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维权民主人士、基督徒王国齐脑出血住院,呼吁各界人士救援

2011年10月26日下午,北京著名维权民主人士王国齐突然脑出血,摔倒在地。被送入北医三院、海淀医院急救。

王国齐先生,1962年出生于北京,小学与四五英雄小平头刘迪先生同在北京市实验小学就读;

1976年4月5日,小小年纪的王国齐就去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抄诗,却与数万首都市民一起被带着钢盔的工人纠察队手舞木棍围堵在广场上。挨了一棍的国齐爬过封锁的汽车墙,与同学一起逃回家,却依然被检举揭发,审查再三才因年龄小而过关。从此之后,对暴政的厌恶与反抗,就种在了这年轻的生命中;

1989年全民民主运动中,在北京语言学院工作的王国齐理所当然积极参加了整个过程,带着纠察队亲自去第一线堵截劝说戒严部队。事后秋后算账,国齐被抓进秦城监狱关押近一年。

1990年出狱后,国齐没有屈服。很快与很多坚持抗争的老师同学联系起来,做了大量被开除学生的安置工作,帮助了许多难友家属,并与陈卫等同道一起轮流看护身患癌症住院的原高自联宣传部长温杰,主持召开了1989年后第一个大型同道聚会:温杰遗体告别仪式,在那红色恐怖的时代依然有近两百名同道参加了这一聚会。


1992年2月29日,因与赵昕、陈卫等十多位朋友组织“六四一千天祭日”纪念活动,早就被国保警察怀恨在心的王国齐遭遇现场毒打,刘迪、赵昕前往救援,也被二十多警察一起残酷毒打近半小时,三位都留下严重内外伤和脑震荡等。

1990年至1992年5月期间,王国齐因与胡石根、康玉春、刘京生、王天成、安宁、陈青林、陈卫等等数十位同道一起组织中国自由民主党、中华进步同盟、中国自由工会(筹),并进行了大量的地下宣传组织工作,被当局抓捕并判处十一年有期徒刑,国齐二进秦城监狱,后先后转至北京二监和一监,服满十一年徒刑出狱时,老父已经去世。王国齐被监狱的难友们公许为“铁骨汉子”之一。

2003年出监狱后,国齐因生活极为艰难。为维持生计,不得不倒电影票、摆地摊、开小卖铺,什么都干。期间,先后两次短时间因生计原因被城管警察抓获,幸多方营救出狱。

2003年出狱至今,正值民主运动向公民权利运动转化,王国齐先生期间也参与了大量的维权民主工作,默默无闻地继续为中国的宪政民主事业贡献力量。

2009年,王国齐的可敬的老母亲因年迈多病,生活已不能自理。却不料祸不单行,2010年5月,国齐的大哥王国强(20多年来一直担负着照顾家庭的重任,并帮助过许许多多困难的民运朋友)第二次脑出血。这次却是非常严重的脑干底部出血,医生们都不敢做手术,国强大哥不能说话不会动,一直瘫痪在病床至今。王国齐又得照顾母亲生活,又得抽空去帮助嫂子照顾大哥,又得忙中想法挣点小钱糊口,生活陷入重重高压和困苦中。

王国齐目前正在海淀医院神经内科急诊室救治。经北医三院CT检查确定为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呼吁各界热心人士出手救援。刚才得到王国齐建行账号6227000010680162965。(以上为胡石根文)

鉴于以上情况,特呼吁海内外同人义士相助。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秦永敏

                                                                2011-10-30

《中国法律与宗教文摘》电子月刊——2011年9月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0月29日

本期目录
一、从国际人权公约看我国的宗教立法    1
二、如何面对教产问题    7
三、中国法的乏宗教性——与希伯来法相比较    10
四、从“法律与信仰”角度探讨中国的法制建设    18
五、论宗教宽容的政治化和法律化    22
六、洛桑事件后守望教会与政府关系走向    35
七、从“神道设教”看”政教分离”    47
八、对中国宗教政策的一般性解读    53
九、中国宗教政策及其执行状况    58
十、当代中国政教关系探讨──兼论对基督教发展影响    71
十一、结社自由、团体参与、与民主    108
十二、台湾地区天主教发展趋势之研究    122
十三、  宪政与国家的正当性根源:西方宪政思想的宗教传统——读卡尔•J•弗里德里希《超验正义——宪政的宗教之维》    136
十四、伊斯兰与自由的公民权——试析塔里格•拉玛丹的西方穆斯林观    142
十五、宗教社会学研究的新视角:宗教组织研究    149
十六、基督教对韩国民主化的影响    155
十七、新加坡宗教和谐的原因探析    162
十八、从《圣经》看古代以色列王国的“宪政”特色    166

点击下列链接阅读或下载:

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_YUgSyiG6aINjlhMWUwYzYtYzQ1Zi00ZDMwLWI0OGEtMzM3NDQ1ZTY0Yzkz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三自”来美圣经展与家庭教会受逼迫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0-28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1,10,22)

*中国官方“三自”正在美国作巡回圣经展,傅希秋牧师指“是政教合一欺骗宣传之旅”*

中国官方“三自”教会机构主办的“圣经事工展”从今年9月到11月先后在美国马里兰州、芝加哥、达拉斯和北夏洛特巡回进行。

一直关注中国信仰自由状况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就这一活动发表看法说:“这个圣经展览本质很明显,是由中国政府导演组织、中国官方控制的基督教全国‘两会’(‘基督教三自教会’和‘天主教爱国会’),来美国向全世界进行欺骗的宣传之旅。性质非常清楚。同时也表达了中国现行某种程度上是‘政教合一’的一种现状。

这种官方御用的所谓‘教会团体’,完全是党的一个统战工具。你看中国国务院宗教局局长王作安先生亲自带队,其他所谓‘三自教会’的领袖,还有其他的都是政府整个宣传工具的一部分。”

*傅希秋牧师:对美国部分福音派教会领袖充当中国当局欺骗工具表示不安和不满*

傅希秋牧师还表示:“我们同时感到对部分的美国福音派领袖、教会领袖,以及像达拉斯神学院这样的神学院充当了中国政府欺骗世界舆论、欺骗国际基督教会界的工具深感不安和不满。我们也按照对基督徒的教导,事先透过写信方式,给葛培理国际布道团、达拉斯神学院、国际福音派联盟,都写了私人信件,敦促他们能改弦易张,改变错误的做法。因为是中国政府出资在美国这里办这个圣经展览,完全是一种不合宜的举动,也是欺骗宣传举动。”


*傅希秋牧师:中国官方巡展人士在芝加哥说“中国有完全的自由,我们享受宗教自由”*

傅希秋牧师认为:“同时能看出欺骗宣传背后一些深层次的东西,为什么中国信仰不自由状况没得到基本的改善,在官方控制的教会里,没有任何传播信仰、传福音的自由。官方御用的一些宗教领导人,尤其是最近这两天他们在芝加哥展览,有几个人的话被新华社引用,特别提到‘中国有完全的自由,我们享受宗教的自由’。可能是这些中国御用的宗教领袖享受他们自己被控制的自由,有自己的官职,处级牧师、科级牧师的区别,但是如果走到他们任何教堂之外从事传道的活动,有这样的自由吗?”

*傅希秋牧师:如果中国政府真有诚意,应该在中国所有大中城市举行圣经展*

傅希秋牧师提出以下看法:“政府用外汇花这么大代价支持在美国这四个大城市举行圣经展览,中国很多信徒也跟我们特别透过写信、电话表达‘为什么这个圣经展览没有在中国一个城市里举办?中国这么多城市,可以花很小的成本’。

如果中国政府真有诚意,要传播圣经中的爱呀,光呀这些概念、这些观念,应该在全国所有大中城市举行圣经展。而现在圣经确实在中国任何新华书店和公开书店里,都是被禁止售卖的。”

*傅希秋牧师:中国大陆近年因印刷传播圣经而获罪的案例*

傅希秋牧师谈到中国大陆近年因为印刷和传播圣经而获罪的案例。他说:“因为圣经被抓捕、被关押、被判刑,我想起来的至少有四例。几年前在安徽有一位王牧师,印刷小量的圣经在信徒中散发,被劳动教养至少一年或者两年。李柏光律师去作的‘行政复议’代理律师。

还有新疆乌鲁木齐的周恒牧师,只是因为接收了从天津寄过去的两吨圣经,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别人货运寄给他,结果也被非法关押好几个月,当时已进入刑事司法程序,在国际社会努力下获释。

2004年蔡卓华案,也是因为印刷圣经,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之后,2007年北京一家庭教会牧师石维翰也是被控印刷大量圣经和基督教书籍,免费发放,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到今年2月份才获得释放。他的弟弟在被抓捕审讯期间,遭到毒打,肾被打坏,不得不换肾。他的另外一个会友姓田的姐妹也被抓,2008年有短暂的七十天左右保释,因为怀孕。她被判两年半有期徒刑,当局在她孩子满一岁的时候,又将他带回河北女子劳教所。现在还在狱中服刑。”

主持人:“都是同一个案子吗?”
傅希秋:“同一个案子,都是因为印刷圣经。”

*洪予健牧师:这个所谓圣经展完全是作假,把宣传方向放在美国,令人啼笑皆非*

长期在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牧会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化学博士洪予健牧师就中国官方“三自”教会机构在美国进行中文圣经展览一事接受我的采访。

洪予健认为:“这个所谓圣经展完全是作假。作假的事对教会来讲,从圣经看耶稣基督对作假的事是深恶痛绝的。任何的虚假,上帝都不喜悦。所以这次圣经展,给人的感觉就是政府为了促进基督教信仰方面不仅保护自由,简直就是赞助、更加提倡这个信仰啦,政府都热心帮助来做了,这就是其中最主要的宣传目的,而且把宣传的方向放在美国。这件事在我们人看来是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洪予健牧师:禁止公开出售圣经的国家花巨资到海外作圣经展,真要展应先在国内展览*

洪予健牧师说:“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圣经在公开场合是被禁止出售的。世界上圣经被禁止出售的国家大概除了少数穆斯林或共产国家里……如北韩,我几乎都不敢相信任何国家政府可以疯狂到这个地步。竟然这个政府还出巨资,出大量的外汇,到海外去进行圣经的巡回展,好像它又变成世界上最最提倡圣经的政府了,因为这都是政府的举动。

这完完全全是作假。如果你真的是这么热心,政府这么愿意赞助圣经的话,很简单,在国内只要撤销一个禁令就是了。让新华书店和任何一个公开的书店可以出售圣经,而不是把圣经只放在他们官方控制的‘三自’教会系统里内部出售。如果说真的要展览,先在国内展览。”

*傅希秋:官方办北美圣经展同时,中国家庭教会的艰难处境*

傅希秋牧师谈到,当中国官方“三自”教会机构在北美进行圣经展的同时,中国一些家庭教会的艰难处境。

北京“守望教会”无聚会场地,被迫户外聚会已六个月——

地处北京中关村的“守望教会”,因为全款购买的聚会场地和另租的场地,都不被允许进入,守望教会每个礼拜天不得不在户外聚会已经六个月了。

傅希秋牧师说:“他们每个礼拜都有信徒被拘押、被非法关押四十八小时至七十二小时。有许多信徒甚至被单位迫使离职,被开除,非北京籍的被遣返回家。甚至还有更严重的事情发生,我们这里也不能讲。所有他们教会的负责人从第一次户外崇拜之后,都被24小时软禁,无行动自由。

这是不是能够体现出在中国现在所‘享受的中国公民的宗教自由’呢?就像在圣经展览官方御用牧师所宣传的那样?”

维族基督徒阿里木江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

傅希秋牧师又谈到其它一些案例。他说:“阿里木江仅仅因为是个维吾尔族的基督徒,竟然被判十五年的徒刑。他唯一的所谓‘犯罪证据’、认为他是‘泄露国家机密’也无非是向他的好朋友、一个美国基督徒谈到了他们被当地的‘民宗局’正在调查他们所谓非法传教的事,就这谈话竟然被秘密录音,除了秘密审判之后的一个‘罪证’,就被判处高达十五年的有期徒刑。阿里木江现在还在狱中服刑。

带领学生查经团契的家庭教会基督徒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前不久内蒙古也是有个家庭教会,仅仅是因为在大学区里边带领一个圣经的学生团契,负责查经的一个当地家庭教会基督徒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在《拘留通知书》上竟然说他是‘冒用宗教名义,非法活动’。

江苏施恩浩牧师被以“非法传教”劳教两年,威逼强迫家属取消委托律师协议——

前不久江苏省宿迁市家庭教会的牧师施恩浩又被以‘非法传教’名义劳动教养两年。当地的国安部门甚至对他的妻子、孩子,对他家人甚至孙子都严密监控和威胁,不让他们对媒体讲话。不让他们采取法律的维护自己权利的行动,甚至威逼强迫施恩浩牧师从监狱里写出一个专门说自己不愿意聘请律师的一个纸条。取消家属与律师委托的协议。

这些当然都不仅仅是违反践踏一个公民基本的宗教自由的人权,同时也是严重违反中国自己本身的法律程序,更不符合中国所签署的世界公认的国际人权以及相关的条约所规定的内容。”

*张明选牧师:圣经展是作样子,中国家庭教会这么多信徒被抓被打,难道是自由?*
接下来我采访了现在在中国河南省的“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请他谈谈对“三自”教会机构在北美一些城市进行圣经巡回展览的看法。

他说:“‘三自’教会,可以说它是一种宗教形式,但对基督的认识根本不够。谈到家庭教会在中国的自由,这根本是达不到的。中国这些年家庭教会一直受排斥受逼迫,这么多教会信徒被抓、被打,这难道是一种自由?现在他们用这种方法服务现实政府的一种政治。在西方社会不明白的情况下,是作一种样子罢了。”

*张明选牧师:“三自”的作用是挑唆离间,对家庭教会的逼迫在全国正不同程度进行*

主持人:“关于‘三自’教会在守望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您有话要讲吗?”

张明选:“从中国教会有史受到多种逼迫当中,‘三自’一直站在这种角度上,一个是挑唆,一个是离间,要么他们是借助政府的势力,对教会打击,这是他们多少年惯用的手法。”

主持人:“近来您所知道的还有没有家庭教会受逼迫的事情发生?”

张明选:“例如四川广源教会,是家庭教会,宗教局的、公安的多次迫害他们,最后把他们的教会取缔。信徒们明白法律,上诉,25日要出庭,法院接受了这个案子。还有听说在四川、在西藏,从温州去的十多个宣教士,在那里被抓。总的说,中国这么大,还有不同程度的逼迫。”

*张明选牧师:不准我去北京,我回家乡河南后仍迫使我搬家*

主持人:“您现在的处境怎样?”

张明选:“我现在回到了河南,不准我在北京。前天我到北京去看望弟兄姊妹,公安局就威逼当地的同工不准接待我,如果我去了不说(报告),就要取缔教会。我回到河南家乡,他们明里暗里还在迫使我搬家,我可能最近就要搬家。”

*洪予健牧师:北京“守望教会”牧者会众守住信仰权利底线,我对此评价很高*

谈到“守望教会”目前的处境和会众作出的反应,洪予健牧师说:“‘守望教会’在中国家庭教会里发挥的作用、起的影响无可估量。‘守望教会’能够直到现在抗争半年,能和政府用和平理性的办法、坚持守住自己信仰权利底线的方法,争取主日敬拜不受阻扰,这样来争取抗争,这么多人在此期间不断被抓,有不少人工作被辞退,住房被收回,被赶出北京……这种情况下还能坚持抗争到今天,不但是牧者,而且‘长老治理委员会’的五位全部被软禁至今,弟兄姊妹和一些同工坚持到现在,尤其是在各方海外媒体和各方注意力渐渐转移的时候,还是这样不屈不挠地抗争下来,这在中国教会史上是很惊人的,我对此评价很高。”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mind-589b-10282011145118.html

关注被羁押维权者丁矛兼谈中国人权现状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0-28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1,10,22)

内容提要:

*关注被羁押的丁矛和其他失去自由的维权人士*

被羁押的维权人士丁矛的妻子冯霞10月17日在RFA总部接受视频采访后,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接受采访,就丁矛案和目前海内外关注的陈光诚、高智晟、王荔蕻、陈卫等案,以及中国人权状况全面下滑发表谈话。

*丁矛因追求民主三度失去自由累计已近十年*

维权人士丁矛先生今年年初在推特上转发有关“茉莉花行动”的推文,2月19日在四川绵阳被警方带走后,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羁押至今。丁矛的妻子冯霞来美国,呼吁关注救援她的丈夫。冯霞在RFA总部接受视频采访,谈到现年44岁的丁矛先生1989年以来,因追求民主三度失去自由累计近十年的经历。

*傅希秋:丁矛案核心是言论表达自由问题,同时被非法传讯的两百、两千人*

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认为:“丁矛案核心还是言论自由、表达自由的问题,政府严重缺乏执政自信心,惧怕民众维权运动。也显示出中国人权法制状况全面下滑。不仅仅丁矛,还有王荔蕻、四川的陈卫……在北京有不少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加在一起超过两百多人被非法传讯关押甚至被戴黑头套、酷刑,有的长达两个多月。像滕彪、江天勇,还有与丁矛同一天被捕的唐吉田律师……如果再加上全国各地被国保约谈警告的超过两千多人,当局罔顾法律,想透过这种威胁消灭民间维权的声音。”



*傅希秋牧师:关注高智晟、陈光诚,任意剥夺公民权利已成常态*

傅希秋牧师还谈到目前备受海内外人士关注的其它一些人权案。他说:“其他像去年四月以来一直被持续失踪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至今没有音信;像去年9月获释出狱后仍然在家里受到非法监禁、软禁毒打的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和他的太太袁伟静,一家人到现在还未获得根本状况的改善,而且有恶化迹象。据国内人士说,中国公安部成立了一个关于陈光诚案的特别的小组,不仅针对陈光诚,对所有关心陈光诚的人,都要采取更猛烈的镇压措施。所显示出的更复杂化的镇压特点是,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任意的剥夺变成常态。”

*傅希秋:允许陈光诚的女儿上学改善一小步,也令人有新的担忧*

主持人:“近期有些网友陆续去沂南县东师古村,希望能看望陈光诚,但都遭到殴打受阻,没能见到陈光诚。近日传来消息,陈光诚的女儿克斯原来被困在家不能去上学,现在已经可以在那些看守他们的人护送之下,去上小学。您怎么看这样一个新情况?”

傅希秋:“允许陈光诚的孩子去上小学,当然算是改善的积极的、非常小的一小步。陈光诚事件根本不是一个孩子上学的事件,关键是剥夺陈光诚夫妇人身行动自由、通信自由、旅行自由……当然孩子的教育是其中一部分……还有生命健康就医的权利。地方政府在上面的授意之下,对他们进行非法囚禁、毒打酷刑,这些做法都是有明确罪名的。

其实,让他们的女儿去上学,而爸爸妈妈仍然在大监狱里边,并且没有任何行动自由,这离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还是遥远得多。自己家的孩子上学,都不能由父母去送,还是在严密的监控之下。使我想起高智晟律师在初期受迫害的时候,他的孩子耿格,当时也是处于类似状况,国保专车接送,谩骂恐吓甚至在学校、公众面前公开羞辱毒打她。

所以,虽然陈光诚的女儿可以去上学是积极的一小步,我心中更加忧虑。国保控制孩子去上学,这是不是又是一种变相的、威胁性的,甚至是攫取孩子作人质的措施?在没有征得父母同意的情况下,由一些威胁、毒打过她父母的人带着孩子去上学,我想陈光诚和袁伟静作为父母怎么想?孩子心里的阴影、对孩子的心有什么摧残?父母心里有什么压力?很难以我们常人所想象评估。当然,无论如何,孩子至少还能步出家门一步,能去学校了,我们还要看看下一步当局还有什么样的措施。”

*傅希秋:美国方面表示持续关注中国人权的决心* 

傅希秋牧师也谈到美国方面目前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他说:“刚刚过去的这几天我在华盛顿,去拜访了美国国务院的一些高级领导人,他们非常坚定地表达了对高智晟律师被持续失踪的最严重的关切,包括对中国整个维权和法制状况下滑的忧虑,也对中国现在宗教自由状况恶化非常忧虑。

几位奥巴马政府高级官员特别表示,他们会把像丁矛及其他这样因言获罪的案例持续性向中国政府高层提出。我们很明显感觉到:第一,大家都有共识,整个人权法制宗教自由状况确实恶化了。第二,不管是美国国会还是政府的相关负责人,都表示对这种严重恶化有特别的决心要持续性关注,并希望在两国外交高层能不断提出,敦促现在的中国政府改善这种状况,释放这些现在被非法羁押、失踪的维权人士。”

            
附:被羁押维权者丁矛之妻冯霞在美国RFA总部受访(视频)
   
     http://www.rfa.org/mandarin/duomeiti/tebiejiemu/dinmao-10182011123700.html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mind-589a-10282011144052.html

“维权网”声明:践行宪法保障人权承诺,立即还陈光诚以自由

2011年10月27日 星期四  维权网 (CHRD)

10月27日,又有一批各地维权人士前往山东临沂探望被囚禁家中一年之久的盲人人权捍卫者陈光诚。结果早上从北京赶去的维权人士刘沙沙在临沂火车站被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强行带走;正在赶往临沂路上的江西新余维权人士刘萍收到古山民短信,说自己在医院查出23日被东师古村看守打断一条肋骨,目前正在医院治疗。26日已经赶到临沂几天的媒体记者李建军与几名网友,在向临沂市与沂南县政府有部门陈情,得到口头许可后,再次前往东师古村,却在双堠镇派出所被警察殴打。然而,这一切只是2006年以来,众多前往临沂探望陈光诚及其家人而遭遇侵害的一个缩影。“维权网”严正谴责临沂当局这种公然践踏宪法,野蛮侵犯人权,制造社会恐怖,挑战社会正义,伤害公民良心的行为,并强烈呼吁中国政府责成临沂地方政府回到法治轨道,践行宪法保障人权的承诺,立即还陈光诚和他家人以自由,停止阻扰和打压一切前往临沂探望陈光诚的各界人士。


陈光诚,1971年11月12日出生于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1994年至1998年,就读于青岛盲校。1998年至2001年,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多年来,陈光诚依靠自学法律知识,来帮助村民、残疾人士维护权益,被媒体称为“赤脚律师”。1996年,陈光诚针对临沂当局向残疾人征税,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中残疾人可减免税收的有关规定,与当地政府交涉无果,遂于当年寒假,到北京上访,最终迫使临沂当局表态要停止向残疾人士征税。1997年,东师古村开始实行两田制,加重了村民的负担,陈光诚通过《半月谈》了解到上级政府不允许搞“两田制”,1998年夏,他到北京上访,最后终于中止了村里的两田制。2000年到2001年,陈光诚在中国法学会发起并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2002年,他试图在北京成立残疾人的民间维权组织,未果。2003年9月,陈光诚在北京乘坐地铁,检票员以其没有当地的盲人免费乘车证为由,要求其购买车票。陈光诚根据《残疾人保障法》第44条“残疾人可以免费乘坐地铁”的有关规定,将北京市地铁运营公司告上法庭,并获得胜诉。通过此案,终于使外地盲人也可在北京免费乘坐地铁。2003年后,陈光诚关注临沂地方政府在计划生育工作上存在的强行对育龄妇女进行绝育手术、对生二胎的孕妇强行堕胎、引产,甚至随意抓捕亲属、逼迫家人交纳巨额罚金,导致一些人家破人亡等等违法侵权的情况,并通过媒体对此公开揭露批判,因此招致临沂当局忌恨。2005年9月6日,陈光诚在北京与时代周刊记者讨论临沂的计生状况时,被山东警员在不出示任何证件、公文的情况下,强行抓回山东。之后陈光诚被软禁在家,与外界的通讯也被限制,并且受到多次殴打,一些同情支持他的村民也曾遭殴打。数名律师先后介入此案,并前往临沂进行调查取证,但受到很大阻力,甚至遭暴力袭击。而后由海外媒体曝光后,受到广泛关注。 迫于舆论的压力,中国国家人口计生委官员就临沂计生事件发表了谈话,并称要着手调查此事,但此案随后并未出现转折,陈光诚继续被软禁。

2006年3月11日,陈光诚被临沂警方从家中带走后与外界失去联系;6月11日,陈光诚家人收到其被刑事拘留的通知书;8月18日,山东临沂沂南法院开庭审理,陈光诚被指控犯有故意破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8月24日,沂南县人民法院判处陈光诚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10月30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县法院的判决结果,要求发还重审;12月1日,沂南县法院宣布对陈光诚维持原判。2007年1月12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维持对陈光诚的一审判决。陈光诚在服刑期间遭到殴打、伙食差及生病不给医治导致长期便血等虐待。他的太太袁伟静与孩子遭到软禁,被禁止与外界联系,每天被一批男人爬在房前的墙头盯着,受尽屈辱与恐惧。一度袁伟静逃到北京,但很快又被临沂警方抓回。

2008年1月24日,德国电视一台制片人陈露及其采访小组一行四人前往东师古村,希望对袁伟静进行采访,但进村后旋即遭遇拦截、恐吓威胁,袁伟静被看守强行拖回家中。2009年3月8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带着一个学生前往东师古村,试图带点生活用品给袁伟静,但遭殴打驱赶,无功而返。

2010年9月9日,陈光诚出狱,被警车送回家,此后即被软禁在家。当地政府在东师古村各路口派驻了近百名看守,派出40-50名工作人员到东师古村及邻村一家一户做思想工作,说陈光诚是汉奸、卖国贼,属于"敌我矛盾",威胁、警告邻居不得给其提供帮助。个别维权人士冒着危险将陈光诚情况透露出来,结果招致抓捕,有的甚至被关押达半年之久,这使有正义心支持陈光诚的村民被迫外逃避难。陈光诚家被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手机屏蔽器、强光灯,他和妻子被禁止外出,禁止与外人来往,其生活用品只能由陈光诚的母亲带入,陈光诚的营养只能靠袁伟静养鸡下的蛋。陈光诚出狱后身体一直有病,便血没有停止,临沂当局不让他就医治疗,并且还多次发生看守人员冲入家中殴打陈光诚与袁伟静事件。陈光诚的女儿今年已经6岁,到了上学年龄,但临沂当局居然一度不让她上学,后在维权人士抗议与家属据理力争下,才于今年9月中旬得以每日在看守的接送下到邻村上学。

临沂当局对陈光诚的野蛮侵权行径,激起了国际国内一批正义人士的极大愤慨,一批批各界人士先后从各地前往临沂探望陈光诚,欲意冲破临沂当局这种以家为牢对陈光诚的囚禁。然而,这些前去看望的人士(其中包括女性和外籍记者)无一例外地受到当地看守的拦截、殴打、凌辱、抢劫、绑架、丢到荒郊野外、强制遣返等等暴力对待。

2011年以来,接连发生如下种种暴力侵权事件:

1月10日,女网友珍珠只身驾车前往东师古村试图看望陈光诚,遭暴力袭击,车窗玻璃被打碎。

2月13日,法国《世界报》驻华记者Brice Pedroletti同法国《新观察家报》记者Ursula Gauthier以及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Stéphane Lagarde一同驱车前往东师古村采访,在靠近陈光诚家时,他们遭六名男子推搡,录音机、记者证被抢走,汽车被搜查,录音机存储被删除,还有“一个中国男子手里拿了一块砖头威吓他们”。在记者开车驱车离开后,还有一辆无牌照车辆跟随了一段路程。

2月14日,美国《纽约时报》驻华记者杰安迪和他的一名同事驾车去采访陈光诚,他们还没有进入东师古村就被拦下。据被拦记者陈述“几个便衣拦住我们的车不让我们进村。他们用暴力打开我们的车门,抢走我们的手机、录像机、照相机以及我们的证件。最后扣下了我们的照相机储存卡还弄坏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网友高兴波在视频中得知“陈光诚很喜欢吃羊肉,但是出狱后一直没有吃到”后,同一天他带羊肉进入东师古村,被发现后遭扣押殴打,最后被扔在距离村子20多公里处的荒郊野外。

2月16日,美国CNN记者前往东师古村,也遭遇推搡,有人甚至向他们扔石块,他们被迫撤离。

9月19日北京维权人士刘沙沙、妙觉及三位网民前往山东临沂,打算探望陈光诚,在东师古村附近,遭到当地看守殴打及黑布蒙头,最后被推入水沟,又将她们俩人带到百公里以外抛弃在荒野。

9月21日,前往探望陈光诚的4位支持者及一名以色列女记者遭到当地警方和一些不明身份者暴力袭击和扣押。

10月5日之后,接连有上百网友、上访与维权人士前往东师古村,结果全部被绑架、殴打,驱赶、遣送回户籍所在地。其中河南记者石玉在以私人身份前往沂南被驱赶回后,由于其工作单位领导受到了很大政治压力,他自己主动解除了跟新华社所属财经国家周刊的合同工作关系。

10月15日作家慕容雪村、媒体人王小山等5人,前往东师古村拜访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村口遭到不明身份者阻拦,并且被扭送回临沂市。

10月23日,江西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刘萍、古山民等一行30来人前往东师古村,结果遭致殴打、抢劫、驱赶,古山民还被打断肋骨入院治疗。

如此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的殴打、抢劫、绑架、驱赶前往东师古村公民的行径,引起了国际国内各界人士的极大关注。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向人大、公安部、最高检等司法及监督机构公开投诉、举报,著名作家章诒和向党魁政要公开上书,秦晖、刘军宁、艾晓明等学者公开发声质疑当局、声援光诚,社会群情激昂,民怨滔滔。然而,临沂当局却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疯狂制造中国社会的矛盾与恐惧,而中国自诩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央当局居然也坐视不管,任由临沂当局胡作非为。

临沂当局这种以家庭为牢来囚禁陈光诚,并花费巨资雇佣大批打手暴力阻止公民前往探望陈光诚的行为,严重违反《世界人权宣言》前言中明示的“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第三条“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第五条“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第九条“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第十二条“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任意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攻击。人人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种干涉或攻击”;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同时,也违反中国《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承诺 ;违反《宪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涉嫌触犯中国《刑法》第十三“破坏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以及其他危害社会的行为”。临沂当局的违法滥权行为也与中国政府一再标榜的“依法治国”与“构建和谐社会”的政策宣示相背离。

“维权网” 强烈要求:

一、落实《宪法》保障人权的承诺,立即还陈光诚和家人以自由,并准许各界公民自由前往探视。

二、追究临沂当局及其所指使的看守人员违法侵权的法律责任,依法对陈光诚、袁伟静以及前往探望而受到侵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三、切实启动政治改革,让权力真正来自人民,并接受人民的监督。

维权网

2011年10月27日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8183.html

英国BBC旗舰栏目《尖锐访谈》对傅希秋牧师的采访已经播出(视频)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0月27日

ChinaAid Bob Fu-in-BBC Hard Talk 09-20112011年9月底,在为期两周的英国访问行程即将圆满结束之际,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傅希秋牧师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旗舰电视栏目《尖锐访谈》(HARDTalk)著名的主持人司提反·萨卡尔(Stephen Sackur)在伦敦的特邀采访。该栏目每周播放四天,面向全世界2亿听众。

这次23分钟采访已经在上周二10月18日(2011年)向全世界进行电台和电视转播。傅希秋牧师简要介绍了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的恶化情况,解释了中国政府控制的三自基督教和家庭教会之间的区别。此外,还举例说明了北京守望教会持续遭受逼迫、新疆的维族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阿里木江被判刑15年、江苏的施恩浩牧师被判劳教,以及饱受残酷逼迫并长期失踪的基督徒律师高智晟,等等。

在谈到中国是否有真正的基督教自由,傅希秋牧师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在中国,《圣经》不允许在任何市场的书店买卖,这就说明了没有真正的基督教自由。如果任何外国人士相信中国有充分的基督教自由,那么,他(她)应该前往天安门广场向行人发放几本《圣经》和基督教书刊,看看会发生什么。

主持人还提到堕胎的问题,对此,傅希秋牧师以自己的亲属为例,说明了中国政府过去30年强制堕胎的残酷性,并高度称赞了美国国会共和党议员克里斯·思密斯(Chris Smith)先生在这个领域里的杰出贡献和其勇气。

最后,傅希秋牧师还批评了美国现行政府对华政策的不知所措以及忽略了普世人权价值观的重要性。同时,表达了乐观的态度,相信自己所从事的使命将给中国的未来带来美好的影响,因为许多勇敢的中国人都在努力改变中国的现状。

请点击下列图标收听这次采访:


请观看这次采访的视频:


这次采访在BCC网站的广播链接(2011年10月30日之后失效):
http://www.bbc.co.uk/iplayer/episode/p00ksv3h/Hardtalk_Bob_Fu_Former_Tiananmen_Square_Student_Leader/

这次采访在BCC网站的电视链接(仅在英国境内有效):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1643ym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2011年7月陈光诚夫妇惨遭毒打,知情者震惊披露细节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0月27日

image对华援助协会获悉,今年(2011年)7月28日,陈光诚夫妇遭到长达4个小时的残酷殴打,他们的孩子在场亲眼目睹。

 

(2011年)7月21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一致通过了支持中国山东省临沂地区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维权活动家陈光诚和他妻子的修正案。(参看:http://www.chinaaid.net/2011/07/721.html

 

7月25日,因为雷电破坏了陈光诚家周围的电子屏蔽设施,陈光诚往外拨打电话成功,但随后电话被监听到。

 

7月28日,双堠镇长张建带队,毒打了陈光诚和袁伟静4个小时:下午2点村里清场;3点,地毯式搜查陈光诚的家,从灰烬里找到一个电话卡;4点开始殴打。最初只听到陈光诚的惨叫声、袁伟静的怒骂声以及6岁的女儿陈克斯的哭声。不久,袁伟静也开始惨叫。后来,听到的只有惨叫声,持续到晚上8点才停止。事后,邻村的村医获准为陈光诚草草地治疗一下。

 

张健毒打陈光诚,是要他们夫妻交代电话手机卡的来源以及收藏地点。遭到拒绝后,看守们开始地毯式搜查,在烧尽的草木灰里找到了手机卡。于是,这些看守当着孩子的面毒打夫妻二人。

7月28日毒打陈光诚时,他的老母亲不在现场,被阻拦在外。当允许她进到陈光诚家后,邻居听到老人家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了许久,其悲惨令人不忍聆听。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的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曾经在8月30日的报道中,根据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的消息来源,提到陈光诚遭到暴打的事件,但细节不祥。(参看:http://www.chinaaid.net/2011/09/blog-post_4871.html

 

对华援助协会针对山东临沂政府实施的这种法西斯行为表达极大的愤慨和谴责。难道,埃及和利比亚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你们的邪恶还能持续多久?

 

对华援助协会向那些最近勇敢探望陈光诚甚至付出代价的良心人士们,表示高度的敬意。愿上帝保护和赐福你们!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刘沙沙等周四再探陈光诚又被扣 随行日本记者被限自由(图,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0-27

探望陈光诚行动再受挫折。河南维权人士刘沙沙和一名随行的日本记者星期四早晨抵达山东临沂,刚出火车站即被当地公安带走,稍后随行的一名日本记者和网民王雪臻分别被带走,王雪臻更遭两名女警脱衣搜身,中午获释。截至记者截稿时,仍无法联系到刘沙沙。

image
图片:河南维权人士刘沙沙。(网络图片)

 

视频:网民星期四上传即被删除的一段探望陈光诚视频。(56.com)

继本周三,前《成都商报》记者李建军及两位网民王雪臻和郭峰探望陈光诚受阻,并有英国记者被检查照相机之后,同类事件星期四在临沂重演。曾多次前往东师古村,遭殴打的河南维权人士刘沙沙和一位日本记者星期四从河南抵达临沂后,即遭公安带走。关注事件的南京网民何培蓉当天中午告诉本台:“昨天一位日本时事通讯社的记者去郑州采访刘沙沙。陪同刘沙沙坐火车,今天早上七点多钟到了临沂。日本记者在出站以后,回头一看发现刘沙沙不见了,后来发现她被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带走。记者到了宾馆里面和王雪臻会合被警察限制人身自由。先是被限定在一个六人的很破旧的面包车上,我听到那个记者想要打电话警察不让他打,王雪臻拨通了我的电话就把这电话一直处于通话状态,录了音”。

记者从一段两分多钟的录音听到,现场网民和公安交涉的嘈杂声,显示警察强行拉日本记者下车。随后王雪臻的手机被抢,录音停止。

何培蓉说:“后来我跟这位记者连线,他被警察带回宾馆,限制在宾馆里面有人看着他,可以打电话但是没有人身自由。说一位临沂的宣传官员要来见他”。
 
直到下午两点,记者拨通王雪臻电话时,他已被公安遣返到莱阳,正在当地派出所。她介绍上午被抓情景,说:“我们(与日本记者)在餐厅吃了早餐以后,出门的时候被临沂兰山区的特警控制了,送到了临沂市兰山分局大良派出所。在没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有两个女警强行搜我的身,把我关到班房,把我的东西非法扣押。我是8点39分进的牢房,9点39的时候到监控室,10点 10几分被临沂市国保队的人启程送莱阳”。
 
何培蓉说,王雪臻被公安脱衣搜查:“他们把她关在禁闭室里面,而且还喊女警对她搜身,搜身的时候把内衣全部解开”。
 
稍后有网民将兰山公安分局大良镇派出所当班领导李良家的电话公布在网上,记者致电这位公安,但他拒绝回答。
记者:有一个叫王雪臻的,今天上午一直在你们派出所?
回答:我不知道。
记者:一直扣在你们派出所,听说你们对她进行搜身了?
回答:你不要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这事。
 
对方说完匆忙挂断电话。
 
本台前一天曾报道记者李建军和雪臻及郭峰计划探望与外界隔绝的陈光诚,但发现当局并未兑现之前所做的“可以探视陈光诚”的承诺,雪臻甚至被双堠镇派出所一名男公安煽耳光,随行的英国记者遭公安拿走相机。
 
李建军周四中午告诉记者,他曾到临沂市委交涉,但不便披露具体内容:“今天上午刚从那儿回来,我去做什么,效果怎么样,保密,好吧”。
记者:是找的临沂市政府还是公安局?
回答:临沂市委,先去临沂市委。
记者:谈了多久?
回答:放下东西走人。
记者:内容能透露一点吗?
回答:不能。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回来。
记者:您会不会再去呢?
回答:当然会去,下午不去,明天早上去,下午来不及明天早上去。
记者:您对临沂市政府官员的答复满意吗?
回答:挺好。
 
记者十多次致电刘沙沙,但都无人接听。而在周四网络上流传一段网民于10月23日探望陈光诚,遭劫匪抢劫的视频,当天被删除。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潘嘉伟认为,北京当局对待陈光诚,没有任何改善:“如果是改善,也不会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去探望他,现在中国政府也在观察,究竟声援的行动会持续多久,相互还在角力当中,越来越多的年轻网民去关注这件事,希望他们的努力可以更多的引起年轻一代关注陈光诚,使他们了解现代中国的腐败情况”。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lss-10272011100131.html

山东基督徒诉公安非法拘留 河南牧师遭房东禁聚会(图)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0-27

山东济宁梁山县基督徒刘秀英今年5月被当局指从事“危害社会活动”而行政拘留,上周她请律师起诉公安违法。此外,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民选牧师星期四告诉本台,他的房东警告他不得进行家庭聚会,否则拒绝续租,无奈之下,决定搬迁。

image
图片:山东梁山县公安处罚决定书。(对华援助协会提供)

中国各地基督徒最近再度传出受到打压的事件。总部在美国德州的基督徒维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消息称,刘秀英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1986年加入基督教会。2006年经过考试成为了教会的讲道员。数月前,她不断遭到当局打压。5月,她和其他信徒在梁山县水泊中路石棉保温厂教会做礼拜时,遭公安人员与宗教官员抓到派出所,指她的宗教信仰是邪教异端。之后,又被多次传唤以至拘留。


该协会严厉谴责这一事件,负责人傅希秋牧师星期四对本台说,刘秀英决定起诉公安局相关负责人:“5月29号开始,对她进行逼迫,并且不允许他去别的地方讲道。9月9号梁山县公安局以‘冒用宗教名义危害社会’为由作出了一个行政处罚决定书,给予刘秀英姊妹行政拘留5日的行政处罚。这个情况违反了基本的宗教自由权利,所以刘秀英聘请了基督徒维权律师起诉梁山县公安局。在10月21号向梁山县人民法院递交了行政诉讼状,法院已经告诉她,7日内会通知她是否立案”。

他说,刘秀英个人遭遇折射出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坚决支持刘秀英姊妹依法捍卫(她的权利的)维权行动。我们想指出的是,通过官方‘三自’教会的讲员遭受逼迫这个案例,证明在中国现在的情况下,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只要是敢于坚持基督徒信仰的原则,都可能会受到政府的逼迫”。

住在河南南阳的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民选表示,近期各地都传出基督徒被抓的消息:“也有不同地方的,我听说是西藏又抓了十几个温州的传教士,内蒙抓了7个还有山东梁山抓一起。有的不敢往外说,很多地还是不同程度有打压的”。

张明选本人最近也受到来自房东的压力,他称,无奈之下,只好搬迁:“我们现在也搬家,明天就叫我搬家。(当局)他们不说不准我在这里聚会,房东不准我在这里聚会”。

记者:他们向房东施压,房东让您搬家?
回答:对,对,但他们也不敢承认。
记者:这块地方您租了多久?
回答:三年了,我在北京租姊妹的房子,那时候允许我们聚会,现在不允许我们聚会。可以租,但房子涨价不允许我们聚会。
记者:有多少平方米?
回答:这个院子有二、三百平方米。几十个人聚会。

距离南阳市八十多公里的赤眉镇一位信徒对记者说,近期当地气氛有所缓和:“最近很好,我们现在在聚会。最近从中央到地方都有一个宗教大会,他就叫尊重民间的信仰。他那都是道教、伊斯兰教等那些教”。

而江苏建湖县钟庄曾正良牧师告诉记者,当局关闭他们自建的教堂已经四年:“聚会没有说干扰,就是政府不讲理,教堂没有归还给我们,我们信徒自己建的教堂他不给我们。07年7月迫害教会四年了,信徒上访也没用,政府不让教堂归还,是信徒自己建的教堂不让我们聚会。我们都在家里聚会,政府要我们加入‘三自’(爱国教会)”。

今年四月,北京最大的守望教会被当局禁止在室内集体敬拜,信徒于是改在户外进行,但遭到公安阻挠,教会的领导人被软禁及监视。守望教会本周在通报中提道,本周是户外敬拜的第29个主日。不少弟兄姊妹依然自周六就被所属派出所看管在家中。星期天早上,有14位弟兄姊妹在前往户外敬拜的路上被带走,分别送往六个派出所。截止到周一零点,11位信徒获释。记者致电多位信徒,但无法接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h-10272011100723.html

山东省济宁市梁山县基督徒刘秀英遭受逼迫,被行政拘留后依法维权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0月26日

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华援助协会获悉,在中国官方大张旗鼓举办美国巡回圣经展览、宣传中国的基督教自由的同时,国内再次传来基督徒遭受逼迫的消息,并且是官方控制下的三自教会的教牧人员遭受逼迫。

 

山东省济宁地区梁山县刘秀英姊妹,是当地政府基督教两会批准的茶庄教会的讲员,自今年(2011年)5月以来不断遭受上梁山县公安局和宗教管理部门的逼迫,9月9日还被处以行政拘留5天。

(点击左图看大图:《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当事人刘秀英,女,汉族,现住梁山县城。刘秀英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1986年10月加入基督教会。2006年在前集培训班学习,经过考试成为了教会的讲道员。多年来一直在两会批准的梁山县茶庄教会及茶庄教会附属点的石棉保温厂教会讲道。2011年5月29日9时30分许,她和其他基督徒信徒在梁山县水泊中路石棉保温厂教会做礼拜时,梁山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伙同梁山县政府宗教管理部门官员非法闯进本处堂点,强行将她抓捕到梁山县公安局北区派出所进行非法讯问,并在讯问当中污蔑其宗教信仰,声称她的宗教信仰是邪教异端。之后,又多次非法传唤她,干扰其的正常宗教信仰生活。2011年9月9日,梁山县公安局以其冒用宗教名义危害社会为由作出了梁公(北)决字(2011)第82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给予刘秀英行政拘留五日的行政处罚,并执行了该处罚决定。

对此,梁山县三自基督教两会还经过研究出具了证明,说明刘秀英姊妹的讲员身份,还称赞她是遵纪守法、作光作盐的模范基督徒。行政起诉状


为了依法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和名誉,刘秀英聘请了北京的基督徒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起诉梁山县公安局。2011年10月20日,律师赶到梁山县,了解了案情,并为其撰写了行政起诉状。次日,刘秀英向梁山县人民法院递交了行政起诉状,法院收到诉状后告知刘秀英,7日内通知刘秀英是否立案。

(点击右图看大图:《行政起诉状》)

 

对华援助协会严厉谴责这一逼迫事件,并坚决支持刘秀英姊妹依法捍卫信仰基本权利的行政诉讼。通过这个官方三自教会的讲员遭受逼迫的案例,以及本协会从前报道的许多三自教会及其教牧人员遭受逼迫的案例,都充分有力地证明了,在中国,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任何敢于坚持信仰原则的基督徒和教会,都可能受到政府的逼迫。因为中国政府所允许的“宗教自由”,是宗教拥护党政府的“自由”。因此,中国没有真正的宗教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北京守望教会10月23日户外敬拜通报

image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主内平安!这个主日是守望教会户外敬拜的第29个主日。在过去的这一周,不少弟兄姊妹依然自周六就被所属派出所看管在家中。在这个主日早上,据我们统计,有14位弟兄姊妹在平台前或在去平台敬拜的路上被带走(其中有新树教会的一位姊妹)。他们被分别送往各自所在片区的6个派出所。截止到次日零点,已经有11位弟兄姊妹被释放回家。最后被关押在天通苑派出所的一位弟兄及被关押在东小口派出所的两位姊妹直到24日上午11点多时才被放出。

在这个主日,因为阴雨及四五级的风,北京户外的气温骤降,但在每个关押弟兄姊妹的派出所门口仍有不少弟兄姊妹长时间轮流守护。尽管寒气逼人,到晚上的时候有些派出所把守护的弟兄姊妹赶出大门,然而我们的弟兄姊妹仍然在寒风中带着从神来的爱弟兄的火热,一直守护至深夜。这种肢体间的爱必蒙主的悦纳,成为祂在这个世代美好的见证。


我们的户外敬拜,自今年春季开始,已经经历了春夏秋季,正在向着深冬迈进。从炎热到日益寒冷的天气,神让我们在每种处境下学习倚靠祂;祂也借着各种不同的处境来操练我们的忍耐与信心。我们也见证了神慈爱的眷顾:无论神把我们放在哪种处境,祂都会与我们同在,都会用祂的右手托住祂的教会,并赐我们足够的力量来跟随祂。让我们继续恳求我们的主,在旷野中为我们开道路,在沙漠中为我们开江河,好让我们早日进入到祂赐给我们的地方;并且借着祂在我们身上的奇妙作为,让我们成为祂在这个世代的见证。“你们是我的见证,我也是神。自从有日子以来,我就是神。谁也不能救人脱离我手,我要行事谁能阻止呢?”(赛43:12-13)

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和平安、天父上帝的慈爱和怜悯、圣灵保惠师的感动、更新与引导,常与每一位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以及各处挂念守望教会并为守望教会祷告的弟兄姊妹同在!阿们!

北京守望教会
2011年10月25日

四川广元家庭教会行政诉讼宗教局,法院开庭前一天出尔反尔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0月25日

Doc 4本协会在今年2011年9月28日曾报道了四川省广元市的“上西家庭教会“于今年2011年6月24日,遭到广元市利州区民宗局颁发文件强行取缔,并引发该教会基督徒的不服和上诉请愿。

 

9月21日(2011年),该教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向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诉讼书,由麻笑飞姊妹、王顺蓉姊妹和何坤津弟兄代表教会作为原告,被告是利州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原告认为,被告取缔上西教会违反了法定程序、作出的取缔决定于法无据、适用法律错误。

10月10日(2011年),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签发了《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说明”起诉状已经收到,经审查,该诉符合立案条件,本院决定立案审理,……“

 

10月11日(2011年),三位原告接到该法院的传票,通知开庭时间为2011年10月25日8点30分,必须准时到达。(点击上图看大图:法院通知开庭的传票)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1年10月24日,利州区人民法院却临时变卦,以本案需经过先提起行政复议后提起行政诉讼为理由,驳回了上诉人的起诉。更令人吃惊的是,驳回起诉、取消开庭的行政裁定书签发的日期是2011年10月9日。

也就是说,这份10月9日签发的《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依法“否决了10月10日的《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并且令10月11日原告接到的传票失效。

 

提起行政诉讼的教会代表对此也表示不解和失望,同时,他们对依法争取教会和信徒的合法信仰权利将会取得的结果,以及上帝的保守和帮助,表示乐观。


针对利州区人民法院的荒唐决定,该教会及其代理律师立刻于10月25日,依法向利州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上诉,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程序违法”,因此,依法要求撤销该《行政裁定书》。该上诉书严正指出:

1、一审裁定既然承认其受理上诉人案件是在2011年10月10日之后,为何其在2011年10月9日就做出了本裁定?这说明法院在受理之前就已定好了驳回上诉人的起诉请求,这明显违反了法院的办案程序和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

2、法院以合议庭的名义作出了本裁定,而裁定书记载合议庭组成的时间是在2011年10月10日之后,而裁定做出的时间是在2011年10月9日。这说明合议庭还没有组成时裁定就做出了,其最后的落款说明是冒名顶替。

3、既然裁定在2011年10月9日就已做出,一审法院为何在2011年10月11日还向上诉人发出开庭的传票?等上诉人把律师千里迢迢招过来,一审法院却又不开庭,这岂不是视法律为儿戏?

 

对华援助协会一直密切关注此案的进展,对于这种践踏信仰自由和儿戏法制的做法,感到非常震惊,并表示严厉谴责。这也再次说明了,中国宗教局正在美国举办的圣经巡回展览,所掩盖的正是在中国发生的不计其数的教会和基督徒遭受逼迫的真相。

 

点击下列小图看大图:

Administrative Verdict 1Administrative Verdict 2

《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

 

 

Doc 1Doc 3

《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宗教自由的真相

美国之音中文主页  记者: 容易 | 洛杉矶   2011年 10月 24日

美国西岸洛杉矶哈仙达基督教会为该会洛杉矶办公室举行开幕祷告

美国西岸洛杉矶哈仙达基督教会为该会洛杉矶办公室举行开幕祷告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 容易)


在美国华盛顿成立的对华援助会( China Aid ),九年后在在洛杉矶开设办公室,除了援助在中国受到迫害的基督教会外,还要扩大对美国民众解说中共迫害宗教及人权、法治的真相。


对华援助会会长傅希秋23日到美国西岸洛杉矶哈仙达基督教会( Hacienda Christian Fellowship )为该会洛杉矶办公室举行开幕祷告。信众们在歌声和祷告声中祝福办公室的工作能早日促成中国基督徒的信仰自由。

 

在美国华盛顿成立的对华援助会

在美国华盛顿成立的对华援助会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 容易

傅希秋说:"( 洛杉矶办公室 )主要的功能是向美国民众解释中国宗教迫害以及人权践踏,还有法治状况最近的情况 。发动关心中国的美国良心人士,透过集会、研讨会、书籍出版来引起大家的关注。"

*《圣经》展掩盖中国宗教迫害的现状?*

与此同时,中国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正率领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以及中国基督教协会访问团,在美国四个城市进行《圣经》展,各地也有美国教会人士出席进行交流。据中新网报道,王作安表示,《圣经》展可以显示中国基督教发展的现况,以及在中国很容易取得和研习《圣经》。现今中国基督徒约2300万人, 出版《圣经》约5527万本。

对华援助会会长傅希秋

对华援助会会长傅希秋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 容易

对此,傅希秋说:"使用这些三自牧师的口说中国现在已经完全自由了,但是有这么多的信徒现在还关在监狱里,有的还在执行无期徒刑和15年的徒刑,就是十月份又有一些人被抓,包括在西藏拉萨又有十位家庭教会的领袖被刑事拘留,到现在还没有释放。以《圣经》展览的名义进行政治欺骗之旅,其实就是想要掩盖中国宗教迫害的现状。"

傅希秋指出,中国禁止买卖《圣经》,只有一家官方机构印刷《圣经》,只准在官方教会出售,《圣经》版本虽是同样的翻译本,但传教有禁忌且不许自由赠送。

傅希秋说:"关键不是在《圣经》的内容,而在于官方的教会是有禁忌的,有些内容是特别不鼓励甚至禁止去讲的,比如神迹奇事、祷告医治、末日等等,被称为迷信被禁止。"

*如果真有自由,何不在中国举办《圣经》展?*

哈仙达基督教会牧师罗密若

哈仙达基督教会牧师罗密若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 容易

哈仙达基督教会牧师罗密若也认为,新设在他的教会里面的对华援助协会分支办公室将致力于让更多美国民众了解中国宗教自由的真相。

罗密若牧师说:"我认为那(圣经展 )是伪善的,他们应该做的是把这些《圣经》带回中国去展览,容许真正的宗教自由,信仰、集会、和言论自由,而不是到美国来让我们看我们已经有的《圣经》。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开设对华援助协会办公室的原因。"

到美国才敢受洗的蔡姓教友说:"在国内还是有担忧的,会受到一些控制的,不知道哪天会找你麻烦。"

沈姓女教友也说:"因为所有参加聚会的人我们的单位都有名单,在保卫处有名单,我们都很害怕,最多是参加地下组织的教会。"

美国教友奎兰女士说:"这真是福气和荣耀,能在美国西岸设立这个代表的机构。我们一直为所有发生的事流着泪祝福祷告。"

*王建超:传福音不能在中共管理之外*

不过,办公室刚开幕就有人表达不同意见,自称刚在美国受洗的北京商人王建超说,只要注册守法,中国基督徒就不会受迫害。王建超以他刚参加十月初在美国休士顿举行的中国基督徒企业家大会为例,当时有公安部门打电话来询问,许多企业家非常害怕,但他就主张应该主动打电话给公安部门报告情况。

王建超并称他去年在北京海淀新华书店买到了《圣经》,也参加三自教会聚会,这次休士顿大会上还有南京出版了口袋《圣经》,要他们去免费分发给公众。

王建超说:"我不是为他们辩护,我们传教应该是以合法的模式是最好的。这样可能更多人可以传福音。你硬是跟他抗,那是你自己想要做殉道者而已,有个人私心。"

*傅希秋:守法但不能失掉信仰的原则*

但傅希秋和几位中国移民都说,在中国,《圣 经》是禁止买卖的,更不准在街上免费分发。中国约6000万人的家庭教会,都是因为三自教会控制严厉,所以无法注册。傅希秋说,教会都愿意守法,但是信仰的原则也不能够失掉。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1024-China-Aid-132423953.html#.TqYvOSSRidI.email


相关视频:美国之音电视时事大家谈:傅希秋谈中国基督教现状与宗教自由

中国福音会的守望事件研讨会:洪予健牧师、刘同苏牧师的演讲(视频)

中国福音会 2011年10月24日

洪予健牧师的发言:

           


洪予健牧师指出这次海内外教会不少信徒积极声援守望教会,但是就签名来看,西方人的签名是4000多,华人才400多,华人不到10分之1。中国人的事情倒是西方人热心帮助,中国的基督徒到底怎么了。不少海外华人教会对社会事务的冷漠、对公义的漠视,成为普遍现象。恐共、畏共,变成华人教会的特色。完全失去了教会应该做社会先锋、与黑暗争战的本色。

刘同苏牧师的发言:
 


         

 

 

这次研讨会的更多视频发言,点击下列链接观看:

http://chinaministriesinternational.ning.com/video/video

探望陳光誠30網友遭圍毆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 2011-10-24

探望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的人前仆後繼,週日,一個約30人的探訪團抵達山東省臨沂東師古村時,遭數十人包圍毆打及搶掠,有數人受傷。(姬勵思報道)

來自全國各地近30名網友,周日自發結隊前往東師古村,試圖探望陳光誠。他們到達村口時,隨即遭駐守的監控人員暴力驅趕及毆打,並搶走他們的財物。

其中之一江西省地區人大獨立參選人士劉萍周一對本台粵語組表示,他們在村口向前邁進約三十米時,幾十名一直在村口駐守的人員隨即採取圍攻行動,對他們拳打腳踢,又搶掠他們的財物。她說:“我們29人,一直往前走,馬路兩側都是當局的人,施暴的有二、三十人,非常暴力,把我們打倒在地,拳打腳踢,東西全部搶光。我的充電器、金筆、1500元,全搶光。”

劉萍表示,由於他們堅持用和平手法,並無對施暴人員還手,只是想辦法脫身,退到安全的地方。劉萍說,她現時與另外3名來自江西的網友,啟程回原地。據她了解,30人都已安全離開,但都多少帶傷,其中有人傷勢較嚴重。

她說:“其中一個右側肋骨肯定有內傷,因為他不能直腰,還有一個腳拐了,有人臉擦破,手爛了,都是血。”

該批網友在上周六晚陸續抵達臨沂,並在當晚為陳光誠燃放80盞孔明燈,象徵照亮黑夜,令臨沂的夜空升起了點點紅光。

過去幾個月,接連有網友試圖探望陳光誠都被暴力驅趕,這次是至今人數最多的一批網友相約前往,但依然無法成功進村。不過,這樣並沒有令探望行動停止。原成都商報記者李建軍及四川維權人士李宇正分別在前往東師古的路上。

李建軍表示,他已抵達沂南縣,計劃周二進村前,先行到縣政府及縣公安局,要求他們保證其人身安全。他說:“我就問他們我能不能去,如果不能去,為何不能,如果能去,要他們保證我的安全,因為已經發生這麼多挨打的事。”

李宇就表示,他已到達山東省周邊,但不便透露何時進村,以免行蹤被當局掌握,部署圍攻他。他說,從出發當日起,每天都遭到他所屬地方當局的電話恐嚇及警告。他說:“現在離東師古很近,我不能定時間,怕他們在那邊守株待兔。國保每天給我打電話,威脅我不要做甚麼事,起初還威脅我不能進山東境內。”

他表示並不認識陳光誠,但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會不恥當局對陳光誠所為。

下月12日是陳光誠40歲生日,網上有人呼籲前往東師古的網友,帶備賀卡、鮮花及水果。而不能親身前往的網友,可以向陳光誠郵寄生日賀卡。

此外,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因聯署聲援陳光誠,上周六遭公安以 “故意擾亂公共秩序”傳喚,查問兩小時後才獲釋。

陳光誠因揭露臨沂當局粗暴推行計劃生育而受到打壓,其後被判刑。他於去年9月初刑滿獲釋後,隨即被 軟禁。美對華援助協會今年2月發表五段有關陳光誠的視頻,詳細披露他及家人被軟禁期間所受到的不人道對待。夫婦二人被禁止出門,通訊被攔截,與外界隔絕。日常生活只靠陳光誠76歲的母親張羅照顧,下田耕種供應家人的飲食。6月份時,其妻袁偉靜又輾轉傳出求救字條,指夫婦二人曾遭暴力毆打。陳光誠的境況持續受到海內外廣泛的關注。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hina_chen-10242011084948.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对华援助协会设洛杉矶分部 聚焦关注弱势群体(组图,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0-24

总部位在美国德州的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10月23日在洛杉矶成立常设办公室。该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表示,洛杉矶分部将结合更多资源与通过更多渠道,扩大向世人讲述中国家庭教会遭受当局高压与监控的真相。

 

image

图片:“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记者萧融拍摄)

 

 

下载视频

 


image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专程从德州飞来洛杉矶,参加该协会北美地区第三个常设据点揭幕仪式。

傅希秋说:“这是完全由志愿者组成的办公室,我对这办公室有三点基本期待,一是希望它成为美国西岸关于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以及基本人权真实状况的信息中心,也以此向美国民众介绍发生在中国的真实情况;二是通过举办研讨会与报告会,希望所有关心中国民主和自由,尤其是宗教自由和法治的人们都能成为参与和推动中国向前进步的力量;三是以此为中心,与本协会德州总部密切合作,敦促美国其它地方能有更多人站出来,为目前仍在中国受迫的人们讲话。”

回顾过去半年来,中国境内已先后在北京,内蒙和西藏拉萨等地发生家庭教会受逼迫的显著案例。傅希秋从中体现当局对家庭教会仍实行“对内加强监控,对外误导视听”两面手法。

他说:“很明显,当局逼迫有加剧趋势,包括之前在内蒙古,四川和山东,最近在江苏和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对家庭教会都有大规模逼迫事件。在拉萨有十位教会领袖被施以刑事拘留,到现在还未被释放,这些案例都是中国目前仍无宗教自由现况的真实写照。与此同时,中国官方由国务院宗教局局长王作安率团来美,以‘圣经展览’之名义巡访四大城市进行宣传欺骗之旅,体现中国官方希望用谎言掩盖真相,更显得我们对美国公众解释中国真相的必要性。”

“对华援助协会”洛杉矶办公室主任,美籍牧师艾迪.罗梅洛(Eddie P。 Romero) ,曾经在2008年北京奥委会期间在中国声援信仰维权,被当局驱逐出境。在协会驻洛办公室成立会上,他期望所有中国人都能享有没有恐惧,和世界公民平等的人权与自由。

罗梅洛说:“我期待见到一个自由的中国,特别是和我有相同信仰的兄弟姐妹们正面临中共政权逼迫的压力,我们必须想方设法为他们发声呼喊,向世界讲明家庭教会的真相。”

过去在中国也是家庭教会成员,目前定居美国的华裔基督徒莎拉则说,他们为信仰而活动的目的 并非想参与政治,愿与中国广大基督徒共同体悟信仰真谛,也呼吁当局停止逼迫家庭教会。

莎拉说:“从《圣经》的观点来看,我们不是反对中国共产党,而且《圣经》和政府施政与政治发展一点也不冲突,而是要我们跟随《圣经》,跟随真理与神一起往前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th-10242011095435.html

最大的网友探访团今天探访陈光诚

[日期:2011-10-23]    来源:参与  作者:大风

(参与2011年10月23日)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名网友,如赣南@刘萍196412、大连@肉唐僧、@不客观分子、北京@王小山、@不加v、@参前、@杨某一16、@江西新余老六,还有著名作家章诒和等人前往临沂探望陈光诚,却在雨中于今天上午11点半左右达到临沂东师古村口,遭到临沂地方当局的疯狂拦截、抢夺,队伍被冲散。这是到目前为止这是人数最多的一支队伍。

刘萍发出消息说:“接近东师古目标,路上遭遇拦截,极为疯狂……”网友“奴隶二代”也说:“刚打通小芹电话,连续呼喊“救命”之后,电话断了。”网友“重口味的花错”发出信息:“情况突变,对方来人抢设备,大部队被冲散,正在报警。紧急。”

对于今日的行动,新浪微博网友“革命的前夜”表示:"今天,大批网友赶赴临沂,他们带着良知,带着人性去看望一个盲人。这个盲人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与政府恐怖主义不妥协的象征。作为懦弱的我,只能在这里为他们加油呐喊!我奢求当年签下“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的那些有话语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今天也能签下:今天,我们都是临沂人。”

此外,有网友发出信息说,临沂当局依然不给陈光诚治病。“陈光诚最新情况:摆到政府议案上的“给陈光成治病与否”的事没议出结论,搁置下来了。也就是,政府方面没决定给陈光成治病。据知情人说,就这样下去,陈活过春节就算是奇迹了。”

中国网友发起的“自由陈光诚运动”声势越来越浩大,网友们不仅给陈光诚放烟花,还为陈光诚放孔明灯。昨晚,就有网友在临沂凤凰广场为陈光诚放出80盏孔明灯。网友“@paleylin”说:“看到升空的孔明灯图片,我的泪水流下来。仿佛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温暖,看到了友爱。共同仰望的眼睛,不分阶层,只有抱群取暖的渴望。”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http://canyu.org/n33134c6.aspx

快讯:30网友探视陈光诚被“打个落花流水”(多图)

[日期:2011-10-23]    来源:参与  作者:秦永敏

(参与2011年10月23日)2011.10.23上午10:59:04,将近三十人的探望队伍在走近东尸骨村时,忽然和外界失去联络了。

一刻钟后,临沂有人发来快讯:“接近东师古目标,路上遭遇拦截,极为疯狂…… ”
随后,杨过杨改之(1494324228)发出信息:“开始抢照相机。”

于是恐怖消息不断传来,有人打通小芹电话,她正在喊“救命”!

兰州人余男(1968838410)  则于11:57:18发出消息:“20多人全部受伤倒地,全身财物和手机全部被土匪抢劫,现在土匪还在继续疯狂施暴,网友血流如注,救命,救命,救命!”

肖申克37927(93320596)  11:58:55则报:“我方遭到几十名流氓攻击,多人受伤!多人受伤!”

12:13:41“肉唐僧”则报:“被打惨了,—路溃逃,手机、相机被抢无数。29个人.回临沂路上.轻伤一堆,无大碍。”

然后有人和刘萍通电话,刘萍接通后匆忙要求发布:“三十多人,全部遭到暴力殴打,相机、财物、设备被抢劫,对方人数不详。需要声援。”


杨过杨改之(1494324228)  12:23:43发出消息:“我的手机找回来了,刚进村子,大家都挨了打,他们不仅是打人,更是肆无忌惮的实施抢劫,我们摄影车里的单反、摄影机、口袋里的手机都被抢了,很多人衣服也破了,流血挂彩的达数十人!追车两公里后,我们已经脱离危险。”

这是一幅什么光景?

这么一幅河蟹图景,怎么就像回到了水浒时代?

一帮杀人越货者占山为王,见有客人路过则一概抢光赶走,哪里还有王法可言!

然而,这绝非中古时代强盗山上的老大王所为:有消息说,今天这30人看望陈光诚,不过是碰到了“上面”下指示。

据当地知情者的可靠消息,今天前去探访陈光成的人一出现,现场围堵领导人就马上向县指挥部作了报告,县围堵陈光成指挥部马上向上一级汇报,层层汇报后,“上面”直接给沂南县的指示是:用原来成熟的措施赶走闹事者,加强看守力量,确保万无一失。

于是,当局神速集结来300多围堵人员,这些人由三部分人组成:一是常守村口的人员,这些人日常分为三班,每班30人,如今天紧急情况,另两班休息的人会马上赶到了,也就是共90人;二是围着村周边的人,这一帮每班60人,三班计有180人,今天也全部用来对付陈光诚的探访者;三是围堵在陈光诚家周围的三个班90人,总计360人。

由于情况紧急,除了围在陈光诚家周边当值的30人,其余所有内围人员全到村口对付前去探访陈光诚的30位前来讨打者。

岂止如此,“上面”安排的后备力量还不可估量——待命随时会赶到东师古村路口而最终没有去的人有:警察特别行动队的90人,在大道上及沂南县城布控的非当值人员600余人。

以此观之,东尸骨村可谓固若金汤,哪是三十名不怕打的屁民所能攻克?就是三百、三千、三万又怎么样?“上面”可以调动的御林军连八百万蒋匪兵都打败了!

这方面的情况,山东临沂李向阳先生是最清楚了,有好事者可以向其询问。

还会有人到东尸骨去挨打吗?

“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又何况挨打呢?

201.10.23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http://canyu.org/n33135c6.aspx

内蒙古取缔一家以学生为主的家庭教会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0-20

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最近取缔了一家以学生为主的家庭教会,教会负责人被拘留15天。

据总部设在美国德州美德兰的宗教组织“对华援助协会”的消息,2011年9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集宁区的民宗局和公安局以”非法传教“为由,联合取缔了学生家庭教会“蒙福团契”;教会负责人梁广中被行政拘留15天。本台记者接通了梁广中的电话号码,向他了解情况,

“我们就是一个传统型的家庭教会,在我们聚会的时候,香港华人神学院有个老师在给我们学习函授课程,在学习函授课程当中被宗教局发现后就把我们的东西拿走了,另外也把我拘留了半个月。东西至今还没给呢。”

梁广中说,在2011年9月15日乌兰察布市集宁区民族宗教事务局作出的《关于对梁广中设立非法宗教组织“蒙福团契”活动的处罚决定》说,“梁广中在在榆树湾碧海小区商铺、集宁师范学院附近‘蒙福养心书吧’设立非法宗教组织‘蒙福团契’非法传教”,因此决定取缔。他表示,公安人员没收了家庭教会的捐款两千多元人民币及其他财物,

“两个投影机、摄像机、电脑、光盘、图书还有其他的东西。”

梁广中说,他被行政拘留15天后,在10月2号获得释放。他认为,当地政府取缔他们这个家庭教会的真实原因是他们不愿意参加官方的三自爱国教会。他表示,官方取缔他们的家庭教会侵犯了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


“应该是信仰宗教自由的。他们提出来说我们是非法聚会,冒用宗教名义非法传教。我也不是冒用宗教名义,我本来就是宗教人士。”

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说,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公安局签发给梁广中家属杨气英的《行政拘留执行通知书》中,认定“梁广中因冒用宗教名义危害社会”,对其行政拘留15天,这完全是宗教迫害,

“根据我们对梁广中弟兄的了解和他们所聘请的维权律师为他们做法律辩护的意见。我们很清楚地看到梁广中弟兄只是实践中国宪法和法律所规定的中国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一个实施。所以根本谈不上什么非法宗教活动,更没有所谓的官方所指控的非法传教活动。对他所带领的聚会进行取缔及个人财产的没收完全是非法的。”

傅希秋说,梁广中在集宁师范学院附近‘蒙福养心书吧’,向大学生传教,并没有违反中国的任何法律,

“我们当然呼吁内蒙古乌兰察布市能够真的是以法律为准则。并且尊重中国公民宪法规定的宗教自由、信仰自由的承诺,能够及时矫正对梁光中弟兄的惩罚,向他做出道歉,并且归还非法没收的财务。”

梁广中对本台记者说,目前,他们的“蒙福团契”已经聘请了基督徒维权律师,正式向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公安局和民族宗教局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希望能够恢复他们的家庭教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1020-hc.mp3-10202011165053.html

被捕异议人士丁矛妻子冯霞赴美求助(视频)

记者: 美国之音 | 华盛顿   2011年 10月 19日

因为用推特转发有关“茉莉花集会”而被中国政府拘捕近八个月的四川异议人士丁矛的妻子冯霞在美国为丈夫奔走求援。她10月19日在美国之音中文部接受专访的时候表示,她的丈夫没有罪,并呼吁中国当局尽快放人。

丁矛和另一位四川作家冉云飞是今年2月被四川警方拘捕的,据海外媒体报导说,他们的被捕和在互联网上谈论席卷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运动”有关。自从今年2月中国出现“茉莉花集会活动”以来,已经有二十多人被警方拘捕,上百人被当局约谈警告或被软禁在家。 

         

 


冯霞对美国之音说,她在获悉丈夫被捕后,一直为丁矛尽快获释奔走,并且为他请了辩护律师,但当局一直不准她和丈夫见面。她这次来美国呼呼国际社会关注丁矛的案子,并且对很多支持她的人表示感谢。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1019-DISSIDENT-WIFE-ASKING-FOR-HELP-IN-US-132186218.html

时事大家谈:傅希秋牧师谈中国基督教现状与宗教自由(视频)

美国之音   许波  2011年 10月 19日 华盛顿

美国国务院近日发表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指出中国、伊朗和朝鲜等8个国家严重违反宗教自由的状况。国务卿克林顿说,中国对西藏佛教徒、新疆维吾尔族的穆斯林以及各地的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宗教活动实行干预和限制,美国对此表示关切。

中国官方的五大宗教团体发表声明,反驳美国对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的指责,要求美国停止利用宗教干涉别国内政。

中国的宗教活动目前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究竟有没有宗教信仰方面的自由?中国信仰宗教的人对政府有什么看法和要求?

今天我们邀请美国基督教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来到美国之音在华盛顿的演播室,和听众观众朋友们一起来讨论这些问题。

视频第一部分:


         

 

视频第二部分: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1019-Issues-and-Opinions-Religious-Freedom-in-China-132137403.html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蒙福”学生家庭教会遭受逼迫,负责人被行政拘留15天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0月19日

 

内蒙古拘留通知书2011年9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集宁区的民宗局和公安局以”非法传教“为由,联合取缔了学生家庭教会“蒙福团契”;教会负责人梁广中弟兄被行政拘留15天。

 

在2011年9月15日乌兰察布市集宁区民族宗教事务局作出的《关于对梁广中设立非法宗教组织“蒙福团契”活动的处罚决定》中,认为“河南杞县人梁广中在在榆树湾碧海小区商铺、集宁师范学院附近‘蒙福养心书吧’设立非法宗教组织‘蒙福团契’非法传教”。……现决定对上述两处活动点予以取缔,对用于非法活动的财物予以没收:奉献箱非法收入2110元、用于非法活动讲经教学的宏基笔记本电脑一台、投影机一台、摄像机一台、音箱一个、录像带十七盘。”

在2011年9月17日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公安局签发给家属扬气英的《行政拘留执行通知书》中,认定“梁广中因冒用宗教名义危害社会”,对其行政拘留15日(2011年9月18日—2011年10月2日),执行地址是“集宁区行政拘留所”。

 

目前,“蒙福团契”已经聘请了基督徒维权律师,正式向上述两内蒙古处罚决定书个单位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

 

(点击两小图看大图:《关于对梁广中设立非法宗教组织“蒙福团契”活动的处罚决定》和《行政拘留执行通知书》)


对华援助协会对此表示遗憾和谴责,并密切关注这一逼迫事件的进展。令人无法理解的是,中国国家宗教局一方面耗费巨资和人力在美国举行《圣经》展览,向”洋人“讨好献媚说明中国的基督教自由,一方面却在国内继续逼迫自己老百姓的教会。这种虚伪的做法,无疑也让美国这个”友邦“”惊诧“了。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守望教会事件与家庭教会合法化研讨会召开

  中国福音会 2011-10-18
研讨会现场照片
10月17日,中国福音会(Chin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在洛杉矶中国福音会会议中心举办“守望教会事件与家庭教会合法化研讨会 ”。由海内外关心家庭教会的牧者、学者、信徒和媒体参与。洪予健牧师、刘同苏牧师和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曼德、郑乐国、林悦恩等与会者发布了精彩的演说。广州良人教会主任牧师王岛和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在读博士章弟兄也为本次研讨会发来贺信和论文。

会议由中国福音会会长赵享恩牧师主持。会议开始先由北京守望教会早期会员林悦恩介绍守望教会情况,守望教会因为被剥夺了敬拜的场所,所以不得不进行户外敬拜。在至今已经28次的户外敬拜中,守望教会领导层都被软禁,很多信徒被遣返回老家,强迫下丢失了工作和住房。政府对守望教会的敬拜场所至今不给任何处理方法,还占据守望教会募集的2700万房款。她呼吁海内外华人更多关注守望教会事件。

洪予健牧师
洪予健牧师指出这次海内外教会不少信徒积极声援守望教会,但是就签名来看,西方人的签名是4000多,华人才400多,华人不到10分之1。中国人的事情倒是西方人热心帮助,中国的基督徒到底怎么了。不少海外华人教会对社会事务的冷漠、对公义的漠视,成为普遍现象。恐共、畏共,变成华人教会的特色。完全失去了教会应该做社会先锋、与黑暗争战的本色。


刘同苏牧师

刘同苏牧师指出守望教会不畏强权的举止,为北京乃至全国各地家庭教会信仰自由的拓展取得了促进作用,其他家庭教会因为守望教会吸引了北京的维稳力量而得以有了较大的发展空间,北京已经再没有能力对付第二个将要出现的守望教会。经济、人力等维稳成本使北京不得不向家庭教会不断妥协,以前20人左右的敬拜聚会就干涉,现在已经把这个底线提高到200人。信仰自由度的扩大完全在于改革开放以来家庭教会信徒不断伸张自己权利的结果。

曼德
家庭教会传道人曼德指出中国宗教政策虽然比起“文革”有很大进步,但对家庭教会的政策还是继续钳制自由的五化:“非法化、隐蔽化、分散化、控制化、三自化”。对此五化政策,新生代教会和信徒的诉求则是“合法化、公开化、整体化、自治化、独立化”。有些老信徒指责守望“现在比文革时好多了,还闹什么?”,可见老一代家庭教会和信徒大多已经满足现状,但守望教会为代表的新生代教会和信徒,具有了新的、更高的诉求,他们会通过诉诸法律或户外敬拜等维护信仰权利行动,不断拓展家庭教会的自由空间。

温州教会传道人郑乐国发表了“家庭教会争取教产合法化的必然性”演说。指出教产是基督徒实行圣礼崇拜的必然物质空间,信仰的属地性必然要求信徒拥有一定的物质空间,而且此空间必然是公共的。家庭是私人领域,真正的敬拜是在公共领域,所以,谋求家庭教会的教产的合法化和公开化是当代基督徒的必然要求。

参加会议的还有洛杉矶基督徒义显社的曾博士、洛杉矶当地的戴牧师、邱牧师、王牧师、DR.JOHN和艾迪牧师等近60位参与者。他们都一致呼吁海內外教会、同情守望者对守望教会施以援手、参与到推动中國信仰自由度和家庭教会合法化、公开化的进程当中。

中国福音会会将更加详细的会议资料整理给外界。

http://chinaministriesinternational.ning.com/forum/topics/2894894:Topic:10685

被羁押维权者丁矛之妻冯霞在美国RFA总部受访(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0-18  张敏

10月17日下午,维权人士丁矛之妻冯霞在美国首都华盛顿RFA总部受访。丁矛年初在推特上转发有关“茉莉花行动”推文,2月19日在四川绵阳被警方带走,后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羁押至今。冯霞简介现年44岁的丁矛因追求民主三度失去自由累计近十年的经历,急切呼吁海内外人士关注救援丁矛。


下载视频文件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duomeiti/tebiejiemu/dinmao-10182011123700.html/

北京守望教会 10月16日户外敬拜通报

image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主内平安!这个主日是守望教会户外敬拜的第28个主日。在这个主日,不少弟兄姊妹靠着在神面前恳切的祷告,由此从神得着的信心与力量,在敬拜中经历了平安、喜乐,以及在祂里面的得胜。

在过去的这一周,不少弟兄姊妹依然自周六就被所属派出所看管在家中。在这个主日早上,据我们统计,有20位弟兄姊妹在平台前或在去平台敬拜的路上被带走(其中有其他教会的一位弟兄)。他们中除两位被在路上释放或直接送回家外,其他的则被分别送往各自所在片区的10个派出所。截止到次日零点30分,已经有19位弟兄姊妹被释放回家。最后一位被关押在朝阳来广营派出所姊妹直到17日上午7点30分才被放出。

我们首先要感谢我们的主,鼓励众多弟兄姊妹能够摆上自己,靠着从神而来的信心与勇气坚持到户外敬拜我们的神。虽然旷日持久的争战会让人身心疲倦,但那在人心灵里工作的圣灵却会时常地更新我们里面的生命,赐给我们够用的信心与力量来跟随神。这信心与力量是不会被世上的任何势力所战胜的。


神是垂听祷告的神。让我们在接下来这段时间继续借着祷告,恳求神恢复我们的信心,加添我们的力量。我们谦卑地承认,在建堂及户外敬拜的过程中,因经历各样的艰难和长期的熬炼,有时我们的信心会软弱甚至失落。求主怜悯我们,以祂的恩典来恢复我们起初的信心和力量。我们相信,到时神的恩典与能力必要显明在祂的百姓中间;“他必像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怀中,慢慢引导那乳养小羊的”(赛40:11)。

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和平安、天父上帝的慈爱和怜悯、圣灵保惠师的感动、更新与引导,常与每一位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以及各处挂念守望教会并为守望教会祷告的弟兄姊妹同在!阿们!

                      北京守望教会
                           2011年10月18日

傅希秋牧师在美国华盛顿福特政府大楼门前,采访著名网络异议人士丁矛的妻子冯霞(视频)

对华援助协会 —影视部   2011年10月17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著名网络异议人士丁矛的妻子冯霞于2011年10月16日平安抵达美国华盛顿访问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0月 17日 

媒体联络,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BobFu@ChinaAid.org

丁矛先生因转发几条与“茉莉花”有关的微博,于2011年2月19日晚上10点左右在成都府南新区被四名警察带走。后丁矛先生于3月28号被批捕,但至今没有法庭审判,已经超过8个月。在此期间,冯霞屡次要求探望丈夫,但一直未能获准。冯霞此行的目的是,希望向国际社会解释丁矛案件的真相,并呼吁国际社会对丁矛案加以关注,也希望得到有关法律援助。请有兴趣的朋友和媒体与对华援助协会联络。

(图:丁矛)

冯霞女士来美后表示, 她很高兴来到美国,向国际社会讲述发生在她的丈夫丁矛身上和全家的遭遇,因为“我认为作为最讲究人权的法制国家,希望能够帮助我及我的丈夫。使他能够早日与我们6岁的儿子和家人团聚。”

丁矛1967年11月9日出生于绵阳,现年44岁。肄业于兰州大学。

1990年:因参加89学生抗议以莫须有罪名“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被非法关押近一年,因其学生身份被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检察院免于起诉,并受到兰州大学开除学籍处分。

1992年:因参加民主党活动被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名由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2011年:因在推特上转载“茉莉花”信息被被绵阳市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现拘押于绵阳看守所,此次为丁矛第三次入狱。现已累计入狱近10年。

2月19日被公安局控制;
2月21日被绵阳市公安局拘留;
3月28日被绵阳市检察院批捕;
5月绵阳市检察院第一次退补侦查;
7月绵阳市公安局第二次报检察院批捕;
8月我向绵阳市递交了关于我丈夫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至今未得到任何回复;
9月绵阳市检查预案第二次退补侦查

image冯霞说还表示,丈夫被捕后,她与律师多次向绵阳市公安局及检察院提出会面申请,均被“领导不在或办案人员不在”为由拒绝,直至8月11日律师才得以会见她的丈夫。

她还说,丈夫是一家人的顶梁柱,被捕后,给家庭造成了及其严重的生活困境和心理负担。她和丈夫现育有一子,今年6岁,丈夫的父亲去年因病去世,老母亲现年66岁,体弱多病,现患有肩椎盘突出,行动不便,一家人都需要他的照顾,租房需要资金偿还银行月供。她为了丈夫的案件,四处奔波,为了这次来美国,我辞掉了工作。

丁矛是一个正直,善良、嫉恶如仇、有责任感的好公民,是一个6岁孩子的好父亲,是一位近70岁退休教师的好儿子,是企业领导的好员工,是妻子的好丈夫,更是众多富有正义感中国人的好朋友、好同学。(丁矛的妻子冯霞签署的法律委托书:点击小图看大图)

媒体联络,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BobFu@ChinaAid.org

陈光诚被看守情况及进入东师古村路线(图)

image

维权网 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维权网信息员冒着生命危险经过多方堪察,现将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地形与看守陈光诚的情况告知如下:

东师古村看守陈光诚示意图 (点击小图看大图)

东师古村位于孟良崮山脚下,西北至西南两面是山,北面和东面被一条河环抱着,进出村子共有4条狭窄的小道。

1、村子东面也是进村最宽最主要的一条约3米宽的水泥道直通205国道,长度近1000米。中间有一个小桥,过桥进村后前行右拐北边第一家,门口有个窝棚,周围常年驻守7-8人,那就是陈光诚的家。

此条道另外还有2个监控点,第一个在205国道口,24小时约20人分两班常年驻守,仔细盘查进村的每一辆车和每一个人,路口有两间房子是看守们的值班室,旁边停着2辆车,一旦发现情况用来追击目标,承载打手.第二个在小桥边,常年7-8人,分两班。

2、从东师古往东南沿205国道约600米,前面邻村"崖子村"有一条和东师古村口相似的约3米宽的水泥道,进村后约500米,过一小桥前行100米,右拐是进东师古村的第二条通道。


此条道的监控点在过桥后前方约100米处,隐藏在几个貌似柴草垛内,近20人分2班常年驻守在此,从对面过来的人只要一过小桥就进入监控者视线,北面是通往东师古的小道,小道左边一排平房是烟农的烤烟厂,右边有3只恶狗是用来协助看守们工作的。

3、村子西南京沪高速公路一涵洞处,是进村的第三条道,此路狭窄崎岖,只适合徒步行进,村口处有6-7人把守,进村后(西南角)有一电子监控眼。

4、在村子西北角有一通往邻村西师古的小桥,过桥后左拐进村.此处监控点在西师古桥头和过桥后左拐处,有近20人把守。

加之村内陈光诚家房前屋后2处监控点,到目前为止已知的有6个监控点,村内安装6个电子监控摄像头,陈光诚东西邻居的房顶各装有1个屏蔽仪。

监控陈光诚的近百人,都是从外村招聘来的地痞流氓组成,分2个大组,12个小组,相互之间用对讲机联络,每组工作24小时,每人每天工资100元,包吃,食堂设在双候镇,2名送餐人员每天按时将饭菜送到各个监控点,据当地村民讲伙食很丰盛。当地收入很低(据说村支书陈光山一年的工资3000多元),所以做看守在当地是一项美差,没有关系是进不来的.他们几乎都是总头领高兴见的亲朋和狐友。

高兴见邻村小埠人,因过去多次成功打退各路探访人士,而深受赏识,被任命为看守总头领,据有人事,财务支配权,是当地一霸。近年因看守陈光诚成为"暴发户",买了车,盖了楼。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4.html

孕妇遭山东利津县计生办强制引产当场死亡(特稿)

作者:葛树春 等...  来源:中国反腐维权网010--87836605  时间:2011-10-15 22:06:45

10月12死亡母亲-weibo32011年10月14日,网友“老百姓1987” 在新浪微博发文称山东(省东营市)利津县姜家庄村孕妇马继红被利津街道计生办强行带到利津县中心医院引产致死,该微博文目前已被近千网友转载、评论。日前,中国反腐维权网、中国正义在线网以电话采访的形式对该事进行了调查。

网友“老百姓1987”同时在其微博公布了死者马继红的照片。其微博文称:一个6个多月的孕妇,本月 12 号在输氧时,被计生局 10 多个人强行摘下氧气罩,做引产手术,下午 4 点进入手术室,一直没有消息,在家属得强烈要求下,晚上 10 点左右打开手术室门,当我们进入手术室后,手术室内无任何医护人员,马继红冰冷的躺在手术台上没有了呼吸,睁着眼睛。

本文作者电话与网友“老百姓1987”取得联系后了解到,网友“老百姓1987”系死者马继红的亲属,并表示自己所言全部属实。“死者马继红的孩子还不知道她妈妈已经去世了,每天都哭着要找妈妈,我们向山东的媒体求助,但没有一个愿意出面,请求网友们关注这件事情。”她表示。


是什么原因造成马继红一尸两命这一恶果?“老百姓1987”坦言与马继红超生和利津街道计生办强行抓马继红到利津县中心医院引产有直接关系。

“马继红与其丈夫高学涛(小名高安良)曾育两个孩子。这次已经怀孕6个月,2011年10月12日,利津街道计生办来了10多个人不顾马继红的安危,强行把马继红抓到了利津县中心医院做引产手术。”

据悉,被强行抓到利津县中心医院的马继红情绪非常激动并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但当马继红的家人为其输氧时,一自称利津街道办事处书记的人却声称马继红是装的,“像马继红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他扬言。

“随后,几个男人强行拔下来马继红的氧气罩,强行让马继红在一张纸上按了一个手印,就将其抬到了产房。令人发指的是,有多人看到马继红被抬到产房的过程中,其裤子被褪到了大腿下,但抬马继红的男人们却不予理睬,马继红的亲人因为制止几个男人的野蛮行径还遭到了殴打。”“老百姓1987”气愤地说。

马继红的姐姐没想到马继红被抬到产房后会死亡,“当时一名自称街道办书记的人说不会有任何问题,我们也表示要大人可以不要孩子,但马继红被抬到产房后不久,护士就出来说正在抢救马继红,之后就将产房的大铁门关上了,再也没见人影。”

而据本文作者了解,事发当天,利津县中心医院护士对马继红的家人声称正在抢救马继红时间为下午 4 点, 直到晚上9点左右,那名自称利津街道办事处书记的人仍声称已经找专家抢救马继红, 最后该“书记”不知何时也离开了医院, 马继红的家人则焦急的守候在产房门外。

“晚上10点前后,一个人跑来打开了产房的门之后就溜走了,我们家属跑进产房一看,医生、护士全失踪了,而可怜的马继红早已浑身冰凉,嘴唇发紫,鼻子还流着血,一动不动地躺在手术台上。”

在马继红的家人看来,利津县中心医院根本没有对马继红进行任何抢救措施。因为,马继红死在手术台上,马继红的家人没有见到抢救记录,没有见到医生,没有见到护士,甚至在事发当天护士站也见不到半个护士的踪影,利津县中心医院也无任何负责人出面与马继红的家人沟通。

利津街道计生办强行抓孕妇马继红引产的闹剧最终闹出一尸两命,并以相关责任人却逃之夭夭的方式草草收场。(注:至今为止,公安机关介入此事,说正在调查处理,但一直没告诉死者家属调查进度,责任人处理与否也没有确切说明)

至今,距案发已过去数天,该事件无任何人被追究责任。本文作者致电利津县计生局,一值班工作人员称:“利津县计生局与利津街道计生办只是业务指导关系,这件事与利津县计生局没有任何关系。”

而本文作者数次致电利津街道办事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均称不知道此事,利津街道办事处办公室一工作人员“请示”完领导后要求本文作者联系利津县委宣传部。

就马继红一尸两命事件,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北京律师协会会员刘云雷认为应当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马继红的亲属还可根据有关法律向利津街道办事处以及利津县中心医院要求赔偿。

截至发稿,死者马继红的家属称,目前利津县已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为了不影响广大在利津县中心医院就诊的人,我们在事发3天后将马继红的尸体送到了殡仪馆,专案组的人曾问我们死者家属有什么要求,我们也已经告诉他们,我们要闹清楚马继红的死因,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马继红的家属如是说。本文作者将进一步关注并报道此事。 (葛树春 伍爱国)

声明:中国反腐维权网-法制周末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中国反腐维权网所发表原创文章除外)。中国反腐维权网联系电话010-87836605 中国反腐维权网电子邮箱:fanfucn@sina.com

http://www.fanfucn.com/fzzx/2011-10-15/3377.html

国际肓人节傅希秋牧师在美国的圣路易斯市为陈光诚祷告呼吁(视频)

对华援助协会 —影视部  2011年10月16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快讯:世界盲人日慕容雪村、王小山等五人前往临沂看望陈光诚(图)

维权网  2011年10月15日

(维权网信息员刘涛报道)10月15日,正逢世界盲人日,包括著名作家慕容雪村、专栏作家王小山、十三月唱片总经理卢中强等四男一女,由青岛启程,前往临沂探望陈光诚。

慕容雪村说:“探望朋友,本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或许我们几个人可以证明,在这个国家,在这个时代,做这么一件事究竟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王小山表示:是去旅游,我到的第130个中国城市。

“自由陈光诚”公民运动近日来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数以百计的社会各界名人开始发声、关注、谴责;同时,继刘沙沙等人之后,又有多位网友分批相继前往探望,昨日11位网友前往探访迄今全部失去消息,但是仍有多人表示准备前往。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716.html

洪予健牧师论谈北美《圣经》展

对华援助协会  影视部  2011年10月14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chen光诚是谁?(东方早报遭封杀的文章)

来源:东方早报        2011-10-13     作者:牛克

image10月12日,环球时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不应将chen光诚事件意识形态化》。据说山东临沂有一个叫chen光诚的盲人,在连他是否被“软禁”等基本事实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环球时报这篇文章提出两个观点,一是要求当地有关部门应提供足够信息,二是祭出春秋笔法,称计划生育是“复杂大环境”的一部分,陈“不顾一切追求那个‘理想状态’时,对当地社会秩序形成法律法规无法接受的干扰”,从而带来陈的“人生曲折”。文章结论是,对chen光诚事件要“去意识形态化”。

文章写得云里雾里,chen光诚何许人也?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之前国内媒体并没有对chen光诚现状做过报道,环球时报该文是关于此事件的唯一声音。这种“环球时报独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近年来,国内发生的好些事,往往其他媒体没有任何报道,只有环球时报一家每每以评论文章的形式提到该事,文章里判断多于陈述,定性多于说理,居高临下多于平易近人,而眼下,全国新闻战线正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中央领导早有指示,媒体要“防止居高临下,自说自话”。


chen光诚到底是谁呢?2003、2004年多家媒体曾经报道,2003年chen光诚持盲人证在北京乘地铁,未享受免费待遇,因而状告北京地铁,最终为“全国残疾人讨了个说法”。

之后,媒体上就不再见到chen光诚的踪迹,一位和他熟识的资深调查记者称:2006年8月,山东沂南县(属临沂市)法院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处chen光诚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2009年,这位记者想看望他的家人,但刚下公路就遭到守候在路口的男子逼问“你们是来干啥的?”,之后有摩托一路尾随,在陈家巷口,该记者被四五个男子围攻,之后围攻演变为围殴。

今年10月5日,新华社旗下某媒体的一位记者去探望已经出狱的chen光诚,在路上被临沂有关部门羁押和殴打,在被限制人身自由三四个小时之后,他才被送回原籍。

以上这些未必就是真相的全部,要求临沂当地政府公开有关信息,无疑是媒体应有的态度;但在全部真相公开之前,这篇从抽象概念演绎抽象概念的议论文章着实令人费解。

比如文中所谓陈的“人生曲折”,是说他遭依法惩处,还是公安机关的“法外施刑”,践踏其正当权利?若真有所谓“软禁”,法律依据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中国法律里从来没有“软禁”两字,“监视居住”也应由警方而不是其他公职人员严格依刑事诉讼法执行。

此外,环球时报该文一方面间接承认,当地处理chen光诚达不到“严格的法律及人权标准”,一方面却又认定chen光诚已经造成“法律法规无法接受的干扰”。难道一套法律体系有两种适用标准?此说置国家法律的严肃性于何地?该文反复强调所谓的基层“小环境”,难道不知道,国家的法律不该为地方“小环境”而弯曲?

毛泽东同志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媒体只需要客观、全面地告诉公众“chen光诚是谁”就可以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作者系媒体人士)

當向誰揚聲 ——從三自教會“唱紅”談起

作者:洪予健牧师      来源:《真理报》2011年10月号专稿
« 收听讲道音频

image2011年,中華大地掀起了一股紅歌頌黨熱潮。這股浪潮沖擊全國,官方三自愛國會名下的教會詩班也登臺頌黨唱紅歌。在這彎曲悖忸的世代,我們當向誰揚聲?

這是每個基督徒都不能回避的問題。教會被動員起來“唱紅”是否犯了屬靈的淫亂罪?這不得不引起我們對基督信仰中的上帝觀、基督觀和教會觀的全面反思。

1.紅歌的定義及“唱紅”的興起

“唱紅”是當今中國的流行用語,用以形容政府當局提倡並推行的“紅歌運動”。
根據維基百科,紅歌是指紅色經典歌曲,在當今中國歌頌共產黨、歌頌領袖(特別
是毛澤東)、歌頌共產黨軍隊、歌頌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歌頌社會主義的歌
曲。因為紅色代表革命,所以革命歌曲也稱紅色歌曲。

“唱紅”運動最初是因薄熙來主政重慶後,在當地大力提倡唱紅歌運動而興起的。
2008年7月7日,重慶當局公布了推薦的紅歌曲目,包括27首革命歷史經典歌曲、
18首現代經典歌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唱支山歌給黨聽》、《我們
走在大路上》等歌曲都在其列。據新華網介紹,重慶的“唱紅”並非心血來潮,而是
重慶主政者“對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方略深思熟慮”的結果。

2.“唱紅”運動對教會的沖擊

2011年,“唱紅”運動席卷全國。七一黨慶前夕,各地的紅歌頌黨活動達到高潮,並
進入到各地的佛教寺廟、道觀、清真寺,掀起了一幕幕唯獨中國才有的奇觀鬧劇。
令人震驚的是許多地方的三自教會也竟然積極參與其中。

請看官方媒體的兩則報道:

1)北京市基督教兩會於6月11日在世紀劇院舉行了以“同心同行”為主題的慶祝建
黨90周年音樂贊美會。演出在由150名信徒演唱的《走進新時代》的嘹亮歌聲中
拉開了帷幕。整場表演由《走進新時代》、《采一束山茶花獻給黨》和《祝禱明
天》三個章節組成: 《走進新時代》生動體現了廣大基督徒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下,滿懷信心地走進新時代的豪邁心情;《采一束山茶花獻給黨》深情表達了基督
徒們對黨和政府多年來 對基督教的關愛與幫助的感激之情;《祝禱明天》用基督
徒的話語表達了他們祈願世界永享和平,人間充滿友愛的心聲。

贊美會演繹出了共產黨好、國家好,教會就必然好的主旋律;再現了首都基督徒擁
黨、愛國、愛教的真情實感;表現出了中國基督教始終與中國共產黨和中 央人民
政府同心同行的永恒主題。

2)淮安市為慶祝建黨九十周年,五大宗教與政府聯辦“同心同行”紅歌大賽。結果
基督教團體以其精巧編排、精彩演出勝出,奪得頭等獎。整個大賽全程進行了錄
相,之後將刻制光盤發放到全區各宗教活動場所作為對信教群眾進行愛國主義教育
的教材。

嗚呼哀哉!好一個同心同行,這樣的表演,連一些無宗教信仰的人士都看不過去
了,他們在網上發出了如下的不平之聲:“這就是創意,泛神+政教合一。絕,太
滑稽了,搞笑。除了‘逼良為娼’,我想不到別的詞來形容這事了。簡直是亂七八
糟,這就是傳說中的和諧社會,人類文明的悲劇呀!。”“我覺得很悲哀,都是大忽
悠,都是假信仰。嚇哭了,世界性的笑話;真和諧……中國特色……把宗教信仰當
啥了;宗教在中國,歷來都必須服從政權;過了,實在是太過了,厭惡之心油然而
生。”

3.基督徒當如何看三自教會“唱紅”

對於基督徒來說,神使我們看見,圍繞教會“唱紅”,一場屬靈爭戰打響了。
縱觀世界教會,哪國、哪族,哪朝、哪代發生過這種使教會如此蒙羞、被糟蹋到如
此地步的事呢?

教會的唱紅說明了:

第一,目前在中國,所有宗教能合法存在的必要條件是必須俯伏在共產黨之下,奉
黨為最大的神。

在中國,五大宗教是指基督教、佛教、道教、伊斯蘭和天主教。從信仰的內容與實
質上看,它們之間差別很大。五教若想在當今中國合法存在,就必須屈從於共產黨
這個大神之下。也只有共產黨有此能力,搞出五教合一,同臺唱紅的鬧劇。

第二,教會——上帝的聖器,在被無神論政黨任意操控和褻瀆

互聯網上,國人更多的驚訝與評論不是基督徒詩班向黨高歌,而是尼姑和尚也來獻
唱,這種現象表明政府對教會的控制已到了為所欲為,或者說教會對黨的輸誠靠攏
到了見怪不怪的地步。

有人認為,三自教會既受共產黨領導,教會只是徒具其名,因此無論他們做什麼,
不幹我們的事。但這是不對的!因為教會的名,是上帝的聖器,不容玷汙。三自教
會中也有神的兒女,他們是被黨以“三自”的名義擄去的。當他們受操控,遭難,以
致陷入罪中時,作為基督徒,我們不由得感到痛心疾首。

舊約聖經中的尼希米值得我們效法。尼希米在書珊城的宮中聽到被擄歸回的人在猶
大省遭大難,受淩辱,並且聽到耶路撒冷的城墻拆毀,城門被火焚燒時,就悲哀哭
泣,在神面前禁食禱告,認以色列民的罪,祈求神的憐憫。(參見尼1:1-1
1)上帝藉著外邦人擊打以色列人,是因為以色列陷入罪中,上帝要以此震動他們
的良心。我們不能有“因為你們犯罪,就活該被燒”的幸災樂禍心理,而是應當像尼
希米那樣有一顆為“上帝的家怎麼被外邦人糟蹋成這個樣子”而在主面前痛哭求告的
心,這才是一顆真正敬虔的心!

令人欣慰的是,國內有位匿名牧者,針對教會“唱紅”作出了如下明確的回答:
“紅歌有鼓吹領袖崇拜的,領袖偶像化的,鼓吹國家至上主義,黨派主義的, 基督
徒唱紅歌,顯然違背了基督的教義”。

“紅歌本身就是意識形態的歌曲,唱不唱紅歌,區別很大,基督徒唱紅歌,本身就
表明你接受了他們的意識形態觀念,脫離了主耶穌的教誨。”

“基督徒不論遇到何種情況,理當永遠高舉上帝的名,贊美上帝,榮耀上帝。紅歌
中所表達的無神思想、偶像崇拜,虛浮誇張的神化手法,本身就是褻瀆,是嚴重違
反聖經教導的。”

第三,信徒的軟弱與麻木

這場唱紅中,最讓我們震驚的倒不是政府的作為,而是教會的合作,第一,當各地
三自教會的信徒們如此踴躍,毫不羞愧地向黨獻詩時,卻鮮少聽到來自三自教會的
信徒與教牧的抵制。第二,即使是三自會外的華人信徒,也有不少人對三自教會詩
班去“唱紅”的事泰然處之,麻木不仁,甚至還有人為其辯護,稱這是為著福音的緣
故,“向什麼人就做什麼人”的表現,如此解經,荒腔走板,堪稱一絕!

三自教會中的信徒用紅歌贊美黨,這是明擺著的屬靈淫亂。雖然他們也獻詩於神,
但這是一仆二主,對神不貞不忠。禍哉!“服從共產黨”既寫在三自教會的章程上,
上帝就任憑他們,將這樣的“服從”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地步,以便使更多的基督徒看
清“三自”被黨操控的本質。神在這件事上既要宣告祂的審判,也要挽救在“唱紅”中迷失的人。

4.當向誰揚聲

“唱紅”能如此輕而易舉地在中國大地展開,不僅說明了文革式的偶像敬拜在中國遠
未杜絕,更說明了中國教會對神的虧欠:蒙了神如此的救贖大恩,竟不知道我們所
拜的神是誰?什麼是“分別為聖”的教會?

保羅在論到哥林多教會的罪時指出:“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因
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林後11
:2)

海內外的中國信徒們,讓我們為自己的同胞、主內的肢體、所屬的教會來求吧!但
願我們明白當向誰揚聲,因這是關乎教會生死存亡的大事。

基督徒應當在以在三個方面進行反省,尤其是當我們傳福音給人時:

第一,我們的上帝觀是否正確。我們傳講上帝,是不是完全按照聖經中所啟示的上
帝來傳。上帝不僅慈愛、憐恤,也公義、忌邪。

福音要傳得全面,若為討好人,拉人信主,只傳上帝的慈愛和賜福,卻不傳上帝的
忌邪與公義,得到的只能是一批不辨是非、不能爭戰的“基督徒”。

b)我們的耶穌觀是否正確。我們傳講耶穌,是不是完全按照聖經中所啟示的基督
來傳。那不給行淫婦人定罪的耶穌,也是潔凈聖殿的耶穌。

正是這位赦罪救人的耶穌,看見聖殿成了做買賣的場所,便拿起鞭子,在烈怒中驅
趕這些將祂父的殿變成賊窩的人。

c)我們的教會觀是否正確。我們建立教會,是不是完全按照聖經中所啟示的教會
的樣式來建。教會是主的新婦,要至死忠心,才得榮耀的冠冕。

願非尼哈的愛與恨能成為我們的警醒。根據民數記25:1-9,以色列百姓藉著
與摩押女子行淫,給她們的神獻祭,跪拜她們的神,與巴力毗珥連合。耶和華的怒
氣就向以色列人發作。耶和華吩咐摩西說,將百姓中所有的族長在我面前對著日頭
懸掛,使我向以色列人所發的怒氣可以止息。於是摩西吩咐以色列的審判官,凡與
巴力毗珥連合的,都要殺掉。就在此時,一個以色列人,帶著一個米甸女人到他弟
兄那裏去。祭司亞倫的孫子,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看見了,就從會中起來,跟隨
那個以色列人進入亭子,用槍將他和那女人由腹中刺透。這樣,在以色列人中瘟疫
就止住了。那時遭瘟疫死的,有二萬四千人。

非尼哈的行動符合神的心意,“因他在他們中間,以我的忌邪為心,使我不在忌邪
中把他們除滅。”(民25:11)

教會是主的新婦,要至死忠心。信徒“唱紅”頌黨是把心靈與情感分給上帝以外的
“別神”,是屬靈上的淫亂。教會作為一個整體,若沒有一點回應的聲音,大家就會
習以為常,屬靈的淫亂就會蔓延到更多的教會。願神興起當代的尼希米和非尼哈,
勇敢地站出來,在上帝面前哭泣、禱告,大聲斥責淫亂的罪,堵住教會的破口,求
神止住憤怒,使祂不在烈怒中把我們除滅。

福哉!在這場屬靈爭戰中的得勝者,在新天新地裏成為妝飾整齊等候丈夫的新婦,
高唱神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
世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主啊,誰敢不敬畏你,不將榮耀歸與你的名呢?
因為獨有你是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的作為已經顯出來了。
”(啟15:3-4)

(周平整理)

www.truth-monthly.com

“对华援助协会”在洛成立分部 扩大为受迫者发声呼喊(组图)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1-10-13 

总部设在美国德州的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将于十月二十三日在洛杉矶成立办公室。该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表示,在洛杉矶成立分部的目的,是为了向世人讲述中国当局并未停止迫害家庭教会,海外关注中国宗教自由和维权运动的各界人士将以此为活动据点,向世人发布真相。

m1013-thp1.jpg
图片:“对华援助协会”10.23在洛成立分部(对华援助协会官网)

2002年,“对华援助协会”在美国德州创立,该协会先在美国首府华盛顿成立第一个分支机构,接着将在10月23日把活动触角延伸到洛杉矶。

该协会创办人兼现任会长傅希秋牧师从德州接受本台访问。

 

m1013-thp2.jpg
图片:傅希秋牧师曾多次抵洛参加宗教维权活动(RFA记者萧融摄)

他说:“在洛成立办公室最主要目的,是因为中国国内不论是教会维权或援助其它弱势群体等工作,尚有更多声音需要对外发布。洛杉矶的办公室有三大功能,一是及时将这些人们受迫害的信息发布出去,二是组织实际行动支持受迫害的教会与维权人士,三是通过定期举行研讨会和新闻发布会,促进西方有良心的人士支持仍在中国境内维权的人士。”

傅希秋牧师指出,为了向国际社会揭露中国政府“一手迫害家庭教会,一手对外宣传和谐”的谎言,在洛杉矶成立办公室可加强对世界讲真相,反迫害的力度。

他表示:“因为中国政府很明显地动用全国纳税人的资源,在美国和其它国家进行前所未有的 ‘反宣传’,实际上就是传播谎言。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广传真相,才能够使更多人认识目前中国真实状况。”

傅希秋牧师再以实际案例说明,中国当局枉顾举世皆知的真相,动用国家资源巡访海外,误导美国宗教人士与其同台并座,发布与事实不符的信息。

他说:“最近的例子是中国政府自今年四月以来,对北京守望教会施以不间断地打击与逼迫,这是世界上有目共睹的事情,每个星期天从教会领袖主任牧师金天明,到多位长老,都被软禁家中失去自由,另外还有上百名教会成员被抓捕,但是,中国官方近期由国务院宗教局局长亲自率团,大张旗鼓又高调巡访美国四个主要城市,举行所谓‘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很明显这是一趟 ‘披上宗教外衣,进行政治宣传’之旅,对仍然被关押和受逼迫的教会成员,包括守望教会和江苏的施恩浩牧师,也包括中国各地仍在狱中为信仰受逼迫的信徒而言,都是一种背叛。”

m1013-thp3.jpg
图片:美籍牧师艾迪.罗密欧(Eddie P.Romero)将担任“对华援助协会”在洛办主任(RFA记者萧融摄)

“对华援助协会”洛杉矶办公室将结合本地教会力量,通过多方信息渠道和具体行动,为目前还在中国境内因信仰和维权而受到迫害的群体发声呼喊。

傅希秋牧师说:“一旦我们沉默,就表示对谎言认同,所以,我们把握任何机会把真相传递出去,这也是我们愿意尽力负起的道德责任,正如《圣经》所说,我们不依靠力量与权势,我们是依靠上帝的灵方能得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rfa.org/mandarin/guojishijiao/los-10132011094608.html

站在十字路口的大声祷告 —— 论中共国家宗教事务局管控的三自爱国运动基督教机构主办的《圣经》事工美国巡回展

对华援助协会  2011年10月13日社论 

       耶稣回答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上帝的大能。”——马太福音22:29

        针对中国官方的三自爱国运动基督教机构主办的正在美国进行的“尔道即真理”为主题的圣经事工展,总部设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长期致力于披露和帮助遭受中国政府迫害的家庭教会及其基督徒的非政府组织,特发表郑重声明,以正国际视听。

        对于《圣经》能够在中国大陆境内的官方三Mr. Shi John Weihan - Zh自基督教体系内印刷发行,尽管印刷资金是由海外基督教机构提供,“对华援助协会”还是表示赞赏和欢迎。然而,本协会对于三自体系不印刷人数众多的三大少数民族所用的维吾尔文、蒙古文和藏文《圣经》,以及中国政府禁止在书店出售《圣经》,并将官方基督教体系外的任何单位和个人所进行的非盈利性印刷、运送和储存《圣经》定性为非法并进行法律惩罚,还有千千万万的家庭教会和一些三自教会及其基督徒为了信仰正在遭受政府的逼迫,表示极为不解和高度的不安。因此,本协会正式对正在美国进行的“圣经展”提出质疑,并分析其“政治统战秀”的欺骗误导性。

(右上图:因印刷和运送大量《圣经》等基督教出版物而被判刑三年半的北京家庭教会的领袖石维翰弟兄,在服刑期间与探监的人交谈。图片来源:对华援助协会)


          作为第二次在美国进行的这次圣经展(上一次2006年在亚特兰大、洛杉矶和纽约),已经于2011年9月2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附近的马里兰州境内的沃能山联合卫理公会(Mount Vernon Plac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的教堂开幕并展出(至10月2日),之后将在芝加哥的第一联合卫理公会(First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at the Chicago Temple)的教堂举行(10月12日至16日)、德州首府达拉斯市的西北圣经教会(North West Bible Church 10月30日至11月3日),及北卡州夏洛特的葛培理国际布道团总部—葛培理图书馆(the 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 - Billy Graham Library  11月8日至19日)巡回进行。根据官方中国基督教网站在7月20日的报道,在芝加哥的预定地点展出之外,“还将专程在芝加哥附近的柳溪教会展出。”(http://www.ccctspm.org/news/ccctspm/2011/720/11720398.html

这次巡回展览主要有两家海外支持单位:达拉斯神学院(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和国际研经团契(Bible Study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http://www.chinabibleexhibition.com/about-cbme.html),以及一些海外基督教机构的负责人前来捧场。 

         根据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网站2011年9月29日的报道image,国家宗教局的王作安局长亲自赴美出席开幕式。他在致辞中表示,“中国教会赴美举办圣经事工展,就是希望通过这个窗口,让更多的美国人民了解中国教会的健康发展和基督徒的虔诚信仰,发现多彩中国的真相。”http://www.sara.gov.cn/xwzx/xwjj/10203.htm ) (左图:王作安局长致辞)

         对华援助协会认为,“中国教会的健康发展和基督徒的虔诚信仰”,是在中国共产党政府60年尤其是“文化大革命”10年的残酷逼迫基督教会之后意想不到的结果。并且如今逼迫仍然在进行。2005年11月,北京的家庭教会牧师蔡卓华因为储存和运送大量的《圣经》等基督教材料被判刑三年,服刑期间被强制劳动,制作2008年北京奥运会所用的足球;2009年6月,北京家庭教会的石维翰因为印刷和运送大量的《圣经》和基督教资料被判刑3年半。2009年8月,新疆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因为从事家庭教会工作被判刑15年,至今仍在服刑。这才是红色中国的“真相”。

        作为此次圣经展览的承办单位、于2011年6月13日签约的负责物流运输的上海依佩克国际运输有限公司,在7月25日其网站上说明了这次活动“具有极大的政治和宣传意义。我司将配合商展公司负责此次出展的展品物流运输服务。”(http://www.itpc.net.cn/v.asp?id=74 )

        D:\DCIM\104DICAM\DSCI0934.JPG  这正是“对华援助协会”希望说明的,这样的《圣经》展览是一场政治宣传秀,意图在于误导海外不明真相的一小部分民众、政治人物和教会领袖,遮掩政府对家庭教会和任何敢于坚持信仰原则的官方教会的逼迫。2009年6月—2010年9月,山东省济南市的长春里三自教会遭受政府逼迫、牧师被罢免、信徒被殴打,教堂被拆毁。2010年6月—11月,江苏省盐城市的亭湖区三自教会的信徒被殴打、教堂被拆毁(参看本协会的2010年度逼迫报告 http://www.chinaaid.net/2011/01/blog-post_01.html)。 2010年9-10月,约200位应邀参加世界洛桑宣教大会的中国家庭教会领袖,遭到中国政府的阻挠和逼迫而无法赴会,甚至被殴打、逮捕和关押。自2011年4月10日以来,北京的家庭教会——守望教会因为政府的逼迫,至今只能在户外聚会,并且信徒被抓捕、关押和迫害已经持续了27周。因此,难怪这次圣经展览“具有极大的政治和宣传意义”。 (右上图:2010年11月19日,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城南三自教会因遭政府逼迫而被强行拆毁教堂)

          今年(2011年)6月13日,中国家庭教会的学者小光发表《警惕中国教会里的爱国主义异端》一文,在中国教会范围内引起强烈反响。通过对比德国纳粹党政府“教会事务局”控制的“德意志人民运动基督教”和中国共产党政府“宗教事务局”控制的“中华三自爱国运动基督教”,以及不愿意顺服纳粹党控制的“任信教会”和不愿意顺服共产党控制的“家庭教会”,揭示了历史的惊人重演和如今人们对历史的遗忘或回避。文中抨击了那些支持和参与中国政府宗教统战政治秀的个人和机构,指出了这次圣经展览的虚伪性,并呼吁中国教会的基督徒们要“提防并清除‘北京神学’的酵:一碗爱国爱教的红豆汤。”(http://www.chinaaid.net/2011/06/blog-post_16.html )

         今年(201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北京市三自基督教两会在6月11日提前举办了盛大的“音乐赞美会”。根据官方中国基督教网站6月17日的报道,演员们嘹亮地献唱了多首歌曲,其中“《采一束山茶花献给党》深情表达了基督徒们对党和政府多年来对基督教的关爱与帮助的感激之情,……”“……而且极大地激发了现场信徒的爱党、爱国情怀。”云云,以及“此次赞美会演绎出了共产党好、国家好,教会就必然好的主旋律;再现了首都基督徒拥党、爱国、爱教的真情实感;表现出了中国基督教始终与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同心同行的永恒主题。……”   可见,经过60多年的发展,爱党和爱国的“北京神学”异端,已经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http://www.ccctspm.org/news/lo_ex/2011/617/11617332.html )

        今年(2011年)7月1-3日,海外华人教会和基督徒在美国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连续三天刊登公益广告:“声援北京守望教会,保障宗教自由权利”,谴责官方三自爱国基督教系统参与政府对守望教会的逼迫(http://www.chinaaid.net/2011/06/612.html);同时,还呼吁抵制宗教局和三自机构主办的北美圣经展览”这一“大规模宗教外交欺骗之旅”。来自40多个国家4600多位基督徒和众多的教会签名声援支持这次广告,其中包括“声援守望教会活动”的联络人、原守望教会的成员Betty Chu姊妹,以及一些知名的华人牧师:洪予健、张伯笠、刘同苏,等人。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牧师、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化学博士洪予健弟兄,积极组织参与了声援守望教会的活动。对于这次圣经展览,他评价说:“关于这个‘圣经展’,我认为,特别是海外的美国福音机构都帮助去做,这是一种欺骗性很大的统战性工作。因为在中国,圣经除了基督教内部的书店,官办的基督教书店以外,其它任何新华书店等等书店都是禁止出售的。这是世界一个奇闻——连圣经都被禁止公开出售的居然还会大办‘圣经展览’。完完全全是一种作秀、误导。”(参看自由亚洲电台张敏的报道:http://www.facebook.com/topic.php?uid=148608198508835&topic=692 )

       image  令人遗憾的是,一些美国的基督教机构和教会,显然被这场“宗教政治外交”的把戏所蒙蔽和误导。根据《中国日报》(英文)的报道,圣经展览开幕后,美国福音派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的秘书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杜尼克利夫(Geoff Tunnicliffe)先生称赞了中国的宗教自由的发展。(http://www.chinadaily.com.cn/usa/2011-09/29/content_13817044.htm)早在今年2月,他就积极为这次圣经展览背书,在接受《基督日报》的采访时说:“中国圣经事工展览将会是一个与中国教会领袖们对话的良机,……”那么,这里的中国教会领袖,是否也应该包括家庭教会领袖呢?(http://www.gospelherald.ca/news/min_1855.htm ) (左上图:圣经展览开幕式上嘉宾剪彩)

        对华援助协会的创办人兼会长、在中国曾经因为带领大学生家庭教会而被捕入狱过的傅希秋牧师,就本次圣经展览发表评论说:“我们理解,由于海外教会和基督教机构的领袖们热切盼望能够进入中国这个蓬勃发展的宗教市场,就选择与中国政府及其控制的三自爱国基督教两会机构进行合作。然而,正如我们在私下里寄给这些海外的教会和机构的信中所指出的那样,这次圣经展览是一场政治秀,其真实的意图是掩盖中国政府正在进行的宗教逼迫;这是不应该被回避的事实。到了最后,那些在中国遭受逼迫和监禁的弟兄姐妹们,他们‘记住的不是敌人说了什么,而是朋友的沉默。’”

       对华援助协会希望世界范围的教会和基督徒们能够明白真相,以敏锐的属灵洞察力看透这次圣经展览的政治意图,拒绝相信欺骗性的宣传和假见证,呼吁中国政府解除不允许在市场书店里出售《圣经》的禁令,并为中国受到逼迫的基督教会做一些实际的事情。对于这次圣经展,正如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第6章中所谴责的那种披着宗教外衣的虚伪做法:“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象那假冒伪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

        全世界的教会和基督徒们,让我们联合起来,共同努力,抵制在世界范围内愈演愈烈的对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逼迫,拒绝向恶势力低头,谴责逼迫者,帮助受害者。在美国福音奋兴家葛培理1974年所发起的第一界“洛桑宣教大会”中,制定了著名的《洛桑信约》。让我们重温其中的第13条:《自由与逼迫》:

       “上帝赋予每个政府的责任是维护和平、公正与自由,使教会可以顺服上帝、服事主基督、不受拦阻地宣扬福音。所以我们要为国家的领袖祈祷,并且呼吁他们根据上帝的旨意和《世界人权宣言》的声明,确保思想与良知的自由,以及实践和传扬宗教信仰的自由。我们也深切地关注所有那些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尤其是那些为耶稣作见证而受苦的人。我们承诺,要为他们的自由而祈祷和努力;同时,我们也不因他们的遭害而胆怯。上帝正帮助我们,不管要付多大的代价,我们都要反对不公正的事,并且忠于福音。我们也不可忘记耶稣的警告:逼迫是不可避免的。(提前1:1-4;徒4:19, 5:29;西3:24;来13:1-3;路4:18;加5:11, 6:12;太5:10-12;约15:18-21)”(http://www.lausanne.org/zh-CN/zh/1590-covenant.html )

--------------------------------------
本篇社论联系人:

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声援守望教会签名网:www.HelpSW.org
联络人:Betty Chu  HelpShouwang@gmail.com  手机:  (202) 695-4455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