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亚峰再次被抓,李苏滨、江天勇机场被拦截

对华援助快讯:

北京时间今天10月30日9点28分,致力于捍卫家庭教会合法权利的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的带领人范亚峰博士,又被抓进派出所,罪名又是制造噪音。这是这个月来,范亚峰博士第二次被北京当局以制造噪音为罪名,抓进派出所。除此之外,他还被警察暴力冲击两次,家门被封锁至少两次。

另外,北京时间30日早晨6:30左右,两位应邀来美国观察中期大选、与美国法学界和司法界进行交流学习的基督徒维权律师李苏滨和江天勇,分别在北京国际机场和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被当局拦截,但拒绝告知理由。对此,两位律师认为,中国公民的权利已经到了这样一种地步,随时随地都会被侵犯,而他们甚至不知道具体是谁、什么部门侵犯他们的权利,也不知道侵犯到几时。
美联社已经报道这一事件。点击这里察看:http://www.miamiherald.com/2010/10/30/1899339/lawyers-china-blocked-us-visit.html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中国和全世界的教会和基督徒们,为以上这三位维权律师及其家庭代祷,并提供实际的帮助。
(2010-10-30)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基督徒维权律师、圣山教会的负责人范亚峰被关押8小时后释放

范亚峰博士于北京时间10月30早晨9:28分被当地派出所警察抓走,当天下午6:00结束关押,回到家中。在所谓的``传讯``过程中,警察为防止再次发生公民围观,将范亚峰控制在双榆树宾馆。

海淀国保还严令告知:圣山研究所的办公室和范亚峰的家里,从此禁止一切活动和基督徒聚会。国保称没有任何书面通知。范亚峰博士表示,他坚决不能服从这种非法的、邪恶的命令!请弟兄姊妹为圣山教会祷告!

对华援助协会大力支持范亚峰博士和圣山教会的合法权利,并呼吁北京当局识时务,明白国内和国际局势,尊重这些基督徒公民的宗教信仰权利,还应当为这些民族的优秀代表而感到骄傲。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维权律师李苏滨,江天勇出国访问交流被拦截 (视频)


基督徒维权律师李苏滨(左)和江天勇(右)

  
北京时间30日早 晨6:30左右,两位应邀来美国观察中期大选、与美国法学界和司法界进行交流学习的基督徒维权律师李苏滨和江天勇,分别在北京国际机场和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被当局拦截,但拒绝告知理由。

当两位律师问到是谁给机场下达的命令的时候,机场边检回答说: ''国保总队''。江天勇律师还被告知,如果他出国,将被认为是危害国家安全。

对华援助协会在未来的几天内将会对此事进行进一步追踪报导。该视频的Youtube链接:http://www.youtube.com/watch?v=G9CKXuuPifQ

对华援助快讯
(照片提供:对华援助协会媒体部)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圣山团队其他成员也遭到打压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29)

圣山教会同工陈天石由于户口在广西,被北京当局要求在12月10日前回到广西户口所在地。此外,基督徒赵常青要被严密监控到12月底。请继续关注。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临汾教会被逼迫一年回顾 (视频)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28)

2009-2010临汾教案大事记
   
2009年9月13日震惊世界的``浮山教案``发生。

2009年9月13日凌晨4点临汾浮山县近四百名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冲入家庭教会聚会的``福音鞋厂``,殴打信徒,毁坏财物,出动推土机 强行拆毁了几十间建筑物。当晚多人受伤,当地政府拒绝给予治疗。

9月25日,杨荣丽与其他六位同工在去太原上访的路途中被警方劫持。

与此同时,教会主要同工被24小时监控或软禁。事态发展不断恶 化。

10月11日,有包括杨荣丽在内的九名教会同工被刑事拘留。

10月29日,维权律师在美国国会就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以及临汾教案作证。

2009年11月25日,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法院开庭。晚上10点,传道人杨荣丽,王晓光,张花 梅,杨旋,崔家兴等被临汾市尧都区法院分别判处3至7年有期徒刑。

随即,临汾众弟兄姊妹发起为临汾教会120日禁食祷告。

2009年12月临汾教会各项事工迅速有序恢复。

2010年起各项事工逐步走向正规。

截至2010年10月中旬,临汾教会分别在6月,8月,9月成功举行同工会三次,其中6月265人参加,8月300人参加,9月330人参加。

2010年6月山西师范大学“爱在大卫城”团契举行毕业典礼。

2010年暑期成功举行大学生,高中生夏令营。

2010年8月大学生在职查经小组成立,以查经为主,逐步寻找,培训大学毕业生带领信徒。

2010年8月4日333人受洗归入基督。

2010年9月13日有100名左右负责同工参加913禁食祷告日。

2010年9月至12月 组成持续禁食祷告链。

2010年9月临汾教会圣乐团恢复事工。

2010年十一期间举行学生团契2010国庆培灵会。

截至2010年10月中旬临汾教会全奉献人数15人,预备全奉献4人。

目前,青年团契的主日,通宵祷告会,晨更祷告,图书馆,乐团一切正常。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北京政府对范亚峰及其团队的打压升级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28)

对华援助快讯:

北京基督徒团队中福圣山研究所受到的打压进一步升级。《圣山》杂志第15期于北京时间10月27日晚被北京国保查抄。据分析,这是北京在诺贝尔和平奖及洛桑事件之后,当局对于家庭教会及民间力量打压的部署,目的在于以非法经营罪加罪于范亚峰博士。

对华援助协会严正警告北京政府,任何对范亚峰博士的迫害都将招致中国国内的教会群体和国际社会的激烈反应。你们在进行一场最后的、但是必然会惨败的斗争。希望你们考虑自身可能会面临的后果,明哲保身,切莫抗拒历史的车轮,否则,会悔之莫及。

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呼吁中国和全世界的基督徒,关注范亚峰博士的危险处境和最近几个月对中国教会的新一轮逼迫,并对被逼迫的肢体祷告和提供实际的援助。让我们密切关注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张凯律师对央视进入看守所采访李刚之子表示异议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27)

对华援助协会在几天前,发布基督徒维权律师张凯代理(官二代飙车案)或(我爸是李刚案)的中英文新闻之后,引起了海外中英文媒体的广发关注。现在,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关注着这个案子的进展,许多人们对张凯律师表示热烈支持,更有许多基督徒为张凯和受害者家属祈祷,希望看到公正的司法结果。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傅希秋牧师,近日也表达了对此案的关注,并呼吁中国教会和基督徒要在社会的公义使命上有份,为张凯律师、受害家属和此案的公正审理祷告,并提供实际的援助。同时,也希望李刚父子所代表的中国特权阶层,能够为自己的罪悔改,尊重上帝创造并赋予每个人平等而珍贵的生命和人权,并进一步认识耶稣基督的真理和救赎,接受耶稣所教导的“爱人如己”的伦理道德法则。

对华援助协会还认为,这个案件获得公正司法结果的难度很大,因为这个案件代表着中国权贵阶层不可挑战的特殊利益和权威,是否能够在与百姓的正当利益和基本人权冲突的时候得到绝对保证。以往的许多类似案例都说明,这次陈晓风的案件,可能也会以李刚之子逍遥法外而告终。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努力,为此祈祷,并对张凯律师和受害者家属提供实际的帮助,团结起来,靠着上帝赋予人类的真理原则和良知的勇气,不屈服并敢于面对任何邪恶势力和违法的挑战,同时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今天,代理“我爸是李刚”一案的基督徒律师张凯,针对央视进入看守所采访李刚之子、校园飙车撞伤一名女生并撞死大一女生陈晓风的李启铭,表示异议,认为违反了法律程序。下面是张凯的公开信《李启铭应当立即异地羁押之法律意见》(2010-10-28 03:35):

致:保定市公安局、望都县公安局

受陈晓凤父亲陈广乾的委托,经律师事务所指派,张凯律师为陈晓凤一案提供法律服务。

本律师近日惊讶的发现:10月22日中央电视台播放了李刚及其儿子李启铭表达道歉的新闻报道。据该报道称:李启铭被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在该片中我注意到:央视公开播放了李启铭在看守所公开道歉的视频。

依据以上基本事实,我认为央视的采访本无可非议,央视寻求新闻属于其职业使然。然而,让我感到困惑的是谁批准央视进入看守所的?其所依据的法律是什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讼诉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只有公(安全)、检、法工作人员和律师才有可能进入看守所,其他人根本不 可能进入。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在提讯人犯时才可能进入,而且必须持有提讯证或者提票,提讯人员不得少于二人,否则看守所应当拒 绝提讯。至于律师进入手续更加复杂。在众目睽睽之下,央视居然可以走入看守所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基于该基本事实和法律分析:我认为保定看守所及对其有管理职能的保定公安局涉嫌严重渎职或滥用职权。根据央视报道称:该采访是李刚主动联系央视进行的。那么,央视进入看守所的行为是否也是李刚联系的?我们无法得知。

鉴于此,我特提出以下要求:

1、立刻对于看守所的渎职或滥用职权行为立案调查。
2、对于李启铭立即异地关押,以防止再次发生类似的事件。

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
电话:13911900261

来源:张凯律师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e59110100mh2a.html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山东省胶州暴力冲击家庭教会带领人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26)

当地时间今天早上(2010-10-26),山东省胶州教会的牧师兼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秘书长战刚,与几个弟兄姐妹到教堂进行正常灵修。突然遭到当地三自教会顾佣的黑社会及疑似便衣人员攻击和殴打,并被其强制赶出。黑社会人员由三自主任的儿子王占全和王占华(都是非信徒)带领。整个过程都是由宗教局长背后电话指挥,说坚决不允许战刚进入教堂,因为他不是三自教会的牧师。因此,战刚牧师带领的近千名家庭教会基督徒,面临无法正常聚会的局面。敬请全中国的基督徒和教会对此给予关注、代祷和提供实际的帮助。

欲了解详情,请拨打教会有关人士的联系电话:+86-186-0377-7504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浙江台州,逼迫风云再起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25)

当地时间昨天早上(2010.10.24)九点左右,两位年轻的姊妹女生,邵雅君和宋婷婷在房间里面洗菜准备午饭的时候,在浙江台州市椒江区三自会会长周灵才的带领下,三自会、宗教局(其中一位是曹美红女副局长)、椒江区国保大队、派出所以及台州学院教师等多个部门的一伙五十来人,其中相当一部分人穿着便服,突然破门而入闯进她们的房间。

在仅有宗教局出示证件证明他们身份的情况下,对两位姊妹进行训话并威胁,说她们在这里进行非法聚会(其实他们破门而入时并没有聚会,房间里面就只有这两个女生),而且威胁说要把她们抓走,其中一个姓宋的办事员又威胁说以后不能在这里住,并说叫从哪来就回那里去(因为邵雅君是湖南人、宋婷婷是江苏人)。

他们在没有出示任何搜查证的情况下,又拿起摄像机、照相机闯进两位女生的卧室里面到处摄像、拍照、抄家。还乱翻看她们私人的物件和私人信件,把她们所有同学朋友的通讯录全部都抄去。

他们对两个姊妹的态度非常的恶劣,要强行把贴在她们门上的十字架给摘下来;并且要强行夺走邵雅君的私人电脑,在两位姊妹的强烈抗拒之下,才悻悻的没有拿走。

三自会会长周灵才的所作所为,让两位姊妹想起犹大领人捉拿耶稣的故事圣经约翰福音18:3犹大领了一队兵和祭司长并法利赛人的差役,拿着灯笼、火把、兵器,就来到园里。

两位姊妹强烈要求国际人权组织和人权委员会以及全世界的基督徒,对中国的家庭教会正在遭受当局的逼迫,予以密切的关注,并对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进行强烈的谴责。

两位家庭教会的姊妹:邵雅君手机:18758600257

宋婷婷

三自会会长周灵才的手机号码是:13867699193

椒江区宗教局的办公室电话: 0576--88222071

对华援助协会声援这两位勇敢而敬虔的姊妹,并谴责浙江台州当局的执迷不悟,对基督徒和教会的逼迫。你们这些逼迫人的要有祸了,上帝的审判就要临到,决不迟延。你们用脚踢刺是难的。赶快悔改,或许你们的罪还可得赦免。

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傅希秋牧师,号召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团结起来,为浙江台州受逼迫的肢体祷告和声援,并提供实际的帮助。愿主耶稣基督亲自奖赏属于他的那些在中国坚守信仰不畏惧邪恶势力的子民,尤其是那些在逼迫中忠心而无怨无悔的仆人。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美国12位资深国会议员致信洪博培大使,敦促派遣官员看望陈光诚

对华援助协会在前一段时间曾致信美国的一些国会议员,要求美国使馆派遣官员前去看望山东省临沂地区刚刚出狱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了解他出狱后继续受到的严重迫害。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对此非常重视,其中的12位资深议员于今天签署了致美国驻中国的大使洪博培先生的信,要求他派遣一名官员,前去看望陈光诚,了解他的生活状况和继续被剥夺人身自由的处境。

对华援助协会高度赞扬这12位国会议员的作为,并对美国大使洪博培大使寄予高度的希望。会长傅希秋牧师呼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一同为这位因为揭露计划生育暴行而被迫害的良心公民祈祷,并提供实际的声援和帮助。(2010-10-25)

下面是议员们的联名信:
------------------------------------------------------------
美国国会-华盛顿特区-20515
10月25日,2010年

尊敬的美利坚合众国驻北京大使洪博培先生(The Honorable Jon M. Huntsman, Jr.):

此番致信阁下是因为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家被软禁一事。陈光诚律师刚刚结束了为期四年零三个月的监狱服刑,目前正在家中被中国警方软禁。我们敬请驻北京的大使馆派遣一名官员前去核实陈光诚先生的身体健康,人身权益以及被软禁的状况。 并且请您将陈光诚先生的事宜列在您向中国政府递交的官方文件之中。

国际人权组织宣称,由于在陈光诚先生住房周边驻扎的警察以及他们24小时的监视行为,陈光诚先生和他的家庭已经完全和外界失去了联系。据报导,由于无法离开他们的住所,陈光诚先生和他的妻子目前已经无法获取食物和生活必需品,陈光诚先生也无法获取必要的医务治疗。作为一个勇敢的人权斗士,陈光诚先生曾因为不公正的法庭判决而被迫在监狱里服刑,尽管他不断恶化的健康状况需要保外就医。中国政府的公安部门对陈光诚先生的逼迫是公然藐视法制和人权的极其恶劣的行为,已经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

感谢您对此事的关注,我们敬盼您的回复。

此致

弗兰克.沃尔夫(Rep. Frank R. Wolf )
克里斯托弗·斯密斯(Christopher H. Smith)
Michele Bachmann
Maxine Waters
Trent Franks
Daniel E. Lungren
Anh "Joseph" Cao
Bob Inglis
Adam B. Schiff
Gregory W. Meeks
Gus M. Bilirakis
Joseph R. Pitts
------------------------------------------------------------

点击这里下载这份信的原件复印件。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基督徒维权律师张凯代理“我爸是李刚案”,为受害者讨公道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25)对华援助协会获悉,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Christian Human Rights Lawyers of China)的成员、基督徒维权律师张凯先生(左图),最近已经代理轰动全国的(我爸是李刚)校园飚车撞死花季女生案。根据张凯在博客上的分享,受陈晓凤近亲属的委托,经律师事务所指派,张凯律师为陈晓凤近亲属提供法律服务;肇事司机名叫李启明。

对华援助协会坚决支持张凯律师和受害者家属,运用法律手段,追究肇事者的法律责任,争取一个公道的结果。同时,严厉谴责中国共产党政府特权官僚的集体深度腐败,以及有权有势者草菅百姓生命的态度。本协会呼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对此案给予关注,并为勇敢代理此案的基督徒律师张凯和车祸受害者家属祷告以及提供实际的声援和帮助。对华援助协会将密切关注此案的进一步发展。

案情介绍:根据博讯网和燕赵都市报的报道:10月16日晚,一辆黑色轿车在河北大学新区撞飞两名女生,其中一名女生(陈晓凤)死亡。司机肇事后若无其事,并继续开车接其女友,回来时被众多学生及学校保安截获,肇事者却声称其爸爸是李刚。(据称李刚是河北省保定市北市区公共安全局的副局长)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181339.shtml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181045.shtml

以下内容来自张凯律师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awyerkai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e59110100mf84.html

“陈晓凤案”通报 (2010-10-26 01:49:54)

被网络称为“官二代飙车案”或“我爸是李刚案”,我接受受害人陈晓凤的父亲委托 后,今天再度至保定并走访了办案机关。接待我的是保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二大队的办案人员。保定市公安局已经指定望都县公安局管辖,但此时却并非望都公安 局,此行为让我感到尴尬,据家属介绍他们是联合办案。随后,我询问了该交警支队与李刚所在公安的关系,其解释为他们是独立办案,属于市公安直属,与李刚所在公安局无领导关系。

我提出了两点意见:一、该案应该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而不是以“交通肇事罪”立案侦查。立案罪名不同,侦查的角度也当不同。(具体理由见我法律意见书)二、应当查清肇事车辆事发时的速度。因为学校有摄像头。该指标非常重要,可以判断其行为时过失还是故意。如果远远超过法定速度,应当属于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就是故意犯罪。就不应该定交通肇事罪。

办案人员向我解释:一、撞人时候的速度现在还不能查清,因为撞人地点是在拐角。它的前面、后面都有摄像头,但就这个地方照不到。二、希望家属配合依法尽快火化尸体。

我回答说:现在连最基本的肇事车辆速度都没有查清,不可以火化尸体,尸体在本案中属于物证范围。没有经过开庭审理,不得毁灭证据。

之后我与家属离开,接待警察态度和蔼。
---------------------------------------------


图片1:肇事者李启明的车牌号


图片2:肇事车辆的挡风玻璃撞坏


图片3: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抢救

以上三幅图片来源:燕赵都市报

图片4:被撞身亡的女生陈晓风 (来源:厦门信息港)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山西农业大学的学生基督徒遭受校方逼迫

对华援助协会快讯:

山西农业大学学生团契于2010年10月17日遭到校方和国保冲击。学校对学生处分如下:凡有基督徒的班级,此班级所有学生不管是不是基督徒都一律取消奖学金资格。校方知道自己不能阻止基督徒学生停止自己的信仰,因而用学生与压制学生,基督徒在班级严重受歧视。请大家为他们代祷!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范亚峰博士再次受到逼迫,发出禁食祷告呼吁

对华援助协会快讯:

北京警方23下午又有近10人要闯入范亚峰的家中搜查,寻找华惠棋,连范博士的儿子睡觉的房间也不放过。还关心范博士晚上是否见外国人。

范亚峰对北京警方肆意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的行为,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 并呼吁,鉴于北京警方跌破底线,公然持续侵犯他及他全家的基本人权,宣布从即日起开始持续的禁食祷告,求主赐给中国爱与公义。请求弟兄姊妹为他及全家代祷,让我们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洛桑会议受到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两位来自中国教会的代表出席洛桑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23)

请看美国基督徒广播网 CBN 的报道

这个星期,许多观众都关注本台的国际记者乔治-托马斯先生,从南非开普敦发来的关于洛桑会议的报道。

在今天的700演播室,乔治报道了洛桑会议的开幕式,还提到了中国的200位基督徒代表被政府禁止参加这次会议(对此我们上周有过报道)。从他的报道中,我们还能看到洛桑会议的代表们为中国教会祷告。有一位代表甚至还抱起一把空椅子祷告。

在700演播室的报道之后,又听到乔治传来下列的消息:

“我刚才在洛桑的新闻发布会,洛桑的网络信息技术员们说,来自全世界数以亿计的电脑攻击,导致洛桑的全球网络直播链接瘫痪。我问他们这次攻击是否来自中国,他们说是的。这与中国政府禁止洛桑中国教会代表出境的事情是相配合的。网络信息技术员们还说这些数以亿计的恶意攻击是蓄意的。现在,从大会的第一天就被攻击而中断的网站已经恢复。”(译者注:应该属于DDOS攻击,即攻击者挟持并调动世界各地大量的电脑,对洛桑会议的网站进行饱和式流量攻击)

乔治还报道说,只有两位来自中国的基督徒代表被中国政府放行,出席了这次洛桑会议:一位是来自三自教会,一位是来自未登记的家庭教会.

我和乔治通了电话,谈论了这件事情和洛桑大会受到网络攻击。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部翻译供稿、插图开普敦)

点击CBN 原文链接:http://blogs.cbn.com/globallane/archive/2010/10/20/chinas-cyber-attack-on-lausanne-congress.aspx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余杰从家中发出的紧急短信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22)

对华援助协会快讯:

今天,已经被关押家中多日的基督徒异议作家余杰先生,发出紧急呼吁的短信:

'我被软禁在家进入第五天,警察的桌子摆在我家楼下,抵着单元门。请各位推油继续打电话和发短信谴责北京市国宝大队朱旭13701357770和朝阳区国宝王春辉13911832744。请大家竭力将这个消息转发给最多的人。'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基督徒为此代祷,并请读者朋友们传递这一消息。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高智晟哥哥报案寻弟弟 警察百般推诿不予受理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21)

今天下午(10月21日),在律师滕彪、李和平的陪同下,高智晟律师的大哥高智义,就高智晟律师失踪一事向朝阳区小关派出所报案。高智晟律师从今年4月20日失踪,至今音信全无。哥哥高智义心急如焚,欲哭无泪。

律师滕彪问警号为033530的警察,他说:知道高智晟這個人,也了解這個人,但他并不知道高智晟在哪里。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以前也失踪过,回家等消息吧,不给立案。

滕彪律师接着问“高智晟特殊在哪?”警察随即躲开。

下午5点10分左右,高智义、律师滕彪、李和平无奈的离开小关派出所。警察百般推诿,不予受理。

高智義的電話:15191985726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对华援助协会就范亚峰和余杰遭逼迫发布声明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20)

北京时间10月20日,中国著名的基督徒法学家,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的代领人,长期致力于维护中国人权的范亚峰先生,被北京市双榆树派出所的大批警察围堵家门,暴力冲撞,导致脚踝受伤,之后被强行关押在双榆树派出所达8个小时。

另据美国之音报道,身为基督徒的北京异议作家余杰,从上星期四起遭到北京警方的软禁,现在已经不准出家门。

对华援助协会对于中国北京当局的这种违法行为,表示震惊和遗憾。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政府仍然坚持走错误的道路,除了继续关押已经荣获诺奖的刘晓波,对200多名洛桑会议中国代表的持续逼迫,即使是对政府承认的三自教会,也不放过,例如,对山东省济南长春里教会的基督徒的暴力逼迫。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中国境内的教会和基督徒团结起来,彼此代祷,并通过法律手段,以真理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坚决捍卫公民信仰自由的合法权利和基本人权,追求公义的彰显。

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傅希秋牧师,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对公民权利的侵犯和践踏,并向洛桑会议遭受逼迫的中国代表,范亚峰和余杰,以及勇敢面对政府逼迫的长春里教会的牧者和信徒,致以高度的敬意。最后,让我们通过上帝的话语共勉,正如《希伯来书》10:35-36说:“所以,你们不可丢弃勇敢的心,存这样的心必得大赏赐。你们必须忍耐,使你们行完了上帝的旨意,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DGtfCCndYw
请观看并传播下列视频。谢谢。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请关注代金波和余杰的处境

对华援助协会快讯:

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的代金波先生的身份证被吴姓警官扣留,现在朋友给代金波打电话没有人接,请关注!

北京时间今日(2010年10月19日)下午16:30,著名基督徒异议作家余杰先生,被四个人(一个警服三个便衣)堵在家中,禁止出门。客人来访也都拦阻,家中网络也被断开,警察说,要买东西,给他们开单子代买,不能外出。

多事之秋,求主激发我们的爱心、忍耐、怜悯和无畏的勇气,并为他们代祷。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纽约时报》报道第三届洛桑会议中国团被禁止出境参加会议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8)

耶稣说: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己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路加福音》12:49

-----------------------

洛桑中国团被逼迫己经成为海外热点新闻。下面是纽约时报对这一事件的报道。该条新闻中不仅采访了被禁止出境的家庭教会代表,还援引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对禁止中国代表出境的原因时,指责洛桑会议没有邀请中国的合法基督徒代表,却邀请那些私自进行聚会的基督徒,因此,这一举动公开挑战了中国独立自主的宗教事务管理的原则。作为洛桑会议的主办方的代表,道格拉斯-伯得塞尔争辩说,洛桑会议邀请了中国三自教会的代表,但是却遭到了拒绝。

http://www.nytimes.com/2010/10/16/world/asia/16china.html

October 15, 2010

Chinese Christians Barred From Conference
By SHARON LaFRANIERE

BEIJING — More than 100 Chinese Christians seeking to attend an international evangelical conference in South Africa have been barred from leaving the country, some in the group said, because their churches are not sanctioned by the state.

Organizers say that more than 4,000 Christian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ill discuss faith, poverty, the AIDS epidemic and other issues at the nine-day conference, which begins Saturday in Cape Town. But members of the Chinese delegation said that they could get no farther than the passport control at international airports in China before officials confiscated their documents.

“They said it is illegal to attend this conference, and they sent me home,” said Liu Guan, 36, a Protestant evangelical leader who tried to fly out of Capital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Beijing last Sunday. “The explanation was ‘for your own good.’ ”

China’s policy toward Christians is more relaxed now than a decade ago. Although only government-sanctioned churches are considered legal, millions of Chinese — some say tens of millions — worship in unregistered house churches.

While believers often complain of harassment, officials in much of China turn a blind eye to the activities there. But Chinese house churches are one matter; global conferences are another.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said that the government intervened to prevent people from attending the conference because Cape Town organizers failed to honor China’s policy of domestic control over religious activities. In a statement on Friday, Ma Zhaoxu, spokesman for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said that instead of inviting the legal representatives of China’s Christians, the organizers “secretly extended multiple invitations to Christians who privately set up meeting points.”

“This action publicly challenges the principle of independent, autonomous, domestically organized religious associations, and therefore represents a rude interference in Chinese religious affairs,” his statement said.

Officials of the conference, the Third Lausanne Congress on World Evangelization, have protested. In a statement, Doug Birdsall, the executive chairman, said that China’s official Christian representatives had been invited but had declined to attend. The Three-Self Patriotic Movement — China’s state-sanctioned Protestant Church — was also involved in the process of selecting participants, he said.

In an open letter released Friday, the Chinese delegation said China was home to tens of millions of Christians, most of whom worshiped in unregistered churches. Pastors and elders were eager for the chance to discuss the growth of Christianity in China and to build ties with religious leaders from other countries at the Cape Town conference, the letter said.

The conference is the third worldwide gathering since a committee led by the evangelist Billy Graham drew 2,700 religious leaders to Lausanne, Switzerland, in 1974. Organizers say most of the speakers are from Africa, South America and Asia because that is where two-thirds of evangelicals live today.

Beginning in July, Chinese officials began individually contacting every Chinese citizen who had been invited and pressuring them not to attend, church leaders said. Some had to give up their passports, some suffered government reprisals against their churches and some were detained, the letter said. Most were turned away at airport passport control checkpoints, according to the letter. “This series of blocking actions violated their right of religious freedom” spelled out in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it stated.

There is precedence for the government’s interference. In accordance with China’s policy against foreign oversight of religion, the Chinese Patriotic Catholic Association, which officially represents Chinese Catholics, does not recognize the authority of the pope. Ignoring that, Pope Benedict XVIinvited four Chinese bishops to attend a church conference in Rome in 2005. Government authorities rejected the invitation.

Mr. Liu, the Beijing evangelical leader, said a half-dozen police officer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met him and four other Christians at the Beijing airport about an hour before their Sunday flight was scheduled to board. He said that his passport was confiscated and that he was ordered not to speak to the foreign media. A 25-year-old Beijing education worker, who asked to be identified only by his English first name of David in order not to call attention to his church, was sent home along with Mr. Liu. He said he later demanded a written explanation of why his passport was seized. The letter he received was brief, he said. It stated that he had volunteered to give his passport to the police.

Demanding Release of Dissident

BEIJING — More than 100 Chinese intellectuals and dissidents signed and posted a letter online Friday, asking that the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Liu Xiaobo, be released from prison and that government security officers stop harassing his wife, Liu Xia. The signers also asked that government leaders “make good on their oft-repeated promise to reform the political system,” in line with Charter 08, the pro-democracy manifesto of which Mr. Liu was a writer and that led to his imprisonment.

The letter added, “This will require it to guarantee the rights of Chinese citizens as they work to bring about peaceful transition toward a society that will be, in fact and not just in name, a democracy and a nation of laws.”

A leading dissident and supporter of Mr. Liu, Ding Zilin, meanwhile, was reported to have vanished, last heard from in the Yangtze River Delta town of Wuxi on Oct. 8, days after Mr. Liu’s prize was announced.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金天明和金明日牧师被警察带走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7)

对华援助协会快讯:

当地时间星期天(10月17日),北京的金天明和金明日牧师都被警察带走,下落不明。估计是与洛桑会议有关。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中国教会在这次的逼迫浪潮中团结起来,刚强壮胆,不要对共产主义无神论政府的逼迫者报任何幻想,彼此代祷,荣耀主耶稣基督的圣名。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王怡长老对赴洛桑会议未能成行的说明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7)

在中国成都的秋雨之福归正教会作长老的王怡,向第三届世界宣教洛桑会议组委会及全体与会的牧者、同工问安。

作为应邀参加第三届洛桑会议的中国家庭教会的传道人之一,我于2010年10月15日上午,与本地其他三位与会代表及送行的弟兄姊妹们来到成都双流机场,预备搭乘去香港的班机转赴开普敦。

因数日来受到的监控、跟踪和威胁,及绝大多数与会代表已在家里、机场及海关等处被非法拦阻的事实;在与三位本地同工及与我的妻子商议、祷告后,我向送行的众肢体分享了我的决定:如果政府不依法向我出具限制出境的行政决定,我将不配合他们践踏宪法和公义的违法行为。除非他们使用暴力,才能将我带离机场海关——那是迄今为止、我离你们最近的地方。

我在之后与国内及海外两位牧师的通话中,告知了我的定意。我知道手机可能被监听,所以求主赐我平静安稳和怜悯的心,预备承受可能的暴力。

当日下午3:50分,我和其他三位与会者先后通过海关,却在出境后被本地机动警察抢走护照,非法绑架和拘禁我们。直到当晚6点后,我被允许离开。其间,没有任何政府人员向我出示证件,没有任何人询问我,也没有向我出具任何法律手续。

整个过程中,我没有使用身体的任何一分力气,去配合他们的绑架行动;

我以这种方式,表明我已用尽身体的每一分力气去开普敦,赴我与主基督的约,也赴中国家庭教会与普世教会的约。

我以这种方式,任凭机动警察们将我当作一头猪或世上的渣滓,从海关的楼梯,到机场的走道,直到大地,拖行了一两百米;任凭他们将我当做货物抬起来,扔进了警车;最后,在离我的家和我的孩子只有500米的地方,任凭他们将我从大街上拖进了派出所。

我以这种方式,来顺服我的主基督的福音使命;

我以这种方式,来顺服掌权者从上帝而来的佩剑的权柄;

我以这种方式,来表达我和我的教会对半个世纪以来承受身体逼迫的中国家庭教会的认同,及对我们持守家庭教会立场、以基督耶稣为教会唯一元首的告白;

我以这种方式,经历了与被拘留的与会代表、包头金灯台教会传道人刘劲涛弟兄和一切在逼迫中为主作见证的众肢体的同在;

以及,在个人的情感深处,我以这种方式,记念尚在狱中的我的朋友和我尊敬的师长刘晓波先生,作为他的一位基督徒朋友,我努力在同受绑架的身体中去看他。

最后,我以这种方式,求主稍微在我的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愿主恩待,在我生命中留下十字架的印记,好叫我得着在这黑暗世代一生侍奉跟随他的勇气,并在未来信心软弱的时候成为对我的安慰和激励。

请你们原谅你们在中国的弟兄,我们身体的赴约只能到机场为止。但我们被重生的灵魂和所蒙的恩召,在救恩之道中与你们同在。

一切因着基督,为着基督,荣耀归给基督和父神,那至高独一的、恩典的君王。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北京30多名被阻止参加南非洛桑会议的教会传道人聚会遭冲击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7)

今天(10月17日)中午,北京30多位被阻止参加南非洛桑会议的教会传道人,在宾馆聚会时遭到警方冲击,大部被当地派出所来人送回到家中,其中金天明(守望教会)牧师、金明日(锡安教会)牧师、方兵(BCD教会)牧师、李圣凤(城市复兴教会)牧师等四名中国洛桑会议组委会同工被警方带走,据牧师与家人联系时说,他们将被扣留到本月25号,即洛桑会议结束后才能被放回家。

据知情人说,这批聚集到一块的教会牧师,都是准备前往出席洛桑会议的中国教会应邀代表,但是他们都在海关时遭到阻拦,于是他们为了避免受到警方骚扰,就前往首都机场附近的希尔顿国际大酒店住下,将致南非洛桑大会的信发出,并处理了一些事务。之后,他们前往顺义东方太阳城嘉宾国际酒店敬拜后查经,被10多个国保闯入,以非法聚集阻止。除大多数被送回家中,上述四名教会负责人和丰台区教会的王双燕牧师等三位洛桑代表,不知被警方带到了何处。

另据教会朋友说,北京一教会姊妹前往山西出差,顺便陪同一传道人于今天下午参加太原太谷农大的一家教会聚会时,于傍晚7点时,忽然被冲入的太原市国保、警察与保安强行带走,参加聚会的30人无一幸免。这些聚会人员被警方传唤了3个多小时,直到晚上10点多钟才被放回。

中国强行阻止应邀参加洛桑会议的教会交流活动,是严重侵犯公民的信仰自由权利。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山东省济南市长春里教会信徒集体申请示威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7)

10月15日,山东省济南市长春里三自教会800多信徒,向济南市公安局提交了示威申请,要求从10月26日开始在泉城广场和洪家楼广场示威一个月,要求有关部门严惩9月23日打人凶手,要求市政府出面依法维护信徒信仰权利,保护宗教活动场所不被非法拆迁。按照山东省的有关规定,该申请若在10月24日之前得不到公安局书面答复,就视同批准。

对华援助协会声援长春里教会坚决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并随时愿意提供必要的帮助。中国教会似乎进入了多事之秋,傅希秋牧师呼吁中国的所有教会和基督徒团结起来,为遭受逼迫的洛桑会议中国代表们和因其它原因被逼迫的基督徒们祷告,并刚强壮胆,正如希伯来书10:35中所教导我们的那样:“所以你们不可丢弃勇敢的心,存这样的心必得大赏赐。”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非洲一国际宣教机构致信中国驻南非使馆表示抗议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6)

对华援助协会快讯:“非洲文明”正遭遇中国特色的“文明”

一家非洲国际宣教机构的16个国家的代表致信中国驻南非大使,抗议中国政府禁止中国教会代表出席洛桑大会。下面是全文翻译和原文:

2010年10月14日
致中国驻南非大使

尊敬的大使,

作为旨在非洲大陆全面宣教的基督教机构:非洲联盟,我们的董事会来自许多国家的成员,在此写信给你,表达深切的不安甚至失望,因为洛桑会议中国代表被中国政府禁止出境前来参加会议 。

我们在这里向你保证,这是一次属灵的会议,而不是一次政治会议。

在非洲的土地上举行的这次国际宣教盛会,会因为中国教会代表的缺席而沮丧暗淡,并且也导致贵国的正面形象在非洲受到损害。我们呼吁并肯定你们的政府能够改变决定,放行那些参会代表。如果贵国政府能够听从这样的呼吁,那么,在非洲的数亿的基督徒一定会感到欣慰和感谢。

谢谢你,大使先生。
签名:麦克-卡西迪 该机构创建者

以及下列国家的代表:
南非
美国
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比利时
新西兰
津巴布韦
马拉维
卢旺达
刚果民主共和国
肯尼亚
乌干达
嘎纳
坦桑尼亚
埃塞俄比亚
-------------------------------

14 October 2010.
To His Excellency
The Chinese Ambassador to South Africa.

Your Excellency,

As 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Board of African Enterprise, a Christian ministry spanning the length and breadth of the African continent, we are writing to you to express deep concern and even dismay, that apparently the Chinese delegation to the Lausanne Congress in Cape Town (October 17-24) have been refused travel documents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In this regard we want to assure you that this is a spiritual and non-political gathering.

Insofar as this global Congress, hosted on African soil, will be much diminished by the non-presence of the Chinese delegation, and insofar as this will also damage the positive image of your country here in Africa, we do appeal and plead with your government to reverse this decision and allow your delegation to attend. Multiplied millions of Christians across Africa will be most relieved and thankful if your government would respond positively to this request.

Thank you, Sir.
With all good wishes,


Dr Michael Cassidy

Founder African Enterprise
and the Support Board Chairs of:

On behalf of our ten leaders from:

South Africa
USA
UK
Canada
Australia
Belgium
Zimbabwe
New Zealand
Malawi
Rwanda
DRC
Kenya
Uganda
Ghana
Tanzania
Ethiopia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洛桑会议和家庭教会被逼迫事件继续进行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6)

中国政府逼迫并禁止家庭教会应邀代表出席洛桑会议,这起宗教事件正在国际范围内引发一连串的政治效应。全世界都在吃惊地看着中国,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仍在服刑的国际恶劣影响余波未平,洛桑会议教案的每日新闻又在西方、非洲、亚洲等国际媒体中开始发酵。人们都在问:中国政府到底想要怎样?于是,全世界都被尴尬了。

非洲一基督教宣教机构向中国驻南非大使提出书面抗议,呼吁中国政府尽快放行中国教会代表。

下面请关注逼迫仍在进行:

中盟快讯:海淀区清河镇怡清园小区有派出所片警、协警、居委会10多人拦阻中华福音团契主任牧师张恒牧师,不让其出门。前天张恒牧师被推倒在地,为的是不让其参加洛桑会议。张恒牧师表示机票已作废,但仍然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中华福音团契有超过50万基督徒。请关注,并为张恒牧师祷告! 手机:13501093953

范亚峰博士的家仍然被多名警察封堵,出行和吃饭仍然需要抗争。最近,家庭教会的范亚峰博士最近关于洛桑会议逼迫事件的评论,已经在西方等国际舆论界引起广泛关注。

福州连江教会:上午九点半同工半克镇弟兄被政府人员带走,未出示任何证件。三个聚会点被封锁,均无文件。带领人何可端的网络被限制。电话13107650099。这间教会在福建教会系统里有强烈的宣教异象和行动力,跨地区布道团每次外出一周均硕果累累。7月下旬的一次宣教动员大会上,40位左右会众愿意奉献一生委身宣教,最小的谢以诺弟兄年仅7岁。带领人何可端弟兄,自幼残疾但归主后全家事奉大有能力。请弟兄姐妹给予代祷和其他可能的支持。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紧急关注范亚峰、代金波的处境

对华援助快讯:

北京时间今天(20日)早晨7:40左右,大批警察围堵著名基督徒法学家,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的代领人范亚峰博士的家门,不让他出门。范亚峰奋力夺路而走,被警察暴力冲撞而导致脚踝扭伤,遂被警察抓走,关押在北京市双榆树派出所,到现在还没有释放,情况不明。他的妻子吴女士非常担心,正努力交涉。

另据,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的成员代金波先生,昨天被4、5名身份不明的人强行架走,关押在一个地方约4个小时。代金波不断抗议并坚决要求对方出示合法证件,其中一位出示了警官证。后来,代金波被释放。


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傅希秋牧师,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和双榆树派出所的严重践踏公民权利的违法行为,并向洛桑会议遭受逼迫的中国代表,以及范亚峰和代金波这两位长期致力于维护基本人权的基督徒律师,致以高度的敬意。希伯来书10:35说:“所以,你们不可丢弃勇敢的心,存这样的心必得大赏赐。”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世界各地关心这些被逼迫者的人们,打电话到北京双榆树派出所,责问其所长,抗议他们的恶劣行为,并敦促立即释放范亚峰博士。该派出所的电话:010-6256-1316 从海外请拨:011-86-10-6256-1316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2010年洛桑会议中国代表受逼迫大事记

对华援助协会(2010. 10. 15)

9月底,有两位洛桑会议的参会者去第三国时在海关受阻,不许出境,给出的原因是他们要参加洛桑会议,其中一位的护照被没收。

10月初,另一位洛桑会议的参会者被公安人员监管三天,虽然可以与外界联系,但没有行动的自由,其间要求交出护照才能放人。

10月9日凌晨,内蒙古包头市金灯台教会的牧者刘劲涛被派出所民警带走,行政拘留十五日。拘留的直接起因是劲涛带领20多位弟兄姐妹开祷告会。劲涛因参加十月洛桑会议,最近屡次受到有关方面人士的劝阻和威胁。

10月10日,北京五位志愿者在北京首都机场海关被拦截。他们的护照暂时被没收,要到25号会议结束之后才能退还。

10月10日,一位在海外留学的参会者,由于前不久回北京办事,今日打算回到海外时也在机场被拦截。

10月11日,上海两位志愿者,一名被拦阻在海关,另一名平安出境。

10月11日,内蒙的一位参会者护照及身份证被派出所强行没收。

10月11日,又一位在海外留学的参会者因学校有课已于九月份退出,由于前不久来北京办事,今日打算回到海外时也在机场被拦截。

10月13日,上海六位参会者,两位被拦截在家里不让出门,另外四位被拦阻在边防。

10月13日,广州一位参会者在海关受阻,未能出境。

10月13日,北京一位牧者在海关受阻,未能出境。

10月13日上午,北京一位女性参会者因要前往机场,被十几位派出所、居委会和随从他们来的人拦截在家门口,后又跟至地铁上强行拦阻,造成肢体上的伤害,手臂和腰部有多处轻伤。

10月13日,北京一位参会者被相关执法人员推倒在地并强行带走,原因就是他要参加洛桑会议。

10月14日,北京地区当日出发的参会者,一部分人被拦截在家门口,另四位参会者在海关被拦截。

10月14日,厦门11位参会者全部被拦截在上海的酒店,其中三人护照被没收,经过数小时交涉,才返还护照,但最终还是被强行送回厦门。

10月14日,温州一位参会者于上海机场顺利出境。

10月15日,成都四位参会者在海关被拦截。

10月15日下午,北京八位参会者在海关被拦截。

10月15日晚上,北京十五位参会者……

10月16日凌晨,北京五位参会者……

10月15日夜或16日凌晨:成都的王怡牧师在成都机场被政府人员拦阻,就要求对方出示禁止出行的法令文件,对方拒绝出示。所以,王怡牧师拒绝离开,就被六人抬起,拖行百余米,强行塞入车内驶离机场。王怡腿部受伤。

目前几乎所有参会者在家被严密监控,人身自由受到极大限制。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洛桑会议中国代表被分而治之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5)


对华援助快讯:洛桑会议中国代表被分而治之

10月15日,成都四位参会者在海关被拦截。

10月15日下午,北京八位参会者在海关被拦截。

10月15日晚上,北京十五位参会者在海关被拦截

10月16日凌晨,北京五位参会者在海关被拦截

10月15日或16日凌晨:参加洛桑会议的成都传道人已经被全部带离成都双流机场。

更新:
成都的王怡牧师在成都机场被政府人员拦阻,就要求对方出示禁止出行的法令文件,对方拒绝出示。所以,王怡牧师拒绝离开,就被六人抬起,拖行百余米,强行塞入车内驶离机场。王怡腿部受伤。请代祷。

(资料图片:2006年5月三位来自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李柏光、王怡(右2)、余杰在美国白宫得到布什总统的会见)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第三届洛桑会议中国应邀代表的公开信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5)

第三届洛桑会议中国应邀代表的公开信 

第三届洛桑会议于2010年10月17日至25日在南非开普敦召开,全世界近200个国家的4000多位代表出席这次全球性基督教会议。洛桑会议组织者向200多位中国家庭教会基督徒发出参会邀请。最近,政府有关部门对应邀代表进行劝阻、监控、拦堵、拘留、海关拦截,结果造成绝大多数应邀代表未能赴会。针对这一事件,我们决定发表此公开信,以表明我们的立场和态度。

首先,家庭教会是中国教会的主体,是独立自主自办的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持守政教分离的原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经历了持续不断的发展。家庭教会分布的范围从农村到城市,从沿海到内陆,从中原到边疆,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其聚会也从几十人在家庭的聚会,发展到写字楼、酒店会议室、教堂等地方的上百甚至上千人的聚会。家庭教会的信徒数量已达数千万人,包括社会的各个阶层,而且仍在迅速发展,已成为中国基督教会的主体。

第二,中国家庭教会教牧同工渴望参加第三届洛桑会议。

第三届洛桑会议是一个全球性的基督教会议,研讨向世界各地推进基督教福音宣教所面临的迫切议题。中国家庭教会作为普世教会的一份子,渴望参加此次全球性会议,与世界各地的众教会聚在一起,探讨如何向世界见证上帝的爱、传扬基督的福音。我们认为参加洛桑会议可以增进普世基督徒之间的友谊,见证上帝对中国的爱,分享过去几十年来中国教会经历的巨大变化。中国教会200多位代表被邀请参会之后,很多牧者和信徒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参与筹备,众多教会和信徒积极奉献支持,不仅自筹了中国应邀代表参会所需的经费,还帮助邻近国家及非洲地区100位参会代表承担了费用,向普世教会见证了中国教会的成长。

第三,政府有关部门的拦阻侵害了广大信教群众的信仰自由,严重违背了国家宪法。

当中国家庭教会的牧者和信徒带着满腔热情预备参加洛桑会议时,几乎全部应邀代表都被政府有关部门面谈劝阻。当应邀代表坚持要赴会时,便遭遇到更大的阻拦与压力。有的应邀代表被看管,有的被没收护照,有的代表所在的教会受到冲击,甚至有个别代表遭到行政拘留。有些应邀代表去机场时,被强行拦阻;绝大多数代表经过边检时,被限制出境。这一系列的拦阻行动,侵害了公民的信仰自由,严重违背了国家宪法,而且深深伤害了广大信教群众的情感和尊严。

作为基督徒,我们爱上帝,也热爱自己的祖国,深切盼望中国成为仁爱、公义与和平的国家。我们渴望每一位中国人,无论地位高低,彼此相爱,让上帝爱的阳光充满古老的中华大地;我们渴望公平如大水滚滚,公义如江河滔滔;我们希望,和平不再只是渴望,而是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成为真实。为此,我们呼吁政府有关部门除去对应邀代表的各样施压与限制,避免加剧政府与信教群众之间的矛盾。我们期盼政府改善现行的宗教政策,建立和谐的政教关系,使教会成为中国社会更大的祝福。

愿上帝赐福中国!

第三届洛桑会议中国应邀代表
于2010年10月15日,北京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就洛桑会议中国代表受逼迫发表视频声明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5)

美国东部时间2010年10月15日早晨,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就最近洛桑会议中国家庭教会代表被政府禁止赴会的系列逼迫事件发表视频声明。



或点击Youtube视频链接。
Lausanne Congress Chinese Video is on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MdvmwdUQ9wg
Also on VOCN:http://www.vocn.tv/vocntv/?q=cn/vocn_home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关于中国教会参会者参加洛桑会议的守望教会立场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4)

目前中国教会的洛桑参会者面临众多压力及拦阻,但我们相信,这次洛桑会议的参加有神自己的带领和美意,它会促使中国教会的合一与成长,神也透过这种方式使我们中国教会真正兴起,发光,成为这个世代的盐和光,来祝福中国社会。因此,我们守望教会:

为着我们教会12位弟兄姊妹(8位正式代表,4位志愿者)能够被邀参加洛桑会议献上感恩,坚定支持他们的参会,并恳求神带领他们的行程平安顺利!

为着所有中国的参会者能够“坚定、公开、整体”地去参加洛桑会议献上祷告,也为着一切辖制教会的属灵拦阻能被除去献上祷告!

为着因参加洛桑会议而被限制甚至关押的弟兄姊妹(特别为内蒙包头的刘劲涛弟兄,10月9日遭行政拘留15天)献上恳切祷告,求神使他们不但在圣灵里心灵自由,身体也得以自由,并且靠着主的灵见证主的生命及真理!也为他们所属的教会和同工团队来祷告,使他们在主里坚定合一!

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耶和华的荣耀发现照耀你。
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他的荣耀要现在你身上。
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圣经以赛亚书60章1至3节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刘同苏牧师就洛桑会议教案发表评论——公然违宪的自白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4)

公然违宪的自白
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中国官方阻止家庭教会代表赴洛桑会议问题的答复

刘同苏牧师

笔者在接受美国一家电台采访时,被请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该社记者提问的一个答复进行评论。该书面答复的全文如下:(发件人)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日期)2010年10月12日;(标题)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答记者问;(正文)现就你社有关第三届‘洛桑会议’的提问答复如下:中国政府一贯尊重和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并鼓励和支持宗教界在独立自主,平等友好,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开展对外交往,此次在南非开普敦召开的第三届‘洛桑会议’是一次国际性的基督教会议,但大会组织者并未向中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中国基督教两会发出正式邀请,而是多次与我境内基督教私设聚会点人员秘密联系部署参会事宜,这种做法公然挑战中国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是对中国宗教事务的粗暴干涉,希望大会组织者尊重中国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规,多做有利于促进宗教方面文化交流与合作的事情。”此前中国公共安全人员出示的理由(诸如:“反华势力操纵”,“分裂国家”,等等)毕竟是私下发布,此次终于见到了中国官方正式发布的理由。一见之下,极为震惊;这位发言人若不是对现代公民社会生活原则完全无知,就是公然无“…”(即丧失了人性中遇自我丑事而引发脸红的那种素质)了。这个发言整个就是自己违法宪法的自白,而且还充满了与羞愧完全相反的味道。

通过这位发言人,我们才知道:在中国,教会必须“公设”,才合法。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公民社会中,教会都只能是以宗教信仰为宗旨的民间组织。“民间”就是“非政府”,所以,所有的教会都是非政府组织(NGO),都是“私设”的。宗教信仰是公民的基本宪法权利,教会是公民自由行使宪法权利而自愿结成的信仰共同体。“公设”在本性上就违背了教会作为民间组织的基本性质;一旦教会必须“公设”,就剥夺了公民自由选择教会的宗教信仰权利,也剥夺了公民自愿结成信仰共同体的结社自由。简单地说,“公设”的,就不是真正的教会;真正的教会,就必须“私设”。如果中国的法规不让“私设”的教会合法,该法规就在法律意义上禁止了所有教会,而只把不是教会的公立组织指认为教会。中国基督教两会之所以没有被邀请(尽管它们通过各种途径要求参会),就是因为其“公设”性质。“洛桑会议”是全世界作为非政府组织的教会的聚会,它为什么要邀请一个“公设”的政府组织来参加呢?“洛桑会议”并没有邀请美国政府的宗教事务委员会(笔者虚拟的组织)参会,为什么必须邀请中国政府“公设”的官方附属机构来参会呢?“中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的说法本身就在否定宗教自由的宪法权利。请问哪个教会是美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如果美国政府敢于指定一个教会作为“美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马上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教会起诉美国政府违反宪法。宗教信仰是民间行为,一个真正合宪的政府怎么可能去干预民间性质的个人自由呢?“中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的说法说明中国尚无宗教信仰自由,只有宗教信仰垄断。这种说法表明:中国的各个教会都没有自由参加国际宗教活动的权利,只有政府指派(即“公设”)的宗教管理机关才有权参加国际宗教活动。仅仅在三十年以前,任何中国公民从事国际贸易的行为都是非法的,只有官方的进出口公司才有权进行国际贸易活动。因为废除了那种剥夺贸易自由的官方垄断,才出现了今天中国的经济繁荣。只要将此情形类推于基督教界,就知道今日中国宗教自由的结症在什么地方。单就数量而言,只管辖(还不是代表)二千万信徒的“两会”由政府指定而成为中国基督教界的唯一合法代表,而家庭教会的六千万信徒在完全不认同“两会”信仰的情况下却被强行被代表了。这个声明非常清晰地表明了“两会”作为官办垄断行业公会的性质。在此次事件中,“两会”的功用就是以官办(即“公设”)的垄断地位排除任何真正教会参与国际宗教活动(在此就是普世大公教会活动)的可能性。以国际交往的这个事例回推“两会”的整个本质,不难发现其结构性功用就是以政府赋予的垄断地位限制与扼杀教会的发展。这里仅仅指出“两会”在宪政结构上的地位,并不涉及其特定时期,地区或个人的表现。

“秘密联系部署”也是专政思维方式所臆造出来的。笔者是今年春天首次从家庭教会的一位筹备执行委员那里知晓该教会的筹备进展;该执行委员当时特别强调:此次中国家庭教会去洛桑会议的筹备与开赴,完全公开进行,光明的事情要行在光明之中。此后,在一些公开场合听到其他几位执行委员分享筹备情况,并未见他们特意采取特意保密的状态。中国政府将公开筹备的工作视为“秘密”仅仅沿袭了专政时代的思维方式。专政时代,个人的诸般事物都得向党组织汇报;如果结交了女朋友却没有向党组织汇报,就是“秘密恋爱”;几个学生出于爱好聚在一起朗诵诗歌,仅仅由于没有通知党组织,就是“秘密搞小集团”,轻则处分,重则坐牢。“洛桑会议”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中国家庭教会也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它们之间堂堂正正的联系,仅仅因为没有报告中国政府,就变成了“秘密联系部署”。两个非政府组织之间的民间活动,为什么要报告中国政府呢?“洛桑会议”邀请美国教会的代表时会通知美国政府吗?按照这位发言人的标准,“洛桑会议”在世界各国都从事了“秘密联系部署”。一个政府非要插足男女青年的恋爱过程,那一定不是好政府;一个法规非要非政府组织的民间行为里面强行加入政府行为,那一定不是好法规。我们感谢上帝,现在中国男女青年交往时,已经没有“党组织介入”这样的政府程序。我们也祷告,让中国的民间组织交往(无论在国内或国际),也免去夹在其中的政府行为。不要求向党组织汇报的恋爱,才是自由恋爱;不需要向政府报告的宗教信仰活动,才是宗教信仰自由。

距离第三届洛桑会议开幕,还有一天。呼吁中国政府能够按照中国宪法,给予家庭教会代表以自主从事国际宗教活动的权利(而不是被别人强行代表);给予家庭教会代表以自由出行的权利(而不是在机场强行把人押走或者先行到旅行者家里去扣押护照)。在将近二百个国家中,只有中国使用国家强制力阻止教会的代表参加“洛桑会议”,这显然难以用特殊国情加以解释。这不是“反华”,而是“华”“反”,即中国要逆世界潮流而动。(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4)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山东济南长春里的5名基督徒上访山东省委

当地时间10月12日下午,五名信徒去山东省委向省领导反映9月23日济南长春里三自教会的信徒被假警察伤害的事件,传达不让进去,也拒绝给里边打电话。信徒要求他给里边有关人员转交反映情况的信件,传达也拒绝了。

10月12日下午五名信徒又去济南市人大常委会递交对9.23事件中110民警的控告信,门卫的答复是:市人大的秘书处和办公厅都搬家了,后又给信访室打电话,信访说:明天再来,今天搬家,周一、三、五是正常信访时间。

事实上,信徒不是去信访,而是给领导反映紧急情况,信访的程序早就走过了,但市政府信访局的答复是:60天内给答复也是合法的。信徒实在等不起。于是直接给各级领导递信反映情况。

照片是在市人大常委会门口照的;原打算在省委门口也照,但被门卫拦阻。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前往洛桑会议的家庭教会的领袖继续被拦阻和逼迫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3)

对华援助快讯:

当地时间13日,家庭教会一位代表方兵牧师赴洛桑会议在北京被拒绝处境。北京教会的一位王姓姊妹昨天在出门为方兵牧师送行时,与监控人员发生激烈的肢体冲突,这位姊妹的手臂和腰受轻伤。

当地时间14日早晨8点半左右,中华福音团契负责人张恒牧师出门时被监控人员推倒,现在居委会无法出行。也是因为张恒牧师要前往洛桑会议。

对华援助还获悉,由于这两天大批家庭教会代表要赴南非开会,北京机场如临大敌,政府派遣1000名警察,做好准备,大约每10个警察对付一个。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基督徒维权律师范亚峰博士遭受北京双榆树派出所的暴力逼迫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2)

昨天,北京时间10月12日,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体的带领人物范亚峰博士,受到北京双榆树派出所数名警察的暴力骚扰。

范亚峰博士在赴宴的途中,被数名警察挟持,强行按住。开始, 警方答应用车送他前往西直门聚餐处,但中途却掉头。其后,两位警察挟持范博士,不让前行,然后被双榆树派出所杨姓副所长运用暴力强制塞入车内,送回住处。多达四位警察参与限制范亚峰的人身自由。范亚峰博士对北京警方运用暴力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做法,表示强烈抗议,并要求追究杨姓警察的非法行为。
双榆树派出所的所长还亲自到范亚峰的家里,要求范亚峰主动放弃接受外国记者关于洛桑会议的访谈。

此外,监控范亚峰的人马从总数8人上升到20人,协警站在楼道里,盘问每一个人。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强烈谴责北京的这一做法,并警告这样的愚蠢执政方式只能危害社会的和谐,扰乱民意,加剧腐败,催化社会的剧烈变革。傅希秋牧师还呼吁中国教会的基督徒们团结起来,祷告声援范亚峰博士,声援所有因参加洛桑会议而被逼迫的家庭教会的代表。
近几天,对华援助协会不断收到国内关于赴洛桑会议被阻甚至被抓的报告,对此表示深切忧虑和关注,并敦促洛桑会议主办方公开发言,支持这些家庭教会赴会代表的合法权利,谴责中国政府的践踏公民宗教自由的违法行为。

(图:2009年6月范亚峰博士领取美南浸信会颁发的约翰-理兰德宗教自由奖John Leland Religious Liberty Award。2007年该奖得主是小布什总统,2008年是傅希秋牧师)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北京基督徒律师江天勇一家信仰敬拜权利遭北京警方粗暴剥夺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1)

中盟快讯:

2010年10月10日即礼拜天下午1:55,作为基督徒的我与太太孩子跟往常一样与去参加教会的敬拜,但被守候在楼下的警察拦住,说是羊坊店派出所副所长夏宇翔不同意。

与夏宇翔电话后得知是海淀公安分局国保宋爱欣不让去,与宋爱欣电话,他说让我配合一下。我非常纳闷,我配合什么?配合警察违法吗?我表示让你们警察跟着、我坐你们警察的车已经是在配合你们了,难道非要放弃人身自由、放弃信仰敬拜自由才算是配合你们吗?

我表示作为基督徒我必须参加今天的敬拜,我不坐你们的车,你们愿意跟随你们的便。后来片警表示,我们一家可以去,但让便衣跟着。他们担心便衣跟不住,我说我们可以走慢一点让你们跟住。

结果没想到我们快走到地铁一号线军博站C口时,突然从身后追上来俩小伙抓住我的衣服,不让我走,把我太太孩子吓得不行,我赶紧让太太、孩子离开。我问他们俩人是谁,凭什么拦住我?

俩人表示是羊坊店派出所的,问姓名证件,没有!我问你们拦着我不让走的根据是什么,他们说是上面命令。我表示,我们全家都去参加的,纯粹是一信仰敬拜,与诺奖、刘晓波及其他你们这次关心的事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表示,已经跟分局和市局都说清了,但市公安局和分局宋爱欣说了,今天我如果去了,就是羊坊店派出所的事故!他们一直拦住我不让往前走,僵持到16:05,我看时间已经完全被耽误了,便决定回家,他们多人一路贴身“护送”我进家门。

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和基督徒,对北京警方如此利用强大的组织肆意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任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剥夺公民信仰敬拜权利的做法非常愤慨!

在北京警方违法过程中,我太太孩子受到惊吓。北京警方不去保障公民人权却执意践踏中国现行法律的行为,令人唾弃!

海淀公安分局国保宋爱欣电话13911807506
海淀分局羊坊店派出所副所长夏宇翔电话13701139212(李爱民手持)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对华援助协会关注洛桑会议中国教会代表受到打压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11)

全球瞩目的福音派基督教会召开的第三界洛桑世界宣教大会,即将在本月16-25日在南非的开普敦召开。本次盛会将有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大约4千名教会领袖出席。

然而,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对家庭教会应邀参加洛桑会议的200位家庭教会的代表,却在不断粗暴的打压。根据对华援助获得的信息,从新疆的维吾尔族基督徒代表,到北京的汉族基督徒代表,全部都被约谈、威胁、或机场拦截、没收护照、甚至被拘禁,甚至连家人也受到威胁。对华援助协会将继续密切关注这一事件的发展,并呼吁洛桑会议的组织者,在这个时刻勇敢地站出来,为这些因为被邀请参加会议而被逼迫的基督徒说话,并谴责中国政府对这些家庭教会代表的打击。

1974年,在葛培理牧师的领导下,于瑞士洛桑召开第一届洛桑宣教大会,来自150个国家的2700位基督徒领袖出席,包括观察员、新闻记者和来宾在内,总共四千多人出席;会后发表了《洛桑信约》。1989年7月,在 菲律宾的马尼拉召开了第二届洛桑宣教大会。会议的第一天晚上,会场的前面专门为不能出席的中国教会空出二百个座位,期待中国教会有一天能够加入普世教会的 团契当中。

21年过去了,耶稣基督的教会在中国已经拥有几千万的基督徒,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基督徒人数增加最快的国家之一。难道,这一界的洛桑会议,还会为中国教会留出200个空座位吗?
第二届洛桑会议形成了影响深远的《洛桑信约》,其中第13条是这样的:

13. 自由与逼迫

上 帝赋予每个政府的责任是维护和平、公正与自由,使教会可以顺服上帝、服事主基督、不受拦阻地宣扬福音。所以我们要为国家的领袖祈祷,并且呼吁他们根据上帝 的旨意和《世界人权宣言》的声明,确保思想与良知的自由,以及实践和传扬宗教信仰的自由。我们也深切地关注那些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尤其是那些为 耶稣作见证而受苦的人。我们承诺,要为他们的自由而祈祷和努力;同时,我们也不因他们的遭害而胆怯。上帝正帮助我们,不管要付多大的代价,我们都要反对不公正的事,并且忠于福音。我们也不可忘记耶稣的警告:逼迫是不可避免的。(提前1:1-4;徒4:19, 5:29;西3:24;来13:1-3;路4:18;加5:11, 6:12;太5:10-12;约15:18-21)

洛桑会议官网:http://www.lausanne.org/zh-CN/covenant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济南长春里教会被打伤人员统计表

山东济南长春里教会继续受到政府的严重逼迫,信徒们恒切祷告,并盼望中国其它教会,不论是三自教会还是家庭教会,能够给予及时的声援和帮助。

9月23日该教会被打伤的基督徒,至少27人,还有许多财物被破坏和没收。下面是相关统计列表:

2010年9月23日警察(疑似)帮万达打人事件中
信徒人身伤害和财务损失登记表

姓名
性别
年龄
人身伤害情况
财物被抢情况

周连云

74
左眼失明,腿受伤,120送医院

袁秀香

70
肾、腰受伤、不能小便,120送医院

刘元洪

72
心脏受损、腹部受伤,120送医院

刘福义

69
右肩、腰受伤
两副眼镜、一条褂子

丁红

35
脖子、脚受伤

焦金英

46
被打

史兴芳

45
手受伤

张德美

24
被打

秦清

26
被打

王文瑞

23
被打

钱学英

被打

李玉娥

被打

宋文荣

右膀子受伤

王建河

30
头部受伤,被多人围殴

刘玉英

69
被打
包被抢,包内有:老年坐车卡、
70元钱、眼镜、毛衣、保温杯

杨玉华

45
受伤

丁娟

36
受伤

王金奎

80
受伤
圣经一本

李春艳

被打

朱德凤

70
头部、腰部受伤

赵增秀

76
手臂扭伤
手电、伞、充电器、保温杯

赵建华

63
腰、手腕扭伤

庞菊欣

76
手、肋骨、肩膀受伤
100元钱、保温杯、伞、眼镜

宁新丽

52
手受伤、浑身疼

王延

46
手臂受伤

徐拥军

28
被6、7人围殴
眼镜被打碎

王元晓

29
被打
眼镜被打碎

长春里教会
sony数码摄像机一台,被子30床,军大衣54件,棉袄20件,帐篷两顶、泡沫板40张、凳子50张、凉棚一个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家庭教会参加洛桑会议代表一人在上海被拦,一人出关

快讯:

今天,当地时间11日,中国家庭教会前往洛桑会议的代表有一人在上海被拦,一人顺利出关!

对华援助协会继续关注其他即将赴会代表的遭遇。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山东济南长春里三自教会面对逼迫的祷告会视频

面对政府的严酷逼迫,山东济南长春里三自教会举行祷告会,祈求上帝保护他们的教堂不致被政府和开发商侵占。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北京家庭教会代表赴洛桑会议被禁止出境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11)

地下教會禁赴海外福音會,當局指大會涉反華,北京機場扣5人

【明報專訊】北京5名基督教地下教會志願者昨日準備動身往南非,參加本月17日開幕的第三屆洛桑世界福音大會,但在北京機場遭邊防人員阻止未能出境,其中4人的護照被沒收。洛桑大會邀請了200名中國地下教會人士參加,全部參與者均被當局約談,最少1人被拘留。

200人獲邀 全部遭約談

北京地下教會志願者劉官說,他和4名同伴昨日下午3時許到機場,已辦好登機手續,但在過關時,「邊檢人員在護照中發現簽證上有洛桑世界福音大會的信 息,就不讓我們出境,然後就來了5、6個北京市國保(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成員),還有宗教局的人,後來還有一些各區、街道的人員,讓我們把行李取出 來」。他在晚上6時許被送回家中。

「基督教能提升社會公正」

劉官說,警察態度良好,雙方並無衝突,在場最少4人的護照被收走,「他們說,最少要扣到25日才還給我們」。劉官認為,當局不能再把基督教當成是「帝國主義的侵略工具」,而應看到它能提升社會公正的積極作用,他希望能與當局加強溝通。

官方教會欲赴南非未果

此次洛桑世界福音大會於17至25日在南非舉行,邀請200名中國地下教會人士參加,包括神職人員和事工等。中國官方的基督教三自愛國會曾與大會聯 絡,希望參與,大會要求參加者簽署《洛桑信約》(The Lausanne Covenant),由於其中規定事工要將福音帶給全世界,有違三自愛國會必須「定片、定點、定人」(擁有宗教局講道證,在指定區域的指定教堂傳道)傳道 的要求,故痩定不予簽署,因而無法參加大會。

北京一間地下教會一名有份獲邀的牧師說,當局3月起開始找參與者談話,200人全部都被找去談過話,主要是說洛桑大會被反華勢力利用、不能參加云云,內蒙古有一名地下教會牧師9日凌晨被以「組織非法宗教活動」拘留15天,預定剛好在大會閉幕日獲釋。

該牧師說,參加大會完全是宗教活動,沒有政治目的,對國家安全不構成威脅。他相信最終有人會能夠成行,但很難判斷最終人數。


明報記者北京報道
2010-10-11

新闻涟源链接:http://news.mingpao.com/20101011/caa1.htm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济南长春里三自教会发出紧急代祷信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8)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几个小时之前,当地时间10月8日凌晨,曾经在2009年6月和2010年9月23日遭受地方政府严重逼迫、几十位信徒被打伤的山东省济南市长春里三自教会的信徒发出紧急代祷信,呼吁全国的教会给予关注和帮助。根据知情者透露,当地公安局已经准备好,很可能要逮捕该教会中7位和其他参与维护教会合法权益的信徒:张敬斌弟兄,白向东弟兄,周丽萍姊妹、宋岳姊妹,王三元牧师,朱小樱姊妹、徐爱琳姊妹。

目前,该教会的信徒们已经请了北京的基督徒维权律师团代理此案。

对华援助协会谴责这一严重的逼迫案件,敦促山东省政府和济南市当局谨慎处理这一教案,及时纠正已犯的严重错误,维护这家三自教会及其教牧信徒的合法权益和基本的人身安全。我们呼吁中国的众教会和基督徒要有公义而勇敢的心,团结起来,不要胆怯,及时代祷、声援,并为这家教会和信徒提供实际的帮助。愿主耶稣基督亲自护庇这些基督徒。

请基督徒网民致电山东省政府、济南市政府、公安局和市中区政府。下面是部分电话号码:
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0531-86912828、86912826
济南市公安局:0531-85080119
市中区区长:0531-82078112
点击这里查询山东省政府的更多相关电话:http://www.shandong.gov.cn/col/col681/index.html

下面是代祷信全文:

为长春里教案代祷信》 

【赛62:6-7】耶路撒冷啊,我在你城上设立守望的。他们昼夜必不静默。呼吁耶和华的,你们不要歇息,也不要使他歇息,直等他建立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为可赞美的。
【诗118:8-9】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人。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王子。

亲爱的主内肢体:

我们是中国山东省济南市长春里教会的基督徒,为了持守主的正道,反对在长春里教堂拆迁问题中所存在的一系列罪恶,特向主内全体肢体发出代祷邀请,邀请弟兄姊妹同心合一地依靠主,为长春里教案向主祷告。寻求主的保守和带领。为便于大家深入祷告,下面简要介绍长春里教案的情况:

2008年7月7日,济南市基督教两会会长以欺诈的方式在市两会常委会上强行表决通过决议,与拆迁部门签订了长春里教堂拆迁安置协议。在此之前,长春里教会管委会和全体信徒对协议内容毫不知情。该协议导致长春里教会的教产由原占地面积1129.33平方米减少为占地面积300平方米,800多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价值2000多万)不翼而飞。该协议违反了《宗教事务条例》第30条和第33条。

我们有证据表明:该协议中丢失的这800多平方教产是由济南市民族宗教局的正副局长代替市基督教两会与拆迁部门谈定的,该协议的强行表决也是受这两位局长的操纵。

为了迫使长春里教会接受这一协议,2009年6月8日,市基督教两会在毫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作出决定:撤销王三元牧师长春里教会主任牧师职务;暂停聚会;停止长春里教会管委会职责的决定。并在第二天企图强行封闭教堂,后因信徒抵制而作罢。为此,政府还出动了100多防爆警察。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长春里教会的弟兄姊妹始终本着单单依靠神、依据法律和政策的原则,持守真理,反对罪恶,恪尽本分。在长春里教堂留守、聚会、祷告,并多次向济南市、山东省、国务院等相关政府机关上访、反映问题,但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2010年9月23日,开发商济南万达公司强行按照原协议建造教堂,强行实施原协议,长春里信徒到工地支搭帐篷抗议,200多身穿警服,头戴警用钢盔,自称是警察的年轻人突然袭击帐篷里的信徒(绝大多数是老人和妇女),殴打年轻信徒,抬起老年信徒扔出帐篷,并拆毁了帐篷,隔离信徒,强行施工。20多位信徒受伤(多数是老人),其中一位74岁老人左眼失明被120送医院抢救。110出警迟缓,到现场后站在一边观看,没有问过信徒一句话,与开发商和施暴者交头接耳有说有笑,并且眼看着6、7个施暴者殴打一位年轻的男信徒,致使他头部受伤。
事后,被打信徒到当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拖延推脱并拒绝告诉信徒是否立案。有信徒到北京上访,济南市政府派人劝他们回来,并承诺尽快答复,但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刚才,有信徒得到消息说:市公安局已经确定了7个人的名单,说他们是信徒的负责人,并准备抓捕他们。

我们相信一切都要经过主,一切都是主所预备的,一切都在主手里。我们只单单仰望主,行一个基督徒当行的,除此之外全无他虑。也盼望弟兄姊妹们为长春里教案祷告,为济南市教会的复兴祷告,为全世界教会的复兴祷告,阿门!

祝愿:以马内利
济南市基督教长春里教会全体信徒
2010年10月8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爱光诚行动倡议书

用良知寻找失去的光
爱自由、爱光诚 行动倡议书

5年前,山东临沂的暴力计生事件,让我们瞠目结舌,如今还心有余悸,公权力之腐败与堕落,考验着我们共同的忍耐与良心底线。

5年前,一位盲人用他最朴素、真诚的勇气和行动,感动了我们尚有余温的心灵,让我们知道,生命的意义绝对不是仅仅活着,而是要活得自由、高贵、寻找光明。

5年前,山东的法院做出了最无耻、最羞辱的一份判决,将这位眼瞎却心地光明的山东汉子,关进了监狱,也连同这些官员的良知一起关起来。

陈光诚先生用十年的时间,持守法律,踏上一条从自助到帮助其他残疾人,又到帮助乡亲维权之路。他给残疾人讨公道,他筹建乡村图书馆,他反对横行临沂的暴力计生,挺身控告当地官员。盲人陈光诚,让我们这些可见光明的人,感到惭愧、汗颜,无地自容。

五年过去了,陈光诚先生终于坐满了刑期,走出监狱。5年的时间,让这个山东汉子更加的坚强、执着。然而,他的监狱生涯却没有引得那些作恶者丝毫的忏悔,陈光诚先生及其家人依然被监视、控制,没有自由。

生活在一片堕落、野蛮的土地上,或许殉道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陈光诚先生是一个殉道者,为了自由、平等、尊严,他献上了自己的自由为祭。

陈光诚先生以基本的良知和常识,秉承诚实与追求光明的品性,感动着我们的肺腑心肠,如同惊雷一般,让这个沉闷了太久的土地,终于有了一点光亮。

造物主恩赐给我们黑色的眼睛,我们要用它寻找光明。我们要与这位盲人兄弟同哭、同乐。

我们没有理由拒绝接续这位盲人兄弟的志向,我们只有走的更远,面对光明,才不至于问心有愧、无言以对。

为此,我们愿意站在陈光诚先生这边,哪怕黑夜要笼罩苍穹。我们愿意身体力行,竭尽全力保护、看顾陈光诚先生的自由与生活。因为他一天不自由,民间良知之光就一天不自由。

我们将继续与陈光诚先生战斗在一起,为了驱赶黑暗,寻找光明。

我们将珍爱并继续秉承陈光诚先生的品性,用行动唤起这个民族的觉醒,冲破腐朽、堕落的文化。促进法律变革,帮助、救济那些被特权压制、伤害的苦难生命。

黑夜或许会持续很久,但我们知道,山路崎岖,有这位盲人兄弟同行,我们却得见光明。爱自由、爱光诚!让公义与爱在中华大地上彰显。

倡议人:

张 凯
李和平
范亚峰
李苏滨
张大军
李方平
李春富
黎雄兵
胡石根
王全章
陈天石
董前勇
童朝平
江天勇
刘沙沙
唐吉田
唐荆陵
白东平
丁谷泉
刘 洋
粱景禄

本倡议继续征集签名,如认可此倡议请发送姓名至以下邮箱:lawyerkai@gmail.com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对华援助协会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8)

对华援助协会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这一时刻,全世界都响彻着欢呼声。所有爱好公义、和平、爱的人们,都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见证了正义和良知力量面对邪恶政权的得胜。这也是所有中国人和全世界爱好和平者的骄傲。

对华援助协会的创始人和会长傅希秋牧师,高度赞赏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热烈祝贺刘晓波获奖。同时,也请继续关注高智晟和陈光诚这两位也正在遭受迫害的维权人士。

(大批记者云集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住处外面:http://twitpic.com/2vmhq3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陈光诚的呐喊与关注者的行动

2010-10-05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0,10,02)

*陈光诚再次与外界失去联系*
前面报道了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9月9日刑满,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家,他家门前被监控者层层包围。陈光诚患病急需就医,但不能走出家门半步,他家人所有常用电话都被当局切断。最初四天,我还能用别的方式联络到陈光诚夫妇,从9月14日到现在,我与他们失去了联系。

到本集节目首次播出前一天,我只看到陈光诚夫妇的朋友曾金燕女士在她的博客中谈到,陈光诚9月14日与外界失去联系后,仅在9月23日又有一次联系上。此外,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外间联络到陈光诚夫妇的报告。

*曾金燕博客选段*
曾 金燕写道:“陈光诚的岳母近期进入陈光诚家,她在陈光诚家被看守者搜身。20日陈光诚所在乡镇的政法委负责人带领至少4名警员及社会上雇来的看守者共20 多人进入陈光诚家,在他家里待了六个多小时。现在那些看守者随时可进入光诚的家,从社会上雇来的不明身份者尤其凶恶,极尽所能挑拨事端。

那些入侵者威胁陈光诚:“你的小命不知掌握在谁的手里吗!”地方当局对陈光诚的要求是‘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地方当局采取的手段,让我想起高智晟律师的个案。

目前看守者不但不允许光诚及伟静外出,也不允许光诚的亲生哥哥进家。光诚无法外出购买食物,请看守者代买也被拒绝。

光诚 78岁的母亲是唯一被允许外出的家人,在看看守者的跟踪监视下,她外出获取食物。‘有的时候,妈妈背一些小麦到小卖铺换一些吃的。’看守者即不允许光诚或 家人送光诚5岁的女儿上学,也不代送小孩上学,目前她失学在家。光诚请我们尽快想一些办法,现在局势一触即发,生活也成问题。”

*陈光诚与陈案简介*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之前三个月绑架未折抵刑期。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自2005年秋天以来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监控中,多次被殴打。在陈光诚被囚禁的四年半中,法定一月一次探视,袁伟静只被允许探视过陈光诚三次。

陈光诚先生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100人”,后又获“麦格赛赛奖”和多项国际人权奖,今年9月9日刑满出狱回到家中,一直被监控不能出门。

*陈光诚:我怎样出狱及其它*
到目前为止,我与陈光诚夫妇最后一次通电话是9月13日,部分通话录音在以前节目中播出。由于当时节目时间所限,还有部分录音没来得及播。今天先请听9月13日我们通话中一部分没来得及播出的内容和当时经剪接保留主要内容,但没来得及展开的部分——

主持人:“陈光诚先生,我想借这个机会证实一下,您是哪一天从监狱里被带出来的?”

陈 光诚:“他们是前一天把手续都给办好,这是从来没有过的。9日早晨五点钟,监控人员就都跑到监狱里去,让我起床。我就知道他们什么意思,我说‘不到点,他 们不上班’。他们就半开玩笑地把我硬从被窝里往外硬拽,把我叫起来。我们走出监狱的时候只有五点多一点,就是9日凌晨。”

主持人:“我(从跟踪采访电话)听到6点25分时您和家人见面,6点30分你们就进家门了。”

陈光诚:“据有关人士透露,山东省公安厅四月份左右花很大代价,为监控我买了一些先进设备,说早就预备好了。同时也到监狱去调查过我一次,问我现在改造得怎 么样了。监狱说我还是不认我犯罪。他们就说‘那我们还得采取强硬措施’。有这么个表态,具体情况不详,不会告诉我。还有,外面朋友给我的信件全部都给封杀 掉。”

*袁伟静:光诚腹泻咳嗽厉害不能就医,监控比2005年更严*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说:“我最担心的是光诚腹泻,还咳嗽。出狱那天几乎说不出话,夜里咳嗽厉害。他比以前瘦很多,白头发也多了,一看就很虚的样子。本来我们打算他出狱后去检查,到现在也出不去家门。”

谈到被监控的情况,袁伟静说:“比2005年时,从人数上、阵势上更严一些。05年时,监控器啊什么的还没有,电灯是有的。从他们(派来监控者)脸上表情说,现在比较凶狠,我就是这种感觉。”

主持人:“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监控者人数总的有多少?”

袁 伟静:“他们说村口人比较多,但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家人都进不来。今天光诚的叔叔给我们送点新玉米,也没能进来,只是把东西。。。看守我们的人 给拦下了。因为现在秋收,地里收花生,就光诚的妈妈自己一个人到地里收,我们都不能去。然后我到平房顶上晾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叔叔给送玉米了,在我们家 大门口。

妈妈是可以出去的。光诚的大哥以前紧的时候有跟踪,都是从社会上雇来的人,但现在直接是公安人员。大哥这几天也没能进我们家。我不知道是进不来还是怎么回事。

反正这几天一直没有人能够来。就是自己家的哥哥,包括亲邻,现在都没有能够进我们家。他们对哥哥有些恐吓,政府公安人员到大哥家威胁他,主要说他帮助我们。三哥在外面打工,回来想看看光诚,也受到威胁,还做出要打他的意思,他到现在不敢再来了。

妈妈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了,也受到威胁恐吓,说如果再怎样的话,就比2005年厉害得多。

出狱都应该作个全面检查,但在我们当地这种监控下,我们也确实不太敢相信我们这地方的检查是不是会真实。我们很想能够到大一点的、不受干扰的地方去检查。”

*陈光诚:我的申诉一直没停止,上头没反应,我发现法律、国家机关被挟持*
当我问到陈光诚先生现在有什麽最想说的话,他说:“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事实问题。我这个事情连他们自己。。。现在监控我的人,包括政法委、乡镇政法委的人,都不承认给我定的罪是真的。

05年到06年监控长达十个月,但在开庭的时候,他们矢口否认做过这样的事情。我想这种无耻的举动,很难令人接受。直到时隔四年多我出狱,我的申诉一直没有停止。

我 在监狱里不断找检察院,基本每天找两次。从2009年2月下旬到我出狱,一共找过他们562次。其中监狱帮我联系到检察院是128次,其中还有十几次的面 谈,我都把我写的一些材料转交给他们。但他们只告诉我说‘按照法律程序给你转上去了,但是上头没有反应,我们也没办法。他们不让我们去查,我们也不能去 查。’这就是给我的答复。

这种长期明知事实是怎么样,而不去检察不去调查,我在监狱中始终是这样。在以前就更多了。从我一进监 狱,2007,2008年,我找的次数就更多,包括看守所。在看守所我找了五十五次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向他们提出事实,但他们始终就不不给反应。我就 发现整个法律、整个国家机关都被挟持着,什么人挟持我也搞不懂。”

*陈光诚:“权坝”安到我家门口,完全无视宪法、法律,希望所有人能作出反应*
陈 光诚谈到出狱后被严密监控的情况时说:“我觉得这就是一种‘坝’。究竟是什么‘坝’呢?在电脑上叫‘绿坝’,把‘坝’安在人手边,现在又把这种‘坝’安在 人家门口。‘绿坝’在人们强烈抗议中没能安成,那么像这种‘权坝’如果可以继续实施下去,非常可怕,对谁都可以安这样的‘坝’。可以‘坝’到你家门口,完 全无视宪法、法律。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对这种现象提高警惕,今天能作用在我的身上,明天就能作用在他人身上。所以,希望所有人能用实际行动,对这种完全无视 宪法、法律的赤裸裸行为作出些什么(反应)。”

*陈光诚:狱中曾大量便血,以及有关体检化验和身体的问题*
陈光诚谈到他 出狱前作过体检。他说:“出狱前,就是7日吧,他们说抽血查体。我本来不打算查,但他们后来就多方面。。。后来证实是监狱有意安排的。有人提醒说,给你查 体时作录像了,是之后偷着悄悄告诉我的。查体我的血脂高出正常值接近三倍,血糖超出正常值,达到6.6几。我很奇怪,怎么会血脂高呢?

查 完体的当天下午,我的嗓子马上就不对劲了。到8日9日更严重,现在稍微有点恢复,腹泻的状况依然和以前一样。就是因为2008年7月26日一次食物中毒, 没有彻底治愈,然后始终这样,时好时坏。有时候突然疼得要命,不管在哪里,就得赶紧往厕所跑,也来不及。但是有时候也好。

狱中有一次半夜起来解完手后,他们告诉我‘哎呦,你怎么拉这么多血呀!’当时就害怕了,我们就把当时监狱犯人的头叫过来。我说‘你看看,这不是我造的假’,当时找几个人来看了。第二天到监狱的医院去,他们就叫几个犯人跟我一块儿去,说‘确实是很多血。’”

主持人:“离现在有多长时间?”

陈光诚:“应该是一年吧。那时我去作了两个化验,化验单上显示我大便里有红细胞和白细胞。但后来我再去作大便化验,在监狱医院,我跟着到化验室,他告诉我里边还有红细胞和白细胞。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出具报告时,上边就不给我写了。

有人悄悄告诉我‘菜你千万不要吃’,我问为什么,他沉吟一下说‘油都不是好油。别说是我告诉你的。’所以说这里边就有问题。

还有,我临走的时候跟他们要我的医疗档案,要求他们给我复印一份。他们说,要是以后用,我们可以给你复印,但是现在不敢给你。他们也明确告诉我:‘你2007年被打的事,都没敢写。’我就知道他们早就作安排了,就说什么都正常,你怎么办呢?”

*陈光诚:希望尽快能作一个全面体检,让我自由选择医院*
主持人:“从现在来说,最迫切的要求,您再简单讲几句好吗?”

陈 光诚:“我当然希望能作一个全面体检,但这种体检我不想在任何干涉下。因为他们如果送我到某个医院,或者安排我到某个医院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他们在 2005年3月到6月非法拘禁我时,因我当时在那边受伤,包括绝食,他们政法委书记曾经带着院长去过那边不止一次。所以我如果去医院检查,应该自由选择, 想上哪儿就上哪儿治。况且我还比较希望让中医也给我好好诊断一下。可是现在给我关在家,实际也是比较麻烦。”

*王荔蕻女士:“关注团”要用实际行动帮助陈光诚*
9月29日,“陈光诚关注团”在北京宣布成立,当天晚上我采访了关注团发起人之一、在北京的维权人士王荔蕻女士。她表示,关注团要用实际行动帮助陈光诚。

王荔蕻说:“我因为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关注陈光诚的事情,北京很多朋友都在关注。几年前,许志永、滕彪、李方平他们都因为陈光诚的事情挨过打。

陈光诚被抓进去以后,很多朋友去看他的亲人家属,也被打出来。

整 个(当局)对待陈光诚这件事上,我们非常愤怒。一个非常正直的人,不断帮助别人,而且还是个盲人,把这么优秀的一个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关到监狱里,关了几 年,现在他已经出来了,身体非常不好,还不让他出来看病,甚至家里人出去买菜都受到限制。几个人在他家周围看着,我们觉得这是非常非常不人道的状况。

对 山东临沂地方的这种作法,我们最近一直非常愤怒。今天我们几个人一起,大家说还是要切实有一些关注的行动。我们在网上已经表达了很多关注,但觉得还不够, 还要有一些实际行动。这种状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没罪,却被关押那么长时间,现在出来了还是这样对待他,我们觉得这种作法太过分了,所以就成立了这个 ‘关注团’”。

主持人:“你们想到关注者、普通民众各界人士现在能做什么呢?”

王荔蕻:“我们现在首先是在网上号召更多人关注。有些人知道,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陈光诚这种状况。希望更多人来关注陈光诚,也希望有些专家学者对这事情进行研讨。我希望范围越广越好,各界人士都来关注。”

*张大军先生:如此对待陈光诚,不人道、不合法,“关注团”到山东驻京办,也准备去山东*
“关 注团”成员、独立学者、维权人士张大军先生说:“陈光诚的处境,我听到看到一些消息说现在没法和他联系,他和他家人已经完全被当局隔离起来了。我觉得这种 作法非常不人道,也违反法律。我们在中秋节第二天,大概是9月23日那天去山东省驻京办,我们写了一个口号,引起大家对陈光诚的关注。‘关注团‘是我们去 了之后约一星期成立的。”

主持人:“参加‘关注团‘您自己有什么想法打算?您觉得关注陈光诚的人士能够做些什么?”

张大军:“目前首先到山东省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交涉,找他们谈,表达我们对陈光诚状况的关注,要求他们恢复陈光诚的自由。我们也希望这样的行动渐渐引起更多人关注陈光诚的处境,让大家知道陈光诚受到这样的待遇,既不公正不人道的,也不合法。

一些朋友准备去山东,或有些还没参加‘关注团’但关注这事的人,可能要去山东陈光诚所在的地方探望他,看看他情况到底怎样。

我觉得,后续行动肯定会一直关注跟踪,像去山东省驻京办还会持续进行。在陈光诚完全重获人身自由之前,这些人肯定会行动。希望更多朋友关注,也是对当局非法行为的一种声讨谴责。”

主持人:“你们中秋节后去的那次,与驻京办工作人员有没有接触上?”

张 大军:“没有。因为当时人都不在,我们就在门口。山东驻京办和其它驻京办在同一个楼上,大门口挂着它的牌子。进去上楼,七层是山东省驻京办,隔着玻璃门也 能看到牌子‘山东省人民政府驻京办’。因为我们去时正好没直接找到人(放假)。我们只好照个像,举一下我们的口号。我们希望接触他们的人谈一下。

还会写信表达我们具体诉求和要求。做这些行动,主要是想引起更多人关注。因为我们知道一次小小的行动,也许不可能立即产生直接效果,但这事情需要有人持续关注,才能对他的处境有改善。

陈光诚作为一个盲人残疾人,他的处境尤其值得我们关注。能够传达这个声音也是非常好的。”

*江天勇律师:辗转间接得到陈光诚和家人村民最近情况,自己要行动,让更多人关注陈光诚*
一 直关注陈光诚和他家人的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先生9月30日说:“昨天有那边的朋友给我打电话,他们也想去了解陈光诚的情况,但无法了解到。他们辗转请人, 希望能够到村子里去,但是根本就不可能。各个路口都有人严格把守,只要不是村里人,绝对进不去。而且说有个老太太到自己女儿那儿去,在村口被殴打。她哭着 回去了,无法到自己闺女那儿去,也搞不清为什么,没法讲理。

陈光诚的母亲出门,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人贴身跟,完全无法跟别人交谈。还有陈光诚的大哥也是。他们讲,想打探陈光诚的情况,没有任何机会。但他们感觉陈光诚还是被困在家里。这就是我得到的一些信息。”

江天勇律师也是“陈光诚关注团”成员,他说:“我是‘关注团’第一批成员。我觉得‘关注团’在这个时候成立,是人们希望能帮助陈光诚摆脱这种被非法侵犯权利的状况。

因为我们呼吁了这么长时间,国外国际的媒体及人权组织,也呼吁了这么长时间。陈光诚先生和他一家人的状况没有任何的改变。只能寄希望于我们自己有所行动,包括成立‘关注团’,尽量多地呼吁,希望引起各方面更多注意。我们也可能前去看望陈光诚,促使他的权利得到尊重。

即使不能使陈光诚的状况有所改善,也让国内外、全世界人看到今天在现代社会、在中国所谓的‘和谐盛世’之下,这种公开践踏人权、践踏宪法、法律的事情,在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公然存在。”

采访江天勇律师的时候,正是“十一”七天假期的开始。我问他:“假期中能做些什么呢?”

江律师说:“我倒觉得这个时间也是个好时机,每个人对自己周围身边亲戚朋友同学讲讲自己所了解的包括陈光诚在内中国现在这些事情,让更多人知道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之中。”

*何杨先生:陈光诚生存状态极其可危,陈案把所有维权人士团结在一起*
“陈 光诚关注团”成员、独立纪录片制作人何杨先生说:“我觉得,陈光诚作为一个残疾人,对维权事业作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我非常敬佩他。他目前处在中国大陆 最黑暗的一个省——山东省,大批维权人士遭到残酷迫害,迫害的程度远远大于其它地区。国家动用大量纳税人的金钱,去打击异议人士。这种作法肯定让我是非常 非常气愤,并且陈光诚目前生存状态极其可危。

上次是滕彪律师、许志永等等大批维权人士在陈光诚入狱之前去看望他,就遭到殴打。出狱后,政 府又对他进行了更加严密的监管,我们如果要是再去像‘三网友案’一样去围观,这种可能性现在已经降到很低了。我们只能尽绵薄之力,以这样一种异地维权方 式,来表达我们的心声,仅此而已。如果进一步行动,还需要大家一起众策群力。我们肯定会继续想方设法去改变陈光诚一家人的生存境遇。

但是 方式方法。。。说实在现在还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因为面对的是强大野蛮的、一种黑社会化的社会机器。我们单纯的一些网友的力量就显得过于薄弱了。其实陈光 诚案是把所有维权人士、宗教人士、律师,包括以前民运的这些异议人士团结在一起的特殊的一个案例。在这个问题上,大家没有任何隔阂。”

*范亚峰博士:集中国内和国际政治合力,寻求与地方顽固势力力量对比的改变*
一 直关注陈光诚的维权人士、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说:“根据我的理解,陈光诚事件在2010年8到9月,实际上是一个全新的事件,是从中国这样一个‘维稳’体制肆意侵犯人权发展到新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同时也是官民力量对比和各种各样变数在一起凝聚,有可能改变中国社会这样一个官强民弱在局部局面的一个事件。

应该说,7到8月中国民间在刘贤斌案件上的抗争,使得中国政府内部的强硬派路线不能够延续,相对温和的主张在8月底到9月份略占上风。陈光诚事件有可能会成为继刘贤斌案之后,另外一个重要的民间发力点。

目 前来看,借鉴2005年运作‘太石村事件’的经验,就是说有三个场域:一个是陈光诚家乡沂南县东师古村的局部场域,在这个局部场域,地方顽固势力占据绝对 优势。第二个场域是国内政治舞台,在这种情况下,山东地方当局并不占有绝对优势,还有很多变数,比如其它省份,以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分歧等等。第三个 更大的场域就是国际政治舞台,在第三个场域,山东地方当局毫无疑问处于劣势。

所以说,目前关于陈光诚事件运作的考量,是希望以国内政治舞台和国际政治舞台两个场域的运作为主,而以山东地方沂南县这样一个微观场域的运作为辅。这样的考量,就采取‘两加一减’的方法,盼望能够透过立足于更大范围里的运作,来改变微观的不利局面。

应该说,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关于陈光诚事件形成了这样一些运作,比如说六个组织的‘联合声明’,然后是关注陈光诚的‘接力绝食行动’,在山东省驻京办门前的已经持续两周的公民抗议,还有就是29日‘陈光诚关注团’的出现。

还有在国际方面,对华援助协会以及柴玲女士的‘女孩之声’,还有欧美一些国家的政治家,也在发出这样的声音。包括大赦国际,以及美国著名法律学者孔杰融教授在《中国时报》为陈光诚先生呼吁。。。

总的来看,目前这个事情的进展,基本上合乎集中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的合力,寻求在陈光诚一案上与地方顽固势力力量对比的改变这样一个思路。”

*马可先生:对华援助协会就陈光诚处境向美国会国务院、欧盟议会等发出呼吁,得到反响*
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发言人马可先生说:“我们对华援助协会最近了解陈光诚的境况,特别是他出狱后的遭遇,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代表对华援助协会,对这个事情深表关切,并且采取了一些必要反应。

首先,我们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一些消息,也声明谴责这种对陈光诚的迫害,以及对陈光诚的声援。

第二,我们向美国的国会、美国国务院,还有欧盟议会、欧洲一些国家的政府,以及他们的议会发出了一些呼吁信,希望他们能够重视这件事情,必并且采取必要的外交措施,能够尽快确保陈光诚及其家庭基本生存权利得到保证。目前,我们得到的反响还是相当不错的。

过一段时间我们打算进一步发布一些消息,目前为止我们还在一个过程,有很多合作磋商,然后大家共同制定一个措施,怎样能够帮助陈光诚先生。”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Copyright © 1998-2010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长张明选牧师关注9月份教案和陈光诚

对华援助协会(2010-10-4)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长张明选牧师的第五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发布之后,引起海内外的关注和热情反响。除了列举9月份的一系列教会逼迫案之外,信中还对著名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出狱后继续受到地方政府的逼迫进行了谴责,并特别呼吁胡锦涛和中央政府亲自关注新疆维吾尔族家庭教会领袖阿里木江被地方政府陷害判刑15年的案件。这封公开信标志着中国家庭教会在基督教伦理方面的神学进一步成熟,教会和基督徒对社会公德领域正在产生积极美好的影响。著名法学家和维权法律人范亚峰博士也公开呼吁政府停止对陈光诚的迫害。2006年,赵昕、范亚峰、高智晟三位维权人士曾经联合声援陈光诚(图中人物从左到右)。高智晟在今年4月份再次失踪后,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中国的基督徒们为这些受逼迫的无辜者祈祷,正如张明选牧师在公开信中所援引的那样:“主耶稣基督曾经教导说:“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马太福音5:7)"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发布致胡锦涛主席第五封公开信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的会长张明选牧师发布第五封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在这封公开信中,张明选牧师以基督徒的爱和公义之心,明谏胡锦涛主席,希望能够引起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在9月份对教会和基督徒的一系列逼迫事件。这些逼迫涉及多个省份的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最后,张牧师希望胡锦涛主席能够亲自过问两个迫害事件:山东盲人陈光诚出狱后继续遭迫害,新疆的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遭陷害被判刑15年。——对华援助协会


致胡锦涛主席的第五封公开信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

希望您能在百忙中聆听一位中国公民的呼吁,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锦涛主席,中国人民的父母高官,我是家庭教会的张明选牧师,上帝的儿子,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我已经因为信仰被抓过49次。我现在奉上帝至高尊严、正直、公义、公平、良善的圣名,向你写忠言逆耳的第五封公开信,求上帝安慰你的心,不要发怒,多听一下百姓们的谏言与真话。这样,你的国才能长就,座位才能稳固。《圣经-箴言》14:34说:“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

如果你不听百姓的话,单听一小群腐败小人、黑社会潜在中国各级领导岗位上的流氓、官匪的话,并支持他们破坏党群关系,破坏你所提出的和谐政策与和谐中国。如果我们国家只用一群官匪、流氓,以保卫国家的政权为名,得到你的喜乐而升官发财,任意迫害百姓,如蛀虫瘟疫一般,给中华民族带来创伤,践踏法制的尊严,与富国利民的政策背道而驰,灾难性的后果将不可想象。

你可想想中国上下五千年血泪史,每一个朝代最后一届政府都很自信,其实却不知道民心已经失去,官员腐败,国已不国。这几年里,自然界出现大灾,地震、旱灾、洪水、泥石流等,人为矿难、凶杀(杀幼儿园婴孩),西藏骚乱、新疆暴乱等出现,给中央政府、国家和百姓带来了严重损失。你与温总理东奔西忙,日夜为百姓生命安全付出心血,为国家富强、民族兴旺尽了忠心。可你知道君昏国就灭,官昏国就破,人昏国就乱。法不立,官官勾通,徇私舞弊,民心到处是怨声载道。你设立信访法庭,说民主自由,宗教自由,人权自由等,都成了泡影。冤民上访被你手下的一群官匪“截访”,威吓、劳教、拘留、抓打的罪行百出,违法现象你置若罔闻。腐败成风,官匪横行,给百姓造成极大伤害。种种这些,难道你不管、不问、不知吗?

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守法、爱人、爱国,是模范公民,并天天为你和这个政府祷告,叫耶稣赐福你和众国家领导人公义、公平,身体健康,祝福中国。这反倒成为你用的一小群官匪打击对象,常以邪教、非法、访民等,抓打无辜基督徒与冤民。国际社会、网民到处都能知道,你却不管、不问、不制止。出现问题不解决,反而打压更深。我给你写过四封信,都在国内外许多的媒体转载,但是,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地方政府对基督徒的打击力度更大。因我说真话,盼望你纳谏,但是,地方政府却因此监控、跟踪、诱惑我。对我这样一个普通的百姓小公民,实在不必付出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进行打击迫害。

我这次给你写的第五封信,你看与不看,听与不听,都没关系。如今,上帝的愤怒正在积累,人民却越发愚昧,政府日益腐败,社会公德沦丧,家庭伦理败落。因此,我以上帝儿子的心,爱中华民族十三亿人民的心向你进谏言。我的本意是希望你听到一个普通基督徒公民的心声,希望你不要发怒生气。我为国家、为基督徒、为冤民说了点真话,就是被抓坐牢,我也值得。我就是为我天父并众弟兄姊妹死也无怨言,但上帝是公义的,“他若不许,我一根头发也不会掉”。

胡主席,以往中国各省的教案不讲了,单说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系列教会逼迫案:

一、河南省商丘市政府、公安、法院,特别是虞城田庙乡基督徒被打击劳教。3月19日,公安局长王雁斌下令夜间到刘云化、化玉兰、高建立、刘福兰等教会领袖家,以问情况、查治安为名骗到派出所。刘玉化、高建立、郑玉梅、化玉兰四人不交钱,以邪教名义各劳教一年。孟庆民、丁美莲等三人被公安逼诱其家人交罚金几千元,共计一万五千元左右,不开任何手续,并拘留十五天放出。遭到无故的关押、拘留、罚款后,几位基督徒因着公安无法无天,到北京去上访。反被安局长下通辑令抓上访人,把他们吓得长期不敢在家。因高建立在劳教所写了一封上访书,并把劳教手续给了家属李玉霞,上诉到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县法院一审不公,二审到中级法院),二审定于2010年9月20日9时上午开庭,法庭公审,有旁听人与家属。而虞城公安局长王雁斌暗中窜通法院,不许家人与旁听者入场,由公安局长带公安人员可去听,老百姓和家属不能听,并威胁要抓上告人和出租车司机等。

我于9月19日到虞城看弟兄姊妹,准备回河南南阳老家,顺便到许昌市法院听一下。可我们早上七点钟到许昌法院门前,虞城公安局长王雁斌带队穿便衣,也要出庭。他们看到旁听人与家属,就去威胁她们,并照相。我翻看手机时,王雁斌一伙人就说我在照他们的像,在法院门前就抢我手机,并抢我包,我严加指责他们,他们就打110,叫许昌半截河派出所民警把我和妻子谢凤兰带到派出所。被审问二个半钟头后,没有查出我们任何问题,十一点半就把我们放出来。虞城公安局长王雁斌叮嘱法院守围民警说不要叫我进去,说我是中国家庭教会的头子(其实我不是,主耶稣基督才是),不准进去听,为阻拦我们旁听,就派公安无故抓人。法庭休庭后,家属们回家时是下午十七点五十分。当车到商丘高速路口交费时,公安局长王雁斌派十多个公安(官匪不说任何理由),把刘福兰、化萃英、李玉霞、刘森、马可爱司机五人拦下,车被抢走,人被抓走。公安人员抢刘森手机时,刘森不给他们,他们就打他,并把五人抓到虞城公安国保队进行威胁、审讯。把刘福兰、化萃英、李玉霞三人强行拘留十五天,于20日晚二十四时送拘留所。21日凌晨一点,把刘森放走。

3月19日教案发生后,刘森的父亲和母亲分别被抓到许昌劳教所和郑州劳教所关押,母郑玉梅在押时患有重病,他们不给看。孟队长打电话叫儿子拿钱给他母亲看病。一个父母坐牢,生活无着落儿子,无力给母看病,刘森只从亲友借了五百元给劳教所长,他们收下也不给手续。李玉霞丈夫在许昌一年劳教,父亲癌症临危,身边还有四岁小儿子,因着丈夫旁听庭审就犯了国法,给公安讲情况,公安却说,一岁孩可以免以拘留,四岁不行。就强行把李玉霞拘十五天。一个丈夫因信耶稣坐牢,重病老父无人照料,四岁小孩无人看管,就被公安无人性拘留。虞城县委书记张新、政法委书记阎长安、公安局长王雁斌等败政官员比法西斯、日本侵略中国、土匪更坏更甚。为什么他们的心肠如此刚硬?主耶稣基督曾经教导说:“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马太福音5:7)

二、9月21号上午八时,浙江省玉环县清岗镇教会房子被县公安局长、宗教局长带几十个穿官服的和无官服的官匪拆掉,教会房子现正拆(2010年9月21号上午八点拆除教会房子)。

三、我正在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又接到南阳教会同工被抓的消息,9月22日下午16点多,南阳市高新区公安局长带着一群警察,还有不穿警服的黑社会,抓走了家庭就会领袖张天灵等30多位基督徒,有被非法拘留10天的,有被拘留4天的,还有一位美国牧师和俄罗斯牧师,至今下落不明。警方还殴打了一些当时正在聚会的基督徒。这一天正好是中国的中秋佳节全家团圆的日子。

四、2010年9月26日下午3点半左右,四川达州渠县有20个基督徒正在聚会。有庆镇派出所、中滩乡共十几个人来中滩乡天山村1组聚会地点童太云家里,以非法聚会为名,把一张桌子、30个凳子砸烂,并拉走了。另在弟兄姐妹身上收了500元左右现金,还有书、笔记本等,并未出具收据。把20个弟兄姐妹带到派出所,进行询问。有两个弟兄被打,派出所所长用链子放在一个弟兄颈上狠勒,其中有5个弟兄由家里拿钱放人(有4人各500元,另一个200元,共计2200元),其余的15个人当晚12点左右放回家。29号,有这个教会的基督徒到派出所找他们要收据,派出所把没收的钱出了收据,但罚款的钱没得到收据。还有基督徒在同一天找他们要东西,他们就定他们冒用宗教名义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就当场将5位基督徒带到拘留所,拘留15天,并辱骂他们。

还有许多这样教会和基督徒的合法权益被践踏的例子,在全国每天都在发生。或许你在看内参简报的时候也看到这些事情的报告。愿您明察。

胡锦涛主席,我现在流泪给你写信。我想,你是不是中华民族领袖?你难道不知道,你手下的一群官匪流氓打压无辜基督徒和百姓。商丘夏邑桑乡基督教会,因村长强占教会土地不付款、不对换,以非法名义把教会关门,信徒二人抓去拘留十天,教会取缔。信教群众上访,他们打压、截访。公安局长串通法院,不接案。后公安、法院串通一气,不公错判,至今未解决。还有,胡主席,像这样的一群赃官不除,你的位不稳,国不安,与你和中央、人大、政协、国务院立的法不符。以上我想是他们欺上瞒下,你不知道。愿上帝开你的心和眼吧。耶稣基督在《圣经-马太福音7:12》中教导全人类说:“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

最后,我要谈一下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的愚蠢国策——计划生育。如今,计划生育已经祸国殃民,举国上下人所周知,只是一间皇帝的新衣而已。那位举报揭发山东省临沂地区暴力计生的盲人陈光诚先生,他不是基督徒,但是我作为基督徒,要为他说话。耶稣基督教导我们要为弱者说话,要为寡妇和孤儿申冤。上帝在《圣经-撒迦利亚书》7:10警告说:“不可欺压寡妇、孤儿、寄居的和贫穷人,谁都不可心里谋害弟兄。”

胡主席,我希望你能够亲自干预,命令山东临沂地方当局停止迫害这位盲人。他不是已经被关了3年多了吗?他们在全世界面前欺负一个盲人,算什么本事?真是把中国人的尊严丢尽了!

还有,新疆的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因为从事教会工作而被陷害,遭判刑15年,希望您能够亲自过问这个案件。新疆的问题很复杂,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完全支持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但是,却担心政府在新疆失去民心。阿里木江的案件,虽然是冰山一角,但如果深挖,就能够发现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通过陷害无辜,袒护罪犯,践踏司法公平,来达到分裂新疆人心以造成新疆局势长期不稳定的不良企图。愿胡主席三思啊!

胡主席,我写的有点过激,对你的尊严或有伤害,你以君王的心容忍并聆听你的百姓吧。只要上帝的公义能够在中国流行,让许多有修养、爱民爱国的清官执政当权,我就是死亦知足了。《圣经-诗篇》106:3说:“凡遵守公平,常行公义的,这人便为有福。”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 张明选牧师
电话:13511012447
2010年10月1日国庆节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四川渠县受逼迫教会的细节更新

对华援助协会 (2010-10-2)

四川渠县有庆教会,2010年9月26日下午3点半左右,有20个弟兄姐妹聚会。有庆镇派出所、中滩乡共十几个人来中滩乡天山村1组聚会地点童太云家里,以非法聚会为名,把一张桌子、30个凳子砸烂,并拉走了。另在弟兄姐妹身上收了500元左右现金,还有书、笔记本等,并未出具收据。把20个弟兄姐妹带到派出所,进行询问。有两个弟兄被打,派出所所长用链子放在一个弟兄颈上狠勒,其中有5个弟兄由家里拿钱放人(有4人各500元,另一个200元,共计2200元),其余的15个人当晚12点左右放回家。

29号,有弟兄姐妹到派出所找他们要收据,派出所把没收的钱出了收据,但罚款的钱没得到收据。还有弟兄姐妹在同一天找他们要东西,他们就定他们冒用宗教名义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就当场将5位弟兄姐妹带到拘留所,拘留15天,并辱骂弟兄姐妹。这5人是:周延安、苏娟、闫传纯、胡道术、王军章。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