社会中他们还持守着良知和信仰。他们有的已经失去了生命,有的正在监狱里失去了自由,有的正在遭受酷刑的折磨,有的家人和孩子正受到严重的骚扰。今天我荣幸的获得这个奖项的时候,我不能不想起他们。

获奖不仅是中国大陆为宗教自由和法治进步而努力的人共同的荣誉。更重要的,我感到你和我,我们共同在面对和承担;在世界范围内,我们也不孤单;各位朋友,此时此刻我感觉到你们的关注和支持。当然,我希望更多的人一起来面对邪恶,我们一起为所有的人能自由的生活而努力。

我相信,神与我们在一起!



DSC_5281接着,傅希秋介绍著名基督徒维权律师高智晟的背景和关押在新疆沙雅监狱的现状,并邀请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现场发言。

耿和女士(左图)说:“中华维权律师协会”授予高智晟最佳律师奖,是对他为中国人权事业执著追求和所作出牺牲的认可。高智晟坚信中国一定会实现人权法治,并为此努力。他坚持人性良知,帮助那些保守专制迫害的人们看到希望,让没有自由的人们认识到自由的宝贵。高智晟遭受的迫害,全世界都已经知道。耿和还详细介绍了一些情况,包括在今年3月在中国的高智晟的亲属探监一次,但之后再也无法探监,尽管亲属目前已经向有关部门打了上千次电话。耿和为另外那些获奖律师感到高兴,他们都曾是高智晟亲密的朋友和搭档。她说,如今已经又涌现了更多的维权律师。希望更多的人们站起来捍卫人权。高智晟一天没有自由,她和孩子们就一天没有自由。最后,她感谢对华援助协会对高智晟和她一家的帮助。

 

傅希秋牧师接着补充说明,高智晟和耿和的女儿今年已经被贝勒大学录取。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也发来祝贺的电邮:

 

对华援助协会于2012年7月24日在华盛顿举行成立十周年庆典,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特此祝贺!

十年来,对华援助协会致力于捍卫遭受逼迫的中国家庭教会,为受逼迫的信徒呐喊,产生了极大的果效,并对全世界许多宗教信仰不自由的国家产生了影响。十年来,对华援助协会的众同工们同心劳苦,付出了巨大的爱心与奉献,上帝必记念你们。中国家庭教会的众基督徒们,也必继续为你们的事工献上祷告。求主耶稣基督的能力和智慧,丰富地加给你们。在今后的年日里,愿上帝使用你们,为教会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推进福音化进程,产生更大的作为。愿主的救恩传到地极,基督的国度临到万民。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的众同工,在对华援助协会成立十周年之间,表示热烈的祝贺,并迫切代祷。愿这次参加庆贺典礼的众肢体和各界朋友们,都蒙上帝的祝福与恩典。


乔治梅森大学的教授凯乐·海梅蓉(Carol Hamrin)博士,曾经在美国国务院的中国科工作过25年,也在早些时候发来致贺词;她未能前来参加这次庆典活动。她在致词中说:

“我一直记得,早在1997年我和傅希秋、他的妻子蔡伯春以及他们的婴儿丹尼尔,在华盛顿的达拉斯机场见面。在过去那些年里,尽管我认识过许多人,但是第一次见到傅希秋就印象深刻。他那爽朗的笑容和闪亮的眼睛,虽然有旅途的疲劳和时差,依然兴奋不已。自从他到达美国后,他那感染人的精神,在过去许多年里,也被许多许多的人们所熟悉。

傅希秋和蔡伯春在北京因为信仰而遭受逼迫的经历,以及他们逃亡香港后,在香港回归之前的不稳定的生活,赋予了他们强烈的心志,却帮助那些为了信仰而遭受逼迫的人们,确切地说,是那些为了自由表达信仰和结社而遭受逼迫的人们。傅希秋夫妇在这条道路上经历了许多弯曲、坎坷和峰回路转,却坚持不懈,也全然不顾经济收入、职业发展和家庭生活方面的牺牲。不论他们是在神学院里,还是通过“上帝赐福中国基金会”,或者是“对华援助协会”,都在寻求将上帝的赐福带给中国人民。

我敬佩他们的勇气,欣赏他们愿意从错误中学习教训的态度,并祝贺他们在过去十年中继续实践所蒙受的呼召而获得的胜利。我祝愿他们在未来有丰富的智慧和成果,并愿上帝供应他们的每一需要。


整个午餐颁奖仪式气氛热烈,与会者备受激励鼓舞,历时1个半小时,于2点结束。

最后,对华援助协会的前董事会主席道格拉斯·罗宾逊先生作结束的祷告;全场会众低头,庄严肃穆。这样,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庆典研讨会暨颁奖午餐会,在众人的阿门声中圆满结束。

 

(注:所有口头发言内容,都是根据现场录像的翻译编辑)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华维权律师协会“2012年度十佳维权律师”简介,对华援助协会代其颁奖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6日

 

DSC_17562012年07月24日,对华援助协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成立10周年庆典。庆典活动分为两部分:上午的“中国人权宗教自由法制10年回顾与展望高级研讨会”;下午的首届"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和“捍卫中国自由奖”的午餐会颁奖仪式 。庆典过程通过对华援助协会的中英文网站,向全世界现场直播。

在颁奖仪式中,对华援助协会获得授权,宣布“中华维权律师协会”评出的十佳维权律师的名单,并代其颁奖。这个协会于2010年5月在北京成立,负责人是基督徒维权律师李苏滨。这十位律师每人获得一张获奖证书和6千元人民币。(图为现场摆放的获奖证书)

这十位最佳维权律师分别是:

1) 高智晟   2) 郑恩宠   3) 王永航   4) 李苏滨   5) 滕彪   6) 江天勇   7) 刘巍女士
8) 唐吉田  9) 李和平  10) 黎雄兵  

此外,范亚峰博士获得特别嘉奖。

 

下面是这11位律师的简要背景介绍(附英文版):



clip_image002高智晟:基督徒维权律师,原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曾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新疆喀什基督徒逼迫案、陈光诚案、法轮功案。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2007年9月21日高智晟再遭抓捕,50多天后获释,写下《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2009年1月9日,高智晟的妻子儿女离开北京,秘密逃离中国,途经泰国,成功流亡美国。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再次被官方绑架失踪。2010年3月27日,高智晟突然在中国秘密警察的监控下露面;4月20日,再度消失。2012年1月1日,确认高智晟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的监狱服刑三年。2012年3月24日家人第一次被允许去监狱探视。之后又失去联系。

Gao Zhisheng: Christian human rights lawyer, formerly of Beijing Zhisheng Law Firm. He handled a number of controversial cases, including the Northern Shaanxi oil field case, the Christian persecution case in Kashgar, Xinjiang, the Chen Guangcheng case and Falungong cases. On Dec. 22, 2006, Gao Zhisheng was charged with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and sentenced to three years’ imprisonment, with a two-year reprieve and five-year deprivation of political rights, and was released to go home. On Sept 21, 2007, he was arrested again and held for 50 days. After his release, he wrote an account entitled “Dark Night, Dark Hood, and Kidnapping by Dark Mafia” in which he described the torture inflicted on him, including toothpicks inserted in his genitals. On Jan. 9, 2009, his wife and two children left Beijing, secretly escaping from China for the United States, via Thailand. On Feb. 4, 2009, Gao Zhisheng was again kidnapped by the authorities and “disappeared”. On March 27, 2012, he suddenly resurfaced, though under the surveillance of Chinese plainclothes police, only to disappear again on April 20. On Jan. 1, 2012, it was confirmed that Gao Zhisheng was serving a three-year sentence at a prison in Shaya county, Aksu district, Xinjiang. On March 24, 2012, Gao’s family was allowed to visit him at the prison for the first time, but after that, communication with him was again severed.

clip_image004郑恩宠:基督徒维权律师,原上海市敏鉴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参与过上海的一些拆迁纠纷案件,并向中国上级政府告发上海高层的一些贪污案件,涉及周正毅、黄菊、陈良宇、韩正等人。2003年10月2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郑恩宠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2006年5月出狱后至今,遭到传唤约80次,每逢敏感时期遭软禁。

Zheng Enchong: Christian human rights lawyer, formerly of the Shanghai Minjian Law Firm. He was involved in some residential demolition and relocation dispute cases in Shanghai, and also informed China’s higher level of government of some corruption cases involving Shanghai’s top officials including Zhou Zhengyi, Huang Ju, Chen Liangyu, and Han Zheng. On Oct. 28, 2003, Shanghai Municipal No.2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charged him with “illegally providing state secrets to foreigners” and sentenced him to three years’ imprisonment, with one-year deprivation of political rights. Since his release in May 2006, he has been summoned for interrogation nearly 80 times and is always under house arrest during politically sensitive times.


clip_image006
王永航:原辽宁省大连乾均律师事务所的维权律师。2007年开始多次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2008年,王永航在海外网站发表致胡温公开信,从法律法理上,论述对法轮功学员的定罪起诉毫无法律依据,从此遭到长期跟踪监控。2009年7月4日,大连国保秘密绑架王永航,酷刑致脚踝骨折。11月27日,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对王永航判刑7年。目前在沈阳第一监狱服刑。

Wang Yonghang: formerly a human rights lawyer with Dalian Qianjun Law Firm in Liaoning province. In 2007, he started taking on many cases of Falungong practitioners who pled not-guilty. In 2008, he published an open letter to China’s leaders Hu Jintao and Wen Jiabao on overseas websites in which he expounded on how, in terms of jurisprudence, the prosecution and conviction of Falungong practitioners are without legal basis. As a result, he was put under surveillance and long tailed for a long time. On July 4, 2009, the Domestic Security Protection Squad of Dalian city secretly kidnapped Wang and the tortured him, causing an ankle fracture. On Nov. 27, the Shahekou district court in Dalian city sentenced him to seven years’ imprisonment, which he is currently serving at the Shenyang No. 1 Prison.


clip_image008李苏滨:基督徒维权律师,原忆通律师事务所的副所长。该所2009年遭到关闭。2010年任中华维权律师协会申请委员会主任,后为负责人。2010年成立的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的成员。因2002年起诉河南省司法厅而被吊销律师执照,并被非法关押300多天。2011年曾“被绑架失踪”,期间遭到酷刑。

Li Subin: Christian human rights lawyer, formerly the deputy director of Yitong Law Firm, which was shut down in 2009. He was director of the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Association since 2010 and a member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for Petitioners founded in 2010. He lost his license in 2002 for filing a lawsuit against the Judicial Bureau of Henan province and was illegally detained for more than 300 days. In 2001, he was “kidnapped and disappeared,” during which time he was tortured.


clip_image010滕彪,法学博士和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参与临沂暴力计划生育调查(2005)、陈光诚案(2005-2006)、蔡卓华印刷《圣经》案(2005),高智晟案(2005),等。2011年2月19日,滕彪“被绑架失踪”,期间遭到酷刑;4月29日回到家中。

Dr. Teng Biao: lawyer, lecturer at Chinese University of Politics and Law’s School of Law. He participated in the investigation of forced abortions in Linyi (2005), the Chen Guangcheng case (2005-2006), the Cai Zhuohua’s Bible-printing case (2005), and the Gao Zhisheng case (2005). On Feb 19, 2011, Teng Biao was “kidnapped and disappeared” and tortured. He was released to go home on April 29.


clip_image012
江天勇:基督徒维权律师。原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2005-2006年代理陈光诚案、高智晟案、胡佳案等。2008-2009年代理大量的法轮功案件,还有少数民族案。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2010年成立的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的成员。现任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法律项目协调人。2011年2月19日,江天勇“被绑架失踪”,期间受到酷刑和洗脑,4月20日被释放。2012年5月因前往北京的医院探望陈光诚一家而被殴打,一只耳朵失聪。目前被禁止出境。

Jiang Tianyong: Christian human rights lawyer, formerly of the Beijing Gaobolonghua Law Firm. During 2005-2006, he handled the Chen Guangcheng case, the Gao Zhisheng case, the Hu Jia case, and others. During 2008-2009, he handled a large number of Falungong cases and ethnic minority cases. In July 2009, the Judicial Bureau of Beijing suspended his license. He is a member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for Petitioners founded in 2010 and is currently the legal project coordinator of Beijing Aizhixing Research Institute. On Feb. 19, 2011, Jiang Tiangyong was “kidnapped and disappeared,” during which he was tortured and subjected to brainwashing. He was released on April 20. In May 2012, he was beaten up for going to visit Chen Guangcheng and his family in a Beijing hospital and as a result, he lost hearing in one ear. Currently he is barred from leaving China.


clip_image014刘巍女士:原北京市舜和律师所律师事务所律师。2009年4月与唐吉田律师代理一起法轮功案件,并当场退庭表示抗议辩护权被剥夺。2010年5月,因参与推动北京律协直选、参与维权案件被吊销律师执照。

Ms. Liu Wei: formerly a lawyer for Beijing Shunhe Law Firm. In April 2009, she handled a Falungong case with lawyer Tang Jitian and walked out of the court during the trial to protest the deprivation of her right to defend their client. In May 2010, her license was suspended for pushing for direct elections in the Beijing Lawyers’ Association and for taking on rights defense cases.


clip_image016唐吉田:曾担任检察官,后辞职。原北京安汇律师所的律师。2009年4月与刘魏律师代理一起法轮功案件,并当场退庭表示抗议辩护权被剥夺。2010年5月,因参与推动北京律协直选和其它维权案件被吊销律师执照。2010年成立的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的成员。2011年2月16日“被绑架失踪”,3月初获释,期间遭受酷刑。

Tang Jitian: previously a public prosecutor and later quit. He used to be a lawyer of Beijing Anhui Law Firm. In April 2009, he handled a Falungong case with lawyer Liu Wei and walked out of the court during the trial to protest the deprivation of his right to defend their client. In May 2010, his license was suspended for pushing for direct elections in the Beijing Lawyers’ Association and for taking on rights defense cases. He is a member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for Petitioners founded in 2010. On Feb. 16, 2011, he was “kidnapped and disappeared” and was released in March. He was tortured during his detention.


clip_image018李和平:基督徒维权律师。原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代理过法轮功案和轰动全国的杨佳案。2005受陈光诚委托,参与山东沂南县计划生育案;同年还参与广东太石村罢免案和郭飞雄案。2006年参与黑龙江三班仆人邪教案。2008年参与郭泉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2009年5月被吊销律师执照。2011年4月29日-5月4日“被绑架失踪”,期间遭受酷刑。

Li Heping: Christian human rights lawyer, formerly a partner in the Beijing Gaobolonghua Law Firm. He handled Falungong cases and the nationally-known Yangjia case. In 2005, he was engaged by Chen Guangcheng to handle the Yinan county forced abortion case in Shandong province. That year, he was also involved in the Taishi village dismissal case in Guangdong province, and the Guo Feixiong case. In 2006, he was involved in handling the “Three Grades of Servants” cult case in Heilongjiang province. In 2008, he participated in the case of Guo Quan, who was charged with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His license was suspended in May 2009. From April 29 to May 4, 2011, he was “kidnapped and disappeared” during which time he was tortured.


clip_image020黎雄兵:维权律师。原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2008年代理过三鹿毒奶粉案、山西黑砖窑案、艾滋病案、法轮功案和少数民族案。2011年5月4日“被绑架失踪”,2天后获释,期间受酷刑。目前被禁止出境。

Li Xiongbin: rights defense lawyer, formerly with the Beijing Gaobolonghua Law Firm. In 2008, he handled the Sanlu poisonous milk powder case, the illegal brick kiln case in Shanxi province, AIDs cases, Falungong cases and ethnic minority group cases. On May 4, 2011, he was “kidnapped and disappeared” and was released two days later. He was tortured during his detention and currently is barred from leaving China.


clip_image022范亚峰博士:原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和北京圣山教会及其文化研究所的创始人。自2005年起,参与了大量的教会和基督徒维权案件,以及广东太石村案、陈光诚案、高智晟案,等等。2010年成立的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的成员。2010年12月9日,范亚峰被警方抓走,9天后释放,期间遭受酷刑,之后长期软禁在家。

Dr. Fan Yafeng: formerly a researcher at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He is the founder of the Christian Human Rights Lawyers of China, Beijing Shengshan Church and its research institute. Starting in 2005, he became involved in many church and Christian rights defense cases, as well as the Guangdong Taishi village case, the Chen Guangcheng case, the Gao Zhisheng case, and others. He is a member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for Petitioners founded in 2010. On Dec. 9, 2010, Fan Yafeng was taken away by the police and released nine days later. He was tortured during his detention and has been under house arrest since then.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对华援助协会《中国法律与宗教》期刊2012年春夏版正式发行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5日 

image                           《中国法律与宗教》
              Chinese Law & Religion Monitor

                               (英汉双语版)
        半年期刊2012年01月—06月春夏版/  总第9期
                   对华援助协会 ChinaAid 
                   网站: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电子邮件:info@ChinaAid.org
             ——为中国遭受逼迫的信徒呐喊——

总编按:

2012年的上半年,中国的政局因重庆公安局长躲进美国领事馆而引发强烈地震,激烈的高层权力斗争至今未见分晓。此外,长期致力于维护强制计划生育政策受害者权益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奇迹般地从被监禁一年半的山东省临沂地区沂南县东师古村逃到北京美国大使馆,然后在对华援助协会等国际社会力量的帮助下,顺利来到美国,整个过程引发了全世界的热切关注,并再度冲击了中国的政治生态。与此同时,人权、法治和宗教自由的状况没有好转,大批的维权人士、政治异议人士继续遭受逼迫,许多地方民众的集体抗议引发严重的官民暴力冲突。国际社会面对如此情节火爆的戏剧性局面,对“中国特色”无所适从,并忐忑不安地等候中共18大之后政府权力新格局的出现。

本期2012年春夏版的《中国法律与宗教》收录了5篇文章。内容涉及中国社会的宗教现象、宗教法律体系、日本的宗教管理、政府针对家庭教会的对策、基督教宪政观;旨在探讨中国的宗教与法治、政教关系。此外,还附有家庭教会遭受政府逼迫的处罚文件。


1、美国著名的华裔社会学家杨风岗在《当代中国的宗教复兴与宗教短缺》中,探讨了中国在过去20年正经历宗教复兴的社会运动,但是宗教研究和管理不能与时俱进,造成供不应求,甚至导致巫术盛行。同时,认为宗教信仰是社会的神圣符号,并且是对神灵的信仰,不会消失的。

2、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博士研究生田飞龙在《中国宗教法律体系的缺陷分析与宗教法治化的路径探讨》中,清楚指出和论证了中国宗教法律体系的缺陷——《宪法》中宗教条款的结构性和内容性缺陷,《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确定的行政化管理模式导致“管制性限制和歧视”。同时,赞成“法律化”作为宗教法治化的模式提议。

3、中国人民大学宗教所的张文良教授在《日本的宗教法与宗教管理》中,分析了二战后日本宗教法基于宗教分离和宗教自由的原则,在宗教管理方面体现了民主和平等的原则,使宗教在战后获得很大发展。但是,由于强调宗教的自律性、强调公权力不得介入宗教的内部事务,导致政府对宗教事务的监管不力,出现了奥姆真理教等邪教,危害了社会。

4、家庭教会与政教关系问题专家杨凯乐在《治理基督教私设聚会点的基本原则》中, 说明了中国政府近些年来采取“登记一批、合并一批、过渡一批和取缔一批”的“依法治理基督教私设聚会点工作方案”,其宗旨是“基本取消基督教私设聚会点,基本制止自封传道人的自由传道活动”,却从未成功。因此,该文建议采取四项原则:改革宗教管理体制,保护家庭教会的合法权益,采取服务的精神,与家庭教会合作共治。

5、成都秋雨之福家庭教会的牧师王怡,在《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一文中指出,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潮开始向基督教精神靠拢,主要是由于向宗教保守主义靠拢,寻求在宪政框架外的理性根据。王怡认为,宪政的约束表现为制度的约束,而制度的框架需要引入宗教超验价值的约束,从形成复杂的新型政教关系。基督教的契约论(包括人创造而平等的价值观),就是一种能够约束宪政制度的超验价值体系。这就是政治神学的命题。

综合而言,上述的前四篇论文的中心论题是宗教管理制度与宪政的重要性,中国的宗教管理制度,尤其是管理家庭教会的制度,是有严重缺陷的,需要改革。最后一篇探讨的是宗教价值观对宪政的影响和规范,能够形成宏观政治性价值的原则,从而确保宪政体制的高尚合理性。

北京守望教会自2011年4月与政府长期的角力还在进行,基督教会维权运动持久不衰,不仅促进了中国政府对法治化管理宗教的趋势,也为教会尤其是家庭教会提出了新的命题:怎样在符合《圣经》和普世教会传统的原则下,对教会的行政模式进行革新?

对华援助协会将继续致力于推动中国境内的宗教自由、人权和法治的改善。因此,需要国内国外的众教会和各方正义力量的共同努力,理论探索并实践,有效地推动中国公民社会的健康发展。

总编:傅希秋 牧师/博士 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和会长

2012年06月30日 美国•德州•美德兰


目 录 1

编者按 (傅希秋) 4

当代中国的宗教复兴与宗教短缺(杨凤岗) 7

中国宗教法律体系的缺陷分析与宗教法治化的路径探讨

(田飞龙) 20

日本的宗教法与宗教管理(张文良) 35

治理基督教私设聚会点的基本原则(杨凯乐) 55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王怡) 65

影印件

1、 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市家庭教会的负责人种曙光因带领聚会崇拜于2012年03月09日被公安局行政拘留15日 82

2、 刑事拘留通知书: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任店镇大营村家庭教会的成员多人于2012年04月被公安局刑事拘留 83

3、 逮捕通知书: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任店镇大营村家庭教会被刑事拘留的人员于2012年05月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84


点击这里免费阅读或下载PDF电子版: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_YUgSyiG6aIWTJYdFgtOGN3YzA

点击这里购买印刷版:
http://www.amazon.com/Chinese-Religion-Monitor-01-06-2012/dp/147820740X/ref=sr_1_3?ie=UTF8&qid=1342982078&sr=8-3&keywords=Chinese+Law+%26+Religion+Monitor


参看2010年秋冬版:http://www.chinaaid.net/2011/02/2010.html

        2011年春夏版:http://www.chinaaid.net/2011/08/2011.html
         2011年秋冬版:http://www.chinaaid.net/2012/01/2011.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祝贺对华援助协会成立十周年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5日

                                         中国基督家庭教会联合会贺词

对华援助协会于2012年7月24日在华盛顿举行成立十周年庆典,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特此祝贺!

十年来,对华援助协会致力于捍卫遭受逼迫的中国家庭教会,为受逼迫的信徒呐喊,产生了极大的果效,并对全世界许多宗教信仰不自由的国家产生了影响。十年来,对华援助协会的众同工们同心劳苦,付出了巨大的爱心与奉献,上帝必记念你们。中国家庭教会的众基督徒们,也必继续为你们的事工献上祷告。求主耶稣基督的能力和智慧,丰富地加给你们。在今后的年日里,愿上帝使用你们,为教会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推进福音化进程,产生更大的作为。愿主的救恩传到地极,基督的国度临到万民。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的众同工,在对华援助协会成立十周年之间,表示热烈的祝贺,并迫切代祷。愿这次参加庆贺典礼的众肢体和各界朋友们,都蒙上帝的祝福与恩典。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

2012年07月24日



江天勇:荣获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第一届“捍卫中国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感言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4日

今天(2012-07-24)下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瑞本众议院大楼举行的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庆典活动的下午颁奖仪式中,傅希秋牧师宣布三位荣获“捍卫中国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的杰出维权律师:范亚峰、滕彪和江天勇。三位获奖者都无法来到美国领奖。下面是江天勇的书面感言:


尊敬的傅希秋会长、各位董事会成员和各位美国会议员和工作人员,尊敬的各位来宾、弟兄姐妹们:

祝贺美国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在这一特殊的时刻,和范亚峰博士、滕彪博士一起荣获第一届美国对华援助协会 “捍卫中国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我深感荣幸。

中国大陆宗教自由和法治状况近几年显著倒退是有目共睹的。法轮功群体十多年来受到残酷的打压迫害,今天仍未停止,在很多地方大面积的抓捕还在持续进行;独立的家庭教会始终为当局所不容,基督徒和天主教徒多年来经常被以非法聚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经营等罪名抓捕关押,近几年来多用来打压法轮功修炼者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也经常被用来迫害基督徒、天主教徒和其他宗教信众;在藏区,随着四领袖像进寺庙,出现了更多的藏民和僧侣被逮捕,自焚者数量的持续增加让全世界忧虑。中国当局通过的法律,频繁的被当局自己践踏,完全不能作为民众权利的保障。律师等人权捍卫者的处境日益艰难。

尽管如此,作为一个人权捍卫者,我已不再孤单。因为面对打压,有更多的人权捍卫者站起来,并且大家开始相互守望。不仅如此,我的那些当事人和他们的家属也给了我很多的鼓励,他们之所以受到打压和骚扰,就是因为在这个普遍堕落的社会中他们还持守着良知和信仰。他们有的已经失去了生命,有的正在监狱里失去了自由,有的正在遭受酷刑的折磨,有的家人和孩子正受到严重的骚扰。今天我荣幸的获得这个奖项的时候,我不能不想起他们。

获奖不仅是中国大陆为宗教自由和法治进步而努力的人共同的荣誉。更重要的,我感到你和我,我们共同在面对和承担;在世界范围内,我们也不孤单;各位朋友,此时此刻我感觉到你们的关注和支持。当然,我希望更多的人一起来面对邪恶,我们一起为所有的人能自由的生活而努力。

我相信,神与我们在一起!

再次感谢!

江天勇2012年7月24于北京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滕彪:自救的力量 ——“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获奖感言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4日

今天(2012-07-24)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山,对华援助协会举行了成立10周年典礼-论坛-颁奖仪式,荣获“捍卫中国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的滕彪博士,作了如下发言:



                           自救的力量

——“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获奖感言


滕彪
 
感谢的话(英语)。
 
2011年2月19日,我被一帮不明身份的人抓上车,眼睛被蒙住,两个小时之后被带到某个地方关了起来。眼前一片黑暗的时候,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我也能听到心灵深处的某个声音在问:“你做的这一切值得吗?你还会继续坚持吗?”
 
之后是70天的单独关押,24小时有人在房间里严密监视。偶尔有人来审问,无非是我写的文章和代理的人权案件。肉体的殴打尚可忍受,精神上的折磨尤其痛苦。我被告知:不要讲什么法律;不要再把自己当做律师或大学老师,甚至不要把自己再当作“人”。我被剥夺一切与外界的联络,接触不到任何信息,完全不知家人、朋友和外界的任何情况。由于没有任何手续,我的命运无法依靠法律和文明规则,我对未来的一切预期,都被剥夺了。不知是短期徒刑、长期徒刑还是永远失踪。
 
这时候,我只能依靠祷告了。我常常参加家庭教会,见过很多基督徒的祷告;我多次被感动过,但我从来没有自己祷告过。而当我的生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信靠的时候,我发现祷告是很自然的。面对那个自在永在的上帝,我就祷告起来。神奇的是,我的心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我不再恐惧、不再彷徨、也不再孤单。

被关押两周之后,我又进一步被剥夺洗澡的权利、被禁止唱歌、被禁止锻炼身体、被禁止写作,并且从早晨六点到深夜12点,我被要求直直地坐在地上,面对墙壁。之后又强行带上手铐,一天24小时,持续了36天。没有阳光、没有声音、没有亲人的消息、没有人世间的一切信息和交流、甚至没有了闭眼睛的自由、说话的自由、睡觉的自由和支配身体的自由。这种肉体酷刑和精神酷刑实际上剥夺了人之为人的一切意义感。——但是靠着聆听心灵深处的生命之声,我保持了尊严和力量。
 
我发现,强权可以夺走一切,但无法夺走你的属灵生活、无法阻止你内心的祷告。这也许就是每一个自视全能的统治者痛恨信仰自由的原因吧。
 
2005年,我和高智晟、范亚峰等人为蔡卓华案作无罪辩护。蔡卓华牧师和他的家人,因为印刷圣经准备分发给信众而获刑。我不能忘记的,除了高智晟的慷慨辩护,还有法官尤涛所表现出来的对法律程序的蔑视和对信仰自由的践踏。那是我第一次介入宗教自由的案件,之后参与组建了基督教维权律师团,为家庭教会提供法律援助。
 
2007年,我和李和平、黎雄兵等6位北京律师介入了法轮功学员王博的案件,在深入分析法律和了解案情的基础上,我们一致认为,镇压和惩罚法轮功所有的所谓“法律依据”,其实全都站不住脚。我们在辩护词中郑重申明了政教分离、信仰自由、思想自由的原则,这些原则明明白白地写在宪法或中国加入的人权公约中,但在中国的实践中,却被粗暴践踏。庭审后,4名恼羞成怒的法院工作人员抬着我的双手和双脚,越过石家庄中级法院高高的台阶,把我扔到法院大门外的地上。
 
我看到,我的朋友高智晟,因为为法轮功学员呼吁而身陷囹圄并惨遭酷刑。我看到,数千人因为信仰法轮功而死于酷刑和迫害,还有很多人因为传播这一信仰甚至仅仅因为不放弃这一信仰就被关押。我看到,各地基督教和天主教的家庭教会,屡屡受到逼迫。我也看到藏族和维吾尔族的人们,他们的宗教信仰,他们的政治权利和文化权利,遭到侮辱和践踏。——为信仰自由和法治而战,这真是一条无比艰险的道路。
 
2008年我和其他十几位律师发起一个声明,表示愿意为被捕藏民提供法律帮助。这成了我被剥夺律师执业证的导火索。但我认为,无论有没有律师证,每个公民都应该为捍卫人权做出努力。藏人所受的苦难太深,而太多的人因为恐惧和冷漠而保持沉默。那么多藏人自焚,但知识分子却对“房间里的大象”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觉得这种沉默是一种巨大的耻辱。我坚信,一个维护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体制,才是消除仇恨、弥合裂痕、和平安全的基础。
 
朋霍菲尔说过,一个疯子在人群中驾驶汽车横冲直撞,我们应该做的,绝不仅仅是救助死伤者,还应该去制止那个开车的疯子。为反抗纳粹而牺牲的圣徒朋霍菲尔的事迹,还有中国的圣徒林昭那血写的文字,时常激励着我。他们非凡的勇气,来自深厚的信仰。而一个缺乏信仰、也缺乏法治的社会,其堕落、其混乱、其暴虐,我们已经看的很清楚。
 
但那罪行与堕落并非与我们无关。我们应该自救。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德克萨斯州的议员约翰·卡特在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庆典上的发言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4日

DSC_4997今天(2012-07-24)下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瑞本众议院大楼举行的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0周年庆典活动的颁奖典礼中,来自德克萨斯州的议员、众议院预算司法委员会的成员——约翰·卡特(John Carter)法官发言,表示祝贺。

下面是他之前在众议院的发言,作为国会将对华援助协会列入褒奖性立名存档的记录。他的发言记录全文翻译如下:



众议院院长,

我今天在此祝贺傅希秋牧师创办的对华援助协会成立十周年。这家总部设在德克萨斯州的机构在为中国人争取自由和权利的斗争中一直站在斗争的最前线。对华援助协会做的工作很重要。我希望在今后的十年里,他们的工作将继续取得更大的成就。

在2002年,也就是傅牧师移居美国仅仅六年之后,他就创建了对华援助协会来促进中国的宗教自由以及让全世界人都意识到中国一直对宗教信徒进行的迫害。对华援助协会的宗旨乃在于为其人权受到侵犯的受害人提供物质上、法律上以及精神上的需求以及在美国首府华盛顿以及世界各地的首都为无声的受害者呐喊。


对华援助协会不仅仅在为无声的受害者呐喊上是一个有效的工具,它也在努力让中国的维权人士可以站出来谴责不公正的行为。在最近几年里,对华援助协会扩大了其使命的范围,开始为宗教迫害案例中的辩护提供支持,支持对法治的学术研究以及培训维权人士。

傅牧师亲身经历过被中国政府迫害的滋味。1989年,他是天安门广场争取自由和民主的学生领袖之一。在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后,傅希秋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在北京党校教英文的同时带领着一家家庭教会。傅希秋和他妻子蔡伯春被认为对中共政府是个威胁,所以政府将他们两人以“非法传教”的罪名监禁起来,这使他们在1996年逃离中国。他最后在国会议员和当时的克林顿总统的帮助下移居了美国。

傅牧师被认为是在宗教自由和法治方面的一位主要专家。他定期在美国国会做见证,也在欧盟和联合国提供过专家见证。傅希秋也和小布什及其夫人劳拉建立了一个非常紧密的工作关系。他还带领第一批新教家庭教会领袖来白宫会见当时在任的总统。

他所创建的机构的工作非常重要、有效、无党派并且很有必要。这里国会的每一个人都会同意以下的事宜,即,一个尊重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以及法治的未来中国,将是美国的一个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

对华援助协会正在为实现这样一个未来的中国而努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应该庆祝它成立十周年的原因。(完)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现场直播:对华援助协会10周年庆典

第一部分:中国人权宗教自由法制10年回顾与展望高级研讨会
北京时间11pm - 12:30am

会间休息

第二部分:首届"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和“捍卫中国自由奖”颁奖仪式
北京时间1:00am - 3:00am (正在直播!)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新闻采访通告:对华援助协会10周年庆典,上午举行研讨会,下午颁奖仪式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3日

CAA 10 Years Banner

对华援助协会10周年庆典,诚恳邀请媒体记者参加,会见采访美国会领袖、中国人权学者专家、中国维权人士以及受害者家属

时间: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地点: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

 

一、中国人权宗教自由法制10年回顾与展望高级研讨会:

 

时间:上午10:00—11:30

地点:众议院迦南大楼210房间(Room 210 Cannon Building HOB)

 

出席庆典和研讨会的嘉宾和讲员:


1、参议员约翰.卡南(Senator John Cornyn):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资深领袖
2、众议院约翰.卡特(Judge John Carter) 法官 :众议院预算司法委员会
3、谭竞嫦(Ms Sharon Hom)女士:"中国人权" 机构的负责人 (Human Rights in China)

4、艾克敏(David Aikman)博士:前《时代》周刊北京分社社长,畅销书《耶稣在北京》的作者,亨利派克学院教授)

5、李柏光博士:著名宪政专家维权律师

6、石维翰牧师:北京家庭教会企业家领袖

7、约珥·陶拉(Joe Torres):对华援助协会董事会主席

 

以上的讲员们,将就中国过去十年的人权、宗教自由和法治状况进行总结,并对未来十年进行展望,探讨中国实现自由的条件。

 


二、对华援助协会举行首届"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和“捍卫中国自由奖”的午餐会颁奖仪式

时间:中午12:00—下午1:30

地点:众议院瑞本大楼(Rayburn Building B-338 HOB)

1、在午餐颁奖会中,首先颁发的是2012年度"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经过对华援助协会董事会的商议决定,获奖者为范亚峰博士、滕彪博士和江天勇律师。奖品包括奖杯和奖金5千美元。

 

2、三位长期关注中国人权事业的杰出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弗兰克·沃尔夫和吉姆·麦高文,将被授予“捍卫中国自由奖”,颁发奖杯。

3、对华援助协会获得授权,宣布“中华维权律师协会”评出的十佳维权律师的名单。这个协会于2010年5月在北京成立。这十位律师每人将会获得一张奖状和6千元人民币。

这些十佳维权律师分别是:

1) 高智晟
2) 郑恩宠
3) 王永航
4) 李苏滨
5) 滕彪
6) 江天勇
7) 刘巍女士
8) 唐吉田
9) 李和平
10) 黎雄兵

 

此外,范亚峰博士将获得特别嘉奖。

 

上述的这些律师都曾为宗教自由、法治和人权遭受过迫害,包括监禁、酷刑、戴黑头套遭绑架,或短为几周,或长达数年。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将代丈夫领奖,并简短发言。

一些对华援助协会的前董事会成员和现任董事会成员,包括查理·埃里克森(Charlie Erickson)和道格拉斯·罗宾逊(Doug Robison)先生,也将出席颁奖典礼。

 

出席午餐颁奖会的嘉宾和讲员:

 

1、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议员: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府会中国委员会主席

2、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议员:汤姆·兰特斯人权委员会主席

3、吉姆·麦高文(Jim McGovern)议员:汤姆·兰特斯人权委员会副主席

4、约珥·裴次(Joe Pitts)议员:府会中国委员会的特别成员

5、彼得·林百克(Peter Lillback)博士: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院长、护理和宗教自由论坛机构创办人

6、耿和女士:入狱遭受酷刑的基督徒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

 

此外,对华援助协会的部分董事会成员也将在午餐颁奖仪式中发言。

 

出席对华援助协会典礼、研讨会和午餐颁奖会的嘉宾还有:

1、王岛牧师夫妇:来自广州家庭教会,曾因信仰而入狱

2、陈桥:正在服刑10年的基督徒刘贤斌先生的女儿


欢迎媒体记者光临参加上午和下午的两场活动,并进行自由采访。

 

CAA 10 Years Banner (3)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十位律师联名公开信,呼吁重新调查李旺阳死因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2日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中国有十位律师联署公开信,依法呼吁全国人大及常委立即推动重新调查湖南邵阳李旺阳死亡的事件。

公开信通过列举五大疑点,认为湖南省公安厅《关于“李旺阳死亡”的联合调查报告》确认李旺阳“系自缢死亡”,是严重缺乏依据的。而且,尸检报告也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尸检程序不完整,遗漏重要步骤。此外,湖南邵阳警方对李旺阳死亡事件的处置过程严重违法。因此,十位律师提出三项要求,由全国人大推动对李旺阳死因真相重新展开调查,并立即责成公安部门解除对李旺阳亲友李旺玲、赵宝珠的非法软禁,恢复其作为合法公民的人身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对此表示高度赞成,呼吁全国人大从国家大局出发,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推动重新调查李旺阳死亡原因,澄清事实真相。


下面是这封公开信的内容:



                     要求全国人大推动对李旺阳死因展开重新调查的公开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

我们是十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长期从事法律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第六十二条,兹就轰动世界的湖南邵阳李旺阳死亡事件,包括2012年7月12日公布的湖南省公安厅《关于“李旺阳死亡”的联合调查报告》和湖南邵阳警方对李旺阳死亡事件的处置过程,向全国人大陈述我们的法理分析和独立判断。


据此,我们要求全国人大履行职责,立即推动对李旺阳死因重新展开调查。

一、我们认为,《关于“李旺阳死亡”的联合调查报告》确认李旺阳“系自缢死亡”的依据严重不足

我们对《关于“李旺阳死亡”的联合调查报告》(以下简称“《联合调查报告》”)的下述质疑,建立在假设其引述的资料均真实可信的前提之上。

1、《联合调查报告》中现场勘查情况存在如下五大疑点

(1)绳索长度的疑点。

一位求死之人,一定会尽可能采取能够实现死亡的手段来完成,按照《联合调查报告》所描述:李旺阳系登高踩踏19床床垫来完成自缢行为,那么他就应该把绳索上下两端的距离控制到足以悬吊自己的长度,对于一位无法目测高度的近乎失明的人来说,站在床上将绳索栓系在自己的脖子上,必然要采取收紧绳索的方法,来确保实现自杀的目的。但是结合现场录像和照片以及《联合调查报告》:悬吊着的李旺阳双脚着地甚至膝部呈弯曲状,其结绳时所预留出来的长度,竟然超过了床体的高度。

(2)床垫上鞋印的疑点。

《联合调查报告》显示:(19床)“床垫的西南角有弧形花纹鞋印两枚”,“鞋印系李旺阳所穿拖鞋所留”。按照该描述,李旺阳系自行踩踏19床,然后将绳结系在窗外防盗网横梁上。李旺阳高度近视到在强光下仅能看到人影的程度,近乎一位盲人,他半夜里靠摸索找到窗户,又摸索着找到窗户外面的防盗网横梁,然后将绳索的上端摸索着系到高达217.5厘米的横梁上,再将绳索的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一系列复杂动作,一位身体健壮,视力完好的年轻人也难以做到一气呵成,更何况是一位体质羸弱、视力近乎丧失、身患多种疾病仍在住院治疗的老人?他怎么可能在上半身操作如此复杂动作的同时双脚却纹丝不动?并在床垫上留下了清晰地印痕、弧形地边缘、甚至鞋底的花纹都没有被破坏?

(3)窗户横梁上触摸痕的疑点。

《联合调查报告》称:“距地200厘米的窗户横梁上有15处灰尘减层的触摸痕”。该15处灰尘减层触摸痕如果系李旺阳所留,为何在李旺阳的手上未检测到相应灰尘的残留物?即便在结绳过程中灰尘被擦拭掉一部分,其指甲缝隙中仍应该有所遗留。如果李旺阳手上没有该处灰尘的遗留,那么该触摸痕到底是何人所留?因何而留?

(4)绳结位置的疑点。

据《联合调查报告》:(李旺阳)“颈部套有白色布条,布条的绳结位于颈部右侧”。结合现场视频及照片,李旺阳尸体面朝窗外,头部向绳结相反一侧(窗户方向)微倾,绳结则位于向外一侧,即窗户相反方向。如果李旺阳系通过踩踏病床自行结绳,绳结的位置应该系于颈部左侧即靠窗一侧,才符合常理。而实际情况是结绳的部位位于外侧,其位置更方便于第三者进行操作。

(5)离奇尸体体位的疑点。

《联合调查报告》称:“李旺阳第4颈椎横行骨折出血符合”“缢颈过程中身体瞬间坠落颈部受到缢索的迅猛牵拉导致第3、4颈椎骨折和脊髓损伤”类型。如果事实确如报告所称,李旺阳是从19床跳下,身体的骤然坠落导致绳索的牵拉与自身体重形成相反作用力,而造成颈椎骨折。那么李旺阳下落后应该身体悬空,体重完全加诸于绳索之上,绳索的“迅猛牵拉”作用力才会产生。而事实是李旺阳“双腿屈曲”两脚接地,绳索勒颈之前身体已经着地,并且双腿还有“屈曲”的余地,“缢索的迅猛牵拉”导致骨折的结论显属妄断。

进一步综合(1)和(5),既然床垫留有李旺阳的脚印,系从19床跳下身体瞬间坠落颈项部受到缢索的迅猛牵拉导致昏迷死亡,那么尸体理应斜体软沓拖曳,为何还要呈直立自缢状?这是最大的矛盾之处。对此可做模拟实验,从力学角度证明其悖谬。

2、《联合调查报告》中尸检情况存在诸多重大漏洞

按严谨的尸体解剖法理分析,李旺阳的尸体不具备缢死者所特有的体内外征象。

缢死俗称吊死,是以绳索状物体缠绕颈部,利用自身体重的下垂作用,致使颈部受压迫而引起的死亡。死者尸体征象有着如下较为显著的独特特征:即,血液呈暗红色且具流动性;内部器官淤血;体表、脏器粘膜及浆膜有出血点。

(1)血液呈暗红色、流动性。窒息死亡的尸体,由于死者血液缺氧,纤维蛋白溶解酶逐步增多,致使纤维蛋白溶解而导致血液凝固被阻止,在死后2-3小时候可以达到完全流动状态。并且由于窒息死亡的尸体中还原血红蛋白的含量较高,血液呈暗红色。

(2)内部器官淤血。窒息死亡过程中,胸腔内负压剧增,各器官血液难以回流导致血管、肺部、右心室以及经脉系统等器官高度淤血。尸检过程中可以明显检测出右心显著扩张、充溢有流动性暗红色血液,而左心房则较为空虚,其余肝、肾等器官也因淤血导致器官增大。

(3)外表、浆膜及粘膜下点状出血。机械性窒息死亡者因缺氧导致血管通透性增高、肾上腺素分泌等刺激血压升高,导致体表眼、口鼻周围等处;脏胸膜和心包脏层下均可见明显点状出血。

(4)其他缢死者所应有的特征。李旺阳尸体的情状属于侧位缢死者,此类尸体由于颈部受力不均匀,血液无法回流,造成头部充血,面部肿胀成青紫色改变;在颈部遭受布条紧勒的血管血液流向内侧,应出现明显淤血凝结,外部肤色也应相应出现明显紫黑;舌尖一般向颈部着力侧的相反方向伸出;口鼻腔出现流涎现象;有时还会有大小便或者精液排出体外。

而反观现场录像及照片,李旺阳面部表情较为平静,无通常上吊自杀者死前痛苦挣扎所留征兆;面色及眼部均不符合缢死特征;没有颈部血管淤血凝结和外部皮肤紫黑记录;调查报告亦未见流涎或排泄描述。《联合调查报告》对公众广泛质疑的几处一般疑点作了牵强附会的解答,但却故意回避了李旺阳不具备机械性窒息死亡所普遍具有的上述死亡特征这一根本事实。

3、尸检程序不完整,遗漏重要步骤

根据公安部《机械性窒息死亡尸体检验》行业标准,尸检必须与全身系统剖检相结合,排除其他死亡原因后方能作出结论。通观整个报告存在诸多致命遗漏:1)未作药物检测,无法排除李旺阳被人强迫服食药物,失去反抗能力后吊挂起来伪装其自缢的可能;2)未见颈动脉内膜及咽后血斑等生活反应检查描述;3)未对主要脏器进行剖检,未对肺部水肿、气肿,血液凝固状态等进行检验,不能排除其他外力导致李旺阳死亡后,有人悬尸伪装缢死的可能。

二、我们认为,湖南邵阳警方对李旺阳死亡事件的处置过程严重违法

1、邵阳警方毁掉许多核心的法律证据。

既然公安机关在将遗体火化前已作出“自杀”结论,那么本案就不是刑事案件,因而遗体应交还亲属。然而,邵阳警方在李旺阳亲属反对的情况下,强行控制遗体,而后匆匆予以火化,致使许多核心的法律证据遭到不应有的毁灭,具有重大的毁尸灭迹嫌疑。按照基本法理,李旺阳死亡时在附近监控因而具有作案可能、李旺阳死后利用公权毁灭核心的法律证据的公安机关当事人,直接承担着严重的刑事嫌疑。

2、剥夺李旺阳亲友了解案件真相、到场参与尸检的权利。

《联合调查报告》称进行尸体解剖前的6日和8日,均向李旺阳的妹妹送达了告知书,要求其届时到场,而事实情况却是,当地警方于案发后即非法控制了李旺玲的人身自由,切断了其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致使其欲参与而不能。时至今日,李家的亲属和朋友仍无法与李旺玲取得联系,李旺玲一直处于“被失踪”状态。

3、所谓的调解采取“先民后刑”的手段混淆法律责任。

按照法律规定,应当先查清李旺阳死亡原因,再确定民事赔偿义务人。在死亡原因未排除他杀可能之前,根本不存在医院在陪护方面有负责任的问题。中山大学认定李旺阳自缢死亡的鉴定意见书出具于6月19日,而提前10天,即6月9日所谓的《调解协议书》即已签订,这份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支持的调解书,不仅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也因其背后所隐藏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具有违法性质。

4、所谓现场视频的完整性难以得到保障

6月19日,即《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当晚,当地公安组织了排除李旺阳亲友、律师和司法鉴定人员之外的所谓政协委员、社区居民等人员,参与了视频观看。而李旺阳亲友、为李旺阳亲友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以及有义务先排除其他致死原因再出具自缢死亡结论的法医鉴定人员,才是真正有权利也有必要观看此段视频的人员。而类似这样出现在视频播放、尸体解剖、火化安葬现场的政协委员、社区书记、公司董事、报社站长、以及诸多干部群众,他们都没有李旺玲、以及李旺阳生前好友、还有赶去援助的律师更关心案件事实的真相。在没有对社会公开此段监控视频以作基本检验的情势下,是完全无法确保监控视频没有被人剪接,甚至修改、添加或者用其他时段的视频予以冒充的。

三、我们要求,由全国人大推动对李旺阳死因真相重新展开调查

根据上述法理分析和判断,以及相关法规,我们正式向全国人大提出以下要求:

1、请全国人大责成公安部成立李旺阳死亡事件联合调查团,由公安部门刑侦专家、法医学专家、司法部专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代表,李旺玲亲自委托的律师和法律工作者,港澳地区具有社会公信力的专业律师组成,前往湖南邵阳,对这一事件进行独立的、专业的特别调查,而不受制于当地政法系统,并顺应这一死亡事件的严重性和国际影响,将调查结果及时向全社会公布。

2、为了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尊严,捍卫宪法第三十七条赋予的公民的人身权利,请全国人大立即责成公安部门解除对李旺阳亲友李旺玲、赵宝珠的非法软禁,恢复其作为合法公民的人身自由,任其履行法律权利,委托律师和法律工作者参与对李旺阳死因进行特别调查的活动。同时,请全国人大责成公安部门解除对周志荣、张善光、朱承志、尹正安等公民的非法软禁或非法监禁,恢复其基本的人身自由。

3、请全国人大根据这一事件揭示的法律程序漏洞,将司法鉴定制度改革纳入人大立法规划,参照港澳台以及国外“死因裁判”制度,将死因调查的立案权限从公安系统剥离,改为交付法院进行专门的死因司法审查决定。这一新的立法应赋予法官指令警方开展调查的权利;赋予适当利害关系人提请法院展开调查的权力。司法鉴定机构亦应脱离公安系统而独立设置以确保公正。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已正式签署和承诺了多项人权保障文件,对世界人权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郑重地期望全国人大能在国内人权保障方面发挥更加广泛的监督和推动作用,在法治建设过程中,能真正地代表民声、民益、民权。李旺阳死因调查,即是对全国人大能否履行人权保障职责的一道严峻的考题。

敬请答复

2012年7月23日

写信人:

刘卫国(山东律师,手机:13518610665)

江天勇(北京律师,手机:13001010856)

何俊仁(香港律师,电话:+852 9020 3087)

肖国珍(北京律师,手机:15210442636)

唐荆陵(广东律师,手机:18929551319)

王全平(广东律师,手机:13189886111)

蔺其磊(北京律师,手机:13366227598)

刘正清(广东律师,手机:13543432448)

隋牧青(广东律师,手机:13711124956)
李志勇(广东深圳律师,手机:13008810667)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新疆和田家庭教会17人遭抓捕,书籍被没收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2日

今年(2012)3月,新疆和田家庭教会负责人种曙光弟兄遭到和田市公安局拘留15天,4-5月聘请基督徒律师提起行政复议获得进展。最近,却遭受一系列的打击报复。

北京时间7月22日(星期日),和田家庭教会遭到严厉的逼迫打压,没收教会的书籍,包括牧师钟曙光和他太太在内的17位弟兄姊妹遭抓捕,同日获释。钟牧师因为带领家庭教会一直受逼迫,7月初国保非法冲入其家庭,借口非法聚会抢走了教会的投影机和电脑物品。本周北京的张凯律师刚刚前去依法代理该教会行政复议。当局对此设置重重障碍,最后答应5天后答覆是否受理。结果张凯律师刚走,当局就开始报复。

对华援助协会强烈谴责和田当局罔顾法制,肆意践踏公民宗教自由,试图再一次人为制造新的"阿里木江案",故意挑起加剧新疆社会矛盾。因此,呼吁新疆和田当局遵守宪法法律以及中央政府关于公民宗教自由的国内国际承诺,立即依法归还教会的财产,停止对教会、种曙光和其他信徒的非法干扰和打击。

 

参看本协会的相关报道:http://www.chinaaid.net/2012/05/blog-post_14.html

http://www.chinaaid.net/2012/03/blog-post_11.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法律与宗教文摘》电子月刊——2012年06月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2日

image本期目录

一、治理基督教私设聚会点的基本原则  2
二、我国宗教法制建设初探  7
三、中国宗教立法概览与分析  12
四、加强执法主体建设提高依法行政能力——江苏积极推进宗教法制建设  16
五、宗教自由保护的国内法与国际法比较  19
六、“依法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之我见  25
七、我国宗教立法论要  28
八、中国共产党宗教事务法治观刍论  34
九、中国神学协会举办的首届教师训练营受国安骚扰被迫解散  41
十、试析现代伊斯兰主义中的政教关系  42
十一、论我国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保护  45
十二、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50
十三、全面地历史地认识和对待宗教的社会作用  54
十四、中国历史上的政教关系研究  62
十五、加尔文与塞维图斯案——兼论宗教改革时期的信仰自由与宽容  64
十六、宪政如何可能?——从“制度文化组合”看《正义一元论》 71
十七、你为公义奏响了吗  75
十八、宗教自由法律保护的重要意义  78
十九、重新解说西方法律史——评伯尔曼《法律与革命》 80
二十、论中国宗教事务管理的主体、客体与目标  84
二十一、“梵二”会议与中国教会:中国教会对梵二大公会议的接纳  88
二十二、违规,还是违宪?——2011年“宗教事务管理法治化”学术研讨会发言摘要  93
二十三、 新疆家庭教会遭到当局冲击  100
二十四、四川甘孜州新龙一僧人被虐致死 西藏自治区以外藏人被逐离拉萨  101
二十五、四川阆中金垭教会遭查抄 教会状告市公安局长 102
二十六、新疆和田人因销售非法宗教书籍被判10年  103
二十七、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守望教会”成员频受打压  103
二十八、英国卫报:中国应接受家庭教会  105
二十九、世俗化背景下的英国政教关系  106


点击下列链接阅读或下载:
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_YUgSyiG6aIS0N3d2U0ai1PYkk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北京公安阻止张明选和刘风钢牧师与访民基督徒聚会崇拜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1日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的会长张明选牧师与北京家庭教会的刘风钢牧师,因计划与访民基督徒聚会崇拜,遭到北京市和海淀区公安国保的阻止、扣押、辱骂和威胁。

 

北京市公安局与海淀区国保西三旗派出所为阻止刘风钢牧师与张明选牧师与访民基督徒聚会,7月20日早晨就把刘牧师看起来。当地时间今天(21日)中午,公安人员前往刘牧师家,把前来聚会的信徒们赶走。之后,强行邀请刘牧师夫妻吃饭,并将张明选牧师也一同带走。吃饭后,张牧师要回河南,北京市公安不许他走,说要请二人喝茶去。两人拒绝,公安人员就强行将他们拉上警车。

张明选牧师被拉到小营街道办事处,上楼后公安人员就变得如狼似虎。其中一位抢走张牧师的手机,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就搜身,还开口骂人。张牧师问他为什么开囗骂人,他却质问张牧师为什么来到北京。张牧师回答说,北京是首都,公民都可以来。他说,就是不准张牧师到北京,再来就一定把他拘留判刑,并叫嚣说要把张牧师灭掉,同时继续羞骂张牧师。海淀区的一位姓张的公安人员,甚至把水倒在张牧师身上,并不停地辱骂。还威胁说,如果张牧师再敢来海淀,就把他腿打断,还要把他消失掉。之后,国保开车把张牧师送到回河南的大巴车上,并警告说十八大前后不准到北京。刘风钢牧师当晚9点才获释回到家,扣押期间也遭到威胁。

 

对华援助协会对这一在首都北京发生的公权力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事件表示震惊和谴责,呼吁北京有关部门停止刺激民众的情绪,文明执法,尊重公民的信仰自由,营造安定的社会环境。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新疆清水河家庭教会娄元启牧师开展普法活动

对华援助协会  2012年07月20日

新疆伊犁地区霍城县的清水河家庭教会,于2012年06月09日举行了教会普法培训系列讲座,教会的牧师娄元启等专业人士主持了讲座。

娄元启牧师曾经为了信仰多次遭受逼迫,先后5次入监。2001年9月他被监禁15天;2006年1月他再度被拘1个月;2007年12月当局将他关押一个多月。娄元启长期健康状况不好,患有“慢性乙型肝炎”。他曾在2006年10月20日与其他三位牧师被关押过32天,期间遭受刑讯折磨.。

最后一次入监是,2008年5月17日因”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霍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因“涉嫌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霍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08年12月15日,他被以“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遭到起诉和审判;北京维权律师李敦勇担任娄元启牧师的辩护人。在对华援助协会的持续呼吁和国际压力下,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下午六时,娄元启牧师获“保释候审”,从监狱获释回家。

参看下列相关报道:http://www.chinaaid.net/2009/03/blog-post_05.html

http://www.chinaaid.net/2009/06/blog-post_81.html

下面是这次教会普法活动的一些照片:

CIMG6949

CIMG6957

CIMG6953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