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天水市无偿占用教产, 数百信教群众静坐维权; 新疆警方逮捕十余名基督徒,其中三名新加坡人已获释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10月16日,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三百多基督徒,默默进住原教产所在地静坐,要求政府归还被无偿占用的三亩半教产。政府采取高压政策,信教群众坚决不退出,僵持到28日已进入静坐维权第13天。

在 文革开始后的1966年,天水市基督教神职人员被赶出教会,地处天水市秦州区北关背街24号,占地三亩半、地上有350平米的礼拜堂和300多平米的平房 等教会财产,被政府安排先后由天水市彩印厂和天水市针织二厂无偿占用。文革结束后,教会在逐渐恢复中,不断要求归还被无偿占用的全部教产。

1984年,政府未做产权评估,单方面决定以5万元作为占用教产的全部补偿,因与当时价值数百万的教产悬殊太大,教会一直不接受这样的决定,持续不断地通过上访政府、在人大政协提出议案,要求归还全部教产,但政府明确拒绝,坚持5万元的补偿决定不予改变。

前不久,天水市秦州区房管局将包含原三亩半教产在内的七亩半地,以1700万卖给某开发商的消息传出后,信教群众再也忍不住了,于是便进住原教产所在地静坐维权。

而政府方面仍然坚持原5万元的补偿,声称“落实宗教政策,只是政治上的平反,不是经济上的清算”,并连日来,用停发低保、停发退休金和强拉硬扯等各种手段威逼信教群众退出。信教群众则以唱诗、祷告回应。
信教群众认为,当地政府的作法,明显违背了中央政府关于文革中占用的宗教团体用地用房一律退还宗教团体的决定精神,坚决要求当地政府按中央精神退还教产。

事件正在发展中。     
另据悉,2006年10月20日上午9时左右,新疆伊犁霍城县清水镇10多名基督徒被当地警方逮捕,其中包括3名新加坡人。

 包括三位新加坡弟兄的大部分被抓的基督徒于10月21日被警方释放。但目前仍有五名基督徒仍然没有获释,他们是:

来自乌鲁木齐的一位姓刘的弟兄和欧阳良弟兄,霍城本地的李保明弟兄、谭德福弟兄、和娄元启弟兄。欧阳良弟兄的羁押地点不明,他在乌鲁木齐的家也已经被警方查抄。其他四位弟兄被关押在霍城看守所。

据悉,本事件发生的起因,是当地的一个基督徒家庭,邀请了一些主内的弟兄姐妹,为他们新翻修的住宅举行祝福仪式引起的。当时,祝福仪式尚未正式开始,受邀而来的弟兄姐妹正在唱诗赞美,警方的车队忽然包围了现场,将在场的督徒抓到公安局审讯。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说:“警方办理此案的迹像表明,被逮捕的基督徒很可能会被检察院起诉,或直接劳动教养。我们呼吁当地警方尽快释放被关押的基督徒,因为他们没有作任何危害国家,危害社会的事情。”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新疆麒麟山庄教案被抓基督徒被讯问后全部释放; 韩裔美籍牧师扣押护照


对华援助协会2006年10月27日

新疆麒麟山庄教案被抓基督徒被讯问后全部释放; 韩裔美籍牧师扣押护照监视居住; 中国宗教自由观察网正式启动

2006年10月26日,新疆乌鲁木齐在郊区麒麟山庄学习圣经的35名基督徒,被警方讯问12小时后,于当晚11点被全部释放。

据悉,警方讯问态度,比以往遵纪守法。讯问围绕如何接待韩裔美籍牧师问题。在讯问过程中,一位男基督徒被殴打。其中两位女基督徒各被处以罚款50元。周丽和另一姊妹被要求下周一早回永枫乡派出所继续接受讯问。随后,傅菊芳和饶姊妹于27号下午1点又被传讯,当晚7点回家。

另悉,同时被带走的韩裔美籍基督徒文牧师,被警方扣押护照、带回所住宾馆,并监视居住。

今天, 对华援助协会正式启动中国宗教自由观察网, 网址为: WWW.MonitorChina.ORG .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发表谈话说, 中国宗教自由观察网的使命是促进推动所有中国人的宗教自由。透过及时真实和准确的报道以及信心的行动,我们盼望华夏大地所有人都能享受真正的宗教自由,正如《世界人权宣言》(联合国大会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日第217A(III) 号决议通过并颁布)第 十 八 条所讲:

“人 人 有 思 想、 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 此项权利包括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 以 及单独或集体, 公开或秘密地以教义、 实践, 礼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

我们诚挚欢迎海内外人士能及时将有关践踏中国公民宗教自由的消息和报道传递给我们,透过确认我们将及时发表。让我们携手工作,推动中华大地实现一个信仰上没有栅栏的天空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新疆乌鲁木齐警方突袭圣经培训,美籍韩矞牧师与当地基督徒一同被捕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10月26日中午12时许,新疆乌鲁木齐市家庭教会的一些基督徒正在乌市效区的麒麟山庄参加由一位美籍韩矞牧师主持的圣经培训课程时,被当地警方袭击,包括美籍韩矞牧师与他的翻译在内的35位基督徒被警察抓到永枫乡派出所接受讯问。

对华援助协会知悉,这次被抓的基督徒有周丽、夏灵芝、包林、任宝兰、冯艳、胡英等。其中,夏灵芝姐妹和周丽姐妹曾在去年8月5日因为参加正常的唱诗聚会活 动被非法拘禁两周并罚款,在看守所中受到审讯人员的虐待。夏灵芝姐妹今年已经66岁,患有冠心病,高血压等疾病,不应当长期关在恶劣的环境中。对华援助协 会呼吁当地警方善待被捕的基督徒,特别是夏灵芝姐妹,尽快释放他们,因为他们的信仰对国家,对社会都有益无害。

对援助协会10月26日首发
 
附:2005年8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弟兄姊妹被抓捕和审讯经过
2005年8日下午四时左右,地点156队路对面的一平房内,当时我们众位弟兄姊妹正在聚
会学习唱诗,刚学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当地西山派出所的民警与沙区国保大队的人即
进来制止,不许再教唱下去,让我们原位坐着别动,开始对每个人进行登记,内容包括
:姓名、年龄、职业、现住址等之后有阿姨起歌来唱,但不到两句又被制止,并被追问
是谁带头唱的,未果;当天下午五时左右,包括我在内的十几位弟兄姊妹陆续被带往西
山派出所四楼的一间大会议室,让我们围着长椭圆形会议桌坐下,派专人看守,不许我
们互相讲话,约一小时后我们开始被陆续提审。我则被带到楼下一间办公室开始被审
问。据我记忆,内容大概问及我的姓名、年龄、职业,婚否、父母名字(我没有告诉对
方);当问及职业,我答:暂时无业,呆在家里;问:生活来源如何解决,我答:需要
时弟兄姊妹会帮助一些;问:谁通知我去聚会的;我答:自己找去的;问:怎么找去的
;我答:问及几个阿姨,然后跟着去的;对方不信,反复询问,回答依然如上;当我不
肯告之父母姓名时,对方则怀凝我报的姓名是假的,开始在网上查找,也许是由于我们
当地地方太小,还没有联网的缘故,对方反复查找仍未果,后怕耽误时间过长,就此了
事。我仍被带回楼上会议室坐下,其他弟兄姊妹也相继被审问后返回会议室。之后我与
几位还未被拍照的弟兄姊妹再次返回楼下一间办公室给我们拍照。负责照相的两位警员
中的一位,在一张长条形白纸上用毛笔写下我们个人的姓名、编号,目的是让我们举在
胸前,站在一个测量身高的台板上给我们照相,此间,一姊妹认为我们不是罪犯,为什
么要如此给我们编上号进行拍照,于是和该警员发生争执,要求给个说法;于是另一警
员则将此事告之他们的上司;他来后,则采用将我们分开的方法,先将我们带到另一间
办公室,然后再一个一个地叫到刚才拍照室,迫于压力,我们都只好勉强被迫拍照,然
后返回会议室,直等到晚上11点左右,我和两位叔叔又被带到楼下的一间小会议室里,
沙区国保的人对值班民警说将我们看好。
大约半小时左右,我们三个就被国保大队的人开车送进西山看守所被关押起来(时间将
近晚上十二点)。
四、五天之后(详细哪一天记不清了),在看守所提审室第一次被审问,由沙区国保大
队的马建忠与另一位不知名的侦查员负责讯问;内容和在派出所被审问时的大体相同,
涉及姓名、年龄、籍贯、职业、婚否、家庭住址等等;另外还特别问及此次聚会由谁负
责,谁通知我去的,那两个安徽的叔叔是谁接的,谁负责讲道,谁负责教诗等;在回答
谁通知我去的这问题时,我仍答根据我们聚会的习惯,问及几个老阿姨然后跟着去的;
马建忠则问:那么多人,我是如何知道那几位阿姨就是去聚会的,我则答:看着像是,
于是询问便知;马建忠则说我说话不合逻辑,在反复问及得到的回答一样时,马建忠则
气急,用手朝我脸上狠狠打了两巴掌;我问他:是否和他有仇恨,凭什么要打我,他则
说我说话既不合逻辑,又不尊重他;我说:好,那我什么都不说了。过了一会儿,马建
忠则对另一侦查员说有个会议要开便出去了,这位侦查员则语气平淡地问了两句了事。

第二次被审问,大概在前次的二、三天后,由三人负责,其中一位叫做马斌的,问及内
容和前次一样,我仍回答和上次一样,除了自己的姓名等外,其他则答:“不知道,不
清楚”;未果之下,马斌对里面一人说(此人好像是看守所的一名闲坐人员,当时和马
闲聊几句)朝我身上跺上一脚,那人则虚张声势的做了个动作,但并未挨及我身上,第
二次审问结束。第三次大概是在前一次的两天后,马斌又来递给我几份材料,他说既然
我什么都不说,就在材料上签个字快快了事,我当时烦于此事,干脆照他指示一一签名
,按手印;其中一份材料,虽未细看,但看到“流串作案”几个字,我当时也不管了,
签完字了事。第四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因事隔时间比较近,所以记得比较清楚;也就
是2005年8月23日下午五点多钟,我被国保大队的人带出看守所,到沙区分局二楼的一
间审讯室,坐进一张人称“老虎凳”的铁制椅子里(可将手、脚扣住的那种)开始审问
我。并言明:事隔前次审问大概有十天时间,他们也做了不少侦查工作,此次是不达目
的不罢休的;于是开始轮流审问。第一组由马建忠与孙金禄一起来审问;主要问题仍集
中在这几点上:聚会由谁来负责的,谁是教会管帐的,谁去接安徽的几位人员的,谁通
知我去的等。
下午下班时,换由马斌与孙金禄审问,马斌让我按法律程序告诉了他关于我的家庭情况
,包括父母、哥姐的姓名、职业、住址等,后又问及那几个主要问题时,我仍说不知道
;至凌晨(2005年8月24日)一点多钟,又换一组:马建忠和白刚。开始由白刚给我讲
一些道理,包括中国的信仰、国外的信仰,中国的宗教政策、中国的国情等,大约二小
时后,马建忠又插进来说一些让我负责任的话题。我当时一是被问烦了;二是瞌睡了;
三是想他们这样连夜审我,若是不告诉他们一些内容,可能对自己不利(包括身体上的
伤害与法律责任的承担等);四是想干脆说出去一些,看你们又能怎样,大不了被判
两、三年。因为据白刚告诉我,他们已经掌握了跨世纪幼儿园的情况,并且里面人员的
名字他们也能说上,让我证实一下他们几个人的身份,不然会连累他们,以免他们几个
每天都得到派出所报到,我证实之后他们就可以回家了。于是我承认了自己在幼儿园当
圣经老师的事与其他一位老师写学生的名字,另外还告诉了他们教会的负责人是周莉与
夏姨,我参加此次聚会是由周莉通知我去的。到凌晨五时左右,我则被允许趴在椅子里
睡一会儿直到天亮。2005年8月24日十时左右,马建忠与白刚又来问我其他一些事情,
比如:教会里某某弟兄姊妹是否认识,他们在教会里都是做什么的等等,我都一一否
认。然后马建忠与白刚等人因有事出去,派专人轮流看守我,直到下午四点左右被送回
看守所,然后是长期的等待,直到2005年9月7日下午7时左右被释放。当时由沙区国保
的马树斌来提我们出去(其中张红新是后面被关押进去的)出去后,在大门口,我向马
树斌要释放证明,他则说第二天早上(2005年9月8日)十时到沙区分局再说。第二天我
们四个人以及另外两个姊妹到达沙区,十点多钟我们四个被马斌安排给他们擦玻璃、桌
子、拖地,后另外姊妹被安排洗沙发及座椅的外套,直到中午一点左右,马斌他们才将
我们分开几组叫到办公室,他告之我们:这次我们的事还没完,我们算是取保的,如果
我们出离乌市或呆在乌市都要通知他们一下,如果我们在外出啥事,他们可出面证明(
至于证明啥,我现在还不太清楚,当时也没听懂);如果我们继续要搞聚会,让我们告
诉他们在谁家聚,人数有多少,允许我们聚再聚,不允许就先别聚,然后就打发我们出
来了,至今依未拿到释放证明,我还在想有没有随时都被人关进去的可能性呢!
姓名:蒋林
年龄:29岁

经   过
本人夏灵芝,女,63岁。
我于2005年8月5日15:00点在西山路156队一平房内参加基督教祷告会,刚进入屋内还未
待定,就冲进一帮公安人员,勒令屋内人员原地不动,并且说:“只准进不准出”。我
当时由于腹泻几次要求上厕所,公安人员不准去,我手中有个提包,这时由于想上厕所
把包打开找卫生纸,想起包中有钱(这个钱是我侄子的朋友给我让买火车票的钱),我
害怕钱在混浊中丢失,于是从包中拿出想放在裤子口袋中,就被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的一位任警官看见,他上前把钱抢去,又顺手抢走我的包,并且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当时有数十人看见,有人可以为我作证,证人有周莉、赵玉莲、赵佳丽、董小燕等,我
不愿意,我向国保大队马队长报告并且索要我的包,马队长命令把包还给我。
包还给我以后公安人员就开始一一点名,点了名字的人就被车拉去西山派出所,全部被
集中在会议室里,然后又一个一个叫去单独审问,我被叫去问:“是谁组织的”我说:
“不知道”。他们又问:“你知不知道这是非法集会。”我说:“你说是就是。”他们
在笔录上写的是我承认是,他们又问我:“你认不认识‘东方闪电’的人,如果认识说
出来可以立功。”我说:“我不认识人,我只知道他们的信仰不对。”
问完我以后我被带去照相,就好像电视上演的犯人那样,手里举着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
在胸前,我们闹着不照,被强迫照了,照相的警官非常凶,国保大队的尹兵大队长过来
骂着,呵斥着我们照了相,照完相我又被带去在一张纸上按手印,我眼睛看不清,也不
知道在什么上面按的,十个指头个个按完,又用全手按手印,按完手印就又一个个点名
,这时已是2005年8月6日凌晨1点钟,我与其他三人被送到乌鲁木齐六道湾女子收容所
,当时我被告知并发给我处罚决定书,决定对我进行行政拘留十五日。
2005年8月17日我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转到六道湾刑事看守所,这期间我被提审10
次之多,由于长期在看守所的艰苦环境下,我记挂家中丈夫、儿女,压力极大,我本人
也有Ⅱ型冠心病和高血压,我一直非常焦虑。在这种情况下,我心力交瘁,头脑混乱,
思维不清,在第八次提审中,我情绪极为激动,心情波动很大,姓任的警官告诉我早承
认早回家,并且软硬兼施,我那天不知怎么就受了他的言语诱惑,又因为他曾经打过我
,我心中一直惧怕他,所以就真假不分地承担下来。
2005年8月31日我儿子去国保大队,有位警官给他说我是国家公安部的通报人员,回家
后我儿子一直处于焦虑之中,由于儿子一直高血压,再加上近一个月的我的事情心情抑
郁,导致第二天下午(2005年9月1日)突然脑出血,家人拨打120后,送医院抢救无效
于9月2日凌晨5:30分辞世,我儿子的去世是因为我被无理收审所致。小女儿向国保大队
提出取保候审,我于9月2日下午18:30分被放出看守所,取保候审期限为一年。我被放
出看守所的当天下午,沙区分局法治科的人又一次对我进行询问,并且告知我被判处三
年劳动教养,国家公安部通报,问我服不服,我说:“我不服。”
2005年9月6日上午11:00点,国保大队打电话叫我们把取保候审手续带去,并带去5000
元现金,说把人保改为财保,我不明白,问原因,警察严厉的呵斥我说,这是上级的命
令。9月6日下午15:30分我女儿带去2000元钱,把人保改为半年财保。
自2005年4月起,我多次发现有人跟踪我,我也去问过地质九队保卫科长,保卫科长否
认。2005年9月12日我女儿及媳妇去西山派出所办户口,片警沈警官告诉我女儿及媳妇
说我被判处三年劳教,并且说我被公安部门雇用的四个人轮流从五月份跟踪,一直到我
被抓,我认为我被跟踪是严重妨碍和侵犯我的公民自由权。
另外,《犯罪嫌凝人诉讼权利及义务告知书》我是回家后家人念给我听,并且我才知道
本应在第一次审讯后就给我的告知书,却是第十次审训后给我的,所以当时我完全不知
道我应该享有的诉讼权力和义务。


陈述人:夏灵芝 

二OO五年九月十二日




被抓经过

我叫倪士美,家住皖、阜阳市、颖东区、杨楼乡、要台村陈台,我于2005年8月5号下午
3点多在西山张阿姨家聚会时被西山派出国保大队的人抓了,事情的经过如下:
当时我们刚开始聚会,我在教诗歌,他们就进来了,让我停下、停下,我就停下了,他
们就间我有没有身份证?我说在有在内屋,我去帮你们拿,然后,他们就问我们的详细
地址,我们也如实的告诉了我们的住址,登记完了就把我周莉和另外一个姐妹我们三人
带到西山派出所,让我们分开坐在会议室里。我们等了大约半小时,其他被抓人员也陆
续被带到西山派也所,大约7点左右开始翻查我的包,接着就开始审问我:姓名、年
龄、祖籍,现在在哪儿住?
我答:倪士美,年龄30岁,祖籍,皖、阜阳市疑东区杨楼乡李台村,陈台,现住张阿姨
家(聚会的地方)。
问:你什么时候来乌市的,和谁一齐来的,来干什么?
答:刚到两天,和汪大财、高才休一齐来的,想来找工作。
问:谁接的你们
答:没人接
问:那你们怎么到张阿姨家的?
答:有人打电话给我们,我们直接打的过去的,张阿姨在路口等我们。
问:谁打的电话
答:不知道
问:谁让你们来的,这次聚会谁组织的,聚了几次?
答:没人让我们来,不知道,就这一次
问:谁让你教的圣歌?
答:那些老太太说我唱歌好,刚好那首诗歌她们不会唱,我就教他们。
他们一直问我谁组织的我不回答,他们就说:“说不说,说不说,我答:我不知道怎么
说呢,然后我头不舒服,我就告诉他们我头痛,他们又帮我倒开水,就这样大约审问了
两个小时左右,我一直不回答,他们就让我签字按指印,然后把我带到会议室,等了大
约1个多小时,他叫我和周莉,问我们有没有钱,其中有一个人说:让她们自己付车费
,又有一个人说:我们自己出,随后就让我和周莉下楼,上了他们的车,走了一段路,
周莉问:你们把我们带到哪儿?他们说:带你们去住旅馆,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周莉
问:到底把我们送到哪里?他们答:去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我签了他们问的大概笔录
和我私人东西的押单。
第三天2005年8月8日,国保大队的人又来提审。
问的内容和被抓审问几乎相同,不一样的是:
问:你们到乌市之前去过哪些地方。
答:在库尔勒呆过半天。
问:在库尔勒干什么?有没有聚会?
答:王叔说给他儿子买个手机,没有聚会。
问:乌市没有手机吗?安徽没有手机吗?干吗要去库尔勒买呢?
答:不知道
问:汪大财的儿子在乌市吗?
答:不在,在老家
问:你什么时候信教的?
答:从小就信
问:你家,兄弟姐妹几个
我问这个本案有关吗?他们说:当然有不然我们怎知你说的真假呢?
问:丈夫叫什么?有孩子吗?
答:叫陈权,有孩子。
问:谁组织的,谁通知的?
答:不知道。
他们再问,我不管,他们就让我签字,按指纹并签了延长刑事拘留证,当天是8月8号,
他们让我签的是6号。又过了好几天时间我记不清了,是进看守的第二次审问。
问:你们几个人来的?什么时候来的?坐哪班火车来的?
答:三个人,被抓前两天,记不清了。
问:来时路费谁付的,谁让你来的?
答:汪大财付的车费,汪叔说去乌市问我去不去,我也想打工,所以就和他一块来了。

问:你们是来传基督教的吧?
答:是
问:汪大财在家讲道吗?在老家干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
答:不讲道,是信徒,是农民,我们在一次聚会中认识的。
问:在老家什么地方
答:大教堂
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姓夏的阿姨?
答:不认识
问:谁组织的?
他们一直问我,我不回答,他们就急了,用手打我的额头,他们两人都打了,我就大哭
大喊,你们公安局怎么打人呢?他们就更急了,说我是无赖,后来他们就吼吓我说,说
不说,说不说,不说就让你呆在这里然后再送二监去,我一直不说,就让我签字按手
印。
2005年9月2日又一次提审
他们问:你叫什么名子,祖籍哪儿,文化程度?
答:皖,阜阳市疑东区杨楼乡李台村陈台,叫倪士美,小学三年级。
问:来乌市干什么?
我一直不答,另外,一个人说:我们是法制科的来核对案情的你不要闹情绪,我们还等
着走呢?
答:来找工作。
问:和谁一起来的,什么时间来的怎么来的?
答:和汪大财、高才休被抓前两天,坐火车来的。
问:坐哪班火车来的?
答:时间长了我记不清了。
然后他说根据什么法二十几条我记不清了说要劳动教养我两年,又问我你最后有没有陈
诉的了,我不知怎么说,我没说话,然后他说你可以说,我是初次参加不知这是非法聚
会,望有关机关从宽处理,我就照他说的,说了一遍,他就让我写,以上和我说的相付
,就签字按指纹。
2005年9月7日下午6点多释放
我没签任何手续,出来后他们就说,想娃娃了吧?然后对周莉说让倪士美先住你家她在
这儿没有熟人。他们问我倪士美是谁,我说是我弟弟(其实不是我弟弟是主内的弟兄,
帮我送东西时随便写的)。
他们让我和周莉及周莉的丈夫和我弟弟(倪士刚)明天去一下沙区分局,第二次我和周
莉就去了沙区分局,他们先让我们帮他们洗东西,打扫卫生,后又对周莉说:每隔十天
给他们打一次电话,在十月一日前必须这样做,要是在这段时间要到外地去必须告知他
最后又说:以后聚会就到大教堂,如果不去也行,你们要在哪里聚会,多少人聚会,首
先要告知他们。如果需要请别人帮助,要请谁,首先和他们说一声也行,详细经过就是
这样的。


倪士美













我叫周莉,是一位纯正信仰的基督徒,我于2005年8月5日下午3点半左右在西山156队附
近,一位信徒张爱莲家参加祷告会(是基督教信仰传统的聚会),正在唱赞美诗时,乌
市沙区分局分安人员,乌市西山派出所干警十几位,闯入了我们聚会的场所,也没有出
任何证件,只说我们是公安局的,停下来,制止唱诗歌,就叫我到另外的房间坐下,不
许和别人说知,他们就开始登记所有人的姓名、地址、身份,大约4点多带我和另外的
两位姐妹到西山派出所,有一位警官对我进行审讯,他问我是谁通知我去的,我问姓
名、住址、户口所在地,参加过几次等等,然后又进行拍照。
晚上11点送我到乌市水磨沟区看守所,定我是非法聚会活动,8月8日上午沙区国保大队
的马述军、白刚两位警官来提审我,问我是谁组织的,谁通知的,谁主持的,问我是怎
么去的,到那儿去过几次,我的回答他们很不满意,然后说:我的问题严重,要延期拘
留我30天到9月4日,当时我看了延期拘留通知书,就说我只是参加了一个祷告会,我没
有作对国家和他人有危害的事,你没有理由拘留我一个月时间,他们说你参加这样的非
法活动,根据国家的法律你不去指定的大教堂,到私人家聚会,就是和国家对抗,你不
签字可能不是一个月,你的事情我们在调查,后来我没办法只好在拘留证上签了字。
大约过了一两天,沙区国保的警官带着市公安局的两位来审讯我,态度非常恶劣,说我
收了别人的奉献,我说我没有拿过任何人的一分钱,说我组织了这个聚会,我说我没有
通知任何人,说我为什么不去大教堂,叫了几个农民来胡讲,我说我不认识你所说的人
,市局的一位开始骂我,并说站起来,你不老实,等待你的将是什么,并将指头指向
我。
8月17日上午10点多沙区国保警官来提我到沙区分局开始审讯,一直到18日下午18时多
, 连续审讯了32个小时,问我认不认识一些弟兄姐妹,我担任什么角色,外面来的人
我是否认识,是不是讲道的,8月5日聚会人数多少,谁是我通知的等……
9月2日下午18点多,沙区法制科的警官来提审做了简单的笔录,然后,拟定劳教三年,
我说国家法律那一条规定我参加聚会就要劳教三年,他们说根据国家法律的有关规定,
你们组织这样的聚集,就定为劳教,市公安局还要批。
9月7日下午两位警官去说放我回家,当时也没有释放证或办任何手续,并且要我第二天
早晨去沙区国保找他们有事,第二天我去了他们让我打扫卫生,然后说下次组织这样为
聚会要告诉他们,每隔十天要打电话给他们,会随时叫我去公安局,说我是被取保的事
情还没有完,你要老实、小心。

周    莉

2005年8月5日星期五,下午3点左右50多名基督徒在一位阿姨家唱诗赞美,突然间闯进
来一群人,有的穿便装,有的穿制服,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开始搜查,房子里
被翻的乱七八糟的,然后开始做笔录、照相、气势汹汹,言语粗俗,之后把我及其余十
几人带回西山派出所进行讯问(6点左右)审问期间骂骂咧咧,问的问题主要是“谁组
织的?谁通知我的?谁管奉献款?我回答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审问直到晚上12点,我被
放回直到8月24日,这中间没有再找过我。
8月25日星期四,下午17时左右,我从房子里刚出来,就碰上沙区国保大队的人(来了3
人),说是有事和我谈,把我带回沙区公安分局讯问,没有传唤证,20分钟后讯问完毕
,把我们物品扣押签字划押后我被送到西山看守所(罪名是危安)被刑事拘留8月26日
国保大队来人提审,问的是同样的问题,我还是说不知道,他们就走了,8月31日国保
大队来了1人姓孙,让我在延长拘留1个月的拘留证上签字,上面定的罪名是“结伙流窜
作案”签完后,还吓唬我说要3年劳教,然后就走了。又过了几日再次提审问的是同样
的问题,之后没有再来提审直到9月7日我被释放,从看守所出来到如今没有任何的手续
(释放证)。

张红新

我于2005年8月5日下午去156队张爱莲家的平房参加祷告会,那时我们正在唱诗赞美。
乌市沙区分局公安人员即西山派出所的干警十几名就来了。把所有的人都登记了下来,
随后就把我、周莉、倪士美带到了西山派出所进行审讯,有沙区国保大队的马队长和另
外一个干警审讯的我,主要问的是,谁通知去参加聚会的?你怎么知道哪里有祷告会?
有谁主持?有无奉献?书是从那来的?认识不认识夏灵芝、周莉。
后来就把我带到一间房子里按手印、照相,直到晚上12点55分把我和夏姨、陆姨、叶姨
送到了水磨沟区教育收容所,拘留了15天,到8月19日放出。


赵玉莲     

二OO五年九月十二日





2005年8月5日3点5时祷告唱诗赞美时,突然派出所就把我抓到西山派出所,当时还问我
,你为什么到这里聚会,我就说,哪里有聚会,我信就到哪里去,只要不是邪教,派出
所就把我送到六道湾去拘留15天。


卢 洪 英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徐永海将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我是徐永海。公安分局的警察来电话对我说,不许我外出,一会儿上午9点半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是否还能回来。请朋友们多多 关注,请主内弟兄姊妹们多多为我祷告,求主与我同在,坚固我的信心。因不知道是否能回来,现有两件事托付给朋友们、弟兄姊妹们。一个是我的妻子,望大家多 多关照。一个是我刚刚写完的科学论文,望大家帮助发表。
      
      我1960年出生在北京,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9年2月信主,12月受洗。1990年后,我开始参加袁相忱牧师的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
      
       90年代初家庭教会还不是很多,把我们家庭教会的情况写成文章告诉给其他的主内弟兄姊妹,引导其他的弟兄姊妹也在自己的家中办家庭教会,就是一件非常 有意义的事情,为此在1994年我们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1995年5月25日,因为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这篇文章,我被劳动教养2 年、刘凤钢弟兄2年、高峰弟兄2年半。
      
      在这2年中,我一直被关在一间6平方米的小牢房中,在牢房门的下方有个 洞,吃的饭、喝的水都是从这个洞递进来。地板下有个便池,大小便都在这里。这里冬天没有暖气很冷,夏天通风不好很热。每隔半个月、1个月、2个月才能离开 牢房到外边晒十多分钟的太阳。在这2年中,不许与家人见面、通信、通电话。
      
      2000年中国东北辽宁鞍山,李宝芝 等主内弟兄姊妹定期在一起聚会,当地公安人员对他们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李宝芝姊妹被劳动教养2年,孙德祥弟兄、侯荣山弟兄被劳动教养1年,一些弟兄姊妹 被罚款。2001年10月这个教会的弟兄姊妹特意来北京找我,希望我帮助他们,并参加李宝芝姊妹的公开开庭。我因工作忙,我请刘凤钢弟兄代替我去,我给了 刘凤钢1千元钱。刘凤钢回来后,将开庭的过程、弟兄姊妹的证言证词写成了文章《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将此文修改后 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后来此文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会杂志《生命季刊》上。
      
      2003年的夏 天,刘凤钢弟兄对我说,他受美国傅希秋弟兄的委托去了一次浙江。并告诉我说,那里的一些家庭教会的教堂被炸、被拆毁,他要帮助那里的弟兄姊妹。他将他写的 文章《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给我看,我给做了修改,张胜其弟兄将此文发给了美国的傅希秋弟兄。
      
       2003年10月刘凤钢弟兄被抓,11月我和张胜其弟兄被抓。因为《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 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和另一篇文章《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福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3年,我2年,张胜其弟兄1年。罪名是“为境 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
      
      在狱中,我们都经历了很多苦难,如押送我从北京到浙江的路程中,在火车上,我的 双手一直被铐在桌子的腿上,是坐不得、站不得、躺不得,只能窝在那里,这样过了近20个小时。到了浙江省杭州市萧山看守所后,开始一星期,每天只让我睡 1、2个小时,有时一点不让我睡,分三班地审我。由于长时间不让我睡觉,我都出现过幻觉。有时困得实在不行,坐着、坐着就要睡着,这时就要被打。
      
      2003年11月9日我被抓后,有关部门逼着房东不许再租房给我妻子李姗娜住,李姗娜无家可归,流落街头。她时常是,白天要上班工作,强打精神不能出错。晚上无处可去,在街头流浪,那时是11月份,北京的天气已经非常冷了,夜里要睡觉,只能住到浴池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多月,直到用拆迁中不合理的补偿款买了一个旧的一居室,才算有了栖身之所。没有钱来装修,关增礼、钱玉民等朋友及时伸出了援助之 手,帮助整理、粉刷房间。姗娜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在大家整理、粉刷时,她常常是呆呆地坐在那里,有时一坐一天,不吃也不喝。
      
       我被抓后,李姗娜强忍痛苦,到处去打探我的消息,到过派出所、区公安局、市公安局等,2个月后才知道我被关在那里。有了我消息后,给我寄钱、寄衣服。 要请律师,家中没有钱,为此十分着急。后来在主内弟兄姊妹的帮助下,凑了钱,才给我请了律师。开庭了,顶着压力,在警察和单位领导的“陪同”下来到几千里 地外的杭州,由于不公开开庭,也没能进入法庭。如此大的压力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她经常是一天、一天地不吃饭,体重明显下降。由于饮食不正常,她落下了胃 病,到现在她还时常出现胃部不适。
      
      我被从看守所送到监狱后,监狱给姗娜寄来了会见通知书。我们整整一年没有见面 了,姗娜急于见到我。她向单位领导请假,单位领导不批准还逼着她辞职。我和姗娜是在同一个医院工作,我是医生,她是护士。我在这里工作了有十多年,医院的 一些领导也曾是关系不错的同事。我出事了,作为同事理应主动关心我们,理应主动安排姗娜来看我,并带来他们的问候,可是没有。不但没有,还逼得姗娜辞职。 但一想到我被抓后,有关部门逼着房东不许再租房给姗娜住,姗娜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被逼辞职也就不奇怪了。
      
      姗娜 辞职后,好几个月没有工作,后来曾在东安市场给人家卖过一段时间的服装,再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找了一个每天工作半日的护士工作。姗娜一直这样靠打零工生 活,收入很少,每月只有几百元,还要省出来给我寄去,怕我在监狱里吃不好。我坐牢在浙江,从北京到这里路上吃住要花不少的钱,由于没有钱,姗娜只看过我一 次。
      
      我出狱后,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现在家里的生活重担都落在姗娜一个人的身上。由于她收入不高,我们的生活一直很困难,但姗娜一直在坚强地生活着。姗娜几天前对我说,他们单位过一段时间可能没有活了,将放一段时间的假,但同时也没有收入了,她为此很着急。
      
      我出狱后8个多月了,9月底面临“十一、六中全会”这个“敏感”日子,警察把我带到过派出所一次,仅仅就一次。现在又不面临什么“敏感”日子,但要把我带到派出所,不是为此。不知是否能回来,如不能回来,还望朋友们、弟兄姊妹们帮助我多多照顾我的妻子李姗娜。
      
       从我们人类出现那一天开始,我们人类就有了一个梦想,彻底地了解宇宙的一切奥秘。尤其是要了解宇宙的最终奥秘,宇宙是由什么构成的,是如何构成的,是 如何演化的?在我们人类历史上,有很多很多伟大的科学家,为了这一梦想,他们付出了自己一生的心血,有的科学家还为此付出了鲜血与生命。经过他们不断地努 力,我们人类终于逐渐地了解了宇宙的一些奥秘。
      
      今天,在我们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历史岁月后,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 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只要我们人类揭示粒子、夸克、万有引力、电力(电吸引力、电排斥力)、磁力、弱力、强力、能量的本来面目,我们就可以知道宇宙到底 是由什么构成的,是如何构成的,是如何演化的。为了揭示宇宙的最终奥秘,很多的科学家做出了很多的工作,他们建造了大型对撞机,他们提出了各种理论,如弦 理论等,但是还没有一个理论能很好地解释宇宙的最终奥秘。
      
      现在一方面我们人类即将揭示宇宙的最终奥秘,另一方面 现有的科学理论又不能很好地解释很多物理学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必将要产生新的科学理论。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 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 破。”
      
      空间膨胀理论、大爆炸理论说:“宇宙有个起始点,在宇宙起始点,没有时间、空间、物质,是零点虚空的。随 着时间的诞生,也诞生了空间和物质。随着时间行驶,空间以光速膨胀,目前宇宙时间是100多亿年,宇宙空间是100多亿光年(距离)。随着空间膨胀,位于 空间不同位置的由物质构成的星系,相互之间就会彼此远离,距离越远的彼此远离的速度越快。”
      
      通过空间膨胀理论、 大爆炸理论,我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宇宙是从一个没有时间、空间、物质,也就是零点虚空的起始点中诞生的”。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推出这样的结论:“宇宙 本身一定也是零点虚空的,因为只有宇宙本身是零点虚空的,宇宙才有可能从零点虚空的起始点中被诞生出来”。
      
      “宇 宙本身是零点虚空的”,从这个观点出发探讨宇宙的奥秘,可以得出了一个完整的、统一的、合乎逻辑的科学理论,这个科学理论可以解释粒子、夸克、万有引力、 电力(电吸引力、电排斥力)、磁力、弱力、强力、能量的本来面目,可以解释宇宙是由什么构成的,是如何构成的,是如何演化的。这个理论可能就是揭示宇宙最 终奥秘的那把钥匙。
      
      我经过20多年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这个工作。在坐牢期间,我写了《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 仰》(8万字,又名《终极论》)。出狱后,我又在此基础上写了《宇宙是从零点虚空中诞生的与一个建立在零点虚空基础上的物理学新理论》(2万字,又名《零 点理论物理》)。现借着《宇宙是从零点虚空中诞生的与一个建立在零点虚空基础上的物理学新理论》这篇论文汇报给大家。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山东文登家庭教会基督徒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当地公安机关非法拘禁


图: 传道人田英华站在她的教会前
山东文登家庭教会基督徒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当地公安机关非法拘禁。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10月12日,山东省文登市埠口镇三位家庭教会基督徒,委托著名法学专家李柏光博士,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判决文登市公安局2006年6月对她们作出的行政处罚违法,要求撤销此行政处罚,并依法给予国家赔偿。

今年6月11日上午,山东省文登市公安局出动50余名公安人员,包围了埠口镇一家庭教会的聚会现场。在没有出示任何执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冲入信徒家中, 命令正在进行正常宗教聚会的基督徒不许走动,并录像拍照;在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搜查了聚会场所;在没有出示传唤证的情况下,强行将31位基督徒抓到 派出所进行问讯。
讯问完毕后,警察释放了其他基督徒,扣押了田英华,王秋,姜荣三人,以“非法聚会,违反宗教管理规定,非法传教”为由,给予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
田,王,姜三人获释后,委托法学家李柏光博士于6月30日,向文登市人民政府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请求文登市人民政府确认文登市公安局对她们作出的行政处罚非法,并依法给予赔偿。
文登市人民政府递于9月28日驳回了三人的行政复议申请,理由为民警执勤过程中按规定着制式警服,佩带警察标志,足以表明警察身份,不必出示执法证件。而 且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警察对当场发现的违法嫌疑人可以口头传唤。传唤到案后再补办传唤证。故文登市公安局对田、王、姜三人作出的行政处 罚程序合法。
作为后续法律行动,田英华,王秋,姜荣继续委托李柏光博士,于10月12日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判决文登市公安局2006年6月对她们作出的行政拘留处罚违法,要求撤销此行政处罚,并依法给予象征性国家赔偿每人人民币1元整。

在行政起诉状中,李柏光博士重申了文登市公安局在办案过程中的种种违反法律程序的行为,并且列举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国务院宗教管理条例中的法律条文,证明对田、王、姜三人作出的行政处罚没有法律依据。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认为,虽然行政复议申请被政府驳回,但是对于这次行政诉讼希望文登市人民法院能以公正和公平的法治精神,维护弱势团体合法权益,呼吁基督徒藉著现有的宪法空间,来捍卫及争取自己和他人应有的宗教信仰自由,并坚持到底。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起诉证据不足,检察院暂缓起诉浙江萧山7.29党山教堂拆毁案被捕教会领袖




对华援助协会获知,浙江萧山7.29党山在建教堂被警方强行拆毁事件又有新的进展。萧山区人民检察院决定暂缓起诉卷入该事件的六位教会领袖和基督徒,案卷已发回萧山区公安局重新侦察,补充证据。萧山检察院于10月16日将该决定通知被捕教会领袖的家属.

根据对华援助协会所进一步掌握的7.29事件事发时的情况,教会领袖在事发时曾用手机恳请武警暂缓入场,同时督促正在施工的基督徒尽快离开。所以,现场并 没有发生大规模警民武力冲突。人民检察院或觉证据不足,煽动暴力抗法罪名难以成立,所以将案卷发回公安机关,补充更多证据。

法律师事务所专家称,如果公安机关无法找到更多的起诉证据,此案将不再提起公诉,这是本案最乐观的前景。但据悉7.29事件发生后,萧山公安局即着手重新调查三年前的一起旧案,即8.22露福案,并多方搜集此案证据。

2004年前后,萧山众教会曾在外来民工聚居区,举行过数次面向外来民工的露天福音布道活动。由于规模不断升级,参与人数增长太快,受到当地公安机关的介 入,警方在2004年 8月22日,在中途拦截并逮捕了去布道会现场布道的基督徒,此事件称为8.22露福案。经过警民协商,最后以“警察不再究,教会不再传”的协定,和平了结 了此事,并将谈判过程当场录相。

警方重新调查此案,不排除以此旧案,起诉7.29案中的教会领袖和基督徒的可能,因为最近发生的7.29案的当事人,也大多涉及8.22露福案。因此,本案前景依然不明朗。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表示,目前仍被拘禁的6位教会领袖,都是在萧山地区德高望众的基督徒,他们绝不是那种决意要与政府对抗的人,对华援助协会呼吁萧山公安局能尊重宗教自由和法治,使这一事件能够和平解决。

另外,傅希秋牧师也表达了对萧山公安局的希望,希望他们能遵守诺言,不翻旧帐,以免给出萧山人民的心里造成长久的伤痛。

六位仍在看守所中的教会领袖是:
沈成义弟兄,76岁;
倪伟民弟兄,45 岁;
沈柱克姊妹, 52岁;
王伟良弟兄;
冯光良弟兄;
郭利君弟兄。
萧山迫害基督徒主要部门领导联系方法:
萧山公安局副局长 宣卓琳 138-0575-2568历次迫害教会总指挥
萧山统战部部长 邱有来139-5716-5666
萧山宗教局局长 篮晓华(女)139-6710-5506
萧山市政府办公室0571-8289-8210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