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动大规模打压非官方宗教运动;至少8省市有多名教会领袖被抓捕和迫害

image

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基督徒商人周恒弟兄因到托运站接收外地寄来的2吨圣经被公安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通知书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在中国公安部指挥下, 一场全国性的以”严打邪教保农村稳定”为名旨在在打击非登记的家庭教会的活动正在展开.官方色彩的大公报管理的大公网发表了关于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7月5 日”要求集中一个月的时间,对农村治安状况进行全面彻底排查,要严厉打击非法宗教和邪教活动,消除影响农村政治稳定的因素”的报道后, 至少有八个省市传来家庭教会受冲击,多位教会领袖被抓捕和受严厉迫害的报告.部分地区教会负责人仍然被关押.甚至面临被判徒刑的危险.
(公安部报道:
http://www.mps.gov.cn/cenweb/brjlCenweb/jsp/common/article.jsp?infoid=ABC00000000000039455
大公报报道: http://www.takungpao.com:10000/gate/gb/www.takungpao.com/news/07/07/06/ZM-761650.htm)
1, 2007年8月21日下午3点多钟, 内蒙古库仑旗扣河镇派出所冲击了位于库仑旗扣河镇蕾芝洼村石匠沟三组的家庭教会,当场抓走了7位弟兄姊妹.他们分别是来自辽宁省鞍山市的4位弟兄秦涛, 29岁; 王聪, 34岁; 王胜军, 34岁;王佑军, 47岁以及来自本地区内蒙古库仑旗扣河镇蕾芝洼村石匠沟三组教会的三个姊妹.现扣押地: 内蒙古库仑旗公安局;
   2, 江苏省建湖县钟庄教堂十七号换销,不让原走家庭聚会信徒聚会,找政府交涉要求选举信徒代表,宗教局回绝不答应,要求下午聚会也不答应,现在家里聚会,一次 次被驱赶。, 2007年8月19号上午薛庄聚会点胡得福弟兄家里聚会,县教育局车子开来三趟,数人数,摄像,二十多人散会后,一辆公安局车子来将胡得福抓走,信徒在 100多米外的水稻田里摄像,公安来打信徒,将摄象机打下水.该聚会点为合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但在8月11日曾被冲击过150人的儿童夏令营;
3, 2007年8月17日在河南省新蔡县关津乡枣林村有来自安徽,山西和本地的3位教会领袖因到该教会取了一些儿童主日学书籍被抓捕.
  4, 2007年8月9日下午在山东省鱼台县清河镇聚会的3位教会领袖被抓.其中,杜大锋和程振安弟兄被判10天拘留,月英姊妹判了5天.罚款3000圆;
5, 2007年8月3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基督徒商人周恒弟兄因到托运站接收外地寄来的2吨圣经,被公安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现羁押在西山看守所.如果罪名成立, 周恒弟兄可能面临最高达15年徒刑.目前几乎每天都有当地基督徒遭到公安传讯.
6, 200年7月14日下午3点到4点钟左右,孔令荣姊妹和10岁到15岁之间大小持有基督信仰的基督徒在家里一起读圣经并祷告,这时,中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农二师31团4连,连长李志忠、付连长王才荣、指导员张春兰、连治安员蒋伟,来了就说这是在非法聚会,并说不许小孩信耶稣,并在同时给团综治办的李德祥、 贾群德打电话汇报了此事,很快团里这两位干部也赶了过来,当时孔令荣姊妹告诉他们说,只是给他们读读圣经,教导他们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人。并把《儿童权利公约》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说:“你从哪来的这些东西”?并对学生们进行追问上几年级以及其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是谁?随后,对孔令荣姊妹进行一番教育,不许进 行非法聚会,并责令孔令荣姊妹就此事写份检查,孔令荣姊妹只知道国家的法律规定信仰自由,并且信仰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的权利,不知道何错之有?该怎样写此 份检查。此后,7月20日团里的副政委吴志璐和派出所的4位干警,连同14号来过领导6位以外加之电视台,水站、五到六个单位,电站20多个人,在没有任 何合法处罚文书的情况下,对孔令荣姊妹家的作出了停电、停水的实际措施,并在当晚本团电视台将此事作为新闻予以报道。
近日统战部要让姊妹写保证,不在传福音,不再聚会. 谁和姊妹联系就视为聚会,就停去和姊妹联系的弟兄和姊妹的水电
孔姊妹与95年归信基督,一直是传统的家庭聚会,接受正统的基督信仰.
新疆建设兵团农二师31团 团长阮伯平 办公室电话:0996-4350666
新疆建设兵团农二师31团 政委       办公室电话:0996-4350046
新疆建设兵团农二师31团            综治办    :0996-4350015
孔令荣姊妹住宅电话:0996-4353020
针对此次行动, 本会会长傅希秋牧师发表谈话说: “众所周知, 多一个基督徒,少一个罪犯;多一个教会,少一座监狱.中国公安部的作法实在令人费解.教会人士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社会道德风尚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我们强烈呼吁中国政府能尽快矫正这种作法,释放所有因信仰入狱的所有良心犯.”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网址:
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曾金燕:8月24日-首都机场绑架案(图)

山东的秘密警察不见了,但是北京的秘密警察出面,说:"袁伟静不准外出"。于是她这个合法公民被非法软禁在北京朋友的家里。这周陈光诚妻子袁伟静宣布去菲
律宾代夫领奖,但她担心连我们家的大门都出不去。原计划今天早上9点15分离开我家去机场,赶12:55分PR359的飞机去菲律宾马尼拉。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一个自称山东临沂外事科的女子打电话到我家找袁伟静。她在电话里向袁伟静宣称"袁伟静的护照已经于去年(2006年)宣布作废,
原因是袁伟静涉嫌刑事犯罪,当时已经通知袁伟静所在村庄的村支书"。这个电话莫名其妙,一:哪个政府部门晚上11点多还上班?二,护照与外事办毫无关系,
只有公安局和外交部门才有权管理;三,护照是否作废,不是谁随便说几句话就可以决定的,必须有严格的法律文书;四,护照被声称"作废"一年多,但当事人毫
不知情,袁伟静一直持有护照,并以前持着该护照去过美国,现在办理签证等非常顺利。但我们毫不怀疑这个电话的"真实性",因为昨天傍晚山东的警察给陈光诚
大哥施加压力,要求袁伟静不要出国,其中的理由就是要在袁伟静的护照上做文章。因此,昨天晚上袁伟静很担心,给律师电话咨询意见。律师说山东的所谓外事科
"宣称护照作废"是违法行为,法律上无效。
早上9点左右,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外国媒体记者,要报道袁伟静的菲律宾之行,英国大使馆的人权官员和李劲松律师也来送行。9点15分,我们走下楼,在院子围
合口,被一批着警服警察拦下,同时一批便衣国保直接进入院子。便衣国保和穿警服的警察,以及保安的数量真够多,能看见的就有三十人,能认出的还有四辆国保
车以及两辆警车。警察要求记者们不要对袁伟静拍摄采访,要求所有人去警务工作站登记协查——记者进来的时候,大部分已经被"登记协查"了一遍。进入院子的
便衣国保王海旺等5人,已经把胡佳拦下。胡佳力争并捍卫他外出的权利,记者们一边忙着摄像和采访,一边应付警察的盘查,又有围观邻居若干,现场好不热闹。
警方声称登记只要10分钟,然而大概一小时后,记者们的身份证明登记才结束,他们退到小区大门口,胡佳被拦在小区里我
们家的车上,我担心再拖延会延误飞机。马上叫了辆临时出租车(我家在郊区,因此没有正规挂营运牌照的出租车),和李律师一起送袁伟静去机场,车后跟着北京
市国保的车队。
大概11点,我们到达首都机场。袁伟静取了护照和菲律宾方面买好的机票,直接进去了。我们在候机厅等着。事先已经约定好:随时保持手机和短信的联
系,倘若被警方阻拦实在无法出行,就马上和我们会和,一起回家。办好登机牌,在边防过关的时候,袁伟静打来电话说边防警察声称她的护照已经被挂失作废无
效,因此不能出国,电话背景声音里,警方还说按有关部门的要求扣留护照,遵照《出入境管理条例》第八条。首先必须明确的是,袁伟静从来没有"挂失作废"过
自己的护照,因此警察的指控没有事实根据。袁伟静还说警方试图抢走她的手机。
无论如何,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等着袁伟静,胡佳和嫂子袁伟静告别的时候特别嘱咐我要把她安全带回家。但是很快就发现她的手机关机无法接通。我们当时估计,也许是警方要求她关机,应该很快能办好手续出来与我们汇合。
但直到中午两点多,都没有袁伟静的消息。我们很担心,去航空公司查询,航空公司的员工说袁伟静的行李已经被两个警察领走了。李律师找到边防警察询问,边防警察承认扣留了袁伟静的护照,但已经释放了袁伟静,她已经走了。
袁伟静在哪里呢?我们到了首都机场派出所报案,人口失踪要24小时以后才能报案,李律师详细向警方描述了情况,报"绑架案"。
3点15分,袁伟静给胡佳电话说"我被绑架了……我的东西被他们抢走了……"当胡佳详细问袁伟静情况时,电话被切断,至今再没有消息。
我们给警方补充信息,要求警方调机场的录像,看袁伟静是如何被绑架以致失踪的。可以肯定的是,袁伟静就在机场里国际出发的边防处或附近被绑架失踪
的。因为我们事先已经约定好万一她被警方阻拦出不去,就和我们一起回家,我们在机场候机楼等着。机场派出所的警察劝我们不要报"绑架案",并说机场录像是
即时监控,没有存档,还叫我们等一等说不定就有消息了。
当时我对袁伟静说可能护照会被没收不让你出国,就像他们在6月11日对待我的方式一样(果然,连口头引用的法律条文都是同一条)。但是我万万没有料想到,他们居然敢在警备森严、理应安全无比的机场国际出发边防处,绑架一名女性公民。
下午四点半,我离开机场返家。到了家,国保的一群便衣警察和车辆仍然在楼下守着。
很担心嫂子袁伟静的情况,为了赴菲律宾为光诚带回荣誉和大家分享,她随身带着我们的照相机、摄像机、笔记本电脑等贵重设备,被谁"抢走"了呢?接下来他们要对袁伟静做什么呢?
晚上九点左右,袁伟静打来电话,声音非常痛苦,说已经回到山东的村庄了。下午她在机场,被机场公安人员骗到地下室,然后被等候在地下室的十几名山东警察绑架回山东,相机、电脑等物品被抢夺未归还,并遭受警察殴打,9点21分时她还在东师古村村口。
曾金燕 2007年8月24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网址:
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被判刑2年的77岁的北京基督徒维权人士双淑英受虐待生命垂危


对华援助协会2007年8月17日

图: 双淑英女士和家人

image对华援助协会 获悉, 今年2月26日被判刑2年的77岁的北京基督徒维权人士双淑英因患重病在狱中受虐待生命垂危.

据本协会调查,77岁的双淑英系北京家庭教会维权人士华惠祺先生的母亲。两人于北京市人代会期间反映其房屋强制拆迁纠纷,被亚运村派出所关押和殴打;随即 华惠棋被朝阳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后秘密判刑6个月于7月25日获释。于是,华惠棋父母华再臣、双淑英于2月9日到崇文区政府门前维权,要求释放儿子时被拘 押。后来被以“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判刑2年至今。

对华援助协会近日收到华惠棋的太太双淑英女士的儿媳魏菊梅的紧急呼吁书和代祷信.信中列举了双淑英女士一家因信仰和出身倍受迫害和摧残的历史.信中特别列举了北京市有关部门非法拆迁他们房屋和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的种种卑劣恶行.

信中说, “北京申奥成功后,中共当局以“新北京,新奥运”的政治口号,我家作为政治不稳定因素,被强制拆了房子,全家被警察押出市区,关押在一个叫“关家坑”的院 子里,警察一天24小时看管着,有时还遭到警察的殴打,在全世界弟兄姊妹的祷告中,和所有热心人的关注下,我们又被强制押到市区外的一个地方,暂时居住直 到现在。”
魏菊梅特别陈明近日她和家人在探监时,看到77岁的婆婆双淑英身体极差,双手发抖,脸色苍白,原本110斤的体重现在只有80来斤,再加上犯人的辱骂讥刺以及警察的恐吓,身心灵的压力使老人充满了痛苦。

同时,北京市管宗教的警察威逼华惠棋与他们合作,不许接待弟兄姊妹和受冤屈的去北京上访人员,否则就恐吓华惠棋将其母亲在监狱当人质并告诉他说:“你若不照着我们所说的行,恐怕你再也见不到你的母亲。你要记住你的母亲在我们手里,放你的母亲就是我们局长的一句话。

魏菊梅传道在这里请对华援助协会呼吁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她婆婆祷告,求上帝保守她的身体,因为她有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白内障、以及手脚末梢神经痛,同 时,也求上帝感动政府早一天释放婆婆,使她回来和家人团聚。也请弟兄姊妹为中国的警察和政府祷告,为在监狱中关押的犯人祷告。诚心的愿上帝祝福他们。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从基本的人道主义出发释放双淑英女士,立即给予她身体的治疗.停止对华惠棋一家的持续骚扰和威吓.

魏菊梅联系电话:+86-10-63368113
双淑英所在北京市女子监狱第十一监区: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联系电话: +86-10-60276833 或60276688转8178/8179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邮政信箱:北京邮政1741信箱国务院邮政编码:100017
联系电话:86-10-66012399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部长吴爱英:
电话:+86-10-65205114 传真:+86-10-64729863
地址:北京市朝阳门南大街10号 (邮编:100020)
前北京市委党校讲师, 中国家庭教会牧师, 威斯敏德神学院哲学博士候选人): 傅希秋

2007年8月17日 于美国德州美德兰市 
魏菊梅女士的呼吁书和代祷信全文:
请为我的婆婆祷告
我的婆婆双淑英,今年77岁,出生于满族家庭,幼年在家中备受父亲的宠爱,和弟弟妹妹渡过欢乐的童年和少年。在1949年北平沦陷后,灾难就临到了婆婆的 家庭,婆婆的父亲双德利就被中共当局以反革命罪逮捕,家产被查抄,50年的下半年婆婆的父亲在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被执行枪决,我婆婆对此事至今记忆犹 新,当枪决我婆婆的父亲 时,我婆婆的全家被公安军押到行刑场地,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亲被枪决的整个过程,最为残酷的是家属还需要交枪子钱,才可以把尸体抬回去葬埋,父亲死后,家 里一贫如洗,婆婆和弟弟妹妹们及自己的母亲只能靠讨饭维持生活,还要忍受人们的歧视,当时,为了给贫穷的家里减轻负担,经人介绍我婆婆与我的公公华再臣结 婚。婚后生下了一男一女,家庭虽然不富裕,但一家人也其乐融融,好境不长,1957年,我的公公华再臣又被中共警察以反革命罪劳动教养,一去就是20年, 婆婆带着孩子和年迈有病的老婆婆艰辛的生活着。戴着反革命家属的帽子,婆婆在文革期间,在纺织器材厂上班,所在的单位逼着婆婆交代所谓的反革命罪行,并逼 着我婆婆与在劳改农场的公公华再臣离婚,婆婆不从,就被关押在单位扒光衣服吊在柱子上打,还逼着我婆婆跪三角铁。而家里这些年幼的孩子也没有逃过来自社会 和学校老师及同学们的歧视和压力,他们常常被人欺负。最让我丈夫华惠棋至今痛心的一件事,就是在他七岁那年,和街道主任的儿子发生一点小小的冲突,街道主 任就把这件事告诉当时一个姓贾的警察,把我丈夫带到居委会用一根细铁丝反捆起来,细细的铁丝深深的勒进了我丈夫瘦小的胳膊里,警察把我丈夫放在椅子底下, 然后他坐在椅子上,大约二十来分钟,我丈夫的胳膊 已经又红又肿,出现了血印。回到家里,我婆婆边用毛巾给我丈夫敷胳膊边哭着说:“是我们给你们几个孩子带来了这些痛苦。”从此,我婆婆就萌生了把华惠棋送 给别人的念头,想要他过上其他孩子所过的幸福生活,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离开自己的亲人。我公公出来后,我丈夫和哥哥姐姐也在这种噩梦般的环境中长大了。 在90年,华惠棋接受了耶稣基督,后因着缸瓦市教堂撤换扬毓东牧师的事,警察常常跟踪殴打他,我婆婆不放心他的安全,于是就和他一起去缸瓦市教堂聚会,渐 渐的我的婆婆也认识并接受了耶稣,于92年中旬,我的婆婆也在教堂受洗。从此,我丈夫家就成了一个接待全国各地弟兄姊妹的家庭,虽然那时他家一直被警察监 视,恐吓,但每次弟兄姊妹来了,我的婆婆都热情接待。在2001年,深受劳动教养这种恶法苦害的公公华再臣、婆婆双淑英,为了呼吁取消劳动教养,两位老人 多次到天安门广场进行抗议。北京申奥成功后,中共当局以“新北京,新奥运”的政治口号,我家作为政治不稳定因素,被强制拆了房子,全家被警察押出市区,关 押在一个叫“关家坑”的院子里,警察一天24小时看管着,有时还遭到警察的殴打,在全世界弟兄姊妹的祷告中,和所有热心人的关注下,我们又被强制押到市区 外的一个地方,暂时居住直到现在。有些弟兄姊妹和一些冤民也常来我家,因此我们全 家又遭到警察无数次的看押,殴打,砸玻璃以及趁我家没有人,破门而入,盗抢了我家的财物。在2007年1月26日,我丈夫被警察以“妨害公务”罪被判刑, 我婆婆情急之下,到政府讨公道,却被警察暗算,被判两年徒刑,关押在女子监狱,我和家人在探监时,看到我的婆婆身体极差,双手发抖,脸色苍白,一天几个小 时的睡眠,严重的摧残着我婆婆的身体,原本110斤的体重现在只有80来斤,再加上犯人的辱骂讥刺以及警察的恐吓,身心灵的压力使老人充满了痛苦。同时, 我丈夫在监狱中,也被北京市管宗教的警察威逼、恐吓,他们逼着他与他们合作,不许接待弟兄姊妹和受冤屈的人们,并告诉他说:“你若不照着我们所说的行,恐 怕你再也见不到你的母亲。你要记住你的母亲在我们手里,放你的母亲就是我们局长的一句话。”我丈夫出来之后,警察又来我家,对我丈夫说:“有一些领导就是 把你母亲当人质。”我听完之后心里非常难过,在这里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婆婆祷告,求上帝保守她的身体,因为她有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白内障、以及手 脚末梢神经痛,同时,也求上帝感动政府早一天释放我婆婆,使她回来和家人团聚。也请弟兄姊妹为中国的警察和政府祷告,为在监狱中关押的犯人祷告。诚心的愿 上帝祝福他们。

主内肢体:魏菊梅
2007年8月13日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遭监禁的华南教会负责人认罪;对华援助协会呼吁华南教会领导层悔改

前华南教会负责人龚圣亮先生于2001年8月8日遭逮捕,2001年12月,湖北省荆门市人民检察院以“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故意伤害和强奸”的罪名指控龚圣亮以及华南教会另外16位信徒。

2002年,湖北荆门市中级法院宣判他犯有故意伤害罪,强奸罪,“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以及故意毁坏财物罪。龚圣亮和其他两位成员一起被判处 死刑以及被剥夺终生政治权利。在一审期间,几家媒体公布了严刑逼供的细节后,湖北最高人民法院命令湖北人民上诉法庭重新审理此案。2002年,中级法院宣 判龚圣亮犯有故意伤害罪,强奸罪,判处他终身监禁。龚圣亮目前在湖北洪山监狱服终身徒刑。

一开始大家认为龚圣亮是无辜的,没有犯这些罪行,他们认为那些指控的罪名均是中国当局捏造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找逮捕他的借口。中国在对付没有登记的教会领 袖时,使用这种手段并不罕见。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有一些报导声称对龚圣亮的某些指控是有事实根据的,对华援助协会因而开展了一系列调查来检测这些报导的真实性。

在进行了一次广泛的独立调查活动后,对华援助协会最后的结论是龚先生看上去确实犯有一些指控他的罪行。有证据显示他在几年间勾引并性骚扰侵犯了他教会里的 一些女信徒。还有证据显示他鼓励一些教会成员对那些出卖背叛了华南教会的人士使用了武力。至少有三位华南教会的成员已坦白他们对那些把教会活动情况报告给 当地政府的人使用暴力殴打了他们。

对华援助协会收到了一封龚圣亮的来信,信中承认他做了坏事,从而导致他被捕及监禁。该信是从龚先生的监狱里带出来的,由一华南教会的成员通过电子邮件发给 了对华援助协会。从该信件的文笔看上去,信是龚先生写的。信中,龚先生首先感谢国际社会的帮助和关爱,然后他承认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有就是他会“知 错改错,毫无怨言”。在信的最后,他说道“我认识到这是罪有应得、活该。” 对华援助协会目前还不能独立地证实龚圣亮出版这封监狱信件的意图,也不能确认这次坦白的具体要点。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付希秋表示: “龚先生的坦白并不能证明中国当局有正当的理由在遭逮捕的华南教会成员,包括龚圣亮身上使用大量的酷刑,也不能证明他们就有理不让这些教会成员得到公平的 审判或者不让他们得到他们基本的享受法律程序的权利。剥夺人们基本的人权只能让当局失去合法性,即使指控的罪行确实发生也是这样。”

付希秋还说:“我们目 前还不知道龚先生做的坏事和犯罪活动的程度到底有多大。我们对我们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向大家公布这些调查结果表示非常遗憾,但我们只是想认真地确认对龚先生 指控的准确性。我们呼吁华南教会目前的领导人自愿全面坦白他们做的错事,包括他们是如何多次误导国际社会的。对华援助协会的使命仍然为支持中国境内的宗教自由,以及支持在任何情况下均让人民享受到人权和民权。”

若对此案有更多的问题的话,请大家与对华援助协会联络。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新疆军垦农场家庭教会受公安袭击; 军垦农场党委下达文件惩罚基督徒的亲属和两党支部书记

image 

image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 2007年6月1日晚上 中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农三师49团机关的领导干部和49团派出所等20多人到高洪芝家对反邪教进行突击搜查.当天晚上有5位老人和一位年轻人员在房里唱主歌,有10几人直接闯 进房子进行盘问,把当时的情况都照了相和录象,并把他们带走。把房子的圣经、挂历、黑板全部拿走,并把6人全部带入派出所进行调查。在派出所里对年轻的弟 兄,在盘问中进行殴打和辱骂,还让弟兄面壁思过。对高洪芝和年轻弟兄扣留12个小时(一晚上轮流审查,不让坐下休息一会).在6月2日早上让年轻的弟兄对 派出所的房内和院子进行打扫。直到写了保证书才让回家.(保证内容,不聚会、随传随到)。搜查人员没有出示任何证件。
随后,迫使高洪芝签定担保责任书.该责任书由 四十九团党委610办和四十九团党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以及四十九团政法办签发.该文件(担保责任书)规定基督徒的亲属应为基督徒的行为负 责,如果基督徒串联、讲经、聚会、上访、游行或传阅有关书籍、画像、图册及其它音像资料,这些亲属会受到严肃处理。该文件还规定基督教信仰者的亲属有责任 和义务对其开展帮助教育和转化工作;基督教信仰者的亲属对基督教信仰者的活动情况要做到心中有数,随时掌握基督教信仰者的思想动态;基督教信仰者的亲属必 须保证基督教信仰者不在任何场所参加任何形式的聚会。
6月29日,又下达了另外一个红头文件文件名叫“中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四十九团委员会文件”(“团党发[2007]16号”)。该文件通报了对在该团工作的基督徒高洪芝的儿子高东风和两位党委书记未能监督好基督徒的行为而被解聘,批评和罚款和的处理细节。
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自从1959年以来就一直处在军队的控制之下。当时解放军急忙赶到新疆,平定了维吾尔族的叛乱分子,现在他们认为这些叛乱分子是分裂主义者。
对华援助协会认为这是一次文明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一次后退,就此敦请中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四十九团委员会撤销这些文件,保证新疆家庭教会基督徒的宗教自由。

附:中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农三师四十九团委员会文件             
                      团党发[2007]16号   
  关于对建筑公司两名主要领导处罚的通报 
团属各单位党支部:
    团610办、政法办经过周密部署,会同公安派出所于2007年6月1日晚10时30分左右,在团建筑公司辖区外来人员高洪志家中,取缔了一个基督教聚会点。当时在场聚会人员共6人。
    建筑公司两名主要领导对此事未能及时发现,出现了管理上漏洞。
    根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属地管理”原则,结合《四十九团2007年度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目标管理责任书》第十一条及《四十九团反邪教工作管理、考核、奖惩办法》第三条之规定,经团党委研究决定,对建筑公司两名主要领导做如下处理:
1、            对建筑公司党支部书记刘霞同志罚款1000元,通报全团,并向团党委做出书面检查;
2、            对建筑公司党支部副书记、经理杨林同志罚款1000元,通报团党委做出书面检查;
3、            对高洪芝(集会点在其家中)之子高东风(现基建科聘用制干部)知情不报,负有不可推卸的则任,团党委对其于以解聘。
望各单位党支部接此通知后,引起高度重视,并结合反邪教工作每半年排查制度,做好本单位的摸底排查工作,做到底数清,心中明,同时做好对重点人口的防范和监控工作。 
                       中共四十九团委员会
                      二00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主题词:行政处罚    通报
抄送:团领导、
       机关各科室
四十九团党委办公室         2007年6月29 日印发
                         共印汉文60份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网址:
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山东基督徒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高文东,男,1968年12月15日,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郑旺镇大官庄村。
被申请人: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通达路13号
                        复议请求
一、依法确认被申请人的扣押行为违法:
二、请求责令被申请人返还申请人被扣押的所有物品。
事实和理由
2007 年5月31日,上午七点左右,宗教局、公安局、派出所等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手持警棍闯进申请人家的院子。他们说申请人和其他基督徒触犯了法律,说我们是非法聚会。被申请人在院子周围放了哨,喝令所有人不许动,要我们集合在一处,然后将我们分批押走。并且,被申请人将聚会房间里的所有物品都带走(包括空调, 吊扇,圣经等),之后,又对申请人的房间进行搜查,并翻箱倒柜,但是,并没有出示搜查证。之后,派出所将申请人的电脑、刻录机、复印机等私人物品全部拉 走,连个人账目,乒乓球台都不放过。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动用如此大的警力,给申请人的名誉造成极坏的影响。被申请人拉走所有物品时只是让申请人在清单上签 名,并没有给申请人扣押清单,直到申请人去派出所要清单时才给。并且,还有一些贵重物品据说被拿到局里,经过申请人的多次要求,6月11日,被申请人才将 这些物品的扣押清单给申请人。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源于对国家法律理解错误而导致作出了违法的扣押决定,其扣押行为是没有法律根据的,并且其程序违反法律规定,应属无效而被撤销的具体行政行为。理由如下:
一、申请人的行为是合法的,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扣押行为没有法律根据。
(一)、申请人的宗教活动是合法的,不是“非法聚会”。
根 据中国《宪法》第36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 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1997年10月1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第3条规定:“按宗教习惯在教徒自己家里 进行的一切正常的宗教活动,如礼拜、祈祷、讲经、讲道、弥撒、受洗……等,都由宗教组织和教徒自理,受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干涉……对基督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徒习惯称之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
从以上的规定可知,申请人和其他基督徒在自己家里举行宗教活动是不需要进行登记的,这是正常的宗教活动,是受中国《宪法》和法律所保护的。因此,被申请人以申请人未经登记就认为申请人是“非法聚会”是错误的。
(二)、 被申请人进行扣押行为的前提条件不存在,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扣押行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扣押行为是行政强制措施的一种,行政强制措施是指行政机关为了预防 或者制止违法行为,对正在或者将会危害社会的相对方的人身或财产采取紧急性、即时性的行为。但是,申请人和其他基督徒的聚会行为是法律所保护的合法行为, 其不具有违法性也不具有危害社会的性质。显然,没有适用行政强制的前提条件。
从以上两则可见,申请人的行为是合法的,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扣押行为于法无据。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不但不合法,反而涉嫌构成中国《刑法》第251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二、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
(一) 被申请人没有向申请人出示执法证件和搜查证。中国《行政处罚法》第37条规定;“行政机关在调查或者进行检查时,执法人员不得少于两人,并应当向当事人或 者有关人员出示证件。”同时,根据法律规定,查封、扣押财产时,行政机关应当通知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到场,并出示该行政机关行政首长签发的查封、扣押命令 书。执法人员应当会同在场见证人和被扣押物品、文件的当事人查点清楚,对于被查封、扣押的财产,行政机关必须造具清单,写明扣押物品的名称、规格、特征、 质量、数量、文件的名称、编号等,以及物品、文件发现地点、扣押时间,并由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协助查封、扣押的人签名盖章。并且,根据法律规定,公安机 关进行搜查必须向被搜查人出示搜查证。搜查的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侦查人员和被搜查人员或他的家属,邻居或者其他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
然而,5月31日,被申请人在没有向申请人出示执法证件和扣押命令书的情况下,就对申请人的财产进行扣押。也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就搜查了申请人的房间以及个人物品。被申请人的行为明显违反了法律的明确规定。        
(二)经过申请人的多次要求,被申请人在扣押行为行使几天之后才将扣押清单给申请人。
综 上所述,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扣押行为没有法律根据,并且其行为违反法定程序,是违法的具体行政行为。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6条和12条的规 定,申请人依法向临沂市公人民政府提出申请,请求临沂市人民政府依法确定被申请人于2007年5月31日对申请人作出的扣押行为是违法的;请求责令被申请 人返还申请人被扣押的所有物品。
此致
临沂市人民政府
                                         申请人:高文东                                                                                                
申请日期:二零零七年六月
附件:
一、本申请书副本一份。
二、临沂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复印件一份。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网址:
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