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督徒申诉撤销劳动教养决定首例胜诉,河南地方法院一审撤销劳动教养决定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8月20日,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就李会民上诉濮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请求撤销对其劳动教养决定一案进行了一审宣判:
法 院认为,濮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对李会民处以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所引用的法律法规条文不当,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 (二)项第2条之规定,判决撤销被告濮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于2006年4月12日作出的濮劳字(2006)第03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
由于本案的原告李会民是一位来自家庭教会基督徒,而被劳动教养的理由则是“参加非法聚会”,所以这是中国在类似诉讼中基督徒的首例胜诉。
2006年3月13日,在河南温县祥云镇张寺村71岁老人马文清家里,举行了基督教的传统节日复活节的庆祝活动。参加的大多数是本地的基督徒。因为亲戚关系,外地几个县也有一些基督徒闻讯而来。
3月13日下午6点30分左右,正当聚会已经结束,基督徒们开始散会回家的时候,突然遭到了当地公安部门的包围。多数基督徒被抓进公安局的车里。濮阳市南乐县基督徒李会民,就是这时被逮捕的。
李会民,男、48岁,濮阳市南乐县家庭教会领袖。李会民被抓到温县公安局后,被胁迫是邪教,李会民拒绝而遭受毒打。3月15日被南乐县公安局带回后本县刑事拘留。拘留38天以后被宣布劳动教养一年,于2006年4月26日送往濮阳市劳教所劳教。劳教的理由是“非法聚会”。
李会民不服,于2006年5月16日向濮阳市人民政府提起复议申请,同年同月同日,濮阳市人民政府决定维持原劳动教养决定。于是,李会民委托律师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8 月20日,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就本案进行了一审宣判:法院虽然仍然判定温县聚会为非法聚会,但是濮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所引用的法律法规条文, 即《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10条第(三)项,“有流氓、卖淫、盗窃、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屡教不改,不够刑事处分的,” 并不适用于处罚参加非法聚会,属适用法律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2条之规定,判决撤销濮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于 2006年4月12日作出的濮劳字(2006)第03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评论说,虽然这是中国首例基督徒在类似案件中胜诉,但法院并没有认定基督徒聚会合法,且本宣判只是一审判决,所以本例胜诉,并不说明中国的宗教政策有所改变。
附1:    濮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濮劳字(2006)第031号
    李会民,男、48岁、汉族、农民、小学文化,南乐县西邵乡五花营村人,现住址同上。自幼上学,小学毕业后在家务农至今。2006年3月13日因非法聚会被刑拘。现查明李会民有以下违法事实:
    2006年3月13日李会民伙同清丰县的范中玉、南乐县西邵乡四坡村的李红敏、五花营村刘会敏、寺庄乡岳村集的岳江辉、韩张镇王楼村的郑利婷五人到焦作温县张四村参加家庭非法聚会,13日下午5时左右被温县公安局抓获。3月15日被南乐县公安局带回后刑事拘留。
    根据《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将强制劳动和收容审查两项措施统一于劳动教养的通知》第一条、《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10条第(三)项、第13条之规定,现决定对李会民劳动教养壹年(2006年3月15日起至2007年3月14日止)。
    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接到本决定书的第二日起60日内,直接向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审批办公室或濮阳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二00六年四月十二日
附2。附判决书主文
    上述证据经过庭审质证,本院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取得程序和收集方法合法,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可认定如下事实:
    经 审理查明,被告濮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于2006年4月12日作出濮劳字(2006)第03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认定如下事实:“2006年3月13日李会 民伙同清丰县的范中X,南乐县西邵乡四坡村的李洪X,五花营村刘会X,寺庄乡岳村集的岳江X,韩张镇王楼村的郑利X五人到焦作温县张四村参加家庭非法聚 会;13日下午5时左右被温县公安局抓获。3月15日被南乐县公安局带回后刑事拘留。”根据《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将强制劳动和 收容审查两项措施统一于劳动教养问题的通知》第一条,《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10条(三)项,第13条之规定,决定对李会民劳动教养一年(2006年3月 15日起至2007年3月14日止)。原告李会民不服,向濮阳市人民政府提起复议申请,同年月日濮阳市人民政府决定予以维持。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对原告李会民到温县祥云镇张寺村马文清家中参加聚会的事实没有争议,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该聚会 是否属于非法聚会.根据国务院新闻办97年10月16日发布的《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第三部分(宗教信仰自由的司法行政保障和监督)规定:“对基督教 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教习惯称之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从被告提供的有关事实方面的证 据可以证实,原告李会民等人与马文清并无亲友关系,聚会的人数众多,所以,被告认定原告到温县参加的聚会为非法聚会并无不当,原告请求认定该聚会不属于非 法聚会,本院不予支持。但是被告作出的濮劳字(2006)第03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引用的法律法规条文为《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10条第(三)项即“有流 氓、卖淫、盗窃、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屡教不改,不够刑事处分的,”本院认为被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 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2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濮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于2006年4月12日作出的濮劳字(2006)第03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
     本案受理费50元,邮寄送达费10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自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姜雪梅
审判员:郭永杰、武熙春
二00六年八月二十日
书记员:鲁亚萍
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


对华援助协会版权所有©2006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网址:
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等候…… ---特大金融案中的冤枉者

Primary Article Photo:

 

imageimage image image

图: 王艳萍和王 云龙的女儿和儿子
  那是2005年3月的一个下午,我像往常一样在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上工作,直到下午工作结束时想起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心里思念我那刚满有一岁的女儿、三岁 的儿子和我的妻子王艳萍。记得女儿刚满月时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他们到这里读书工作,思念之情全靠那头的电话牵系着。但今天听到电话那边乱成一片,小Baby 在啼哭,儿子呼喊要妈妈……保姆告诉我说:“姐刚被公安带走了……”伊萍走时只带了几件衣服,亲了亲还未断奶的女儿,抱了抱满脸惊慌的儿子,告诉他们 说:“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等着我……”谁知这一等就是无数个漫漫的长夜…
一年半过去了,王艳萍的案子一拖再拖,无判刑被拘押一年零六个月,而且王艳萍是与重案犯被关押在一起服刑的,除律师外不得任何亲属朋友会见,我也只允许在监狱闭路电视屏幕上见她一面。
十年前,我妻子王艳萍在深圳市的一家证券交易公司担任常务副经理和法人代表,所有的事情由此而起。
王艳萍的老总赵在九十年代是一位叱刹风云的个体老板。十多年来他所经营的公司发展到几十家,资产几十个亿,但他始终有个梦想——涉足金融市场。快速、庞大 的资金引入背后蕴藏着高昂的利润,尽管风险也极其高昂,但他是一个喜欢挺而走险、野心勃勃的人。赵凭借着他强大的资金和盘根错节的地方乃至中央的高层人际 网,首先取得了湖南省有色金属有限公司的信任,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将其深圳业务部租给赵的尊容集团公司。赵在未得到营业许可证之前就招兵买马、置办设备,在 深圳开始全盘上市经营证券交易。当几百万股民的血汗钱渐渐流入这个非独立法人资格的二级机构时,危机感使赵要找到一位合适的法人代表来做招牌。
1994年8月28日,徘徊于深圳人才市场几个月的王艳萍,刚刚毕业于北京人民大学货币银行学研究生专业,出生于内蒙古一个普通家庭。文静善良而单纯的王 艳萍,毫无涉世经历,也无防人之心,就这样被老谋深算的赵总一眼相中,并委任王艳萍为湖南省有色金属有限公司证券交易所常务副董事长。突如其来的好运使这 个刚刚踏出学校大门的女孩子受宠若惊,当时的王艳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时来运转却几乎葬送了她十年的光阴和涉住足金融行业的前程。其实这只是圈套的第一 步。
9月份王艳萍受赵总的指示去银行领取营业执照时,发现营业执照上面写着的法人代表竟然是自己的名字,一夜之间这家每天进出上亿资产的公司已经“变成”她的 公司。原来赵总在未曾与王艳萍做任何商量或征求本人意见的情况下,伪造了所谓“本人亲笔签名”,并虚构了王艳萍“1993年在湖南省有色金属有限公司财务 公司”的工作简历,擅自将她推向法人代表的位置。 
责任重大,王艳萍找到赵,赵安抚她说:整个集团公司都是我的,你能承担什么责任呢?你只是一个小角色,但公司愿意使用你这样的人才……赵还出示了一份中国 人民银行的文件,保证她不会有任何责任,赵还侃侃谈起自己在中央有八拜之交关系,不会有事。艳萍对赵的能力深信不疑,况且木已成舟,涉世尚浅的艳萍就这样 踏上了贼船。 艳萍除了拿固定工资外,任何奖金,红利都没有。她名义上是常务副董事长,却不允许她参加任何董事会议,也不是股东,其实她也没任何主管与决策权,只是听从 赵的调遣,替他盖章调拨资金。至于资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谁最终将资金取走,她无权知道。更大的陷阱在后面……
赵指派他的亲信朱担任交易所的董事长,朱将委任状写给艳萍,让她授权朱的手下到全国四大地方交易所担当交易员,交易员们将所收敛的钱财越过艳萍交给朱。朱 一次搞国债回购亏空2个亿,经艳萍授权的国债回购交易也造成巨大资金无法归还。经营期货出现重大亏损,回购资金划入赵的集团公司。湖南省有色金属有限公司 因此损失4.2亿元。面对这不堪目睹的后果,艳萍痛心万分,她曾极力反对赵强划回购资金的行为,甚至因抵制而被逼哭……最终因着她无权无能而放弃。艳萍现 在十分清楚她就是被选择的替罪羊,当事发的时候,他们就把她推到最前面。
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迟早要受害。
艳萍在证券公司工作满一年后坚决提出辞呈,她已无法在精神与良心的巨大压力当中继续从事这种虚假而谋取暴利的工作,但是她醒悟得太晚了……
艳萍悄悄地离开了赵的集团公司,发誓不再从事任何与金融相关的工作,她不得不隐姓埋名地漂泊他乡,用自己劳动的双手艰辛地养家糊口,但心中的那块重石从未落地,她就这么惶恐不安地过了十年隐居的生活。
十年后当警察出现在艳萍居住的地下室时,艳萍仿佛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到,她把精心保存十年的所有湖南省有色金属有限公司证券公司交易与经营的相关帐目复印件、赵朱对她的指令书全部交了出来,这给刑警破案带来了重要的侦察线索与起诉证据。
湖南省公安厅用了6个月取证调查,而司法规定公安机关若取证不足,不得扣留当事人38天以上。起诉书曾3次递交到检查院,皆因证据不足而退回省公安 厅,检察院用了3个月审核,专门用了一间屋子放满了证据材料;公安厅出动了7个地方的警力。但湖南省对艳萍这个落入圈套的大学生案件再清楚不过了,她除了 盲目服从,误用职权外,未有一丝一毫贪污分赃之事。但他们一再拖延时间是为了追回在深圳面值2个亿的7000万股股票。
今年5月23日,总算等到了开庭时间,我和艳萍的妹妹分别从北京和内蒙古赶到湖南省的长沙市参加听审。艳萍看起来消瘦了很多,但她很平静,我们互相远远地注目着,用里面的信心和祈祷安慰着对方,法官、公诉人对她
的态度都很友好。
艳萍是个有坚定信仰的女子,她在监狱里不仅没有沉沦下去,反而鼓励安慰了许多失去盼望的囚犯。有一位从里面出来的女士曾专程赶到北京向我表示感谢,她说是 艳萍帮助她从绝望中走出来的,她现在是一个真正重生得救的新人。她告诉我艳萍是她一生的恩人!艳萍在里面就像一位爱心使者,圣诞节她用自己所有的钱为犯友 们买礼物。不管他们是卖淫的、同性恋、吸毒的、敲诈或贪污受贿的……每当他们绝望或起冲突时,她就用祷告和爱去安慰与化解;她也帮助一些没有文化的人写信 和起诉状……信仰和爱的力量使许多囚犯的生命得到转化。后来监狱所长委任伊为“监牢大”,安排她睡在二号床,享受特权,但艳萍的责任是维持好秩序,不要有 人闹事,不出人命。所长也为艳萍上报请功,艳萍的人格几乎赢得了所有办案人员的和囚犯的尊重。
但开庭的结果令我极其失望。起诉书认定艳萍是证券公司非法经营罪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但艳萍既无犯罪动机又无分享任何利益,她只是赵与朱手下的一名 雇员,一切听从老板的分配,她对公司既没有任何实际控制权,又没有指挥权,没有资金调动权和人事权。法律是否要判一个落入圈套的大学生为主犯,而认定指使 她犯罪并享受贪污暴利的人与她为同犯甚或让真正“直接负责的主管”逍遥法外或另案处里?赵不惜重价为朱请了一名鼎鼎有名的大律师,他滔滔不绝地竟然为朱做 无罪辩护,并提出湖南省无权受理这个案子,试图将案子转移到深圳市,那是他们势力所在的范围。法官无法应对,只好宣布此次开庭不算,等候二审,法官将通报 省领导,省领导将请示中央直到给出红头文件委任状,才会再次开庭,否则将移交深圳市重新审理。法官的锤声一落,
下次开庭又是个未知数……
艳萍带着失望的眼神离开法庭,我不顾一切地拉住眼中含满泪水的妻子,艳萍问:“孩子们怎么样?”“都挺好!”我说。“保重!”艳萍被强行带走了。她把眼泪留在了我心里,我再次祈祷她能坚强地走回牢房。
我无可奈何地返回北京,当我见到孩子们时,一个在泥土里玩,一个保姆抱着,两岁半的女儿早已不知道“妈妈”是谁了,在保姆的怀中寻求着母爱;四岁的儿子满脸盼望地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流着眼泪跪在地上抱着他说:“快了。”
这一年半我放弃了在南太平洋岛国上的学习和工作的机会,回来照顾孩子们并为艳萍的官司四处奔波,艳萍的父亲因过度忧伤而得了严重精神抑郁症,终日沉默不 语。母亲也因焦虑过度频频住院,我的头上也增添了不少白发……但我相信上帝的慈爱和公义永不改变,法律会给艳萍一个公正的判决.就像艳萍在信里写的:
  “我一定会跨过这滩深水的!因为上帝施恩的手必帮助我!”
    她在狱中写下的祈祷文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了很大的安慰:
“天父,我是个罪人,我有许多的过犯,求你原谅我,不纪念我的过犯,求你开恩怜悯我,求你以慈爱来待我。谢谢救主耶稣基督的爱,他是用生命换取了我,我要一生歌颂他的慈爱、善良、恩惠!”
“天父,求你在我所做的一切的事情上指教我,让我走正路。你来掌管我的心思意念,让我所思所想全都蒙你喜悦,我要谦卑在你面前,你常常指教我,使我这愚人通达。天父,我爱你,我要躺卧在你慈爱怀抱中!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
作者:王云龙
邮箱:
www.danielwyl2004@sina.com.cn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律师电话:0731-5158371
    传真:0731-5125517
         13873162165 苏律师
         13808459446 王律师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网址:
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四川阆中四名被拘禁的传道人提出申请,要求在看守所读经崇拜

图片: 李明牧师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8月31日,前报导四川省阆中市被当地公安局拘禁在看守所的四名督徒,已委托律师向看守所递交申请,要求看守所允许他们在看守所恢复阅读基督教《圣经》的权利,并申请每星期日在看守所内提供合适的场所,以举行礼拜活动。
四名提出申请的基督徒李明、金继荣、王远、李明波,是在2006年6月27日得知本教会的基督徒朱桂珍、史仕和在礼拜活动结束回家途中被便衣警察违法抓捕 后,到镇治安室了解情况时,被阆中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关押在阆中市公安局看守所的。2006年7月25日,四川省南充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对四人作出了劳动教 养两年的行政处罚决定。
从2006年6月27日申请人被阆中市公安局关押在该局看守所到现在,看守所一直非法剥夺申请人作为基督徒阅读《圣经》的权利,看守所执法人员甚至严厉禁止作为基督徒的申请人在与家属的通信中提到“上帝”、“耶稣”等基督徒信仰核心的话语。
2006年8年月20日,李明等四位被非法拘禁的督徒,委托来自北京的李柏光博士和当地的苟清菊女士作代理律师,处理与本案相关的法律事宜。
2006年8月31日,李柏光博士代表四名委托人,向阆中市公安局看守所正式递交申请,请求事项为:
(一)               请求在申请人被羁押的阆中市看守所恢复阅读基督教《圣经》的权利。
(二)               请求被申请人: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为申请人每星期日在看守所内举行符合申请人宗教信仰的礼拜活动提供合适的场所
李柏光博士在申请书中写道:申请人向阆中市公安局看守所提出的请求事项符合中国现行宪法和法律的权利请求,应当受到中国宪法和法律的保护,作为这一权利请 求的义务承担者——阆中市公安局看守所应当责无旁贷地履行中国现行《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的“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的法定职责,依法为申请人行使自己 的权利和自由提供必要和适当的条件。
李柏光博士也就申请发表评论说,“在 中国当前这样一个缺乏民主监督和司法独立的现实状态下,也许我们的努力不会取得实质的成功。但我们仍然要把中国宪法和法律所宣布的全部法律程序都要用尽。 正如英国的名言:“权利来源于程序。”虽然我们知道,我们的法律行动也许没有效果或者效果很小,但我们仍然坚持要走完所有能维护我们权利和自由的法律程 序。因为通过这个案例,可以教育中国大陆的广大基督徒和其他中国公民,让大家知道,一个人即使是在监狱服刑期间,他的宗教信仰自由也是不被剥夺的。从而鼓 励更多的基督徒,特别是那些在监狱服刑的基督徒及其家人以法律为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宗教信仰自由,为耶稣基督的福音在监狱传播和在中国的传播提供强大的法律 武器。通过这个案例,对中国广大司法官员,可以起到很大的震撼作用,让他们明白,宗教信仰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即使当一个人的肉体失去了自 由,但他的灵魂自由的权利是永远不能剥夺。同时,这个案例也将对法治观念淡薄的中国司法官员起到教育作用,增强他们的法治意识,使他们慢慢学会尊重公民自 由行使自己的权利。第三,通过这个案例,教育广大中国公民通过走法律程序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和自由,培养公民的法治观念和理性意识,为未来民主制度在中国的 成长提供良好的精神意识基础。”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网址:
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山东寿光警方搜查一家庭教会

綦彦臣
北京时间2006年9月1日15点30分,山东省寿光市市郊的西周村(音)一家庭教会遭到约
40名警察的搜查。
警察以“一对一”的方式带走了包括来自新疆、河北、广东等地的40余名基督徒。这些
基督徒是到寿光进行交通(交流)与学习的。警察在带走他们之后对聚会场所进行了搜
查,扣押了他们的所有物品,包括照相机、微型录音机、银行卡、替换衣物、备用现金
等。
这些基督徒被问话前也遭到了搜身,手机、钥匙、随身零用钱均遭扣押。到目前,除手
机归还外,其他物品均在警方扣押中。警方对扣押物品并没有给出具任何书面手续。这
些基督徒打算今天上午去警方索要,因为身上一分钱没有,无法返家。
在被分小组带往几个派出所询问后,有自称是当地宗教管理局的人对被问话基督徒进行
了政策宣传,宗教管理当局官员称:(你们这些)虔诚的基督徒应当到当地合法登记的
基督教会去礼拜,也不应该接受外国人传道。
据悉,9月1日传道人是著名牧师赵天恩的弟弟。宗教管理当局官员称,赵的弟弟是美籍
华人。
被询问的基督徒在9月2日凌晨4点钟得以返回聚会的家庭教会。河北泊头参加此次学习
的有5人(包括我太太在内),均是我们家庭教会的成员——我们这个8人的教会通常是
在我家里聚会的。到目前,并没受到当地警方的骚扰。
关于山东寿光警方搜查家庭教会的情况由我太太米洪武电话提供,她的电话:
13013222344;当地家庭教会负责人(吴弟兄)的电话:13606473100。
我个人深切地关注这一事件的发展,也希望与我有联系的基督徒也对此关注,以期这40
余名基督徒的基本人权不继续受到侵犯,以后的交流与学习不受干扰。
2006年9月2日发于泊头家中。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
info@ChinaAid.org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网址:
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