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2012新年寄语——没有什么能够使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

image2011年12月31日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4:8-9)

在上帝恩典保守中,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与众家庭教会迎来充满盼望的2012年。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政府仍然施行对家庭教会的打压政策,并愈加升级。特别是北京守望教会,在政府部门有意干预下,无法购买和租赁聚会场所,被迫于2011年4月开始举行户外敬拜,直到今日,不间断遭受北京当局强硬的破坏性打压和逼迫,成为中国家庭聚会现实处境的写照。

2011年,家庭教会联合会与全国家庭教会的弟兄姐妹一起,风雨相携,经历了更多更重的逼迫和患难。

● 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及师母多次被抓,遭受非法拘禁,并被驱赶搬家。
● 著名基督徒维权领袖和圣山家庭教会的负责人范亚峰博士,被拘禁在家庭监狱中,至今未得自由。
● 家庭教会联合会副会长施恩豪牧师被当地政府以“非法聚会罪”判劳教两年。
● 新疆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一案复议维持原判重刑15年。
● 北京守望教会主任牧师金天明及其主要同工自户外敬拜以来,均被北京当局拘禁在家,包括教会近1000位弟兄姐妹的自身合法权益,皆遭受非法侵犯,事件震惊整个国际社会。


……
在2011年每个以月计的时间段里,中国家庭教会遭受非法打压和逼迫的声音比比皆是,其间也有难以统计的未知或情况不详的打压和逼迫事件。特别是圣诞节期间,北京、山东、四川、浙江等地家庭教会遭受当地政府密集性打压,严重破坏了中国社会的和谐环境,侵犯了家庭教会的信仰自由权益。

过去一年中,家庭教会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境况仍然是:不给授予合法身份;被限制、打压、逼迫;对家庭教会主要领袖进行非法拘禁、劳改、判刑等。从表面上来看,更多的家庭教会生存环境尚且稳定,但这稳定的下面隐含着暗浪,随时可能迸发,遭受破坏性冲击。

整体上来看,随着中国家庭教会的不断复兴,撒旦的攻击愈加猛烈,其生存环境愈加严峻,正如《圣经》中所预言的: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3:12)。但是,这并没有阻挡家庭教会联合会进行法律维权的信心和勇气。

2011年7月25日,张明选牧师第六次上书胡锦涛主席,为中国家庭教会的信仰自由呼吁。四川省广元当局面对“上西教会”持续的法律维权和强大的国际压力,日前在法院的协调下,双方于2011年12月20日达成和解。广元当局向遭受逼迫的上西教会囗头致歉,并允许这个家庭教会从此不受干扰地聚会。“上西教会”也同时撤销了对相关行政部门的法律诉讼。

“谁能使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呢?”(罗8:35)使徒保罗的宣告,也是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在上帝面前的宣告。同样,家庭教会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政治环境里,众弟兄姐妹以心灵和诚实,在耶稣基督的磐石上立定根基,建造生命,更深的融入到普世教会肢体中。

“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诗65:11)上帝的话语最能安稳人心。过去的2011年,中国家庭教会虽然处于逼迫和打压的主体环境,但在上帝的恩典中得到保守,不断复兴,成为中国教会的生命见证。

新的一年里,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仍将持守"服侍教会、投身社会、关心公益、依法活动"的原则,积极为受打压逼迫的家庭教会奔走呼吁,维护受侵害者的合法权益。依靠上帝所赐的公义大能,向普世教会发出正义的声音。

盼望中国众家庭教会肢体在基督耶稣的恩典里,同心合意,兴旺福音。我们相信,上帝是我们的山寨和避难所,必赐给我们刚强壮胆的心,必保守我们合二为一的心,必帮助我们在患难中得胜。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

                                                                                                     2011年12月31日

《生命季刊》执行编辑就《从中国家庭教会现实处境谈“华福”与‘生命季刊’家庭教会立场之转变》一文进行回应沟通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31日

 

编者按:本协会中文网站在2011年12月28日发表署名为真光的《从中国家庭教会现实处境谈“华福”与《生命季刊》家庭教会立场之转变》一文,引起了热烈的反响,包括不同的意见。该文作者系正在受逼迫的家庭教会牧师,也兼任一跨地区家庭教会机构负责人。作者本人曾亲自出席了"福音大会"两次以及由"生命季刊"主办的一些国内服事。

在接到"季刊"执行编辑对该文的关注电话电邮后,本协会立即与作者取得联系,并且帮助"季刊"负责人与该文作者取得直接电话电邮沟通,希望澄清,校正和督责。在此,作者本人也作了适切回应和修订文稿。我们也在此发表"季刊"的回应。希望读者能明辩中警醒祷告。

 

下面是《生命季刊》执行编辑屈儆聆姊妹对上文的批驳性回应,供读者进行比较和明鉴。也欢迎就这一话题进行投稿,发表不同意见。本网站欢迎在主内的不同意见的真诚探讨,共同警醒中共的统战工作尤其是“事工禾场利益”的诱惑。

 

此外,基督日报的报道《王峙軍牧師:中國教會未來廿年是關鍵期》的链接是:http://gospelherald.com/news/den-18069-0/

注意,屈儆聆姊妹在下文中对傅希秋牧师指责说:

2. 希秋牧師,您在您的網站中,發表這篇沒有事實根據的文章,我們感到遺憾。該文作者如此不負責任、沒有事實根據地抹黑生命季刊,不知其目的何在?基督徒寫文章可以這樣憑空杜撰嗎?敬請您把不合事實的信息澄清,消除其負面影響。謝謝,颂新年蒙福!

对此,本协会需要在此澄清:

1、该网站属于对华援助协会,不是傅希秋牧师的私人网站,尽管傅希秋是协会负责人。

2、本网站发表这篇文章,并不是基于认为该文”沒有事實根據“、”憑空杜撰”,而是认为是有一定的事实根据,并且这个话题的探讨是有价值的。况且,作者声明是与几十位去参加福音大会的国内牧者交通后的同感。因此,没有事实根据认为我们是“發表這篇沒有事實根據的文章”。

3、至于“把不合事實的信息澄清,消除其負面影響”,这是作者的责任。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在不进行人身攻击前提下,在爱里讲诚实话,让双方各抒已见,从而让读者们明鉴,为的是在基督里合一,不让那敌基督的势力得逞。

 

最后,还需要说明的是,作为国际知名的基督教独立非政府组织,本协会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宗教自由和法治原则,持守家庭教会历史传承独立立场,在国际国内通过"为无声者发出声音",生活援助和培训等方式,鼓励受迫害者在患难中刚强喜乐,敦促迫害者敬畏上帝,盼望有一天中国是一个停止迫害的"无栅栏的天空",实现《圣经》原则的爱与公义社会的建立。因着这样的立场和事工,本协会多年来遭受诸多不解和攻击,同工及家属在国内遭遇严重逼迫,甚至被禁止归国返乡。也请弟兄姊妹继续迫切祷告。


--------------------------------------------------------

天天背起你的十字架 ——写在2011年最后一天

文/屈儆聆   生命季刊执行编辑

北美时间12月28日,数位弟兄姊妹致电给我们:“看到批评你们生命季刊和福音大会的文章了吗?我们都收到了。”

原来在北美“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的网页中,发表了一篇署名“真光”的文章:“从中国家庭教会现实处境谈"华福"与《生命季刊》家庭教会立场之转变”。同时,这篇文章也被“China Aid"以邮件的形式,发送给很多海内外的收件人(但并没有发给生命季刊)。

该文中,具体提及生命季刊的部分如下:
----------------------------------------------------------------------
“真光”文章引文:

二、《生命季刊》对家庭教会立场趋向软化

11月24日----27日,《生命季刊》在香港举办中国福音大会,来自中国内地教会逾5000弟兄姐妹赴港参加会议。然而,这次福音大会与2007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有着巨大的不同:一是参会人员不再明确要求必须是家庭教会肢体,有许多官方三自教会成员报名参加;二是所有大会讲员丝毫未提及"中国家庭教会"这一词汇,对家庭教会问题彻底回避;三是大会没有安排为遭受逼迫患难的家庭教会祷告(包括北京守望教会)。

2007年在香港举行的中国福音大会上,洪予健牧师、刘同苏牧师等为家庭慷慨激昂的呼吁声音,与会家庭教会同工在基督里携手共振的场景,已经成为过去。


作为以坚定支持中国家庭教会而著称的《生命季刊》,在举办的2011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上,对于家庭教会立场的表现,令许多家庭教会领袖深感意外。福音大会结束后,《生命季刊》主编王峙军牧师在接受《基督日报》专访时,以"中国教会"代替"家庭教会"字眼,避谈一切与中国家庭教会有关的问题。③

(引文结束)

-----------------------------------------

读这篇文章后,感到作者对生命季刊及其他海外机构的情况不甚了解,文中的错误会误导一些人的。因此,我打电话与“对华援助协会”的付希秋牧师联系,并写了一封电邮给付牧师。我的电邮原文如下:

-------------------------------------------------------------------------

电邮内容:

希秋牧师平安!

在您的网站中,也在您转发的Email中看到了这篇文章,感到其中有很多不实之词,故向您提出,盼能予以更正。

文章的连接在此:
http://www.chinaaid.net/2011/12/blog-post_28.html

涉及生命季刊的內容,我COPY在下面,黑體字是該文原文,紅色字體是我的更正或解釋:

二、《生命季刊》对家庭教会立场趋向软化

11月24日----27日,《生命季刊》在香港举办中国福音大会,来自中国内地教会逾5000弟兄姐妹赴港参加会议。然而,这次福音大会与2007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有着巨大的不同(“中国福音大会2007”和福音大会2011的主题都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有何根據表明"巨大不同"?):一是参会人员不再明确要求必须是家庭教会肢体,有许多官方三自教会成员报名参加(這次報名人員的參會條件與2007年完全相同,沒有更改一個字。虽然兩次大會中均有去三自控制下的教會聚会的成員參加,他們是以個人名義參加的。和2007年大会一样,同工們在受理報名時,一旦知道報名者是去三自教會聚會的成员時,均盡力與其溝通,告訴他/她本次大會的性質和立場,對方若有願意聽信真道並願意走正確的教會道路時,才准予報名;當然有很多人的報名,同工們未能知道其在三自聚會)二是所有大会讲员丝毫未提及"中国家庭教会"这一词汇,对家庭教会问题彻底回避;(“所有大会讲员丝毫未提及"中国家庭教会"这一词汇”并不是如此,我们有大会录音录像,我们可以马上拿出资料来证明这个论断是不对的!大会讲员们不止一次的提到“家庭教会”。此外,大會安排了林獻羔牧師在開幕式中分享,24日早上專門派出專車接林伯,但他因身體不好沒有上車,但他教會的7位同工上車前來出席了大會;大會中有陳弟兄、吳弟兄兩位家庭教會老一輩傳道人參與大會的禱告並分享見證,有其他2位家庭教會的青年代表參與帶領禱告;大會開幕式的短片中紀念了老一代傳道人,其中特別突出的是家庭教會的老傳道人如袁相忱夫婦,謝模善牧師,楊心斐姊妹,汪純懿姊妹,及曾約安長老的錄像分享——大会中的所有这些安排,是在“彻底回避”家庭教会问题吗?)三是大会没有安排为遭受逼迫患难的家庭教会祷告(包括北京守望教会)。(大會手册中的代禱事項中和祷告之夜的大会PPT,都清楚地寫到“爲我們在逼迫中的弟兄姊妹禱告,求神賜下喜樂與平安,添加他們力量。”大會当然有为受逼迫的肢体祷告,好在大會有錄像可以证明。)

2007年在香港举行的中国福音大会上,洪予健牧师、刘同苏牧师等为家庭慷慨激昂的呼吁声音,与会家庭教会同工在基督里携手共振的场景,已经成为过去。

作为以坚定支持中国家庭教会而著称的《生命季刊》,在举办的2011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上,对于家庭教会立场的表现,令许多家庭教会领袖深感意外。(许多家庭教会领袖是谁?他们是否授权作者代表他们?)福音大会结束后,《生命季刊》主编王峙军牧师在接受《基督日报》专访时,以"中国教会"代替"家庭教会"字眼,避谈一切与中国家庭教会有关的问题。③ (王峙军牧师从来没有接受过这个所谓的“基督日报”的“专访”,该文作者是从哪里得知基督日报“专访”王牧师的?从该文作者可以杜撰出一个无中生有的“专访”来看,就可看出该文的撰写是基于自己的主观臆想和判断,缺乏事实根据。

③ 2011年12月6日,基督日报,《王峙军牧师:中国教会未来廿年是关键期》

我的補充說明:

1. 王峙軍牧師其實是在“中國福音大會2011”召開前,曾經接受過香港“時代論壇”報的谈訪,他在谈訪中清楚表明生命季刊的家庭教會立場,專訪發表於10月底。下面是摘要:

大陸政府對家庭教會誤解深

羅:去年南非開普頓的洛桑大會,觸發中國大陸與會者被大量堵截事件,亦突顯了官方教會(三自教會)跟非登記教會(家庭教會)的張力,即使不同歷史與承傳的家庭教會,看法也不盡相同。海外的華人教會活動,與中國大陸的教牧信徒,兩者之間的關係應該怎樣才算理想?

王:在洛桑大會的事情上,有兩點值得關注:一是為甚麼中國政府要花那麼大的氣力攔截家庭教會的同工去參加洛桑大會;二是為甚麼家庭教會的弟兄姊妹對參加洛桑大會有那麼大的熱情。

政府方面的行為雖然可以理解,但這種做法肯定是錯誤的;而這種錯誤的做法,也是由於政府長期以來對家庭教會的錯誤政策而導致的。中國近代史留下的陰影,宗教在東歐劇變中帶來影響等因素,使得官方視教會特別是家庭教會為社會「不穩定因素」,他們希望把教會管起來,把教會完全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三自」就是他們的控制教會政策所結的果子。在這樣的外部情形下,家庭教會同工以兩百多人的規模,要「整體」出現在洛桑這樣國際會議上,就引起了他們的警覺與恐慌。他們不知道這會導致甚麼後果。因此他們想方設法要把與會者分頭攔截在關內。這當然會遭到國際輿論的指摘。但政府怕的不是這個。

政府對家庭教會有很深的誤解,因誤解而導致他們用錯誤的方法對待之,以至於家庭教會成了政府很頭疼的問題,每年都要花大量的「維穩經費」在這方面。這些年來,他們自己說要使自己轉型為執政黨,要成為以人為本的政府,要搞和諧社會,但對家庭教會還是沿用自五十年代起開始的陳舊的控制、打壓的管理方法,怎麼能「和諧」呢?

目前中國教會最大的問題,還是由於「三自」體系造成的。從組織架構上看,「三自」幾乎成了政府控制教會的一個職能部門。這本身就是畸形的,很不正常的。這樣的干預當然會扭曲信仰,混亂教會。這些年來,廣大的基督徒離開三自,走向家庭教會,就是因為看到這種狀況的不正常以及信仰的混亂。六十年過去,國內產生了一個擁有幾千萬人在家庭教會聚會的基督徒群體,和「三自」這個不合真理的體系關係很大。而政府卻一直把家庭教會定性為「不合法」,這樣的說法給政府自身就帶來很大麻煩。如果這幾千萬有信仰的公民都「不合法」,政府整天面對著這樣一個龐大的「不合法」的信仰群體,不是很麻煩嗎?

不管怎麼說,現在是政府痛下決心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了。繼續打壓家庭教會絕對無法解決問題。政府應該堅決切斷與「三自」的關係,讓家庭教會和「三自」都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讓教會按照教會自身的規律發展。聖經真理對教會有一種極大的約束力,只要是信仰純正的教會,一定會遵照聖經的教訓,在社會中成為一種積極的、正面的力量。基督的教會,從其具有的社會功用來說,是社會穩定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基督徒是鹽,是光;教會是山上的城。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把教會問題擺在法律的框架內而不是置於行政手段之下。這才有可能解決好一系列問題。從過往的這些年看,家庭教會對整個社會來說,是一種積極的、巨大的、可以給中國社會帶來恩福的力量。許多教會通過在地震救災、幫助貧弱群體(如艾滋病人)、福音戒毒等各方面的參與,給整個社會帶來了愛、和平、盼望、誠信、道德的重建和祝福。希望政府能認識到這一點。

順便說一句,現在人們(教內和教外)常常把「家庭教會」單單看作是一種聚會形式,這是不準確的。「家庭教會」準確地說是一個已經延續了半個多世紀的教會運動或信仰運動。這個運動的特徵是以基督為教會的元首,堅持政教分離的信仰原則。家庭教會是既要順服政府(見羅十三),又要堅持聖經原則,保持自己信仰的純粹性(見林後六14-18)。她不允許任何權勢凌駕於教會之上,雖然她照著聖經的教訓,願意順服在上有權柄的;她不干預政治,也拒絕政治之手伸進神的家中指手畫腳。

2. 希秋牧師,您在您的網站中,發表這篇沒有事實根據的文章,我們感到遺憾。該文作者如此不負責任、沒有事實根據地抹黑生命季刊,不知其目的何在?基督徒寫文章可以這樣憑空杜撰嗎?敬請您把不合事實的信息澄清,消除其負面影響。謝謝,颂新年蒙福!

主內
屈儆聆
生命季刊編輯
(电邮内容完毕)
------------------------------------------------------------------------------

我发出这封电邮后,又与付希秋牧师联络,请他把我的电邮也转给作者“真光”。29日,我知道“真光”的真实姓名后,我便打电话跟这位弟兄交通。我在电话中,基本表达了这几点:

1. 理解他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对大会有期盼,才会有意见,我谢谢他对我们的信任(期盼意味着信任)。

2. 关于他的文章,我认为很多事情他没有了解清楚,他对我们有意见,应该先对我们提,先与我们交通,不应该先发到网上,导致一些人的困惑。我承认说,这次我们大会节目的安排上,有很多亏欠,这个是我需要负责任的,很多事情发生,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比如说,第一天晚上的祷告会,我们一直不知道林献羔伯伯是否可以来;我们是在3月份,王峙军牧师率5位季刊同工去探访他时,他亲自答应我们要来福音大会的,但大会前一两个月时,他表示身体不好,不一定能来。因为海内外沟通的障碍,我们一直不能确定他到底是否可以出席;常听到消息说:林伯不能来了,我们就赶紧设法询问,一问呢,又说可以来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好凭信心祷告了。24日上午,同工们安排了专车去接(就是可以把林伯从家门口直接接到大会会场的车,中间过关都不需要下车的)。那天直到下午2点多时,我们才知道林伯没有上车。大会马上开始,当天晚上为他预留的分享信息的40分钟时间空缺了,临时补充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是注册时间,所有的人都在忙乱之中,根本找不到人的。导致整个晚上的节目内容削弱。这是我非常痛心的地方,相信参加过07大会的弟兄姊妹,都会感到,2011的祷告之夜的强度比07年弱。也可能因此导致真光弟兄“感觉”“生命季刊软化”了。

3. 同时我也与真光弟兄分享到:虽然我们人的失误很多,但神还是怜悯了我们,神自己补全了许多。这次大会的信息明显比07更强,弟兄姊妹普遍反映热烈的好评;大会的行政管理,可以说改进很多,这都是香港义工们的辛劳。我也告诉他:大会整体的节目设计是很清楚的支持家庭教会立场的。而且在海外,我们可能是唯一的一家是从纯粹的信仰角度上支持家庭教会的机构。

4. 我指出了他对海外的情况不了解而造成他的失误,也特别指出,他的文章中,提到“基督日报”对王峙军牧师“专访”,其实这是根本没有的事情,他没有认真调查就这样说,是论断了。

5. 真光弟兄对我有很积极、很正面的回应,他说,他只是从两次大会的表面现象写了自己的感受,他也表示歉意。我说,现在影响出去了,盼望我们能够祷告,看用什么方法来挽回这个影响。我说,不知道是否你可以再写一个东西,更正、解释一下。

另外,王牧师也在电话中与真光弟兄有交通。王牧师指出该弟兄对自己所提及的机构(华福)的教会立场并不了解(华福从来也没有一个“家庭教会立场”,根本不存在他所谓的“转变”)。指出他对生命季刊的“分析”更是一种“把水搅浑”的做法,会产生不必要的混乱。也指出他张冠李戴,把王牧师10月份接受香港《时代论坛》的谈访,说成是12月接受《基督日报》的专访。从该弟兄的文章看,他对王牧师在《时代论坛》的谈访内容并不了解(谈访清楚表明了生命季刊的中国家庭教会立场,并指出政府在对家庭教会政策上的错误)。王牧师对这位弟兄说,你在对很多事情缺乏了解的情况下,就凭自己的“感觉”、“观察”,做出生命季刊的立场“转变”了分析和结论,太草率太匆忙了。

最后,我们在电话中祷告,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感觉很多误会是可以通过沟通消除的,很多的纷争,如果多一些沟通,就可以避免的。

今天(30日),收到了真光弟兄的电邮信件,全文如下:
----------------------------------------
(真光弟兄信件:)

尊敬的王峙军牧师、师母:

非常感恩我们能在主里通过电话交通。之前傅希秋牧师也把你们的邮件转发给我,下就关于我写的从中国家庭教会现实处境谈“华福”与《生命季刊》家庭教会立场之转变一文中存在异议段落进行解释:

1、11月24日----27日,《生命季刊》在香港举办中国福音大会,来自中国内地教会逾5000弟兄姐妹赴港参加会议。然而,这次福音大会与2007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有着巨大的不同(本文只就2011年中国福音大会与2007年大会整体,在家庭教会问题上公开性、主题性发声之强弱上做对比,非指大会主题。如2007年大会中洪予健牧师和刘同苏牧师等人的公开性分享和呼吁。)

2、一是参会人员不再明确要求必须是家庭教会肢体,有许多官方三自教会成员报名参加(本文立论处,只就我和一些与会弟兄姐妹交通时,大多感受这次大会与2007年相比报名把关不严,来自三自教会者很多。另外,大会官方资料没有明确这方面要求,以私下沟通方式传达和处理,给人以回避立场之观感。)

3、二是所有大会讲员丝毫未提及"中国家庭教会"这一词汇,对家庭教会问题彻底回避;(所有大会讲员丝毫未提及"中国家庭教会"这一词汇。是指后面表述的大会“对家庭教会问题彻底回避”,与2007年相比,大会的确并没有讲员正面回应和呼吁家庭教会问题。我的文章主旨在大会整体对家庭教会立场之表现。虽有部分老、新家庭教会传道人登台祷告和分享,但整体观感并非为突出“家庭教会问题”而设置。)

4、三是大会没有安排为遭受逼迫患难的家庭教会祷告(包括北京守望教会)。(文章主旨在于突出“为遭受逼迫患难的家庭教会祷告,包括北京守望教会。”大会手册中的代祷事项和祷告之夜的大会PPT只涵盖性写到“为我们在逼迫中的弟兄姊妹祷告,求神賜下喜乐与平安,添加他们力量。”

5、作为以坚定支持中国家庭教会而著称的《生命季刊》,在举办的2011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上,对于家庭教会立场的表现,令许多家庭教会领袖深感意外。(许多家庭教会领袖是指与我同去者,还有随机交通此相关问题时一些家庭教会领袖的观感。)

6、福音大会结束后,《生命季刊》主编王峙军牧师在接受《基督日报》专访时,以"中国教会"代替"家庭教会"字眼,避谈一切与中国家庭教会有关的问题。③ (关于王峙军牧师接受“专访”一词,是我没有区分“采访”、“报道”、“专访”之别。据此报道中王牧师谈到的是“中国教会”,而非“家庭教会”。可能是《基督日报》的误导,这方面确未经仔细询查。)

7、要特别说明的是:

1)我写此文,确实没有抹黑《生命季刊》(华福)之意,也没有如王牧师所说要“搅乱混水”。

2)我写此文,是立于2007年与2011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整体比较的角度,对前后两次大会讲师在家庭教会问题立场上的公开性、直接性表述和呼吁上,进行强化与软化之对比。并非否认《生命季刊》家庭教会立场;亦非说《生命季刊》转变了对家庭教会立场。

3)我写此文,就2011年华人教会两大盛会(华福大会和中国福音大会)对于家庭教会立场进行外在的观感性剖析,并非进行什么定论,而是期望在基督里相互劝勉。期盼新的一年里,国际教会能够一同携手支持家庭教会,并为家庭教会呼吁。虽然王牧师认为中国家庭教会存在的问题很多,包括信仰问题,合一问题等等。但我认为中国家庭教会面临的最核心问题,是其生存的政治环境问题。这也是我写此文的着足点。

4)我写此文,不是如王牧师所说要把“华福”和《生命季刊》扯在一起,而是就2011年基督教界召开的两大福音盛会在家庭教会立场表现上,进行表象化的观察性评论。

5)我写此文之初衷,因着我所带领的家庭教会近两年来遭受一次次逼迫,聚会场所被政府断电,逼着搬家,面临与北京守望教会相同的困境,切盼国际教会携手为家庭教会祷告、呼吁、声援。

6)我非常钦识王牧师和师母与《生命季刊》同工为中国家庭教会所做的事工,亦在主里时常为《生命季刊》祷告,并每期都能收到寄来的贵刊。今天王牧师和师母与我电话交通的事情我都很赞同,是我文疏薄浅,表述不准,可能会使观者误读,萌生误解,闻之深表歉意!

(真光弟兄信件完毕)
---------------------------------------------------------

读完了真光弟兄的信件,我知道真光弟兄的一些主观看法和感受,并不是通过我们的电话沟通就可以改变的。不过,我们还是非常尊重他,尊重他的观点和看法。我们理解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因着不同的成长经历,不同的文化视野,看问题的不同角度,会导致对同一件事物,有不同的“看见”。我们理解这种不同的看见。即使是遇到一些误解,受到一些攻击,又算得了什么呢。对他文中指责季刊的“立场软化”,我们要当作一个警钟,时时提醒自己,避免这样的过犯。我们为真光弟兄祷告祝福,因为他是我们的弟兄,相信神会继续引导他前面的道路。

我个人为这个事件感恩,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软弱,因着这软弱,也再一次经历了神的大能,使自己的软弱变为刚强。面对这些莫须有的指责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想到:......刊物,培训,你们需要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光是刊物一项,多少年来白白的提供,多少人的奉献、努力,多少个不眠之夜,一个字一个字的改、修......才得以供应这个持续不断的需要......顶着多么大的压力举办大会,多少个海外义工辛辛苦苦地摆上时间和金钱,谦卑请你们出席时,得到的是回应似乎是“谁介意你们办这个大会?”等到大会满员了:我要来开会,你天经地义得为我安排;开完会了,再骂你一通,而且还是颠倒是非的指责——唉,我们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群体啊......

那一瞬间,一种无奈、悲观、甚至委屈的情绪涌上心头,那一瞬间,自己里面的那个老自己,那个属血气的属人意的老我,是那么鲜活地活了起来......

然而,接下来的一瞬间,恩主的慈声似从上方降临:

“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

我泪如雨下!恩主啊,我岂可忘记你为我舍命的大恩呢?我岂可违背你的呼召呢?恩主啊,卑微如我,尘土一般的人,你竟然使用;而我的“事奉”,比起你在十字架上为我的被钉、流血、舍命,又如何能比呢?愿在你面前,再次认罪,求你洗净我里面的血气,洁净我的心。恩主啊,今天在你面前再次立志,顺服主的呼召,谦卑服事你呼召我服事的那一群,他们在你的眼中甚为宝贵,你曾为他们舍命,你所爱的,我岂能不爱?你所救赎出来的,我岂能不去服事?恩主啊,求你把你在十字架上的大爱赐下,充满我,让我效法你“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求你赐我谦卑的心,叫我谦卑服事如真光弟兄这样的一群人,如同服事主,做在他们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如同做在主身上。恩主啊,赐给我力量,让我天天背起我的十字架来跟随你!

北美时间2011年12月31日凌晨

PS(又及):在“对华援助协会”网页中,真光弟兄的文章后,有一位肢体的跟贴说:

迷路人 says:

2011年12月30日 下午2:16

哎呀,如果连大伙推崇的 生命季刋 的立场都动摇了,那我们以后咋办,还能相信什么人呢?

我在这里回应:迷路人弟兄或姊妹:不要灰心,让我们信靠神!生命季刊会靠着主的恩典和保守,不会动摇的。我们也唯有信靠神,才能站立的住。

北美廣播人張敏著書香港出版 《走向開端》倡普世價值引關注

[日期:2011-12-31]     来源:参与  作者:孟浪

image

【信息自由觀察工作室2011年12月30日香港訊】正值海內外著名的華人基督宗教領袖湯漢、鄺保羅分別發表呼籲關心社會、提倡為大眾利益作犧牲的聖誕文告引起廣泛反響之際,北美華語廣播人張敏所著的《走向開端:一個中國人的尋找與仰望》一書,12月30日起在香港向全球華人讀者推出。

張敏現居北美,10多年來一直在自由亞洲電台主持“心靈之旅”專題節目,經短波廣播穿越、覆蓋中國大陸全境,她的名字與節目為廣大聽眾所熟悉和喜愛。《走向開端》是張敏寫給華語讀者和聽眾的第一部著作。

該書是作者張敏作為一個出生在北京的1950後中國人的心路自述:她在中國歷經“文革”、“上山下鄉”、“改革開放”和“六四”的時代風暴崎嶇前行,之後足跡延伸到遙遠的俄國、加拿大和美國,尋求人生真諦與家國蒙福之道。書中以生動的實例和清晰的思辨與讀者分享她的尋找與信仰之路。作者倡導普世價值關懷,在保持對複雜變化的中國隨時關注的同時,深入觀察美國社會,探究制度的由來,追尋愛與公義之源。作者在信仰中重新定位人生,在社會生活、身心健康、夫妻溝通、洞悉生死等方面都有獨到而精湛的心得與發現。

該書所涉爭議性的主題已引起關注。學者何清漣就高度評價該書,她稱“這本書裡記錄了她(張敏)歷經的時代風雨與迭遭的精神磨難,以及她如何走上信仰基督之路。但我最欣賞的乃是她堅持良知的勇氣,當相當多基督徒出於各種原因,退到教會圍牆之內,以‘順服在上掌權者’為由,漠視權力對權利的侵犯、甚至對基督徒受迫害漠不關心,她仍然艱難跋涉在這條孤獨的小路上。這條小路因有她與她同樣的人存在,最後將開滿鮮花。”


作家劉自立則評論道:“這是一位基督徒的世界性漫遊、尋覓和得道經歷。繼中國母國之後,歷程中有三國、兩岸的全球選擇。這些國家是俄羅斯、加拿大和美國。於是,我們從張敏的人生路線圖找到一種定位:政治的反抗和宗教的皈依。”

據報導,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稍早時候發布的聖誕文告中表示:“對推動人權而遭囚禁的劉曉波、揭露毒奶粉真相而下獄的趙連海,以及維護宗教自由入獄的地下教會神職人士,懷有深摯敬意,期望他們早日獲釋,享有公民權利和信仰自由。”

 

《走向開端》一書由溯源書社出版、田園書屋(www.greenfieldbookstore.com.hk) 發行。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http://canyu.org/n37831c6.aspx

倪玉兰夫妇庭审,现场多人被抓往派出所(图)

2011年12月28日 星期三  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王冬见报道)12月29日上午,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董继勤夫妇“寻衅滋事”一案在西城法院开庭。百余名各界人士顶着严寒冒雪前往庭审现场关注,维权人士野靖环、吴田丽等多人被抓往派出所关押。

上午9点20分左右,被关押在新街口派出所的吴田丽在电话中说,不到9点,我还没有靠近法院大门,在路口布满警察,警察手拿一个表,上面有很多名字。往里走的每一个人都要查验身份证。我一拿出身份证,马上被抓了。我现在新街口派出所里,有几个外地人被拉走不知去向,也有被地方当场接走的,现在派出所内至少还有几十人,不知是倪玉兰弟弟还是董继勤的弟弟也被抓到派出所来了(本网经过确认应该是董继勤的弟弟)。

同时被抓到新街口派出所的野靖环在电话中说,我作为证人要出庭作证。我把证言已经交给了法官。但8点50分左右,在离法院很远的地方就拉了警戒线,警察问我干吗,我说到法院出庭为倪玉兰作证。马上有两名警察让我拿身份证,然后强制我上了警车。几分钟后又将我关进一辆铁笼子的警车里直接拉到派出所来了。

另外,被关押在新街口派出所的还有云南、湖北等地的访民。

本网信息员在现场看到便衣和戴红箍的人很多,穿警服的警察有几十人,根本无法靠近法院大门。保守估计现场监控人员在一百余人。

早在倪玉兰案开庭前两天,独立制片人何杨就被软禁在家。28日晚开始,周莉、李学会、葛志慧等人被堵在家中无法出门。

已经12点30分,关注倪玉兰夫妇的各界人士仍在焦急地等待着庭审结束。


感谢网友 @Emiweg的现场图片

感谢网友 @Emiweg的现场图片

本网信息员:警方封堵路口


本网信息员:警方封堵路口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9058.html

倪玉兰律师被控寻衅滋事案开庭前证人被控制

维权网 2011年12月28日 星期三

(维权网信息员方芳报道)倪玉兰律师和丈夫董继勤寻衅滋事案定于12月29日上午九点在北京市西城法院17号法庭开庭,由程海律师代理,作为证人的葛志慧今天下午(12月28日)被强行软禁在家,有7-8名警察和保安堵在她家门口不让她出门。

12月28日晚,北京访民葛志慧向外界发出求救:“请解救我!我要为倪玉兰律师出庭作证!西城法院与检察院认为我与倪玉兰律师寻衅滋事案件无关,通知当局,已将我控制,无法出庭作证!证人全被控制啦,谁来救倪玉兰律师?”

28日23点30分维权网信息员致电葛志慧,了解到现在她家门外还有7-8名北京岳各庄派出所的警察堵着不让她出门,为了阻止明天葛志慧出庭为倪律师作证,从今天下午西城法院与检察院就通知北京岳各庄派出所把葛志慧控制起来,强行阻止她不准出门 。

葛志慧说把证人都控制起来,明天开庭让人担忧,她呼吁大家关注倪玉兰律师!

葛志慧:13261499836
北京岳各庄派出所所长黄卫东电话63867723,
手机:13501026213
岳启龙电话:13651327302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4240.html

从中国家庭教会现实处境谈“华福”与《生命季刊》家庭教会立场之转变

(编者注:该文作者系中国大陆正在受逼迫的家庭教会牧师,也兼任一跨地区家庭教会机构负责人,出席过"福音大会"两次。在该文刊登之后,作者根据读者的反馈意见,进行了略微的修订;红色部分是修订或新增的内容。欢迎读者来稿探讨。)

作者:真 光  

2011年圣诞节期匆匆而过,新的一年触手即至。

过去时光里,中国家庭教会在风雨声中艰难跋涉,逼迫与打压如层层波浪,冲撞着家庭教会发展的步伐。特别是圣诞节期间,各地同工传来的遭受冲击的信息,打破了中国教会平安夜的宁静。

在另一面,中国政府斥巨资组团赴美,以基督教两会名义举办圣经巡回展;官方媒体及其管辖下的基督教两会组织,纷纷报道以“平安、和谐”为主题的圣诞活动,向世人证明中国的宗教自由环境。然而,北京守望教会被迫举行户外敬拜事件,遭受毁灭性打击,使中国家庭教会的现实处境昭然于世。守望教会的遭遇,成为中国家庭教会遭遇的缩影。不予登记;不许购堂;随机打压;驱散赶尽;限制自由;等等。即是中国家庭教会现实处境的写照。

皮之不存,毛之焉伏,道之不存,义之何在?当前,家庭教会面临的最核心问题,并非是在信仰上、合一上和建造上的,而在于其现实生存的政治环境上。

在中国教会逾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史上,家庭教会是其中不可分割且非常重要的部分,是中国教会的一盏明灯,一颗良心。始终以来,中国家庭教会亦得到普世教会的重大关注和支持。国际上诸多在基督里持守正义的教会组织和机构,纷纷帮助、支持中国家庭教会的福音事工,并为之奔走、呼吁,陪伴着中国家庭教会的生命成长,使家庭教会逐渐融入普世教会的肢体里面。“中国家庭教会”这一词汇,成为互联网点击率极高的词汇,家庭教会亦得到普世教会的高度认同。


2010年南非开普敦“洛桑会议”期间,中国家庭教会再次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200多位家庭教会领袖因中共拦截而未能参加大会。可以说,“洛桑会议”遵循大公教会原则,公开邀请中国城市家庭教会和农村大型家庭教会领袖参会,是得神人共钦之事。中共对家庭教会及“洛桑会议”的强硬态度,并没有改变“洛桑会议”的公义立场。洛桑大会主席、国际洛桑执行主席道格.伯茲奧尔(Doug Birdsall)表示:“希望这并不代表着中国宗教自由约束的‘新常态’。”①

然而,开普敦“洛桑会议”事件的发生,却影响到一些国际教会组织对中国家庭教会立场的持守。

一、世界华福中心对家庭教会立场快速转变

9月12日——16日,世界华福中心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第八届世界华人福音会议,取消了之前安排的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工作坊”分享,更没有公开邀请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参加会议。时任华福总干事李秀全牧师解释此事说:“有人认为:我们在这种情形中不需要,給日后带来一个没有办法处理的后果。”而这只为“能避开一些敏感的东西”。②

如是,整个巴厘岛华福大会,没有中国家庭教会的声音,没有为中国家庭教会祷告主题,也没有中国家庭教会的字眼出现。

二、《生命季刊》对家庭教会立场趋向软化

11月24日——27日,《生命季刊》在香港举办中国福音大会,来自中国内地教会逾5000弟兄姐妹赴港参加会议。然而,这次福音大会与2007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有着巨大的不同:一是参会人员并不明确要求必须是家庭教会肢体,有许多官方三自教会成员报名参加;二是所有大会讲员鲜有提及“中国家庭教会”这一词汇,对家庭教会敏感问题彻底回避;三是大会没有安排为遭受逼迫患难的家庭教会祷告(包括北京守望教会)主题

2007年在香港举行的中国福音大会上,洪予健牧师、刘同苏牧师等为家庭慷慨激昂的呼吁声音,与会家庭教会同工在基督里携手共振的场景,已经成为过去。

作为以坚定支持中国家庭教会而著称的《生命季刊》,在举办的2011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上,对于家庭教会立场的表现,令许多家庭教会领袖深感意外。福音大会结束后,在《基督日报》报道中,《生命季刊》主编王峙军牧师以“中国教会”代替“家庭教会”字眼,避谈一切与中国家庭教会有关的问题。③

三、对家庭教会立场转变与软化缘由分析

对于中国家庭教会的立场,温哥华信友堂洪予健牧师始终反对“华福”取消中国家庭教会讲员的讲座,洪牧师表示,他一直争取“华福”站稳支持家庭教会的立场,虽然目前遭遇困难,仍然希望“华福”改变決定。④

10月17日,中国福音会(Chin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在洛杉矶中国福音会会议中心举办“守望教会事件与家庭教会合法化研讨会 ”。洪予健牧师尖锐指出:不少海外华人教会对社会事务的冷漠,对公义的漠视,成为普遍现象。恐共,畏共,变成华人教会的特色。完全失去了教会应该做社会先锋、与黑暗争战的本色。⑤

在实际操作上,“华福”和《生命季刊》在家庭教会立场上的转变与软化,确实让我们感受到华人教会隐在的危机。究其缘由,也许确如洪牧师所说,是对社会事务的冷漠,对公义的漠视,是恐共,畏共。也就是说,是为了保全自身利益,如可以不被政治化;可以避开一些敏感的东西;可以自由进入中国探亲访友等。

当然,也不排除“华福”和《生命季刊》在家庭教会立场上有新的策略和方向,如主动和中国官方控制的基督教两会建立联系,向中国政府示好,得以扩大在中国教会的福音事工范围等。但这样的策略和方向不会有多大果效,因为“华福”曾诚意邀请过中国官方基督教两会参加巴厘岛会议,但遭到拒绝。

四、中国家庭教会不会“被消失”

10月21日,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接受凤凰卫视《问答神州》专访时表示,“我本人就不承认什么家庭教会,没有这个问题。”⑥这也是中共对家庭教会问题的一贯立场,包括官方控制的基督教两会组织,在其所有公开化文字资料中,完全屏蔽“家庭教会”字眼。其根本目的在于,使中国家庭教会“被消失”。

12月25日圣诞节,北京守望教会的“圣诞”户外敬拜遭受官方强势冲击,40多位弟兄姐妹被抓,包括教会领袖在内的众多弟兄姐妹被堵在家里。一起起逼迫和打压事件,明证着中国家庭教会的存在和发展,彰显着上帝在中国家庭教会中的荣耀。中国社会需要家庭教会争取信仰自由的良心和勇气,中国家庭教会不会“被消失”。

事实上,“华福”和《生命季刊》在家庭教会立场上的转变与软化,并不能给自身利益带来多大好处,反而迎合了中共官方的意图,必会带来对家庭教会的巨大伤害。

《以斯帖记》记载,当犹太民族面临灭绝之灾时,末底改托人回复以斯帖说:“你莫想在王宫里强过一切犹大人,得免这祸。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灭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⑦末底改对以斯帖的深切话语,当成为今天普世教会组织对中国家庭教会立场问题上的警醒。

无论是圣经历史还是教会历史,乃至今天,上帝的应许不会改变。上帝既在最危急时刻帮助犹太民族在仇敌面前得胜,相信他也必保守中国家庭教会在苦难中得胜。

盼望普世教会各个组织、机构一同携手,抓住上帝赐予我们“现今的机会”,关注中国家庭教会这个弱小的肢体,帮助、支持中国家庭教会的生命成长,为遭受逼迫和打压的中国家庭教会呼吁、祷告。

注:
①    2010年10月19日,基督日报,《洛桑大会澄清无意挑战中国教会原则》
②    2011年4月6日,基督日报,《华福解释取消中国家庭教会工作坊原因》
③    2011年12月6日,基督日报,《王峙军牧师:中国教会未来廿年是关键期》
④    同②
⑤    2011年10月18日,中国福音会,《守望教会事件与家庭教会合法化研讨会召开》
⑥    2011年10月21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办公室,《王作安局长接受凤凰卫视吴小莉专访》
⑦    《以斯帖记》4:13——14

送旧迎新时,仍不知高智晟律师在何处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1,12,24)

*送旧迎新时,仍不知高智晟律师在何处*

现在正是庆圣诞、迎新年时节。在这送旧迎新的时候,很多人也会想到那些为了维护人权、社会公平正义而系狱铁窗的人士;想到在重重围困和虐待中备受煎熬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妻子袁伟静,以及他们的家人;想到再次被失踪至今已经二十个月,仍不知在什么地方的维权律师高智晟。

在上次节目里报道了,新华社12月16日发出英文短讯称高智晟律师违反缓刑规定,已被送回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刑罚。而高智晟在中国和海外的家人都表示,没有收到官方和法院的通知。
 
2006年12月,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今年年底,他的五年缓刑即将期满。新华社的报道说“高智晟多次严重违反缓刑期间的规定,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消缓刑,将他收监”。报道没有提到高智晟违反了什么规定,也没有提到过去几年高智晟一直处于失踪状态,以及现在在哪里,在哪个监狱服刑。
 
高智晟律师现在究竟在哪里,成为关注焦点。一个星期过去了,海内外人士和高智晟律师的亲属仍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消息。
 
*耿和:人在警方手里,迟迟不给家人消息,还戏弄家人,感觉高智晟出了不测*

高智晟律师的太太,现在在美国的耿和女士谈她的心情:“我这边没有进一步消息。快过年了,我们苦苦等待,终于(16日)有消息了,应该高兴呀,这能高兴得起来吗?(哭泣)


高智晟判三缓五,适用是缓刑,国内缓刑有一条是监视居住。高智晟那时在家如果要离开北京回老家给母亲上坟,需要写书面报告申请,递交派出所,派出所还要再报公安部,批准以后,警方都是跟着去的。所以人就是在他们手里。我在国外苦苦寻问他下落,为什么就不告诉他究竟在哪里呢?不告诉,是你们失职,他是被监视居住的啊。
 
当局不告诉,还戏弄我们。在新华社消息公布的前一天,警方就给山东的姐姐打电话问 ‘你弟弟到你们家住了吗?’他姐姐说‘人在你们手里问我干什么?’我就觉得这个在高智晟问题上……这也不是一个个别案子,体现出当局践踏人权,连自己的法律都不遵守。
 
这该过节了,终于熬到该有消息了,终于得到的是这样的消息,能让我们过个愉快的节日吗?”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当局问高智晟姐姐的细节,是他姐姐直接跟您讲的吗?”
耿和:“对,是。公布收监消息前,我给姐姐电话,姐姐告诉我,警方问高是不是在她那里。家里人就讨论商量‘这是什么意思啊?’第二天新华社的消息就出来了。

主持人:“您现在还有什么特别想讲的话?”
耿和:“哎呀,我就觉得不管怎么说,现在当局迟迟不给我们任何消息,不管是电话、书面的没有正式给我们消息。我们家里人就感觉高智晟出了不测,在他们手里就有意外了,就要活着见人、死了见尸了。”
 
*耿和:真消息不给我们,还尽搞些假消息,公安部人员穿道士服装骗我们家人*

耿和表示:“不管他高智晟是好是坏,你一个政府发出来的消息应该负责任。你不仅不负责任,我们都不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身份了。
 
还有个这样的事情,虽然是去年4月份发生的,但我最近两、三个月才知道。去年高智晟短暂露面回老家一趟。他大哥这次跟我讲,在高智晟回来头一天,他大哥得到一个信儿,我不知是人去了还是打电话,说公安部有消息了,当地公安局的人说‘你看看,你们老打电话问高智晟在哪里,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吧,他在五台山呢’。
第二天,高智晟就回去了,跟着道士。他大哥说,他们是坐公安部的车,在邻村西份子(音)村下车,公安部的车就停在那儿等着。下车后有公安部的人穿着道教道士的服装,跟着高智晟进的家门,这个道士还留了电话号码。
 
过了几天,高智晟又没消息了。他大哥给国保姓孙的打电话打不通,想起这个电话号码就打,对方说‘我不是道士,我不是和尚,我是公安部的’。大哥一听,说‘你是骗子’。这事大哥一直没跟我讲,害怕我有压力。
最近这几个月我打电话说‘大哥,高智晟回去的时候是什么状态呀?’互相唠叨着,大哥把这事说出来。
 
真消息不给你,还尽搞这些假的消息。等于是公安的人穿着道教的衣服骗家里去了,意思是‘他不在我们手,他在五台山呆着呢’。高智晟以前从来没去过五台山,没有与五台山的联系,他到那里干什么去?高智晟的身份证早被收走了,他没有身份证能走到哪里去?监视居住人在你们(警方)那里,怎么能让他离开你们的视线?那不是你们的失职吗?他怎么能到了五台山呢?当局想迷惑什么、搅乱什么呢?”
 
*高智义确认警方给高智晟的姐姐打过奇怪电话*

我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作进一步的确认。
 
主持人:“现在您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高智义:“没有。”
 
高智义表示,如果再得不到高智晟究竟在什么地方的消息,他要到北京去找有关部门,一定要知道已经被失踪二十个月的高智晟在什么地方,并要见他的面。
 
我问高智义:“您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高智义:“再过两天看吧。”
 
主持人:“您和山东您的妹妹、高律师姐姐能通电话吗?”
高智义:“前些天能通。”
 
主持人:“您妹妹有没有跟您讲一件事,说新华社消息发布之前,有警方人问她‘高智晟是不是回来了?是不是在你这儿?’您妹妹提到过吗?”
高智义:“原先提过。”
 
主持人:“那您和您妹妹怎么看这事情?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高智义:“那谁知道哪。”
 
主持人:“您是听她亲口告诉您有这么一回事吗?”
高智义:“嗯。原来说过。”
 
*高智晟姐姐的电话多日无法接通*

我拨打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的姐姐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的状态。拨打她家的座机,接线员录音回应是这样的:“您所拨的电话因停机暂不能使用,请您采用其它方式联系。”
 
*何俊仁律师:中国政府处理高智晟的事情完全是无法无天*

一直关注着中国维权律师和他们家人处境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就高智晟律师的情况接受我的越洋电话采访。

他说:“我觉得中国政府处理高智晟的事情完全是无法无天,在他缓刑期满时,马上执行他的实刑。而且我们看得很清楚,在缓刑的时候,他根本没有自由,在国保人员的监控下生活,根本没有能力有什么行为违反缓刑条件。

在现在宣布给他收监服实刑后,家人完全没有进一步消息。我们希望可以安排高律师有法律代表,希望他的家人聘用一些律师去探望高律师,看看他现在情况怎样。

看来,现在中国政府就是要把他完全跟外界隔离。到现在为止,完全不给他什么机会跟外面联系,使我们知道他现在或最近状况怎么样。我们起码要找到他的法律代表,看看他在监狱里是什么样的。”
 
*何俊仁律师:我们会尽最大努力透过国际机构要求中国政府还高智晟律师自由*

主持人:“中国律师中出了高律师这样的个案,到现在二十个月不知下落,据说收监,还是不知道在哪所监狱。您看国际社会无论根据法律或人权,还是国际通行的普世价值,有什么方案面对这种情况?”

何俊仁:“我们知道中国政府现在虽然签署了《政治和公民权利国际公约》,但现在还没有透过人大来确认这个公约。我们也是透过联合国一些其它相关机构,例如,《联合国反酷刑公约》,看看到目前有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要求或邀请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根据这个反酷刑公约,来成立一个小组,委托专职人员去做些调查。当然,最后还是要中国政府合作,现在看来也是有很多障碍。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也会做最大努力,透过不同的法律组织、律师组织和国际人权机构,连同联合国,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希望可以迫使中国政府做出一些回应,让我们知道高律师现在情况怎样,我们也希望尽最大努力要求中国政府马上还高智晟律师自由。”
 
*何俊仁律师:当局做法破坏中国国际形象和人民对政府的信任,违反文明不能长久*

主持人:“您刚才讲,从高律师个案看到中国政府无法无天。对中国总体情况您还有什么想作评论的地方?”

何俊仁:“我看从今年3月以来,中国政府使用很高压的手段来打压不同政见者、维权活跃人士和律师,现在对陈光诚等也是一样,我看与内地政治气候有很大关系。

这样的做法明显大大破坏了中国的国际形象,而且长期用这样的方法,用白色恐怖的手段来打压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我觉得绝对构成很大很大的问题,对人民对整个政府的信任度也造成很大破坏。所以我觉得这样是不能长久的,我们也只能是继续努力。希望他们停止用这样违反文明的手段来管制国家。”
 
*傅希秋牧师:国际社会持续关注,要求中国政府依中国法律交待高智晟在哪里*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处境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表示:“中国政府依然没有给高律师的家属任何一个交待,国际社会也在持续不断关注。

本星期,包括英国外交大臣和欧盟负责外交事务的官员阿什顿女士都发表严正的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高智晟律师,交待他的下落和他过去失踪期间的状况。
我们当然是继续呼吁中国政府能够顺应国际的大势,有一点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在这个圣诞节和新年时,能够给高律师的家属有个明确的交待,到底高律师现在在哪里,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如何。我想,即使是一个服刑的犯人,按照中国法律都是应该有的一个基本待遇。”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北京守望教会 12月25日户外敬拜通报

image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主内平安!这个主日是守望教会户外敬拜的第38个主日,也是我们这段户外敬拜的最后一个主日。不少弟兄姊妹提前就作好了准备,要在这个主日继续去平台来敬拜我们的主。

这个主日刚好也是圣诞节,过去的一周,各派出所加强了看管,不少弟兄姊妹自周五就被所属派出所限制在家中。我们的那位姊妹依然自周五就被带到附近的宾馆中看管起来,还有一位弟兄周六就被带到派出所。除此之外,据我们统计,这个主日早上,至少还有39位弟兄姊妹在平台前或在去平台敬拜的路上被带走(其中包括新树教会的一位姊妹)。除个别弟兄姊妹在路上被释放外,其余绝大多数弟兄姊妹被分别送往各自所在片区的22个派出所。截止到当天夜里零点,已有40位弟兄姊妹被释放回家;最后一位被关在朝阳区香河园派出所的姊妹于26日下午3点多钟被释放。


在自4月10日开始的38周户外敬拜告一段落之际,我们特别要为着这八个多月神对我们的保守献上我们满心的感恩。尽管这漫长的户外敬拜远远地超出了我们最初的预计,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历了被抓、被骂、被搬家、被离职、被遣返、以及肢体离开等等的难处,但信实的主用他的手托住了他的教会,也托住了我们每个人。他让我们教会及个人所经历的恩典,回过头来数算的时候,原来是那样地丰盛,而且其中很多恩典是在平常的时日很难经历到的;透过户外敬拜,主触摸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也让我们经历软弱,但他的恩典使我们的信心得以坚固,生命得以成长让我们更深地得着主。

我们也在神的面前,特别为着这段户外敬拜期间透过祷告及其他各种方式来支持和帮助我们的北京乃至全国、世界各地的神的众教会、众多牧者及弟兄姊妹,献上我们由衷的感恩,其中特别为着新树教会以及双燕牧师自始自终的支持、陪伴和参与献上我们的感恩。没有这些众多教会及主内肢体的祷告、实际的帮助和各样的支持,我们也难以坚持到今天。这让我们特别体会到一个基督身体里的肢体之爱。愿主记念他们!


我们知道,教会前面的道路依然艰难,教会还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因此需要我们及各处的肢体继续在神的面前恳切地为教会祷告,求他继续用他大能的手托住他的教会,为他的教会开出路,求神清楚显明他的旨意,并引导他的教会行在其中。

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弗3:21)
 
                      北京守望教会

                           2011年12月27日

多名民主人士判重刑 中国作人权辩护

2011年 12月 27日 美国之音  记者: 何宗安 | 北京

中国维权人士陈西的亲属12月26日发布的陈西照片

在最近对几位维权人士判处重刑之后,中国星期二为自己的人权记录作出辩护。批评人士说,中国今年的人权状况倒退,出现了一系列迫害异议人士的重大事件。

*民主活动人士圣诞厄运不断*
最近几个星期对中国的民主活动人士来说可谓厄运不断。

四川的陈卫被判刑9年;贵州的陈西被判刑10年。两人并无亲缘关系,却均因撰文批评中国政府而获罪,并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遭到正式起诉。

陈西当过兵,在工厂作过工人,他曾因参与1989年被中国政府以坦克血腥镇压的民主运动入狱3年。


陈西在贵州省会贵阳建立了一个公民人权论坛。他的妻子张群选说,如果中国政府真的要追求民主和进步,就应该听取像陈西这样的批评声。

张群选说:“政府你要民主,你要前进,就要有人在旁边给你说不好听的意见,并没有说要推翻你啊,颠覆你能颠覆吗? 他有军队吗?他有警察吗?他有法院吗?他凭一张纸、一支笔就能颠覆你吗?你这么脆弱啊?”

*判刑时机有学问*

对两人的审判均在圣诞节不久前宣布。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说,他认为这个时间是北京经过深思熟虑后挑选的。

傅希秋说:“很明显北京把国际社会和西方政府的反应考虑在内,因为中国政府觉得如果在圣诞节期间宣布这种对异议人士严厉的判决,可能不会引发国际社会的太多关注。”

傅希秋提到中国政府在2009年圣诞节对敢言的异议作家刘晓波判刑11年,刘晓波一年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傅希秋指出强制失踪、肆意逮捕及拘禁的事例反映出中国仍然在严厉打压异议人士。

傅希秋说:“2011年底,北京人权经历了严冬,我不奢望事态会好转。”

*中国外交部:人权状况处于历史最好时候*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星期二的例行记者会上为中国人权记录辩护。

洪磊说:“多年以来,中国通过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通过加强民主法治,提升社会公平和正义。中国人民的各项自由和权利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洪磊以此得出结论说,“中国的人权状况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候。”他敦促国际社会能够“正确客观地看待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1227-china-human-rights-136253918.html

联合国谴责中国活动人士被判入狱

2011年 12月 26日   记者: 美国之音 | 华盛顿

贵州维权人士在人民广场,陈西为右二穿白衣者联合国最高人权官员谴责中国最近对支持民主的活动人士严厉判刑。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皮莱星期一在日内瓦发表声明,特别提到中国知名异议人士陈西星期一早些时候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另一位异议人士陈卫星期五被判处九年有期徒刑,两人的罪名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皮莱称这些判刑是在中国保护和促进人权方面的严重挫折,而且是政府日益升级的镇压人权捍卫者活动的证据。

 

图片来源: 维权网图片/廖双元提供  贵州维权人士在人民广场,陈西为右二穿白衣者

该声明还提到10天前知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判刑,他在五年缓刑期就要到期时被判处执行三年徒刑。

中国在贵州省贵阳市对陈西进行了简短审判。陈西是1989年天安门民主抗议活动的领导人,他宣称自己无罪,但表示不再上诉。

中国经常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来惩罚那些批评执政的共产党的异议人士。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china/20111226-CHINA-DISSIDENT-136237908.html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2-26

贵州异议人士陈西被控“煽动颠覆”星期一开庭,被判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民主人士发表声明。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在本月中旬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在被逮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于本周一早上8时30分在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维权网星期一的报道法院周围并没有实行交通管制,但当局安插了大量的便衣人员,发现有可疑人员靠近就会强制押送带离现场。

在星期一的庭审中,当局以陈西2005年开始在网络间发表的36篇文章证明他是具有煽动颠覆性,其辩护律师孙光权在针对当局的起诉书进行无罪辩护时多次被法官打断,陈西在最后陈诉时的发言也被法官多次打断,并将陈西准备的自辩陈诉内容收走,陈西与刘贤斌、陈卫一样将不考虑上诉。

在庭审结束后星期一晚上孙光权律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我们不仅提交了书面的辩护意见,判决结果也已经出来,他当庭表示将不上诉,这是他个人的意见,我也不方便说什么。”

记者:陈西有说他为什么不上诉吗?

孙光权:这个没有说,这是他个人的意愿,反正判决结果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也已经尽了全力了,作为辩护律师我已经尽全力的。

记者:孙律师你认为陈西是不是像陈卫一样因言获罪?

孙光权:这个我不发表意见,我只是做了无罪辩护,其他的我不发表意见,也都在我的辩护词里面,我也当庭发表了我的辩护意见,对于结果我们也只感到遗憾。


57岁的陈西今年11月29日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当局指他在之前发表过的数十篇文章中,内容情节具有煽动性,在八九年学潮期间成立“爱国民主联合会”被当局判刑入狱三年,出狱后因要求平反六四再度判刑入狱10年,2005年出狱之后继续从事民主事业。

本月10日世界人权日期间,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成员遭到集体失踪,与外界失去联系多日,而在世界人权日前夕,当局对“贵州人权研讨会”下达文件并将其定性为非法组织。该研讨会成立于2005年,至今已经开展活动近7年,期间多次会议邀请民众参与,在敏感时期研讨会多次受到当局所派人员的阻扰。

贵州另一位民主人士曾宁星期一向本台表示:“陈西这个人是相当不错的,他身上有的精神是很多其他人都不具备的,他身上有一种道德勇气,有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他本身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对待生活是非常的认真,非常的真诚,他过去曾经当过兵,在当兵期间还是优秀共产党员,之后他走上了追求民主的道路,而后又成为虔诚的基督教徒,因此我们可以发现陈西先生不管在生活当中是一个怎么样的角色,他都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人,和非常认真的一个人,他身上的道德勇气和这种献身精神,我想是很多人都不能比的。”

曾宁表示,由于他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因此无法前往法庭:“我这里楼下警察守着不能离开这个辖区,我也没有去中院旁听,从一个月前开始的,大概在11月28日开始,警察就守在楼下了,到现在快一个月了,哪也不能去。”

北京民主人士查建国星期一就陈卫、陈西相继被重判发表声明,他表示,“我抗议,但不悲伤,因为这是我们必然要付出的牺牲!在这风雨如晦的长夜,不断加强对民主人士镇压,这能阻止民主转型的历史步伐吗?”并说“我时刻准备着,打点行装再坐牢。为了我可爱的祖国自由的明天,我愿以自己老弱之躯乃至生命,把牢底坐穿!”

推特网民上官乱说:“陈西被判10年再次证明,在这个维稳体制下,从来没有任何地方和任何人是安全或暂时安全的,只是秋后算账的时间不同而已。”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y1-12262011085934.html

浙江家庭教会五十人遭驱散及抓打 圣诞节聚会被断电及抢走物品(图、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2-25

圣诞节前夕,浙江省东阳县约五十名家庭教会的信徒,集体敬拜,遭当地警察以“非法聚会”为由驱散,四名信徒一度被扣留在派出所,当晚获释,而信徒骆森年父子两人被打伤。其家人星期天告诉本台,圣诞节当天,由于公安抢走了他们宗教用品及断电,难以敬拜。


图片:浙江基督徒骆森年在平安夜遭公安殴打。(骆森年家人提供/记者乔龙)

               


下载视频文件


星期六平安夜,东阳县黄田畈镇洪塘村的数十位信徒聚会前,遭当地二十多名公安及宗教官员驱散。四名信徒被抓,两人遭到警方暴力对待。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星期天告诉本台:“他们有五、六十个人过圣诞节,家庭聚会,安排彩灯,公安局、村干部、镇里宗教部门和派出所的,把他们的东西抢走,昨天公安把一个骆弟兄(骆森年)和儿子两人打了,鼻子都打破流血了,强迫把他们四个人带到派出所,昨天晚上八点多才回家”。

据总部设在美国德州的宗教权益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消息,周六早上,一批公安人员在洪塘村教会外把守。当前来教会庆祝圣诞节的几十位信徒到达后,他们把信徒们赶走,并将信徒骆森年父子暴打出血。

骆森年的女儿骆木易周日告诉本台,父亲和哥哥被打的情况:“昨天我们一到那里(聚会点),他们(警察)就把我们的东西已经搬出来了,而把已经到了的老弟兄,老姐妹,全部赶出来,我爸爸就跟他们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随便乱动?’,他们就把我爸爸和我哥哥两个人按起来打,我爸爸嘴巴里全是血,现在我爸跟我哥胃都痛”。

记者:打人的,都是什么人?
回答:警察局的人,我们看到过他们是警察局的。
记者:来了多少人?
回答:有二、三十个人。

骆森年被打后,身体不适,无法接受本台采访,他的妻子对记者说,事发后,信徒们非常难过和失望:“现在弟兄们都非常的心里难过,我说‘你们不按法律办事,法律是公正的,你们没有公正做事’,另外他们打人了,打我的弟兄、打我的儿子、打我的丈夫,打倒在地上, 我的丈夫牙齿、嘴里面都是血,他的脖子到今天还在痛”。

她说,没有想到警察会在平安夜抢走他们的宗教物品,切断他们的电源,使他们无法在圣诞节聚会:“他们不来的时候,我们弟兄姊妹唱歌,非常的安静、非常的平稳,他们一来,闹得一塌糊涂,一个三岁小孩讲的,她说‘妈妈,今年的聚会那么累的啊’”。

记者: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回答:他们(公安)就说我们没有经过审批,说我们是非法(聚会)。我就和他讲,你们比我们懂法律,家庭教会也是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因为我们没有违法,做扰乱公民的事情。

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说,今年以来,各地家庭教会受到持续打压,北京守望教会自今年四月至今,被禁止公开敬拜,包括圣诞节当天还有信徒被抓:“尤其在北京,在过去的三十八个礼拜天,每个礼拜天都有信徒被抓,守望教会,我今天听说还有人被抓,很多信徒被监视,在家里失去了主日崇拜,这与中国的所谓法制社会背道而驰的”。

记者当天多次致电北京守望教会的信徒,但都无法接通。

他呼吁当局尊重相关法律:“希望中国政府能够不仅仅只是口头上,而且在行动上落实《宪法》三十六条所规定的关于中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法律规定的承诺,已经中国政府所签署的联合国及世界人权方面的文件和条约,真正落实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nyJRgYdaMTg

公安施放催泪弹及抓捕 圣诞节信徒难享平安(图/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2-26

2011年圣诞节当天,北京守望教会近四十名信徒因坚持到户外敬拜,被当地公安抓捕。在四川阆中,近两百名基督徒在广场聚会时,遭公安以催泪弹驱散,多人不适送医院治疗。



视频:星期天,四川阆中基督徒聚会时被公安驱散。(基督徒提供/记者乔龙)

继本台星期天报道圣诞节前夕的平安夜浙江省东阳县的一个家庭教会遭当地公安取缔,信徒被打伤之后,圣诞节当天,北京的守望教会也遭遇公安打压,信徒们被公安禁止出门,其中一些冲破阻力坚持户外敬拜的人士被抓。总部在美国德州的基督徒维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星期一告诉本台:“在圣诞日北京的守望教会第38个户外敬拜日。早上整个他们户外敬拜的地点全部被警车封锁,许许多多的警力都荷枪实弹的在那里等待。有一对夫妻出门就被国保押送上车,发生了肢体冲突。目前为止,我们知道的暂时有36位基督徒被抓到各个派出所,有一些现在还没有被放出来”。


于1993年成立的北京守望教会是中国最有影响的非官方教会之一,信徒超过一千人。该教会曾租房屋进行室内敬拜活动,但自今年4月,由于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约而无法继续聚会。他们于是购买一处物业,作为聚会场所,但遭到当局阻止。4月上旬起,他们每一个星期天,都会前往中关村一处公共平台,进行户外敬拜,但是每次均遭警方驱散。

傅希秋说,在圣诞节前夕,该教会已有部分信徒被当局软禁在多家旅馆,限制人身自由,他还披露当天在四川有公安以催泪弹驱散进行圣诞聚会的信徒:“其他的信徒是在礼拜六有的被押到某些旅馆里被软禁,防止他们去户外敬拜。与此同时也是在圣诞节,四川的阆中家庭教会去当地的一个广场举行圣诞的庆祝,遭到了大批警察干预并且也是发生了肢体冲突,对方打坏他们的一切并且拘捕了一些教会的兄弟姐妹。甚至一度我们听到的警方还使用了催泪瓦斯驱散人群,许多兄弟姐妹都出了眼泪,有的还被送往医院”。

四川阆中基督徒聚会时被公安驱散(视频截图)
四川阆中基督徒聚会时被公安驱散(视频截图)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对记者说,在四川阆中,有基督徒遭公安发射烟幕弹:“昨天圣诞节聚会,把他们抓了,聚会有百十多人,抓他们(信徒)三个,他们(公安)用烟雾弹(驱散)”。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12月25日上午,阆中的一些基督徒在鱼翅广场过圣诞节,遭到警方冲击。其中,三人被西城派出所抓走,一些圣诞用具被抢走。据说,警方一度使用催泪弹驱散信徒,有基督徒被送医院治疗。

当天参加聚会的信徒黎明告诉记者,公安抓走三位信徒,第二天仍未获释:“昨天上午八点钟,我们教会在阆中市滨江路举行圣诞节的活动,大概有一百多基督徒将近两百人。公安局来了之后,他把我们的乐器、音箱带走了,把我们的人抓了三位,到现在还没有放”。

记者:来了多少警察?
回答:总共有二、三十。他们放了烟雾弹,眼睛熏得看不着(东西)。

此外,浙江省东阳县约五十名家庭教会的信徒,集体敬拜,遭当地警察以“非法聚会”为由取缔,四名信徒一度被扣留在派出所,圣诞节当天,由于公安抢走了他们宗教用品及断电,破坏了他们的敬拜活动。

傅希秋对当局在圣诞节期间,使用暴力驱散及殴打基督徒提出谴责,他说:“不仅仅只是对公民的一个平安的圣诞节的干涉,而且是对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的剥夺,同时也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我们表示谴责这个事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12262011085418.html

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致辞圣诞新年(视频)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25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2011年圣诞节特别报道:北京、浙江、四川的教会遭受逼迫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25

Zhe-jiang-Luo Sennian-Christmas 2011今天是2011年圣诞节,举世欢庆。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北京守望教会大约有30多人因坚持户外敬拜,同往常一样,被抓捕关押在不同的派出所。目前,部分信徒已经获释。据目击者称,今天户外敬拜的地点广场被警方围得水泄不通,如临大敌。

北京时间12月25日上午,四川省阆中的一些基督徒在鱼翅广场过圣诞节,遭到警方冲击。其中,三人被西城派出所抓走,一些圣诞用具被抢走。据说,警方一度使用催泪弹驱散信徒,有基督徒被送医院治疗。

 

另外,浙江省东阳县黄田畈镇洪塘村教会,在12月24日被派出所抓捕审讯的信徒共计6名(先前据报是4名)。骆森年弟兄在全家三口人被抓之前,遭到野蛮殴打,嘴部流血。(参看图片)

 

对华援助协会对基督教会和弟兄姐妹因庆祝圣诞节而遭到迫害而深感震惊。作为"人民政府”,为何要如此恐惧圣诞节?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圣经·马太福音》5:10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更新:浙江省洪塘村教会圣诞节遭受逼迫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24日

最近,浙江省东阳县黄田畈镇洪塘村教会,因为坚持庆祝圣诞节而公安和政府人员的一系列逼迫:准备工作受冲击、崇拜聚会被搅乱、教会的设备被没收,家俱被破坏,几位信徒遭到暴打和拘留。

 

北京时间12月23日,该教会正在进行庆祝圣诞节的准备活动,突然遭到当地派出所和政府人员的冲击,被威胁警告不允许过圣诞节,其中骆森年弟兄被打耳光。

12月24日圣诞前夕早上大约10点,一批公安人员和宗教局官员,在洪塘村教会外边把守着。当前来教会庆祝圣诞节的信徒开始进行崇拜聚会的时候,他们突然闯入,大喊大叫宣称“这是非法聚会!”同时,他们开始毁坏家俱,搬走设备,驱赶会众。更为恶劣的是,他们殴打骆森年弟兄和他23岁的儿子骆凯楷,以至流血。之后,将骆森年和妻子陈为群以及儿子,连同另外一位姊妹赵宏娟,一同抓到派出所关押审讯,理由是“非法宗教聚会”。

 

关押期间,骆森年弟兄多次接到基督徒等关注者的电话。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傅希秋牧师,直接致电派出所进行沟通和交涉。之后,下午5点,派出所的态度趋向温和;傍晚7: 30 将他们释放。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耿和:今天应该是高智晟回家的第一天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24日

image编者按:对于基督徒来说,圣诞节不仅是节日,还具有极其重要的属灵意义—— 即在信仰中感谢上帝通过童女玛丽亚赐下耶稣基督作为人类的救主,让凡是信他的人,罪得赦免,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作为基督徒维权律师高智晟,因为捍卫基本的人权而遭受惨烈的迫害,长期失踪,已经5年没有与家人一起过圣诞节了。在高智晟的缓刑5年即将结束之际,正当善良的人们和高智晟家人认为高智晟马上就要重新出现,甚至可以回家,中国政府却突然高调宣布,因高多次违反缓刑规定,将他收监入狱,判刑三年。

这个可怕的消息给高智晟的妻子儿女们的打击是残酷的。对于这个流亡海外的脆弱家庭来说,又将迎来一个没有丈夫和父亲的圣诞节,同时在猜测着高智晟是否还活着。

下面是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士在圣诞节之际所写的只言片语,寄托着对丈夫的无尽思念和刻骨铭心的痛苦。

这封信还提醒我们,作为带领高智晟接受基督教信仰的著名基督徒宪政学家范亚峰,从去年(2010年)12月遭到抓捕和酷刑之后,至今被软禁在家,通讯被切断,情况不明。

然而,在魔鬼的势力暂时肆虐横行的中国社会,这些坚持上帝的公义和爱之原则的基督徒们所付出的惨重代价,正是圣诞节的意义所在了。

 


 

                                                  今天应该是高智晟回家的第一天 

 

                                                                     耿和


记得在2006年9月一天晚上, 二北京国保突然到我家质问:“你把格格藏哪去了?”我这才想起已经是过了孩子回家的时间。我惊讶地边哭边说:“是你们跟着我女儿去上学校的,我孩子要有个三长二短,我就不活了!”他们确定我不知情,稍后说:“我们知道格格在哪里,你想不想让她回家?”我说:“肯定想呀!在哪里?”他们说:“在范亚峰家,我们现在就走”。

我和天昱坐上他们的车,看到他们焦躁不安地玩弄着手机盖,打开关上,打开关上……车子走到安贞桥该右转时,他们又烦躁地说先打电话吧,又急速掉头回到我家门口附近的小超市里(有公用电话)。他们反复地对我说:“你是孩子监护人,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上别人家你放心吗?如果范亚峰不尽快把格格送回来,你就要报警说:‘是范亚峰绑架了孩子等等’”。

他们按完了对方的手机号码,把话筒交给我,拿起话筒听到对方的彩铃声是“回家”的萨克斯乐,我当时泪如雨下。多么熟悉、温馨的音乐!脑海里浮现 ,曾经我是听着“回家”萨克斯的音乐完成商场的购物、踏着这回家的音乐我们一家返回宾馆休息、伴着这回家的音乐一家人在外用餐……,此时,此情此景对我是天壤之别呀!

我的先生高智晟在哪里,,他何时能踏上回家的路?当时的情景我记忆忧新。现在,五年多了......回家之路对我们是如此的遥远。

耿和

12/22/2011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继续关注:浙江一教会坚持庆祝圣诞节,遭受升级逼迫最新情况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23日

 

image本协会昨天报道了浙江省东阳县黄田畈镇洪塘村教会,因准备庆祝圣诞节而遭到派出所和政府人员的冲击,被威胁警告不允许过圣诞节,其中骆森年弟兄被打耳光。

今天,北京时间12月24日圣诞前夕早上,一批公安人员在洪塘村教会外边把守着。当前来教会庆祝圣诞节的几十位信徒到达后,他们就把信徒们全部强行赶走,并将骆森年弟兄父子暴打出血。目前,骆森年夫妇及其儿子和教会的一位姊妹共计四人,被公安人员抓走。

对华援助协会对事态的进一步恶化感到震惊,强烈谴责当地公安和政府人员一再侵犯基督徒的基本信仰权利,以及对骆森年父子的暴力伤害,并敦促立即释放被关押的弟兄姐妹,依法追求执法犯法者的责任。image

12月24日更新:请读者和推友们行动起来,往抓捕骆森年弟兄和她太太儿子及另外姐妹的派出所打电话0579-86221333。骆弟兄家人联系号码15867949135。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四川及浙江家庭教会遭当地警察冲击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2-23

圣诞节前夕,四川大竹县和浙江东阳县两地的家庭教会分别遭到当地警察的冲击,家庭教会成员被拘留。

总部设在美国德州美德兰的基督教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星期五发布消息说,12月23日上午,四川省大竹县高穴镇派出所出动警力,冲击该镇正在准备圣诞节的家庭教会,抓走信徒,抢走教会的乐器。有5名信徒被抓到高穴镇派出所,其中3人是:高启云,李琼,郭绪英。

记者接通了已被释放的信徒郭绪英的电话,向她了解情况。

“现在都没必要讲了,我们都出来了。对那个事情我觉得对就是因为对法律的认识不够。他们自己思想观念的狭隘,就这样。没事情了。”

记者:“你们圣诞节本来是聚一聚的是吧? ”

郭绪英:“对的。现在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下命令都没多大的用,都是这样子的。我们现在在上班。”

与此同时,浙江省东阳县黄田畈镇洪塘村家庭教会成员骆森年对本台记者说,星期五上午他们在洪塘村进行迎圣诞节预备聚会,却遭到当地派出所、宗教局有关人员和村干部的围攻。

“他们来时是站在卓子的那边,我呢站在卓子的这一边。他们三个在那一边讲话。讲着讲着话就把桌子子往我这边掀,我正好站在那儿,这桌子没有掀过来因为我的身体挡住了。后来他就打我一巴掌——打我一耳光。感觉今天就这样过去了,然后他们说明天还要来。”


洪塘村家庭教会成员骆森年说,他们的家庭教会成员有些人年纪较大,行动不方便,去政府指定的聚会场所很困难。

“他们是来通知的说我们没有政府的批准要来哄。我们弟兄姐妹哄出来,我们都准备好了过圣诞节,他们就这样来搞。我们去年正在聚会的时候,他们来了把我们夫妻俩带到派出所。说我们不许在这个地方聚会。我们是信耶稣的。如果你叫我们不要去偷,不要去抢,我们肯定听你们的。但是你们今天叫我们不能聚会,不能传福音我们不会听你们的。”

骆森年说,警察还威胁说,他们的家庭教会圣诞节那天不许在村子里聚会,必须到政府指定的地点去,但是他们将坚持在村子里聚会庆祝。

“因为他们不运许我们聚会,让我们到大的政府提出来的地方聚会,但我们老弟兄,老姐妹我们不能去呀,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好几次他们来哄,明天我们要过圣诞节,他们知道了以后,今天就来了,有派出所,村官的人他们都来。不准我们聚会。”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对上述两地派出所和政府部门的违法行径表示强烈谴责,敦促地方官员依法尊重公民的信仰自由和庆祝圣诞节日的基本权利,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信徒,并向被打的信徒道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h-12232011160155.html

维权律师倪玉兰获荷兰政府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图)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2011-12-23

为了推动改善国际人权状况,由荷兰政府2008设立的“郁金香人权捍卫奖”2011年颁发给正在监狱中的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倪玉兰女士。有关倪玉兰女士的提名及获奖。

m1123-grp.jpg

图片:倪玉兰夫妇(网络资料)

“郁金香人权捍卫奖”是荷兰政府从二零零八年开始设立颁发的、具有广泛国际影响的一项奖项。由于世界上对人权的侵犯不断地发生,并且常常到非常可怕残酷的地步,为此荷兰政府决定把人权作为一项重要的外交政策,从二零零八年开始设立“郁金香国际人权捍卫奖”,由外交部颁发。
 
荷兰政府认为,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的改善不仅需要外部影响,真正的变化来自内部,当地人权维护者的努力。荷兰政府希望通过“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强调它对维护人权以及支持维护人权活动家的承诺。
 


记者获悉,2011年的“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将颁发给中国北京正在监狱中的维权律师倪玉兰女士,推动该奖提名的是英国的“全球基督徒联盟”和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为此,记者采访了不久前访问过欧洲的“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
 
傅希秋牧师对记者说,“我们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和英国的伙伴机构全球基督徒联盟,一道在今年五月份就开始为倪玉兰律师对中国的维权,尤其是法律维权,为弱势群体的维权做出的贡献和巨大的牺牲提名她作为二零一一年度荷兰的‘郁金香人权捍卫奖’获奖人。
 
五月份我们开始准备很多的文件,填写各种表格。同时我们也回答了评委会的专业人员提出的一系列的问题。因为这个奖项是面向全球性人权护卫者的,很多国家都在提名,所以竞争比较激烈。去年二〇一〇年的时候我们也曾经试图提名过。”
 
傅希秋牧师说,伴随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今年以来在中国民众的维权活动中出现了很多勇敢的维权律师,“倪玉兰律师是他们当中受到残酷迫害的一个代表。她过去已经被抓捕两次。在被抓捕期间受到酷刑折磨而残疾。出来之后,仍然没有放弃,他们两个人的房子被强拆,成为无家可归的北京人,并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等等莫须有的罪名今年第三次被抓捕。”
 
对于这个奖的评选,和为什么会选在十二月二十二号公布这个奖,傅希秋牧师说,“九月份我在访问英国和荷兰期间就收到荷兰政府的的电话和电邮,特别希望了解怎样通知家属的问题。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就和倪玉兰的家属和她的法律代表联系。十一月份郁金香独立的评选委员会通过投票决定把这个奖项授予倪玉兰律师。因为在十一月下旬的时候,有可能倪玉兰的案子面临开庭,因此荷兰政府就暂缓宣布,直到十二月二十二号荷兰外交部才正式公布。颁奖仪式应该是在明年年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r-12232011103117.html

中国政府限制庆祝圣诞

image记者: 美国之音 | 华盛顿  2011年 12月 22日

在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准备庆祝圣诞之际,一些中国基督教领袖却在抱怨本国政府企图制止未得官方许可的教会的圣诞庆祝活动。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
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

在青岛附近一个基督教会牧养三百名教徒的战牧师说,中国的宗教当局警告他不要举行圣诞聚会。他星期四告诉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当地政府下属的电力局切断了他家庭教会所在地的所有供电线路。

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说,自从战牧师脱离政府控制的三自爱国运动会并自行建立独立的家庭教会以来,中国当局就不断骚扰他。战牧师还担任中国家庭教会联盟秘书长。中国的家庭教会没有得到政府的批准。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当局阻止了浙江省新塘村的一次户外圣诞聚会。新塘村以制作圣诞节装饰品著名,创造了几十亿美元的收入。当地政府官员说,做礼拜的人引发了与新塘村户外圣诞聚会有关的扭打。新塘地区宗教事务部副主任曾建华说,政府规定不得在户外组织宗教庆祝活动。

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告诉美国之音,迄今为止已经有四十多人由于试图庆祝圣诞而被拘捕。他预计在节日来临前会发生更多类似事件,尤其在北京。付希秋说,北京一个有一千名教徒的家庭教会计划举办盛大的户外庆祝。

傅希秋敦促中国政府允许全国各地信徒能享有和平的圣诞庆祝。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1222-china-religion-136115268.html

欧盟外交主管呼吁释放高智晟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2-23

欧盟外交政策主管阿什顿周四呼吁立即释放中国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阿什顿办公室发表声明说,阿什顿对北京当局将高智晟执行三年监禁的判决深感关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高智晟,公开他的身体状况以及他所在的地点。

新华社上周五报道,高智晟在缓刑期间多次严重违反规定,所以法庭收回缓刑的决定,对他执行三年监禁的判决。高智晟在零六年十二月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目前已将到缓刑期满的时间。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Xinwen/eu-12232011000336.html

紧急关注: 四川和浙江两地冲击教会,禁止庆祝圣诞节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23日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北京时间今天2011年12月23日上午10:30,四川省大竹县高穴镇派出所出动警力,冲击该镇准备圣诞节的家庭教会,抓走信徒,抢走教会的乐器。有5名信徒被抓到高穴镇派出所,其中3人分别是:高启云,李琼,郭绪英。联系电话:86-18781837654 或13508241073 苏弟兄。

 

另据,浙江省东阳县黄田畈镇洪塘村教会,今天上午进行迎圣诞节预备聚会,却遭到派出所宗教局村干部的围攻。在这个过程中,有信徒遭到野蛮殴打,其中骆森年弟兄挨了一耳光。此外,他们还威胁教会明天不准过圣旦节。骆弟兄的联系电话:13967446752

 

对华援助协会强烈谴责上述两地派出所和政府部门的违法行径,敦促依法尊重公民的信仰自由和庆祝圣诞节日的基本权利,立即释放5名被关押信徒,并向被打的信徒道歉。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失踪的高智晟:中国异议人士重新入监,家人在流亡中续受煎熬

对华援助协会翻译

image华尔街日报 记者保罗·穆尼(PAUL MOONEY ) 北京报道  2011年12月22日

上周五,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宣布,因违反缓刑规定,人权律师高智晟将重新入监,完成三年刑期。此消息之所以令人震惊是因为过去20个月间,警方一直非法拘押高智晟,使他难以违反任何事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高智晟所经历的中国法制中,没有什么事情是讲得通的。2006年,他因为基督教家庭教会信徒及法轮功修炼者辩护,而被逮捕,并被控“颠覆国家政权”。在获得缓刑之后,他与家人持续受到监控及虐待。在缓刑期届满的前几天,当局决定将他重新收监。

消息已宣布数天,但高智晟的家人仍然不知道他的下落,不清楚他将被关在哪个监狱。不过,友人及家人都认为,待在监狱总比“被失踪”好。“被失踪”日益成为警方在大街上随意绑架异议人士的惯用手法。

于2009年几经磨难、逃至美国的高智晟的妻子、女儿和儿子,因不知高是死是活,而要继续承受苦痛。11月份,我在加州采访了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她请求我不要透露具体地点,担心中国当局会继续骚扰其家人。从她的痛苦经历可以看出,异议人士的家人要想逃避迫害,有很长的路要走。

耿和的故事始于2008年,当时,一位卖菜的在找她零钱时,往她手中塞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们会保护你,不要着急。”耿和相信,字条来自法轮功学员。


当她17岁的女儿格格被要求转学时,事情才真正变得紧急。当时,当局让格格转到一所新学校,就读高中一年级。这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讲,情绪上是个很大打击。意识到政府对高智晟的打压已影响到家人,耿和决定向那个菜贩子求助。逃亡从此启动。

不久,菜贩子通知耿和于某个晚上到北京西客站。耿和需要带上当时年仅6岁的儿子天宇,格格自己走。耿和没有机会告诉丈夫她要离开。“离开我们公寓时,我没有四处张望,”耿和回忆道,“我们走时,只带了随身衣物。”

在火车站,有人给了她一个手机和几张充值卡,以便她在沿途不同地方同海外联络。她被告知,充值卡用完后即扔掉。到达中国南方后,有人用摩托车在夜色中带她们越过边境。她说,当时她不知越境到了哪个国家,但可能是越南。一位卡车司机接上她们,然后快速将她们送到下一站。

在一个村子里,当地人看到她们长得太白,不像当地人,因此将她们拦下。后经朋友出面,他们才获准离开,但从此不得不分开走。耿和好几天没有天宇的消息,直到她们在一个安全的家中重新会面。2009年1月31日,离开北京21天之后,她们到达曼谷。数周后,美国给他们提供政治庇护。

耿和担心她的丈夫。她说,“我们出门时,我会担心他有没有足够的衣服穿。我们吃饭时,我会担心他是否有吃的。因没有高智晟的消息,我们高兴不起来。在他获得自由前,我无法心满意足。”

耿和的故事说明,当今中国的异议行动已成为家事。在当局打压异议人士时,受苦的不限于异议人士个人。耿和对格格表示愧疚。她说,“在中国,她每天上学都有警察跟着,给她造成巨大压力。我们真对不起她。她不应有这样的经历。”

这个曾因忧郁症住院的十几岁女孩对她的父亲十分挂念。她告诉她的母亲,她时常做一个梦,在梦中,她完全置身黑暗,无法逃脱。耿和说,格格现正忙于在美申请大学。每逢周末和节假日不太忙时,“她的情绪会不好”。

耿和说,天宇现在8岁,很想爸爸。据她讲,儿子曾仔细查看一地球仪,指着天安门和庄严的毛泽东画像的地方,对她说,“我在找我爸。”在送他第一天在美国上学之前,耿和对他说,要好好学习英文。可他答道,“我不能忘掉我的中文。这样,我才能和爸爸说话。”

尽管丈夫的行动已给家里带来麻烦,但耿和仍支持他。“他很真诚,是个好人,”她眼含泪花、微笑着说道,“我不怪他。他所做的都是为了他人,而不他自己。”

http://www.chinaaid.org/2011/12/missing-gao-zhisheng-chinese-dissident.html#more

对华援助协会祝贺倪玉兰律师荣获荷兰郁金香人权奖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22日

 

image荷兰外交部于今天2011年12月22日正式宣布,将2011年度郁金香人权捍卫者奖,授予身在狱中的北京基督徒维权律师倪玉兰女士。美国对华援助协会联合英国基督徒团结联盟,于今年(2011年)5月份开始提名准备工作,9月,倪律师获得提名,我们通过相关渠道通知了倪的家属。11月,该奖独立评选委员会投票,倪从众多提名者中胜出。明年初颁奖。

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一直通过不懈努力争取倪玉兰律师获奖,对此评论说:“我们希望倪律师的获奖,能够鼓励许许多多中国勇敢的人权捍卫者们,也能够促使倪玉兰的早日获释。我们向主耶稣基督祈祷,希望中国有一天不再需要提名金香人权捍卫者奖。”

对华援助协会高度赞赏荷兰政府对中国人权事业的支持,对饱受迫害却坚持捍卫人权的倪玉兰律师的鼓励。希望倪玉兰早日获得自由,与家人团聚。

参看荷兰外交部网站宣布的消息:http://www.minbuza.nl/en/news/2011/12/ni-yulan-awarded-human-rights-defenders-tulip.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快讯两则: 山东胶州继续逼迫教会;四川广元与教会达成和解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21日

 

image据悉,北京时间今天12月21日(2011年) 下午,山东省胶卅市宗教局将家庭教会联合会秘书长战刚牧师所牧养的300多人的家庭教会强行断电。宗教局的二位官员与供电局联合,将教会所有的电线全部剪断,为的是阻止教会庆祝圣诞节。

对华援助协会关注和谴责山东胶州当局任意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的非法行为,呼吁当局尊重并执行宪法的规定,依法保护基督徒庆祝圣诞节日、实践宗教信仰的自由。

另外,四川省广元当局面对“上西教会”持续的法律维权和强大的国际压力,日前在法院的协调下,双方于前天12月20日(2011年)达成和解。广元当局向遭受逼迫的上西教会囗头致歉,并允许这个家庭教会从此不受干扰地聚会。“上西教会”也同时撤销了对相关行政部门的法律诉讼。

对华援助协会对这一法律和解的程序和结果表示欢迎,并希望当局信守承诺,保护公民的宗教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也在此提醒众教会和基督徒,按照惯例,在圣诞节期间中国大陆境内的教会,将会遭受密集的逼迫和骚扰,因此需要彼此合一代祷,仰望上帝的保守。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维权网”就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严正声明

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维权网”密切注意到广东省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连日来遭到武警与公安封锁,出入道路被阻断,村中被断水、断电、断网、屏蔽手机通讯,村中居民生活陷入困境的严重事态;了解到村民为了查清民选代表薛锦波死因,将于近日冒死突围,抬棺前往陆丰市政府讨还薛先生遗体的计划;看到有媒体披露陆丰当地官员放出要对维权村民继续抓捕,甚至就地正法的狠话。对于乌坎村民为了维护自己的土地权益、选举权利及追查村代表死亡真相的知情权,而遭到封锁与面临进一步镇压的严峻现实,“维权网”对广东汕尾陆丰当局如此恶劣地对待村民的正当要求,肆意侵害公民权利的行径表示强烈谴责!

12月9日,乌坎村维权代表庄烈宏、薛锦波、曾昭亮、张建城、洪锐潮等5人被陆丰警方在沒有出示证件、沒有穿制服、沒有任何逮捕令情况下用胶带捆走。在三天后的11日下午,由村民民主选举产生的“乌坎村临时代表理事会”副理事长薛锦波,被官方宣布“心源性猝死”。家属在11日中午被陆丰市公安局索要薛锦波病历,傍晚被告知薛锦波已于当日上午10点到11点死亡,深夜在外有三、四排防暴警察把守,内有二十几个戴着有刺指环的社会青年环伺的殡仪馆中看了薛锦波遗体。家属发现薛锦波“眼睛闭着,胸部破损,到处都是淤青,手都肿了,手腕淤青,有伤,大拇指明显倒过来变形了,断了的样子,额头、下巴都破皮出血,鼻孔里也有血,脖子整一圈都是黑色的;脸和身上其他地方颜色都不一样,发青发紫,都是黑的,头上肿了一个大包;背部有很多被脚踢过、踩过的伤痕,靠近肺的地方,肿了一个大包;膝盖一直到脚腕,都是淤青、破皮、浮肿的”,并且遗体还发出了当天去世不可能有的气味。家属证实薛锦波生前没有什么可能导致“心源性猝死”的遗传病,也没有心脏病史。面对如此境况,家属与村民均无法相信官方做出的“没有发现外力致死迹象”的“心源性猝死”论断。


地方当局顾虑村民对薛锦波之死持异议可能引起的不稳定,11号凌晨4点多钟,出动上千武警进村。村民发现后发出警告,与警方对峙到天亮。期间,警方以催泪弹、射水炮攻击村民,天亮后警方封锁了出入村中的道路,对村中采取断水、断电、切断与外界联系。据后来设法前往探察的维权律师唐荆陵从乌坎出来,形容那里像地狱一样,没电没水没蔬菜吃,进乌坎村需有熟人带路,要走小道儿才能突破警方封锁。本网信息员12月15日与陆丰市区的朋友想进村,到路口被全副武装的武警拦下,发现约有近千村民在路口对面,他们有人静坐,有人拿着牌子和横幅。一些媒体记者和武警沟通希望能进村,一概被武警拒绝。该信息员与朋友随后被便衣抓上车带走,并遭到抢走照相器材和殴打。可见,乌坎村被阻断与外界联系的严酷现实。

导致乌坎村被当局如此封锁的原因是乌坎村民近年来开始为村中土地被卖与资金不知去向、村民选举权被剥夺等问题而上访维权。乌坎村现共有13000余人,村党支书薛昌在任41年,媒体披露薛昌治下的乌坎村可谓顺昌逆亡。无论是外地投资者还是本村村民,向村里申请土地兴建企业或修建新屋,都必须得到这位村支书的首肯。有村民回忆,薛昌曾说,村里的土地“我想给谁就给谁,想不给你就别想拿到”。 曾有一位自然村的村长在乌坎开会商讨分配土地时,对薛昌提出异议,结果遭到几十个打手的毒打,甚至到医院治疗还不放过。村中几十年被卖了6000多亩土地,可村民只得了两次“补偿”,共计550元,其中一次500元是“征路费”, 另50元,则完全不知是何名目。在过去的四十多年,乌坎村民没有见过“选票”的样子,每到选举时,村里就贴出一张红纸告示,通告大家,薛昌又成功连任村支书。在今年9月村民群起抗议维权后,陆丰市、东海镇分别举行人大代表选举,村民拒绝投票,薛昌就请人“做票”,并称自己以85%的得票率当选人大代表。

对于村党支部书记的专权,村中土地问题与选举问题,村民们多年来不断逐级向各级政府反映,但该村仍先后两次被授予“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并被评为“全国文明村镇建设先进单位”。今年7、8月间,有村民发现,知名房地产开发商碧桂园悄然进驻乌坎村,有工人在乌坎的土地上勘探、挖沟,而村民毫不知情,由此引发村民对村中多年积累下的一系列问题的追问,于是 9月21日上午,乌坎村两三千名村民冲击了村委会,第二天与前来镇压的警方发生冲突。在村支书与主要村干部逃得不见踪影情况下,9月24日,乌坎100多名各姓氏推举出来的代表,经过公开选举与监督,选出13位村民代表,组成了“乌坎村临时代表理事会”,有会长,有秘书长。10月中旬,乌坎村成立了“妇女代表联合会”,支持维权行动。“9.21”事件后,当地政府作出清查乌坎土地及财务问题的承诺,但两个月过去后,没有给村民一个应有的交代。11月21日上午,乌坎村4000多村民走上街头,高举“反对独裁,惩治腐败,反对官商勾结,还我耕田”等标语,有序游行到陆丰市政府前。村民明确表达:“将未经村民同意卖出的土地收回,复耕;公布1978年至今卖出的6000多亩土地所得收益的资金流向与账目明细;要求彻查选举中的黑暗、腐败与造假行为”三项诉求。

结果随后村民自主选举产生的“乌坎村临时代表理事会”与“妇女代表联合会”被当局指称为非法组织,维权代表薛锦波等被当局定性为“主要组织者,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妨害公务罪”,遭到抓捕。与薛锦波同日被拘押的维权代表,也有因伤被送到医院抢救的。由此可以想见这些维权代表遭到的酷刑情况。

陆丰乌坎村民多年来土地权被蚕食、选举权被剥夺、对村务的知情权被无视,村民为了保卫家园,被迫起来上访维权,选举村民自治组织,结果机构被宣布非法,维权代表遭到抓捕,并发生明显存在诸多疑点的薛锦波“猝死”事件,且当局至今拒不将遗体交还给家属。当局为了所谓维稳,进而将乌坎封锁,阻断村民与外界的联系,导致村民生活陷入艰难与恐惧之中。如此持续下去,随时可能爆发更大规模的警民流血冲突。广东陆丰当局如此行径,公然违反《世界人权宣言》“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 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 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 任何人不得迫使隶属于某一团体”,“ 人人有直接或通过自由选择的代表参与治理本国的权利。人人有平等机会参加本国公务的权利”,“ 每个人,作为社会的一员,有权享受社会保障,并有权享受他的个人尊严和人格的自由发展所必需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各种权利的实现”;违反《人权捍卫者宣言》“人人有权单独地和与他人一起在国家和国际各级促进、争取保护和实现人权和基本自由”,“ 为了促进和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人人有权单独地和与他人一起在国家一级和国际一级:(a) 和平聚会或集会;(b) 成立、加入和参加非政府组织、社团或团体”,“ 国家如有合理根据,认为在其管辖的任何领土内发生了侵犯人权和基本自由的行为,应立即、公正地进行调查,或确保这样的查究得以进行”; 违反《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中“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所有人民得为他们自己的目的自由处置他们的天然财富和资源。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剥夺一个人民自己的生存手段。”违反《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为了保障农村村民实行自治,由村民依法办理自己的事情,发展农村基层民主,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精神;严重侵害村民集体土地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与处置权,侵害村民对村务的知情权,参与权与监督权;同时背离汪洋建设“幸福广东”的口号与“维护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以保障权利促进相对的利益均衡,以利益的均衡求得社会的稳定”的精神。

“维权网”强烈要求:

一、中国政府应真正承担起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职责,依法组织有人权组织、医学专家、法学专家、村民代表、民间维权人士、全国人大代表等社会各界有公信力的联合调查团,公开调查薛锦波死亡事件,厘清事件真相,给死者家属、村民及社会一个令人信服的交待;

二、立刻释放抓捕的村民维权代表,解除对乌坎村的一切封锁,还村民以人身自由和通讯自由,并对给村民造成的侵害给予国家赔偿;

三、切实落实村民自治,保证村民的民主选举权,对村务的知情权、参与权与监督权,尊重村民选举产生的“乌坎村临时代表理事会”与“妇女代表联合会”,在民主的基础上改组村委会;

四、认真落实村民的三项诉求,将未经村民同意卖出的土地收回,复耕;公布1978年至今卖出的6000多亩土地所得收益的资金流向与账目明细;彻查选举中的黑暗、腐败与造假行为。追究侵害公民权利的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五、以乌坎村事件为契机,掀起有村民直接参与的全国性土地大清查。反省多年来经济改革的得失,立即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切实将一切权力置于公民社会和民主机制的监督下,以扼制日益泛滥的政治腐败,修复政民信任,重建民族希望。

维权网

2011年12月20日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9127.html

北京守望教会 12月18日户外敬拜通报

image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主内平安!这个主日是守望教会户外敬拜的第37个主日。离圣诞节越来越近了,在过去的一周,各派出所都加强了看管,不少弟兄姊妹依然自周六就被所属派出所看管在家中。我们的那位姊妹依然自周五就被带到附近的宾馆中看管起来。另外据我们统计,这个主日早上,至少还有35位弟兄姊妹在平台前或在去平台敬拜的路上被带走。除个别弟兄姊妹在路上被释放外,其余绝大多数弟兄姊妹被分别送往各自所在片区的15个派出所。另外,我们几位在海淀大街派出所外陪伴看望的5位弟兄姊妹也被暴躁的警察不由分说地关到派出所中。截止到19日夜里零点,已有40位弟兄姊妹被释放回家;最后一位关在海淀区四季青派出所的姊妹于19日上午10点多钟被释放。

在过去的这一周,Google公司按计划将原有的Buzz功能关闭,用Google+来代替,使得以往一段时间一直通过Buzz窗口来关注我们主日户外敬拜情况的弟兄姊妹遇到不便。关注主日户外敬拜的弟兄姊妹,需要通过Google+这个平台来了解我们的情况。在这个特别的时期,我们也祈求神帮助每一个想要了解教会的弟兄姊妹能够上到这个平台,或找到适当的途径来了解教会的情况,并且为教会祷告。

在这个圣诞的季节,我们也特别祈求神以他的圣灵来感动教会中的每一位弟兄姊妹,把赐平安与生命的福音传给身边的人。我们求神怜悯这个国家和这个城市,让更多陷在虚空、无望、黑暗之中的人,能够听到这平安的福音,被神的恩典抓住,得着真正的生命这无价礼物。

今天是我们呼吁全教会弟兄姊妹在神的面前为教会禁食祷告的一天。求神怜悯他的教会,差他的使者预备教会前面的道路,将他自己为教会一同敬拜所预备的的地方赐给我们。虽然神作万事都有定时,我们还是深愿他所定的日子能够在这周来到,“在我所定的日子,他们必属我,特特归我。我必怜恤他们,如同人怜恤、服侍自己的儿子。”(玛3:17)愿神垂听我们全教会在他面前同心献上的恳切祷告。

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和平安、天父上帝的慈爱和怜悯、圣灵保惠师的感动、更新与引导,常与每一位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以及各处挂念守望教会并为守望教会祷告的弟兄姊妹同在!阿们!
 


                       北京守望教会

                           2011年12月20日

《上帝是紅色的》獲《今日基督教》年度最佳書籍

2011年12月14日星期三

明鏡網編輯/中國作家廖亦武的最新著作《上帝是紅色的》12月12日獲《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雜誌評選為年度最佳書籍,雜誌編輯威爾森(John Wilson)評價道,此書是個“最美妙的驚喜”。

《今日基督教》為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基督教出版品,其網路版是美國在線(AOL)的10大內容來源之一。該雜誌的《書籍與文化》專欄每年評選年度最佳書籍,2011年的最佳書籍頭銜由《上帝是紅色的》獲得。

《書籍與文化》編輯威爾森評價道,此書不像任何一本在中國能讀到的基督教書籍,它激勵人心、逗趣、驚喜不斷,透著奇異的文學性、完全不炒作。“《上帝是紅色的》是我見過的中國教會報導中,最美妙的驚喜。廖亦武是自維吉爾(Vergil)以來最好的文學導遊。”

筆名老威的廖亦武,1958年生於四川鹽亭,1990年曾因朗誦、錄制抗議長詩《大屠殺》以及籌劃詩歌電影《安魂》,被中共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四年徒刑,1994年出獄後仍繼續從事人權、改革相關運動,陸續出版《沉淪的聖殿》、《漂泊─邊緣人訪談錄》、《中國底層訪談錄》、《證詞》、《上帝是紅色的》(中文版由明鏡出版社、子夜出版社共同出版)等多部著作,被稱為“中國最著名禁書作家”。

mingjingnews.com 明鏡新聞網 於 12/14/2011 06:25:00 下午


https://mail.google.com/mail/?shva=1#inbox/13456b94cc6980a5

当局称高智晟被收监服实刑三年:未告所踪成焦点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1,12,17)

*当局称高智晟被收监服实刑三年:未告所踪,美国政府呼吁立即释放高智晟*

新华社12月16日发出英文短讯称,高智晟律师违反缓刑规定,已被送回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刑罚。而高智晟在中国和海外的家人都表示,没有收到官方和法院的通知。人权人士认为,中国当局对高智晟的一再迫害,标志中国对人权的迫害已达法西斯化边缘。

2006年12月,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本月底,他的五年缓刑将到期。

新华社的报道说“高智晟多次严重违反缓刑期间的规定,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消缓刑,将他收监”。报道没有提到高智晟违反了什么规定,也没有提到过去几年高智晟一直处于失踪状态。美联社的报道说,新华社的这则简短消息,是高智晟此次失踪后,官方首次称他还活着。

美国政府呼吁立即释放再次被失踪已经18个月的维权律师高智晟。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德16日表示,美国对中国收监高智晟深感失望,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高智晟。

*高智义:必须见高智晟本人,我三、五天内就要去北京*

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高智晟律师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

主持人:“您有没有听到消息说高智晟律师被收监执行三年实刑?”
高智义:“今天晚上有人打电话告诉我,知道了。”
 


主持人:“您听到后怎么想?”
高智义:“唉!我能怎么想呢?我就是担心他们是不是存心不良,把人给暗害了。他们迟不判早不判,恰恰就在要期满了判他。他们没法向我们交待,没法向世人交待。我们必须见人。如果见不了人,这你说不下去,由你自己说。一年到二年,这个人失踪了,现在说他违反规定,人都不在他违反什麽了,根本说不通嘛。”
 
主持人:“您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见他本人,按照法律规定,判实刑家人每月有一次探监,您准备什麽时候去?怎么向有关方面联络探监时间?您对他被判了以后在什么地方服刑都知道吗?”
高智义:“我肯定不知道。他们把我们当成个臭虫,对我们家属没个交待根本不行。”
 
主持人:“您打算怎么办?”
高智义:“只有找政府,要见人。”
 
主持人:“您准备什么时候?”
高智义:“三、五天。不管到什么地方,我非找他们问清楚不行。”
 
主持人:“您打算怎么办?”
高智义:“只有找政府,要见人。”
 
主持人:“您的妹妹、高律师的姐姐听到这个消息了吗?”
高智义:“知道了。她唉声叹气,就说政府蛮不讲理。人失踪了,又判人,说违反规定,失踪了怎么违反规定?”
 
主持人:“您到哪儿去找?”
高智义:“北京判人,北京把人带走,北京使人失踪,我只有到北京找。”
 
主持人:“您对外界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高智义:“现在的政府就和一个不要脸的人一样,他根本不怕人说,你能咋的。”
 
*高智晟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

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后,有关他的情况,来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警方和其它方面的说法种种不同。直到2010年3月27日,外界一直得不到他的确切消息。

2010年3月28日,网上突然公布高智晟的电话号码,外界可以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十天后,外界再拨打这个号码,停机,直到现在。
 
*耿和:当局非法迫害高智晟——酷刑、被失踪、称收监,至今不知他在哪儿*

2011年12月16日,高智晟被执行三年实刑的消息传来,我采访了高智晟律师的太太,在美国的耿和女士。
 
她说已经得知这一消息:“我也是刚看到这个消息。新华网英文版发布的。就没说高智晟在哪儿。”
 
主持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您怎么想?”

耿和:“我听到后大哭一场。我把这个消息及时跟我几个朋友讲,朋友还说‘这是好事啊,至少还活着’。但是这三年的入监,我一样的非常的痛苦,我接受不了。因为在这五年当中,人一直在他们手里看管着呢,一直在他们手心里攥着呢,硬说他违反了规定。违反了什么规定?人一直在你们手里。然后又出这花招,又判他三年。我觉得这就是中共耍的流氓。

我想提出的问题是,高智晟本身就没有错。他以他律师的身份为当事人争取权利、为穷人提供免费帮助,这种公平正义人权的理念,在国外是认可推崇的,为什么唯独在中国做这种事会遭到打压迫害?

被中共非法判三年缓五年之后,这缓刑的五年中一直在他们手里被监控着,然后又说他违反了规定,再收监三年。就是这样任由中共采取手段,又胡说八道。在后来这三年我们家人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们苦苦寻觅,就是得不到当局给我们一个话,准确的他是在哪里。现在服实刑三年的消息,也没有给我们家人讲。我觉得要把真相公之于众,让更多的媒体和人们知道这件事情。”
 
主持人:“您从其它方面有没有得到高智晟律师的相关消息?”

耿和:“没有得到。从去年四月他短暂露面,可以看到他那张扭曲变形的脸,一看就是受了酷刑,烧伤烫伤的状态,他也披露了在这之前的酷刑。我非常担忧他的身体状况。现在又有一年零八个月过去,我更担心了。如果再收监,我想他的身体是凶多吉少。这一年零八个月失踪,我们以为他可能是死了。天天这么熬,朋友们得到什么(坏)消息,都不敢跟我讲,怕我们家人受不了。

我就想知道他在哪里,身体怎么样,家人能去看他。我认为对高智晟的迫害是非常严重的。我认为是中共一手制造,当局一直在欺骗。”
 
高智晟被收监执行三年实刑的消息传来,正是圣诞节临近的时候。耿和女士伤心地谈到她读小学的儿子现在思念父亲的心情。她哭诉说:“昨天他们学校还包圣诞节礼物,我说‘你想要什么礼物?’他说‘我不想要礼物,我想让爸爸参加今天的聚会,要不然打个电话也行。”
 
*傅希秋牧师:官方发消息前警方致电高智晟的姐姐问高是否去了她家,蹊跷*

美东时间12月16日下午,我采访了一直关注中国人权问题,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处境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
 
他说:“按照正常法律程序,他在缓刑期间,应该是在家里执行。在过去五年,众所周知,高律师是被官方绑架强迫失踪受酷刑。在过去,除2010年4月短暂露面一段时间,在过去三年,基本是在被非法失踪状态。所以,当局很明显是违反了中国自己的法律规定,而且违反基本法的人道主义底线。这样一位权律师等于从人间蒸发了,官方长时间不给任何说法,对家属用各种各样的说辞……甚至新华社这次发消息之前,山东公安还给高智晟在山东的姐姐打电话,问‘高智晟是不是去你家了’。这里边有很多问题,很多需要中国高层领导人向国际社会和高智晟的家属立即交待的问题。”
 
主持人:“对此消息,您和您所在机构做出什么反应?怎样评估?你们有什么计划?”
傅希秋:“我们对中国当局这种以法律作幌子,对维权律师高智晟:残酷的逼迫手段非常吃惊。同时表示最强烈的谴责。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迅速跟美国国会、欧洲议会,跟英国政府、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其它一些非政府组织,迅速取得联系。
到目前为止,我收到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给我的电邮,说国务院已就高智晟律师的最新事态采取了行动。美国国会的几个委员会会一起发表声明。

我也第一时间跟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和他的女儿取得了联系。耿和女士在电话里情绪激动非常伤心。她和孩子苦苦等了五年,认为缓刑期满总可以自由了吧,结果又传来着么令人心碎的坏消息。更令人揪心的是,即使官方透过这个喉舌,公布出这样一个消息,也没有交代出高智晟现在是死是活,到底犯了什么罪,在哪里,未来这三年监狱又被关在哪里。我也跟耿和女士说,只要高智晟律师一天不获得自由,我们就不会休息,我们将永远坚定地站在他和他的家属一边,为高智晟律师的自由继续奋斗。”
 
*傅希秋牧师:中国侵犯人权,迫害程度已达法西斯边缘*

主持人:“您觉得中国官方发布的这个消息在中国目前人权状况方面有什么标志性?以及您所了解到的近期中国人权状况的走向到底是怎么样?”

傅希秋:“我觉得这次对高律师的宣判,在整个2011年的中国人权和法制状况的大环境里也不是特别奇怪的。就是说可以在年底的时候,对高智晟另被判决收监这个事件,可以说中国整个的法制状况走到了谷底。再往下沉,那就是法西斯的可以随时把人枪毙、随时在街上让你走失。现在已经基本到达这一边缘。

对于高智晟这位维护法律尊严、两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维权律师,用这种方式对待他,当局很明显是在发出信号,是一种恫吓威胁性的信号,同时也显示出当局的心虚。当局对自己执政自信心、执政能力的几尽丧失德表现。

高智晟已经在肉体上被折磨的体无完肤,家人也被迫流亡,他在中国发出声音的渠道也都全部封锁了,过去几年又先后处于失踪状态,当局惧怕他什么东西呢?

惧怕他再次在北京街头上现身吗?很明显是当局心虚的表现。也显明中国现在的集权政府,可以说已经在权贵资本主义的走向上走到尽头。

我觉得,当局用这种方式对待一位勇敢的律师,国际社会不管在过去对待中国人权的处理方式上有多少不同意见,这应该是最后的试金石,看清这个非常邪恶政权对律师的处理方式。我相信,会有更多人维权意识大规模觉醒,我也预言2012年会成为中国最蓬勃发展的维权的一年。虽然当局动用这么多力量,用强制的方式对异议人士消音。对包括像陆丰地区乌坎村这样一些村民使用武力的方式,我想会有千千万万的乌坎村的村民出现。”
 
*傅希秋:美两党议员联合声明呼吁国际社会同声向北京政府表达“不可接受”*

在本节目第一次播出前即将截稿的时候,傅希秋牧师告诉本台一些最新情况:“刚刚我们收到的消息和文本显示美国国会 “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两个共同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和民主党众议员詹姆斯•麦高文在12月16日下午五点发表了一个紧急声明。题目是《“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 两位共同主席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

这两位跨党派的共同主席在他们得到列举出关于高智晟律师多年来为政治和宗教自由的努力所受的逼迫,现在又要付出三年的入狱代价的时候,两位共同主席特别呼吁:“我们敦促国际社会用一个声音坚定地告诉北京政府,对高律师继续不断的骚扰和非法囚禁,是绝不可以接受的。非常重要得是,奥巴马政府在这个时候必须坚定地向北京政府表达,他们对那些为了自由和人权和平努力而受到囚禁的人们提供坚决的支持。”

主持人:“您还有什麽要说的话吗?”
傅希秋:“既然是入监了,就要按照入监的程序了,有什么文件?在哪个地方服刑啊?”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高智晟被重新入狱 中共当局十分紧张

[日期:2011-12-18]     来源:参与  作者:大风

(参与2011年12月18日讯)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11月16日被中共当局重新投入监狱之后,中共当局十分紧张。11月17日、18日本来是周末,但中共当局却让国保们加班,找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谈话,要求不要介入或为高智晟说话。而在中共发布高智晟被重新投入监狱之前,就有维权人士刘荻被国保看起来了。

著名维权人士胡佳今天早上说:“今天上午国保打了18次电话给我,由于手机静音充电,所以近中午才接到。国保意思是:1、别组织关于高智晟律师的请愿、探望、抗议行动。2、会拦截我与高律师大哥高智义在京见面。我也明确表达,高律师的事情我会管到底。”

维权人士王仲夏昨天晚上也说:“(国)保哥又来电话了,不让谈王、艾、高,可以谈其他人。”对此王仲夏表示:“任何良知尚存的人,都不会对高智晟的问题保持沉默,国家太过分了。我跟高智晟也不是一点关系没有,国宝以我跟高智晟没关系为由禁止我谈论高律,在高智晟去年短暂露面的时间里,我跟他通过电话。这么些年来,我相信全国的维权人士和网友,没有一天不惦念他。”

在缓刑期快要结束的时候,甚至高智晟律师一直被失踪的状态下,重新将高智晟律师投入监狱也可见中共无视人权、不遵守其制定的法律、肆意玩弄法律于手掌之间。对此,胡佳表示:“自从被判缓刑,高律师与家人真正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大部分时间被失踪。意思表达受限或扭曲。他还提及所受到的酷刑。此状态甚至还不如监狱囚犯。中共这次等于判处了他8年刑。这个案件和光诚案、晓波案一样,是中共政法委犯罪的最明确力证之一。”

下面是维权人士对高智晟律师被重新入狱的留言:


@hz8964: 无语泪苍天!RT @ginlian: 这一套卑鄙手法前几年就用在了杜导斌身上。RT @lansexingkong: 今天18时15分39秒,中共喉舌新华社发布英文电讯称,著名维权律师因为违反缓刑规定,被重新投入监狱。

@xiaocao07高律师,请保重,熬过三年,要活着!RT @tianshanml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高律师,你一定要坚强地活着!RT @degewa RT @yangpigui高智晟被重新送回监狱服刑http://t.co/U8ghMisT

@WLYeung: 路透社刚与高智晟兄长联络上,高智义表示法院是项决定,有关当局并未通知他,他闻讯后表示十分失望 via @suilee

@hz8964: 无语泪苍天!RT @ginlian: 这一套卑鄙手法前几年就用在了杜导斌身上。RT @lansexingkong: 今天18时15分39秒,中共喉舌新华社发布英文电讯称,著名维权律师因为违反缓刑规定,被重新投入监狱。但没有透露具体关在哪个监狱。

@na_sheishei: 难道要等到解放那天再出来 RT @Bark_CheekMark: 前一段時間明明已經有各方消息說高智晟很快可以回家了,家人還盼望著聖誕節與他團聚,結果現在又來個三年監禁即時執行,我擔心這是不是當局的拖延政策,實際上人已經沒了。

@hu_jia: 我第一时间通知到高律师的大哥高智义和大姐高艳芳。他们均未收到法院或公安国保的消息。将入狱三年服实刑,这令人悲伤又愤慨。现在我们要确定他将在哪所监狱服刑。高律师户籍在新疆,他也许会在新疆服刑。@genghe1 @zengjinyan

@hu_jia 今天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等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对高律师判刑,何俊仁律师说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复杂,一方面对中共欲加之罪感到愤怒,一方面又觉得这个判刑让人知道高律师还活着。可是到底在哪里?我依然无法释疑,不会又以这种借口拖三年吧。

@duyanpili 高律师在哪里? RT @hu_jia: 今天上午国保打了18次电话给我,由于手机静音充电,所以近中午才接到。国保意思是:1、别组织关于高智晟律师的请愿、探望、抗议行动。2、会拦截我与高律师大哥高智义在京见面。我也明确表达,高律师的事情我会管到底。

@tufuwugan 应该提名高智晟,刘贤斌,陈卫三人共得诺奖,这样才会让黑帮脱裤子

@mozhixu: 回避了高智晟、郭飞雄、胡佳、刘晓波、郭泉、刘贤斌。。。等人,就不可能全面真实地理解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演变,就无从提供对于未来发展的洞见,就意味这所谓的公知都是膺品。

@evilsfiles 孙荻,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处长。自从2005下半年以来,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对高智晟律师实行了长期的一系列的迫害,手段包括恐吓、限制通讯、跟踪、 围堵、虐待、非法拘禁、强迫失踪。孙荻是直接责任人。

@tufuwugan: 高智晟再次被投入监狱事情告诉我们,妥协不代表黑帮会放过你,这帮畜生是以残酷起家。

@hu_jia: 被失踪比正式拘留更黑暗。高智晟一直在国保系统的监禁下,只是不在正式的监狱里。黑监狱往往比红监狱更惨,因为黑监狱更不受法律约束。

@wangzhongxia 高智晟是中华脊梁,向他致敬,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wangzhongxia 任何良知尚存的人,都不会对高智晟的问题保持沉默,国家太过分了。我跟高智晟也不是一点关系没有,国宝以我跟高智晟没关系为由禁止我谈论高律,在高智晟去年短暂露面的时间里,我跟他通过电话。这么些年来,我相信全国的维权人士和网友,没有一天不惦念他。

@wangzhongxia:说爱喂喂,高智晟,王大姐,这些人跟我有什么关系,有没有关系谁决定?国家撅腚,我决定?

@hu_jia 应该扣除那一百四十余天在北京市看守所的羁押期。RT @mozhixu: 刑期还应该扣除8月15日-12月22号这4个月吧? RT @hu_jia: 被失踪比正式拘留更黑暗。高智晟一直在国保系统的监禁下,只是不在正式的监狱里。黑监狱往往比红监狱更惨,因为黑监狱更不受法律约束。

@hu_jia:昨晚高律师的54岁的大姐高艳芳在得知弟弟高智晟被收监的消息,立即表示要去探监。我说可能会是在遥远的新疆某个监狱,她回答:“天涯海角我也要去,一定要见到他这个人!”中共关上了高律师的人身自由之门,可是他们关不上家属探视之门。高律师的经历会更多大白于天下。

@hu_jia:家人没有法院的消息。昨天我建议嫂子耿和为高律师请申诉律师,拿到12月16日撤销缓刑、收监执行的法院裁定书。然后前往新疆的监狱去会见高律师。申诉之外,还可为他对失踪状态提出检控。这是为未来的公正留下路径。

@hu_jia:自从被判缓刑,高律师与家人真正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大部分时间被失踪。意思表达受限或扭曲。他还提及所受到的酷刑。此状态甚至还不如监狱囚犯。中共这次等于判处了他8年刑。这个案件和光诚案、晓波案一样,是中共政法委犯罪的最明确力证之一。

@hu_jia:我也热切盼望过。幻想着明年1月1日缓刑“考验期”满,哪怕不是立即放人,但至少不久就能接到他电话。而撤销缓刑收监的可能性我认为只有20%,低估了中共的龌龊程度。快到期满才收监,这等于判了高律师八年。@mozhixu 俺竟然幻想老高缓刑期满回家,草,鄙视自己一下。

@hu_jia:我第一时间通知到高律师的大哥高智义和大姐高艳芳。他们均未收到法院或公安国保的消息。将入狱三年服实刑,这令人悲伤又愤慨。高智义大哥确认到弟弟还在人世,立即决定要前往探监。现在我们要确定他将在哪所监狱服刑。高律师户籍在新疆,他也许会在新疆服刑。

@wangzhongxia:任何良知尚存的人,都不会对高智晟的问题保持沉默,国家太过分了。我跟高智晟也不是一点关系没有,国宝以我跟高智晟没关系为由禁止我谈论高律,在高智晟去年短暂露面的时间里,我跟他通过电话。这么些年来,我相信全国的维权人士和网友,没有一天不惦念他

@wangzhongxia:保哥又来电话了,不让谈王、艾、高,可以谈其他人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http://canyu.org/n36868c6.aspx

中国官员取缔一室外圣诞晚会

对华援助协会翻译

美联社北京报道  2011年12月16日

北京(美联社)--中国警方和政府官员与东部一村庄的基督徒发生肢体冲突,破坏
用于圣诞公开庆祝活动的音响设备。该村庄以非官方家庭教会及装饰品生产闻
名。

溪田村基督徒星期五(12月16日)表示,官员们于星期二晚间拆除混音控制台,
掀翻电子琴,推搡并拳打信徒,造成五人受伤。一名当地官员称,是信徒们先
动手打人,导致一名副村长被送往医院。

据在场的一位基督徒王景丰(音译)讲,“我们当时有几百人。村干部也在场。他
们比这还要暴力得多。这好像是狗拿耗子。”

引发此次冲突的原因是,当地一家未注册教会想在村广场的一个舞台上举办圣
诞晚会。

溪田村教会在其发布的优酷录像中表示,此活动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许可。不
过,负责宗教事务的一名更高级别官员却表示,他们一天前已要求信徒们取消
这一活动,因为有关规定禁止室外敬拜,当地佛教徒也表示不满。

管辖溪田村的瑞安市的宗教局副处长曾建华(音译)说,“我们告诉他们,严格禁
止举办任何宗教性质的室外活动。政府宗教法规就是这么规定的。”

尽管表面看来事小,但在快速变化的中国,对此类事情的处理突现了宗教的模
糊状态。各种信仰蓬勃发展。奉行无神论的共产党政府担心宗教团体深入人心
并失去控制。


一些共产党员也卷入了宗教复兴运动,违反党纪,成为活跃的宗教信徒。星期
五,一名高级官员对此趋势提出告诫。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在党的《求
实》刊物上撰文称,“如果我们允许党员信教,这将势必造成党组织的分裂。”

瑞安为群山及岩石海岸线环绕。佛堂与基督教堂在生产衣服及其它消费品的私
有小型工厂间交错。许多此类基督教信众因起初在家中聚会,常被称为家庭教
会。尽管他们没有登记,但只要行事小心, 当地官员常常睁只眼闭只眼。

瑞安拥有多家玩具和圣诞饰物制造商。溪田村自称“圣诞村”,当地工厂今年圣
诞物品的总产值达5亿人民币(约7800万美元,原文有误)。为表庆祝,当地官员
决定在星期六(12月17日)举办圣诞文化艺术节。溪田村教会在声明表示,教会
欲借机于星期二自办圣诞晚会。

教会在网上发布的录像显示,人们正在布置舞台,红色背景上用中英文写着“平
安夜”,下方写的是“2011圣诞村圣诞晚会”。背景音乐是圣诞歌曲。身着制服的
警察此后切断电源,终止音响。同时,一群人冲上舞台,相互推搡。

宗教局官员曾建华说,教会成员很固执,拒绝应政府要求取消活动。当局只所
以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们担心,晚会可能会激怒当地佛教徒。

曾表示,“基督徒与佛教徒的关系长期以来一直紧张。村干部当中,有些是基督
徒,有些是佛教徒。一些村干部要打他们,被我们制止了。谁也没打谁。”

 

http://abcnews.go.com/International/wireStory/china-officials-shut-outdoor-christmas-party-15168323#.TuzA17JQvk8

中国重新监禁长期失踪的高律师

对华援助协会翻译

美联社记者斯科特·麦克唐纳 (SCOTT McDONALD) 北京报道

image北京(美联社)--在著名民权律师高智晟失踪超过一年半之后,中国政府星期五(12月16日)首次表明他还活着,将因违反缓刑规定被监禁三年。

官方新华社在简短报道中并未回答有关高的一些关键问题,如他的健康状况,当前及可能在当局手中失踪之后二十个月间的下落。

“他们回把他送入合适的监狱吗?之前他关在哪个监狱?他们把他藏哪儿了?”一直在寻找弟弟的高的哥哥高智义问道。

高的妻子在美国表示,因为杳无音信,她仍感不安。

“当我得知他们所说的之后,我能想到就是,‘哦,这就是说他还活着,’”耿和
在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哭着说。

高富有感召力,勇于面对挑战,是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他倡导宪政改革,参与有关知识产权、政治及宗教异议人士的知名案件的辩护。2006年,高因颠覆罪获刑三年,很快被假释。2009年,高被安全人员带走,首次被迫失踪,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美国对星期五的报道深表失望,称高的被迫失踪及所受待遇系严重违反人权。

女发言人维多利亚·努兰德在华盛顿向记者表示,“我们对高的健康、下落及
有关其家人无法与其联系的报道表示特别关注。我们再次敦促中国政府立即释
放高,并说明他的下落。”


新华社的报道提及高2006年的颠覆罪名,称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现他“多
次严重违反缓刑规定,导致法庭决定撤销缓刑。”

报道没有说明高违反了什么规定,仅表示他的五年缓刑期将于下星期四到
期。法律专家认为这一时机可能促使政府重新监禁高。报道称,“他将在监狱服
刑三年。”

市第一法院及上诉法院星期五无人接听电话。

在过去三年间(除二个月外),当局无视法律,使高与外界失去任何联系。

2010年4月,高在首次失踪14个月后露面,他对美联社表示,当局将他在中国北
方的拘留中心、农场及公 间转来转去,并反复殴打他、虐待他。

他说,他多次被蒙住头。看守他的人让他一动不动地坐了长达16小时,并威
胁杀死他,将他的尸体扔到河里。

高表示,2009年9月,警察对他说,“你必须忘了你是人。你是畜生。”

有一次,六名便衣警察用皮带绑住他,用一条湿毛巾缠住他的脸,长达一小
时,让他体验缓慢窒息的感觉。

香港人权研究员约书亚·罗森兹卫格表示,“在他似乎持续受到监视的情况
下,他们说他违反了假释规定。很难揣摩他们是什么意思。这有点不合常理。”

罗森兹卫格说,将高由拘留正式改为监禁,使得中国领导人在面对外国政府
及官员询问时,有了明确答复。美国及欧洲政府一再提及高智晟的案子。中国
官员即使作答,也是含糊不清。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上周末的一个公开声明
中就提到了高。

高的妻子及他们的两个孩子在高首次失踪前后,逃离中国,经陆路抵达东南
亚。他们现居美国。

现生活在加州的耿和表示,在她送女儿上学时,一位朋友打电话给她,她才
知道新华社的报道。“我们多次询问他们(中国当局),但他们从未告诉过我们任
何事情,”耿说。

她说,家里尚未收到警方或法庭关于高案的任何通知,他们还不知道他现在
在哪儿。

耿表示,当地警方星期四打电话给高在山东的大姐,查问高是否和她在一
起。这更加令人迷惑和不确定。

耿说,“我不放心。我仍然不知道他在哪里,情况怎么样。”

这一消息似乎令中国的活动人士感到震惊和愤怒。在四川省经营一人权观察
团体的黄琦强烈谴责利用司法制度迫害异议人士。他对高家表示慰问。

黄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高智晟以他的行动,在中国民主运动史上写下了光辉
的一页。”

大赦国际称,监禁高智晟是一种(对法律的)嘲弄。

该组织亚洲主任凯瑟琳·贝伯在声明中表示,“非人道待遇必须停止。高智晟
及其家人所受苦难已够多得了。他必须获释。”

德国人权专员马科斯·洛宁称,有关高的报道令人担忧。他将再次敦促中国对
高的案子加以解释。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将努力使高智晟能过上一种有尊严和自由的生活。”

一直为高获释而奔走的华盛顿人权团体“立即自由”执行主任马让·特纳表示,
对高的正式监禁是“法制外表下的赤祼祼的迫害”。

关注中国问题的德克萨斯州人权团体“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高的朋友傅希
秋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法庭的决定“完全无法接受,且很可笑。”

傅说,“北京政府高层应就这一新的、骇人听闻的拘禁,给国际社会和高家一
个清楚解释。”

他补充说,“沉默不是一个外交选择”,敦促美国及国际社会正告北京,高案
将阻挠其在国际上的利益。

尽管高或许是近年来受到残酷对待的、最知名的批评政府人士,当局也用同
样手法对待其他异议分子。

据位于华盛顿的劳改研究基金会称,公开批评政府的杜导斌于2004年也因颠
覆罪获刑三年。杜曾为该基金会的一个网站撰写文章。杜没有立即服刑,而是
获得释放,缓刑四年。2008年,杜显然因继续批评政府而被关进监狱。

高的家人及支持者一直为其获释而奔走,但结果甚微。他的哥哥智义不断在
打听消息。9月,当他向北京警方查问其弟下落时,一名警察告诉他,高智晟是
个“失踪的人,没有人知道他在哪儿。”

注:美联社记者阿莱克萨·奥力森、吉琳·王参与此报道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feedarticle/9999003

浙江瑞安教会圣诞活动遭官方冲击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2-16

本周二,浙江瑞安市林溪乡溪坦村家庭教会的圣诞节筹备活动遭当地宗教局和警方人员冲击,并有教会人士被打伤。溪坦村教会呼吁外界关注这一逼迫事件。

据美国宗教权益关注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星期四发布的新闻稿, 12月13日下午,浙江省瑞安市宗教局局长连同溪坦村村长带领穿制服警察约50余人,在没有出示身份证明或给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切断溪坦村教会的圣诞节筹备会场电源,并砸坏音箱器材和其他设备。公安人员还抢走了当场试图拍摄的信徒手机,并有多位教会成员被带走讯问。

位于浙江瑞安市的溪坦村,圣诞节用品制造业集中。当地250余家企业年产值达5亿元人民币,被称为“大山里的圣诞村”。本周早些时候,溪坦村教会在当地举办“首届圣诞文化节”期间,计划筹备一场圣诞庆祝晚会。这一活动经与文化节主办单位协商并缴纳相关费用后,获得“溪坦村委会”的同意。

一位现场目击事件的溪坦村教会成员王先生本周五向本台记者证实,有教会信徒在冲突中被打伤:

“有打人,那个村的副村长就上去,警察冲上去打他们。好像他们是有准备。宗教里的那个副局长来到现场把我们那些调音台,音响等那个东西不问青红皂白给翻了,电线板给揪乱,我说这个东西你不能动,他说‘我认识你,你弄什么啊,你不要这样子’。他就把我推出去。”

这位溪坦村教会信徒表示,他与另外几名教会成员被逐出会场后,由当地公安局一位保安科副科长押解到附近空场并被限制行动自由长达近2个小时,直到天黑才被释放。

本台记者于周五晚间相继致电瑞安市宗教局局长林昌勋和副局长曾建华,但是电话无人接听。而溪坦村村长王学涛则在得知是记者采访后立即挂断了电话。


美联社的报道说,瑞安市负责天主教和基督教事务的宗教局副局长曾建华曾表示,当天的强制行动之前,有关部门已经下发要求取消圣诞晚会的通知,但溪坦村教会没有按照规定执行。

溪坦村教会成员王先生告诉本台记者,他们在前一天下午收到相关通知,也曾就圣诞晚会一事向村委会反映意见,但始终没有得到否定的答复。王先生表示,正常宗教集会和庆祝活动一再受阻,目前教会成员的情绪都很悲观:

“他们自己打人,还说我们老实的人打他。现在教会成员都很悲观。好像中国的信仰也退一大步。聚会只能在我们自己的方圆里面,在村里面就是在我们圣地村里办一个多小时圣诞节的晚会都不让我们做。”

美国宗教权益关注组织“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表示,圣诞节前夕,地方政府公然在“圣诞村”打压正常宗教活动,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当前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程度的恶化:

“这个是很恶劣的。并且他们村在全国以圣诞村儿著名。所以是很有讽刺意义。当地无论是宗教局还是执法部门没有出示任何的法律文件,完全是无端的,违法性的对教会进行打砸抢。这个现象也表明当地营造的所谓圣诞村的形象完全是一个商业的形象,并不尊重宗教信仰的自由。并且用这种方式可以说是完全践踏打击信仰的自由。我们表示强烈的谴责。希望浙江省政府能够对这些打压宗教信徒自由,破坏财产的行为采取法律的手段。将他们绳之以法。”

目前发布到“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网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3gVisCIXPBM),记录了当天冲击事件的现场过程。溪坦村教会在视频中的声明指出,瑞安市宗教局局长、警察和政府人员这种侵犯基督徒信仰自由和破坏庆祝圣诞节活动的行为是有预谋的。他们希望外界为该教会和中国基督徒能真正享有信仰自由而祈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iao-12162011161609.html

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率先发声,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16日

 

image编者按:今天,在中国新华社公布将"被失踪"的高智晟收监并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的消息之后,举世震惊。对华援助协会立即展开猛烈的外交攻势,照会美国政府和国会以及欧盟等政府和机构领导人,并得到了多方迅速肯定的答复。

 

针对傅希秋牧师的敦促,美国会的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率先反映,由两位联合主席发布声明,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

 

下面是对华援助协会翻译的这份声明:
(参看英文版:http://www.chinaaid.org/2011/12/tom-lantos-human-rights-commission-co.html


 

立即发布新闻稿     

联合主席  弗兰克R. 沃尔夫   詹姆斯P. 麦高文

联系人:凯琳达 斯蒂芬森 (Kalinda Stephenson) (202-225-3599)

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两位联合主席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


华盛顿消息 -- 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弗兰克R. 沃尔夫 (维吉尼亚共和党议员)以及詹姆斯P. 麦高文(麻省民主党议员),在听到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重新被关监狱的报导后,今天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

高智晟是一位不屈不挠为政治以及宗教异议分子呐喊的人士。据中国新闻报导,他因“严重”违反缓刑期间条例而面临三年监禁。沃尔夫和麦高文责问,一位受到软禁、实际上失踪了一年半以上的人士,如何能违反有关条例。

沃尔夫和麦高文说:“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共同用一个声音来告诉北京当局,他们继续骚扰高智晟,不公正将他监禁的行为根本就不能让人接受。奥巴马当局必须要做的一件关键的事,就是要坚定地站出来,向那些因用和平方式追求自由和人权而受到监禁的人们表示支持。”

两党组成的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是在美国众议院里成立的。它的目的是向国会议员介绍人权方面问题以及在全世界范围内为维权人士呐喊。

 

(完)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北京当局将高智晟收监入狱——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华援助协会评论  2011年12月16日

在圣诞佳节即将到来之际,昨天,美国著名影星蝙蝠侠勇敢探望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被官方暴力阻止和驱逐(http://www.cnn.com/2011/12/15/world/asia/china-bale-activist/index.html);今天(2011-12-16),中国新华社发布的一条令人震惊的坏消息,在全世界的媒体中迅速传播:

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布,撤销2006年12月22日对高智晟的”三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5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的判决,因为高智晟多次违反缓刑条例,现将他收监入狱,服刑三年。(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china/2011-12/16/c_131311157.htm

 

根据维权网的报道,高智晟的哥哥获此消息后有些激动地说:政府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我也没什么文化,但基本的道理我懂。你政府说人走失找不到了,现在怎么又收监?这一方面说明人一直在他们手里,还有我担心的是人已经被他们害了,说收监只是为了拖延时间。高智义表示过几天会到北京,亲自了解弟弟高智晟的情况。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2059.html

长期支持并发起全球释放高智晟签名运动的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在获得这一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向流亡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妻子儿女们表示安慰和鼓励。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也已获得消息,在电话中哭泣不止。耿和说,高智晟在山东的姐姐说,昨天公安局打电话到家里询问高智晟是否来过。耿和还对傅希秋牧师表示:

“我们全家人已经等待了5年。这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他一直被政府秘密关押,怎么可能违反条例呢?公平何在?我想和丈夫团聚,我的孩子们想见到爸爸。请你帮忙,让美国政府和国会的领袖们帮助我们。”

 

傅希秋牧师已经迅速照会美国政府、国会、欧盟的有关领导人,敦请他们进行干预,已经得到肯定的回复。

傅希秋牧师表示:“高智晟一直受到北京当局的残酷迫害,他是一位英雄,激励着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如果奥巴马政府希望参与亚洲事务,就应该站出来,为这位因捍卫人权和宗教自由而入狱的高智晟律师,发出支持的声音。在如今的中美关系中,沉默绝不是高明的外交政策。我们敦促全世界的良心社会向北京发出清楚的信息:这是无法接受的,会损害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利益。“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声明:希望全民敦促中共善待高智晟

2011年12月16日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网站评论员: chunlva

生死未卜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总算能逃得活命了,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义工花尽精力关注的维权律师高智晟终于有了消息,原来是进监狱了,也就是说终于有部门认头高智晟的确中落在他们的手中了。

据新华社北京12月16日电:北京一家法院周五撤回2006年12月2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维权律师高智晟因触犯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的判决,而将高智晟重新送到监狱服刑,刑期是有期徒刑三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撤消对高智晟的原判决的理由是,高智晟严重违反了缓刑所规定的若干规则,导致法院决定撤销对高智晟缓刑的原判决。也就是说,高智晟将在某一监狱再服刑三年才能出狱。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曾获选“中国十大优秀律师”的称号,多年来一直替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多次遭政府的迫害,其手段包括跟踪、 围堵、殴打、非法拘禁、强迫失踪,当局还试图制造交通意外加害他。高智晟在关押期间遭到了严酷和非人道的刑讯逼供。在高智晟受拘禁期间,高智晟遭受到生殖器插牙签等酷刑的折磨。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高度关注高智晟的安危和存亡,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广大义工不愿意继续听从网上的传言和当局的谎言,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广大义工希望当局凭着良知和良心善待高智晟先生,尊重其人的生命,绝对不能再让高智晟先生活在恐慌之中!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广大义工希望,当局能遵守诺言,不能再让中国大地上的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神秘失踪,对任何的一个失踪公民,当局必须要有一个交待,人是死是活在什么地方都要有所交待,不能再用黑社会的手法,对人民实行白色恐怖了。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重申,对服刑中的高智晟的生命安全,政府当局要负起其全部的责任。趟若再折腾高智晟,当局就是千秋的罪人!如继续加害高智晟,将极大动摇国人对国内法制前途和人权保护的信心。从长远来说,整个执政当局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和打击。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广大义工认为:尽管现在中国社会非常之黑暗,当官的无法无天。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面对的也是最困难的时刻,但我们还是要努力去抗争。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人权都是应该拥抱的价值,是普世价值。如果国人的人权不受到保障,这个国家就不是一个文明进步的国家。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承诺:正因为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是中国维权运动的先驱,高智晟所做的一切是维权运动的典范。所以,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全体义工绝对不会弃高智晟不顾,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全体义工将与高智晟共同进退,为建设一个共有、共治、共享、仁爱正义、廉洁均富的中国社会而奋斗!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2011-12-16

特别关注:高智晟被重新关进监狱,亲属称毫不知情

2011年12月16日 星期五

(维权网信息员郑毅报道)维权律师高智晟在失踪一年零八个月后,官方突然宣布将其重新收监,此消息在民间引起轩然大波。

12月16日下午,新华社英文稿中称,因高智晟多次严重违反有关缓刑的规定,北京一家法院在周五撤回前律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缓刑判决,并将他投入监狱。但高智晟律师将会被关押在哪所监狱并没有说明。

本网获悉这一消息,立即致电高智晟的亲属。

本网信息员:请问您是高智晟律师的哥哥吗?高智晟律师被重新收监的消息您知道吗?

高智义:刚有人来电话问才知道,政府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没任何办法。

信息员:您最后一次见到高律师是什么时间?

高:去年的清明节他回老家,被北京来的人(有四辆车)带走后,就再也没消息。一开始我给北京官方打电话还接,后来说他自己走失了,再后来电话也不接了。我刚才也给北京打电话,但他们不接电话。

高智义有些激动地说:政府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我也没什么文化,但基本的道理我懂。你政府说人走失找不到了,现在怎么又收监?这一方面说明人一直在他们手里,还有我担心的是人已经被他们害了,说收监只是为了拖延时间。高智义表示过几天会到北京,亲自了解弟弟高智晟的情况。

维权律师高智晟于2006年12月22日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随后多次与外界长时间失去联系,所有亲友无从知悉他的任何情况。


自去年4月高智晟与外界再次失去联系后,各界一直高度关注。然而,一会传出消息说他在旅游,一会又传出消息称人已走失。本月21日高智晟律师缓刑期满,在缓刑期满前夕,官方突然发文称将其重新收监。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2059.html

2011年12月13日浙江瑞安市溪坦村政府人员冲击教会(视频)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16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圣诞节临近,浙江瑞安的教会遭到逼迫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15日

 

image2011年12月13日下午,浙江省瑞安市林溪乡溪坦村的教会,遭到宗教局和公安局至少50人的冲击和洗劫。

 

当时,教会的弟兄姊妹正在为喜庆圣诞节做预备工作。下午4点左右,瑞安市宗教局局长带领一群警察,以及溪坦村村长来到圣诞节会场。他们没有亮明身份、也没有说任何理由,先冲到电闸前关掉了会场的电源。接着,他们不由分说就砸坏了会场的音乐器材及会场的其它设施物品,转眼之间会场一片狼藉。当教会的弟兄姊妹和他们理论时,他们不仅不说理由,反而对弟兄大打出手。有弟兄用手机要拍下他们打人及砸东西的场面时,他们强行把弟兄的手机抢走,还把几位弟兄带到派出所讯问。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弟兄们看到交通警察正在封锁溪坦村的道路,不让车辆进出,数小时后才把弟兄们放出来,但没有给弟兄任何说法。

该教会认为,瑞安市宗教局局长和警察及政府人员这种侵犯基督徒的信仰自由和破坏庆祝圣诞节活动的行为是有预谋的,并请全世界弟兄姊妹为这个教会祷告。同时,也为全中国的基督徒祷告,能够平安快乐的欢度圣诞佳节。也愿中国的基督徒真正的享受信仰自由,同时也求上帝使瑞安市宗教局局长、警察和政府人员能向上帝悔改。

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对这一逼迫事件发出谴责说,浙江当局逼迫即将庆祝圣诞节的教会,再次说明了中国每况愈下的宗教自由状况。我们呼吁中国政府依法追究这些地方官员践踏公民基本权利的恶劣行径,并立即归还所有没收的财物。

浙江瑞安市湖岭镇镇长陈彪: 13806858101     

浙江瑞安市宗教局局长林昌勋: 13806807968    0577-65835208   
负责天主教、基督教的宗教局副局长曾建华 : 0577-65830302
溪坦村村长王学涛:13506566738    

 

资料图片注:瑞安市湖岭镇溪坦村以生产圣诞节工艺品闻名,有“圣诞村”之称。全村有240多家家庭工艺品加工厂和工艺品生产企业,今年圣诞工艺品出口额已达4亿元,国内销售额1亿元。http://www.tlnews.com.cn/xwpd/zjxw/content/2011-12/15/content_3028561.htm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美国会议员致信中国圣经事工展的美方顾问委员会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2月14日

 

image编者按:自中国大陆圣经事工展于9月至11月在美国举行巡回展之后,美方的合作单位尤其是所谓的“谘询委员会”的竭力配合中方的统战秀,引起了众教会和信徒的高度不满和几位国会议员的忧虑。

参看下列美方顾问名单(来自中国圣经事工展官网):

http://www.chinabibleexhibition.com/about-cbme.html

 

下面是三位资深国会议员向这个委员会的致信。信中阐明了这次圣经展的政治背景和掩盖教会遭到逼迫的宣传,其中特别提到家庭教会,并建议这些顾问们与对华援助协会及其负责人傅希秋牧师联系,了解基督教在中国遭受的逼迫。

 

点击下列链接阅读或下载这封信的PDF文件:

 

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_YUgSyiG6aIZTM5YjRmMDktZTA0OS00YjQwLTliNzItYjFlODAzMzQyOWY1

 

----------------------------------------------

 

致:中国基督教会圣经事工展谘询委员会

尊敬的圣经事工展谘询委员会成员:

我们现致函与您分享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登记基督教会赞助的中国圣经事工展的有关忧虑。我们已经收到中国家庭教会信徒对此展览深表担忧的报告。考虑到上述忧虑的严重性,我们特与您分享家庭教会领袖们所提出的问题,希望您能核实中国登记基督教会有关主张的真实性。


授权监督中国人权状况及法制建设的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在其2011年度报告中特别指出,中国官方认可的宗教正受到政府的操纵。报告称,无论未登记团体还是登记团体,如违背政府为宗教所设定的限制,就可能面临骚忧、 扣押和监禁。报告还指出,中国政府和共产党正“促使政府控制的教会,清除基督教信仰中不符合党的目标和意识形态的因素”。正如国务院2010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所指出的那样,这些行动让家庭教会领袖得出的结论就是,由于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暨中国基督教协会禁止任何宗派,他们将不得不放弃其神学理念。

基于上述忧虑,中国政府已着手改善其国际形象,这一点并不令人意外。然而,中国圣经事工展关于圣经可以得到、异端漫延、家庭教会圣经教导不完备、中国基督徒数目不准确的主张,深受家庭教会领袖们的质疑。其中一位教会领袖在回应中表示,自由仍然受到政府的限制。他说,“我希望有一天这样的圣经展也可以在中国的每一个城市举办。”

附件系一些匿名的家教教会信徒发来的信件,一并与您分享。该信件没有署名,是由于家庭教会领袖因公开批评政府会面临危险。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中国基本人权的总体状况。这些中国基督徒描述了家庭教会的困苦及官方教会对其宗教信仰的限制。鉴此,我们鼓励您同经常访问美国的家庭教会领袖会面,希望美国人民能听到关于他们遭受迫害的全部故事。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及创办人、本人亦曾遭受监禁的前家庭教会领袖傅希秋先生经常协调此类会面,期待着有机会与您一道工作。他也可以安排您参访中国的家庭教会。他的电话是267-205-5210,电子邮箱是bobfu@chinaaid.org

我们了解,接触通常能为福音传播开启大门,因此值得谋求。但同时我们也认为您或许有兴趣,想知道傅希秋从不同家庭教会信徒那里得到的大量反馈。他们均(对圣经事工展)持严重保留态度。如您想同这些教会领袖会面,以更好地了解中国宗教自由的现状,我们希望您联系傅先生,以得到更多信息。有什么事需我们协助,请同我们联系。

您真诚的,

(签名)  国会议员约瑟夫•裴次(Joseph R. Pitts)     

国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R. Wolf)   

国会议员海斯•舒勒 (Heath Shuler)

2011年12月09日


附:致海外主内弟兄姊妹

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在美国举办圣经展的目的,是欺骗人们享有宗教自由的西方国家,表明在中国这一无神论的国家,人民享有信仰自由。中国不同省份的家庭教会都遭受迫害,信徒受到压制和监禁,一些家庭教会被废止。圣经只在教会有售,新华书店不允许销售圣经。基督徒在公开场合不可以传播福音。那些传播福音者会被公安及宗教局官员逮捕、殴打、驱赶,他们的家会被抄。公安在家庭教会中发现的海外机构和个人捐献的圣经会被没收、撕毁,他们认为这些圣经系非法物品,因未经政府认可的三自系统出版。这就是中国信仰自由的现状。我们希望国际社会为中国真正的信仰自由祷告。我们恳求那些支持在美国举办圣经展及进行宣传的组织者能在中国的每一个城市举办此类展览,允许圣经在三自教会以外的所有书店销售,允许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少先队员、士兵及犯人阅读圣经。

2011年11月4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